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十项全能牛人》冷峰夏天肖芸蔷江丽娟小说全部章节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十项全能牛人》冷峰夏天肖芸蔷江丽娟小说全部章节免费阅读全文

  第一章 醒来

  "冷峰,醒醒,快醒醒!"

  昏昏沉沉间,冷峰听见有人在呼唤他的名字,他感到很奇怪,自己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还能听见声音呢?

  正恍惚间,另一个尖细的声音传入耳中:"听说待会来主持手术的是江丽娟的新男友宋山,估计冷峰这小子是没脸见人吧?"

  "宋山?那个刚从美国回来的宋主任吗?"

  "嘿嘿,除了他还能有谁?"

  "难怪江丽娟会甩掉冷峰,人家宋山一回来就当上咱们医院骨外科的主任大夫,前途无量,以前冷峰他爸当着副局长还行,现在他爸眼瞅着就要下台了,凭他一个实习生的身份,怎么跟人家宋山比?"

  "行了,你们都少说两句吧!"第一个声音阻止了众人的议论,转而轻轻拍了拍冷峰的肩膀,催促道:"哎,赶紧起来吧,待会让领导看见你在手术室里睡觉,你可就麻烦了。"

  肩膀上的触感,让冷峰终于确信这些人是在说自己了。

  顿时心神一颤,睁开了眼睛。

  适应了一会眼前的光亮,才发现自己置身在一间宽大的手术室内,手术台上躺着位已经打过全麻的病人,周围摆满了各种监护器械,几个穿着手术服的青年正在做手术前的准备工作。

  似曾相识的环境,让冷峰皱起了眉头。

  "我这是在哪里?"

  他下意识的问了句。

  "行了,别装了!"

  旁边一个正在调试血压仪的女护士扭过头来,瞪了他一眼:"不就是被女朋友给甩了吗?你长得也不差,等忙完这阵了,姐再给你介绍一个,你看肿瘤科的王二曼怎么样?人虽然胖了点,但是个居家过日子的好姑娘,不比你的江丽娟差多少!"

  "江丽娟?"

  冷峰有些莫名其妙,自己好像并不认得这个人,怎么又感觉很熟悉呢?

  他张了张嘴,刚要发问,脑袋忽然一阵剧烈的疼痛,杂乱的记忆片段如潮水般涌来。

  许久之后,满头大汗的他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前世,那个以符纹入道,修晋至圣巅峰境界的大灵师冷峰,在渡劫时出了意外,已经身死陨落了。

  但奇怪的是,他的意识记忆并没有随之消散,而是在穿越无穷无尽的黑暗后,融合到这个和他同名同姓,今年二十三岁的华夏青年身上。

  青年是江城市第二人民医院的实习医生。

  虽然他从小父母离异,一直生活在单亲家庭,但因父亲冷政是江城市公安局副局长,家境优沃,使得他上学、工作一路都顺风顺水的,来医院实习之前,就已经和大学同学江丽娟谈上对象了。

  眼看着两人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江城市却发生了连环绑架案,短短两个月不到的时间,接连有五位富豪被人绑架,案子迟迟未破,闹得江城人心惶惶,而主管治安的冷政,更是承受了莫大的压力,省厅已经派下了工作组,督促破案的同时,也对他这个副局长展开了职责调查。

  冷政被调查的消息一经传开,江丽娟对青年的态度马上就变了,不仅不再接他的电话,甚至还被人看见她和刚从国外回来的宋山在酒店出双入对,关系亲密。

  青年为了挽回这段感情,花了几个昼夜写了封近十万字的情书亲手送给江丽娟,不料被她随手撕碎丢进垃圾筒不说,还被当众羞辱了一顿。

  悲愤交加之下,青年强撑着来参加这场实习生都要参加的手术观摩会,却在得知这场手术的主刀医生正是江丽娟的新欢宋山后,一口气闷在心底吐不出来,生生昏了过去……

  把脑海中青年残存的记忆快速回放了一遍,缓过神来的冷峰,眉头越皱越深。

  在他看来,青年的遭遇只是人情冷暖,虽然很同情,但也并没怎么往心里去。

  他所担心的,是自己一身至圣境界的灵力修为,如今附体重生后已经荡然无存,并且从青年残存的记忆中知晓,现今世界污染严重,灵气稀薄,想要恢复前世修为怕是困难重重。

  更麻烦的是,他怀疑青年身有隐疾,否则怎么会稍稍受了点刺激就昏倒了呢?

  想到这里,冷峰有些坐不住了,迫切的需要检视一下自己的身体状况。

  却在这时,手术室的门被人推开了。

  "都准备好了吗?"

