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光耀门庭的女人》姜绿芜傅斯年小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光耀门庭的女人》姜绿芜傅斯年小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第1章 猎物

  A城皇佳赌场。

  午夜时分,赌场内正是沸反盈天的时候,赌徒们猩红色的眼中带着狂热而疯狂的光,肆意将面前代表千万的筹码推倒。灯红酒绿下掩盖着一片欲望的火花,闪烁晦暗的灯光下是不堪一击的脆弱与疯狂。

  女子恐惧的尖叫从赌场内传来,却很快淹没在赌徒们嚎叫的声音中。

  女洗手间。

  几个满脸横肉的男人抱臂站在一个高瘦的男人身后,几人的目光中带着讥屑,仿佛是正在逗弄老鼠的猫儿,看可怜的老鼠在自己爪中瑟瑟发抖。

  姜绿芜恐惧地紧贴在墙面上,冷汗将她全身都浇湿了。对面,何猛伸出手,肆意在她线条姣好的身上游走,他的手如一只冰冷的蛇,带来瘆人的触感。

  "我再给你三天的时间!"何猛嘴角挑起冰冷无情的笑,同时,他伸出三根手指,比出"三",随后,又轻佻地拍了拍姜绿芜的脸颊:"如果三天之后,你还没有把钱补上,小美人……"他的目光带着色情从她身上一览而过……

  "我就将你卖到夜魅,你就可不是在赌场这样买酒买烟那么简单了!"何猛的语气中带着淫荡,随后他附耳在姜绿芜的耳边:"你出卖的可就是身体和色相了!嘿嘿……"

  随着何猛的话,站在他身后的大汉们发出了淫荡的笑。

  "我…我会还给你的……"姜绿芜结结巴巴地说,她低着头,目光不敢看向对面的何猛。

  "你最好给我老实点!"何猛攫住姜绿芜的下巴,强迫她漂亮的眼睛看着自己,随后目光又带上了色眯眯:"不过凭你的姿色,挣个几千万都不在话下啊!哈哈……"

  猛然,何猛又狠狠地将一把匕首擦在姜绿芜的身侧,吓得她尖叫一声闭上了眼睛:"要是敢给老子跑了,老子就用这匕首一刀一刀把你的脸划花了!"说完,他转身,带着一干人走了出去。

  姜绿芜的身体慢慢沿着墙壁滑了下去,蜷缩成小小的一团,她用手抱着头,狂乱地揉搓着一头海藻般漂亮的卷发。

  阿衡,阿衡,你为什么要去吸毒?为什么要去借高利贷?她仰头,屋顶上绚丽的灯光在泪水的反射下模糊一片,浓妆已花,让她整个人看起来狼狈至极。

  一墙之大的电视屏幕上,清晰可见姜绿芜狼狈的模样,浓妆已花,她的目光带着绝望与麻木。她仰望的眼睛,恰好打在屏幕中心。

  傅斯年斯条慢理地从助理艾文手中端着的托盘中挑选了一杯白兰地,犹如欣赏一出精彩的戏剧。

  尔后,艾文附身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傅斯年满意地点点头,嘴角挑着邪恶的弧度:"非常好!给点钱,打发他们下去!"

  随即,艾文转身出去,隔着晦暗不明的光线,何猛几人正毕恭毕敬地站在门后,看见艾文出来,几人的脸上露出惶恐不安的表情。

  傅斯年转过身,修长的手指从冰凉的酒杯上划过,眼望着姜绿芜已经从地面上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地向门外走去。他的嘴角挑起微笑的弧度:猎物已经快要上钩了。

  由美看见姜绿芜回到吧台,连忙关心地迎上去,担忧地问:"没事吧?那些人又来找你的麻烦了?"

