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庆幸吧新娘》苏梓墨白萌萌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庆幸吧新娘》苏梓墨白萌萌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一章 和我结婚

  S市,中心医院三楼,VIP病房内。

  白萌萌扯了扯笑的有些僵硬的嘴角,对握着她手的中年女人耐心开口道:"阿姨,我真得走了,明天再来看您,好么?"

  "萌萌啊,你可得小心了,外面狐狸精很多的!她们最会蛊惑人心了,你可别被她们害了!要是碰到狐狸精,记得喊孙悟空帮忙!知道吗?"

  那女人神色极为认真,握着白萌萌的手很是用力,干瘦的手背青筋隐隐凸起。

  白萌萌连忙柔声安抚,"我知道的,阿姨放心,如果有狐狸精,我肯定会叫大圣帮忙打狐狸精的。"

  白萌萌说着,目光再次落到那女人的脸上,明明五十岁不到的年纪,她却已满头银发,眼角皱纹深的仿若深秋的树枝,枯萎干涩。

  "你知道就好,知道就好……"

  妇人口中喃喃,缓缓松开了萌萌的手。

  萌萌朝她微笑了一下,便看向坐在床边一直沉默不语的男子,他戴着一副宽大的墨镜,遮住了半边脸,只露出了下巴与薄唇,浑身上下透出一股生人勿进的气息。

  不知是心虚还是其他原因,萌萌总有些怕他,当下也不敢多言,只微微低头,说了句:"苏先生,那我先走了。"

  "嗯。"

  清冷的一声鼻音,听不出情绪。

  萌萌默默转身就走,就快到门口之时,突然听到身后一声大喊:"孙悟空!"

  萌萌登时惊的一哆嗦,不明所以的扭头,却见她护理的病人以及那病人的儿子……都盯着自己看,而且看的部位……

  下半身?屁股?

  "儿子!是孙悟空!快!孙悟空!抓住,娶孙悟空!快!"

  苏妈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她紧紧抓着自己儿子的手臂,眼神直勾勾的盯着白萌萌,看的白萌萌背脊有些发凉。

  忽而她感觉到小腹微微胀痛,再看苏妈的神色,孙悟空?猴子屁股?

  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只因为这两天糟心的事情太多了,她竟然忘了大姨妈来的日子!

  被病人看到就算了,还被这么个大男人给瞧见了!白萌萌脸有些发热,她干干一笑,正打算开口,却见那男子站起身,长腿一迈,两三步就走到她面前,而不远处,坐在床上的苏妈正一脸期待的望着他们俩。

  白萌萌直觉有些不妙,她两步并作一步走到门口,拉开门就要往外走,却听得身后一声响指,她面前便多了两堵肉墙。

  白萌萌有些傻眼,默默咽了口口水,虽说她平常是接受了些苏妈送的‘小礼物’,可这架势…未免太吓人了吧?

  "那…那个…我…"

  白萌萌搓着手,声音有些颤抖。

  "和我结婚。" 男子冷不丁开口。

  白萌萌还没听清楚他说什么,就举起了双手,"好吧,我坦白…嗯?你说什么?"

  "和我结婚!"

  男子的语气有些阴冷,脸上仍带着那副超大的墨镜,白萌萌一时摸不准他究竟是认真的,还是在开玩笑。

  "那个…苏先生,咱们…好像不太熟吧?"

  "我妈看上了你。"

  "所以?"

  "和我结婚。"

  "嘶……"白萌萌倒吸了一口凉气,她眼角有些抽抽,"你是认真的?"

  "嗯。"

  "呵呵……"白萌萌干笑着,回头看了眼堵在门口的保镖,"你这是逼婚?"

  "如果你这么认为的话,就算是逼婚。"说着,男子手伸入口袋,掏出了一个精致的小盒子,白萌萌额头上瞬时掉下了几根黑线。

  "先生,你是早就看上我了吧?连戒指都准备好了。"白萌萌默默后退了半步,"你要是喜欢我你就直说嘛,何必弄的这么吓人呢……"

  "戒指不是为你准备的。"男子微微勾了唇角,却不是笑,而是讽。

  "额……"

  "摸不准我妈什么时候会看上个孙悟空,有备无患。"

  看到钻戒的那一刻,白萌萌终于确定,他是认真的了!白萌萌的左手被他紧紧握住,那个闪亮亮的钻戒被他捏在手中,即将套上她的无名指。

  "那…那个…咱们有话好好说,能别动手么?"

