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等到天蓝再看海》梅诗文楼斌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等到天蓝再看海》梅诗文楼斌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章 超级金主

  夜色唏嘘,秋叶微凉。

  梅诗文关上直播室的门,深呼一口气将手中的小箱子放到了地上,坐到了电脑前。

  就在三天前,她快要下直播的时候,忽然弹出来一条私信,对方要求加她微信私聊。

  梅诗文发现这个人正是之前给自己狂刷礼物的土豪观众,所以不敢怠慢,马上加了微信。

  没想到对方单刀直入,提出要梅诗文单独给他做直播,五万块一小时。

  梅诗文迟疑片刻之后,还是爽快答应了。

  她也不傻,知道对方开这么高的价钱,是想看点不一样的,于是她特意穿上了暴露的衣服,尽可能的展示自己曼妙的身体给对方看。

  直播第二天结束的时候,对方突然加价到二十万,要求她表演道具。

  梅诗文又惊又怕,那种表演是什么性质她很清楚,后果是什么谁也不清楚。

  可是,犹豫片刻之后她还是果断答应了,因为她需要钱。

  梅诗文刚进入直播间,对方就发过来一条信息,"还不开始?"

  梅诗文赶紧回了一句"马上开始",便起身走到了箱子前。

  她双手有些颤抖的打开箱子,脑海里全是儿子盼盼天真无邪的小脸,他在等自己回家,并不知道自己即将要做一场耻辱的表演。

  犹豫的关头,脑海中又跳出了医院发的手术通知书,梅诗文一咬牙,伸手从箱子里拿了一条邪恶的皮鞭,扭动着腰肢走到了中央,对着摄像头妩媚的笑着,瞬间进入了状态。

  身上的衣服一件件的褪去,梅诗文将箱子里的"十八般武器"全都展示了一遍,她对着摄像头强颜欢笑,为了讨好屏幕那头的金主,她觉得此刻她变成了一条没有人格的哈巴狗。

  直播结束,梅诗文迫不及待的关掉摄像头,瘫坐在电脑前捂着脸,任由伤心的眼泪汹涌而下。

  盼盼,对不起,妈妈没用。

  忽然,手机振动起来,梅诗文慌忙擦了一把眼泪,拿起手机看到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她担心是金主打来提建议的,便迅速接了起来。

  "您好……"

  "梅诗文,你他妈真贱。"

  一个阴沉的声音仿佛来自地狱一般,梅诗文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您是哪位?"

  电话被挂断了,梅诗文僵硬的握着手机,回想着那个可怕的声音,心脏痉挛起来。

  是听错了吗,为什么声音那么像他,是他?

  不,不可能。

  梅诗文迅速整理了一下情绪,收拾好地上的东西准备等会出门扔到垃圾桶里去,从今往后再也不会做这种表演了。

  就在她拉开门的一瞬间,忽然一个身影猛地扑了进来,她的身子被撞飞出去了半米,鞋跟一崴差点摔地上,手中的箱子飞出去后重重的落在了地上,里面的道具散落一地。

  四目相对的瞬间,梅诗文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是他,楼斌,一个等待她的劫。

  黑裤子白衬衫,犀利的碎发,深邃的双眸,冷峻又帅气的五官,还是三年前的那个让她爱到窒息的男人。第二章 劫

  "是你……给的钱,对吗?"梅诗文干涩的问道,她没想到对方会用这种方式来羞辱她。

  楼斌双手插袋,眼神里的冰冷就跟秋霜一般,冻得她涩涩发抖,"梅诗文我没想到你居然这么下贱,为了钱什么事情都肯做,你的那些高贵呢?"

  "我……我……"梅诗文心跳得很厉害,还要辩解什么呢,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楼斌厌恶的瞥了一眼地上的那些羞耻的道具,呲牙说道,"给很多男人表演过吧?刚才放得挺开的。"

  "我没有……"

  "闭嘴。"楼斌一步跨到她跟前,凶狠的捉住她的手腕将她推到了墙上,双眼直视着她,像是要将她撕碎。

  "二十万就可以脱光衣服表演,那我再加二十万,是不是就可以睡你一个星期?"

