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一吻成殇》梁安月乔司南景朝阳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一吻成殇》梁安月乔司南景朝阳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1章 诱惑陷阱

  王者至尊会所……

  这座全市最具闻名的夜总会,是上流社会娱乐的不二选择,听说幕后老板也是一方权贵,能进来的人,都是腰缠万贯的,当然,也包括一些后崛起的暴发户。

  梁安月一身白色连衣裙,散落着头发,安静的坐在包房角落的沙发上喝着红茶,白皙精致的脸庞在灯光的照耀下,更加的楚楚动人。这样一幅场景,任何一个男人看了都会心动不已。

  梁安月从小到大就是这么出色的一个女孩儿,她看起来干净纯洁的摸样,与这里的喧嚣和奢靡显得格格不入。

  "我真的不会喝,好意我领了。"面对老男人的敬酒,梁安月再一次礼貌的拒绝。

  见梁安月若又一次拒绝了,王哥似乎有些不悦,回过身喊道:"丽丽啊,过来一下。"

  "诶,来了,王哥,怎么了?"周丽似乎特别善于奉承这些人,被这么一喊,立刻起身过来。

  "你这朋友也太不给面子了,我亲自倒了杯酒敬她,她居然不喝,我这人啊最受不了别人不给我面子,你看这事怎么办吧。"王哥气哼哼的不乐意。

  "哎呦,王哥,你可千万别生气,我这个同学是真的不会喝酒。"

  "难道不会学么?有谁天生就会喝酒。"王哥似乎很理直气壮。

  周丽想了下,然后侧头看了眼梁安月笑道:"安月,王哥旗下也有投资一些娱乐公司,这几年捧红了不少新生代的歌手呢,你不是想做歌星吗?那以后可离不开王哥的指点啊?你看,这酒……"

  梁安月皱皱眉,她听的出来周丽是什么意思……

  这时,王哥也别有深意的诱惑着:"不是我夸海口,只要我一点头,你想拿到第几名,那都是我一句话的事情,梁小姐,做人可不能不识抬举啊,机会也不是人人都有的,你说对吗?"

  说完这句话那个王哥顺势要搂梁安月的肩膀,岂料,被她不留痕迹的一闪,随后梁安月起身说道:"不好意思,各位,我先去下洗手间。"

  不等他们反应,梁安月优雅的起身,推门走了出去……

  她没有想到刚出包房,就不小心撞上了人。

  "对不起。"

  她道歉过后,抬起头的一刹那,瞬间惊住,她撞上的人……

  居然是他?

  被撞的男人,一身剪裁得体的宝石蓝休闲西装,一看就是极其的昂贵。

  如黑曜石般澄亮耀眼的黑瞳,闪着凛然的英锐之气,在看似平静的眼波下暗藏着锐利如膺般的眼神,棱角分明、冷俊的面庞;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

  也许是因为他的花名远扬,所以梁安月每一次看见他,都会不由自主的紧张。包括今天这一次,她没想到能这么巧的就撞到了。

  "想不到你也会来这种地方。"男人看着她,嘴角似笑非笑,摸不透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很意外吗?"梁安月盯着他,一字一句的问道。

  男人微微扬起嘴角,然后带着一点戏虐的声音回道:"是啊,我—好—意——外。"

  这样嘲讽的话,让梁安月听了很不自在,但是她又没办法骂他个狗血淋头,因为他是她惹不起的人,梁安月心里憋气又窝火,轻咬着嘴唇,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确实,在人前,她一直都是乖乖女,优秀学生的表率,如今出现在这种风月场所,确实让人意外。

  "那个……我先去洗手间,不打扰了。"最后想了想,梁安月还是选择了落荒而逃。

  望着那抹娇小的倩影,乔司南的眼底泛起一丝涟漪……

  如果没记错的话,这是他们第三次见面了,第一次在棋、牌室打麻将,当时是景朝阳带着她去玩了几把牌,那时候,他以为,这也只是景少睡过的无数女子之一,甚至有些瞧不起她,不过接触了之下才发现,这女孩子跟以前那些的都不一样,她很安静,坐在角落里一声不吭,就像一副美人图一样。

