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情深如诗雨蒙蒙》乔笙萧衍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完整版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情深如诗雨蒙蒙》乔笙萧衍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完整版

  第001章 微信摇到了他

  皇朝酒吧今晚依旧像平日里那般喧哗热闹。

  无数的年轻男女在酒吧的舞池里恣意的扭动着他们的身体,疯狂的配合动感重金属乐曲呼喊着。整个酒吧的氛围热闹极了。

  酒吧的一个角落里,乔笙刚刚把她自己灌醉,她的好闺蜜苏沐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她睁着惺忪的眼睛傻兮兮的对苏沐笑着,“沐沐,你怎么现在才来,我都快把酒都给喝……”话只说了一半,她就又猛打了一个嗝。

  苏沐看到她这副烂醉如泥的模样,恨铁不成钢,“喝喝,平日里都不会喝酒的人今天竟然灌自己这么多酒。乔笙,你TMD给我振作点,不就是个男人嘛。这世上最不缺的就是男人。他利钊远敢在和你的订婚宴上撇下你去见他的未婚妻,你就更要振作一点,用实际行动告诉他,你,离了他也是有一大把男人要的。”

  大概是苏沐太过气愤了,没有控制她说话的音量。

  她话一说完,立即引来了酒吧许多人瞩目的目光。

  苏沐两只手又往腰间一叉,“你看看,这周围有这么多的男人,你随便抓一个男人上床,都比利钊远强。”

  周围许多男子听了苏沐的话,都对喝得烂醉如泥的乔笙露出了深幽的目光。

  这个女人今天穿着一件白色的小礼裙,脸上画了淡淡的妆,像朵清新的小百合。如果能和这样的女人有个美妙的夜晚,他们怎么可能不同意。

  不过他们中很多人在苏沐到来前,就在乔笙手上吃了亏了。

  这个女人,一有陌生的男人靠近她,她就要拿酒瓶子砸人。

  这才没有人敢靠近她。

  乔笙一只手又抓起一瓶酒要往嘴里灌,却被苏沐一把抢过来。乔笙沮丧的耸着肩膀,“沐沐,加上利钊远,我已经被两个男人在订婚宴上放鸽子了……”

  四年前,她就已经是桐城名流圈里的一出笑话了。

  今天,她又被当成了一出笑话。

  苏沐知道她的过去,所以特别的理解她。

  “乔笙,你就是对感情太过认真了才会被男人伤到。听我的,这辈子咱们就不嫁人了,有需求了就随便找个男人解决下就好了。”

  “对,有需求了就随便找个男人……男人都他妈的不是东西、”乔笙无意义的重复着苏沐的话,随后又伸手要去扯苏沐的手腕,“沐沐,坐嘛,再陪我点酒……”

  “喝你个头!”苏沐知道乔笙以前很少喝酒,她的酒量也非常差。要是再这样放任她喝下去就危险了。

  苏沐上前,直接将乔笙一架,霸道的将她架到酒吧外面。

  “乔笙,你乖乖现在这里等我下,我去把车开过来。”苏沐嘱咐了乔笙一句后,才不放心的跑向酒吧的地下停车场。

  苏沐这么一走,乔笙头疼欲炸,整个人无力的倚靠在门口。微信的消息提醒这时频频振动着。乔笙点开微信,发现微信的一个群里,许多人都在讥讽她。

  “这个乔笙真是活该,四年前倒贴被一个穷小子给耍了,今天又被利大少众目睽睽之下给丢下了,她以后应该是没有脸再在咱们桐城名媛圈里混下去了吧。”

  “女人在订婚宴上被一个男人给甩了,可能是男人的问题。问题是她已经被两个男人给甩了。这不就证明是乔笙自己的问题嘛。我听利氏那边的人说,利大少曾经对人说过,乔笙冷傲,不解风情,明明早就被她以前的那个男人给玩烂了,现在还在装处女……”

