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炙火猎香》陆飞苏娜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炙火猎香》陆飞苏娜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重生女子会所

  “呼。”

  地一声,一个雪球从空中抛下,落在海岛市女子会所后的月亮湖上。

  雪球砸起一片水花,并迅速融去。

  一个20出头的青年被扔到湖畔上。

  青年留着短短的刺头,浓眉大眼,高大帅气,只是那双亮亮的眼睛里泛着迷茫之色。

  青年摸摸挺拔的鼻子,自言自语地说:“这是什么地方?”

  青年拍了拍脑袋,里面居然一片空白。

  青年真的忘记了以前的事,甚至连自己叫什么都不知道,只记得刚才好像做了一个梦,梦中出现一个老人,站在云空中,告诉他,他原本叫陆飞,是一个刚刚获得国际厨师荣誉称号的鲁菜大师,因为女朋友背叛了他,他伤心不过跳楼自杀……

  现在,他重生了,虽然还叫陆飞,但是,已经不再是原来的陆飞了,而是海岛市一家女子会所的服务生。

  老人给了陆飞新的生命,但也告诉他,在这座城市,有一家凤凰大酒店,老人希望陆飞能够照顾好它……

  “好吧,我答应你,只是……我现在一个小小的服务生,有心无力啊。”

  陆飞摊摊手,做出一个无奈的动作。

  老人从怀里掏出一个册子,轻轻一抛,那册子便平平地飞到陆飞的手上。

  陆飞问:“这是什么?”

  老人道:“这是一本异术秘籍,你不妨学学吧,会对你有所帮助的,待你学了一些本领,才能启程去凤凰大酒店,不然怕是会有杀身之祸。”

  陆飞乐了:“太好了,老人家,谢了!改天有空,我请你喝酒。”

  “行,喝酒也得去凤凰大酒店,好了,我该走了。”

  说着,老人一下子消失了。

  “凤凰大酒店?”

  陆飞伸出左手,食指和拇指一撇,摸着下巴,心道:这名字不错啊,是不是有好酒好菜的照应着。

  “什么大酒店?你小子想的美,快去干活?”

  那声音,简直就像打磨后的高音喇叭,刺耳得狠。

  陆飞一捂耳朵:“喂喂喂,哪来的噪音,把音量调低些好不好?”

  说话间,陆飞瞥眼一看,差点没吐出来。

  在他身后,有一道门户,门户出现一个肥胖的女人,圆圆的一张脸上,肥肉一颤一颤的,靠嘴角还有一颗黑豆大小的痦,一对硕大的乳房,差一点就把毛衣撑破了似,满是赘肉的腰下是两腿粗短的腿,可怜了那对三五的小脚,驮着这么大的肉坨,不知要受多大的罪。

  陆飞一指自己的鼻子,说:“你……你叫我?”

  女人眼珠子一瞪,叉着水桶腰说:“不是你还有谁?快去打扫5号房间,客人马上来了。”

  “客人?哪的客人?”陆飞还是有些迷瞪。

  “喂,陆飞,你想不想在会所里混下去啊?我可告诉你,你的试用期还没过呢,合同没签,我随时都可以把你扫地出门。”

  乖乖,这是只母老虎啊,你以为哥们儿我很高兴留在这里吗?不行,刚才老人家好像说过,我现在是什么会所的服务生,什么海岛市的,我人生地不熟,不如先委屈几天,再做打算啦?

  “是,是,我说美女姐姐,别生气啊,兄弟我马上就去。”

  陆飞叫了这女人一句美女,女人那张脸顿时像花一样开了。

  陆飞朝女人身后的门内走,一边走一边打量着会所。

  湖边的小门,原来是会所后面的通道。

  穿过通道,便上了走廊。

  走廊两边有五间按摩室,一色的咖啡色推拉门,有一股梦幻的色彩。门上面都挂着蓝底白字的牌子,分别是1、2、3、4、5号。门的拉手旁,还挂着一个小牌子,上面是按摩师的照片,照片下还有几行小字,大概是简历等说明。

  陆飞瞥眼间,发现1至4号都是男按摩师,惟独5号是女按摩师。

  从照片上看,那位女按摩师二十几岁的样子,面容娇美,笑容甜蜜。陆飞心道:这样的按摩师应该客人很多吧。

  5号,说的就是这里吧。

  陆飞一偏头,发现走廊那头宽敞了起来,走过去一看,原来是前台。

  前台的光线亮堂了许多。前台正对着会所的大门,由四扇落地玻璃门组成,门左右各贴着四个字,虽然从里看是反着的,但陆飞还是看出来了,只见左边四个字是“为伊服务”,右边四个字是“男宾止步”。

  靠门口,站着一个女孩子,一头波浪的秀发,模样很是清秀,上身是红缎的斜襟小袄,下身是青色的筒裤,身上还搭着迎宾的绶带,上面写着“欢迎光临”的字样,看样子应是会所的迎宾小姐。

  陆飞走到女孩面前,问道:“妹妹真漂亮。”

  女孩笑了,说:“陆飞,你今天嘴巴好甜啊,是不是想偷懒?那也不该给我拍马啊,我可做不了主,有什么奉承话去对老板娘说啊。”

  “呵呵,我实话实说嘛,妹妹就是漂亮。”

  “好啦,没事别搭讪了,小心老板娘看到,又发飙了。”

  “我……我只是想问问你,你认识我吗?”

