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情:总裁的恶魔情人》霍怜情安博文穆雪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_小说推荐_感恩在线

感恩

《诱情:总裁的恶魔情人》霍怜情安博文穆雪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诱情:总裁的恶魔情人》霍怜情安博文穆雪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第1章 :特别的女人1

  人说,天使和魔鬼的距离往往只是一线之差,可谁又能知道这一线之间夹杂着多少的痛苦和挣扎……

  血,鲜艳的几乎刺眼。

  女孩呆愣着双眼傻傻的看着自己左手腕上的伤口,看着那些冒着热气的鲜血从那伤口处迫不及待的涌出。手中那沾有她鲜血的尖刀慢慢的掉落在地,发出一声"咣当"的响声,可她却依旧没有任何的反应。

  她那白皙的小脸上透着无法掩饰的绝望和平静,那曾经满是笑意的双眼现在却只剩下了一片死灰。她的双眼始终都注视着从自己身体内流出来的鲜血,看着它们在地板上慢慢的扩散,可是她却仍旧没有一丝的惊慌。

  流吧!快点流干吧!如果可以就让她的生命在这一刻彻底的终结吧,因为她知道或许现在只有死亡才能让她真正的解脱……

  八年后,美国纽约。

  "安博文,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你把我穆雪儿当什么?你的专属妓女吗?随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你真的以为我就这么好欺负吗?"

  站在这座全球闻名的希尔顿酒店内,穆雪儿甚至根本就不顾及什么形象了,而是直接便在餐厅内对着坐在自己对面的男子开始吼了起来。她可是穆雪儿,是地产大亨的女儿,从小到大有哪个男人看到她不会被她给迷上的,可是为什么偏偏安博文是特例,为什么安博文对她跟别的男人就是不一样。难道说,她已经失去了往日的魅力了吗?还是说,他根本从来就没有爱过她……

  穆雪儿的大吼大叫成功的吸引了餐厅内所有人的注意。在这个满是金发碧眼的异域国度,像这样两个外形出色的东方人,想要不引人注意实在是很难。

  安博文端坐在那里,面对穆雪儿的剑拔弩张,他却显得很是平静。他抽着手中的雪茄,慢慢的吐出了一口烟雾。那刚毅而俊朗的男性容颜在烟雾中显得格外的邪魅。他那黑亮而深邃的眼眸一直冷眼看着穆雪儿,似乎并不在意她刚刚的大吵大闹。

  "是你自己非要硬贴上我的。你知道的,对于那些送上门来的东西,我一向是来者不拒。"他轻勾唇角,冷笑着,邪魅的几乎让人心颤。

  穆雪儿原本满是怒火的眼中瞬间蓄满的泪花。"你怎么可以这么的冷酷无情?!你明明知道我是多么的爱你……"她的声音几乎哽咽,没想到她穆雪儿也有今天。从小到大她一直都是要什么有什么,可是唯独眼前的这个男人确实她这一生唯一的一次例外。为什么他会这么的冷酷无情,难道他真的对自己一点感情都没有吗?

  "爱?呵,爱我的女人太多了,不过我也不介意你继续爱我,你也知道我是很博爱的。"天下的女人都是一个样子,她们爱的根本不是他这个人,而是他的名誉、他的地位、最重要的是属于安博文这个名字下的金钱。

  紧咬红唇,穆雪儿差点哭出声来。"我不会放过你的,你别以为这件事情就这样结束,早晚有一天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她知道在多说什么根本没有任何的意义,她还想保留着自己最后的一丝尊严。

  拿起桌子上的水杯,她刚想将杯中的水全都向安博文泼去,可是当接触到他警告的眼神时,她原本的动作瞬间静止了。这个人不是她能得罪的起得,她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她有些气不过的用力将手中的水杯狠狠的摔到了地上。

  无辜的玻璃水杯瞬间被摔成了碎片,残破的呈尸在地上。

  那充满怒气的水眸最后在看了安博文一眼,然后流着泪快速的跑出了餐厅。

  看着穆雪儿哭着跑出去之后,一旁的侍应生这才敢走上前来。侍应生走到安博文的身边刚想说些什么,可却还是没敢多问。

  安博文站起身来随手拿出了一张百元美钞放在了桌子上,然后熄灭了手中的雪茄,快步走出了餐厅。

  一踏出餐厅,他缓步走到电梯前刚想按下电梯,却突然听到一道清脆的耳光声在他身后不远处响起。他面无表情根本不想去多管闲事,也没有兴趣去观看免费的表演,只是依旧很冷酷的等着这电梯的到来。他的黑眸慢慢抬起,透过那金黄色的电梯金属门的反射,不经意而清晰的看到自己的身后站着一对男女。