  "不动手怎么戴戒指?"

  虽说戒指很闪很亮很值钱,可是她的婚姻,今后一生的幸福,怎么能如此轻易就交待了出去?

  白萌萌猛的抽回了手,拍在了男子手背上,钻戒从他手中脱落,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而此刻,白萌萌趁着那两个保镖目光搜寻钻戒的空档,脚底一抹油,灵活的从他们中间穿过,直奔洗手间。

  "哒哒哒……"

  白萌萌冲到洗手间后,背靠着墙大喘粗气,此刻她已经顾不得钻戒究竟掉到了哪儿,赶快离开那个是非之地才是紧要的,至于身后苏妈状若疯狂的喊叫声已被她自动屏蔽消音了。

  开什么国际玩笑,结婚?就凭一颗钻戒?

  她白萌萌虽说有些贪财,可那都是为了陈盛,若不是为了供他留学读书,她怎么会接受苏妈送给她的那些金银首饰?说到底,她白萌萌也是个自私的小人,可这一切,都是为了陈盛—她的男朋友。

  可那个男人…是怎么对待她的呢?一封分手短信,赤裸裸的讥讽谩骂,没钱?没背景?这就是他对她几年感情的回报

  说她没钱?呵呵…也不想想,他这几年留学的费用,是谁一分一毫省下来给他寄过去的?

  心脏忽然有些抽痛,白萌萌抬头,望着镜子中的自己,嘴角倔强的抿着,眼眶泛红,眸底情绪晦涩颓丧,当初天真的以为可以白头偕老,到头来却不过是一场笑话。

  陈盛……陈盛……

  白萌萌握紧着拳,眼底闪过一丝恨意。

  "咚咚!!"敲门声响起,洗手间外传来男人粗犷嗓音,"白小姐,在里面吗?请回话!"

  刺耳的喊叫声将洗手间中的白萌萌从思绪中拉了回来,她望了眼门口,并未答话,只希望她的沉默能让门外的人离开。

  "嘭咚!!!"

  洗手间的门突然间被大力撞开,因为惯性撞击在墙上,‘哐当’作响。

  白萌萌被惊的往后跳了一下,目光呆滞的看着门口。

  刚才那逼婚的男子再度出现在她面前,而且,如此高调的出场…挺拔的身姿,冷冽的气场,如果地点不是在厕所的话…堪比偶像剧的出场方式。第二章 所谓逼良为娼

  然而此刻的白萌萌却一点欣赏美男的心情都没有。

  "你…你…你到底想怎样?"

  白萌萌惊恐的望着越走越近的他,眼眸睁大,两腿无意识的后退着,仿若受惊的小鹿。

  "和我结婚!"

  不同于之前,此刻男子的语气带了不耐和急躁。

  "我拒绝!"白萌萌摇着脑袋,大声回道。

  "拒绝?"男子声音带了丝丝危险气息,他微抿着唇,欺身靠近白萌萌,将她逼至墙角,单手一撑,利用身高的优势将她禁锢在胸前,"订婚戒指你已经收了,此刻再想着拒绝会不会已经晚了?嗯?"

  白萌萌听着,有点懵了,"什么钻戒?我没收!你…你…你这是敲诈!勒索!"

  "想狡辩?刚才我分明将钻戒戴到了你手上,不是么?"

  男子话音刚落,站在门口充当门神的两个保镖异口同声道:"是的,苏总,我们都看到了!"

  白萌萌:"……"

  "看,我有人证。"

  男子勾了勾唇角,白萌萌似乎看到了他嘴角露出的尖牙以及头上长出的恶魔之角。

  "苏先生,你这是要逼良为娼?"

  "做我的妻子,怎会是‘为娼’?如果你想为娼我不建议把你卖到娱乐场所,那里面才是真正的……"

  "苏先生!"白萌萌心中咯噔一下,慌忙解释道:"我…我开玩笑的,苏先生怎么会逼良为娼呢?"