  第二次见面是上周在高尔夫球场,景朝阳带着她,亲你的搂着她的腰,对她宠爱至极,而她小鸟依人般的依在景朝阳怀中,一颦一笑,都惊艳着旁人……

  看到她那精致的小脸让人忍不住的想要捏上一把,乔司南放的荡惯了,而且在风月场混迹多年,对于调戏女人来说是手到擒来,所以私下里也试探的逗过她,不过她牙尖嘴利,都聪明的避开了,这让乔司南对她有了更深的印象。

  他觉得只有他看的到,她每次被受委屈时候满脸的不甘心和眼底熊熊燃起的斗志。

  可是她却总是能在别人以为不能忍的时候,继续隐忍,有着这样强大内心的一个女孩子怎么可能是任人宰割的软柿子呢?

  乔司南微微扬起嘴角,自言自语道:"装,继续装,有趣的小东西,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第2章 闯祸了

  梁安月在洗手间,看着哗哗的水撒在手上,竟然一瞬间有些失神。

  刚才她居然撞见他了,那个本市响当当的太子爷,高贵的不可一世的男人。

  他们有过几面之缘,都是景朝阳带着她,跟他没有过多的交集,梁安月甚至觉得,乔司南看自己时候那眼神总有些捉摸不透的东西,具体是什么,她也说不好。

  今天这种场合遇见纯属意外,而且这是有史以来他俩说过最多的一次话。

  想到这里,梁安月甩了甩头,还是不要想太多了,那样一个男人绝对不是自己能招惹的。

  她还是为了自己那小小的梦想而奋斗着吧,随后,梁安月整理了一下妆容,回到包房内。

  推开包房,梁安月歉意的笑了笑,然后晃了晃手机:"周丽,不好意思,我先走了,家里来电话了。"

  "啊?这么快啊,在玩会吧。"周丽显得不太满意唐心若的离去。

  "不了,你们玩吧,我们改天再聚。"

  "这……?"周丽似乎很为难,随即看了看身边肥头大耳的男人。

  那眼神似乎在询问,而聪慧的梁安月并没有放过这一切,而是全数都看在眼里,然后她勾了勾嘴角。

  叫王哥的男人抬起头打量了一下梁安月,随后点了点头:"既然人家要走,让她走就是了。"

  这样的回答,梁安月倒是有些意外,这个猪头男居然答应让自己走,真的是有些不敢相信。

  正当她要说话,却又听见那王哥说道:"但是礼数不能废啊,这么走了,也不是那么回事,把这杯酒干了请罪吧,喝了这杯酒,你就可以走了。"

  随即,王哥将之前给梁安月倒满的那个杯子推了推,示意她喝完。

  "是啊,安月,别扫兴,既然要走了,喝杯酒跟大家告别一下吧。"周阳适当的插嘴进来,但是神色显然有些不自然,似乎……是有些心虚。

  梁安月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的看着那杯酒,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这杯酒是不可以喝的。

  记得很久之前她就在一本女性杂志上见一个编辑警告过现在爱出入夜店的单身女孩,对陌生人一定要保持警惕,如果一杯酒放在那里,你去了洗手间,那么回来后,就不要再喝了,因为你不知道这杯酒是否已经被人动过手脚。虽然说害人之心不可有,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也是没错的。

  梁安月也是二十多岁的人了,也不傻,早就看透了这种小把戏,自然是不会被轻易糊弄的。

  "不就是一杯酒么,我喝,不过我觉得喝一杯有点少,诚意不够,为了谢罪,我喝这瓶。"说完不等众人开口,梁安月拿起杆前一个小瓶的百威啤酒,拿起桌上的打火机,砰的一声在众人的惊诧下启开,然后咕嘟咕嘟开始喝起来。

  倒不是梁安月贪杯,而是她明白,如果真的不给这个王哥的面子,那么……也许她今晚会有麻烦,这些……都是直觉。

  "好了,喝完了,现在我可以走了吧。"半晌,梁安月潇洒的举了下空瓶子,似乎给那个叫王哥的人看。

  那人完全没有料到小丫头会有此举,所以噎的他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就这么着急走?是不想看见我们对吧?瞧不起我们?"那王哥突然脸色不太好的开了口。