  "不……"梅诗文痛苦的喘息着,手腕几乎要被楼斌捏碎了,痛到了心里。

  "三十万!"楼斌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随即拽住她的胳膊将她甩到了旁边的双人沙发上,梅诗文后脑勺撞到沙发扶手上,脑子瞬间晕乎乎的使不出半点力气。

  楼斌粗暴的压了上来,疯狂的撕扯开她单薄的衣衫。

  "你住手!"梅诗文吃力地挣扎着,眼泪模糊了视线,眼前的男人已经不再是五年前那个爱自己如生命的男人了,他此刻只是想要侮辱自己而已,并不是因为爱。

  楼斌迅速解着腰带,咬牙切齿的吼道,"别再我面前装矜持和高贵,你是什么人我最清楚!"

  一句话说得梅诗文心彻底碎了,是的,如今自己在他眼里只是一个没底线的坏女人。

  楼斌顶上来的时候,掉在地上的手机再次振动了,梅诗文看到屏幕上的"盼盼"两个字,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地推开身上的楼斌跌下了沙发。

  梅诗文将手机握在手里,微微颤抖着说道,"我没想的那么脏,我是个妈妈!"

  楼斌眉头跳了一下,愤怒燃烧得更加旺盛了。

  "那个孩子不就是你跟那个第三者生的野种吗?还自称母亲,脸呢?"楼斌戏谑道。

  梅诗文含泪狠狠瞪了他一眼,抓着振动不停的手机夺门而去。

  三年前的平安夜,她羞涩的跟他说,你要当爸爸了。

  他欣喜若狂,抱着她一圈一圈的转,转得她头都晕了。

  他们约定好去登记的前一天,楼斌出了车祸,命在旦夕,急需输血否则就不行了。

  他的血型很特殊,一百万人中才有一个,她哭着跪在手术室门口,求医生一定要救他。

  他曾经指腹为婚的未婚妻艾菲出现了,说她表弟的血型跟楼斌吻合,她可以让表弟给楼斌输血,但前提是要梅诗文离开楼斌。

  爱他,难道这一刻却要看着他死?

  梅诗文咬碎了牙齿,答应了艾菲的条件,永远离开楼斌。

  楼斌苏醒之后,却被告知梅诗文以为他不行了,扔下他跟着一个男人跑到了国外。

  从此,相爱的一对天各一边,带着对彼此的爱与恨,一晃就过去了三年。第三章 求婚

  一千多个日夜,足以改变世间万物,唯独不能消散的是爱与恨。

  擦掉冰冷的眼泪,梅诗文晃晃悠悠的从马路牙子站了起来,走进一家甜品店给盼盼买了一盒抹茶蛋糕,快步赶回了她租住的小公寓。

  推门,却见到袁枫正抱着盼盼坐在沙发上,看到梅诗文进来,袁枫立刻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示意梅诗文不要出声。

  梅诗文有些难为情的推到旁边换鞋子,保姆刘嫂说刚才盼盼一直在苦恼,无奈之下她只好给袁枫打了电话。

  "你干嘛要给袁枫打电话,他很忙的!"梅诗文有些心急地责怪道,却被刘嫂淡淡的一句"可你也很忙啊!"给噎得说不出话来。

  她内疚得抬不起头,连声跟刘嫂说着抱歉,是她自己跟刘嫂交待的,她工作的时候不要给她打电话,影响她工作会扣工资。

  她甚至隐瞒所有人,她每天晚上出去是给有钱人的孩子补习英语,而不是去直播间里给那些屌丝男士唱歌跳舞。

  十分钟后,她和袁枫坐到了阳台上,喝下一口袁枫带来的花茶,整个人也舒服了许多。

  "袁枫,真是不好意思,今晚又麻烦你了。"梅诗文感激的说着,双手紧紧握着杯子,眼神却飘来飘去不敢直视袁枫。

  袁枫笑了,"跟我还客气什么?"

  梅诗文无言以对,自己确实是亏欠人家太多了,三年前是自己求他跟自己演戏,跑到国外待了一段时间,让楼斌死心,相信她真的背叛了他们的感情。

  这些年袁枫一直陪着她和盼盼,他对她的感情她是知道的,但她不能接受,她配不上他。

  "盼盼是月底做手术吗?"