  说着她抬眸偷瞄了一眼眼前的那人,小心脏有些打颤,她只是随口说说而已,看他这架势不会来真的吧?

  "是吗?白小姐你知道你刚刚戴上的钻戒的市值是多少么?"

  男子声音冰冷没有丝毫的温度,他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白萌萌,目光玩味。

  白萌萌一愣,刚才偷偷瞟了几眼,钻戒又大又亮,怎么说,也要个好几十万吧……

  可是……

  "那又关我什么事!"

  "钻戒戴到了你手上,不关你的事?"

  "我根本就没有……"

  "我们都看到了!"那令人恼火的声音再度从门边传来,将白萌萌的话打断。

  "我有人证。"

  轻飘飘的四个字,让白萌萌一口气提上来,又堵在了喉咙口,剩下的话硬生生给憋了肚子里。

  "一千八百万。"

  男子突兀的说了一句,如同说五百块钱似得。

  白萌萌有些楞,随即回过神来,眼睛瞪大,瞳孔一缩,气的浑身颤抖,"你这是抢劫啊你!不对,抢劫银行都没这多!!!"

  他微微侧头,朝身后的保镖知会了一下,那身材壮硕的保镖立即上前,手中拿着一封拍卖鉴定证书,大声说道:"这款钻戒原料为南非净水钻,是由世界级别的钻石设计大师李浩然大师设计的,一克拉市值三百万,而刚刚白小姐戴上的那个戒指上镶刻着的足足有六克拉,市场纯价值一千八百万。"

  白萌萌彻底呆滞了。

  "苏小姐,如果你不考虑做我的妻子,那请你把戒指还给我!"说着,男子伸着手讨要。

  "我说过了!我没有……戒指不关我的事!!!"白萌萌红着眼惊呼道。

  "我们都看到了!"杵在门口的保镖立即大声喊道。

  白萌萌气急,朝外吼道:"看到你妹啊!"

  男子侧头,眉头蹙起,似乎她那一声大吼令他有些不适。

  "如果还不了钻戒的话,那也可以按照市值,赔一千八百万,现金、转账,或者支票,我都接受。"

  白萌萌被气笑了,昂着脑袋目光直视着他,"如果我不赔呢?"

  男子薄唇扯出了一抹笑,低头靠近她耳畔,声音温柔近似呢喃,"那我会走法律程序,起诉你,或者,如你所愿,逼良为娼!"

  白萌萌懵了,看他的样子,肯定是有权有势的,而她呢…要钱没钱,要背景没背景,这事还有的玩么?

  "没有别的选择了?"

  "当然有,只要你答应和我结婚,不仅不需要偿还你刚才戴走的那一枚钻戒,你还能拥有价值更高的。"

  白萌萌泄气了,耷拉着脑袋,沮丧问道:"为什么是我?"

  "我妈看上你了,孙悟空……"

  后面三个字,他带着调侃的语调说出口,极为暧昧,白萌萌的脸‘腾’的一下脸又红了,都忘了大姨妈这一茬了!

  她双手一撑,将男子推开,羞愤道:"出去!我要上厕所!"

  "那我们的婚事?"

  "稍后再议!"

  白萌萌走向隔间,"砰"的关上厕所门,无力的斜靠在墙上,郁闷的想要挠墙,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了是不是?

  而白萌萌不知道的是,就在刚刚她跑出病房之后,病房内上演了一场生死大戏。

  苏妈趴在窗户边,以生命威胁苏梓墨,必须将她这个‘孙悟空’给娶回家,不然就跳下去…为了保证母亲的安全,苏梓墨只得答应。

  然而,白萌萌的态度太过抗拒,无奈之下,他才会采取这样近乎阴损的招式……

  只能说这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白萌萌刚好来大姨妈,又恰巧被苏妈看见,才有这一场近似闹剧的求婚。

  白萌萌进了隔间之后,苏梓墨向其中一个保镖吩咐了几句,便朝门口走去。

  而正被大姨妈临幸的白萌萌此刻满心郁结的蹲在马桶上,她压根忘了来大姨妈的日子,所以没有准备卫生巾,更别说替换的衣物……

  难道说她要顶着屁股上的这一坨红走出医院再穿过一条街去到站点坐公交回家?想想那画面……

  白萌萌冷不丁浑身一颤,抬手就在脑袋上拍了一下,口中默念着,打住…打住!