  那女人同他一样长着一张东方人的脸孔,她穿着一身火红色的长裙,那细致的绸缎紧紧的贴合着她那完美的身姿,将那几乎让所有男人都会为之疯狂的曼妙身材清晰的呈现了出来。那美艳冷傲而脂粉微施的小脸,带着一丝风尘的味道,事故而特别。那女人的脸在那金属门上清楚的呈现出来,瞬间便映入了他的眼中。

  "为什么要跟我分手?我们自从认识到现在你要什么我没有满足你,为什么你还要跟我分手?你有了别的男人是不是?你说!"那高大的外国男人用英语快速而愤怒的冲那东方女子吼了起来。

  女人伸出手轻轻的抚摸了下自己仍旧火辣辣的脸颊,一双明亮而魅惑的黑瞳中带着一丝很明显的嘲讽。"有了别的男人又怎么样?我干嘛要告诉你?!我们现在已经分手了,要不要我说的更准确些,我们已经没有任何的关系了。"她俏丽的小脸上浮现出一丝满不在乎的笑容,曼妙的身躯慢慢的依靠在刻着精美花纹的墙壁上,用一种满不在乎的语气回道。

  那外国男人瞬间便被她那满不在乎的语气给激怒了,他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又是反手一巴掌。第2章 :特别的女人2

  男人的力气极大,几乎将那女人打的差点站不稳。女人慢慢将自己长及腰部的长发抚开,双眼依旧冷漠如初。

  她是谁?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奇怪的女人突然引起了安博文的注意,尤其是她那双冷漠而毫无感情的双眼,就仿佛是一根针一样,瞬间便刺入了安博文的心,让他突然感到一阵的刺痛,他几乎有种冲动,简直恨不得将刚刚那个对她动手的男人给碎尸万段。

  但,那也只是他一瞬间的感觉,很快他便再次恢复了镇定,依旧很冷漠的注视着那对男女,甚至错过了已经来了的电梯。

  女人轻轻擦去了嘴角的血迹,脸上的表情中除了冷漠更透出了一丝的不屑。"干嘛发这么大的火啊?当初不是说好的,玩玩而已。我现在只不过是玩腻了,你有必要那么生气吗?"她冷笑,转身便要离开。

  "不许走!"那外国男人猛然将她给拉了回来,甚至不顾四周别人注目的眼光,而是直接对着那女人吼了起来。"从来只有我甩女人绝对没有女人敢向你这样对我!你以为我会让你就怎么离开了吗?"最后一句话他几乎是吼出来了。

  "那你想要怎么样,说好了。"她满不在乎的耸耸肩,似乎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陪我一晚,我要你做什么你都必须做。"他不在兜圈子,而是直接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四周瞬间响起一阵惊讶的议论声。虽然这里是国外,但是对于这种大胆的行径,终究还是让人惊讶的。

  女人轻笑了下,魅惑的双眼在四周扫过,最后竟然落到了安博文的身上。

  两人的视线在那紧闭的电梯金属门上相汇,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火花。

  安博文的嘴角绽出一丝疑问深长的笑意,黑亮的双眼中透着一种诡异和邪魅。

  女人嘴角的笑意瞬间深了起来。她轻轻的挣开了那外国男子的手,然后直接便在大厅广众下回到。"陪谁都可以,但是我就是不想陪你。"说完,她甚至还没等那男子反应过来,便直接走过去圈住了安博文的手臂。

  安博文并不惊讶,他知道自己对于女人来说就像是致命的罂粟一般,所以对于美女送上门来这种事情,他早已经是司空见惯。他微微眯起黑眸,轻勾唇角露出了一丝满含深意的笑容。"我好像不认识你?"他打趣说道。

