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最好别惹我》龙御霆萧潇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最好别惹我》龙御霆萧潇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一章 :这是阴谋

  萧潇端着热乎乎的饺子,欢天喜地的来到十四层,李氏影视城总裁李宇江的办公室所在地。

  说起这个影视城,眼看着就要风雨飘摇,都是她花光所有积蓄重振辉煌的,一想起这些她就觉得很骄傲。

  看着心爱的未婚夫李宇江的办公室就在眼前,整理一下刚刚被风吹乱的头发,她总是想给她留个好印象,毕竟他是自己的唯一。

  "唔……"

  里面传来的声音让她停了下脚步,这是什么声音?好像是……

  "不要嘛,被人看见多不好!"

  媚到骨子里的声音,她越来越不安,这好像是从办公室传出来的吧?

  皱着眉头慢慢接近,透过门缝,她清清楚楚的看见里面亲密搂在一起的两人,正是她的好妹妹和好男友。

  他们是什么时候鬼混到一处了?她脑中一片空白。

  萧黎紧紧搂着李宇江的脖子,甜甜的问道:"宇江,你到底什么时候跟她摊牌啊?"

  "你放心,我已经想好了,在婚礼上就提出分手。你想啊,她那么有名,若是在自己的婚礼上被人抛弃,以后还会有谁娶她?"

  "可是外面追她的人不少,你确定这个方法……"

  "放心,我早就做了万全之策,保准让她身败名裂。"

  "好啊好啊,到时候她一定会伤心欲绝。"

  吧唧的亲了一口,李宇江立马有了反应,喘着粗气叫了声:"宝贝!"

  宝贝?

  那不是他对自己的专有名词吗?什么时候给了她的好妹妹?

  门外的人泪流满面。

  她与他相恋两年,扪心自问她对他好过自己,他说什么自己就做什么,百依百顺,时时刻刻将他当成自己的挚爱。

  想不到辛辛苦苦,兢兢业业地替他分忧解难,换来的却是他跟别人海誓山盟!

  心在滴血!实在是接受不了。

  "对了,宝贝,你说伯父当年操纵了刘氏集团破产,到底是不是真的?"

  刘氏集团,那不是跟外公的坐牢的事情有关?

  推门的手立马收回来,聚精会神地听着。

  不久就想起萧黎得意的笑声,"当然是真的。我也是无意间听到爸爸对妈妈说,他整垮了刘家,然后毒死了刘琴那个贱人,我们母女才有机会进入了萧家!"

  难怪?

  妈妈头一天还好端端,第二天突然会进了医院医治无效。

  难怪,外公无缘无故的会被人查出行贿进了监狱,外婆心脏病突发。

  难怪,爱妻刚刚死,父亲萧志清整天开开心心,不久就领回来两个人,霸占了她妈妈的房间,享受着妈妈辛辛苦苦挣来的一切!

  原来这一切都是她的好父亲导演的!可怜的她还傻乎乎的以为,父亲还年轻,不应该寂寞孤独。

  万万没想到,一切都是阴谋!

  什么狗屁都是为了她好,他暗中却害死了她的妈妈,将她的亲人一个个悄无声息的逼死。

  一夜之间她一无所有,可惜发现这些时,自己已经在他们的嘲讽中度过了二十多年,傻乎乎接受着他们的"补偿"!

  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出李氏影视城的,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进了美轮美奂这个嘈杂的酒吧。

  灯光撒在疯狂都青年人身上,他们不停扭动的身躯,粗鄙不堪的语言,劲爆舞曲,她头昏脑胀。

  一杯接着一杯的往下灌,满口尽是苦涩。

  "你们为什么都那么开心?"

  "来这里不是为了寻开心?"

  抬头看去,再也挪不开眼睛。

  男人有着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

  在她旁边坐下,嘴角裂开的弧度薄情得恰到好处,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小姐,有没有兴趣陪我喝一杯?"

  "可以啊!"

  亲自为他倒了一杯酒,"先生,喝完酒酒离开吧。"

  他点点头,接过杯子一饮而尽。放下杯子,绅士的鞠躬后,向那些犯花痴的女人抛了个飞吻匆匆离开。

  她们立马尖叫起来。

  某花痴女捧着红晕的脸,"好帅好帅,简直比李宇江还要帅,若是他跟我啪啪死也值得了。"

  "美死你!"她旁边的男人酸溜溜的看了一眼,"听说龙家少爷龙御霆要回来了,不知道又有多少女人被他迷倒了?"