  "再给你一分钟,出来。"

  洗手间外苏梓墨皱着眉头,声音低沉的朝里面说道。

  "凭什么!"白萌萌听到他的话,不满的回吼了一句。

  随即她又开口,语气弱了几分:"我现在这样子怎么出去?"

  这时,那听了苏梓墨吩咐离开的保镖手提着一个黑色袋子从拐角处出现,走到苏梓墨身前站定,将袋子递上,"苏总,买好了。"

  "嗯。"苏梓墨应声,接过袋子,走至白萌萌所在的隔间,‘扣扣’敲了两下,在白萌萌发飙之前开口道:"你需要的东西都买好了,给你两分钟收拾好自己。"

  说罢,他就将袋子放下,走出洗手间将门关上,抬手看了眼手表,静等。

  白萌萌仍蹲在马桶上,他的话什么意思?需要的东西?第三章 道歉要诚心一点

  听到关门声,白萌萌小心翼翼的将隔间打开了一条缝,瞥见放在地上的黑色袋子,她将信将疑伸出手,而后一把抓住迅速拖回,‘砰’的关上门,随即心虚的拍了拍心口,活像个做贼的。

  打开袋子看到里面的东西后,白萌萌脸又红了,卫生巾……

  而卫生巾下面是一条干净素雅的裙子,手摸上裙子的那一瞬,白萌萌忽然觉得那张被掩盖在墨镜后的脸也不那么讨厌了,他还算个细心的男人。

  "你还有一分钟。"

  门外又传来了他不带情绪的声音。

  白萌萌顿时小脸一垮,心中暗恨,什么细心的男人!哼!就是个土匪!强盗!

  白萌萌敢肯定,若是她不在一分钟之内换好衣服出去,那个可恶的男人绝对会再次踹门而入!

  麻利的换好衣服之后,白萌萌立即开门狂奔出去,刚站定,气都来不及顺一下,就听得那苏梓墨说道:"很好,走吧。"

  白萌萌站在原地不曾挪步,"走?去哪儿?"

  "我家。"

  闻言,白萌萌瞬间闪回厕所,趴在门边大声抗议,"不要!我不去!"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隔着墨镜,她似乎感受到了男子看向她是眼中的寒意,望着他越走越近的身形,白萌萌默默吞了口口水,心跳开始加速,‘砰砰’的似是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

  苏梓墨显然不想和她废话,长腿一迈走到她面前,右手撑住白萌萌甩手就要关上的门,左手一捞,就将躲在门后的她拉了出来,腰身一弯,直接将白萌萌扛在了肩头。

  身体瞬间悬空,白萌萌惊呼大喊,"啊!你干什么!放开我!救命啊!救命!"

  苏梓墨一巴掌拍在她屁股上,不耐道:"这里是医院。"

  白萌萌条件反射的闭了嘴,随即反手捂着屁股,这样的动作对于被倒挂着的她来说确实有些艰难,她面色羞红,怒道:"你竟然…打我…打我…"

  "聒噪,安静点。"

  苏梓墨肩膀一耸,顶在白萌萌肚子上,痛的她直抽气,泪花在眼底闪啊闪。

  "不想太过丢人的话,奉劝你还是捂住脸比较好,不要妄想叫人来帮忙,这家医院我做主。"

  他的语气不像是说谎,白萌萌自知在劫难逃,为了避免被同事撞见,她气恼的抬手挡住了脸,闷声道:"你就不能放我下来让我自己走么?被这样扛着一点人权一点自尊都没有!"

  苏梓墨顿住步伐,语气讥讽,"你确定你不会中途落跑?"

  白萌萌:"……"

  好吧,当她什么都没说。

  静默了片刻,白萌萌又开口:"那你就不能换个姿势?比如说…公主抱?"