  女人慢慢用舌尖舔了舔自己红润的双唇,慢慢靠近他的耳边,吐气如兰的小声回到。"我叫霍怜晴,现在你认识了吧。"她说完,还满含挑逗的用舌尖划过了他的耳垂。

  安博文嘴角的笑意瞬间微微凝住,黑眸也变得暗沉了下去。

  "你这个婊子!"那早已经被忽略了的外国男子怒骂着,就要冲上前去给安博文一拳。

  安博文没有回头,也没有理会,他甚至不曾多看那外国男子一眼。只见四五名身材高大,穿着黑色西服的保镖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直接便将那外国男子给按倒在了地上,只用了不到十秒钟的时间便将那男的彻底解决,其中一个保镖甚至特意将他的嘴巴也给塞了起来,阻止他再说些难听的话语。

  看到这个情节,霍怜晴只是轻挑眉头,偏头看着安博文。"看来我似乎刚跳出一个狼窝,又掉入了虎窟。"

  安博文猛然伸出手用力的拥紧了她的纤腰,将两人的距离拉到最近。"怎么?你害怕了?"他用那种带着一丝挑衅的语气问到。

  她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他那刚毅的俊颜,轻轻的送上了自己的唇,印上了一吻。"我只怕你会后悔认识我。"她的话中意味深长,眼神也突然变得诡异了起来。

  安博文冷笑,双手拥的更紧。"只要是美女,我都很乐意结识。"说完,他拥着霍怜晴快步转身向走廊的尽头走去。

  霍怜晴很乖巧的跟着他走过走廊的尽头,然后转弯,走过那铺着昂贵地毯的楼梯。她看到眼前那间刻着精美花纹的房门,房门前还有两个身材魁梧的外国保镖把手。

  那保镖一看到安博文带着一个女人走开,赶忙替他们打开了房门。房门打开,霍怜晴随着他走入了屋内。屋内的一切奢华而不失品位。那些昂贵的摆设还有精美的物品,都让她有些咂舌。混迹上流社会这么长时间,昂贵奢华的东西她见过不少,漂亮的房间她也看过不少,却没有任何一间可以和这里相提并论。

  可惜,霍怜晴并没有太多的时间欣赏。整理好情绪,她转头看着一旁正在倒酒的安博文,轻声问道。"你是哪里人?韩国?日本?还是中国?"

  安博文一口饮尽了杯中的烈酒,然后边脱外套,边回道。"你觉得呢?"他虽然没有回答,但却是用中文回答的。他看得出眼前的这个女人应该也是来自中国的。

  "我还以为你是日本人,没想到我们居然是来自同一个国家。"霍怜晴也同样用中文回答。

  随手将自己手中的钱包仍在地上,霍怜晴脱掉了自己的鞋子,眼神中透着一丝诱惑的意味,美丽的双眼一直紧紧的盯着坐在沙发上,正紧盯着她的安博文。

  "你不请我喝一杯吗?"她甜笑着慢慢走到了安博文的身边,直接便在他的腿上坐下。

  安博文勾唇一笑,浓眉微微挑起。对于女人的主动,他早就已经习以为常了。第3章 极致的魅惑

  安博文并没有说话,又倒了一杯酒,仰头一饮而尽。此时他的眼睛微微的眯起来,脸上是回味的表情。他见过太多的女人,她们只不过是看上了他的外表和身份,因为他身上的这两点对任何一个有欲望的女人来说都是最大的诱惑。

  "小姐会喝酒?"安博文悠闲的把酒杯放下,对待这样高傲的女人就是要有足够的耐性。

  "你认为呢?"霍怜情不急不缓的反问,语气中带着一丝的柔媚又不失傲慢。粉红色的小脸微微的扬起,正好和安博文对视,清澈而明亮的大眼睛如一池秋水般盈盈欲流,黑而密的睫毛微微的向上卷着。

  安博文的心微微的一颤,头脑中的敏感神经已经开始撩动,慢慢的朝身体的四肢百骸蔓延开来。

  "跟陌生的男人喝酒可不是好习惯。"安博文的嘴边带着一丝玩味的笑意。

  "我们并不陌生,好像似曾相识?先生你不记得了?"说这话的时候,霍怜情的脸上一瞬间闪过一丝冰冷的煞气,但很快就被她迷人的微笑所掩盖。

  她坐在安博文的腿上,身子微微的向前一探,倒了一杯酒端起来。刚转过身来,杯口就被纤长的手指挡住,安博文的脸上带着邪魅的微笑。

  "这酒太烈了,小姐千万别喝醉了。"好像是善意的提醒,又好像是故意的挑衅。

  "没关系,我喜欢烈酒。"柔嫩的手指轻轻的拨开安博文的手,四只手指在杯身慢慢的划过,然后凑近嘴边,娇嫩的红唇在杯口处轻轻的一吻。然后挑逗似的看了安博文一眼,安博文对上她的眼神,感觉浑身好像是触了电一般,一股焦躁在身体中乱窜。