  群里的信息不停的刷动着。

  这是桐城的名媛圈。桐城的能叫得上名字的名媛都入了群。

  群里的人明知道她也在群里,也能看到这些消息,还故意发出来……

  乔笙脆弱的心防骤然崩塌,利钊远今天将她这么一撇下,真的是彻底的将她的尊严踩在脚下了。

  眼泪不知不觉中滚落。

  利钊远是渣,可她自己也眼瞎。

  一而再再而三的看上渣男。

  一个利钊远,一个萧衍……

  尤其是萧衍。

  这个混蛋男人……

  他耗费了她对爱情所有的美好幻想。

  这时微信群里的人又换了话题,有人在群里炫耀她最近摇一摇,摇到了一个极品帅哥。

  乔笙想到苏沐刚才说的,她就是对爱情太过认真了,这才被男人伤到。抱着破罐子破摔的想法,她也点开了微信的摇一摇。

  不就是男人嘛,哪里没有。

  利钊远说她装处女,呵呵。那好,她今天晚上就把自己给交出去,这世上随便的一个男人都比她遇到的这两个渣男靠谱。

  乔笙开始笑的花枝乱颤。

  没有多久,她身后有人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她一回头,是个陌生高大的男人。

  真是奇怪了,她好像才刚把位置发出去啊,人怎么就这么快到了?

  乔笙开始有些笑不出来了。不过一想到她经历过的两个渣男,心里也就顾不上其他了,她歪歪扭扭的搭着那个男人的肩膀,“咱们走吧……”

  脚下的步子越来越软,身旁的男人也不过来搀扶她。乔笙觉得这个男人太没有绅士气度了。

  不过好在,很快的就走到了男人的车前。她打开车门,踉跄的上了车。

  车似乎缓缓的启动起来,但可能是喝了太多酒的缘故,她脑袋昏沉沉的,身子往边上的座位一靠,落在了一个坚实的肩膀之上。

  鼻子间有淡淡熟悉的气味在浮动。她扬着卷翘的长睫一看,一张侧脸有些熟悉的侧脸落进她的眼里。

  “萧衍……”她忍不住低声的呢喃着,但脑子里仅剩的一点意识告诉她。

  这人不可能是萧衍,萧衍这个小白脸四年前就撇下她跑了。

  她还等了他三年。

  最后死心了,她才接受了利钊远的追求。

  心里否定着面前的这个男人不是利钊远,她一只手还是忍不住伸出去摸向男人那沉俊的侧脸。

  酒劲涌上来,男人的脸在她视线中变得越来越模糊。

  她的手沿着男人立挺的鼻子一路摸下去,最后落在了男人的胸口处。

  虽然穿着衣服,但指腹下那种肌肉喷张的紧/致感让她心忍不住一跳。

  鼻子立挺,胸肌紧/致。

  这个她“摇”回来的男人看着应该不错。

  “你能认出我是谁吗?”男人喑哑的嗓音在她耳畔边回荡。这个声音听着似乎有些熟悉。

  可她又一时间想不起来了。她懵兮兮的摇着头,“我不知道……但也不想知道。咱们干活吧……”

  乔笙身子上前,愈加紧贴住男人。

  她决定好了,等下和这个男人办完事情,还要发照片给利钊远。

  她要告诉利钊远,没有他,她还是能分分钟钟找到男人。

  乔笙的直白和大胆让男人一双幽利的眸子危险的眯成了一条细缝。他伸手要推开乔笙,乔笙像是一条无骨的蛇一样又是紧缠着他。

  “不用再在我面前装矜持了!你大半夜的跑出来,不会是想单纯的跟我盖被子聊天吧。”平时的乔笙根本没有这般的随便,今天是被刺激了,又喝了酒,现在只想放纵。

  乔笙说话间一只手在男人的胸口间轻轻摩挲着,粉嫩的嘴唇轻轻一咬,笨拙的撬开他的牙关,怀着一种上战场的心情勾住他的舌头……第002章 萧衍

  【002】

  第二天.乔笙是被一阵手机铃声给吵醒的。她迷迷糊糊之间伸手,从床头柜拿起了手机。

  “乔笙,你现在在哪里。我昨天晚上去地下停车场开车时,车子被人给撞了。我和那个车主闹起来。被警察叔叔请去警局喝了一个晚上的茶了。你呢?后面是不是自己搭车回家了?”