  "这样省事。"

  直到被塞进车里,白萌萌才感觉又活了过来,她瘫在后座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几分钟之后,她终于缓了过来,抬头看着端坐在身侧的男子,郁闷开口,"苏先生,咱们真的不太熟。"

  "嗯。"

  嗯……是几个意思?

  白萌萌不放弃的继续说着:"难道你要为了阿姨的一句玩笑话就娶我?婚姻可是人生中最重要的大事,它关系着你后半生的幸福,你确定要这么草率么?"

  "嗯。"

  这敷衍的态度…

  白萌萌闭眼深吸了一口气,压抑住喷涌的怒意,嘴角尽量扯开了一丝弧度,语气温和的近乎诡异,"这件事是一个意外,阿姨只是觉得…我是孙悟空才会那样,苏先生,你我都明白,阿姨现在情绪不太稳定,等她清醒过来了,肯定会后悔的,而且,你也会后悔的。"

  "我妈很喜欢你,至于其他的,不在你的考虑范围,白小姐,在你不能赔偿一千八百万之前,我奉劝你还是不要打其他的念头。"

  说吧,苏梓墨往后一仰,一副不想再说话的模样,即便是有墨镜的遮挡,白萌萌依旧能感受到男子神色中满满的不耐。如果她再开口,他肯定又会是一句‘聒噪’将她给打发了。

  白萌萌气恼的瞪了他好一会儿才扭过头看窗外,车子开了一个多小时,来到了S市地段最佳的碧水庄园别墅区,车子经过保安室,一路往里开,几分钟之后,终于停了。

  苏梓墨下车,看了眼仍赖在车里不肯出来的白萌萌,他敲了敲车窗,薄唇轻启,慢条斯理的说了一句:"一千八百万。"

  白萌萌攥紧了小拳头,麻溜溜的下了车,撒气般的‘砰’的一声关上车门。

  苏梓墨斜睨了她一眼,"白小姐,车坏了,也是要赔的。"

  白萌萌仰着脑袋,怒瞪着他,不过几秒便败下阵来……

  她默默转身,嘴角扬了一个大大的弧度,爱怜般的摸了摸车门,"小车车啊,你受伤了么?我刚那一下有些用力了,没伤到你隐形的小翅膀吧?"

  "噗……"定力不太好的保镖一号显然没绷住,笑出了声。

  而保镖二号则淡定的多,只是嘴角肌肉有些抽搐,可那要笑不笑的模样,着实有些难看。

  苏梓墨望着白萌萌那一脸的假笑,嘴角莫名勾了一丝弧度,他忽而觉得……她也不是很无趣。

  "道歉要诚心一点,它可比你值钱。"

  苏梓墨说罢,长腿一迈,径直往别墅走去。

  白萌萌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了,她微眯了眼冷哼一声,默默盯着他背影,小短腿悄悄的往后退了半步,还未等她脚后跟落地,身后就响起了保镖的声音,"白小姐,请!"

  她脚步一顿,抬头干干一笑,"呵呵……大哥您还真是敬业啊!"

  那说话的保镖面无表情的望着她,反是刚刚笑出声的那位,再次朝她露了个笑脸,说道:"白小姐,苏总不太喜欢等人,您还是快一点进去的好。"

  白萌萌环顾四周,勘察了一下地形,再对比了一下眼前这两堵肉墙与自己的身高差距,她咬了咬唇,识相的跟上苏梓墨。

  而白萌萌刚走进院子,就听见‘汪汪汪’的凶猛狗叫声从她身侧响起,她骤然浑身一个激灵,僵硬在了原地,小腿肚儿打着颤……第四章 侵犯隐私

  "汪汪汪"!!

  白萌萌的出现似乎吸引了狗的注意力,它一个劲儿的狂吠着,刚才苏梓墨走过的时候不见它发出半点声音。

  白萌萌机械的转过脑袋,就见院子篱笆边一只巨大的白色大狗正兴奋的冲她摇着尾巴,身体不停的跃动,若不是那根狗链拴着,它估计早就扑上来了。

  "狗啊!"白萌萌抱头一声尖叫,飞快的朝别墅跑去,那样子就像身后有野兽在追一样。

  门是开着的,她一个箭步冲了进去,反手就将门关上,背靠着墙壁抬手轻拍着心口,缓解因惊吓带来的心悸。

  那狗实在太大太可怕了!

