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丽人重生记》陆薇薇林天启高辰睿简洋洋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丽人重生记》陆薇薇林天启高辰睿简洋洋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第一章 雨夜的离婚协议

  大雨磅礴,陆薇薇拖着刚刚流产仍十分虚弱的身子,匆匆来到林家。

  只是站在门口,就可以感受到林家的气势。

  金碧辉煌的大门紧闭,几个魁梧的保安站在门口,拦住了打算向里走去的陆薇薇。

  "你们干什么,我要见林天启。"

  "宋小姐嘱咐过,不得让你再进入林家。"保安一脸冷漠。

  "宋雅致的话要听,我的话就不用听了?到底谁是林夫人?"陆薇薇用力嘶吼:"只要我一天是林夫人,这里就一天是我家。"

  "这里已经不再是你的家了。"一个娇柔的女声传来。

  宋雅致整理着自己的衣服走了出来,发型有些凌乱,青色、紫色的痕迹在脖子里清晰可以看见,面色红润,不用猜也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

  "从现在开始,你不再是林夫人了。"说着,扔过来一份文件。

  文件上方,赫然四个大字——离婚协议。

  再往下看去,林天启签名已经稳稳地落在签字区。

  "轰"的一声,陆薇薇所有的坚持全部坍塌破灭,瘫坐在了地上。

  宋雅致叹了一口气,扶起了陆薇薇,回头说道:"这里就先交给我,你们先进去吧。"让保安散了,自己慢慢的向外面走去。

  "天启呢?他在哪里?为什么是你给我这协议?我要见他!"

  陆薇薇快走几步,追上宋雅致。

  "你觉得,在天启哥哥知道了是你害林妈妈现在还躺在医院昏迷不醒,知道了你为了陷害我,自己摔下楼梯流掉孩子之后,还会在想看到你的脸吗?"

  "不是我,都不是我干的,你知道的,帮我解释好不好。"陆薇薇乞求到。

  宋雅致忽然冷笑说道:"我是知道。但我好不容易才将嫌疑推到你身上,傻表姐,你该不会傻到认为,我会再去帮你解释清楚吧?嗯?"

  陆薇薇听了这话,愣在了原地。

  "你说这话什么意思。"

  "真是",

  "即使我话都说到这儿了,你还是不明白吗?"宋雅致抱着手臂,一脸不屑。

  "就是因为天启哥哥娶了你这样的人,我才更气不过,看你这一副蠢样子,哪一点比得上我!"

  "所以说,一直都是你?是你害林妈妈发生的意外,是你害我流产?"陆薇薇愤怒地说:"为什么!"

  "为什么?为了天启哥哥,是我和他从小一起长大,是我和他青梅竹马,论家世、论能力、论气质、论学历,怎么也轮不到你这个路边捡来的野种当林夫人。就因为他妈妈这个老太婆喜欢你!哼,现在好了,你们两个人都已经对我构不成威胁了,我马上就可以嫁给天启哥哥了。"宋雅致盯着陆薇薇不可思议的眼神,得意的笑了起来。

  陆薇薇有些难以接受,"你你怎么会恶毒成这样,你就不怕林天启发现了讨厌你吗?"

  "发现?为什么会发现,我做事天衣无缝,就算怀疑,也只会怀疑你到你身上。"宋雅致冷笑道:"我在天启哥哥眼里永远是那个甜美单纯的宋雅致,而你,在他眼里不过是一个为了目的,连自己孩子都可以杀死的彻头彻尾的蛇蝎恶魔罢了。哈哈哈"

  看着宋雅致笑的狰狞的脸,"你才真正是恶魔!我要去告诉大家,让天启看清楚你的真面目。"陆薇薇说着就要往回跑。

  "就算你说了,谁会相信你?难道你之前没解释过吗?"

