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蛇蝎不好惹:弃后也妖娆》许碧萱冷傲天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蛇蝎不好惹:弃后也妖娆》许碧萱冷傲天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1章:楔子

  天武三十六年春

  景德宫内,尖叫痛呼声乍停,随即而来的是婴儿呱呱坠地的声音。已是虚弱不堪的许碧萱泪眼婆娑的看着刚刚降世的女儿依偎在自己的怀里,那么安祥,那么舒适。泪水悄然滑落,滴在女儿粉嫩的脸上,身痛,心痛。皇后如何?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又如何?我可怜的孩子啊,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你从未来到这世上……

  雨势如瀑,夜色如铁,已是傍晚十分,天边红霞漫天,似团如火,猛然看去,有如火海一般让人生畏!

  "皇上!皇上……"李公公慌张失措,气喘吁吁,跌跌撞撞的向谨妃娘娘夏嫣儿的玉轩宫跑去,叫声雨声纷繁错杂让人心烦意乱。

  "哎哟,疼死老奴喽,真是混帐!,什么东西挡了老奴的脚呦~"慌则乱神,李公公一不小心被绊了个大跟头,他已顾不上疼痛和满身的雨水,屁滚尿流的爬起来直奔玉轩宫而去,嘴上还不停的喊"皇上,皇上,不好啦!"

  玉轩宫内

  "皇上,来,吃这个嘛,嫣儿喂您!"腻耳的嗓音,任谁听都会从头麻到脚,夏嫣儿伸出青葱玉指,小心拿起一颗荔枝,极尽魅态。

  "臣妾喂您……"说话间,整个身子有意扑了过去,淡碧丝衫,隐约兰胸,脂凝暗香,不可否认,她的美足以让冷傲天动容!

  夏嫣儿将包好的荔枝放在冷傲天的嘴里,媚眼流光溢彩,其间所有的光华全数落在了当今天子冷傲天的身上。

  "皇上,甜吗?"娇滴滴的声音听得人心里麻酥酥的。冷傲天一把将她拦腰抱起,唇角抹出一个冷峻的弧度!

  "再甜又如何比得上我的爱妃!"浑厚的声音自薄唇溢出,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冷傲天看着怀中的夏嫣儿,心中莫名一丝冲动,急着走进内室!

  谨妃心里明白,众多妃子中,皇上来她这儿的次数最多,可见在皇上心里自己的分量不算轻的,此时更要使出浑身伎俩,他日必将觊觎已久的皇后宝座囊于自己手中,至于现任皇后,被废是迟早的事儿,这点宫内人尽皆知,要不是碍于太后的威严,那个许碧萱还能逍遥到现在。谨妃想着自己的如意算盘,心里早已乐开了花儿!

  玉轩宫外

  "李公公,你不能进去!"任凭丫环翠儿怎么拦,也挡不住一身狼狈的李公公,

  "待我通传,惊了圣驾你担得起嘛"一个丫鬟又有多少力气,李公公像着了魔似的直向里面冲去,嘴上不停的大喊。

  "我要见皇上,皇上,皇上,不好啦!"

  冷傲天听到外面有动静,神色骤凝,停下脚步,随手放下夏嫣儿,走向宫门

  倒是夏嫣儿,打心眼儿里生气,谁能保证这一次不会怀上龙嗣!忍着怒火,夏嫣儿也紧跟了出来,她倒要看看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狗奴才坏了她的好事。

  "皇上,皇上,不好啦,哎呀"李公公一个没站住又是一个跟头,整个身子硬生的摔在地上。

  看着爬在地上的李公公,冷傲天龙颜大怒,边上的夏嫣儿看出了皇上的意思,抢先开口道

  "李公公,你是活到不耐烦了,竟然敢惊扰圣驾,"当然,谨妃心里明白,李公公自打皇上出生便伺候左右,在皇上的心里他的地位或许比自己还要高,自然是得罪不起,所以话峰一转