  霍怜情戏谑的一笑,一只胳膊已经环上安博文的脖子,酒缓缓的流入口中,但她的眼神却始终没有从安博文的脸上移开。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安博文在心中猜测着,如此的骄傲又充满的诱惑,就连他这样的情场老手也难以自持。

  她把酒杯慢慢的放下,身子又往安博文的怀里靠了靠,本来间隔的一点距离也被打破,两个人的身体紧紧的贴合在一起。她的身上是一股清冽的香气,仿佛是一股梨花的香气,带着初春的微寒和丝润,沁人心脾。她的皮肤极好,柔嫩白皙而富有光泽,好像是婴儿的脸一般,轻轻一弹就会破。

  安博文身体里的焦躁越来越强烈,霍怜情视乎看出了他的反应,淡淡的扯开一个微笑,另一只手也环住他的脖子。但身体却微微的向后倾,整个重量挂在了安博文的脖颈上,她的嘴角还残留一点酒,或许她是故意的。

  酒的醇香和她身上清冽的香气混合在一起,冲撞着安博文瞬间就会崩塌的理智,她嘴边残留的那一点酒仿佛是一种极致的诱惑,不自觉的让他靠近。她嘴角边残留的液体好像是清晨花瓣上的露珠,颤微微的,盈透而明亮的点醉着这朵娇艳动人的花。

  霍怜情的身子慢慢的靠近,再靠近一点,能感觉到他急促的心跳声,和微微有些混乱的呼吸。微凉的手指覆在她的唇边,抹去她嘴角的的酒液,就在他俯身的刹那,霍怜情却突然的起身。

  原本温香软玉坐满怀,突然一下子离开,让他瞬间感觉到万分的失落,而却更加深了他身体深处的冲动。霍怜情站起来,光着脚在安博文的眼前转了一圈,然后朝落地窗走去。她红色的长裙瞬间在他的面前扬起,好像是一直五彩的蝶轻轻的抖动着翅膀,而她的脸上此时是甜美迷人的微笑,美好而又带着一丝的慵懒。

  这笑容顷刻间将他融化,仿佛是夏日午后暖暖的阳光,让人深陷混沌而不能自拔。她赤着脚站在他的面前,红色的长裙迤逦在地上,裙子的腰间收得很近,这个样更突显了她上下圆润饱满的身形。

  她在盈盈的冲他微笑,好像是故意的勾引着,安博文站起身来,慢慢的走到她的身边。她丝毫也没有紧张和不安,仍旧是那样微笑的看着他,两只眼睛如水晶般晶莹剔亮。

  "你究竟是谁?"安博文边环住她的腰,边问她,眼神中带着一丝迷离的沉醉。

  "仙度瑞拉。"霍怜情呵呵的笑起来,身子微微的颤动,脸上慢慢的染上一层浅红色的烟霞。安博文微微的一皱眉,眼睛放肆的在她脸上和身上搜刮,她裙子的领口开得恰到好处,隐约的一种春光旖旎。

  "现在离午夜还远呢。"安博文凑到她的耳边,温热的呼吸划过她的耳垂,脸上尽是邪恶的笑。

  "可是你已经站在了舞池中!"她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冰冷,脸上的表情是让人难解的诡异,眼睛直直的盯着安博文的脸,笑容瞬间被乌云所遮掩。安博文伸手轻轻的抚在她的脸上,然后慢慢的移动,手指在她的唇上停留着,紊乱的呼吸已经扑在她的脸上。

  身体中一股强大的气势在叫嚣着,一种焦躁瞬间吞噬他的所有思维,只想紧紧的拥着眼前的这个妩媚妖娆的女人。感受到他的气息,霍怜情脸上慢慢的绽开笑颜,安博文移开自己放在她红唇上的手,轻轻的将唇递上去。