  将近一分钟,白萌萌才平静了下来,看到脚下放着一双男士拖鞋,她换了鞋,走了进去。

  房子里面的装修简单的令她诧异,这么大的别墅,除了白色就是灰色,非常无聊的色调,家具也少的可怜……

  虽说这是她第一次来碧水庄园,可身为S市人,对于这个S市地价最高最能显示身份的别墅区,她在报纸杂志上不止一次看到过。

  奢华的装饰,清新的环境,优美的景色……这才是碧水庄园的风格,不是么?

  "你怕狗?"清冷的嗓音响起,白萌萌循声望去,却被那人的容貌给惊在了原地。

  有些人,仿佛天生就是上帝的宠儿,刀削斧刻般的俊脸,墨眸幽深,鼻若悬胆,菱唇薄而色淡,他静静看着她,眼中似有莫名情绪,却又似什么都没有,冷淡至极。

  前几次见他,包括今天那一场闹剧,他一直都带着宽大的墨镜,遮住了半边脸,不曾露出全貌…是以,她一直不知道他究竟长什么样子。

  现在一看…颇有种惊为天人的感觉,白萌萌有点郁闷,上帝造人…怎么就这么不公平呢?

  "你说什么?"白萌萌看着他,不自觉反问了一句。

  他淡淡瞥了她一眼,不曾重复刚才说的话,只说:"从今往后,你就住这儿。"

  白萌萌有些楞,他这话什么意思?

  苏梓墨双手环胸坐在沙发上,微勾了嘴角,笑意讥讽。

  瞥见他嘴角嘲讽的笑意,白萌萌一瞬间清醒,警惕的望着他,全身上下进入一级备战状态。

  "什么意思?"

  "我说过的话,不会重复第二遍。"

  苏梓墨高高在上的神色清楚无比的告诉了白萌萌,不管你有没有听到或者听明白,反正他说过的话你听不听的清楚明白跟他无关,一切都是你的问题!

  白萌萌怒气被瞬间点燃,怎么会有这么霸道不讲理的人!她很想朝苏梓墨大吼一顿,可看到他森寒的眼神,她那点小火苗‘刷’的一声熄灭了……

  "我不能拒绝?"白萌萌压抑着怒气,低声问道。

  苏梓墨身子微微后仰,抬眸睨着她,眼底仍旧是满满的讽刺意味:"白小姐,你以为你有拒绝的资格?"

  "苏先生,婚姻不是儿戏,即便你无所谓娶的是谁,我却不能不在意自己嫁的是个什么样的人,钻戒我拿没拿,你应该最清楚,不是么?何况,我……"

  白萌萌忽而停顿了,面色隐约有些难看,不过片刻她恢复了常态,深吸了一口气,接着说:"我有男朋友了,难道你一点都不介意你的妻子心里有别的男人?"

  苏梓墨闻言,抬眸盯着她,久经商场的他轻易便能看出她伪装镇定背后的慌乱。

  "白小姐。"他开口道,"如果说,你口中的男朋友是那个出国留学需要女朋友省钱供应,并在有了所谓的成绩之后就抛弃女友而另结新欢的无用之人的话……"

  他唇角勾勒出了一抹嘲讽的弧度,淡淡道:"我一点都不介意。"

  白萌萌脸色‘刷’的一下白了,还有什么比往伤口上撒盐更疼的呢?

  苏梓墨的神情,矜贵而冷漠,仿若高高在上的神邸,带着她看不懂的淡漠,冷眼看待她的苦楚。白萌萌知道,他是真的不介意,也许…更多的是不屑去介意。

  正因为如此,她才更不能嫁给他,不是么?和一个丝毫不在意你的男人结婚,谈何幸福呢?

  何况,他竟然调查她!

  白萌萌被他这副高高在上的模样惹怒了,愤然道:"你这是在侵犯我的隐私!"

  苏梓墨挑眉,冷笑一声,"我们已经是合法夫妻,请问老公过问一下老婆的生活…算是侵犯隐私么?"

