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此生碧落终不悔》容珅榷苏雅晴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此生碧落终不悔》容珅榷苏雅晴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一章:我是你的婶婶

  上午十点。

  苏雅晴从医院诊室走出来,在玄关处遇到一抹熟悉的身影,心头一震之下她紧张地躲起来。

  她焦灼不安探着脑袋看着那抹背影不见后,才松口气,往电梯走去。

  "婶婶,好久不见。"

  身后传来低沉的嗓音,简单的‘婶婶’两个字,让她背脊直立,连着心都在颤栗发抖。

  背后的视线仿若带着寒冰利箭,直直将她穿刺透彻。

  苏雅晴牵强堆起笑容,转身面对他:"好久不见。"

  容珅榷低头看了眼她手上拿着的药物,带着疑惑问:"这是……?"

  "有点小感冒,来开点药。"苏雅晴说得有些心虚低头。

  明明是外伤药,苏雅晴担心被看出来,快速将药物放到身后。

  他眼底闪过厌恶,最后勾起嘲讽的弧度:"看来小叔不知道节制,才会导致婶婶着凉。"

  苏雅晴面容血色尽失,紧紧攥着药物:"我还有事。"举步离开。

  在电梯门合上瞬间,容珅榷挤进来,空间顿时变得焦灼。

  苏雅晴慌张抵住电梯壁,紧张看着他,一步步走过来,将她圈在内:"你在紧张什么?你在害怕吗?我的婶婶……"

  她紧张得心都跳跳出嗓子眼,还要逞强道:"你想太多了。"

  "是吗?"容珅榷莞尔一笑,忽然伸手将她包裹在脖子上的围巾扯下,入目全是青紫一片,肌肤上点点斑驳不堪直视。

  男人眼眸骤然一沉,随即讥笑道:"他打的?"

  苏雅晴像是被人揭了伤疤般,眼底划过痛不欲生,猛然推开他,怒道:"请你放尊重点,我是你婶婶。"

  "呵呵……"容珅榷似乎毫不在意,抱着胸上下打量她片刻,再出言讽刺:"看来,你嫁给我叔叔之后,也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好,这容家的太太似乎不怎么好当?"

  顿了顿,他又说:"看到你过得好像很痛苦的样子,我就放心了。"

  每个字,都像是锋利的锥子,顿顿入心,苏雅晴痛不可言。

  这时,电梯门打开,她像是夹着尾巴落荒而逃的丧家之犬,狼狈地越过他身边,逃离出去。

  坐上车,她悄悄地擦掉眼泪,不让车里的男人看出一丝痕迹。

  可惜,他还是发现了。

  大掌伸过来,捏住她娇弱的下巴,容齐林阴狠看着她:"哭了?"

  苏雅晴摇头:"没有,刚刚眼里进了沙子。"

  "我不喜欢女人哭,特别是……不喜欢我的女人哭。"

  苏雅晴害怕得心下颤抖,硬是扯出一抹笑容。

  "你这样子,真的很丑。"容齐林一个使劲,她感觉自己的下巴都要被捏碎了。

  "我已经很努力了,你还要我怎么做?"

  "努力?想想你的弟弟。"容齐林冷笑,松开手,没有再说话。

  苏雅晴很想哭,但她不敢,更不能当着容齐林的面哭。

  因为她没有资格,今天的一切,都是因她而起,她没有喊停止的资格。

  恐怕今生,她注定要与姓容的两个男人纠缠不清,谁都不会放过谁。

  第二章:谁更厉害

  容家大宅,今天是老爷子寿辰,她与容齐林都回来给老爷子祝寿,遇到容珅榷也是情理之中。

  但她没有想到自己刻意躲避了一天,到了夜晚还是没有躲过去。

  容珅榷此刻就站在她的浴缸前,居高临下打量她。

  偏偏该死的,她没有勇气大喊,更没有勇气叫人。

  因为她不敢,更不能让人发现容珅榷此刻在她的房间。

  苏雅晴脸色惨白,不敢坐起来,意图让浮在水面的泡面遮掩住令人耻辱的身体。

  容珅榷淡笑,走过来坐在她的浴缸边缘:"怎么,婶婶似乎很不欢迎我?还是……婶婶认为当初我没碰你,是觉得我无法满足你?"