  女孩扑哧一下,捂住嘴巴笑了:“陆飞……你……你好有趣啊。”

  “是吗,我这么有趣。”

  “你不是有趣,是太有趣,天天让老板娘骂得狗血喷头,居然还有心情开这种玩笑。”

  “狗血……你骂老板娘。”

  “啊……”女孩吓得赶紧捂住嘴。

  陆飞左右警惕地看看,低声说:“别怕,我不告诉老板娘,妹妹,你知道打扫房间的东西在哪里吗?”

  女孩扑哧笑了,一指西墙,说:“那边就是啊。”

  陆飞偏头看去,这才发现西墙上挂着五位按摩师的照片,一至四号按摩师都是男的,陆路飞才懒得看。

  苏姓的五号按摩师,却让陆飞诺不开眼,明明是很一般的工作装,穿在她的身上,却说不出的合身,得体,微微收束的小袄,衬托出她纤细的腰姿,袄袖外裸露的手腕和十指,光滑、纤细。

  陆飞忍不住想象着被这双手按摩的感觉。

  五张照片下是一排橱柜,各有一个门户,里面放着一些应用的物什。

  陆飞取了毛巾和水盆,转转头,来到5号按摩师外,敲了敲,只见门一看,眼前一亮,苏师傅出现在面前。

  陆飞抬眼看到她的一瞬间,心跳得厉害,只觉得现实中的苏师傅,比照片上漂亮多了。苏师傅双手叠在身前,微一欠身,礼貌地道:“您好。”

  苏师傅一俯身,蓝色工作装内隐藏的那对丰满的胸脯鼓之欲出。

  陆飞的目光不经意地穿过她的衣领,只觉眼前一片耀眼,慌忙把眼睛避开,道:“苏师傅,我不是客人,是刚来的杂工,是来打扫按摩室的。”

  苏师傅微笑,道:“我知道没事的,我已经自己打扫了。”

  陆飞趁机往里看了看,只见按摩室内摆着一张床,床上铺着洁白的单子,床头上放着一些瓶瓶罐罐,大概是按摩用的东西。

  “您还有什么事吗?”

  苏师傅问。

  陆飞道:“没……没了,既然没需要的,我告退,马上告退。”

  走到门口,陆飞又忍不住回头望了苏师傅一眼,脚下渐渐放慢,就觉得仿佛有两条绳子拴在自己的腿上,在往后拉着。

  陆飞极想和苏师傅多呆一会儿,哪怕不说话,就这样和她站一会儿也好。

  苏师傅见他不时地朝自己瞥来,微微一笑。

  当真是一笑倾城,在笑倾国。

  就在这时,陆飞听到一阵清脆的脚步声传来。咔,咔,咔……

  接着,一阵香风扑鼻而来。陆飞眼前一亮,就见一个衣着华贵的女子走了过来。

  这女子瓜子脸,皮肤像羊脂白玉一样,嘴唇丰润,翕合之间充满了诱惑。只见她上身是一件乳白色的羊绒衫,搭着黑色披肩,肩上搭着一条棕色的坤包,羊绒衫上宽下窄,到腰处已收成一束,下身是一条紧身裤,脚瞪一双黑色的马靴,显得双腿修长而又性感。

  女子的身子像一块磁石,让人挪不开眼。第2章 按摩湿

  不过女子的性格高傲的很,路过陆飞的身边,只是不屑的瞥他一眼。

  陆飞对此不以为意,人家是来消费的客人,自己不过是个小杂工,虽然自己长得很帅,但他还没自恋到认为,可以直接把这位美女给倾倒。

  陆飞放下水盆和毛巾,见那让人讨厌的老板娘正坐在柜台后面打盹,窃笑一下慢慢地走到女孩身边,学着她的样子双手搭在身前,挺胸收腹,面带微笑。

  女孩扑哧一笑。

  陆飞讪笑着问:“小妹子,你笑什么。”

  “你又不是迎宾小姐,干嘛学人家的样子。”

  陆飞嘻嘻一笑:“我反正没什么事干,又怕老板娘发火,只好老老实实地呆在这里,对了,美女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黄莺?”

  “黄家妹妹,你……你好像和我很熟?”

  叫黄莺的女孩抿嘴一笑:“人家看过报名表的,才和你认识几天啊。”

  陆飞不好意思笑笑。

  黄莺一指前台后面,道:“你没事时就去寝室里呆着,这是女子会所,一般女客不喜欢有人闲逛的,尤其是男人,有事老板娘会按响铃的。”

  “哦,我还有寝室啊。”

  陆飞忙问。

  黄莺扑哧又笑了。

  陆飞见她笑得灿烂,不禁一呆,说:“黄妹妹真爱笑。”

  黄莺故意扳着脸,说:“是你太搞笑了。”

  “是吗?对了,黄妹妹,我给你表演一个,你瞧着,这功夫叫丹凤眼……”说着,陆飞左眼不动,右眼珠滴溜溜转了一圈。

  “哇。”黄莺跳了起来,鼓掌说:“陆飞,你太厉害啦,可以去参加选秀节目了。”