  陆薇薇停下脚步,宋雅致说得对,她每一次都有解释,但是没有人相信她,从来都没有。

  林爸爸中毒的时候没有。

  公司机密泄露的时候没有。

  宋雅致自导自演绑架案的时候没有。

  林妈妈车祸的时候没有。

  就连自己摔下楼梯流产的时候也没有。

  每一次的解释,都显得十分的苍白无力,只能换来周围人更深的猜疑,和林天启冷漠到结冰的眼神和更深的厌恶。

  "而且"

  "你也没有机会告诉任何人了。"声音异常的自信。

  "你要干什么"话音未落,一道强光穿透雨夜,照了过来。

  眼睛一阵刺痛,周围的一切瞬间变得模糊,陆薇薇连忙抬起手臂遮住眼睛,待重新看清周围的事物时,一辆车子已经失控一样直直的冲过来了。

  "砰——"

  一切归于平静。

  "都告诉你没有机会了。"宋雅致站在旁边,冷笑一声,坐上了肇事车的副驾驶扬长离去

  胸口憋闷,头晕,有些喘不过气来。

  陆薇薇睁开了眼睛,面前四五个女店员,正在为自己换衣服。

  一个小姑娘,用尽全身的力气,硬是把自己的胸挤的看起来大了两个杯,怪不得刚刚喘不过气。第二章 婚礼的前一天

  似乎一切准备完毕后,她们缓缓拉开挡在面前的帷幕。

  林天启拥有完美棱角的脸,伴随着帷幕的拉开,一点点的出现在面前。

  陆薇薇完全没想到,自己找了他一个晚上,他都不见她一面,现在他却已这样的方式出现在自己面前。

  "你先不要走,听我说,宋雅致啊——"

  陆薇薇怕林天启又走掉,急忙去拉他,却没看见自己正站在高高的试衣台上。

  一声尖叫,向下摔了去,陆薇薇连忙闭眼,预期着落地的疼痛。

  可疼痛却没有自己预期的十分之一,地面甚至有些软软的。

  好奇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45度角趴在林天启怀里,陆薇薇一时间呆住了,有些不知所措。

  林天启低下头,充满磁性,低沉醉人的声音没防备的在陆薇薇耳边响起"这么迫不及待,连一天都等不下去了?嗯?"

  陆薇薇这才发现刚刚以为撑着地面的双手,位置刚好在他结实的胸肌上,不偏不斜,急忙红着脸站起来。

  有些慌张的低了头,却看见自己身上,穿的竟然是婚纱!

  陆薇薇大惊,看向林天启,"你干什么,不是已经要离婚了吗?来这里干什么!"

  "离婚?!"

  后面传来一阵惊呼,陆薇薇顺着声音看过去,发现林妈妈正张大了嘴。

  同样惊讶的是旁边陪林妈妈坐着的宋雅致,但明显,宋雅致的惊讶里,更多的是惊喜。

  林妈妈怎么会在这里,她不是还在医院昏迷吗?已经好了吗?太好了

  "薇薇你说什么呢,明天就要举行婚礼了,现在说离婚可不吉利。"林妈妈温柔的声音打断了想的出了神的陆薇薇。

  "婚礼?"薇薇不禁皱了皱眉。

  谁的婚礼?宋雅致和林天启的?太过分了吧!就算和自己离婚了,也不用这么羞辱自己吧!

  陆薇薇脸色越来越差,完全没有注意到身边,看到她听到婚礼后,做出皱眉这一反应,受到冲击的林天启。

  明明自己在母亲的要求下,才勉强同意和她结婚的,现在到了婚礼前夕,陆薇薇竟然做出这样的反应,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陆薇薇才是被迫的?

  林妈妈看两人脸色都不太好,拉起陆微微的手,转身指着林天启。

  "薇薇,是不是这小子又欺负你了,你放心,等你们俩结了婚,妈帮你撑腰。"

  林天启被妈妈莫名一顿批评,看向陆薇薇冷若冰霜的脸变得更冷了。

  "哎呀,林阿姨,天启哥哥怎么会欺负我表姐啊,一定是表姐快要结婚了,感到太紧张的原因。"宋雅致急忙为林天启说话。

  陆薇薇被她们说的一头雾水,看向四周,发现环境莫名的十分熟悉。

  大脑飞快的运转着,想要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无意间看向了镜子,自己竟然是一副刚二十岁出头的样子,一头的长发还在腰间。

  仔细看向大家,分明都年轻了几岁的感觉,尤其是林妈妈,头发还是乌黑的,没有一丝白发。

  突然看向墙上的日历,日期分明是四年前——和林天启秘密结婚前一天来婚纱店选婚纱的那天!

  一样的场景,一样的时间,一样的婚纱。

  自己重生了!!!