  苏雅晴忍受着耻辱爱恨苦苦交织成团,却苦于面对容珅榷她竟然连半句解释的力气都没有。

  "这里是容家大宅,是我的房间,请你出去。"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我才要光明正大走进来,就如你光明正大嫁给我叔叔一样的道理。"

  "你……"苏雅晴心肝都揪痛,到了嘴边的话,最终还是化作的无力的恳求,"求你,别在这里让大家难堪。"

  "呵呵……你也会怕难堪吗?真是抱歉,我来就是为了让你难堪的。"容珅榷忽然愤怒地伸手入水中,将她狠狠拽起。

  水花四溅,她玲珑有致的娇躯,毫无遮挡一望无遗全部落入他眼中,包括身上的淤青与掐痕,甚至还有被抽打的痕迹。

  "哟,看来小叔子口味挺重的,竟然喜欢玩这口,你在他身下承欢的时候,一定很尽兴吧?"

  嘲讽的语气就在耳畔,她只能攥紧拳头闭上眼,却没有勇气去看他。

  只求他嘲讽完了就快些离开。

  大掌掐住她的下颚,迫使她睁开眼看他:"为什么不说话?"

  "我已经是你叔的人了,请你尊重点,再我没有喊人之前,你快点离开,我不想在老爷子寿辰的日子把事情闹大。"

  "很好,我就看看你要怎么把事情闹大。"语罢,男人将她从浴缸拽出来,将她光裸的娇躯趴在冰冷墙壁上。

  男人厚重的气息压过来,他紧紧贴着她的背部,凑近耳边调侃道:"我要看看,到底是我叔厉害,还是我厉害?谁才能给你真正的满足?"

  苏雅晴震惊害怕,但身体被死死压制住,不得动弹。

  "你要做什么?"

  "当然,是字面上的意思。"容珅榷扯开上衣,光裸制热的胸膛狠狠贴上她伤痕斑驳的背部,激得她一阵冷颤。

  苏雅晴忍住背部触碰的痛意,闭眼咬牙:"容珅榷,你这么做对大家都没好处,你叔是什么人你很清楚。"

  "正是因为我很清楚,所以我不懂,不懂为什么你要嫁给他?"当他说完这话,已经狠狠闯入她的躯体,锥心的痛宛若被火烧。

  苏雅晴死死咬住下唇,不敢叫出声,更不敢相信他就这样在容家的大宅里对她做出这种事。

  眼泪止不住留下来,却不愿意发出一丝声音。

  容珅榷像是发怒的雄狮,他隐忍许久的怒气,顷刻间恨不得全部化作猛力将她狠狠撞碎。

  第三章:骑虎难下

  容珅榷狠狠贯穿她,苏雅晴痛得咬牙,差点晕过去。

  "你就是用这副模样勾引容齐林的吗?你知不知道你此时的模样不但妖骚,还很下贱!"

  "对,我下贱,那你现在又算什啊——!"容珅榷猛然一个用力,将她顶起。

  苏雅晴不敢在说话,死死咬住牙齿,默默地承受他给的耻辱。

  她只求他能够快点发泄完离开这里,倘若被人发现,她绝对生不如死。

  忽然,浴室的门被人敲响,传来容齐林的声音:"雅晴,你在里面吗?"

  苏雅晴震惊,害怕慌张,甚至想要遁地三尺。

  浴室把手被拧了几下,幸好没拧开。

  容齐林又问:"雅晴,爸在大厅等大家切蛋糕,你动作快点,我先下去。"

  苏雅晴想要应声,可身后的男人似乎利用行动来羞辱她,丝毫没有停缓下来,甚至还有要替她答应的趋势。

  她惊得赶紧扭头,凑上自己的红唇堵住男人的嘴。

  门外总算没有声响了,容齐林可能已经离开,苏雅晴也惊出一身冷汗。

  容珅榷抱住她纤细的腰肢,咬了咬她的耳垂,声音讽刺且暧昧:"婶婶是在害怕被人发现,你勾引侄儿吗?"

  容珅榷此时羞辱她的样子,刺痛她的心脏。

  可她如今骑虎难下,只能咬唇忍着。

  不知过了多久,苏雅晴意识薄弱,感觉到身后的人猛然颤栗片刻,随后离开她的身体。

  苏雅晴绝望地闭上,眼泪无声滑落脸颊。

  撑着墙壁的身体缓缓下滑,苏雅晴坐在冰冷的地面,下体被撕碎般疼痛,犹如被撕碎的娃娃,双眼无神。

  容珅榷穿戴好,走过来捏起她的下巴:"怎么样?是你的老公容齐林厉害些?还是我这位侄儿厉害些?"