  "给我一杯啤酒!"姜绿芜失魂落魄地说,她缩着身体坐上椅子,身上的裙子太过单薄,让她觉得浑身发冷。

  由美连忙将一件外套搭在她的身上,然后递过去一杯啤酒。

  姜绿芜端在手中,仰头,"咕咚咕咚"几声,就将一大杯啤酒喝完了。随后,她又"碰"的一声将杯子放在由美的面前,对她说:"再给我一杯。"

  连续喝了三杯啤酒,直到肠胃传来火烧般的感觉,姜绿芜才感觉冰冷的身体有了温度。她将脸抵在吧台上,绝望地哭了起来。

  自小,她与妹妹姜绿衡无父无母,相依为命,搬离育幼院后,虽然日子清苦却也幸福。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起,绿衡竟然染上了毒瘾,而且还欠下了巨额高利贷,她为了帮绿衡还债,来到A城最混乱的赌场内当服务员,可是高利贷如滚雪球般的利息,让她根本无力承受。

  如今,绿衡不知下落,巨额的债务又无力偿还,姜绿芜不知道人生还有什么活下去的理由。

  忽然,由美轻轻地握住她的手,将一张宣传单放在她的手心里。

  "这是什么?"姜绿芜张开发白的嘴唇,乌黑的眼圈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憔悴苍白。

  "是我在上班的路上有人塞给我的。我想你可以去试试!"由美轻声说:"是有钱人家要找一个保姆,但是要求很高,我觉得你正合适,而且薪酬很高。"

  姜绿芜展开纸页,发现上面写着亿万富豪因病不能行走,需要寻找一名女看护,但是要求未婚,二十五岁以下,而且特别注明面貌漂亮。

  这短短几行文字背后的寓意自然是不言而喻。

  有钱人家的老头,即使是老了,也要找一个年轻漂亮又干净的床伴。

  姜绿芜狠狠地用手将纸页揉成一团,然后扔在地上,又冲着纸团唾了一口,说:"真是恶心!"第2章 等你很久了

  "伺候一个人总比无数个人好。"由美小声说。

  姜绿芜却拿起自己的手袋,脱下脚下的高跟鞋,赤着脚就向门口走去了。

  由美看着她的背影嘟哝了几句,心想还假清高什么!迟早你得走上那一步。随后,她小心地看看四周,然后闪身向赌场的贵宾室走去。

  隔着暗墙,由美紧张地连呼吸都极其小心,她不知道对面的男人到底是什么来头,整得这样神秘。

  "把单子给她了吗?"男人的声音虽然冰冷却及其好听,宛如黑色绒上滚过的白珍珠,然而,那语调中的冰冷肃然,又让人不自觉地站直身体,即使看不到他的面容,都丝毫不敢越矩。

  "是的,先生!"由美连忙诚惶诚恐的回答:"都按您说的话去做了!"

  随后,只见一个面无表情的瘦高男人从里面走出来,将一张支票扔在由美的面前:"你可以走了,不要对任何说起这件事,否则,你将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是,是!"由美捡起支票,却觉得有千斤重,然后飞也似的从房间里跑了出去。

  贵宾室内,傅斯年点起一支雪茄,纵观整个赌场中赌徒们疯狂扭曲的嘴脸,冷冷一笑,飘散的烟圈淹没了他的表情,他那如狩猎者最后一击的目光令人浑身发抖。

  姜绿芜跌跌撞撞地走回家,雪白的脚丫被玻璃渣扎破了,鲜血染红了脚掌,然而她却浑然感觉不到疼。然而,当她走到家门口,才发现房东太太将她的行李全部扔了出来,乱七八糟地堆在门口。

  她走到房东家哭着哀求,然而房东太太却不屑地看着她,讥笑着说:"你还欠我五个月房租呢!有本事把我房租还了?"

  "我下周一定会把钱给您补上的!"姜绿芜哀声乞求,整个人狼狈不堪。

  房东太太正磕着瓜子,随后将一大把瓜子皮扔到她的脸上,讥笑着说:"马上滚!再也不想看到你这样不要脸的小贱人!"说完,便"碰"一声将门关上了。

  雪花从天空中飘下来,气温骤然下降,却远远不及姜绿芜心头的寒冷。她仰着头站在一地雪花中,觉得天地辽阔,却无一处是她的容身之地。

  第二天,姜绿芜用身上仅剩的钱去公共澡堂洗了一个澡,她搓得非常用力,吓得旁边的女人都以为她疯了。当她赤裸着身体站在镜子前,看着纯白美丽的自己,干净的宛如一颗珍珠,可惜,很快就要掉入泥淖。