  "我没有,你想多了。"梁安月依旧平静的回答。

  "既然你想走出去,好,脱了你的……,你失礼这件事我可以不计较,只要你把内留下,我就让你走,我说到做到。"王哥见煮熟的鸭子要飞,心里也很不是滋味。索性一着急,土流氓的本色更是被展示的淋漓尽致……

  他一句话让整个包房的人都唏嘘声一片,再看梁安月,她似乎还是很镇定,并没有半分的恐惧和畏惧之色。

  "呵,你在开玩笑吗?"梁安月冷冷一笑,她就知道这个暴发户根本就不是什么好鸟,自从进了包房就一直色迷迷的看着自己,恨不得将自己活剥了。

  "他妈的,谁在跟你开玩笑,别给脸不要脸,你这样外表装纯的女人老子见多了,不就一个绿茶婊吗?平时装清高,给钱给的足,还不是照样乖乖……?"暴发户突然大怒骂道。

  梁安月听完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感觉都不好了,这可是对她人格的侮辱……第3章见血了

  "王哥,您别生气,安月还是一个学生,你就看在我……?"周丽似乎都觉得这个要求有些过分了,想试着开口求情。

  却不想,王哥突然一巴掌扇过去,重重的打在了周丽的脸上:"闭嘴,贱货,告诉你,只要我看上的女人,我就上定了,谁他么都是一样,这没你的事,给我滚一边去。"

  看着他这幅丑恶的嘴脸,梁安月真的有种再次呕吐的冲动,这个男人是她目前为止见过最粗鲁最低俗的男人。

  "怎么样,小妞,脱不脱?你若识相,就快点脱了,不然……我保证你走不出这里。"那个叫王哥的男人似乎很有信心,也许是他和这里比较熟悉,所以料定梁安月走不出去。

  "王哥,我脱,不过……我想让你来帮我脱,可以么?"梁安月突然弱弱的说道。

  "哈哈,好啊,没想到你这么会玩。"见梁安月答应了,以为她屈服了,被自己的威严吓到了,于是立刻起身毫无戒心朝着梁安月走了过来,脸上带着淫的荡的笑容。

  也许是太过得意,也许是粗心大意,当他走向梁安月的时候丝毫没有一点点防备,以至于当梁安月迅速手中拿起那个酒瓶的时候,他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去躲。

  啪的一声,梁安月手握啤酒瓶在男人头上重重的砸了下去,碎片顿时满天飞,包房内尖叫声四起……

  再看那男人,此时脑袋开花,血流成河,他倒在地上张着嘴,发出杀猪般的哀嚎声……

  而梁安月下一秒在众人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迅速的转身开门跑了出去。

  "妈的,这贱货敢阴老子,快追。"那男人自己喊完后,顾不得头上的伤势,也跌跌撞撞的开了门追了出去。

  这时,房间内的人全部反应过来,除了那几个女人外,其他的几个男人都追了出来。

  "周丽,我以前还真看不出,梁安月这女人有点小辣椒的手段的,居然还敢拿酒瓶砸王总的头。"周丽身边另一个女孩幸灾乐祸的笑道。

  周阳微微一笑:"她若是好好的服侍一下王哥也就算了,但是如今,怕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她,王哥这下火了,只怕她就死定了。"

  "呵呵,这样不是更好,本来我们也是打算设计踢她出局的,就她那样的货色,还想参赛拿名次,真是笑话。"包房两个女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没有人在去关梁安月的下场。

  开了门一直拼命的跑,心跳不止,唐心若知道要是这个时候被那个男人抓到会是什么样的下场。身后传来那色狼的嘶吼声:"贱货,你给老子站住,看老子不弄死你,妈的,居然敢开老子的头。"

  眼看到二楼拐角,梁安月却忽然听见后面的那个那人喊道:"保安,快给老子拦住这个贱人,她偷了老子的金表。"