  一个穿着青灰色手术服,提着黑皮箱的青年走了进来。

  原来还有说有笑的实习生们,一个个都赶紧闭上了嘴巴,恭恭敬敬地站了起来。第二章 挑衅

  冷峰看了对方一眼。记忆中,这个戴着金边眼镜的青年就是宋山了。

  既然碰上了,顺便见识一下这个世界的医疗手术,想必也能有所收获吧。

  心底有了计较,冷峰也就没有再急着离开,而是在休息区的椅子上安安稳稳地坐了下来。

  在众人的注视下,宋山昂首挺胸地走到了手术台旁。

  他先瞥了病人一眼,再翻看了一下旁边的病历,自信地点了点头,这才将提着的黑皮箱往小推车上一放——

  "砰!"

  一声闷响。

  精益管制成的小推车,竟然有些承受不住黑皮箱的重量,猛然一颤,发出吱吱呜呜的呻吟,像随时都会散架一样。

  这一手顿时把大家都给镇住了。

  谁能想到这个不起眼的黑皮箱,竟然有如此份量?怕是不止两百斤吧?

  宋山能轻松提在手上,他的臂力又该多么恐怖?

  "身为外科医生,没有强大的臂力怎么行?"宋山故作淡然道:"我从小练武,这只箱子也是特制的,目的就是为了煅炼自己的臂力,其实也没多重,两百三十斤而已!"

  "咝……"

  周围一片抽气声。

  单手提起两百多斤,还而已?

  见他说完就往台下看了过来,大家都下意识的抬下头去,生怕被他误会自己是在挑衅。

  宋山满意地笑了笑,正准备把目光收回,不经意间发现人群后面竟然有人坐着没站起来,他脸上的笑容顿时一收,从鼻孔里发出一声冷哼:"怎么,后面这位同学是想上来试试?"

  大家随着宋山看了过去,待发现被点名的是冷峰时,一个个顿时兴奋起来。

  "嘿,这下有好戏看喽!"

  "竟然敢招惹宋主任,冷峰这是想找死吗?"

  "江丽娟,如果他们两个打起来了,你打算帮谁?"

  这个问题马上引起了所有人的兴趣。

  见大家都看着自己,人群中一个故意把制服剪短,以展露出自己火辣身材的年轻女子,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撇了撇嘴道:"别总是把我和冷峰扯到一起,我跟他只是普通校友而已。"

  说完,她特意往宋山身边凑了凑。

  "呵呵……"

  江丽娟这再明显不过的表示,使得大家再看冷峰时,都忍不住兴灾乐祸地笑了起来。

  冷峰皱了皱眉。

  在青年残存的记忆片段中,江丽娟的身影极多,显然对这个女人用情很深。

  记得当初两人一起从省城医科大毕业后,江丽娟因为是农村户口,本来是要回乡镇卫生院实习的,是青年背着父亲偷偷托了关系,费了好大劲才把她调到市医院来的,因此还被向来公私分明的父亲狠狠骂了一顿。

  想她以前待青年热情似火,而今的所作所为却让人齿寒!

  两世为人的冷峰虽然没说什么,但心底已经对这个女人多了几分厌恶。

  "原来你就是冷峰啊,听说过你。"

  宋山拍了拍他那只特制的箱子,笑眯眯地说道:"听说你在学校的时候,不仅对漂亮的女同学很热心,而且成绩也不错,来,上来给大家展示一下你的基本功练得怎么样!"

  "我看就不必了吧?"冷峰拒绝道。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箱子又不重,再说我就在这里守着,还怕伤到你吗?"宋山显然没打算放过冷峰,他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继续催促道:"快点上来,给大家展示一下,也好让大家日后跟你学习嘛!"

  周围的实习生们乐得看冷峰笑话,尤其是几个坏小子,跟着就起哄了。

  见实在躲不过去,冷峰摸了摸鼻子,只好走了上去。

  宋山唇角的笑意更浓了。

  待冷峰走到跟前时,他故作亲近地拍了拍冷峰的肩膀,却用只有彼此能听见的声音道:"听说你在学校时为了讨好江丽娟,经常把省下来的生活费给她买衣服是吗?

  冷峰皱着眉头看了看小推车的箱子,没有搭理他。

  宋山有些意外了,不是听说这小子脾气很爆吗?自己正想着找个借口光明正大地收拾他一顿,却没想到这小子竟然忍了!

  他冷哼一声,又添了把火:"来二院实习后,你连那点微薄的工资也全都给她了,想让她寄回农村老家补贴家用?"