  “用厨师的话说,这叫小菜一碟,瞧,我还有更绝的呢。”

  陆飞正要再表演什么拿手绝活,突然,耳朵被人拧住了。

  “谁啊,我陆飞的耳朵能随便拧吗,除了我老板娘……”

  不用猜陆飞也知道,在会所这么凶残的绝对是老板娘,急中生智道。

  “你小子是不是干完活了?在这里得瑟,给我回宿舍待着。”

  老板娘一听,心里很是痛快,也没提扣工资,挥挥手就让陆飞走了。

  “我……我马上去宿舍里待着。”

  陆飞一溜小跑,来到了前台后面。

  临走还冲着黄莺做了个鬼脸儿,逗得黄莺笑的花枝乱颤。

  后面果然还有一排房子,但他并不知道哪间是自己的寝室,见最靠外的一间没上锁,就推门进来了。

  寝室内有两张床,一张床上被褥叠得整整齐齐的,似乎没人睡过。陆飞躺了下来,突然想起一事,一摸怀中,掏出一本册子来。

  只见封面上写着“异术秘籍”四个字,翻开来,里面主要是隐身术修炼法,只需按图画符,贴在身上便可。

  秘籍中说,隐身术分为修为类和道具类两种。

  修为类就如同道家练气修真,要分九个层次。

  修为要一步一步来,道具却可以速成,重生本就是很诡异的事,陆飞觉得应该立即把自己武装起来。

  道具类有速成吗,因为借助道具,只要配好材料就是,大抵就是需要一些笔墨纸张,然后画一张隐身符就可以。

  陆飞从后门溜出会所,绕到大街上。

  果然是闹市,街道虽宽,但是人来车往,好不繁荣。

  街道两边林立着各种商铺,有大的也有小的。

  远处摇晃着走过来一个青年,头上歪带着一顶帽子,个头不高,一副白白净净的样子,眼睛滴溜溜乱转,上面架着一副只有框的眼镜。青年一只手伸在裤兜里,一只手推推鼻梁上的眼镜,望着陆飞。

  陆飞拦住他,抱抱手:“喂,兄弟,问个路。”

  青年看看他,拇指一抹鼻翼,说:“哥们,你刚睡醒吗?”

  “不是啊,啥意思?”

  “啥意思,你从小失去母爱啊?没见过美女?”

  “什么,你是……女的?”

  “啊,咋了,不知道现在流行中兴打扮啊,那总该知道春哥吧,不知道春哥,总知道黄蓉吧?”

  陆飞这才明白,这是个帅气妹子,赶忙苦笑道歉后,就和她攀谈开来。

  “你要买写纸呀?前面不远就有一个超市啦,进去找文具专柜,什么样的纸都有,是在不行就去文化用品店,卖文房四宝的地方,不过这就远些了,要到文化街。”

  “谢了,我先去超市看看。”

  说着,陆飞赶紧和姓林的女孩抱抱手。

  女孩嘻嘻一笑:“拜拜。”

  很快,陆飞来到附近的那家超市,一问之下,还真有黄绫纸。

  陆飞要了一支笔,一些纸总共三块八毛钱,他摸了摸身上,从屁股兜里摸出十块钱来,松了口气,心道:还好,我总算没穷到当乞丐的地步。

  陆飞快步回到会所,一进宿舍便照着册子所描写的样子,画起符来。

  那些符,全是些弯曲难写的东东。字不像字,又似字里含着字。总之,笔画繁多,和一般所见的字不一样。

  符画完了,陆飞将它贴在额头上,然后往外走去。

  “呵,试试看这符的威力是不是像书上说的那么牛。”

  陆飞来到走廊尽头,看到了伫立在大门口的黄莺。

  太好了,就用你来试验试验吧。

  陆飞高抬脚轻落步,来到了黄莺面前。这妮子居然一点感觉都没有,陆飞窃笑,玩兴大起,站在她身后,朝她白皙的脖子里哈一口气。

  黄莺动动脖子。

  陆飞又哈一口气。

  黄莺又动动脖子,还下意识地往回看看,眼里一阵迷茫。

  陆飞高抬脚轻落步,正要离开,却见一个人影忽的一下,从5五号按摩室里走出来。

  穿墙术!

  陆飞没想到,才学会做隐身符,就遇上会异术的人,心中担忧苏师傅会不会被伤害,赶忙来到5号门前,情急之下推门就进去了。

  习惯性的把门带上,抬眼一瞧,只觉得血脉贲张,全身发热。

  此时那华丽女子正全身赤裸地趴在床上,那光滑的脊背,如同一道优美的弧线,白皙的双腿修长而又健美,双峰压在身下,软软的,却依然能看到轮廓。

  再见苏师傅,正站在床边,十指轻柔地在华丽女子脊背上按摩着,她仿佛是一位伟大的钢琴家,在弹奏着世间最美好的音符。

  陆飞赶心怦怦直跳,他拍拍胸脯,见苏师傅没事,本想悄然离开,但右脚刚刚抬起,却听华丽女子道:“苏娜,你锁门了么?”

  “啊!忘记了。”

  苏娜迈着轻捷的步子,越过隐身的陆飞,就把门给锁死了。

  陆飞当即就傻眼了,他要是开门,肯定会发出声响,引来两个女人的注意,平白大门自开,还不把她们给吓死?