  霍怜情一只手抵着他的胸口,不让他再往前靠近,两人之间只有半尺的距离,俊美的脸庞居高临下看着自己。他的眼神中尽是欲火,此时仿佛是一只豹子在盯着自己的猎物,周围的温度开始慢慢的上升,房间里的气氛也越发的暧昧起来。

  "你不愿意?"沙哑而低沉的声音想在霍怜情的耳边,同时一双大手已经在她的腰间慢慢的往上游移,他紊乱的呼吸扑在她的耳边。

  霍怜情突然环住他的脖子,踮起脚来,轻轻的在他的唇上一啄,如蜻蜓点水般的轻触而后离开。

  "我愿意你又想怎样?"语气中带着一丝挑衅和戏谑的味道。

  安博文岂会让马上就到嘴的猎物离开,一双大手紧紧的箍住她的纤腰,两个人的身体紧紧的靠在一起,呼吸也搅在一起。

  隔着她薄薄的裙子能感受到她身体的细腻娇软,以及凹凸有致的起伏,男性的本能让安博文再也压抑不住,滚烫的吻落在她的唇上辗转吮吸。他热情而急迫,霍怜情能感受到他焦躁的渴望。他的吻慢慢的滑向脖颈,锁骨……

  就在安博文沉浸在狂热的情欲中时,霍怜情却突然的推开他,安博文的气息还不稳,皱着眉沉声问道。

  "怎么,后悔了?"

  "对不起,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事,得先走了。"霍怜情露出一个抱歉的微笑,同时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和被安博文揉得皱巴巴的裙子。安博文略一迟疑,随即微微一笑。

  "好吧,既然霍小姐有事,那么就请便吧。"第4章 欲擒故众?

  霍怜情把自己的鞋子穿好,钱包拿起来,站在门口朝着安博文诡异的一笑。

  "我走了。"

  安博文微笑着点头,霍怜情推开门风情万种的走了出去,连头也没回。安博文皱着眉头愣在那里,本以为他是在和自己玩欲擒故众的把戏,没想到她却真的走了。居然敢这样的玩弄自己,在女人面前安博文从来没有失控过,没想到今天却因为这个女人而失控了。

  突然安博文自嘲的笑了笑,然而这个笑意慢慢的变得阴冷。但总是觉得这个女人身上有一股特殊的东西,在牵动着自己的神经,只要在她的面前,自己就会变得迷乱失去理智。

  在女人面前,安博文从来没有失控过,纤长的手指擎起桌子上的高脚杯,对着阳光下慢慢的转动着。阳光透过杯壁微微的耀眼,安博文眯起眼睛,杯子上似乎还残留着她的气息。那种清冽的沁人心脾的芬芳,仿佛让他的心为之一震,而后便豁然开朗起来。

  安博文正在思索着,门外传来敲门声。"安先生,您约的客人到了。"

  安博文这才收起思绪,用手按在两边的太阳穴上揉了揉。"好,请他进来吧。"

  尼泊尔先生是安氏集团在美国的合作伙伴,这次安博文过来处理公司,自然是要见见尼泊尔先生。本想约他一起吃饭,但是晚上有个商务酒会,所以他们提前的在这里谈谈公事,也是为了清静方便。

  "尼泊尔先生您好。"安博文用流利的中文和他打招呼,笔挺的西装趁着高大峻拔的身材,很打眼的一个东方美男。

  看着眼前这个高大英俊的东方男子,尼泊尔的心中有意思的感叹,自己已经年过40时,才做到今天这种地步。而他好像是平步青云一样,刚刚接手安氏集团就做得风生水起。虽然也靠着他父亲的一点家底,但是能做到世界公认的地产大亨,在他这样的年纪的确是令人咋舌。

  尼泊尔先生一向钦佩安博文,一直对他很有好感,除了公司上的业务往来,在私底下两人的关系也不错。

  "安先生今晚的女伴是谁?尼泊尔和安博文谈了一点公事以后,调侃道。因为尼泊尔也了解安博文的私生活,身边的女人就如璀璨夺目的珠宝一般,琳琅满目,总是让人艳羡。

  "我这次没有带女伴来。"安博文促狭的一笑,伸手拿起精致的烟盒,抽出一支雪茄点上。

  烟雾慢慢的笼罩在他的脸上,尼泊尔有些纳闷,总觉得今天的安博文有些反常。安博文坐在那里,脑海中不时的就呈现出霍怜情的脸,那张带着神秘的色彩而又千娇百媚的面容,竟然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让他不解的是,她竟然说走就走,本以为没有几个女人能抵得过自己的诱惑,而今天自己却完全的被她迷惑住了。