  随后,她穿好衣服,从由美那里要来昨天晚上招聘单上的号码,去往面试地点。

  如果真有预言一说,如果早知道与傅斯年的相遇会让她踏上一条不归路,姜绿芜宁愿那天自己亲手结束自己的生命。然而,她也永远不会忘记两人

  第一次相见的画面。

  她由秘书带领进入他奢华的办公室,他正站在一排酒柜前,拧眉思索。当他转过身来,她以为看到了世界上最英俊的男人。

  他身穿铁灰色西装,雪白的衬衣搭配亮蓝领结,五官带来冲击人心的绝伦俊美,英俊到令人疯狂,仿佛这个男人得到了上天最佳的恩赐与眷顾。只可惜,在他那如黑丝绒般诱魅动人的眼底没有丝毫温度,如一座可怕的炼狱,即使如此,依然有人愿意奋不顾身地跳入这座牢笼。

  "姜小姐!幸会!"他的语气客气而疏离,骨节修长的手掌中握着一瓶红酒。

  "您……您好……"姜绿芜结结巴巴地说,仰望着这如天神般存在的男人,让她越觉自己是如此的卑微渺小。

  傅斯年的嘴角勾起若有似无的笑意,他在酒台上摆出两个晶莹剔透的高脚杯,随后,动作优雅地在酒杯中倒入红酒,潺潺红酒与杯壁相撞,发出动人的声音。随后,他抬头,直视着她的眼睛,说:"姜小姐,我等你很久了。"

  他的话,让姜绿芜倏然张大了瞳孔。第3章 计划

  他的嘴角勾起魅惑人心的笑容,然而,那笑容却带着嗜骨入髓的冰冷。

  "先…生……"在这样耀眼如明星的男人面前,姜绿芜只觉得自己如此渺小卑微,她不敢与他的眼睛对视,惶恐不安地低着头。

  傅斯年修长的指尖随意地翻看着她带过来的简历,他一边看一边用漫不经心的语调说:"无父无母,只有一个妹妹?下落不明?"

  "是的!"说起姜绿衡,姜绿芜的语气忍不住哽咽。

  说到这里傅斯年坐直身体,他的姿态总是随时随地都带着贵族式的雍容与优雅。

  "你应该明白所谓的看护所代表的意思。"他不再拐外抹角,干脆开门见山。

  "是的。"羞耻与自卑如浪潮般涌上内心,在他们这样含着金汤匙出世的少爷面前,姜绿芜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可笑的跳梁小丑。

  "我想知道姜小姐为什么来应聘这个职位。"

  "我需要钱!"姜绿芜抬起头来,

  第一次坦率地注视着傅斯年的脸。他的面容俊美如铸,却也冷漠如雪。

  "我该为姜小姐的坦率鼓掌!"傅斯年轻轻一笑:"那么也让我坦率地来对待姜小姐。"说完,他从提包中抽出一张照片,放在姜绿芜的面前。

  当姜绿芜看到照片上面目严肃地老人时,忍不住惊诧地倒吸了一口气,语气不稳地问:"您说得老人…不会是…是傅老先生吧?"

  傅锦辉,号称是整个A城的传奇。据说他出身卑微,却创立了自己的赌博王国。在A城,有一半的行业都有傅锦辉的股份。在他名下的财产不计其数,有人帮他粗略的统计过,足以买下几座城市。可惜的是,富可敌国的傅锦辉膝下无子,他的家人在多年前一次游轮失事中全部遇难。

  傅锦辉年逾古稀,身体每况愈下,庞大的家业无人继承。现在,外界都时时关注着他的动态。不过听说他最近正在大西洋的一艘游艇上度假。

  "碰……"一声,火苗跳动,傅斯年点燃一支香烟,缓缓地吸了一口。随后,他点了点头,对姜绿芜说:"没错。不过,我希望你参与一个计划!"

