《贪恋多情终遗恨》陈语然秦江小说免费阅读全文_小说推荐_感恩在线

感恩

《贪恋多情终遗恨》陈语然秦江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贪恋多情终遗恨》陈语然秦江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一章 暴雨将至

  大雨滂沱,此时的秦家灯火通明。

  "这个女人,对你来说就这么重要?"

  秦沣将手中的烟狠狠的掐灭,望向面前跪着的儿子秦江,双眸如同深不见底的冰窖。

  秦江直挺挺的跪着,额前的鲜血流淌到眼角,生生辣的疼。

  他咬着牙不让自己发出一个音节,看着秦沣的眼神没有丝毫动摇。

  秦沣眉毛一挑,说:"给我打!"

  旁边的人听到之后,高举起手中长鞭,朝着秦江狠狠的抽去!

  一鞭接着一鞭,尽数抽在秦江的背后,一时之间血肉模糊。

  而秦江也只能强忍着痛楚,因为他不能松口,更不能答应自家老爷子的要求。

  即便是拿秦家继承人来换她一个人陈语然,也不换。

  "要么你回去和那个女人离婚,要么今天你就被我打死在这里!自己选!"秦沣又点上一支烟,语气之间丝毫感觉不到面前这个伤痕遍体的人是他的亲生儿子。

  秦江听后只觉得好笑,当初让他娶陈语然的是他秦沣,如今逼他离婚的也还是他秦沣。

  秦江朝着前面啐了口血,直接从地上爬起理了理衣服,笑的风轻云淡:"那就打死我吧。"

  打死?有志气。

  这个回答在秦沣的意料之中,他深吸了一口烟,将旁边放着的产检表举到秦江面前,说:"你应该希望,她们母子平安吧?"

  "什么意思?"秦江猛地抬起头,一把抢过产检表。

  上面的新生儿三个字让他慌乱,陈语然怀孕了他居然不知道!

  这本该是值得开心的事情,却在此时成了他最大的威胁!

  他懂秦沣的意思,动不了大人,就在未出生的孩子身上动手脚。

  这种手段简直龌蹉不堪!

  "我叫你离了再娶白家大小姐,就这么难?你非得让我在我亲孙子身上下狠手?"秦沣弹了弹手中烟灰,眼底升起一丝狠意。

  秦江深色冷沉,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

  他清楚的知道秦沣的手段,陈家如今家族破败,怎么可能保护的了陈语然肚子里的孩子?

  大厅钟声响起,沉重的声响一次次的敲击着他的心脏。

  他……现在根本就没有同秦沣抗衡的能力,如若秦沣真要对语然动手,他根本就护不住她!

  紧握的双拳上一片青白,他望着秦沣,深邃的黑眸里写满了痛苦跟隐忍。

  他只恨,恨自己的无能,恨自己……无法护她!

  良久后,秦江垂眸,掩盖了他眼底的恨意,选择了妥协。

  "你……你给我点时间,不要伤害她们。"

  秦沣得到答案后满意一笑,将早就准备好的离婚协议扔到秦江面前,"乖儿子,明天晚上我要看见上面有你们两人的名字。"

  秦江颤抖着手去捡那两张纸,他看着这白纸黑字只觉得一瞬间心痛的厉害,仿佛那些鞭子不是抽在后背,而是抽在他的心上。

  从出生到现在,他第一次感觉到这么痛,痛的他就连呼吸都带着痛。

  他曾经答应过陈语然这一辈子都不会放开她的手,他会护她一生一世,会倾尽自己所有的爱去爱护她,可……

  他终是只能选择……放手。

  连前不久答应她圣诞节陪她去北海道的事,他如今也已经……承诺不了。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不是别人,正是他的亲生父亲秦沣!