  "龙御霆?就是那个传说中翻手云覆手雨的阴狠帝王,赫赫有名的钻石王老五?天啦,我们怎么没有听到消息?"

  "你是从哪里知道的?"

  所有人都围上了那个男人,叽叽喳喳的问着。

  萧潇苦涩的摇摇头,抬头就看见李宇江牵着萧黎的手,有说有笑的下车,两人亲密无间的模样就像针一样刺着她的心。

  "萧潇,下个月我们就要结婚了。到时候我跟你个天大的惊喜,期待吧?"

  前天晚上他还在自己的耳边温柔体贴的山盟海誓,想不到他口中的惊喜却是让自己身败名裂,她到底哪里对不起他了?

  "姐姐,恭喜你啊,终于可以当上李家的少奶奶了。"

  她的好妹妹,昨天还在跟前羡慕嫉妒恨,如今,她应该在嘲笑自己愚蠢吧?

  电话震动,她拿起是他的好父亲打来的。

  "喂!"

  "萧潇,我现在跟你说件事,你妈妈名下的股份我已经转到萧黎名下,反正你也要嫁入李家,以后有花不玩的钱……"

  "我不同意!"

  怒吼引得周围的人纷纷看过来。

  "我不同意,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妈妈留给为唯一的东西,你们为什么要无情的剥夺了?"

  "管你同不同意,我已经做了,你就安安心心的当新娘,萧家的事情你不要再管了,也没有资格管!"

  电话被无情的挂断,她哭着吼道:"我不同意,你们不能这样对我?"

  心爱的准新郎背叛投入了好妹妹的怀抱,狼狈为奸企图让自己身败名裂!

  骨肉相连的父亲夺走了她母亲的遗物,让自己已经是一无所有。

  她怎么如此可怜?

  "小姐,你……没事吧?"

  刚刚离开的人又折回来,担忧的望着她。

  "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我要报仇!"

  她踉踉跄跄地站起来,拿起酒瓶发疯似的吼着:"我一定要拿回属于我的一切!你们一个个都别想活得安逸!"

  所有人莫名其妙的看着她,这人酒品还真是差!

  狂笑起来。

  许久,喝光酒,砸碎酒瓶,掏出一沓钞票扔在柜台上,昂首挺胸地离开。

  从今晚开始,她萧潇将重新活。

  不再是以前那个无知少女,而是复仇女神。第二章: 姐妹 情深

  冷风飕飕,下车的人清醒了不少。她笑着对开车的人说道:"先生,谢谢你了。"

  "不客气。小姐,下次再会。"

  男人彬彬有礼的笑笑,发动引擎,车子呼啸而去。看着他渐渐远去,回想他的温柔体贴,渐渐有些心神荡漾。

  笑着走进家门。

  "又出去哪里鬼混了,满身的酒味。"

  她的继母贾文蕙捂着鼻子,一脸的嫌弃。

  "都要做新娘子了还不知道收敛点,传到你准婆婆耳朵里有得你好受的。"

  李宇江的妈妈陈红是个刁钻古怪的人,每次看到总是阴阳怪气地损几句,以前因为李宇江的缘故,她一直忍着。

  "就算我规规矩矩,她也不会让我好受。更何况,我跟她儿子的婚事八字还没有一撇。"

  "胡说八道什么?"

  她的好父亲萧志清穿着睡衣,踩着拖鞋啪啦啪啦的下楼,脸上尽是嫌弃。

  "刚才李家打来电话,你跟李宇江的婚礼下个月17号举行。"

  "为什么要在那天?"

  难道李家不知道5月17是她妈妈的忌日。

  "萧潇,那天日子不错。"

  贾文蕙在沙发上舒舒服服地坐下,脸上尽是虚伪的笑。

  "你妈妈的愿望就是希望你嫁个好丈夫,你在那天结婚对她来说无疑是最好的安慰。"

  "你阿姨说的不错。"

  萧志清突然一脸的愧疚,拉着她的手。

  "当年我答应你妈妈,你结婚的那天将你外公带到你们婚礼上。昨天,我已经跟警局那边打过招呼,这几天你就好好的养好身体,看你一天到晚忙成什么样子,脸色苍白,存心让你外公埋怨我吗?"