  “我昨天晚上……”

  乔笙一个脑袋胀痛难忍,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有些记不清了。但她既然能躺在床上,那应该表明说她昨晚自己回家了……咦,不对……

  目光所及之处是一间陌生的卧室。

  乔笙心一突,眼睛一转,骤然发现她的身边正躺着一个男人。

  男人一只手撑在后脑勺处,正挑着一双幽利的桃花眼看着她。

  这张脸……

  乔笙吓得以为自己在做梦。

  “喂,乔笙,你在听我的话吗?”手机那头又传来了苏沐紧张的说话声。乔笙拿着手机,一个姿势保持了有几秒,最后才猛咽了一口口水,对手机里的苏沐道,“沐沐,我现在有点事情,等下再给你打电话。”

  挂掉电话,她的目光又落在正挑眉看他的男人。

  萧衍。

  “怎么是你?你这个混蛋昨夜都对我做了什么?”

  她垂眸,再一看被子下的自己,赤果果。

  身体的某处还有隐隐的疼痛感袭来。

  乔笙也曾经幻想过能和萧衍再见面,但她的幻想里从来都是先狠狠的将萧衍暴揍一顿,像今天这样的场景,她从来没有想过。

  这个四年前突然抽身离开,将她置于嘲笑声中的男人,他该天打雷劈。

  乔笙脸上和眼里翻滚的愤怒尽数的被萧衍收入眼底。

  这样的她还是像当年一样,一遇到点事情就竖起身上的刺来保护她自己,真像是只小刺猬。

  挑眉邪恶的一笑,他在乔笙的怒视下,坦荡荡的掀开了他身上的被子。被子下,他赤果的身上布满了类似于暧昧后留下的草莓印。

  那印子,多得让乔笙耳红眼跳。

  “乔笙,这些话难道不是该我问你的吗。你知道你昨夜都对我做了什么吗?”

  他眉睫黑亮,鼻梁立挺,嘴唇凉薄,五官明明还是四年前的那副模样。但他一双幽利的眼睛黑沉的让人看不清他眼里的蕴藏着的情绪。

  这样的萧衍已经褪去了年少的躁动,被岁月磨砺的圆滑而又成熟。

  “以前咱们在一起时,你总是不让我碰你。昨夜呢……啧啧……我现在的腰可被你折腾的……”他说话间吃吃的笑着,眼里的促狭显而易见。

  乔笙抖着眉睫又迅速的看了一眼萧衍身上的草莓印。她有些怀疑,这些印记真的是她昨夜留下来的吗?

  乔笙这么一想,立刻就又觉得不对劲了。

  她和萧衍再见面,她的关注点好像弄错了。

  “姓萧的,你说昨夜是我主动的,那我们是怎么在一起的?”她又蹙着眉头追问。

  萧衍直接从床上下来,他的身子本来就高大,全身的肌肉精/壮喷张,浑身上下没有一丝的赘肉,整个人的线条完美的像是上帝精心雕琢出来的一件绝世艺术品。

  乔笙看得脸又是一红。

  “乔笙,麻烦你打开你的微信,看看昨夜是谁主动在微信圈里搭讪我,还给我发你的位置的。”

  乔笙被他一说,连忙打开微信。看到微信里一个陌生人的聊天记录。

  她的脸开始发烫。

  但她很快就又意识到,她的关注点又被萧衍给带偏了。

  “姓萧的,你这个人诡计多端,谁知道你是不是趁着我喝醉酒用我的手机故意加你的。毕竟你这种狼心狗肺的东西,四年前我对你那么好,你都能在订婚宴上撇下我离开了。”

  她想,她的关注点应该是现在要找萧衍算账。

  “我爸爸的朋友,前几年看到你在M国搂着一个女人。怎么着,又撇下那个女人逃了啊?”