  秦江深吸口气,将扔在一旁的外套捡起穿好,细心的将手背和脸上的血渍一一清理干净。

  他不能,也不可以让语然看出丝毫不对。

  清理完一切后,他肃冷的站在一边,与刚才狼狈不堪的模样仿若两人,他冷冷的看向秦沣,"记住你答应过我的话。"音落,举步离去。

  等待秦江离开后,秦沣招招手,身边的人立即俯下身来。

  "想个办法,把孩子做掉,如果可以,大人也别放过。"

  "……是。"第二章 离婚

  秦江回到家时,陈语然已经睡下了。

  窗外雷雨声交加,房间还有一盏昏暗的台灯亮着。

  这是陈语然的习惯,睡觉时一定要有盏小灯亮着,还得有秦江在身边,不然就睡不安心。

  果不其然,一道惊雷将陈语然从梦中惊醒。

  秦江坐在床边看见她刚睡醒一张小脸泛着红,心里升起一阵怜爱,他本能的想伸手去扶她起身,却因此牵扯到后背的伤。

  后背的刺痛清晰的提醒着他刚才都发生了些什么,他又答应了秦沣什么!

  悬在半空的手猛地收回,他就坐在一侧,清冷的看着她。

  陈语然揉着松醒的眼睛,在发现秦江回来后,她眼神一软,伸手就要去拉他的手,却不想被秦江猛地一把挥开!

  突如其来的动作让陈语然愣了愣神,连说话的嗓音中都带着一抹诧异:"你……怎么了?"见秦江并没和她说话,她似乎还沉浸在某种兴奋里,她继续说着,"你不想说也没事儿啦,我正好有事情要和你说。"

  "是吗?刚好我也有事要你说。"秦江低沉的嗓音中浸着一抹凉意,目光并没有落在陈语然身上。

  陈语然并没有察觉到秦江的不对,她现在只想尽快的和他分享自己的喜悦。

  从她得到这个消息开始,她就一直沉浸在幸福里,因为他们终于可以拥有一个宝宝了,一个专属于她和秦江的孩子。

  陈语然一直在等,等他回来,等她亲自附上他的耳朵,然后温柔而又充满喜悦的说,"恭喜你我的秦先生,你要当爸爸啦!"

  秦江的心底骤然一痛,掩在一侧的手紧握成拳,他面上却是一片冷然。

  "离婚。"秦江兀然抬头,漆黑的眸中不带丝毫暖意,脸上看不出一丝初为人父的喜悦。

  陈语然的手一颤,她无措的看着秦江,神色满是不可置信,"你……说什么?"

  "我说离婚,我已经厌倦你了!怎么,还要不要重复一遍?"秦江满脸的不耐烦,他起身走到窗边,背对着陈语然,眸底一片凄苦,背影却是孤绝一片。

  窗外的雨越来越大,雷声轰鸣……

  陈语然只觉耳边嗡嗡作响,她的视线紧紧的锁在那道背对着自己的身影上。

  "你看看那份离婚协议吧,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你就把字给我签了。"秦江仍旧背对着她,嗓音冷的让陈语然浑身打颤。

  陈语然此时才发现放在一侧的离婚协议,原本空白的大脑在顷刻间爆炸!

  他……是认真的。

  他是真的要和她离婚!

  可是为什么?

  明明早上还在为她准备早餐,中午还打电话叮嘱她按时吃饭的丈夫,怎么可能……突然提出要和她离婚的事情?!

  "……是因为这五年里我一直不能怀孕生子吗?"陈语然不断的深呼吸,她想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轻快一些,"可是,可是我现在已经怀孕了,我……我们可以拥有自己的孩子了……"

  "不是。"秦江没有丝毫犹豫的开口说道,继而冰冷的吐出让陈语然蚀骨剥心的话语,"我和你结婚不过是因为你们家族势大,如今你们陈家树倒猢狲散,那你,还能有什么利用价值?"第三章 雷声轰鸣

  "所以……从始至终,我都只是你的棋子?"陈语然紧紧地攥着被角,手指用力到指尖都泛白,她好似在极力的压抑着什么,原本微红的脸颊此时也是一片苍白,"你……就真的从来没有喜欢过我?"