  从来没有觉得握着她的手是那么的恶心。

  抽回自己的手,觉得上面像涂了一层粪便。

  "谢谢爸爸,我会照顾好自己,不会让外公埋怨你这个好女婿!"

  说完头也不回的上了楼,留下两人面面相觑。

  打开房间,看着桌子上放着的照片,妈妈刘琴依旧笑着,她的眼泪如水般流着。

  "妈妈,都是我太傻,没有发现这些阴谋,没有早点发现萧志清罪恶的嘴脸,都是我太傻了。"

  包里的手机震动起来。

  "喂!"

  那头传来李宇江温柔体贴的声音,"萧潇,你在哪里?怎么没有回来做饭呢?"

  擦干眼泪,装作若无其事。

  "宇江,今天下午有个买家看中颜如玉,邀我到顺风大酒店商谈,谈着谈着就晚了,我直接回家了。"

  "那你们谈得怎么样?"

  听着李宇江迫不及待地口气,她内心一片苍凉。

  颜如玉是她最近最满意的作品,若是出手至少也是六千万,按照以往的日子,就算李宇江什么都没有做至少要那种十分之七。

  现在想想真是愚蠢。

  辛辛苦苦赚来的钱,哗啦啦地流入他的口袋,他拿着自己的血汗钱讨好她的仇人。

  长长的吸了一口气。

  "还没有,他说作品有缺陷,给不了想要的价格。"

  李宇江失望的"哦"了一声,"那你尽快找到其他的买家吧,我最近手头紧,听见了吗?"

  "知道了。"

  迅速挂断电话,再也不想听见他虚伪的温柔。

  "笃笃笃"

  敲门声响起,她轻轻的说了声"进来。"

  "姐姐。"

  萧黎笑眯眯的走到她面前,向她鞠了个躬。

  "姐姐你对我真好,将股份无条件的给了我,这份恩情我……我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

  泪水在她的眼里打着转,若是没有发现她在背后捅刀子,兴许萧潇还在被她的知恩图报感动。

  伸出手将她拉到旁边坐着,轻轻的擦掉她眼角的泪。

  "哭什么啊,姐姐都要嫁人了,那些股份留着也是被婆婆霸占着,还不如给了你。"

  陈红每次看到她三句不离她的股份是否可以带着走,现在想来,萧志清帮了她大忙。

  那些股份留在萧家,至少十年后还在。落到陈红手里,还不知道能撑完两个月。

  "姐姐……"

  萧黎扑在她怀里,哽咽道:"姐姐,你还是将股份拿回去吧。有钱总比没有好,在李家也好挺起腰杆做人。"

  她何尝不想拿回来,只是她的好父亲岂能让她如愿以偿?

  "不用了,姐姐就算不要那些股份也能挺起腰杆。"

  "你姐姐的本事你还不知道吗?"

  贾文蕙站在门口,双手抱在胸前。

  "人家可是小有名气的雕刻师,随便一件作品就是几千万,哪像你这个小明星,一天到晚忙死也挣不了多少。"

  "妈妈!"

  萧黎不满的瞪了一眼,"姐姐卖石头也要花钱的,你怎么能一分钱都不给她。就不怕李家有意见吗?"

  "李家能有什么意见?"

  萧志清从贾文蕙身边挤进来,眼里冒着精光。

  "萧潇最近不是刚刚弄完颜如玉,至少也值六千万吧。李家小门小户,六千万已经很多了。"

  萧黎看看萧潇,皱着眉头问道:"爸爸,你是不打算给姐姐嫁妆了吗?"

  "嫁妆?"贾文蕙冷哼一声,"我们现在可是穷得很,哪里还有钱去准备她的嫁妆。萧潇啊,你赶快将你的作品出手,自己准备结婚用的东西,千万不要落了萧家的门面。"

  一直冷眼看他们演戏的人,淡淡的笑着点头。

  萧黎见此,眼睛一闭泪水哗啦啦地留下,贾文蕙一看,急忙将她搂进怀里。

  "傻孩子,你哭什么啊?"

  "妈妈,爸爸,你们怎么能这样。姐姐出嫁你们不给嫁妆也罢了,居然还逼着姐姐拿钱,哪有你们这样做父母的?"

  "宝贝儿,不要哭了。"

  萧志清瞪了一眼萧潇,"你看看你妹妹多爱你,你这个当姐姐的平时怎么不对她好一点,如今要嫁人了好把她弄哭了。"

  她苦笑着摇摇头。

  自己哪里对她不好了?妈妈留给她的股份全部给了她还想怎样?爱的人一心扑在她身上自己什么时候有个怨言?