  她抓起一个枕头,就向他扔去。

  萧衍顺手接过枕头,笑的勾唇夺魄,“出去了一圈,还是觉得咱们桐城的姑娘……最好。”

  不是桐城姑娘最好,是桐城姑娘最好……骗吧。

  而她就是被萧衍骗得团团转的那个傻姑娘。

  “我现在已经有未婚夫了,昨晚的事情……咱们就算是一场误会吧。”曾经幻想过无数次,萧衍再出现,她要以怎样的姿态来报复他。

  但今天,萧衍表现的那般风轻云淡,好像并没有愧疚她什么。她张口找他算账,要钱?她不缺,也亵渎了她当年对萧衍的感情。

  要感情,她不敢再爱上萧衍了。

  报复他,狠狠打她一顿?她现在全身抽痛,哪里打得过她。

  乔笙悲哀的发现不管是四年前还是现在,她总是拿这个肆意的在她生命中出现的男人没有办法。

  她自己怎么就那么窝囊。

  萧衍一双黑曜石般的眼睛熠熠生辉,两条长腿移动到床边。

  “乔笙,昨天晚上你都强霸上我了,你不觉得该要为我负……”他说着话,两条修长有力的手臂一伸,将乔笙箍在他怀里。

  熟悉的气味扑面而来,让乔笙有那么一恍神。

  但随即的,那些不堪的回忆再次向她席卷而来。

  四年前,她满心欢喜的在酒店里等着他来和自己订婚,结果从白天到晚上,宾客们都走了,她还是觉得萧衍可能是被其他的什么事情给耽误了。他说过,他一定会来娶她的。

  回忆刺激着她的心脏,乔笙一把推开萧衍,两只手并握成拳头状,疯狂的捶打着萧衍,眼泪簌簌淌落。

  萧衍没有动,任由着她打骂。

  她放在床头的手机这时又响了起来。乔笙瞥了一眼手机屏幕,是医院打来的。

  她不得不先接听电话。

  “乔医生,医院来了一位重危孕妇需要马上手术,你得快点回医院。”手机那头,医院的一位护士着急的对她说着。

  乔笙是个妇产科医生。听说有重危孕妇,她看了一眼面前的萧衍后,还是用被子遮住赤果的身子,捡起地上的衣服就跑去洗手间。

  她和萧衍的账,可以再算。

  医院的孕妇却不能耽搁,稍微一耽搁,可能就是一尸两命的事情。

  医院既然这时打电话给她,那就表明其他的医生可能都有手术要赶。她不敢拿人命来耽搁。

  等她换好衣服出来时,她看到萧衍已经裹着一件浴袍半倚在房间的书架上,手里夹着一根烟。灰白的烟雾袅袅而升,模糊了他那张完美无瑕的俊容。

  让他显得既成熟又xing感。

  乔笙实在是赶时间,“咱们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说完,她径直离开。

  乔笙没有注意到,在她从酒店总统套房里走出来时,躲在暗处有人偷偷拍下了她的照片。

  等出了酒店,她招来一辆的士,直接让的士往医院方向开车。

  酒店最顶楼的总统套房里,萧衍走到巨大的落地窗前,看着那抹娇小的身影钻入车里。他唇角轻勾了勾,又是深吸了一口手里的烟,墨瞳深邃而幽深。

  乔笙,昨夜的事情根本就不是一场误会。

  四年前我并没有想在订婚宴上撇下你,而是……第003章 被秀了一脸的恩爱

  匆匆到医院后,乔笙换了衣服消了毒,便进了医院。

  “乔医生,孕妇她有心脏病,肚子里的孩子已经四个多月了。今天早上孕妇心脏病发作,病人家属直接点名要让乔医生你来做这个手术。他们希望你能尽量保住孩子和孕妇。”护士将病人的情况仔细的告诉乔笙。

  但眉眼间闪动,似乎没有全部把话说完。

  乔笙已经进了手术室,病床上躺着一个相貌极为柔美婉约的女子。女子因为疼痛的缘故,一张脸被折磨得扭结成一团。

  乔笙赶忙撇除其他的杂念,全身心的投入手术之中。

  这场手术一做下来,直接做了三个小时。等手术结束,乔笙拖着疲惫的身子从手术室里走出来时,她目光一滞。

  只见手术室外,站着利钊远。

  利钊远也看到她了,但他的目光只在她身上停留了一两秒的时间,就又迅速的移到被从手术室里推出来的病人身上。

  乔笙看到利钊远急切的奔向病人,病人全身麻醉,现在还没有醒来,不过手术很成功,病人已经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