  "我刚才上来的时候,看见一位美丽的小姐,好像也是中国人。"

  "纽约是个充满艳遇的地方!"安博文把雪茄放在水晶的烟灰缸里掸了掸说,随即哈哈大笑,他笑起来很放肆,眉目舒展唇角飞扬。靠在沙发的靠背上,看起来那样的放荡不羁,但是他的表情背后却隐藏着一丝让人不易觉察的落寞。

  霍怜情从希尔顿酒店里出来,回到自己下榻的酒店。刚一进房间就把手包甩在床上,直接脱掉红色的长裙进了浴室,拿起浴液涂满了全身,白色的泡沫中包裹的是一张绝美的脸。拿起花洒冲掉身上的泡沫,雪白略微泛红的肌肤呈现出来,如雪的皓腕上蜿蜒着一道赤红色的伤疤,看起来诡异而狰狞。

  "安博文……"霍怜情嘴里不停的念叨着这个名字,任花洒冲在自己的身上,使肌肤慢慢的变红,而她好像是完全没有知觉的一个人。

  安博文在纽约停留了几天,便飞回了上海,从飞机场出来已经是旁晚了。除了自己身后的几个保镖以外,并没有其他的什么随从,一个保镖替他拖着行李箱。并没有人来接机,因为安博文从来不喜欢,他的性情很古怪,不喜欢左簇右拥,只喜欢一个人独来独往。

  出了机场直接奔他的私人住宅,他在上海有好多处房子,经常住的就是芳甸路的豪华别墅。每次从外面回来都是去那里,所以上了车以后,司机并没有问他去哪,直接就朝芳甸路开去。

  安博文将头靠在后座上,俊逸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眼神漫不经心看着窗外,突然皱了皱眉头。

  "不去那,直接去公寓。"安博文敲了敲司机的桌椅背,语气中仿佛有意思的倦怠。司机愣了一下,应了一声,调转车头。安博文的这个公寓并不大,但是里面却很舒适,平时他应酬很晚的时候,就会睡在这里。

  吴嫂正在收拾着客厅,听见外面开门的声音,赶紧跑到玄关处,准备好安博文的拖鞋。

  "先生,您回来了。"吴嫂已经在这里呆了5年,其实安博文一年加起来也就在这里住一两个月,但是吴嫂却长期的在这里打理这个公寓,每天都打扫得一尘不染。

  "嗯,给我准备晚饭。"安博文换上拖鞋,甚至连看都没看吴嫂一眼,就走进了自己的卧室。吴嫂愣了一下,平日里安博文对她还算和蔼尊敬,因为她一向知道安博文的喜好,从来不会做错事。今天却不知道怎么了,安博文好像刚一回来就不高兴,平日里他从来不在家里吃饭。就是早餐吴嫂准备好了,他也只是喝杯牛奶,今天是怎么了?

  安博文洗完澡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吴嫂帮他泡了一壶茶,他坐在那里慢慢的喝着,茶的清香氤氲缭绕在他的周围。闭上眼睛却突然想起霍怜情的脸,该死!自己怎么能对她念念不忘呢。觉得胸口一阵的发闷,本来想在这里安静惬意的住一晚,看来还是出去透透气比较好。

  吴嫂正在准备晚餐,见安博文拎着外衣往外走。"先生,晚饭您还没吃呢。"

  "你自己吃吧!"撂下这么一句话,安博文就出了公寓,吴嫂站在那里半天目瞪口呆。

  安博文自己开着一辆黄色的兰博基尼驰骋在那路上,风驰电掣一般,耳边的风生硬,刮得人脸都疼。安博文带着墨镜,脸上的大半表情都被掩去,正是下班的高峰期,他竟然把车开得这样快。第5章 莫名失落

  一路飙车到了一家西餐厅外,服务员彬彬有礼的引他到楼上的包厢。这间包厢是一直留给他的,虽然他不经常的过来,但是这个包房他却一直包着。服务生确定好了菜单,就退了出去,安博文点了一支雪茄,这时电话响起来。

