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爱过了不再回来》祁晨枫郁微微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爱过了不再回来》祁晨枫郁微微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一章 你把卵子给她

  室内昏暗,桌面上的女人发出微弱喘息,男人似不知疲惫疾驰奋勇,律动身躯,温度高攀更是意乱情迷。

  在情动一刻,祁晨枫忽然止住不动,忍住欲望,大汗淋漓看着身下的女人。

  郁微微脸颊泛红,眸光荡漾,错愕不解望着他:"怎么了?"

  "她又流产了。"祁晨枫淡然道,紧紧盯着女人的表情。

  郁微微愣住片刻,脱口而出:"这是第三次了。"

  祁晨枫皱眉,蓦然离开她的身体,随意整理好衣服,坐到椅子上点了一支烟。

  郁微微心渐渐下沉,捡起地上的衣服,在他面前悠然自得穿好,又在包包翻出化妆品补妆。

  像这种时候,她知道自己不应该说话,哪怕心里很难受也不能说话。

  祁晨枫神情淡漠看着她,忽然开口:"她需要一个孩子。"

  郁微微心头一震,错愕看过来,昏暗的光线打在他的脸上,更显轮廓深邃,俊逸非凡。

  呵呵……这个就是她爱上的男人,一个有妇之夫。

  祁晨枫朝她吐了一口烟雾。

  郁微微蹙眉,穿好衣服走过来,干练的职业装显得她很有女人味:"你跟我说这个,我也帮不了你什么。"

  "她的身体太虚弱了,不适合促排,你把卵子给她吧!"

  郁微微愣住不会动,手垂在身侧兀自收紧。

  "难道你不愿意?"祁晨枫声音淡然且冷漠,似乎在说一件在寻常不过的事。

  郁微微温怒:"你把我当什么?"

  祁晨枫将香烟掐灭在烟灰缸里,冷笑:"想想你的母亲。"

  她愤怒,却那么无力。

  她当他的情人以及私人秘书,已经三年了。

  人前她是干练冷清的职场女性,人后她是人人唾弃的下贱小三。

  道德与底线,从她家庭破裂的那一刻开始,就不存在了。

  郁微微的心不可抑止颤动一下:"我答应你,但是我妈的药费……"

  "五百万。"祁晨枫毫无犹豫说了个对她是天价的数字。

  郁微微深呼吸,尽量控制自己冷静:"好,但是能不能提前给我打款?"

  祁晨枫也豪爽,很快答应了。

  "晚上八点到账。"

  她顿时松一口气,妈妈总算是有救了。

  这三年来,要是没有祁晨枫的打款,她的母亲早就撑不下去了。

  这份复杂的感情,郁微微不知道要如何去面对,甚至连当时的初衷已经不似那时般坚定。

  郁微微收拾好,拿了支票去提款,将医院的余额付齐,就接到祁晨枫的电话。

  "过来医院促排,限你三十分钟到达。"一如既往的冷淡与不容置喙。

  "我知道了。"郁微微刚说话,对方就挂了电话。

  祁晨枫的妻子刘婉莉,她高中大学同学兼闺蜜。

  他们结婚三年,怀孕三次都流产,这次打算做人工试管婴儿,却被查出双方的染色体不适合,容易血溶停育流产。

  因此,刘婉莉需要借卵生子。

  对祁晨枫而言,郁微微是最合适的人选。

  毕竟没有谁会轻易将自己的卵子奉献出来。

  她觉得讽刺,自己跟他的基因结合,却要在别人的体内孕育。

  心里一阵不是滋味,但她却别无选择。

  第二章 穿刺的痛

  来到医院,已经有专人等待,帮她做完一系列的检查后,开始促排打针。

  促排针足足要打半个月,她还是照常去上班,揣着资料在公司行走自如,不让别人发现半点端倪。

  而祁晨枫似乎完全没有将她当回事,只是在促排这段期间,他都没有碰过她,估计是担心她怀孕吧!