  听他这么一喊,梁安月心想坏了,若是这样,保安毕竟将自己拦住,那样就肯定要被后面的那些猪头抓住。

  眼看保安奔着自己走来,梁安月左右瞄了下,然后豁出去了,一头撞进了右手边的包房内,她真心的希望这个包房内有客人,然后可以顺利的救自己,虽然……她只是抱着侥幸的心里试一下而已。偌大的包房内,坐满了人,大约七八个男人,每个男人身边还都坐着一个妖艳的女郎。

  梁安月的无心闯入倒是惊到了这些人……

  也许是撞门的时候用力过猛,她一下子整个人扑到在了深蓝色的茶几上,手臂传来阵阵的酥麻,啤酒的味道在空中弥漫开来。

  "哎呦,天上掉下个林妹妹,这到底什么情况?"包房内有人戏虐的开口。

  "太子爷,这不会又是被你抛弃的哪个幽怨的红颜知己吧?"身边的女郎们也开始调侃。

  梁安月抬起头的瞬间看清楚对面的男人后,心再次顿住……

  居然这么巧?又是他?

  这个时候,这种处境,遇到他,到底是该庆幸还是该自叹倒霉呢?

  之前乔司南一直是在半闭着眼睛休息的,所以当梁安月闯进来的时候,他确实被惊扰到了,然后慵懒的缓缓睁开眼睛,打量着趴在茶几上如此狼狈的女人。

  怎么又是这个女人?一个晚上就遇到两次了?这一次干脆直接闯进他所在的包房?

  这玩的是那一招?欲擒故纵?

  还没等乔司南开口,门再次被推开,那个叫王哥的男人带着几个人一头栽进来,不分三七二十一就开骂道:"贱货,你以为你逃到这里老子就找不到你了么?"

  眼看猪头男就要来抓自己,情急之下,梁安月来不及多想,一个念头一闪而过。

  只见她快速的起身,一把将乔司南身边的艳女郎拉走,然后自己坐了过去,轻轻的俯在男人的耳边,然后低声的开口道:"拜托,救救我。"第4章救你有什么好处

  梁安月这个时候,也来不及多想,乔司南虽然是自己招惹不起的人,她只是觉得,乔司南既然认识自己,就算没有什么交集,那么也不会见死不救不是吗?

  "救你?我有什么好处?"乔司南似乎较有兴趣的盯着梁安月看着,嘴角扬起淡淡的弧度。

  这样近距离的观察梁安月,还真的让他有一点感到兴趣了,因为他发现……这个女人除了有张精致的脸外和善于伪装的外表外,居然还有一股怡人的体香,不是属于化学物质的香水味,也不是化妆品,是完完全全的自然体香。

  梁安月刚想回答,就听见那个猪头男开始叫嚣。

  "妈的,小贱人,刚才老子要你你不干,现在居然跟这个小白脸亲亲我我,看我不……?"那个男人也许是气疯了,看梁安月闯进来后,自己也跟着闯了进来,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的保安在大喊,这里不能进去,而看见梁安月坐在别的男人怀里,他更是觉得自己的食物被人给抢走了,立刻开始暴起粗口来,根本就没看清楚场合,如果他知道眼前的人是谁,那么我想,即便是借给他十八个胆子,他也不敢说出这番话。

  那男人的话还没说完,已经不知道哪里来的四个黑衣保镖,抓过他的衣领就是一顿暴打。

  "啊,救命啊,你们……你们别打了,你们知道我是谁么?我可是……盛丰地产乐的老总,我叫……?"

  包房里另一边坐着的男人端着红酒悠悠的笑道:"无论你是谁,今天惹了我们太子爷总,都是不明智的选择。"

  "太子爷,哪个太子爷?"这下,男人似乎有点听出眉目了。

  "哈哈,真是好笑,在我们大C市,除了我们乔家的公子,还有第二个敢自称太子爷的吗,土包子,真是蠢到家了。"包房内的男男女女开始嗤笑。

  "啊?你是乔家的人,对不起,对不起,在下有眼无珠,冒犯了乔公子,还请恕罪。"暴发户一改刚才的嘴脸,跪下来开始频频求饶,乔家在本市那可是最显赫的世家,要钱有钱,要有人有钱,手眼通天,无所不能,收购他们这种三流的小地产公司,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公子,现在怎么办?"四个保镖似乎请示主子的意思。