  好!

  人生如戏,全凭演技。

  虽然她不是什么好演员,只要人肯学就没有达不到巅峰的可能。

  "好妹妹!"

  她假装难过的走上前牵着萧黎的手。

  "爸爸阿姨也是为我好,你就不要难过了。他们让我明白,女人不要想着靠父母靠丈夫。"

  "你姐姐说的不错。"贾文蕙满意的看看萧潇,"作为女人就要学会自立根生,要不然就只有被人嫌弃的下场。"

  萧黎难受的看着萧潇,"姐姐……"

  "阿姨说的不错,女人就要自尊自爱,要不然只会沦落到给人当小三害死原配的贱人。你们回去吧,我累了。"

  不管脸色难看的三人,将他们推出去,啪的一声关了门。第三章: 神秘男人

  贾文蕙看着紧闭着的门,压着声音问道:"她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回房再说。"

  萧志清拉着她们母女迅速离开。

  听着门口没有了动静,萧潇将门开了一条缝,看见他们三人鬼鬼祟祟的进房,悄悄的跟了过去。

  这段时间,佣人们早就睡下,完全不用担心有人发现她的小动作,将耳朵贴近门。

  贾文蕙焦急的问道:"老公,那个贱种是不是察觉了什么?"

  "不用担心,就算她知道我们做了什么也无济于事。"

  萧志清胸有成竹的声音就像针一样扎着萧潇的心,妈妈的死果然与他们有关!

  紧握着拳头就听见她的好妹妹笑了几声。

  "妈妈,你放心吧。当年爸爸将一切做得滴水不漏,就算她知道我们害死了刘琴,也不会有证据,相反,我们还可以反咬她一口。"

  "你是说……"

  她竖着耳朵听,奈何声音越来越小,许久才传出他们得意忘形的狂笑。

  "爸爸,那天希望你们能够好好配合,这次一定要将她扫地出门再也爬不起来。"

  门锁扭动,萧潇迅速闪进自己的房间。

  出门的萧黎看见她的房门啪的一声关上,回头对身后的人说道:"猫咪已经偷听了。"

  "看来这只野猫留不得了。"

  萧志清眼里闪过一丝阴蜇。

  回到房间拿起手机,翻看着新闻。

  今天的新闻没有什么稀奇的,都是报着SK跨国集团的少主龙御霆要回来。

  翻看了许久,准备扔掉手机睡觉时,看见一篇题为"李宇江与龙御霆PK谁是女生心中的男神"深深吸引了她的眼球。

  看着下面的评论,将龙御霆吹得像神,无所不能,她微微一笑。

  若是自己能将龙御霆拉来当帮手,让萧家和李家弄得鸡犬不宁应该不是难事吧?

  仇人的仇人是朋友。

  SK跨国集团,是萧家的死对头,实力雄厚一直将华谊压得死死的。萧志清每次提起SK都是一副深仇大恨的模样,若是让他知道自己的女儿勾结了龙家,想必气得吐血。

  打开电脑,输入龙御霆。

  网页里跳出关于他的新闻八卦,可奇怪的是居然没有一个人可以提供他本人的照片,他的容貌就像个迷。

  不甘心的人再次输入"龙御霆的样貌",界面上跳出许多英俊潇洒男人的照片,看得眼花缭乱依旧没有确定到底那个才是本尊。

  毅然放弃了盲目的搜索。

  次日清晨,女佣许河打开她的门,贾文蕙看见还在呼呼大睡的人,让许河接来一盆水泼去。

  "萧潇,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萧潇看看湿嗒嗒的头发,实在是不知道今天到底是什么大日子,贾文蕙这个女主人会这样大动干戈?

  "不知,还请阿姨明示!"

  "今天是你与李家父母见面的日子,我可警告你,给我悠着点,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自己掂量掂量,不要婚期刚刚定就被人退亲。你不要脸我们还要。"

  说完,昂着她高贵的头颅离开。

  许河看看门口,这个中年妇女驼着背走到萧潇面前,笑眯眯的说道:"大小姐,你快点起床收拾自己的。再忍耐几天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萧潇看着她,这是萧家唯一对她坦诚相待的人,就像她的妈妈。

  "许姨,你真的认为我离开萧家就可以幸福?"