  "没有,你在我的眼里就是一场联姻的工具,大家各取所需罢了。"

  "秦江!那你对我的好,对我的宠爱,对我的体贴,这五年来对我的一切一切……全难道都是假的吗?!"

  秦江眉头紧蹙,他看起来好似对陈语然已经失去了所有的耐性,他突然转身,烦躁道,"别再说这些废话了!你不想离婚也可以,那就把你肚子里的东西打掉!"

  废话……

  哈……

  陈语然凄然的笑出了声。

  假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

  全都是……假的!

  看着陈语然怔愣的坐在一边无声落泪,眼底早就没了先前的期许。

  秦江看着她,心底早已被蚀骨的痛意灼炽的一片麻木,但面容依旧装作冰冷无情,"你自己选吧。"

  自己……选?

  你不想离婚也可以,那就把你肚子里的东西打掉!

  陈语然的脑海里再次回响着秦江冷漠无情的话语。

  她本能的护着自己的小腹,眼底满是痛苦和绝望,"……秦江,你一定要把事情做这么绝?这可是你的亲生孩子!是你秦江的骨血!你怎么可以,你怎么可以——!"

  "我的骨血?"秦江嗤笑出声,"陈语然,你当你这五年为什么怀不上孩子?"

  "什,什么?"她和秦江结婚了五年,可在今天之前,这五年里她从未有过怀孕迹象!

  她从来没有怀疑过秦江,即便是她去医院里查了一遍又一遍,体检报告显示她并没有任何问题的时候,她也从来没有……怀疑过任何问题!

  望着陈语然错愕的眼神,苍白的神色,原本已经到嗓子眼的话又被他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终究还是……说不出口,他真的从未想过自己会有这样一天,这样重重伤她的一天……

  秦江沉默而又冰寒的看着她,即便是心底再痛,再想将她拥入怀里安抚,他也要遏制住心底的想法。

  只有这样做,只有将她推离开自己,才是对她最好的。

  他可以默默的,远远的看着她,眼底的痛苦几乎无法遏制……

  只要她日后过的幸福,只要她日后可以继续温暖的笑,那……无论他受到怎样的磨难和痛苦都无所谓了。

  他此生所求无非是让她幸福……所以,秦江,你要稳住,既然戏都已经做到这一步了,那自己便再无退路可言!

  这时,突如其来的手机铃声打破了这死一般的寂静。

  是陈语然的手机。

  陈语然木讷的拿起手机,电话是叶安打过来的。

  "语然,和秦江说了你怀孕的事情了吗?他知道后有没有开心到爆炸?"

  呵……她抬头望去。

  开心到爆炸?他秦江从未打算要过她的孩子,他又怎么会开心?

  陈语然紧紧地握着手机,她想要和叶安说秦江变了,说他们所有的人都错了,秦江不爱她,秦江从未……爱过她!

  "语然?"手机那头的叶安察觉出了不对,嗓音中带着一抹担忧。

  陈语然表情苦涩的整理好情绪,她现在什么都不能说,"没,没事。"可刚开口的话中却浸满了哭腔,就连嗓音都是颤抖的。

  "你怎么了?秦江欺负你了?"叶安心思敏感,一听就知道事情不对。

  然而陈语然还没回答,秦江已经先她一步的将手机夺了过来,接着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秦江举着手机,眼底一片冷寒:"怎么?怀孕后你最先想到的人是叶安?"随即他嗤笑出声,"我就说,你怎么突然就怀孕了。"

  秦江的话语无不在狠狠扎着她的心。

  陈语然如何不明白秦江这话是什么意思,他摆明不相信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

  "你怎么能这么想?秦江,就算你不爱我,可你也不能这么诋毁我!我肚子里的孩子明明就是你的——"

  "够了,你以为我会在意你肚子里到底是谁的种?"秦江冷漠的打断她,"不,我只在意你跟那些人上床的时候有没有戴套,别传病给我。"

  "你,你说什么……"第四章 放手一搏

  如此带有侮辱性的话语让陈语然险些一口气没上来,她苍白的面色上没有丝毫血色,满是痛苦的杏眼中一片凄苦。

  他……怎么可以如此对她?