  乔笙最后目送着利钊远和护士们一起将病人送到病房。

  昨天订婚宴上没有出现的男人,现在竟然当着未婚妻的面,对一个女人这般柔情蜜意。乔笙突然觉得自己真是眼瞎了。

  ……

  “喂,你们知道吗。利总昨天在订婚宴上撇下了乔医生后,原来是去见他的前女朋友了。利总的前女朋友原来是国际名模柳星儿。”

  “乔医生真是可怜,我听说乔医生四年前和她前男朋友订婚时,也被前男朋友悔婚。”

  “可不是。不过说到底还是这个柳星儿有本事,她现在已经怀孕四个月了。看到利总这么紧张她,这个孩子肯定就是利总的了……”

  “……”

  一堆护士趁着中午吃饭时间,围在一起八卦着。乔笙听到他们的谈论,白大褂下的两只手紧握成拳头状。

  柳星儿已经怀孕四个月了。

  利钊远是三个月前提出要和她订婚的。

  明明都已经和前女朋友上床了,还非要来撩拨她,这个利钊远,真是渣男。

  几个护士谈论的热火朝天时,突然有人瞥到乔笙。众人连忙止住了议论。乔笙挺直了脊背,从几人的身边走过。

  但即便这样,她也从感受到这些护士中有同情怜悯的目光,有幸灾乐祸的目光向她砸来。

  下午巡房时,她避无可避的要去巡视柳星儿的病房。推开病房时,她看到利钊远正坐在病床前,温柔的给柳星儿削着苹果。

  见到她推门进来,虽然只是极快的一瞬,乔笙还是从柳星儿的眼里看到了得意。

  “病人这次虽然被抢救过来了,但出于医生的职责。我还是要提醒你们,心脏病患者怀孕是一件十分凶险的事情。如果可以还是最好不要孩子比较安全……”

  乔笙说这话完全是站在医生的立场上劝说病人的。躺在病床上的柳星儿却是“嘤咛”一哭,晶莹的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掉落。

  “钊远,我想为你生下这个孩子……哪怕是豁出命也要。”

  这话说的情深意切,倒显得乔笙好像有些见不得他们好的样子了。

  利钊远眉眼深情的连忙安慰柳星儿,“星儿,你的心意,我明白。我一定不会让你和咱们的孩子出事的。”眉眼一抬,再看向乔笙时,眼里的深情已经换成冷冽,“我们到你们医院,又点名让你这个医生来帮助星儿,那就是信任你们医院,信任你这个医生的能力。现在这个时候,请你们一定要以孕妇和婴儿为重。要是孕妇和婴儿出了什么事情,我们一定不会让你们医院和你这个主治医生好过的。”

  原来利钊远也有为了一个女人这么霸道不讲理的时候啊。

  乔笙唇角轻抿,苦笑了笑,“我只是以医生的立场提醒你们。我不是神仙,不能百分百的保证孕妇和婴儿的安全。如果你们对我有什么不满,现在可以转院。”

  利钊目光如寒刀,剐向乔笙。

  “乔笙,我知道你心里怎么想。昨天我在订婚宴上撇下你,让你成为整个桐城的笑话,你现在肯定恨我恨的咬牙切齿。你巴不得能找个机会对付星儿呢。不过我可警告你,对不起你的人是我,跟星儿一点关系都没有。你要是敢对她下黑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真的是冲冠一怒为红颜啊。

  乔笙的心在隐隐作痛,以前利钊远在和她交往时,绅士、体贴。

  他们两人家世又相近,她一直觉得要是能嫁给利钊远这样的男人,门当户对的,应该不会不幸的。

  哪知,一个男人心里有你时,你就是他的宝。否则,你就是站在他身边呼吸一下,都是罪恶的。

  都不等乔笙开口,病床上的柳星儿已经又急着劝说利钊远,“钊远,别跟乔笙这样说话。你没有对不起乔笙,都是我对不起她。明明你们都在一起了,我却……却还是忘不了你……”