  "那是当然。"

  许河憨厚老实,脸上挂着笑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

  "李家的那个小伙子不错,对人很有礼貌,更重要的是他很爱你,嫁过去一定很幸福。"

  她低头赞叹李宇江好演技,居然将萧家所有人都骗得团团转。看着许河慈祥和蔼的目光,她勉强的笑了。

  "萧潇,你这个懒鬼,还不下来吃饭,你让全家等你到什么时候?"

  楼下传来萧志清的怒吼,许河打了个寒颤。

  "大小姐,你赶快收拾吧,老爷他们等着你一起到李家呢。"

  "许姨,你帮我找找有没有泻药。"

  "啊?"

  许河呆住了。

  "不要问为什么,找来就是。"

  "大小姐,你这是要做什么啊?"

  "你也不想我被陈红弄死吧?那个女人一直不希望我嫁给她的儿子,如今要去她家,她一定会想方设法地弄死我,现在看来只有让李宇江道家里来比较安全。"

  许河偏头想想,掏出个小瓶子。

  "大小姐,泻药我没有,不过有二小姐的减肥药,应该可以吧。"

  走下楼就看见萧志清阴沉着脸,贾文蕙脸上尽是鄙夷。

  "姐姐。"

  萧黎蹦蹦跳跳的跑过来扶着她,"姐姐今天真漂亮,姐夫一定会挪不开眼睛的。"

  抬头看向萧潇的瞬间,萧志清有些恍惚。

  高高挽起的头发,鬓角发迹衬得精致的脸蛋更加清秀脱俗。白色长裙裹着凹凸有致的身子,让她更加高贵典雅,简直就是个女王。

  "坐下来吃饭吧。"

  落座后,萧黎给她倒了杯牛奶。

  "姐姐,你知道吗,龙御霆回来了。"

  她假装不知道,好奇的问道:"龙御霆是谁阿?"

  贾文蕙立马不屑的哧了声。

  "不是很有名气吗?居然连SK跨国集团的继承人都不知道啊!不过,你没机会了,还是安安心心的做李家的媳妇吧。"

  "姐姐,SK一直都是我们萧家的死对头,实力雄厚压得我们喘不过气来。你说,若是我嫁人龙家会怎么样?"

  她很想吐槽,李宇江还没有喂饱你吗?还有,龙御霆是那种捡别人破鞋的人吗?

  "不错啊!"

  贾文蕙在萧潇开口时打断。

  "若是你作了龙家的少奶奶,咱们萧家可是更上一层楼。老公,你说呢?"

  "胡闹!"

  萧志清重重地拍了下桌子,将想入非非的萧黎吓了一跳。

  "爸爸,你……"

  "龙家跟萧家永远不可能走到一起,你们想都别想。"

  "为什么?"贾文蕙吼道:"龙家跟我们萧家门当户对,萧黎嫁过去就是强强联手,你为什么跟钱过不去?"

  看着他摔下筷子怒气冲冲的出门,萧潇更加肯定自己的做法。

  萧黎撅起嘴巴,对贾文蕙吼道:"爸爸他什么意思嘛?放着好好的金龟婿不要,是不是脑袋进水了?"

  贾文蕙瞪了萧潇一眼,"赶快吃饭吧,李家已经催了好多次了。"

  萧潇起身,突然觉得天旋地转,嘭的一声晕过去,吃饭的两人被吓了一跳。

  "妈,她这是装晕还是真晕啊?"

  许河紧张看着怀里的人,"二小姐,大小姐这是真的晕了。"

  贾文蕙吼道:"赶快送医院!该死,怎么这么多事?"第四章: 叫我小霆

  萧潇被他们手忙脚乱的送到医院,接着李宇江也到了医院。

  许河一直担忧的看着医生,就怕他说出萧潇晕倒的真相。

  医生检查后,对李宇江说道:"放心吧,只是劳累过度,输点液,好好休息就行。"

  "谢谢。"

  李宇江礼貌地送走医生,同时还问了许多注意事项,许河对他的印象有深了几分。

  "李少爷,这里有我照顾大小姐就行,你先去忙吧。"

  "许姨,还是你去休息吧。萧潇没有醒来我不放心。"

  "少爷让你去休息你就赶快走吧。"

  萧黎将许河拽起来,推倒门口,"许姨,你与其在这里干站着还不如回去替姐姐弄的补品比较实在。"

  她担忧的看看床上躺着的人,"好,我这就回去熬粥。"

  看着她消失在转角,李宇江将萧黎拽进来,啪的一声关了门。

  "宇江,不要这样,她还在这里。"

  他回头嫌弃的看看床上的人,搂着萧黎的腰,"放心吧,她这副鬼样子,一时半刻醒不了。"

  "宇江,想死我了。"

  她迅速搂上他的脖子,"我怕我一个月都等不了了。"

  "宝贝不要心急,再给我一点时间吧。颜如玉很快就要到手了。"

  "那个东西真的那么值钱吗?"