  “哎,等吧!”

  陆飞无奈叹了口气。

  陆飞脚尖朝着床,但身子慢慢地转了过来。

  可华丽女子裸露的身子对陆飞来说,无疑是极具诱惑力的。

  陆飞生来哪里欣赏过女生的身体,尤其是这般性感的女子。

  慢慢地,陆飞又转回头来,并且放下手。

  陆飞的目光落到了华丽女子的身上。

  好丰满的胸,好美的胸。

  陆飞嗓子里咕哝了一下,再看那平滑的小腹,修长的玉腿,简直无一处不精致,无一处不性感。

  此时,苏师傅正在轻轻地按着华丽女子的双肩,华丽女子闭着眼,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突然,华丽女子抓住苏师傅的手,将它们放在自己的胸上。

  陆飞呆住了。

  哇,这是要干啥?第3章 妩媚纠缠

  只听华丽女子道:“苏娜,按这里,好不好?”

  原来苏师傅叫苏娜。苏娜,苏娜,好美的名字。

  只听苏娜道:“许总,这……这样不好吧。”

  许总?这女子姓许,还是个总?总裁,还是总经理?总监?总务?总……

  只听许总道:“你应该知道我每次点你的心思。”

  苏娜咬了咬嘴唇,点点头。

  许总道:“那你还怕什么,我们都是女人。”

  苏娜苦苦一笑:“我知道,可正因我们是女人,才……才……”

  许总道:“才什么?苏娜,不用怕,只要我不说,你不说,没有人知道的。”

  许总微微一笑,拉过苏娜的手,道:“来,帮我按摩一下,我喜欢这样的感觉。”

  苏娜轻叹了一声,轻轻地按摩着许总的胸脯。

  陆飞只觉得苏娜手法很多,揉、按、捏、点、压、敲,几种手法反复交叉,好不熟练。

  一开始,陆飞还处于对女孩子身体的欣赏中,但此时,他渐渐痴迷于苏娜的技艺。苏娜就像一位艺术大师,在打造着自己的作品。

  随着苏娜的按动,许总尖细的下巴微微向上扬着,突然,许总双手抱住苏娜的脑袋,梦呓般说:“用嘴巴,苏娜,用嘴巴……”

  陆飞的头猛地一涨,用嘴巴,靠,不带玩这个的好不好……这……这是什么按摩啊!

  再见苏娜只挣扎了几下,头便被许总按在了胸上。

  苏娜只是略微挣扎,便顺从了。

  接下来,苏娜便俯着身子,吻着许总,从上到下,吻着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

  陆飞血往上冲,心跳加速,几乎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

  不好,鼻血无法控制了。陆飞清晰地看到自己手指上血红一片,正是鼻血狂流。

  陆飞心说,还是赶紧走吧!不然怕是自己要流血过多而死了。

  门拴着,开门的时候,自然会有清脆的声响。尤其在这种清静的封闭的空间内,那声响格外的明显。

  咔嚓。门栓的响声让许总和苏娜一惊。

  苏娜问:“谁?”

  陆飞哪里敢应声,一拉门,快步逃回了寝室。

  在苏娜和许总眼里,门似乎是自己开了一下,接着关上了。

  “你没锁门吗?”许总问。

  “锁了。”

  “怎么自己开了?”

  “我……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是没锁好,自己滑开了。”

  “我担心有人偷窥……”

  “我也是,许总,你休息一会儿,我出去看看。”说着,苏娜快步奔了出来。来到走廊上,苏娜凝眉想了想,朝寝室的方向走来。

  陆飞出了按摩室,就跑回了寝室。

  过了一会儿,外面传来清脆的脚步声,陆飞的心也随之跳动了起来。陆飞赶紧躺在床上,面朝里,假装熟睡,只听脚步声来到门口,停了下来。

  一声轻叹传来,陆飞的心没来由地一沉。

  半晌,脚步声渐去渐远。

  陆飞走到后院,走出后门,来到湖边。

  湖岸两边,绿树成荫,

  正是阳春三月,柳絮满天飞舞,像一朵朵绚丽的梦幻,在空中飞舞。远处,一排高楼拔地而起,楼影倒映在水中,湖中心几只小船在随波荡漾,船上坐着一些男男女女,一对对依偎着,说着各自的情话,近处,湖面清澈如镜,偶尔有几条鱼儿露出水面,攸地钻入水中,再浮上水面时,已在十几米外。

  奇了怪了,同样的湖,自己落下来时,好像虚幻一般,远处近处哪有这些人。

  陆飞转目望去,看到了苏娜,她正默默地坐在湖边的石凳上,望着水面,不知想着什么。

  陆飞走到她的身边,在石凳上坐下,说:“苏师傅,在想心事啊。”苏娜转过头来,看他一眼。他发现,苏娜的眼里溢着泪花。

  果不其然,看来,她真是一个心事重重的女子。

  苏娜嘘了一声,轻声说:“没有。”

  陆飞望着湖心,说:“客人走了?”

  苏娜点点头。

  “你似乎工作的不开心?”