  而且,就在自己和林天启结婚的前一天。

  和林天启结婚这些年,自己一直爱着林天启。

  虽然知道林天启只是因为他母亲的意愿才和她结婚,但她不在乎,而且为了配得上他,配得上林太太这个称号,一直努力把自己变得优秀,努力的丰富自己,学习枯燥的知识,只要是对他有一丁点帮助,只要是可以让他看向自己,再难、再累她也全都认真去做,完全为了林天启而活。

  可他却因为宋雅致的挑拨,诬陷,和自己越来越疏离,越来越不信任,到最后完全不和自己说话,甚至听到自己的声音都厌恶。

  现在,她重生了。

  而且,是在和他结婚前一天,她有机会可以率先停下这一切,为自己而活。

  在更晚之前。

  要结束这场给两人都带来痛苦的婚姻闹剧。

  "关于明天的婚礼,我"

  "关于明天的婚礼,我"

  "对了,表姐,你刚才你摔倒前要和天启哥哥说什么,好像有提到我的名字啊。"宋雅致突然插话。

  宋雅致,这个自己曾经最疼爱最信任的好表妹,现在正以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看着自己,一脸的天真单纯。

  她现在一定正咬牙切齿的咒骂自己早点死开,这样她才好跟她最爱的天启哥哥在一起。

  刚刚说到离婚,她很明显是一脸的惊喜,一脸的兴奋,真的是,以前怎么就一点都没发现她的真实面目呢?

  看着这个与自己一岁之差,"纯真善良、天真可爱"的表妹,陆薇薇心底忽然萌生了一个念头。第三章 欲擒故纵?

  她宋雅致对自己如此恶毒,反复陷害自己,不顾一切毁掉自己名誉,甚至最后夺去自己的性命,现在上天又重新给了自己一次机会,自己却想要退出,成全她的幸福吗?

  现在取消婚礼,对她简直就是嘉赏,怎么能这么轻易的放过她!

  是时候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了。

  可,林天启呢,不考虑他的感受吗?

  为了惩罚宋雅致,为自己报仇,这么对他

  "你表姐正在说话,怎么这么没大没小。"林妈妈看宋雅致无礼的打断了陆薇薇的话,皱了皱眉,有些不高兴。

  林妈妈一直对这个小姑娘喜欢不起来,但看在她和自己儿子从小一起长大,对她也还算客气。

  林妈妈这么一说,宋雅致自觉理亏,连忙向陆薇薇道歉。

  "表姐,对不起嘛,我不是故意的。"

  话是这么说的,却眨着水汪汪的眼睛,一脸无辜的看向林天启。

  林天启也帮着宋雅致说话:"雅致还小,礼节方面难免有疏忽,母亲对她太过严苛了"

  看着林天启毫不犹豫偏袒她,陆薇薇心里苦笑一声。

  果然是青梅竹马,永远无条件相信、帮着宋雅致。

  而自己,只是因为他无法反抗母亲的要求,被迫结婚的人,所以从来不会为她考虑,关心她的感受。

  这一世,她不会再爱他了,绝对不会。

  既然是这样,那自己也没什么可以犹豫的了。

  "妈,没关系的,天启他说的也对,雅致毕竟还是小孩子嘛,您别生气,正好我刚刚打算跟雅致再说一次的。"

  宋雅致看着林妈妈立刻变得温和的脸,不觉有些发愣,陆薇薇她什么时候会说这么识大体的话了?一句话,同时照顾了三个人的感受。

  "雅致,我可能是紧张了吧,今天身体不是很舒服,所以关于明天婚礼流程和细节的最后确认,应该没办法亲自过去了。"

  宋雅致回过了神,连忙答应"哦,这还不简单,交给我就好了,我去确认,你只要好好休息,漂漂亮亮的参加婚礼,做好天启哥哥最美的新娘就好了。"

  虽然亲自确认最爱的天启哥哥和别人的婚礼细节心里并不舒服,但这正是让陆薇薇出丑的绝好机会,自己也可以在林妈妈面前好好表现,宋雅致本来也正打算找机会揽下这件事,没想到事情竟然会这么顺利。

  "嗯,那你辛苦了,我就相信你了。"已经经历过一次的陆薇薇当然知道她在打什么算盘,心里也早已经做了对策。

  林天启静静地在一旁,看着陆薇薇,想着她之前细微的表情,陷入沉思。

  这女人的眼神,从刚才开始,就和之前看起来有些不一样了。

  出了婚纱店,已经接近傍晚了。

  "天启,要没什么事你和薇薇先回酒店吧。"林妈妈看了看表。

  由于是秘密结婚,所以只是在林家旗下的酒店里,叫上两家亲近些的朋友,低调举行。

  提前在酒店入住,一来便于保密,二来比较方便,三来,可以促进夫妻感情。

  至少林妈妈是这么考虑的。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好了,天启送雅致过去吧,雅致一会还要确认流程。