  梅诗文点点头,"是,钱我在凑了,你不用为我们担心……"

  梅诗文话没说完,袁枫已经将一张银行卡推到了她面前,银行卡上面,还放着一个精致的首饰盒。

  梅诗文愕然,惊慌的抬起头看着袁枫,"袁枫你……什么意思?"

  袁枫深情的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说道,"我爱你,请给我一个机会,让我照顾你和盼盼一辈子。"

  梅诗文吓了一跳,"袁枫你别这样,我们真的不合适。"

  袁枫凝视着她,"在我这里没这些概念,我只知道我心里的感觉,就是想要跟你在一起一辈子,任何人都阻挡不了。"

  "袁枫你冷静一下,我就当作你开了个玩笑,我欠了你太多人情,我不想再欠你什么。"

  袁枫动情的拉住了梅诗文的手,"诗文,你可以不答应我,但你请为盼盼想想,他很渴望有个完整的家庭。"

  梅诗文僵硬的手瞬间软掉了,她急促的呼吸着,袁枫说得没错,盼盼需要爸爸。

  盼盼是早产儿,患有先天性心脏病,两年多以来他活得很吃力,没办法像其他小孩子一样肆无忌惮的玩耍,健康的成长。

  医院变成了他最常去的游乐场,从原先的一个月去一次,到现在一周去一次,医生说如果再不做手术的话,很有可能他就会有生命危险,就算能保住一条命,后半辈子也会落下残疾,永远都站不起来。

  50万的巨额手术费用,梅诗文真的崩溃了,她只能辞掉了原先在幼儿园的工作,去做直播赚钱。

  第四章 不能逾越的鸿沟

  "诗文,戒指和钱你先收下来,我知道要你马上接受我,对你来说有些困难,我等着你考虑清楚,亲口跟我说你愿意。"袁枫温柔的声音,将梅诗文从痛苦的思绪中拉了回来。

  "袁枫……"

  "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袁枫顺手在她的鼻头上轻轻的刮了一下,冲她微微一笑,便起身离开了。

  梅诗文死死的咬着嘴唇,颤抖着双手打开了那个首饰盒。

  里面躺着一枚精致的钻戒,她小心翼翼的抚摸着,心如刀绞。

  三年前,她的无名指上也曾带着这样一枚钻戒,她离开之前忍痛将它摘下来,手指上已经有了一圈淡淡的戒痕,这枚钻戒仿佛已经长在了她的身体里,摘下来的那种切肤之痛,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黄昏,残阳如血。

  公司顶楼的私人健身房里,楼斌疯狂的挥拳击打着面前的沙袋,汗水划过他帅气冷峻的脸颊,将他胸口的衣服打湿了。

  助手杨俊伦站在一旁,面沉似水,楼斌已经在这里疯狂发泄将近两个小时了。

  一记重拳打出去,"咔嚓"一声,楼斌的手指骨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响声,他无力的垂下右手,脸上写满了痛苦。

  杨俊伦快步走了过去,"楼总,您受伤了?"

  楼斌咬着后槽牙,直视着面前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沙袋,冷声问道,"让你调查的事情呢?"

  "楼总您的手……"

  "我让你调查的事情。"楼斌冷声打断了杨俊伦。

  杨俊伦无奈,担忧的看了一眼他的右手,随即认真的说道,"当年梅诗文跟着那个男人去了德国,但是只待了一个多月,那个男人就走了,之后梅诗文独自在德国生活,半年前才回到这里,还带着一个孩子,应该是她跟那个男人生的。"

  "什么叫‘应该’?"楼斌转脸怒视着杨俊伦,"我要的是确切的答案,不是‘应该’。"

  杨俊伦面露难色,"因为我们目前还没有调查到她跟那个男人结婚的登记信息,所以我只能推测那个孩子有可能是他和那个男人生的,当然,也不排除别人。"

  楼斌扯起嘴角,鄙夷的笑道,"还真是挺复杂,连孩子爸爸的身份都不知道。"

  "她回国之后,先是在一家幼儿园里做老师,但是三个月前忽然辞职,签约了苹果直播,不过按照我们调查的来看,她并没有做过违反规定的直播内容。"

  楼斌点燃一根烟,冷冷一笑,"难道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她还要公布出来?如果连你们都调查到了,那就不叫见不得人的事情。"

  是的,他不相信梅诗文之前没有做过那种特殊的表演,那天自己随便一试探,她不也是为了钱,很爽快的就答应了吗?