  安博文一看号码微微的蹙起眉头,他从来不喜欢缠着他的女人,嘴角边勾起一司冷笑,接起了电话。

  "博文……"电话那端传来娇媚的女生。

  "什么事?"安博文有点不耐的打断她,声音中透着不悦。电话那端顿了一下,大概是听出了情绪,也知道适可而止。

  "哦,我没什么事,只是看看你好不好。"打电话过来的是安博文众多"床伴"中的一个,林依依,是个过气的模特,和安博文在一起差不多一年了。很少有女人在安博文的身边呆上一年这久,稍微的不顺心,安博文就会一张支票打发了。

  但是林依依却很善解人意,也已经摸透了安博文的脾气,在他不高兴的时候,千万不要惹他。她永远知道什么适可而止,什么叫不合时宜,所以才能在他的身边呆着这么久。

  那边的电话即将要挂断的时候,突然安博文说了句话。

  "你还没吃饭吧?"

  不到半个小时,林依依就赶过来了,看的出是经过了一番细心的装扮。长长的头发高高的在脑后挽起来,长长的水晶耳坠打着颈窝处,脸上微微的盖了一层粉,如粉嫩娇艳的桃花,淡粉色的眼影。一身水蓝色的穿裙显得身材高挑而曼妙,但是安博文总觉得好像是哪里不舒服,看起来让人觉得兴味阑珊。

  林依依最善于察言观色,一见安博文一脸的不悦,也不多说什么。他生气的时候别人最好沉默,否则你将惹火上身。吃过了饭,林依依小心翼翼的跟在安博文的身后,安博文也不看她也不说话,一直到坐在车里,安博文才说话。

  "今晚去你那过夜吧。"语气淡淡的,好像是透着无限的落寂和倦怠,林依依低着头应了一声。一切都是那样顺路成章,并没有什么特别,安博文对女人从来没有什么两样。当时热情如火,事后却冷得像冰一样。

  放一进公寓的门,林依依就被推在沙发上,霸道而狂乱的吻很快就将她吞噬。安博文像是一只嗜血的兽一样,狠狠的呲咬着她,林依依承受不住,终于交出声来。

  安博文丝毫没有怜香惜玉,头脑中却是霍怜情的影子,她魅惑的笑脸和意味深长的话。

  "好像是时曾相识,难道你不记得了?"突然好像是被什么惊醒,安博文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这张脸,惊恐中带着一丝委屈。

  不是那张冷眼而充满魅惑的脸,安博文推开林依依,坐在沙发上点了一支雪茄,林依依在一边瑟瑟发抖。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今天安博文竟然这样的反常,但是她并没有哭,她知道女人的眼泪对安博文来说只能让他更加的讨厌你。

  整理了一下衣服,慢慢的走进厨房去冲咖啡,安博文望着窗外迷离璀璨的夜景,远处霓虹闪烁,灯火阑珊。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掐灭手中的雪茄。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人,竟然真的像是故事中走出来的一般,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

  原本以为,她还是再找来,可是自己在希尔顿酒店里又住了3天,她却没有再找来。也许当时她只是利用了自己一下,或许是突然见寂寞了,想寻一下刺激。

  此时,林依依已经端了咖啡进来,安博文已经恢复了常态,悠闲的端起咖啡来。林依依小鸟依人般的坐在他的身边,安博文喝了两口咖啡,转过头来看了看林依依。

  "最近在做什么?"突然的发问,让林依依有点不知所措,脸上带着一丝惊惶。

  "嗯?我找了间公司上班。"

  安博文把咖啡放下,点了点头,伸手搂住了林依依坐在一边有些僵硬的身子。

  "跟我是不是很累,总要察言观色?"林依依好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瞬间的睁大眼睛。

  "不!没有!不是那样的……"林依依一时间竟然找不到更好的话来搪塞,安博文微微的蹙起眉头。

  "我在纽约买下了一幢房子,地点还不错,你可以去那边继续的读书,随便的做点什么。"这在安博文众多的分手女友中,算是幸运的了,其他的只是甩下一张支票就走人。安博文慢慢的站起身来,回过头对林依依笑了笑。

  "如果钱不够,我还可以再给你。"这是安博文莫大的仁慈,也许是念在林依依平日里从来不给他找麻烦,也不会对他要求什么,很知道自己的身份。

  从林依依的公寓里出来,安博文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仰起头来看着天空中一颗颗如钻石般闪耀的星子。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诱情:总裁的恶魔情人》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482.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