  "你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成为了你的老婆!"白萌萌拳头紧握,她觉得再呆下去就要被气炸了!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理所当然的人!

  "苏先生,我觉得咱们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白萌萌撂下这一句便气冲冲的往外走,拖鞋拖在地上发出‘趿拉趿拉’的响声,极为刺耳。

  "白小姐想要去哪儿?"

  身后响起了他冷冰冰的语调。

  白萌萌头也不回的说了两个字:"回家!"

  "我想,白小姐还是没明白,这里已经是你的家了。"

  白萌萌心中一咯噔,忽而有种不祥的预感,她停下脚步,转身瞪着苏梓墨,"你做了什么?"

  这时,门外传来脚步声,身穿黑衣的保镖之一走了进来,满脸恭敬的对苏梓墨说道:"苏总,都处理好了。"

  "嗯。"苏梓墨略一点头。

  "等等!"白萌萌拦住转身就要走的保镖一号,身高的差距让她不得不仰起脑袋,"处理好了是什么意思?和我有关?"

  "是的夫人,苏总吩咐,将您的东西搬过来,已经处理好了。"

  "你说什么!"白萌萌彻底炸毛了,眼睛瞪的老大,声音都变调了,"什么时候的事儿?!你们怎么能这么做呢!给我放回去!放回去!"

  "夫人…这…"保镖面露难色,他扭头看向苏梓墨,沉默了。

  白萌萌对着保镖和苏梓墨一通吼:"你闭嘴!我不是说什么夫人!还有苏先生!你太过分了!怎么能不经过我同意就将我的东西搬出来!"

  第五章 红本本都有了

  "我这儿够宽敞,你想怎么放就怎么放。"苏梓墨淡淡道,随即他朝保镖使了个眼色,那人神色一松,绕过白萌萌,迅速走了出去,顺便带上了门。

  白萌萌这回也不走了,径直走到苏梓墨身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想利用坐着与站着身高差距让她不输气势。

  白萌萌伸出手指,离他额头不过几厘米的距离,"苏先生,我要告你侵犯隐私!擅自侵入民宅!"

  苏梓墨一笑,慵懒的斜靠沙发上,无所谓道:"夫人,你大可试试。"

  "你!"白萌萌气的手指尖都在颤抖,"你别以为你有钱有势就可以胡作非为!这世间还是有公道的!"

  苏梓墨眉头微挑,"公道?夫人以为摆出公道二字就可以不用偿还那一千八百万了?嗯?"

  那一声‘嗯’,几分慵懒,几分磁性…又带了些许讥讽,白萌萌望着他帅气的脸,想着他的话,一时间懵了。

  "咚咚咚…"

  门外响起的敲门声将白萌萌给震醒了过来,她盯着那扇门,心底开始忐忑。

  "进来。"苏梓墨应声。

  门开之后,那两个保镖出现在门口,其中一个上前,说道:"苏总,证书已经弄好了,东西也搬到了门口,您看搬到哪间房?"

  苏梓墨闻言,嘴角忽而带了一丝玩味的笑,他站起身来,低头靠近白萌萌,说道:"这就要看夫人的意思了。"

  "你…你…你别一口一个夫人的喊,我和你不熟!"白萌萌颤巍巍的后退了半步,满脸惊恐。

  "是吗?那以后就要多熟悉熟悉了。"

  说罢,他就朝门口走去,保镖见他前来,恭恭敬敬的递上了两个红本本,那红艳的颜色刺疼了白萌萌的眼,她没来由的觉得心慌。

  苏梓墨嘴角扬起,看了眼手中之物,很是满意的往回走,在白萌萌身前站定,递给了她其中一个。

  那不详的预感愈发浓烈,她不着痕迹的后退了两步,从内心深处抗拒接受那个东西,握紧的手心微微沁出了汗渍,脸色更是白了又青,青了又白。

  "结婚证,夫人不看看?"苏梓墨开口,如同是在开玩笑一般。

  白萌萌慌乱后退着,挥手摇头,"不要,我不要!"

  说完,她卯足了劲儿往大门口跑,不管怎样,出了这个门再说!再呆下去,她估计得被逼疯!