  陆飞道

  苏娜一愕,转头看了陆飞一眼,又转过头去,望着湖水,想到了自己和许总的事情,半晌才道:“并不是每个人都有选择职业的权利,有时候,为了谋生,我们不得不违心地做一些事。”

  说着,苏娜轻轻地一叹。那声叹息,像一块石头,压在了陆飞的心头,让他有一股说不出的压抑感。

  “哈哈,何必呢,我觉得一个人只有从事自己喜欢的职业,才会找到乐趣,哪怕报酬少一些,也无所谓。”陆飞想开导苏娜。

  苏娜一呆,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些什么,又闭住了。

  空气似乎凝滞了,尽管周围是大好的春景,但好半晌,两人都在默默无语。

  苏娜突然转过头,望着他问:“你为什么到会所里来?”

  陆飞一愕。

  我为什么要来?谁想来这种地方啊,脂粉气这么重,而且,天天面对着母老虎似的老板娘。

  陆飞摇摇头,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事实上,他真的无法回答,重生这种事,说出来还不让人笑死?

  “如果来当按摩师,倒也罢了,可你为什么来当服务生?这是个普通的无法再普通的工作,尤其在女子养生会所,你这么年轻,到哪里不能找一份有发展前途的工作?”

  陆飞再一次苦笑。

  事实上,不是他选择了职业,而是职业选择了他。

  “我……说不定哪天我就离开了。”

  陆飞只能用这样的话来表明自己的心思。

  “那你当初你为什么要学按摩,能告诉我吗?”

  陆飞觉得,既然不喜欢这一行,为什么要进入这一行。选择技艺时难道是不自由的。

  苏娜脸上浮上一种难以言喻的痛楚,轻声道:“当初是为了我的母亲,她瘫痪在床,我为了照顾她,不得不放弃学习的机会,后来,在陪床过程中,我自学了按摩,只可惜,我并没有把她老人家留下……”

  说到这,苏娜眼角淌下两行清泪。

  陆飞见勾起了苏娜的伤心事,忙道:“对不起,我……我不该问起这些。”

  苏娜展颜一笑,说:“没事的,都过去了,后来……母亲去世后,家里欠了几万块钱的债,为了还债,我不得不嫁给一个并不喜欢的男人。”

  “什么?你……你怎么能拿自己的婚姻当儿戏。”

  “没办法。”苏娜苦笑一下:“母亲去世后,我家里就再也没清净过,每天都有上门讨债的,那些人都是我母亲在世时的亲戚朋友。”

  陆飞叹息一声:“真是人走茶凉啊。”

  苏娜唉了一声:“我一个弱女子又有什么办法,后来,他对我说,只要你嫁给我,我便帮你把债还上,他是我的邻居,我知道他早就暗恋着我,虽然,做出这样的选择我很痛苦,但是,如果不这样,我连活下来的勇气都没有,那一阵,我简直都快让债主逼疯了。”

  说着,苏娜的眸子中一片湿润,泪水缓缓地溢出眼角。

  陆飞没有说话,他能够想象得到,一个孤立无助的弱女子,当时是生活在何等困境之下。

  苏娜抹去眼角的泪水,道:“瞧我,怎么和你说起这些话来。”

  陆飞笑笑:“是啊,苏师傅,你没觉得咱们就像早就相识的朋友吗?”

  苏娜一笑:“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有这么一种感觉,要不然,我怎么和你说起心事来,对啦……”

  苏娜的脸突然一红,嘴唇蠕动了几下,道:“你刚才看到有人进我的按摩室吗?”第4章 女师男徒

  陆飞的心一跳,忙说:“没有啊,只有那位姓许的女宾。”

  说着,陆飞偷偷地瞄了苏娜一眼,幸亏苏娜没有注意自己的神色。陆飞觉得,自己当时的脸色一定不正常。

  “那就好。”苏娜松了口气,目光望向户内,说:“刚才按摩室的门突然自己开了,我还以为是被人推开的呢,现在想想,应是我没把门关好吧。”

  陆飞说:“大概是吧,这种事常有,再说,门锁的质量未必过关。”

  苏娜神色一阵轻松,看看他,道:“好啦,说说你吧,你为什么要来会所?”

  “我……我……”陆飞只好说:“我喜欢按摩。”

  陆飞慌忙找了个能说得过去的理由。

  其实,在这之前,他对按摩的知识几乎一无所知。

  若说喜欢,一是看了苏娜给许总按摩之后,当时,心中产生了这样的念头,如果自己是一位技艺高深的按摩师,那么,像许总这样来会所的女子,会不会都在自己的指尖之下……

  “是这样啊,也难怪,不过你该去进修专业技术的,来做服务生可惜了,而且不会有前途。”

  苏娜轻轻地说着。

  “难道不能偷艺吗?”

  陆飞突然想起自己的隐身术。

  “那不行。”苏娜说:“会所有规矩,即使是内部人员,甚至连老板娘,在未征得客人的同意下进入按摩室。”

  陆飞哦了一下。

  “这是为了保护客人的隐私权,不过……”苏娜笑了笑:“如果你喜欢,我可以教你。”

  “真的啊……好啊。”陆飞兴奋地道:“苏姐,你收不收我学费?”