  也是,他曾经说过,她没有资格为他生孩子。

  半个月过去,郁微微去医院取卵。

  签字的时候看了下合约,是匿名捐赠,可见是为了不让刘婉莉察觉。

  她被推进了手术室,为了保证卵子的健康,祁晨枫要求不能麻醉,局部也不行。

  因此,医生将她的双腿用绳子固定在手术床上,以免她承受不住会乱动。

  她就像毫无生命的布偶,任人摆布。

  冰冷的工具将她下体撑开,猛然间一阵剧烈刺痛狠狠穿刺她的肉体。

  郁微微咬牙,瞬间冷汗浃背,痛得脸色发青。

  手紧紧抓住两边的把手,何其用力,指骨发白。

  郁微微清楚感受到冰冷的针管狠狠穿刺她肉体,一阵阵的刺痛排山倒海袭来,双腿被固定住,就连动一下都不能。

  她咬牙死死承受,只求这个手术能够快点结束。

  终于,在穿刺了二十多次之后,手术结束了。

  而她也彻底晕了过去,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她从头到尾都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哪怕痛得要命。

  这也是她最后的尊严。

  直到她醒来,祁晨枫也没来看过一眼,只是往她的卡里打了一笔钱。

  郁微微看着十万块的数额,心中悲凉,母亲一个月就得花掉数十万,加上之前的五百万,也就是让她在世上多留一些日子罢了。

  将余额默默地转到扣医药费的卡上,郁微微连短信通知都删了,不想看见这些讽刺的钱财。

  只是她没想到,刘婉莉会忽然找上公司。

  昔日的好姐妹,今日的针锋相对,郁微微心中不是滋味。

  那时候刘婉莉明明知道祁晨枫是她的男朋友,到了最后,还是跟他结婚了。

  距离取卵结束已经过去三个月,此时的刘婉莉应该是个孕妇才对,只是为何……

  "啪——!"刘婉莉扬手给她一个巴掌,"贱人!好好的人不做,竟然做小三!"

  此话一出,整个办公室的人都惊诧吸气。

  个个都跟看怪兽一样看过来。

  郁微微心理素质还算好,摆正了脸,礼貌道:"总裁夫人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

  "误会?呵呵……想不到人前一副冰清自洁的样子,背后竟然是下作的狐狸精,今天我就是来撕破你的脸,让大家好好看看你到底有多恶心!"

  刘婉莉上来就凶神恶煞,抬手扯住她的头发,使劲儿拽。

  头皮火辣辣的疼,郁微微痛得龇牙咧嘴,为了维持形象跟气度,以及身份的关系,她不敢还手。

  公司里的人都只是看着,谁都不敢上来帮忙,更不敢将总裁夫人拉开。

  "贱人!我让你勾引别人老公,今天我不打死你个狐媚子!"

  刘婉莉拽着她的头皮,硬是将她扯到门口处。

  第三章 失去了孩子

  头皮痛到发麻,就像开水烫了一般难受。

  "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动脚……"

  "我跟狐狸精没什么好说的,今天我就要撕破你的脸,看看你骨子里到底有多骚!"

  刘婉莉不依不饶,使劲儿折腾,指甲狠狠抓她的脸,郁微微被抓了几道红痕,频频闪躲,没有还手。

  公司里的人都是瞪大眼睛看着,谁都不敢上前帮忙。

  终于,郁微微忍无可忍,便伸手推了她一下。

  结果好死不死,刘婉莉摔倒了。

  刘婉莉跌在地上捂着肚子,痛苦地哀嚎着。

  "我的肚子好痛,啊!我的孩子!"刘婉莉脸色惨白,额头上溢出细密冷汗。

  郁微微揉着还在发疼的头皮,防备地退后几步,看着刘婉莉表情痛苦越叫越大声,更是慌张不已。

  很快,她屁股上沾染上大片血红,震惊了所有人。

  "救护车,快叫救护车!"郁微微大喊,她想起了刘婉莉用她的卵子做了试管婴儿的事。

  她赶紧过去将刘婉莉扶起,结果却被反推了一把,撞在桌子角上,腰部钝痛无比。

  公司员工总算是悟到事情严重性,帮忙叫了救护车。

  郁微微捂着腰部痛得脸色煞白,不可置信地看着刘婉莉屁股上的血液越来越大片。

  心里的恐惧愈发加大,蔓延道全身,细胞毛孔都叫嚣着惊恐!

  "啪——!"