  "拖出去吧,太影响心情。"乔司南晃着手中的红酒杯,慵懒的说道。

  "是。"

  "呃,那个,刚才谢谢你,乔少,真是不好意思,打扰了,我先走了,你们忙。"见麻烦已经被处理掉了,梁安月不敢在继续停留,起身尴尬的笑了笑准备告辞。

  "等等……"乔司南抬眼看着梁安月。

  只听他接着说道:"人我救了,现在是不是该谈谈回报了?"

  梁安月刚站起身准备走,就听见身后就响起男人带点戏谑的声音。

  "我不是忘恩负义的人,乔少今天帮了我,我感激不尽。"

  "哦?是吗?感激不尽可不是用嘴说说的。"乔司南若有似无的笑着。

  梁安月涨红了脸,顿了几秒,然后轻声开口:"我可以请乔少吃饭。"

  "吃饭?你觉得我是没吃过饭的人?"乔司南嘲讽一笑。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你误会我了,只是我想请乔少吃饭,只是单纯的表达谢意而已。"梁安月解释着。

  "那你是觉得,我有什么是没吃过的?你能请我吃什么?"

  确实,这难住了梁安月……

  乔司南是什么人?太子爷啊,乔家富甲一方,娱乐版面曾经报道说,乔家二公子一天的花销,就是六位数,那是普通人家也许一辈子都赚不来的数字。

  她一个还没毕业的学生,能请人家吃什么饭呢?吃满汉全席也不现实啊?

  想到这里,梁安月鼓起勇气再次开口:"那等我回去跟朝阳商量一下后,看看请乔少吃什么吧?朝阳应该比我更了解你的口味。"

  乔司南听到景朝阳的名字时候,眼眸闪烁了一下,这是他不悦的前兆,是一种习惯性的微表情。

  这个小丫头,没想到这么快就把景朝阳搬出来了?可是她以为?景朝阳就好使吗?在C市区,还没有人能让他顾忌的,他乔二爷说一,没有人敢说二。

  "一口一个朝阳,你倒是叫的亲昵,怎么?天天做梦都想嫁入豪门吧?所以才哄得景朝阳晕头转向?不过说实话你确实比景朝阳之前那些女人长得更出色点,难怪他睡了你这么久都没腻歪,估计你还是有过人之处的。"

  这番话说完,包房里其他人都低声笑了起来……

  梁安月气的小脸通红,刚才的感激顿时荡然无存……

  "乔少,你帮我,我谢你,但是人身攻击的话,就没意思了吧?"

  "人身攻击?NO."乔司南微微皱眉,然后起身,一步步的靠近梁安月,在她跟前停下,两人的距离如此之近,甚至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这时,梁安月刚想后退几步,只见乔司南伸出右手在梁安月的胸前轻轻的划过,然后戏虐的开口道:"看见没?这才算人身攻击?"

  梁安月只觉得头皮都要炸开了,这个男人就这样公然的吃了她的豆腐……第5章过来跟着我,怎么样?

  "你……?"一时间,梁安月气的说不出话来,她没有想到乔司南是如此的大胆且下流,居然当着一包房人的面做出这种无耻之事来。不过这样的事貌似在咱乔二少眼里已经是家常便饭了,倒是梁安月这样的小家碧玉第一次见,害怕加震惊也纯熟正常。

  梁安月的慌乱和愤怒乔司南全部都看在眼里,他甚至有些好奇,这个小丫头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跟以往那些花瓶一样?继续装绿茶婊,欲拒还迎?还是当场翻脸,欲擒故纵博得他的注意?

  就在乔司南心里揣摩的时候,梁安月暗自紧握的拳头松了下来。

  只听她冷静的开口:"今晚多谢乔二少的帮忙了,我回去一定跟我家朝阳一五一十的说一下,让他找机会好感谢二少的——大恩大德。"

  最后四个字,梁安月故意放慢语速然后咬重了口音,相信聪明一点的都能听出来梁安月是什么意思?