  一声苏姐,叫得苏娜脸红红的,头一低,又抬了起来,笑道:“学费就不用了,有闲时你陪我说说话就可以了。”

  说到这,苏娜脸更红了。她赶紧别过头去,望向湖心。

  虽然,苏娜只是朝陆飞一瞥,但是,陆飞还是看到她眼神中隐隐的忧郁。

  “唉,我如果是你男人,决不让你做自己不喜欢的工作的。”

  “这是女子会所,又有钱,又放心,他很支持呢。”

  “可……”陆飞想起了苏娜和许总女同的样子,住口不说。

  他不能说,因为,如果说出来,苏娜肯定会羞得无地自容,而且,他等于欺骗了苏娜。

  两人沉默了半晌,苏娜道:“你不是想学按摩吗,我现在就给你说一些基本常识吧。”

  陆飞点点头。

  苏娜说:“按摩或者推拿本是中医养生学中的一种,它通过一些推、揉、搓、按、点、压、捏、敲等手法,来达到平衡人体阴阳,调整脏腑功能,疏通经络、行气活血的目的,按摩最重要的是熟知经络和脏腑的对应,认知穴位和按摩的疗效……总之,关键在于力度的掌握,穴位的准确性,我的寝室里有一个模具,你可以拿去练练。”

  陆飞说:“多谢苏姐。”

  苏娜看看表,说:“走吧,该吃饭了,回会所吧。”

  两人一起回到会所。陆飞随苏娜来到餐厅。

  餐厅里,老板娘及几位按摩师已经开始用餐了,他们见苏娜和陆飞一起进来,都是一愣。老板娘鼻子里哼了一下,扭着屁股出去了。

  饭后,苏娜与陆飞并肩走向寝室,走到苏娜门口时,苏娜说:“陆飞,你不是要学按摩吗,把我的模具抱过去吧。”

  陆飞随苏娜走进寝室,见她的寝室和自己那边差不多大,只放了一张床,屋子里摆设虽然不多,却相当干净,靠床边有一张桌子,上面除了一些化妆品外,还有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

  “是你女儿吗?”陆飞问。苏娜点点头,看到女儿的照片,苏娜满脸红晕,双眼放光。陆飞说:“真可爱。”

  苏娜笑了笑,从墙上摘下一个匣子,打开,里面是一个橡胶的模具人,形象逼真,上面用红线划着人体的十二经络和七经八脉,用蓝点标记着经络流经的穴道。

  陆飞道:“苏姐,模具虽然好,但总不如真人有感觉。”

  苏娜道:“你现在初学,也只能认认经络和穴道,掌握些基础知识,再说,你又没有按摩师资格,会所是不会让你实践的。”

  陆飞突然说:“那我给苏姐按摩好不好?”

  苏娜脸红如布,嗔怪道:“以后不许乱说。”

  陆飞道:“对不起苏姐,我……我是说者无心,我只是怕你身体劳累,想给你放松放松……”

  苏娜往床上一趴,说:“是我误会你了,来吧,替我按按,我瞧瞧你悟性如何。”

  陆飞伸出手来,慢慢地靠在苏娜背上,虽然隔着衣服,还是觉得双手颤抖,掌心出汗。

  “怎么了?”苏娜笑着问。

  陆飞脸一红,说:“没什么,我在想着用哪种手法。”

  苏娜把眼睛一闭,笑道:“既然是放松,就敲打吧,最容易解除疲劳。”

  陆飞斜坐在床边,用手轻轻地敲打着苏娜的脊背。苏娜闭着眼体会着,道:“再用力一些……对,就这样,就这样……”

  这时,突然门外闯进一人,大喝一声,将陆飞猛的推开。

  那人满面怒容,一把抓起苏娜,喝道:“贱人,怪不得不回家,原来泡上了小白脸。”陆飞抬头望去,只见他三十来岁,身材干瘦,脸色黝黑,络腮胡,嘴巴裂到腮边,露出两排歪歪扭扭的黄牙。只听苏娜哭道:“亚虎,你别误会,我们没什么。”

  “我都看到了,还说没什么。”

  陆飞忙道:“这位大哥,我和苏姐真的没什么。”

  “苏姐,叫得好甜啊。”那人冷笑一声,突然又一掌甩在苏娜的脸上,顿时把苏娜的鼻血打了出来。

  陆飞叫道:“喂,你怎么不分青红皂白就打人。”

  那人瞪着眼睛道:“怎么了,我打自己老婆还犯法吗?”

  陆飞一愣,原来这人便是苏娜的丈夫,看他的样子,哪配得上苏姐呢,唉,还是个法盲,老婆怎么了,就能打吗。

  陆飞不想和他理论了,看他的样子,也是个不讲理的主。

  陆飞身材高大,一把抓住男人的手腕,道:“老婆怎么了?老婆就能随便打么!走,去公安局!”

  男人见陆飞身材高大、孔武有力,一下子就软了,不敢冲着陆飞发火,反而一把抓住苏娜的手腕,喝道:“走,跟我回家。”

  陆飞叫道:“苏姐,你不能和他回去,他会欺负你的。”

  苏娜瞥了陆飞一眼,那一眼满含无限的幽怨。

  陆飞在苏娜这一瞥下,无奈放了手,到底他们是夫妻,自己搀和人家的家事,对苏娜来讲,的确是一种伤害。

  男人狠狠的瞪了一眼陆飞,拉起苏娜走了。

  望着苏娜的背影,陆飞忍不住狠狠地甩了自己一巴掌:“你小子,让你没事找事!”