  苏雅晴声音低沉沙哑:"你这样羞辱我,有意思吗?"

  "我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容珅榷松开手,耻笑一声,举步离开。

  苏雅晴从地上撑起身子,双腿痛得几乎要合不拢,艰难地打开花洒清洗一遍,才敢走出浴室。

  换上素色的衣服,她才下楼。

  大厅,容老爷子还有各个亲戚家属,都在用扫荡的目光看她。

  苏雅晴忍住腿间不适,表情晦涩走过来,越过容珅榷站到容齐林身边:"对不起,刚刚有点不舒服,让大家久等了。"

  容老爷发话:"好了,既然人齐了,就切蛋糕吧!"

  期间,因为容珅榷的目光太过于放肆,吓得苏雅晴焦灼不安,连手都在抑制不住地发抖。

  容齐林将她的手包在大掌中,她更是不安,甚至想要逃离。

  身边这个男人,说是变态也不为过,苏雅晴打心里抗拒排斥容齐林的触碰,但却不敢闪躲。

  哪怕她很慌张,很害怕,也不能做出半点抗拒他的举动。

  保姆切了一块蛋糕递给她,容齐林才松开手。

  苏雅晴因为太紧张害怕,手抖而将蛋糕掉在地上,顷刻间所有人都看着她,包括刚刚跟她发过过关系的容珅榷也看着她。

  苏雅晴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面对恶魔的惊悚,连呼吸都要滞停,紧张到手都不知道放哪。

  第四章:变态的恶魔

  "你怎么了?"容齐林阴冷看着她,眼神似乎要将她生吞活剥。

  苏雅晴本就害怕他,更是慌张得脸色惨白,摇摇头:"我不太舒服……"

  容老爷子发话:"既然雅晴不舒服,就先回房休息吧!别强撑着,身体要紧。"

  姑妈凑过来说:"雅晴跟齐林结婚有一段时间了,这么疲惫会不会是怀孕了?"

  苏雅晴的脸色更加惨白,甚至听见‘怀孕’两个字都会瑟瑟发抖,她不敢去看容齐林的脸。

  别人不知道容齐林的情况,她可比谁都清楚,容齐林这辈子都不可能有生育能力。

  感觉到来自于容齐林的目光,她惊得背脊发凉,紧张地低着头说:"对不起爸,我实在不舒服,先回房了。"

  在众人猜疑的目光中,她落荒而逃。

  回到房间,她如同虚脱般靠着房门坐在地上,眼泪控制不住往下掉,天天忍受容齐林变态的折磨,就已经够让她生不如死,如今连她最爱的容珅榷也参合进来,简直要比凌迟她还要痛苦万分。

  她望着空荡荡的房间,心中悲凉,这样的日子,不知道何时是个头?

  门忽然被人推开,苏雅晴赶紧从地上爬起来,见来人是容齐林,下意识地往后退,眼神惊恐。

  "你今天怎么了?"容齐林走近她,而她却不敢再退了。

  眼前的男人,堪比恶魔,要她再敢往后退一步,那么等待她的只能是彻夜的凌辱。

  "刚刚吃了药,可能是药效发挥,感觉整个人很累。"苏雅晴努力扯出自以为自然的笑容。

  男人眼睛宛如鹰鸷,狠狠盯着她的双眼看。

  盯得越久,苏雅晴就越是发慌,但是她不能表现出来,只能强撑着微笑看他。

  "你有事瞒着我?"容齐林忽然开声,惊得她肩膀都抖了抖。

  "我……我……"苏雅晴害怕地望着他,一步步走过来,直到大掌掐在她脖子上。

  "我说过,我最讨厌被隐瞒了,你想死吗?"

  "不是,我想去看看小谨,我已经半个月都没去见过他了,可是我害怕你不答应……"

  苏雅晴紧紧揪着衣角,脑海里闪现是小谨沉默寡言的样子,与瞳孔闪烁着疑问的眸子。

  "你弟弟过得很好,你不用担心。"容齐林坐在床上,朝她看过来。

  苏雅晴一个颤栗,还是认命地走过去,跪在地上帮他解开衬衫的扣子,然后再脱掉自己的衣服,光裸着站在他面前,像一件观赏物任他打量。

  "啪——!"