  "计划?"姜绿芜瞠目结舌。

  "提起傅锦辉,你想起了什么?"他转头问她。

  "富可敌国。"原谅姜绿芜只能想到这个词。

  "有一个故事,有一个可怜的孩子,一直和他苦命的妈妈生活在贫民窟中。生活对他来说就是无止境的折磨,直到妈妈死去那天,他才知道自己的爸爸竟然是富可敌国的富翁。"语调轻缓,语句从他薄唇间吐露而出:"不久,失去了所有家人的爸爸竟然派人来将他带到了城堡一样的家。为了得到爸爸的认可,他拼命的工作,可惜的是,他从未得到爸爸一句认可。"

  说到这里,傅斯年的目光染上可怕的阴鸷,他冷笑了一声:"直到最后,他才知道自己只不过是爸爸眼中的一条听话的狗!"

  姜绿芜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气,从傅斯年的眼中她看到了深沉的恨意,忍不住轻声说:"傅……先生……"

  "最近,爸爸立下了一个遗嘱,在他死后全部遗产都捐赠给社会。"傅斯年缓缓地说着,不过同时,从他的眼中流露出贪婪:"不过我是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我必须得,守住自己的位置,拿走属于自己的财富!"

  姜绿芜已经害怕的说不出话来。

  "所以我请求姜小姐来帮我实现这个计划!"傅斯年话锋一转,竟然转到了姜绿芜身上。他目光灼灼,如火般烧灼着姜绿芜。

  "我不太清楚傅先生您的话,我能帮您做些什么呢?"她小心翼翼地说。

  "当我从

  第一眼看到姜小姐,就发现你与死去的夫人太像了。爸爸一直还在思念着她。所以,靠近那个男人,然后伺机得到他的心,那么你就可以得到他全部的财产了!"傅斯年一边说语气都有点兴奋。

  "您在说什么?"姜绿芜猛然从座位上站起来,大声说着:"我不清楚您在说什么!对不起,您的计划太疯狂了,恕我不能奉陪!"

  说完这些话,她就拿起自己的提包,打算转身离开。

  "好啊!姜小姐可以从这里走出去,继续过着夜夜被追高利贷的日子,日日过着像蝼蚁般卑微的生活。这个计划,我完全可以找别人帮我实现!"傅斯年的语调带着嘲讽:"难道姜小姐就没想过有一天站在人生的最高处吗?享受被艳羡的目光与崇拜的掌声?"

  傅斯年眼见着姜绿芜纤细的脊背颤抖了下,随后便挺胸阔步地走了出去。

  他的声音从后方幽幽飘来:"富可敌国的财富啊!"第4章 初次见面

  姜绿芜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晃荡着,天色渐渐黑了,她却无处可去。气温骤然降低,她蜷缩在一家房屋的墙壁下,然而,当主人领着狗出来,狗嗅到陌生的气息,冲着她凶狠的咆哮,姜绿芜立刻吓得狂奔而去。

  奔跑的途中,一只鞋子掉了,等她停下来,发现整只脚都冻得青紫。

  身体的痛远远抵不上心灵的脆弱,姜绿芜觉得自己此刻简直要疯了。然而就在这时,手机响了,当电话彼头传来绿衡撕心裂肺的尖叫,姜绿芜觉得整个世界都坍塌了。

  当她疯了般跑到电话中妹妹姜绿衡说出的地址,发现她被高利贷人挟持。一伙人看见她进来,立刻狞笑起来。姜绿衡被几个男人抱在怀里,她身上的衣服已经接近破布,几只手不停地在她的身体上揉搓。

  "绿衡!"姜绿芜发出撕心裂肺的尖叫,眼看着妹妹青紫色的脸濒临死地。

  尖刀抵在她的脖子上,何猛冷笑着说:"姜绿芜,三天时间已到,钱呢?"

  "钱……"姜绿芜恍惚地说了一句,对面,姜绿衡发出一声痛苦的尖叫。毒品已经掏空了她的身体,她恍恍惚惚地叫了一声:"姐……"

  猛然,姜绿芜从手提包中掏出一张名片,然后拨通上面的号码,不一会儿,电话接通,她的声音冷肃:"傅先生,我还能参与那个计划吗?"

  "可以。"傅斯年的声音斯条慢理。

  "我现在需要一百万。"

  "立刻打到你的账户上!"