  "看看你,慌慌张张的,有天大的事儿,非得差这一时三刻,惹得皇上不高兴。"说着给翠儿使了个眼色,

  "翠儿,快扶李公公起来。"翠儿对主子的意思心领神会,上前扶起李公公。

  "皇…皇上,不好啦,天…天边着火啊,"李公公在翠儿的搀扶下,艰难的爬起来,手还不停的向宫外胡乱比划。

  "火都烧到宫里来啦!皇上,您快去看看呐!吓死老奴啦!"李公公好不容易才站稳却仍是心神未定!第2章:天降祥瑞

  "天?着火?"冷傲天大感惊奇,不等李公公说完,快速走出玉轩宫,说也奇怪,刚刚还是倾盆大雨,刹时变成月朗星稀。冷傲天刚出玉轩宫,便被眼前的景观震撼了,只见东方天际红光万丈,那片红从天边延伸至景德宫,乍眼看去,就好像是从景德宫射出去的万丈红光,奇伟壮观,这一奇观让寂静的夜晚喧嚣起来,所有的人都朝着红光的方向看去,叹为观止。然而这一切对于正在生产中的许碧萱来说却浑然不知。她也从未想过一向门可罗雀的景德宫此时正是万人瞩目。

  冷傲天的双眼紧盯着红光,生怕它消失一般,谨妃见此景观也是花容失色,整个身子不由的靠在了冷傲天的身上!

  "传钦天监",李公公此时已在皇上身后,一听皇上有旨,片刻也不敢耽搁,拖着湿渌渌的身子,磕磕绊绊的向宫门方向跑去。

  说也凑巧,钦天监李豫正赶着面圣,刚好碰到李公公。

  "李公公?这是去哪啊"见李公公神色匆忙,李豫上前拦下,问个究竟。

  李公公定神一看,正是钦天监!

  "哎呦!找的就是你!快,大事不好啦!皇上召见。"此时李公公心里不知多感激李豫,要不是在这儿遇见他,等跑到他家,这两条腿还不得断了!

  "是为了天上异象的事吧,我也正是为此事而进宫面圣的!"李豫已然猜到几分。

  "可不是嘛,天都着火了,能不急嘛"听李公公这么一说,李豫差点没笑也声来,不过硬生的给憋了回去,

  "李公公,天没着火,那叫天象,以我多年对天象的研究,今晚这是天降祥瑞!是好事"

  李公公听李豫这么一说,倒也信以为真,

  "好事?好事好啊,那快走,皇上等着呢!"李公公加快脚步,转眼已到了玉轩宫前,

  "臣钦天监李豫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君臣之礼总是免不了的,李豫恭敬的叩头行礼。

  "平身,爱卿,你快看,东方那片红是什么?"冷傲天抑制不到内心的震惊与好奇。以至于亲自上前拉起李豫,李豫受宠若惊正要开口,突然,红光顺势而变,幻化成巨型赤雁翔于景德宫上方,光芒万丈,耀人眼目,其壮观场面让在场所有人都目瞪口呆,正在大家惊叹这一奇观时,天空唰的一下恢复了往日的宁静,月朗星稀,一切如常。

  "李豫,你对刚才的奇景有何看法?"冷傲天自有记忆以来到现在,还从未看到过如此天象!于是走到李豫面前,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刚才的奇景意味着什么。

  就在李豫欲开口之际,宫外突然传来嘈杂之声。

  "我要见皇上,让我见皇上,"听到外面有人喧哗,冷傲天眉头紧锁,一脸阴沉,

  "皇上,皇后诞下小公主,请皇上移驾,皇上,皇上……~"

  冷傲天听得真真切切,示意李公公,李公公上前一步走,"宣景德宫小安子见驾!"

  只见一个小太监跑了过来,跪在地方,拼命的磕头,嘴里大声重复刚才的那几句话

  "皇后诞下公主,请皇上移驾,皇后诞下公主,请皇上移驾…"大红的外套,雪白的领子,再衬上那稚嫩的小脸,倒让人有几分怜惜,小安子知道,皇上若能移驾景德宫,皇后便不会那般凄惨,自他入宫以来就被分到皇后的寝宫,皇后对自己恩重如山,今晚就算拼了自己的小命也要请皇上移驾,

  冷傲天的脸像是被封印一般,毫无表情,让人看不出任何喜得贵子的兴奋,一旁的谨妃见势指着小安子

  "大胆奴才,你家主子生孩子重要还是这百年不遇的奇观重要,现在来打扰皇上,你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想活就给我滚远点儿!免得触怒了圣颜!"