  "当然。昨天已经有人出价六千万,若是我们让颜如玉变成她最后一件作品,价值保准上亿。"

  "真的啊?我爱你!"

  她欢呼雀跃,吻上了他的嘴唇。

  忘情的两人都没有发现床上的人已经醒来,早就将他们的话一字不落的听到耳朵里,刻骨铭心。

  颜如玉是她花了三年完成的,连她的师傅元青大师都赞不绝口。要知道,元青大师可是世界级的雕刻师,从来不会轻易夸奖任何人。

  正是因为有了他这位顶级大师的高度评价,颜如玉才会没有问世就有人出价六千万。

  她实在是想不明白,李宇江身家过亿,为什么对她的颜如玉如此念念不忘?

  以至于不惜让它变成自己的最后一件作品来增加它的价值?

  她假装咳嗽一下,情意绵绵的两人急忙慌慌张张地看过来。

  见她翻了个身又沉沉睡去,两人松了口气。

  "宇江,她没有察觉吧?"

  李宇江走上前去看了一眼,她睡相甜美可人,很想让人低头亲一下。

  "怎么可能。医生说她明天都不会醒来。"

  "可她精得像猴子……"

  "没事的。"李宇江笑着拍拍她的手,"宝贝儿,我们出去吧。"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门。

  听见门轻轻扣上,她挣开眼睛,呆呆的看着天花板。

  李宇江,曾经是我太傻,活该被你玩弄。从今以后,你欠我的,加倍还。

  中午,许河提着继续熬煮的粥进来,看着房间里静悄悄的,眉头紧皱。

  他们都去哪里?不是说好要照顾大小姐的吗?

  不小心,保温盒碰到了桌子,床上的人立马挣开眼睛。

  "不好意思啊,将你吵醒了。"

  萧潇坐起来,轻轻地摇摇头。

  "许姨,家里没发生什么吧?"

  "你这一病倒,李夫人就吵着要退亲,幸亏李老爷子压着,老爷跟着劝导,要不然这婚礼怕是要取消了。大小姐,喝粥吧。"

  闻着香喷喷的小米粥,肚子的确是有些饿了。

  "许姨,你能帮我做件事吗?"

  盛粥的许河停下手中的活,笑着说道:"大小姐客气了,有什么尽管吩咐吧。"

  她掏出钥匙递给许河。

  "这是我工作室的钥匙,在我的床底下有个绿色盒子,你帮我把它送到张娅那里,告诉她一定帮我好好保管。还有,不要让任何人看见你做了这件事。"

  许河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大小姐,出什么事了吗?"

  "你按照我的话去做,其他的不要问。你只需记住,这件事对我很重要就好。"

  看着萧潇紧紧抓住自己的衣袖,点点头。

  "好。"

  "许姨,里面的东西是我的命,你一定要将它完好无损的带到张娅哪里,并嘱咐她,不要告诉任何人。"

  "大小姐为什么不告诉李少爷?"

  傻子才会告诉无耻的小偷,这些可是她的救命稻草,以后的能不能活下去还得靠颜如玉。

  "尤其是不能告诉他。许姨,这件事我不想牵连到宇江,你明白我说什么吧?"

  这一声宇江叫得她差不多将苦胆吐出来,不过为了让许河相信事情的严重性,不得不忍着。

  "总之,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放心吧,大小姐。今天我跟太太请了假准备回家去看看,正好帮你做事,不会有人怀疑的。"

  听见门口有说话声,许河急忙将钥匙揣好。

  萧潇急忙端起碗,若无其事,镇定自若的喝着。

  "笃笃笃"

  敲门声阵阵传来。

  许河看看她,见她点点头,起身开门,看见门口站着拿药瓶的医生。

  回头看看她,笑着说道:"医生是来换药的吧。"

  韩荣笑着点点头,许河将门打开,他笑眯眯的走进来。

  "萧小姐气色看起来不错,输完液就可以回去了,不过还是有多多休息。"

  看着他,她觉得很奇怪。萧家给她安排的虽然是普通病房,可也不至于连个护士都没有让医生亲自出马吧?