  猝不及防的一个巴掌将她打醒。

  郁微微抬头,对上是祁晨枫暴怒的双眼。

  她心惊不已,摇着头说:"不是,我……"

  祁晨枫没有听她解释,抱起刘婉莉快速上了急救车。

  整个公司一片沉静,安静得让人可怕,每个人都带着复杂的目光看她。

  郁微微浑身颤抖,看着地上一摊血迹更是害怕得头皮发麻,如坠深渊。

  她在众人眼中落荒而逃,快速进了电梯离开公司,赶往医院。

  急救室,祁晨枫站在门口守着,上面的灯发亮的红。

  郁微微走过去,刚张嘴,祁晨枫就扬手一巴掌:"你知道你犯了多严重的过错吗?"

  郁微微眼眶顿时发红,如鲠在喉。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如果你是故意,你会死的很难看!"

  祁晨枫看着她,可见他也知道是刘婉莉先对她动的手,但却不代表他就会站在她这边。

  因为她什么都不是,里面那位才是祁晨枫的妻子。

  心钝痛无比,同样的爱,只因为一本证件,她就得背负人人唾弃的骂名,就得永无见天之日。

  "如果孩子有什么事,我不会放过你!"祁晨枫冷言,淡漠的气息,足以将她凌迟。

  郁微微委屈,但她却什么都不能做,只能祈求刘婉莉跟孩子都平安无事。

  到底还是她太天真,孩子没了,刘婉莉因为大出血连子宫也没保住。

  郁微微知道,自己完了。

  听完医生的话,祁晨枫的脸阴沉得瘆人,拽着她就往走,将她塞进车里,飚速而去。

  郁微微紧紧攥着俯首,侧眼看过去,一百三时速。

  整颗心都提了起来,车窗的景物都形成一道道线条,从耳边掠过。

  第四章 磕头求我

  郁微微闭着眼,大气不敢喘。

  不知道多了多久,祁晨枫将她攥下车,才看清这里是墓园。

  郁微微吓得面色发白,想要逃离,却被祁晨枫拽着来到一座墓碑前面。

  小腿一阵疼痛,郁微微跪在地上,抬头对上照片熟悉的面容。

  心猛地下沉,他果然还是在恨她。

  哪怕是过了这么多年,都不曾放下那件事。

  "看来,你还没忘记她,怎么样?你的妈妈破坏了她的家庭,而你却害死她的第一个孙子,郁微微你跟你妈一样贱!甚至更贱!"

  郁微微咬着唇,小腿刚刚被他踹了一脚,膝盖硌上地面石子,更是刺痛。

  没错,她的妈妈当年是个小三。

  轮回命转,这可能就是报应吧!

  她也被迫从正牌沦落到小三的位置。

  三年前,当郁微微母亲的公司宣告破产当天,祁晨枫就娶了别的女人。

  她简直无法相信,直到祁晨枫亲口告诉她。

  之所以跟她在一起,就是为了要报复她妈妈。

  搞垮她妈妈的公司,还要她成为人人唾弃的小三,让她妈妈睁开眼睛好好看看当小三的下场。

  那时候郁微微失魂落魄,走在马路上,是妈妈冲过来推开她,从此妈妈成为了植物人。

  三年来一直在病床,依靠着吸氧机维持生命。

  而她为了给母亲凑钱,不得不与祁晨枫签下地下情人的协议。

  她从小就讨厌,别人说她是野种,因为她没有爸爸。

  每次只要有别的小朋友说她的妈妈是小三,郁微微都会气得打回去,童年时期的她根本一点不快乐。

  直到妈妈告诉她,她不是小三,不用在意别人怎么说。

  她还是无法释怀,直到当她签下那份合约,才明白妈妈说的话。

  之所以愿意签,无非是因为爱他,就算是自己最讨厌的小三又如何?