  "启禀皇上,两件事同样重要,"李豫对宫中的事略之一二,听闻温雅贤惠的皇后人尽可欺,现在看来并不是空穴来风!第3章:瑶池圣女也没关系

  李豫拱手,看着地上的小安子,唇启道:

  "皇上,刚刚的景观乃天降祥瑞之兆,起初的红光叫红繇庆云,瑞兆分上,中,下,这种异彩之云是瑞兆中的下瑞,虽是下瑞已是罕见,据记载,上次出现类似祥瑞大概在百年以前,而后幻化的赤雁乃瑞兆中的上瑞,大吉之兆,赤雁前身为上界仙女,是逢皇后诞下公主,而赤雁又在景德宫上空盘旋,由此可见,刚刚降世的小公主乃仙女转世,必给我朝带来祥和与安康。恭喜皇上喜得贵子,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李豫已经感受到谨妃杀人的目光,这在他意料之中,但他没有想到的是皇上听后只字不语,此时除了小安子不停的叩头,不停的叫喊外,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皇上的身上,

  "上界仙女?"冷傲天目光扫落在李豫的脸上,似乎对李豫所言有所置疑。

  "是,皇上,传闻是瑶池圣女,关于此事史书上有过记载。"李豫坦然回答。

  "小安子,传朕口谕,赐公主名为冷雪鸢"说罢,冷傲天转身欲回玉轩宫,似是想到了什么,回头看了看李豫

  "大蜀王朝是我南征北讨,金戈铁马打回来的,如今安定平稳,国富民强也是我呕心沥血,日理万机的回报。"冷傲天的意思很明显,他是想告诉李豫,也想让在场的所有人知道他的江山不是靠上天庇佑,即便是仙女转世又如何,只要与那个女人有关的一切,他都讨厌,许碧萱你让我失去了幸福,我也会让你痛苦一生!

  李豫心里明白,皇上的言外之意是对小公主能给我朝带来祥和不以为然。皇上的态度已然表明一切,夏嫣儿狠狠的瞪了一眼李豫,随后紧追皇上而去。李公公见此情景,一瘸一拐的走到小安子面前

  "别磕啦,人都走了,快回吧,皇上不是赐名字了嘛,回去也算有个交待啦,快走吧!别等人哄你,动起手来你可不好受啊"说完转身走向李豫

  "钦天监大人,你也回吧,老奴还真得谢谢你呢,要不是你告诉老奴这是什么什么瑞,我还当真以为天着火了呢,哎哟,瞧把老奴吓的,现在心啊还怦怦的跳呢,"李公公说着用手捂着自己的胸口

  "快散了吧,奴家也回了,这可真吓着我了,原来虚惊一场,我得回去好生养着。"边说边朝着自己的住处走了。

  李豫起身正欲离宫,见小安子还在磕头,嘴里不停的喊着"皇后诞下小公主,皇上请移驾"额头已被血迹染红,李豫心有不忍,上前扶起小安子

  "人都走了,你给谁磕啊,快回吧,皇后一定着急了,皇上赐了名字了你记住了?"李豫提醒道

  "皇上不去啦,皇上,皇上"小安子挣脱李豫的手,正想往玉轩宫跑,却被李豫一把抓住,

  "你疯啦,闯进去你可死定了"李豫不理解小安子为何如此执着。

  "我一定要请皇上移驾,皇后正等皇上呢!"小安子仍死命的往里冲,额头的血已经流到了脸上,看上去触目惊心!

  "你要惹怒了圣驾,皇上定会迁怒于皇后,到时候皇后下场更凄惨!"李豫一语惊醒梦中人,小安子无奈的低下头,眼泪啪嗒啪嗒的掉在地上,

  "这可怎么办,可怎么办啊"小安子像是失了魂魄般低声呢喃着,

  李豫甚是同情,伸出衣袖帮小安子将额头上的鲜血擦干,想着皇上的绝情和皇后的苦楚,心生怜悯。

  "小安子,快回吧,一会儿皇后娘娘该着急了!小公主乃上界仙女下凡,将来一定福泽绵长的,你叫皇后娘娘安心调养身子才好啊!"李豫言尽于此,他能为这位贤德皇后做的,也只有这些!

  景德宫内

  桂嬷嬷在门口急的来回踱步,嘴上还念叨着

  "不知道能不能请来?唉,这个小安子,怎么还没回来啊"不时抬头向远处张望,声音小动作轻,生怕惊动了屋内刚刚生产的皇后。这时桂嬷嬷眼光一亮,见小安子正朝着这面跑过来,急忙迎了上去,第4章:一开始就不爱

  "怎么样?来了没"桂嬷嬷忐忑不安的问,眼神里充满了期待,但见小安子痛苦的表情便已知结果,

  "皇上太无情了,他连一句问候的话都没有,根本不管皇后的死活,只是赐的名字,都是我没用,没能请动皇上,对不起皇后,呜呜呜……"桂嬷嬷赶忙堵住小安子的嘴,神色慌张的看了看四周。转回头指着小安子

  "说话小心点,这样大逆不道的话要是传到皇上耳朵里,你我有事不要紧,会害了皇后的,知道吗!"