  苏雅晴生生被打到地上,容齐林大掌袭揪住她的头发,将她扯到床上,扯过床单将她的双手捆绑住。

  居高临下骑在她腰上,容齐林缓缓抽出皮带:"你今天,似乎很不乖。"

  苏雅晴忍住眼泪,咬牙说:"没有,我只是不舒服而已。"

  "是吗?"容齐林眼里闪过一抹狠戾,挥动手中的皮带,狠狠的抽打她身上。

  声声到肉,痛得她恨不得咬舌自尽。

  旧伤未愈,新伤又添。

  像是用无休止般的折磨,已经将她磨得身心皆碎,这男人就是活生生的变态。

  第五章:生不如死

  苏雅晴闭着眼睛咬牙承受,不敢发出声音。

  容齐林抽打了十多分钟才停下手,然后转身进去浴室。

  苏雅晴卷缩在床上,面色生如死灰,身上的伤痕无一不是容齐林赐给她的。

  她在多少个梦中惊醒的夜晚,都恨不得想要一枪崩了睡在身侧的容齐林。

  一年前,她本该和容珅榷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

  是容齐林这个卑鄙小人插足进来,还意图迷贱她,被她的弟弟小谨撞破发现,当场废了他的命根子。

  事后,小谨被他的人抓住关押,容齐林的命根子被废却捡回一条命,对她更是恨之入骨。

  利用小谨的性命作为要挟,让她嫁给他,无非是为了将她折磨到生不如死。

  容齐林失去了命根子之后,不管是心理上还是生理上,都已经变异,成为十足的变态。

  哪怕明知道自己不行,都要用道具活活折磨她,直到她承受不住晕过去,才会罢手。

  周而复始,永无止境。

  现在的苏雅晴是求生不能,求死也不得!

  面对容珅榷,她是愧对于他。

  面对容齐林,她恨不得亲手杀了他!

  可她不能,小谨被折磨得患上自闭症,不但需要庞大的医疗费,就连性命都被容齐林时刻拽在手里。

  次日,苏雅晴得到了容齐林的允许,前去看望弟弟小谨。

  她来到看护院,隔着玻璃能够看见里面,穿着病服坐在窗户旁边的少年,他目光呆滞望着窗外。

  苏雅晴心痛得不行,看见弟弟被折磨成这幅德行,对容齐林的恨意又添上几分。

  推开门,她小心走过去,脚步极轻,生怕吓到窗边的少年。

  来到他身边,看着他还没无动于衷,双眼依然紧紧盯着窗外,丝毫没有发现她在旁边。

  "小谨,姐姐来看你了。"苏雅晴轻轻叫了一声,可少年还是没有反应,甚至连看都没看她一眼。

  眼泪控制不住掉下来,苏雅晴情绪失控,抓住少年的双肩,使劲摇晃:"小谨,你看看我,你看看我好不好?我是姐姐,我是你的姐姐啊!"

  少年总算有反应了,转过头来看她一眼,然后继续扭头看窗外。

  苏雅晴心不是滋味,抬手抚上他瘦弱苍白的脸:"小谨,对不起,是姐不好,害得你变成这副样子。"

  少年似乎被她的话牵动了,微微地动了下手指,看着她艰难地吐出两个字:"姐……姐……"

  "小谨,小谨你终于叫我了。"苏雅晴一把将他抱住,愧对父母,没有照顾好弟弟。

  "小……谨……很……好……"

  耳边传来间断的话,苏雅晴眼泪又止不住往外冒,她的小谨啊!

  "夫人,时间到了。"看护人在门外催。

  苏雅晴擦掉眼泪,将自己准备好的东西拿出来,塞少年手里,吩咐道:"小谨,你要坚持住,姐姐一定会想办法把你救出去。这些是姐姐亲手做的牛轧糖,你以前最爱吃的,对不起,姐姐要走了,你要乖乖听话,吃饭睡觉,知道吗?"

  虽然知道他给不了回应,苏雅晴还是把这些话都说完,才恋恋不舍走出病房。

  "嘭——!"房门被合起上锁。

  苏雅晴站在门外不愿意走,透过玻璃窗看着少年抱着牛轧糖沉思的样子,心又是痛上几分。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此生碧落终不悔》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503.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