  冷峰脸色一沉,手扶在箱子上。

  "嘿嘿,大概你不知道吧,这些钱她一分都没寄回去,全用来跟我开房了!"宋山得意道。

  冷峰脸上闪过一抹怒色。转而冷笑一声,同样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道:"你也不过是捡了个破鞋,在我这个前任面前,你有什么好得意的?"第三章 羞辱

  宋山得意的笑容顿时僵住了。

  周围人都莫名其妙地看着他的脸色一点点变得像猪肝一样青紫,拳头被他握得咯咯作响。

  只有冷峰像没事人一样,一把抓住箱子,奋力一带,借着巧劲将其提了起来,掂了掂,又轻轻放回小推车上,拍了拍手道:"宋主任说的不错,这箱子是挺轻的!"

  说完,转身走了。

  直到这时,宋山才回过神来,突然爆喝一声:"给我站住!"

  "有什么不对吗?"冷峰一脸的莫名其妙。

  "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宋山来到冷峰跟前,咬牙切齿道。

  "箱子是挺轻的啊!"冷峰眨了眨眼睛,继续挑逗道。

  "前面那一句!"宋山的声音像从寒冰里渗出来的一样,冒着丝丝寒意。

  "哦!"冷峰像才恍然大悟一样:"你的确是捡了我的破鞋啊!"

  "……"

  手术室内刹那间变得一片安静。

  所有人都被冷峰的话给惊得目瞪口呆。

  他竟然敢当众打宋山的脸?

  "冷峰,胡址什么呢?快跟宋主任道歉!"

  最先反应过来的芳姐拼命给冷峰使眼色,示意他赶紧跑。

  宋山可是练过武的,冷峰当众羞辱他,岂不是找死吗?

  "呃,我说错了吗?那我道歉好了!"

  冷峰很好脾气的样子。

  "道歉?哼!"

  宋山的面目,在这一转眼的功夫,就因极度的愤怒而狰狞起来,赤红的眼睛盯着冷峰,好像就要扑过来将他撕碎一样。

  "你想干什么?"冷峰脸色一变,好像怕了他一样,向手术室的小门退去。

  "想你死!"

  宋山身躯一颤,纵步高高跃起,速度快若迅风,拳势声如闷雷般朝冷峰打了过来。

  "小心!"

  芳姐惊呼出声,想要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

  宋山那凶狠残暴的模样,分明是想要冷峰的命!

  好像已经看见冷峰被打得头破血流的惨状,几个胆小的女实习生被吓得捂住了眼睛。

  就在所有人都认定冷峰要吃大亏时,他却身形一错,避开宋山拳头的同时,拉开了手术室的小门。

  外面,医院院长齐远平和几个市卫生局的领导,簇拥着一个穿着职业套装的年轻女子刚好走了进来。

  而这时,宋山的拳头也正好落下,眼看着就要砸在套装女子的脑袋上。

  措不及防的套装女子被吓得花容失色,而她旁边那些个领导们更是齐齐惊呼出声。

  发现不对,宋山急忙收势。

  但旁边的冷峰根本不给他机会。

  "宋山,你要干什么?"

  说话间,冷峰抬脚朝宋山狠狠地踹了过去。

  "砰!"

  一声沉闷的撞击。

  宋山的身形忽然停滞了。

  拳头卷起的劲风从套装女子的头顶擦过,吹散了她的头发。

  醒过神来,她才发现在这电光火石的瞬间,冷峰的脚抵在了宋山的小腹上,替她挡住了。

  宋山也很意外。

  他看了看自己的拳头,距离套装女子还有几公分,没伤到人,再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腹,好像也没受什么伤,暗自松了口气。

  不过,冷峰可没打算就这样放过他。他淡淡地咧嘴一笑,那抵在宋山小腹上的脚微微一震——

  "噢呜……"

  宋山顿时像被捏爆了要害一样,喉咙里发出一声疼痛到极点才会发出的惨叫,接连后退数步,扑通一声,跌倒在地,抱着小腹缩成一团。

  周围人顿时瞪大了眼睛。

  他们没有注意到冷峰的小动作,自然也不知道宋山挨一脚后,接着又中了暗算。

  看着宋山蜷在地上要死不活的样子,所有人都认定他是装的,心底不免有些鄙夷。

  踹你一脚三四秒后你才知道疼,想碰瓷也得装得像点吧?

  冷峰自然是知道的。

  他急忙上前,一脸焦急地俯下身,拍了拍宋山的脸,关切道:"宋主任,你是怎么了?伤到哪里了?"