  "砰!"

  "哎哟!"白萌萌撞上了一堵墙,她揉着脑袋,睁开眼望着瞬间闪到她身前的肉墙,气不打一处来!

  她怒吼道:"让开!"

  保镖沉肃着脸,纹丝不动。

  白萌萌眼眶逐渐红了,强撑起的镇定在接二连三的打击之下慢慢被击溃,她有些怕了。

  "证都领了,还要跑么?"

  身后再度响起那男人令人讨厌的声音,白萌萌此刻恨不得扑上去咬死他!

  "什么证!你这是造假!我是不会承认的!"

  而此时,白萌萌看到自己的小狗窝里的东西出现在了别墅内,超大的毛绒娃娃第一个进入她的视线……

  她呆了,低声问道:"苏先生,咱们什么仇什么怨?我哪儿得罪过您么?"

  苏梓墨淡漠道:"夫人,跟我领证是夫人祖上给你积的德,夫人应该好好感谢。"

  眼见着天色渐渐暗了,而那个红本本,还是摆在了她眼前,极其自然的合照,并排着的名字……

  苏梓墨…白萌萌,旁边就是民政局的盖章。

  这…真的是结婚证!可是她没和他去过民政局,也没照过合照!

  白萌萌捏着那个结婚证,仿佛拿着一个烫手山芋,她浑身一个激灵瞬间将红本本往桌上一扔,情绪异常激动:"你这是假的!我没和你去过民政局,怎么可能有结婚证!"

  苏梓墨神色不变,"我没造假,你不信大可去验证。"

  "我不相信,肯定是假的!"

  白萌萌笃定的说着,可看苏梓墨的神色她又不确定了,她脑子里乱成了一团浆糊,从早上收到那一条短信到现在,一天都是虚幻的,她甚至开始觉得这一切或许是一场梦。

  等梦醒了,一切都会恢复正常。

  陈盛不曾发短信说要分手,不曾讥讽她没钱没背景;而苏梓墨,仍然是病房里那个少言寡语生人勿进的男人,而不是现在这个她法律上的丈夫。

  苏梓墨看着白萌萌此刻的表情,心情莫名愉悦,他并不着急回白萌萌的话,目光扫视了一下从白萌萌住处搬过来的东西,眼中嫌恶之色不曾掩饰半分。

  "这些,都扔了。"

  苏梓墨随手一挥,就指挥着保镖将白萌萌的东西给扔出去。

  白萌萌听了,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凭什么!这些都是我的东西!"

  苏梓墨睨了她一眼,冷冷道:"夫人品味太差,有损我苏家的面子。"

  白萌萌炸毛了,吼道:"你管我什么品味!你不经过我的同意将我东西搬出来还要扔了!我看你才更没品!"

  苏梓墨不为所动,淡淡开口,"把这些垃圾统统丢了!"

  白萌萌望着开始行动的保镖们,急了,立马扑了上去,压在那毛绒娃娃上,一副打死也不走的架势。

  忽然白萌萌脑中灵光一闪,三百六十度大转弯道:"这些都是垃圾,那我也是垃圾!把我一起丢掉吧!"

  苏梓墨闻言上下打量了白萌萌一番,墨眸闪过一丝兴味,她打的什么主意他怎么会不知道?

  他冷声回道:"的确是垃圾,不过可以考虑垃圾回收。"

  "你!垃圾回收?"白萌萌气得眼角一抽一抽的,随即不知想到了什么,她冷笑一声,道:"你当自己是垃圾桶么?"

  苏梓墨眉梢一挑,脸色有些阴沉,"好,很好,那我就成全你,将她一起扔出去…"

  他恶意的勾了唇角,薄唇轻吐出了两个字:"喂狗。"

  白萌萌一惊,脑中顿时回想起刚才看到的画面,撒丫子欢腾露出尖牙大狗,顿时浑身一颤,背脊开始发凉,她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口水……

  她看着苏梓墨,心中愤恨,身体却慢慢从毛绒娃娃身上移开,眼见着她的东西都一件一件被扔出去,她却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毕竟…在人家的地盘上。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庆幸吧新娘》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505.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