  "谢谢医生。"

  "不客气。"

  韩荣将换下来的药瓶揣进衣服兜里,笑着说道:"萧小姐,有个人一直想来看看你,又怕打扰了你就差我来问问,你方便吗?"

  "是谁啊?"

  许河警惕的看着他。

  "萧小姐的粉丝。不过请你们放心,我这个朋友心地善良,不会害你们的,他已经来了。"

  许河看看他,再看看萧潇,见她点点头。起身打开门,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年轻帅气的小伙子,手里捧着一大束花。

  他礼貌的向许河鞠躬,"阿姨好,我来看看萧老师。"

  小伙子进来后,摘下头上的棒球帽,笑着说道:"萧小姐还记得我吗?"

  "你……"

  萧潇笑着摇摇头,"你是昨天送我回去的那个先生?"

  "是啊,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大小姐,你们认识?"

  许河来来回回的打量着他们。

  "大小姐你一直都没有时间交朋友,什么时候认识了这么个文质彬彬的男孩?"

  两人对视一眼,低头笑了。

  他说道:"萧小姐没有什么大碍我就放心了,我还些事情要处理,先走了。"

  "等等,不知先生尊姓大名?"

  "小姐叫我小霆就是,其他的不必知道太多,下次再见,那时希望小姐不要太动怒。"

  韩荣笑笑,跟着出了门。

  小霆!

  她越来越期待下次见面了。

  第五章: 谁教训谁

  "大小姐,你什么时候认识了这么个人?"

  他们走后,许河再也忍不住,八卦因子开始泛滥。

  "那天去酒吧喝酒认识的。许姨,你是不是觉得他人不错?"

  许河憨厚老实的点点头。

  "比李宇江不错?"

  她再次点点头。

  "很有礼貌,相貌英俊,是个难得的朋友。不过大小姐,你马上要跟李少爷结婚了,还是不要跟他来往的好,省得李少爷误会。"

  萧潇心里苦涩却不能与她说,独自默默承受着。

  "许姨,你说我要是早点遇见他该有多好,说不定我不会像现在这样……"

  "大小姐,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啊?"

  "没有。许姨,你回去吧,我想休息一下。"

  见她吞吞吐吐的样子,许河有种不详的预感,担忧的看了她一眼,转身走到门口,刚刚打开门就被人打了个响亮耳光。

  接着传来贾文蕙的怒吼:"没长眼睛吗?看你把李夫人的衣服弄成什么样子,你赔得起吗?"

  萧潇看着许河捂着脸呆呆的看着耀武扬威进来的贾文蕙两人,压着怒火,按下录音键。

  "也不知道是谁没长眼睛,更不懂礼貌,进别人的房间居然不敲门,不愧是些上不得台面的人。"

  "小贱人,阴阳怪气的你骂谁啊?"

  陈红涂着红彤彤的嘴唇张合间牵动着开始松弛的脸颊,厚厚的脂粉几乎要掉下来。

  肥胖的身躯裹着件紧身裙子,赘肉清晰可见。

  她气喘吁吁的跑到萧潇床前指着她脑门骂道:"不愧是你妈死早了才会养出你这种没有教养的贱人,真不知道你宇江下了什么迷魂药,整天围着你转。"

  "李大姐不要生气了,我让她给你道歉。"

  贾文蕙将她拉回椅子上坐着,拍拍她的背帮她顺气。

  恶狠狠的瞪着玩手机的人,"萧潇,赶快跟你婆婆道歉!"

  "婆婆?"

  抬头淡淡的看了一眼。

  "若是我没有记错的话,我还没有嫁给李宇江吧!阿姨,你觉得婆婆两个字是我叫的吗?"

  "听,我说什么来者?"

  陈红拍着桌子吼道:"小贱人心里早就有了其他野男人,小兔崽子就算不相信,可怜他那个傻瓜,戴了绿帽子了。"

  "李夫人,你那只眼睛看见我给你儿子戴绿帽子了?相反,你儿子倒是给我找了个……"

  啪

  贾文蕙巴掌扇得很响亮,力气很大,扇得她撞到了墙,头上立马多了许多小星星。

  "萧潇,你妈死的早,今天就让我好好跟你说说什么叫做尊敬长辈?"