  这五年里,为了做个完美的太太,她付出了多少谁都看在眼里,想不到换来的结果却是这种侮辱。

  她明白了,面前这个男人对她真的一点感情都没了,或者说,从来都没有过感情。

  陈语然瘦弱的身体在昏暗的灯光下更显憔悴,她紧咬着的唇没有一丝血色。

  面对着秦江,她只觉得那么陌生不敢靠近,那个自己依靠了五年的怀抱此时冰冷似深渊,而那个紧抱自己的双臂也不会对她展开。

  秦江看见这样的陈语然只觉得心口痛的难以呼吸,他再也没办法继续恶语相向,只能将纸笔砸在陈语然面前,说:"不要耍花样,协议明天我会派人过来拿。"

  秦江走后,陈语然抱着腿呆呆的坐在房间里,看着面前的离婚协议双眼无神。

  明天……明天她就要面对所有的一切了,她不想离婚!她也不能离婚!

  窗外雷声响起,陈语然突然想起秦沣来,当初是秦沣逼着秦江娶的自己,现在这个结果秦沣肯定能帮她!也只有秦沣能帮她了!

  陈语然慌乱的拿过手机打电话给秦沣,电话刚接通陈语然就无措的开口:"爸!他,他要和我离婚……秦江要和我离婚,我该怎么办?"

  "语然,你别着急!我也没想到秦家居然养了这么一个白眼狼……"秦沣在电话那边的声音停顿了片刻,仿佛思考了良久,继续说道:"你先过来我这边,把事情给我仔细说说我再给你想办法。"

  秦沣说完这句后不等回答就挂了电话,他这几天正愁陈语然被秦江保护的太好而没机会下手,想不到自己到送上门了。

  秦沣朝身后招了招手,说:"去把白大小姐也接过来。"

  另一边,拿到秦沣这根救命稻草后陈语然没有多想,只想在天亮前离开这个牢笼,她不能等到秦沣派人过来,到时候自己躲不掉的!

  陈语然明白,门外有保镖看守,自己只能打开窗户爬出去。

  可刚一沾地倾盆大雨立即将她淋了个透,她冷到打了一个寒颤,抱着身子四处寻看,可雨大到天地模糊,远处除了一片微弱的光什么都没有。别说分不清那条路是去往秦家的路,就连方向她都不清楚。

  可由不得她多想,窗内的说话声已经快到房门口,陈语然只能咬咬牙朝着那片光跑去。

  不知道跑了有多久,陈语然感觉到腿没办法再迈动一步,只能随意找一个可以躲雨的桥洞,停下来度过今晚。

  好冷!她好冷!

  陈语然仅仅穿着一条湿透的裙子躲在桥洞里,冷风和雨直往洞里灌。她只能咬着牙死死撑着,撑到天亮再去秦家。

  而陈语然整个身子都是冰凉的,仿佛连骨头都在透着风。

  不一会,陈语然蜷曲着身子沉沉的睡去。

  "废物!"

  秦江怒吼一声,握紧的拳猛的砸向墙壁。他不过离开片刻,这么一大群人还看不住一个女人!

  屋外的雨依旧没停,陈语然身体本来就不好,现在还怀着孩子!

  秦江没办法想像陈语然是抱着多大的决心才逃跑的,也不敢去想像她现在到底经历着什么,他只想马上把她找到抱进怀里,紧紧的抱住再也不放开。

  "去给我找!天亮之前就算地翻过来也要给我找到!还有,记住别让我爸知道这件事。"秦江转头看向身边的秦粤,紧锁的眉头下是一双盛满怒火的眼。

  "是!"秦粤微微屈身,随后带着满屋子人驱车离去。第五章 是你?