  小安子听桂嬷嬷这么一说,如梦初醒,抬手打了自己一个嘴巴,刚要再打,便叫桂嬷嬷拦了下来,

  "下回小心就是了,唉,叫我如何对皇后说啊!"桂嬷嬷低着头,与小安子一前一后回到了景德宫。

  "是小安子回来了吗?"许碧萱似是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倚手起身,但如弱柳扶风,摇摇欲坠。

  "哎呀,我的皇后,别动,刚生完孩子不能乱动,伤身子的,快躺下"桂嬷嬷急忙跑到床边。

  "皇上有来吗?"忧郁的眼神中充满期盼,一句话让桂嬷嬷顺间停下了动作,但也只是顺间,桂嬷嬷扶着许碧萱,回头看了一眼呆立在门口的小安子,

  "快进来啊,皇上给小公主起的什么名字啊?快告诉皇后!"桂嬷嬷冲着小安子挤了挤眼。

  "启禀皇后,皇上口谕,赐小公主名为冷雪鸢。"小安子疾步到许碧萱床前,传达着皇上的口谕。

  "臣妾谢主龙恩"许碧萱面带微笑,看着景德宫内仅有的两个下人,尤其是小安子额头上未干的血迹,感动入心,自入宫至今,就只有眼前这两位一直陪在她的身边,明是下人,实为亲人。碧萱知道,因为她,他们受了多少气,为了她,他们尽了多大力,这份情,她如何也报答不了了!

  "你们先下去吧,我想好好休息一下,好累啊!"语毕,碧萱转过头,不想让他们见到自己心碎的表情和忍不住就要下落的泪水,就算是保留那仅有的尊严吧。

  "对了皇后,刚才天降祥瑞,钦天监大人说咱们小公主是仙女转世呢!"小安子想起李豫交给自己的办法,说一些高兴的事儿给皇后听。

  "皇后您早些休息,奴婢先行告退了"桂嬷嬷礼毕拉着小安子往外就走,

  "我,我还…"小安子又欲开口,桂嬷嬷狠狠的在他胳膊上拧了一下,小安了这才意识到自己又多嘴了,

  "奴才告退,奴才告退"边说边走出屋子。

  屋子里寂静无声,小公主在碧萱的怀里睡的香极了,看着怀里的小家伙儿,许碧萱泪湿毡襟,愁思满腹。你终究还是没有来,你不认我罢了,可这孩子你也不认么?大婚当日冷傲天的几句话不绝于耳:

  "苏曼荷,吾妻,吾后,你,许碧萱,众人眼里的皇后,于我而言,形同陌路。"冷傲天怒目圆睁,满眼愤恨

  "从我选择做孝子的那一刻,便辜负了苏曼荷,而在那一刻,我开始憎恶你,是你夺走了我的至爱,毁了我的幸福,我可以给你富贵,给你荣耀,甚至子嗣,我都可以给你,但女人最想要的,我永远都不会给你,我要让你痛苦一生!"

  "哇哇"清脆响亮的哭声让许碧萱回到了现实。

  "乖,不哭啊,母亲在呢,鸢儿不哭"似是听懂了许碧萱的话,小雪鸢的哭声嘎然而止。

  "冷雪鸢,好优美的名字,我可怜的鸢儿啊,这可能是你父亲送给你的唯一的一件礼物"想起那张冷峻无情的脸,许碧萱长叹一口气,冷傲天,你执着的恨,真的是针对我许碧萱吗?应该是这个你早已为那个女人准备好的皇后的宝座而已,只是那个女人得不到太后的认可,而我却那么不幸代替她坐上了这个位子,你恨,你怨,我又何尝不是?你真的以为我会在乎这个宝座么?真的在乎做你冷傲天的皇后么?!冷傲天呵,你可知道,在接到太后懿旨的那一刻,我的幸福就已经被你毁了!希望有一天,你真的不会后悔这样对我,这样对一个无辜的女人!