  "太太,你住手啊!"

  许河上前抱住又要打耳光的人,哭着说道:"大小姐身体不好,你在打下去会出人命的。"

  "我看她精神好的很,别说是打几个耳光就是拉出去踹几脚都没事。"

  陈红挽着袖子,一脚踢开许河。

  "我们今天就好好教训这个贱人,看她以后还敢不敢顶嘴。"

  萧潇看着她们走进,迅速拿起被子向两人盖去,得意忘形的两人立马就觉得眼前一片黑暗,接着就是鼓点般的拳头。

  "两个老贱人,老娘忍你们很久了。"

  她胡乱地打着,被子下面的两人不停哎哟哎哟的叫唤着,她越打越起劲,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去学跆拳道。

  许河看见她如此威武霸气,不由得笑出声来,战战兢兢的上前踹了里面的人一脚。

  萧潇毕竟是病人,不久就有些气喘吁吁,头晕目眩。

  被子下面的两人见拳头不像刚才那样密集那样有力,迅速掀开被子,贾文蕙揪住了她的头发,陈红将许河撞到在地。

  啪啪啪

  左右开工。

  "贱人,翅膀硬了是不是,居然敢打老娘,看我不踹死你。"

  贾文蕙看准她的的肚子一脚踢去,她吃痛抱着肚子跌倒在地上。

  陈红扭着肥胖的身躯立马坐在她身上,不停的扇着巴掌。

  "小贱人,今天不打死你就不知道锅是铁打的。"

  "太太,李夫人你们不要在打了。"

  啪

  贾文蕙一个耳光直接将许河扇晕。

  萧潇肚子剧烈疼痛,再也忍受不了晕了过去。

  贾文蕙看见两人晕过去,将陈红拉起来。

  "李大姐,我看你也解气了,我们将她们丢到床上去,省得别人说闲话。"

  陈红扭了一下腰,甩了下手,不经意按到萧潇的手机,正好将刚才的音频发了出去。

  "小贱人手劲真大,打得我腰酸背痛。贾文蕙,我可告诉你,接下来的一个月你可给我将她调教好,要不然我就将你当年的丑事捅出去。"

  "知道了!"

  她轻轻的咬了一下嘴唇。

  "帮忙吧。"

  陈红瞪了她一眼,蹲下来就看见萧潇下身血流不止。

  "贾文蕙,你来看,她这是……"

  她蹲下看暗叫不好,萧潇这是流产了!

  突然灯光闪烁,照相机咔嚓咔嚓不停的响着。

  门不知道被谁打开,记者一窝蜂的扑上来。

  "李太太,萧太太,你们为什么要将萧大师打得流产?"

  "李太太,既然你不喜欢萧大师做你的儿媳妇,前些日子干嘛对我们说很满意这个儿媳妇?"

  "李太太……"

  面对记者们的狂轰滥炸,两人哑口无言。

  萧潇被医生护士们推进了手术室,两人想跟着去被记者们围得水泄不通。

  不久,看到新闻的李宇江和萧志清匆匆忙忙赶来。

  "萧总,听说你对萧潇不管不问,这些是不是真的?"

  "李总,听说你从来没有爱过萧潇,才会让李太太打掉孩子是不是真的?"

  "……"

  面对不依不饶的记者,两人束手无策。

  一时之间,凡是可以讨论的地方都被萧潇被继母和准婆婆打得流产的事情占据。

  各种猜测扑面而来,贾文蕙的好形象瞬间名声狼藉,李家也被人挖出各种丑闻。

  李宇江的桃花债被狗仔队翻出来,网上谩骂不断。

  还有就是,刘家的事情也被人挖出来,有些发现刘为国坐牢的事跟萧志清脱不了关系,各种奇葩的证据纷纷摆出来。

  萧家和李家焦头烂额的看着这些叽叽喳喳的记者。

  "萧大师出来了!"

  所有的记者全部涌上去,医生笑着说道:"很遗憾,孩子没有保住,大人平安无事。"

  关注萧潇的人全部松了一口气,不过他们依旧没有放过贾文蕙和陈红的意思。

  流产事件过去了十几天,两人依旧活在别人的监视下,整天不得不陪着笑脸,努力挽回自己的好形象。

  萧潇终于小胜了一把,心安理得地享受着女王的日子,不过她可不是随意就能罢手停战的人,她的孩子不能白死!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最好别惹我》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504.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