  不过有意思的是,她居然忍下了,没有装绿茶婊哭天喊地,也没有贴上来阿谀奉承。

  要知道,景朝阳虽然也是富家子弟,但是跟乔司南这样的人比那也是天差地别。

  这么说吧,就算景朝阳的父辈叔叔辈,见到乔司南都的客客气气的打招呼,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

  所以这种情况,凡是能贴上乔公子,谁还记得景朝阳啊?

  倒是这个小丫头,一口一个我家朝阳,说的他乔二爷乔二爷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啊?

  这是几个意思啊?忽视他这个万人迷男神的节奏吗?

  梁安月说完之后,转身就走……

  "等等。"

  "乔二少还有事吗?"梁安月回头,一脸的冷漠,对这个姓乔的男人,就在刚刚几秒前,已经完全由路人转黑了,而且估计这辈子都不会再黑转粉的可能,所以梁安月的态度极其的冷。

  "小姑娘,过来跟着我吧,景朝阳给你什么,我都比他多出十倍,怎么样?"乔司南说这句话的时候纯属脑子一抽,玩心大起,因为他身边最不缺的两样东西就是钱和女人。

  周围的那些人倒是被震到了,这可是乔二爷第一次主动开口要求一个女人跟着她。

  身边那些人看梁安月的眼神,那意思都好像这姑娘家上辈子是祖坟冒过青烟吗?怎么运气如此的好呢?

  看梁安月不说话,乔司南以为她对开出的条件不满意,又戏孽的扬起嘴角补充道:"当然,如果你能哄得我开心,多出百倍也是没有问题的。"

  此言一出,全场再次哗然……

  那意思不就是景朝阳若是给这姑娘买一个一克拉的钻戒,那么咱们乔二爷就的买一百克拉的钻戒了?这真是光听着都觉得过瘾,因为他们都明白,乔司南这样一个身份的人,是绝对不会说大话的,只要敢许诺,就一定敢做到。

  私下里,不少姑娘都恨得牙痒痒……

  还有几个眼红的在底下窃窃私语……

  "真是的,二少凭什么看上她啊?长得也不怎么样吧,胸还没我的大呢?"

  "就是就是,个子也没我高,小腿好像还比我粗。"

  "真是不公平啊,为什么选她啊,难道只因为她耍了手段引起二少的注意了吗?可是手段并不高明啊,误闯包房的事情我也做过好多次,可是二少都没正眼看过我啊。"

  梁安月听着周围嘈杂的声音,倒是没有过多的惊讶,她看着乔司南的眼睛,沉默三秒钟后只是淡淡一笑回道:"二少抬举我了,景朝阳能给我的东西,二少没有,所以就不存在十倍与百倍的问题了。"

  "哦?景朝阳有的,我没有?呵,这玩笑开的有点大吧?"

  乔司南卷起舌头舔了舔嘴角,别有深意的看着梁安月,如果说刚才那些话,只是一时玩心大起的恶作剧,那么现在这一刻,他承认,他是真的对这个女人感兴趣了。

  因为她的表现太过出乎意料……

  "怎么敢跟二少开玩笑呢。"

  "哦?那我就更好奇了,快说说,有什么是他景朝阳有的,而我乔司南没有的?"其实,乔司南说这话的时候,自己都觉得把自己和景朝阳放在一起,丢份,因为傲娇的他一直觉得跟那个姓景的小子就不是一个档次的好吗?

  要不是之前青春期的小侄女,一直迷恋景朝阳,他压根就不知道那货是谁?

  后来还是因为哄侄女的关系,他举办了几次公司酒会,宴请了城西景家的人,这才跟景朝阳有过几面之缘而已。

  如今眼前这个小姑娘说,那个暴发户有的,他没有,他可真是要呵呵了。

  梁安月轻轻环视一下四周,然后深吸了一口气,看着乔司南那张妖孽的脸极其平静的开口:"景朝阳有脸,而你没有。"

  这句话一出口,所有人都傻眼了……这是骂乔二爷不要脸的意思吗?这丫头绝对是找死的节奏啊?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一吻成殇》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499.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