  罢了,此时的许碧萱已是精疲力竭,再也不去计较谁是谁非,谁对谁错,执着无益,此生别无他求,只要雪鸢能平安幸福,我愿足矣!许碧萱带着这个愿望进入了梦乡。

  夜深风静,更漏阵阵,然而上天真的能如她所愿吗?风起,雨落。第5章:无尽的苦涩

  天渐渐破晓,淡青色的天空镶嵌着几颗残星,大地朦朦胧胧的,如同笼罩着银灰色的轻纱。

  桂嬷嬷慢步到了许碧萱的床边,将声音放的极轻

  "娘娘您醒了么?一会儿妃嫔们都会过来贺喜,让奴婢为您梳洗打扮吧?"听到里面传来应允的一声,桂嬷嬷方才轻撩起床边的幔帐。

  "其实何必呢,皇上都不来,她们又怎么可能会过来,这景德宫怕是有半载没人踏入过了吧…"柔弱的声音自许碧萱的樱唇是溢出,嘴角一丝淡笑,却承载着无尽的苦涩。

  "今天可不一样,您诞下小公主,太后一定会来看您的,那些个嫔妃平日里虽不把景德宫放在眼里,但在太后面前总会做些样子的,要知道咱们的皇上那可是个大孝子,她们又怎么会今天失了礼数呢!而且……"桂嬷嬷看着床上正抚摸着小公主的许碧萱,檀口丹砂,秋水明眸,肌骨莹润,举止娴雅,这般姿颜旷世,倾城之色,难道皇上眼拙,看不到么?!

  "而且什么?"抬手拂了拂额前的几缕发丝,许碧萱见小雪鸢睡的正香,转身下了床榻看向桂嬷嬷,柔光如水!

  "皇上最重视太后,今天太后移驾景德宫,皇上必来,那您不就可以……"桂嬷嬷心疼的看着许碧萱,这样贤良的皇后,过的还不如寻常百姓,掐指一算,似乎有半年的光景没有看到皇上了!

  "我不稀罕,若非有这一丝血脉,我跟他根本毫无关系。"许碧萱回头,看着床上熟睡的小雪鸢,嘴角扯出一抹苦涩,只求她这一辈的恩怨不要牵连了孩子,只是…有可能么!

  "可小公主需要父皇啊!皇后,您不为自己想也要为小公主想啊,公主现在还小,以后……"桂嬷嬷苦口婆心,许碧萱自然明白,只是以后的事谁能说的清,而且,自己又何尝不想改善和冷傲天的关系,可惜他们之间的怨恨太深,深到什么程度,或许连她自己都无法估算!

  许碧萱拿起梳妆台上的松实雕花梳子,递在了桂嬷嬷手上,秋水明眸染上一丝笑意,唇启

  "桂姨不用担心,碧萱心里有数,你不是帮我梳洗的么,快啦!"隐去心中的哀伤,许碧萱微笑着坐了下来,看着镜中的自己秀眉惜松,面色苍白,不禁心头悲凉,突然眸光闪烁,眼前依稀看到一人白衣胜雪,满头银丝随意扬在风中,玉一样的面容,璀璨的明目,嘴角噙着笑意,有如嫡仙一般,让人无法释怀!

  三年了,自己做这个大蜀国的皇后已经三年了,不知道他会在哪里呢?还会不会像当年一样,不停的施舍银两给穷人而弄的自己没钱吃饭?会不会记得在他窘然的时候,拿着玉佩为他解围的姑娘?!应该不会吧!红尘一面,自是缘分,缘尽则再无瓜葛了吧,如今,自己已身为人妻,身为人母,还有什么可期待的呢!许碧萱不禁自嘲。

  "皇后…皇后!"桂嬷嬷的叫声拉回了许碧萱游离的思绪,转身,淡雅而笑

  "什么?"

  "皇后娘娘,可别再叫老奴桂姨了,可折煞老奴了,让宫外的人听到也不好,怕她们又要嚼耳根,说皇后不分尊卑了!"桂嬷嬷撩起许碧萱的头发,正思索着梳什么样的头式才能让自己的主子艳压群芳!

  "任她们说好了,我本就不在乎这些的!桂姨,你随便梳一个如意高寰髻就好了,不用费神费力的打扮!"许碧萱顺手将头发捋到后面,等着桂嬷嬷接手。

  "娘娘,每次你都不让奴婢给你打扮,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就求你将这件事儿全权交给奴婢好不好?"在桂嬷嬷的眼里,许碧萱就像是自己的女儿一般,她是打心眼儿里心疼她,只是作为一个奴婢,她能做的,也只有这些!

  见桂嬷嬷有些急了,许碧萱慢慢放下拢着发丝的手,淡淡一笑,没有开口。桂嬷嬷慰心的笑了,今天无论如何,她也不会让自己的主子被任何人压下去!

  许碧萱慢慢闭上了眼眸,任由桂嬷嬷摆弄着她的发丝,渐渐的竟有些倦意,慢慢睡去。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蛇蝎不好惹:弃后也妖娆》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487.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