  上一世,自己听完林妈妈的话,直接就坐在了林天启的宾利上,结果林天启皱了皱眉,用同样的理由拒绝送她回去,尴尬的陆薇薇无以复加。

  在林天启开口说话之前,陆薇薇先下手为强。

  今天这么通情达理?之前的她,早就欢天喜地,不管不顾的贴过来了。令人生厌。林天启抬眼看向陆薇薇,回忆起之前陆薇薇的行为。

  还是现在在装矜持?心里一声冷笑。

  "好,母亲放心。"林天启扫了一眼陆薇薇。

  宋雅致和陆薇薇都是一愣。

  林天启不是一直都讨厌陆薇薇缠着他?现在竟然答应要送她?

  但她们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林天启,已经坐到了车上。

  两人在后座并排而坐,陆薇薇想着自己发生的事情,脑子里一片混乱,不知不觉看向窗外,背对着林天启。

  良久,寂静的车内响起了林天启低沉且充满磁性的声音。

  "故意在躲我?"

  声音不大,却打破了车里原本死一样的寂静。

  在寂静中陷入沉思的陆薇薇吓了一跳,回头看向林天启。

  林天启正低着头看文件,感觉到她看向自己,斜眼看了陆薇薇一眼,随即又低下头,继续看着文件。

  他的眼神,冷冰冰的,又深邃的透不出一丝丝情绪。

  陆薇薇看了看小陈,确定了林天启不是在和他说话。

  "所以你是在和我说话?"

  上一世的林天启,虽然唯独对自己有些冷漠,但不管怎么说,自己是他母亲选定的妻子,没有被宋雅致陷害之前,还是会进行简单的交流。并且碍于要让林妈妈放心,不管真心与否,对自己可以说是还不错。

  他彻底和自己形同陌路,是在林爸爸出事后。第四章 枉我这么相信你

  猛地回到他们关系特别僵之前,陆薇薇还暂时没有习惯。

  "我应该还没有自言自语的习惯。"林天启的语气依然没有任何的感情。

  "哦"

  哦

  自己和她说话,问她问题,她竟然只回答一个哦,林天启不禁皱了皱眉。

  陆薇薇看他表情不太好,知道他对自己的回答似乎并不满意。

  但是陆薇薇也不想再顾及他林天启的感情想法,像上一世一样,每天看着他的脸色唯唯诺诺,她真的过够了这种生活。索性偏过头,又看向了窗外。

  车内再次陷入沉寂,小陈提心吊胆的把车开到了酒店。

  车子停好,陆薇薇一人下车走进酒店,头也不回。

  陆薇薇知道他今天不会留在酒店,毕竟上一次,自己一个人等了他一个晚上。

  林天启看着她的背影,心里冷笑一声。

  之前仗着自己母亲的喜爱,天天缠在自己身边,像只吵闹的麻雀一样,叽叽喳喳的在耳边自说自话。

  也没有一点眼力见,丝毫看不出自己对她展示出的冷漠和无视。

  现在在婚礼的前一天,态度180度转变,还无视自己,玩欲擒故纵?

  林天启对她的"心机"一阵厌恶。

  "去公司。"

  还没结婚两人就"分居"了,结婚了还得了。小陈心里不禁嘀咕。

  "可是,少爷,明天就是婚礼了,留陆小姐她一个人"看见林天启眸光中的深谙冷沉,小陈自觉地把剩余的话咽了回去,听话的把车开向公司。

  陆薇薇走进房间,豪华的套房里,东西有条不紊的摆放着,干净整洁,和上一世一模一样,甚至一样的空荡荡的,只有自己一人。

  刚刚经历了死而复生,又在婚纱店折腾了一天,身心疲惫,终于可以停下来休息一下了,陆薇薇无力地躺到了床上,看着天花板。

  嘀——的一声,门被门卡刷开,宋雅致走了进来,看见躺在床上的陆薇薇,狰狞着笑着,举着一把弹簧刀,冲了过来。

  陆薇薇急忙躲开,却发现林天启就在宋雅致身后,一脸冷漠的看着自己,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哭着向他求救,他却一动不动,甚至还带着一丝冷笑。