  "你……"

  宋山好不容易提起一口气准备开骂,就被冷峰几巴掌拍了回去。

  并且他小腹处越来越疼,刚开始像被撕开一样,这会就如同火烧一般,痛得他额头上冒出一粒粒汗珠子,偏偏说不出话来。

  "宋主任,你是不是有什么意见?有意见你就提啊,怎么能随便出手打人呢?"

  冷峰说着,很是体贴地从口袋里抽出几张纸巾,作势要替宋山擦额头上的汗珠子。

  "有什么意见?我看这是有病!既然想躺着,那就别起来了!"

  院长齐远平恶狠狠地瞪了宋山一眼。

  当着卫生局这么多领导的面,这混蛋不是拆自己的台吗?第四章 急症

  虽然他不清楚事情的起因,但宋山疯子一样打人却是亲眼所见,若不是关键时刻这个小伙子伸腿‘挡了挡’,差点就要伤到市里好不容易请来的贵宾!

  仅这一条,宋山就罪该万死,现在还想躺在地上讹人?

  "哼!"齐远平冷哼一声,背着手直接从宋山身上跨了过去。

  其他那些卫生局的领导你看我,我看你,也都无奈地摇了摇头,视宋山若无物,从他身边绕了过去。

  冷峰要的就是这个结果。

  纸巾揩了下自己的鼻涕,往宋山脸上一甩,直起身来。

  宋山憋得面红耳赤,偏偏有苦说不出,冷峰甩他脸上的纸巾成为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又痛又气的他眼珠子一翻,生生昏了过去……

  把这一幕看在眼里的套装女子,似乎想到了什么。

  她紧走两步,追上冷峰,低声道:"震拳听说过,但你这震腿还是第一次见识,我叫叶新玲,您贵姓?"

  冷峰的脚步微微一顿。

  虽然人知道这事没办法瞒过所有人,但被这女的当面拆穿,不免还是有些尴尬,摸了摸鼻子,他退了半步,与叶新玲拉开一点距离,道:"领导,你先请。"

  叶新玲显然没料到冷峰会是这样的反应。

  她愣了一下,转而在冷峰的工作牌上瞟了一眼,点了点头,唇角勾起一抹弯弧:"冷峰是吧?我记住了。"

  说完,转身便手术台走去。

  冷峰皱起了眉头,这妞难道还有什么想法?

  "你没事吧?"芳姐走过来关心道。

  "没事。"冷峰笑了笑,有事的是宋山,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至少半个月内,宋山是别想下床走路了。

  "你太不让人省心了,宋山的爸爸可是混黑道的,什么手段都能使得出来,你招惹他干嘛?"芳姐看了眼被人抬出手术室的宋山,一脸的担忧地叹了口气。

  "芳姐你放心吧,我会注意的。"

  冷峰点了点头,对于芳姐,无论是以前的青年冷峰,还是附体重生后的自己,都打从心底有些尊敬的。

  芳姐的老公和冷峰的父亲是同行,两家人的关系一直都很不错,见冷峰好像不为所动的样子,芳姐又怎么能放心呢?她张了张嘴,刚要说话,手术台那边忽然传来一声惊呼——"不好,病人血压异常!"

  "出什么事了?"正在打电话调其他医生过来主持手术的齐远平,闻言大吃一惊,急忙走到手术台前。

  就这么一会的功夫,病人的血压迅速从60降到了35,并且还在继续往下降。

  "估计是心梗,赶,赶紧准备手术止血!"齐远平的脸色阴沉沉的,当着这么多领导的面,可别再出什么事了。

  冷峰走了过去,看了看病人的脸色,皱了皱眉头,不动声色地将手指搭在病人的脉门上。

  护士们紧张地忙碌起来,好在早就准备作手术了,所有东西都是现成的,转眼功夫,各种手术器械就摆在了手术台四周,连血浆都预备好了。

  不过接下来,大家却都有些不知所措了。

  谁来主持手术呢?

  这次观摩会,其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向叶新玲所代表的锦隆集团展示第二人民医院的业务能力,选择宋山主刀,也是为了显摆他这个海归的名号,却没想到出了这样的事情。

  "急诊科的秦主任正在主持另一台手术,现在下不来……"

  "已经给区医生打过电话了,他正从家里往这赶,但最快也要半个小时……"

  "……"

  不好的消息一个接一个的报了上来,齐远平的脸色也越来越沉。

  他这个院长当了很多年,大部分时间都花在行政事务上,早就荒废了医治技术,更何况,这种外科手术本来就不是他的专长。

  时间在一点点的消逝,病人的情况越来越危急。

  冷峰摇了摇头,松开了搭在病人手腕上的指头:"不能再拖了,病人是肺出血,必须尽快手术导血,还是我来吧。"

  他本来是不想出这个头的,但病人的情况实在太过危险,一个活生生的人命就在眼前,良心上让他不得不站出来。

  更重要的是,他发现病人不仅仅是肺部出血那么简单,病人体内还存在着某种异物,而此前的检查中,却并没有发现这东西,如果处理掉的话,就算这次手术成功了,以后病人随时还会有再次内出血的危险。

  "你?"齐远平愣了一下:"你有过手术经验?"