  杨俊伦点点头,看着楼斌复杂的表情,他心里也挺不是滋味。

  跟了楼斌那么多年,他看着楼斌和梅诗文从相识,相爱,再到分开,这些年来楼斌是怎么过来的他都看在眼里,他表面上过得很潇洒,但其实他内心深处一直都忘不了她。第五章 走投无路

  "去跟他们的老板谈,立刻开掉她,我看她除了做这一行捞钱还能做什么。"楼斌深深的吸了一口烟,表情变得有些邪恶。

  "是,楼总,我这就去办。"杨俊伦说着,便退出了健身房。

  右手的骨胳传来钻心的疼痛,楼斌微微皱眉,缓缓的抬起右手摘下拳套,看着已经肿起许多的无名指,自嘲的笑笑,"果然是没有命戴婚戒。"

  晚上,梅诗文抱着盼盼坐在沙发上,心里一阵阵的发怵,平台那边忽然跟她解约,说是收到举报,她进行了违反规定的直播。

  梅诗文知道,那三天的特殊直播只是直播给楼斌一个人看的,否则自己从来没有在直播的时候做过任何违反规定的直播内容,别人想黑自己,也找不到证据。

  她很忐忑,楼斌打的到底是怎样的一手牌,花了几十万块钱羞辱自己,然后又砸掉了自己的饭碗,他到底是在拯救自己,还是要将自己推入无间地狱。

  梅诗文又去应聘了几家直播平台,但好像她进行违法直播的事情已经在圈子里被公开了,没有一家直播平台愿意跟她签约。

  梅诗文心急如焚,盼盼做手术的情还差十多万,她不想用袁枫的钱,更不想欠他人情,况且袁枫的事业才刚刚起步,那笔钱他拿出来也很吃力。

  这天中午,梅诗文还在满世界的找工作,连续跑了几家公司应聘都没有希望。

  袁枫忽然打来电话说是要见她,梅诗文听他口气有些急,心里也紧张了起来,立马就赶了过去。

  在路边的茶餐厅坐下来,梅诗文第一次看见袁枫的脸色如此糟糕,说不出来的那种憔悴。

  "袁枫你怎么了?"梅诗文心急的问道。

  袁枫看了她一眼,欲言又止的样子让梅诗文更加心急了,她抓着袁枫的胳膊,指甲几乎都要嵌进了袁枫的皮肤里,"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好不好?你这样子我很慌张。"

  袁枫无奈的咬了咬嘴唇,将手机掏出来翻出了几张照片递给了梅诗文,沉声说道,"我朋友说这个女主播跟你长得很像,这不是你对不对?"

  梅诗文的心"咯噔"了一下,接过手机一看,正是自己做直播时候的截图,照片里的她穿着各式各样的露脐装,做着妩媚的舞蹈动作,搔首踟蹰,画着大浓妆,就连她自己现在看到也觉得脸红。

  袁枫轻轻地扳过她的肩膀,皱眉看着她说道,"诗文,我知道你为了盼盼做手术的钱非常的头疼,可是你需要钱你跟我说,你没必要去做那种工作。"

  梅诗文心里一阵阵的刺痛,几乎要牙齿咬碎了。

  "之前你说你在给人做私人家教补课,后来我去问了一下,根本就没有你说的那家人。"

  梅诗文只感觉心口被狠狠的捅了一刀,她推开袁枫,难过的说道,"我只是为了筹钱给我的孩子看病而已,你为什么要调查我?"

  "因为我不想你误入歧途,那些做直播的人全都是利欲熏心,为了钱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在我心里你一直都很纯洁,没想到你也有那样的想法!"袁枫有些生气的说道。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等到天蓝再看海》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478.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