  姜绿芜与傅斯年达成了协议。姜绿芜以看护的名义来到傅锦辉身边,让他爱上她,进而与之结婚,得到他名下全部的财产。不过作为报酬,她必须将财产分傅斯年一半。

  "我了解傅老先生一切的爱好与想法,也最清楚什么样的女人对他最有魅力。只要你按我说的去做,爸爸他一定会爱上你。他的时间不多了,很容易就陷入情网。"说这些话的时候,傅斯年的脸上带着绝对的自信。

  "首先,你要从外表上进行改变!从今天开始,你要时刻在战斗的姿态,你的一言一行都要模仿死去的夫人的模样!"

  于是,为了模仿死去夫人的模样,姜绿芜剪去了心爱的长发,当她看着镜中短发英姿的自己,忽然觉得自己是那么陌生。镜中那么清瘦而单薄的女子,真得是自己吗?

  当她穿着傅斯年精心为她挑选的衣裙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他的眼中迸射出胜利的狂热,鼓着掌说:"很好!"

  随即,他又轻笑着说:"记住,在会长面前,一定要守住自己的自尊心,千万不要让他觉察出你是为了钱才接近他,无论他提出给你多少钱都不要动心!这样,他很快就会沦陷的!"

  姜绿芜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却苦笑一声,说:"其实我才是那个最想觊觎他财富的坏女人!"

  闻言,傅斯年抬头,

  第一次正视了姜绿芜一眼,随后说:"富可敌国的财富才是我们想要的!"

  当姜绿芜出现在傅家别墅,她身穿剪裁精致的衣裙,脚踩细跟高跟鞋,宽大的墨镜遮住了半张雪白脸颊离开引来了仆人们得一片围观,老管家忍不住老泪纵横地哽咽:"太像了,我还以为是夫人回来了。"

  她摘下墨镜,轻轻一笑:"初次见面,请大家多多指教!"

  "哇,太美了!"

  "身材也好棒哦!"

  此起彼伏的赞叹声在两声哨响声响起后戛然而止,仆人们如马戏团听到指挥哨声的动物们,立刻乖乖地各归各位。

  伴随着自动门的开启,一个坐在轮椅上鹤发童颜的老人在傅斯年的推动下出现了。他虽然年岁已高,但是目光却锐利如鹰隼,身材虽然削瘦,却异常清癯。鼻梁上架着一副金框眼镜,目光从姜绿芜的身上审查般掠过。

  他那锐利的目光仿佛能洞察人心,让姜绿芜背后发冷。她强自镇定,努力谨记傅斯年对自己最后嘱咐的话:"一定要对视他的眼睛,不要因他的目光害怕与恐惧!"第5章 考验

  "傅先生!"姜绿芜优雅地颔首。她薄唇轻抿,上扬的弧度令人着迷。

  姜绿芜本就是绝色无双的美女,即使曾经贫困潦倒,却也难掩她出众的美貌。更何况她现在身穿昂贵衣裙,质感轻盈的布料勾勒出窈窕玲珑的曲线,淡妆相宜,她的五官灵动美丽,带着不可思议的魅惑魔力,令人轻易沦陷。

  傅锦辉嘴里叼着一根纯金烟斗,他的目光来回在姜绿芜的身上审视着。他的脸上带着倨傲的神情,开口而出的语调都是傲慢无礼的:"不要以为漂亮女人在这里就可以得到特殊的待遇。"

  他这句话突兀而无礼,姜绿芜心中一阵发慌,不过她强自镇定,面上依旧维持着优雅的微笑:"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吹一声代表集合,吹两声代表都滚出去!"傅锦辉冷笑着说:"来这里工作的人都必须明白这哨声的意义!"

  "用哨声能够控制的是狗!"姜绿芜语气轻柔地反驳:"我是您的员工,我尊重您,也希望您可以尊重我!毕竟只有您配合,工作才能开展下去!"