  这天晚上,陆飞一点心情也没有。

  满脑子里全是苏娜的影子,一会儿又出现许总裸露的脊背。耳中忽然是咔哒咔哒的皮鞋声,忽然又是苏娜老公的骂声。

  陆飞恍恍惚惚地中睡到了第二天早上老板娘狠狠地按响起床铃。

  第二天,苏娜正常上班,看到陆飞时,神色有些不自然。陆飞也是不敢看她的眼睛。没事时,陆飞就躲在寝室里学习按摩。有时,望着那个模具,陆飞也会不自然地想起苏娜来,仿佛苏娜就笑吟吟地趴在床上,而手中所触,无不是她柔软的肌肤。

  自己这是咋了,怎么满脑子全是苏姐的影子?难道自己爱上了这个有夫之妇?还是怜悯她的遭遇?

  前面没事,陆飞就待在寝室里,练了一会儿按摩术,觉得发闷,就走了出来。

  后门外的湖边,景色依然优美,可是,陆飞一点欣赏的心情也没有。

  不行,自己怎么变得这么多愁善感起来,这可不是我陆飞的性格。

  “呓呓呓,呀呀呀……”

  陆飞就像练声的人一样,练着嗓子,然后又像练太极拳的人一样,双手画圈,缓缓地下压吐气。

  陆飞这样,是在排泄着心中那股无名的郁闷之气。却在此时,一个小巧的身影摇晃着走到他身边,头戴帽子,鼻梁上架着无片眼镜,正是前几日陆飞遇到的姓林的姑娘。

  林姑娘一只手伸在裤兜里,一只手伸出食指,习惯性地推推眼镜。

  “哇,是你老兄,服务生,怎么好像换了职业,才几天啊,就跳槽啦,你这是在练太极拳吧,不过我刚才好像看到你在练声,你到底是想唱戏啊,还是练太极?”第5章 再入按摩室

  “谁唱戏啊?”

  “不唱戏啊?那就是想练太极拳。”

  “我也不练太极拳。”

  “咦,我发现你这人真怪,你刚才明明又是练声,又是练太极的,怎么这会儿又不承认了?怕出名后请客?放心,我不会白吃你的,你在什么酒店请我,我就在什么酒店回请你。”

  “去去去,人家正烦着呢。”

  “我知道你烦,这种事谁都会心烦的。”

  “你知道我有什么心烦事啊?”

  林姑娘朝会所门口瞥一眼,低声说:“这个谁都能猜到,你是不是被那个脾气暴躁、长得像女张飞的老板娘踢出来了?”

  陆飞一听她这样描述老板娘,不由得呵呵大笑。

  “笑了,你笑了,你看就是被我说对了。”

  “好啦,你别乱说了,让老板娘听到,还不骂死我。”

  “你怕什么……喂,你是不是没跳槽?”

  “我要是跳槽,也不至于在会所的后门练功啊。”

  “说的对,这叫好马不吃回头草,对了,哥们,有件事我上次没来得及问你,你怎么在这地方干?据我所知,这地方是有钱女人来放松的地方,像你这样的帅哥……在这地方可不安全啊。”

  “有啥不安全的?这叫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我喜欢按摩,所以……对了,哪天你身子乏了,过来我给你按摩按摩。”说到这,陆飞眼前仿佛浮现出苏娜给许总按摩的画面,脸上有些发热,因为他在想像着给林姑娘按摩的情景。

  “行啊,不过我可不喜欢来这种地方,再说,你的手艺……”说着,林姑娘用手背拍拍陆飞的胸:“我猜也不怎么地吧。”

  “一般一般,天下第三。”

  “吹吧你,你能全城第三就不会错了,对了,哥们,你叫什么名字?”

  “陆飞。”

  “陆飞,这名字有意思,陆地飞腾,武侠小说中有这么一类轻功。”

  陆飞一笑:“哈哈,姑娘真是男孩子性格,如果在金大师的书中,那可是不压黄蓉的女侠呢,敢问女侠大名。”

  “小女子姓林名灵,本城人氏。”

  两人一问一答都是武侠小说中的口吻,说完,都是哈哈大笑。

  “我不是黄蓉,我不会武功,我只要靖哥哥,完美的爱情……”

  林灵唱起了《我不是黄蓉》来。

  这时,一个爆炸似的声音传来:“臭小子,按铃没人,四处找没人,原来你在这里泡妞呢。”老板娘扭着水桶腰过来了。

  陆飞赶紧抱手:“老板娘息怒,在下刚刚出来透了口气,会所有什么事务,尽管吩咐,小子这就去做。”

  陆飞一时还没从古装武侠台词的口吻中出来,他这一道白,把老板娘吓了一跳。老板娘顿时站住了,看看陆飞,又看看林灵。

  林灵格格一笑:“老板娘,陆飞可是风流倜傥人见人爱的大侠啊,陆地飞腾之术名冠江湖,希望您老人家多多担待。”

  老板娘拍拍额头,说:“我……我不是在做梦吧,你们这是唱得哪一出啊?怎么说话都怪怪的,像是从电视里出来的,还是被湖风一吹,脑子出了问题?”