  天快亮时,大雨终于止住。

  几辆豪车停在一个小小桥洞前,桥洞里的陈语然全身滚烫,一张小脸烧的通红,而桥洞外两边的人依然僵持不下。

  秦粤站在洞前阻挡着所有人的视线,他对着面前的阿强微微一笑,说:"真是麻烦老爷子如此关心少奶奶,只是这是我们自家的事,就不劳烦强哥了。"

  "老爷吩咐必须得带回少奶奶,少爷都不敢违背老爷的意思,你一个小小管家,就敢拦我?"阿强整整领带,朝着秦粤不屑一笑。

  秦粤没想到老爷子会这么快得到消息,此时陈语然高烧不退情况紧急,阿强又人多势众,秦粤撑的下去,陈语然却不能再耽搁了。

  "少奶奶现在高烧不退,你先送她去医院!"秦粤松了口,朝旁让了一步。

  "不劳费心,老爷不会亏待了少奶奶。"阿强随意瞥了眼正在昏迷中的陈语然,抬抬手让人将她抱出来。

  阿强回到车中后从后视镜看了眼还在车外僵站着的秦粤,嘴角升起了一丝笑意,说:"按老爷的意思,去接白大小姐。"

  车胎溅起一阵泥沙,秦粤挂在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待车远去后,他立即掏出手机将这件事告诉秦江。

  等到秦江赶到秦家庄园时,白婉早早就坐在大厅等他了。

  白婉姣好的面容画着精致的妆容,诱人的身段被裹在一条黑裙之下。她低头拨弄着新做好的指甲,随意靠着椅背,媚到了骨子里。

  秦江只是随意瞥了她一眼后直奔陈语然的房间,却被门口的人拦下。

  秦江不耐烦的瞪向那不识趣的:"瞎了你的狗眼?连我也敢拦?"

  "急什么呢?老爷子说了,让咱俩先好好聊聊。"白婉起身走上前,手搭上秦江的肩轻轻的抚摸着。

  "我跟你没什么好聊的。"秦江厌恶的拍开肩上的手,心急的想要看清房中的情况。

  白婉识趣的收回手,继续轻笑着说:"那关于陈家的事也不想知道?"

  陈家?秦江听到这两个字警惕的转过头,白婉知道一切与陈语然有关的事情都是他的软肋,也是她自己的武器。

  五年前白家权势斗不过陈家,这五年之间她收集所有资料只为了给陈家沉重一击。

  白婉痛恨着陈语然,她与秦江青梅竹马十几年,凭什么短短五年时间,陈语然就可以将秦江的身心通通占为己有?

  白婉不甘心,她准备了五年时间,所以对上那双要蚀命的眼睛时丝毫不惧,而是凑近秦江的耳边,嘴角含笑道:"不想陈语然老爸在监狱里度过晚年,就好好陪我演戏。"

  说出的话宛如毒蛇一般威胁着秦江,脸上表情却如同情侣之间说着情话,这在外人看起来无比和睦的一幕刺痛了刚刚醒来的陈语然。

  "秦江?!"

  陈语然声音尖锐无比,一醒来就看见自己的丈夫和其他女人亲密无比,积攒这么久的委屈突然全数喷发。

  憎恨和屈辱让陈语然顾不上自己还在输液,一把扯掉针头,光着脚冲向门口。

  秦江听到陈语然的声音心中一惊,立即推开白婉想要去抱住陈语然,可手被白婉死死抓住。刚才的话此时回荡在耳边,只能硬生生的收回手。

  秦江看着大病一场后的陈语然,当初那墨黑的长发此时杂乱不堪,平日里溢着爱意的眼睛只剩下满满的恨意。

  面对这样的陈语然,秦江心疼不已却不能显露一点关怀,他伸手揽住白婉的腰,强压着心疼,嗓音冰寒,语带嫌恶:"你居然还没死?"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贪恋多情终遗恨》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508.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