  咬着粉嫩的红唇,她一只手又轻抚着她的腹部,“乔笙,对不起。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引/诱钊远的。我太爱钊远了,为了他,我什么事情都愿意去做。”

  一个女人愿意豁出命为他做任何的事情。

  利钊远心里感动,一对比,就更觉得乔笙不如柳星儿。

  利钊远俯下身又赶紧的去安慰柳星儿。看到这两人的恩爱场面,乔笙心尖儿有些发痛。

  得了,昨天明明是利钊远在订婚宴上撇下她的。现在她不但不能责怪他们,甚至还得为他们可歌可泣的爱情“让路”。

  “病人,你好好休息吧。”实在是不想再待下去,乔笙转身离开病房。就在她走出病房没有多久,利钊远又从病房里追了出来。

  “乔笙,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在星儿和你之间选星儿吗?”利钊远挑眉,眼里尽是厌恶。

  乔笙默然不语。

  她承认,她对利钊远是投入感情过的。

  要不然现在被抛弃了,心脏也不会这样隐隐作痛。

  但她也承认,她不如爱萧衍那么爱利钊远。

  “我们交往时,我想碰你,你总是说要留到结婚的那一天。乔笙,虽然你是名门千金,可我也是个正常的男人,我有我的yu望。一个连身子都不肯给我的女人,她又怎么可能有多爱我。可星儿不同,只要我一句话,她可以连夜从M国打飞的过来,甚至于我一句话,她连命都可以给我。”

  乔笙轻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咱们就这样好聚好散了。”对一个根本不爱她的男人,她实在是做不出歇斯底里撒泼的样子。

  乔笙转身要离开时,身后又传来了利钊远的说话声,“星儿很相信你的能力。是她点名要让你来给她做手术的,希望你不要辜负这么一个善良的人对你的期望。”

  善良的人?

  乔笙嘴角浮起一抹讥讽的笑。

  那么多医院不去,专门跑她工作的医院,难道最大的目的不是要膈应她吗?第004章 两个男人的战争

  晚上时,乔笙要值班。

  她刚巡完一个病房,护士满头大汗的跑来。

  “乔医生,206病房的病人又出血了。你赶紧去看一下。”

  乔笙心“咯噔”一下,206病房就是柳星儿住的病房。她不敢再耽搁,急匆匆的奔向206病房。

  等她到206病房时,发现柳星儿一脸痛苦的紧拉着利钊远的手。利钊远也是紧张的不停在安慰她。

  乔笙二话不说,直接让护士赶利钊远离开,她上前为柳星儿做检查。

  幸好,柳星儿虽然腹部流血,但并无大碍。她一番努力后,终于让她不再疼痛。柳星儿看了一眼护士,“护士小姐,我想和乔医生单独说一会儿话。”

  护士离开后,柳星儿用一种冰冷刺骨的眼神睨向乔笙,“乔医生,钊远他在床上时总是喜欢对我用各种各样的姿势,而且怎么都要不够的样子。”

  柳星儿得意的一笑,“他还曾经开玩笑的跟我说,说哪天他要是死了,肯定是死在我的身上的。”

  她脸上得意的笑容实在是太过的灿烂,乔笙抿紧嘴唇,“作为医生,还是要提醒你。你现在是高危产妇,房事之类的还是要少作为妙。”

  柳星儿炫耀般的抚上她的小腹,“说真的,能从乔医生手里抢回钊远,我真的是很开心啊。不过,乔医生,你知道我现在最想做什么事情吗?”