  慌乱中一不小心,陆薇薇被床脚绊倒,看着一步步逼近自己的宋雅致,发出绝望的尖叫。

  "不要——"

  陆薇薇猛地坐了起来,发现原来只是一场噩梦,但,这梦却无比的真实,真实到陆薇薇想起林天启的表情,心还是止不住的痛。

  面部有些湿润,眼角还挂着泪珠,回头发现,早已哭湿了半个枕头。

  "叮咚,叮咚——"门铃响了起来。看了看墙上的时钟,晚上7点。和上次一分不差。

  是婚纱店来送挑好婚纱。

  急忙擦了擦脸上残余的眼泪,整理了仪表,陆薇薇来到了门前开了门。

  "陆小姐,这是宋小姐帮您敲定的婚纱,现在给您送过来。"两个店员一起托着婚纱,挂到房间的中央。

  临离开时,店员微笑鞠躬:"祝您婚礼举办顺利,夫妻百年好合。"

  只是一句礼貌性的祝福,却刺痛了陆微微的心。

  关上房门,背靠着门,眼眶忍不住发红。

  "婚礼顺利,夫妻和睦,婚礼顺利,夫妻和睦!"陆薇薇攥紧了拳头,"我是因为谁,才活成了上一世那副鬼样子。"

  看着刚刚送来宋雅致挑选的洁白婚纱,忍不住冷笑出声。

  面前的婚纱极尽奢华,通体呈现着晶莹的白色,一层层薄纱柔柔的给皱褶裙蒙上薄雾,数米长的拖地裙摆,闪烁着既华丽又高贵的神韵,胸前镶嵌的水钻,闪着耀眼的光芒,又给婚纱增添了几分成熟。

  没有哪个女人,不喜欢这样奢华漂亮的婚纱,陆薇薇也不例外,甚至兴奋到忘记了,他们举行的是秘密婚礼,一切低调、从简,这样的婚纱和婚礼格格不入。

  也忽视了自己刚二十出头,驾驭不了这样的风格,婚纱反而会掩盖自身的优势。

  更不会预想到,这数米长的婚纱,会使自己走路困难,从而出丑被宾客嘲笑。

  但心思细腻的宋雅致,却全部想到了,"精心"给她挑选了这套漂亮的婚纱。

  自己还开心的打电话过去感谢她,感谢她用心为自己挑了这么漂亮的一件。

  现在想来,自己也真是可笑,被卖了还帮人数钱,蠢的可以。

  现在也没办法去挑新了,倒不是因为婚纱店关门休息了,毕竟只是林家一句话的事。只是陆薇薇知道,这也在宋雅致的计划内,不打算换新的更好,换了,她就可以拿她这件事做文章,背地里控诉她的任性,大小姐脾气。

  看了看表,陆薇薇拨通了李娅的电话。

  她最好的朋友,也是唯一的朋友。

  他们两个从初中就在一个班级,一个宿舍,但是初中前两年,她们俩都喜欢她们的校草,由于心里的竞争原因,两人一直关系不算好,甚至还互相针对。第五章 狂奔的水萝卜

  到了第三年,校草和校长的女儿在一起了,得知这个消息的两人看见对方,像战友一样,一起痛骂校长女儿以权谋私,一起夸奖对方漂亮,一起埋怨校草没眼光,就这样了一下午,两人稀里糊涂的成了好朋友。

  而这朋友一当,就当了十二年。

  电话接通,陆薇薇还没来得及说话,李娅的声音就先传了出来。

  "你放心,我明天一定不会迟到的,而且,虽然有点难度,但身为伴娘,我一定不会打扮得比你好看。"

  依旧是这么直接,陆薇薇听到她的声音心头说不出的暖。

  上一世,自己结婚这些年,不管多困难,李娅都会尽力帮助自己。自己却始终心思都在林天启身上,没有太多时间陪伴关心她。

  好在最后,她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梦想,成为了世界知名服装设计师。

  "嗯,那你最好多打扮打扮,免的到时候看见我的美貌,羞愧的后悔答应当我的伴娘。"照例是一阵贫嘴,只有在李娅面前她才会做真实的自己。

  "不开玩笑了,跟你说正事,带上你那套引以为豪的工具,来江湖救急。"

  李娅最让人钦佩的一点,就是仗义,只要朋友张口,不管是什么,问都不问就答应,并且会竭尽全力的去做好。

  没一会儿,李娅就风风火火的到了酒店。

  "要我干嘛?"