  林灵笑着说:“老板娘,我最近刚接了一部古装武侠电视剧,没事在这里背台词呢,因为我的这几句台词需要和男主角对,所以刚才就借了一下你的服务生……”

  “啊,是这样啊,感情是未来的明星啊,失敬失敬,我说姑娘啊,有空就来我们会所,保准给你提供一流的服务。”说着,老板娘抬脚朝陆飞的屁股踢了一下,说:“你小子还愣着干啥,真以为对了一下台词,你就成男主角了?还不快进去干活?”

  陆飞忙跑了进去。

  陆飞来到前台,抄起拖把,又走回走廊上,然后一边拖地,一边想着刚才的事。

  想起那活泼有趣的林灵,陆飞忍不住一笑,喃喃地唱着:“我不是黄蓉,我不会武功,我只要靖哥哥,完美的爱情……”

  “哎呦,我的大帅哥,真行啊,和人家未来明星一见钟情啊。”

  老板娘扭着腰走了过来。

  “老板娘,我……我随便唱两句。”

  “也就是唱唱吧,你还能怎样,你因为自己是郭靖啊,臭美吧你。”

  “原来老板娘也看过《射雕英雄传》啊。”

  “废话,这么经典的名著我能没看过,你当我没年轻过啊,想当年,我身材也曾和黄蓉那般苗条,那小身段啊……”说着,老板娘扭了起来,一边往前台那边扭,还一边唱着:“我不是黄蓉,我不会武功,我只要靖哥哥,完美的爱情……”

  陆飞哇地一声,差点吐出来。

  老板娘回头问:“怎么了?”

  陆飞说:“没事,刚才有点反胃。”

  “是不是早饭吃的不对了?”

  “不是……啊,是,是早饭……”

  这天,陆飞正在寝室里揣摩经络和穴位,突然,床头对讲铃响了,拿起一听,里面传来老板娘的声音:“姓陆的小子,赶紧把5号按摩室打扫干净了,一会儿贵客就要到了。”

  陆飞出了寝室,来到前台取了拖把等工具,一抬头见大门外驶来一辆黑色的小车,车门一开,从里面出来一个女子,华装靓服,正是那位许总。

  老板娘一见,早已满脸堆笑地迎了上去。

  这一次,许总穿的不是马靴,而是皮鞋,瓦亮瓦亮的皮鞋踏在地板上,发出清脆悦耳的声响。老板娘亲自打开门,笑道:“欢迎许总,来得这么快。”许总点点头:“本来想等二妹一起来,可就是做不通二妹的工作,她这个人思想比较传统,我便自己来了。”

  老板娘用手招引,把许总让进前厅,见陆飞愣在一边,喝道:“傻小子,你还愣着干什么,怎么不去干活?”

  陆飞说:“人都来了,还打扫干什么。”

  许总瞥了陆飞一眼,说:“这是会所的服务员吗?”老板娘点点头:“是,新来的,不太懂规矩。”

  许总鼻子里哼了一声:“这要是在我们那里,早就开除了。”

  陆飞心中不太高兴,扭头去了。

  陆飞来到5号按摩室,苏娜正在里面打扫着。

  苏娜是个干净的人,虽然不负责清洁的工作,但是,她总是习惯将按摩室打扫的干干净净的,不只是为了取悦顾客,自己看着也舒服。

  陆飞一进来,苏娜就说:“不用了,你出去吧,客人马上来了。”

  陆飞说:“苏姐,以后这种脏活累活就交给我,再说,这也是我的职业。”苏娜笑笑:“没事,我闲着也是闲着,顺手就做了。”

  正说着,皮鞋声来到门口。苏娜一抬头,看到了许总,忙迎了上去:“许总好,来得这么快。”许总走了进来,鄙夷地瞥一眼陆飞,道:“这里没你的事了,出去吧。”陆飞心中有气,假装没听到她的话,故意拿拖把在她脚下拖动着。

  许总喝道:“喂,小服务员,我的话你听到没有?”陆飞抬起头来,正视着她,道:“你说什么?”许总说:“小服务员,怎了,你不是吗?”

  陆飞指指自己的耳朵:“你大点声,我听不到。”

  “听不到?真好笑,老板娘会招用听力这么差劲的人。”

  “不是我听力差,是耳朵里有狗叫声,太刺耳了。”

  “你……你敢骂人。”

  许总活了,杏目一瞪。

  苏娜赶紧一推陆飞:“你别在这胡闹了,快出去吧。”

  陆飞见苏娜开口,也不好和许总在唱反调,转头就走,许总依旧在后面不依不饶骂,说陆飞没素质。

  陆飞来到寝室里,却一时不能平静下来。

  陆飞寻思,犯不着和这么不讲理的女人生气,还不如出去溜溜呢!

  “哎?我记得上次苏姐给许总按摩的时候,遇上了一个会穿墙术异能的人,当时没看清正脸,今天苏姐又给许总按摩,他会不会还来?许总那个臭婆娘出什么事不要紧,可苏姐要被伤害了呢?”

  想到这儿,陆飞坐不住了,苏姐对他可不错,可不能让人欺负了。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炙火猎香》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475.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