  都不等乔笙反应过来,下一刻,柳星儿一只手抚弄着肚子,一只手用力的拨弄掉床头桌子上的水杯。

  水杯落地,发出清脆的声响,也溅了乔笙一身。

  “啊!钊远!”紧接着就是柳星儿一个痛苦的呼喊。几秒后,病房门口的利钊远就直接破门而入。

  他一冲进来,就直接将站在病床前的乔笙撞到地上。乔笙摔在地上,一只手被水杯的碎片给割破了皮,鲜血直流。

  乔笙眉头微微一皱,从地上站起身。

  利钊远看到柳星儿一只手轻抚着小腹,白着一张脸有些惧怕的看向乔笙。他心猛地一抽,以为乔笙对柳星儿下黑手,他回头就对刚从地上站起身的乔笙猛扇去一巴掌。

  “乔笙,我警告过你的,你敢动星儿,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的。”

  乔笙一边的脸颊火辣辣的疼。

  在利钊远愤怒的目光下,她幽幽的抬起头,“我是医生,我不会傻到在医院对她下黑手。”

  乔笙的辩解,利钊远并不相信。他额头处的青筋爆现,伸手就又要去推乔笙。乔笙的身子本能的往后退了几步。

  却在这时,有一抹高大巍峨的身影骤然出现在她的面前。

  “小乔都说了,她没有对你的野模情人下毒手了。你就不能带上你的脑子思考问题吗?”一个凉薄带着轻鄙的声音响起。

  乔笙眼睫一颤,萧衍。

  突然出现的萧衍身高比利钊远还要挺拔,一张脸俊逸又成熟,他站在利钊远面前,一身的气场完全碾压利钊远。

  “你是谁?”突然冒出来的萧衍,让利钊远感受到了一股无形的压迫感。

  “萧衍。”萧衍唇角若有似无的轻勾,脸部的线条完美。他一把揽过身后的乔笙,“说来起来可能会伤了你利总的心,其实昨天即使你不撇下小乔,小乔也不会和你订婚的。”

  都是男人,萧衍明白,男人对自己不要的女人,和不要自己的女人这态度可是天壤之别的。

  果然,萧衍的话轻而易举地就挑动了利钊远的怒火。

  “小乔?呵呵。”利钊远的双眼放出眼刀,恨不得要把乔笙千刀万剐,“乔笙,你这个女人可真是不简单啊,这边吊着我,那边又和别的男人勾三搭四。好一个浪荡千金小姐啊。”

  乔笙听了想笑,利钊远他有资格对她说这话?

  萧衍唇角边的笑容更加玩味了,“利总,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你找个野模,那是你有眼无珠,饥不择食。小乔找我,那是择优录取。她有了我这样的男人后,又怎么还会选择你。”

  他说这话时眉宇峰挺,自信,全身闪耀着耀眼的光芒。

  这样的萧衍,是真的比利钊远引人注目的。

  利钊远一只手紧紧的握成拳头状。萧衍像是为了故意气利钊远似的,又故意当着萧衍的面,将乔笙往他怀里一扯,乔笙随即的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

  “你也是的,随便一个聪明点的人都知道作为主治医生,要是在她当班时,她的病人出了什么事情,主治医生是逃脱不了关系的。聪明的医生哪里会在病房里就直接对病人下黑手。偏偏有人都蠢到冤枉你在病房里对一个小野模下黑手了,你还不为自己开口解释啊。今天要不是我提前来接你下班,你怎么办?”

  萧衍一双深瞳深邃,看着乔笙脸上的巴掌印时,眼里泛起了涟漪。

  又是伸手将她一拉,他又用恨铁不成钢的口吻教导乔笙,“下次记住了,遇到什么蠢货,就离他们远点。你这个人,本来就挺傻的。我真怕你被他们传染的更傻了。”

  骂完乔笙,萧衍又继续安抚的说道,“走了,你下班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萧衍拉着乔笙往病房门口走。

  他们身后,利钊远冰冷尖利的说话声愤愤然的从牙缝间挤出来,“萧衍,到底是谁给你胆子敢在我面前这么嚣张……”骂我是蠢货?

  乔笙抿紧了嘴唇,有些话她真的想直接对利钊远说清楚。

  可她脚下的步子才刚轻顿下,萧衍又扯着她的手臂,扯着她离开,“利总,我一点都不嚣张。我只是骂不分青红皂白冤枉人的蠢货。利总你绝对不是蠢货!利氏集团总裁的你,怎么可能蠢到会觉得小乔会在病房里直接对她的病人下黑手。你说是吧?”