  李娅大口喘着粗气,看得出来,她是急忙赶来的。

  "给我做婚纱。"

  正准备坐下休息的李娅,瞪大了眼睛,随即起身就要往外冲,陆薇薇笑着拉住她。

  "陆薇薇,枉我这么相信你,你这不是害我吗!"

  陆薇薇安慰道,"放轻松,就当是你做毕业设计好了。"

  "你毕业设计一晚上就可以做完?"李娅几乎是咆哮着的。

  "也不用你全做,诺,你就帮我修改一下,改的低调有内涵一点,用不了你太久时间,李大师,我的明天就掌握在你手上了,你忍心不帮我吗"陆薇薇一脸期待的看着李娅。

  知道自己今天逃不掉了,李娅无奈的摇了摇头,走过去,看起了陆薇薇所谓的"毕业设计",忽然大笑起来。

  "这是宋雅致给你挑的婚纱吧,太狠了,哈哈,笑死我了,这一身你要是穿身上,活脱脱一个拖着卫生纸狂奔的水萝卜。"李娅笑的几乎昏过去了。

  不过,形容的倒是很贴切。

  早在自己四年前,李娅就看出宋雅致的不安好心了,一直劝自己小心她,只是自己觉得两人是姐妹,表妹又天真可爱,怎么可能会对自己怎样,从来都不在意,到最后害了自己。

  "好了好了,笑够就开工吧。"陆薇薇被她笑的有些哭笑不得"到时候请你吃大餐。"

  "你当我是什么人,一顿大餐就可以收买。"李娅一脸严肃:"低于两顿不干。"

  "成交,帮我倒杯水,再给你加一顿。"

  "给老娘滚!"

  陆薇薇趴在床上看着李娅在婚纱上剪来剪去,百无聊赖的看起了喜剧电影,时不时像个智障一样的哈哈大笑,对忙碌中的李娅投来的愤怒白眼视而不见。

  果然,没有什么是一顿大餐解决不了的,如果有,就两顿。

  太久没有这样无拘无束过了,不得不承认,这种感觉,真好。

  大约两部电影结束,响起一声怒吼,"老娘我终于做完了——陆薇薇,告诉你,不吃穷你对不住我自己——"

  陆薇薇抬头,愣住了,随即也明白了,四年后的李娅,国际知名服装设计师的称号不是白来的。

  陆薇薇把李娅送到了计程车上,正要关车门,突然想起了什么,在李娅耳边,低语了几句,李娅稍稍惊讶了一下,但随即点头答应。

  送走了李娅,已是深夜,陆薇薇累了一天,很快就睡着了,一夜无梦。

  转眼间,就到了第二天,新娘休息室里,陆薇薇穿着改好的婚纱,坐在沙发上,盯着桌子上宋雅致提前派人送来的新娘捧花。

  捧花十分精致,娇艳欲滴的白玫瑰和蓝玫瑰错落有致的组成一个花球,花梗处缠绕着精美的丝绸,使得捧花更为高级,一切都显得十分完美,只是,在玫瑰的背后,隐约点缀着白色的满天星,小小的,小到不留意几乎看不到。

  陆薇薇对满天星严重过敏。

  她宋雅致当然知道这一点,小的时候自己因为满天星过敏昏倒住院时,她们一家来医院看望过自己。

  上一世,自己一心在婚礼上,完全没有注意到有什么不对劲,拿上捧花后,身上就开始一片一片的冒红斑,眼睑肿的跟核桃一样,并且不住的打喷嚏、咳嗽。

  好不容易撑完了婚礼流程,却在晚宴还没开始时,晕倒在"好心"帮她拿着捧花,一直紧跟着她的宋雅致面前,被在场的宾客怀疑了四年林家的新娘有怪病,贻笑大方。

  林家不明所以的佣人,对她也是避之不及,就连林天启,也在新婚之夜借口公司有事

  开门的声音打断了陆薇薇糟糕的回忆,李娅左右看了看,走了过来,举起手中的包包,从中掏出了一束捧花,看起来和桌子上的一模一样。

  "准备好了吗,新娘子,婚礼马上开始了。"

  李娅问道,同时将桌上的捧花扔进了垃圾桶。

  "准备好了!"陆薇薇盯着捧花,异常坚定。

  她知道,自己准备好的,不仅仅是婚礼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丽人重生记》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466.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