  她爱的卑微,爱得真切,却被铜臭味所掩盖。

  在祁晨枫的眼里,她妈妈是小三,她也是可以因为钱而成为小三,都是下贱的女人。

  郁微微不能激动,更不能反抗,她还需要祁晨枫的钱财救生命垂危的母亲。

  "你妈妈真该死!"祁晨枫忽然抛出这句话,吓得郁微微猛然一颤,昂起头错愕地看他。

  幽深的眼眸里酝酿着怒气,郁微微心惊,赶紧说:"求求你,不要停我妈的药,更不要终止合约,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求求你……"

  她没有爸爸,甚至不知道自己的爸爸是谁,这个世界上唯一最亲的人就是被人唾弃的母亲。

  别人可以唾弃她妈妈,但郁微微不能,更不能看着含辛茹苦养育自己的母亲就这么死掉。

  "什么都可以是吗?好,你磕头,你妈说不了话,但她欠我妈一个道歉,你只要磕够三千个响头,我就暂且不停她的药。"祁晨枫冷冷看着,仿若事不关己。

  郁微微看着照片中的人,心里难过得跟针扎一样。

  "叩、叩、叩……"

  一下又一下,郁微微狠狠地叩下去,额头撞在地面上发出沉闷的敲击声。

  第五章 病房里的侮辱

  祁晨枫倏地眯起眼睛,看着她在母亲墓碑前叩头,更是恼怒不已。

  郁微微跟机器人一样,不知疲惫,狠狠磕头。

  不一会,额头就磕破了血,鲜血的血液沾染上地上的泥土,结成颗粒紧紧贴在伤口上,触目惊心。

  "叩、叩、叩……"

  她在心里默默数着磕头的次数,只要能够救妈妈,她做什么都可以,磕头而已,哪怕是用她的命去换也在所不惜。

  "够了!"祁晨枫猛然出声,揪着她的衣领从地上拽起,"郁微微你真特么下贱!既然你这么贱,那我成全你!"

  郁微微恍惚了几下,额头火辣辣的疼,甚至还有些晕眩,站着都感到一阵飘乎。

  祁晨枫再次将她拽上车子,停在医院,将将她拽进妈妈的病房中。

  "脱!"声音冷得如若寒霜刺骨。

  郁微微错愕抬头,他在说什么?

  祁晨枫仿佛将她看穿,嘴角缓缓勾起弧度:"脱,我要你妈妈好好看看她的心肝宝贝似的女儿,是如何下贱,如何在男人身下求欢!"

  郁微微摇头,往后退:"不要,求求你不要这样。"

  母亲就躺在病床上,闭着眼睛,依靠呼吸机苟延馋喘。

  虽然不会动,并不代表妈妈就没有意识。

  "好,既然你不愿意,那就停药好了!"祁晨枫淡然说道。

  郁微微愣住,心骤痛,痛得无法呼吸。

  他是要将她逼疯才肯罢休。

  眼眶发红,氤氲着雾气却死死咬牙强撑,这是她最后的倔强。

  坚决不掉泪,不能哭!

  郁微微心渐凉,缓缓走到他面前,看着他。

  祁晨枫垂眸,微微眯起,好整以暇。

  抬起微微发抖的手,她解开衬衫上第一颗扣子。

  "继续,平日里不是迫不及待想要在男人的身下浪荡吗?今天装贞洁给谁看?给她看吗?"祁晨枫冷笑,指着病床上的人,"常言道,上梁不正下梁歪,做人母亲的下作,自然女儿也好不到哪去!"

  "你闭嘴!"郁微微攥拳,她的底线就是母亲。

  眼眶的一滴泪水,重得随时都要掉下来,还要死死隐忍着。

  "呵呵……怎么?对我发脾气了?你有资格吗?"祁晨枫轻描淡写抛出来一句,足以将她的气势五马分尸。

  确实,她没有资格跟他叫嚣。

  祁晨枫坐到旁边的椅子上,冷眼扫过来。

  郁微微心跟被刀刮了般剧痛,屈辱地走了过去,闭上眼在他面前解开衬衫所有扣子。

  雪白的肌肤裸露出来,姣好的身材全然落入男人眼眸。

  祁晨枫一如惯常对她勾勾手指,她便要化身妖精般,使出浑身浪荡的指数将他勾引,使他愉悦。

  郁微微愣住不会动,手兀自收紧。

  妈妈就躺在旁边的床上,她怎敢在妈妈面前做出这种事情。

  祁晨枫手指轻轻在桌子边缘敲打着,这是他生气前的表现。

  郁微微再三衡量,咬牙跪了下去。

  妈妈的命比较重要,反正她早就没了道德底线,现在不过是破罐子破摔罢了。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爱过了不再回来》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502.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