  利钊远,“……”

  他再开口回击,岂不是正中萧衍的下怀,成了不折不扣的蠢货了?

  这个萧衍,嘴巴太厉害了。

  乔笙离开病房前,看到利钊远那张被气的发沉的脸,她心情一下子就又舒服了。第005章 不堪的照片

  休息室里,萧衍挑眉看着乔笙,“乔笙,我还以为四年了,你找男人的眼光会提升呢。哪知越找越差,这次干脆直接从垃圾堆里找男朋友了。”

  要不是他那张脸帅的让人舍不得打他,乔笙觉得,她应该会上前直接狠揍他一顿吧。

  “萧衍,利钊远是不怎么样,可你以为你就是个好东西吗?当年是谁撇下我给跑了的。”乔笙愤然的怒瞪着萧衍。

  萧衍双手抱胸,眉宇俊挺,“我现在挺愿意继续履行当年要娶你的那个承诺的。”

  乔笙冷笑,“聪明人不在一个阴沟里掉两次。再说了,你在M国可是有相好的。我可不想到时候你的相好过来找我麻烦。”

  之所以四年了都对萧衍当年的离开耿耿于怀,还不是因为她心里还有……萧衍。

  乔笙明白这点。但更清楚的知道,她和萧衍不可能了。

  当年萧衍撇下他,离开时,她被伤到了,她爹地因为担心她,也急的心脏病发作被送去医院。后来,她在她爹地的面前发过誓,这一生再也不会嫁给萧衍的。

  只是昨晚……真的是意料之外的事情了。

  “乔笙,你要是不想让我对你负责。那好,你对我负责吧。”萧衍一脸的玩世不恭,“国外的姑娘不如我们桐城的姑娘好。桐城的姑娘们也不如你好。”

  说来说去都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乔笙心里说不上难过,可又闷闷得有些喘不过气来,她和萧衍是校友。萧衍当时是她的学长,大学时,他们两人是一对非常恩爱的情侣。

  她几乎以为这一辈子结婚、生子……她人生中重大的抉择都要和这个男人扯上关系了。

  可他不仅在订婚宴上撇下她了,甚至于她还曾偷听到她爹地的朋友和她爹地电话里说,萧衍在M国里搂着的那个年轻小姑娘其实是包养萧衍的女人。

  她实在是想不通,当初那个自尊心极强的萧衍这么会堕落得那么快。

  被包/养。

  说出去真是不好听。

  “萧衍,以后咱们还是不要再见面吧,我们之间的事情……真是没有再继续的必要了。”乔笙眼神黯然的从休息室里的长椅站起身。

  她爱过,但不想吃回头草了。

  乔笙不知道自己最后是怎么走出休息室的,总之,等她下班坐到的士上时,她的两只脚就像是被人注入了铁铅,沉甸甸地。

  这时的乔笙不知道,她从六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走出来的照片已经在网上被大肆的流传。桐城一个最知名的论坛里,有人更甚至用一副当事人的口吻对这件事情进行爆料。

  那人说,乔笙这个乔家千金看着高冷,清纯。其实私下里的生活极为放荡。

  她先后和数不清的男人劈腿。利氏总裁利钊远就是知道了她私下里的为人,这才在订婚宴上撇下她,去见的柳星儿。

  至于柳星儿怀孕的事情,那说起来就更麻烦了。柳星儿不是小三,利钊远之前就已经和柳星儿私下里复合了。是乔笙,乔笙这个有心机的小三介入了他们两人之间的感情,这才让利钊远差点撇下柳星儿和乔笙结婚。

  不过老天眷顾,幸好乔笙浪荡的事情被提前曝光了,利钊远和柳星儿终于可以又有情人终成眷属了。

  这样的一个帖子迅速的在网络上流传开来,一时间数不清的网友都开始在网络上对乔笙抨击起来了。

  乔笙俨然成了桐城人人唾弃的荡 /妇。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情深如诗雨蒙蒙》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473.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