  她的话让站在周围的仆人们发出害怕又恐惧地抽气声。傅锦辉是个绝对独裁的家伙,他的手段残忍而铁血,如果有人敢反抗他的命令,下场一定特别惨。反之他对仆人又特别大方,高兴地时候又赏金又赏银。

  "我需要的就是狗!"傅锦辉饶有兴味地说:"在我这里工作,一定比你在赌场里卖啤酒有趣多了!"

  "然而我并不想要当一个人的狗!"姜绿芜冷笑一声:"看来这个工作并不是很适合我!傅先生,打扰了!"说完,她就拉着箱子打算转身离去。

  在转身的瞬间,她的目光与傅斯年交汇。看他嘴角轻扬,给她一个肯定的眼神,她吊到嗓子眼的心才放松了许多。

  "啪啪……"就在这时,鼓掌声从身后响起来,傅斯文清朗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欢迎姜小姐!"随之,掌声如浪潮般涌动开来。

  姜绿芜转头,看到仆人们开心的笑脸。她的脸上也不由出现了浅淡的笑容,而那笑容将她整张脸映照得更加光彩照人。同时,傅锦辉叼着烟斗的嘴角也轻轻上扬,在他晦暗的眼神中,难得出现几丝光明的色彩。

  姜绿芜暗暗吸气,明白自己终于通过了

  第一关。

  女仆慧娃将姜绿芜带到为她安排的卧室。

  慧娃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可爱少女,是专门负责照料傅锦辉最喜爱的宠物狗胖虎。

  "绿芜姐真是太棒了!我们谁都不敢用那样的语气对先生说话!"慧娃的神情中带着崇拜,说完,她又做了一个鬼脸:"姐姐,你是不知道那老头有多恐怖!"

  慧娃一个人只顾喋喋不休,完全没发现姜绿芜全场都以微笑应对。看她将行李都搬到房间里,慧娃说:"好啦!那我就不打扰姐姐了!晚上有专门为迎接姐姐而准备的宴会,就在不远处那幢别墅里!晚上七点,请准时参加哦!"

  慧娃离开之后,姜绿芜紧绷的神经才放松下来。其实,她也是

  第一次应对这样的场合,要不是傅斯年提前给她做了功课,她都不知道自己要出什么洋相了!她虚脱般躺在床上,仰望着天花板,心中却反复回响着傅斯年的话:"富可敌国的财富啊!富可敌国的财富啊!"

  富可敌国的财富啊!该是什么感觉呢?是不是再也不用为"钱"这个字而发愁了?走到哪里都可以昂首阔胸?姜绿芜的眼前浮现出自己身穿贵妇装,随手扔钱的样子,想到这里,她忍不住"嗤嗤"笑出声来。

  晚上宴会开始前,姜绿芜正在房间里换衣服。她的裙子褪了一半,刚露出大片雪白美背。忽然感觉一只冰冷的手覆盖在赤裸的背脊上,吓得她尖叫出声。

  然而,随着"碰"一声,她的身边被迫转向,手里还抓着凌乱的裙子。

  傅斯年俊美到邪恶的脸出现在眼前,他的嘴角噙着淡淡的微笑,虽然明明在笑,却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少爷!"姜绿芜学着别墅中的仆人那样唤他,她抱紧褪到一半的裙子,遮掩裸露的身体。

  "你做得不错。"他点头赞赏:"老头子喜欢的就是这样的类型!"

  "可是…我总觉得自己会搞砸。"姜绿芜敛下眉眼,面对傅斯年的时候,她不由自主浑身发冷:"我……"

  "今天表现的就不错,就按这样的剧本往下表演,一切都会按照我们的计划实现的!"傅斯年的脸上都是志在必得。

  姜绿芜迟疑地点了点头,许久,才低声说:"请您记住答应过我的条件。"

  傅斯年看了她一眼,然而,他却从没有一刻觉得姜绿芜是这样美丽。她半裸的身体在薄纱掩映下若隐若现,漂亮精致的脸孔上带着惶恐与脆弱。他的手指不受控制般在她白如瓷釉的肌肤上滑动,最后停留在纤细的脖颈。

  那纤细的脖颈,仿佛一折就断,可怜楚楚,却无限动人。

  "你和我之间本就是你情我愿的交易,事成之后,定然不会让你失望的!"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光耀门庭的女人》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464.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