  虽然他对冷峰的观感不错,但看冷峰的打扮,不过是个实习生而已,怎么能放心呢?第五章 临危受命

  冷峰摇了摇头:"没有。"

  嘴上应着,手里的动作也没停下,依着脑海中青年残存的记忆,他戴上了手套和口罩,并捡起了一把手术刀。

  "乱弹琴,没有经验怎么能胡来?"齐远平被吓了一跳。

  如果病人就这么死了,他还可以推说是手术失败,但若是让一个实习生主刀的事情传出去了,第二人民医院的牌子还要不要?

  "眼下这情况,难道齐院长还有更好的办法?"冷峰嗡声嗡气地反问道。

  "齐院长,还是让他试试吧,现在病人情况很不好,必须尽快手术导血。"叶新玲不知何时站到了冷峰身边。

  齐远平本来还想阻止冷峰的,但见叶新玲也戴上了手套和口罩,显然是要帮忙做手术的样子,脸色一缓,点了点头道:"有叶老的高徒在,我有什么不放心的?"

  说完,便和卫生局的几位领导一起,站到旁边的休息区去了。

  叶新玲对齐远平的夸赞像没听见一样,她瞪了冷峰一样,指了指病人肺部道:"估计是肺出血,病人快要休克了,你要动作快点。"

  冷峰有些意外地看着她一眼。

  他知道病人体内的情况如何,是利用内力震脉诊断的结果,这妞又是凭什么判断的呢?

  "还愣着干嘛?不行的话滚一边去!"

  叶新玲显然还记恨着冷峰,言语毫不客气。

  冷峰并没有被她的话所激怒,好脾气地笑了笑,伸手在病人几处穴位上点了几下,转而在叶新玲惊诧的目光注视下,无比准确地划出了第一刀……

  让冷锋主刀?

  旁边的实习生们都有些惊讶,抱着看好戏的态度,三三两两地站在手术台旁,窃窃私语,对他的动作更是指指点点。

  不过没过多久,私语声就渐渐消失了,他们都瞪大了眼睛,凑得也越来越近。

  第一次主刀的冷峰,没有丝毫的慌乱。

  他的每个动作都像是教科书一样,精准无比,轻重之间,把握得恰到好处。前世,他经历过无数次战斗,对人体结构的了解,早已经超过了书本上的介绍,更超乎这些实习生的想像,他的动作没有丝毫的停滞,举手投足间,如同行云流水般顺畅。

  周围的实习生们渐渐都忘记冷峰和自己一样,是第一次上手术台了,他的动作实在太过熟练,有几个好学的人,甚至忍不住掏出了手机,将冷峰的动作都拍摄下来,准备拿回去细细研磨。

  合金制成的手术刀,在冷峰手中像是一只上下飞舞的蝴蝶,就连旁边那些卫生局的领导们,也都忍不住围了上来。

  他们虽然都是行政出身,但对手术事项还是多少有些了解的,让他们感到震惊的是,整个过程,冷峰都没有换过刀,无论多么复杂的部分,他都能轻松搞定。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了。

  正常需要两个小时的手术,冷峰只用不到半个小时就顺利完成,病人肺腔内的血全部导出,还成功给病人先前折断的肋骨打上了支架。

  眼下,只剩下最简单的缝合了。

  看着病人的血压已经恢复平稳,旁边关注着这一切的齐远平长舒了口气,忍不住赞扬道:"小伙子,做的不错!"

  周围人也都连连点头。

  冷峰的表现已经远远超过了他们的想像。

  就连叶新玲也放下心底那点不愉快,很是体贴地给他递来了缝合线。

  "还要等一下!"

  冷峰摇了摇头,手上的动作没有丝毫的停滞,伸手一刀,在众人的惊呼声中,切开了病人的右肺支气管。

  "冷峰,你干什么?"叶新玲大吃一惊,他这是谋杀!

  她刚要阻止冷峰,却又惊讶的发现,冷锋的刀在病人的气管内轻轻一挑,一块异物被挑了出来,翻过众人头顶,叭嗒一声,准确落入旁边的盛物盘内。

  众人扭头看去,才发现这是一颗黄豆大的白石子,此前不知道怎么被病人吸进气管内,在检查中竟然没被发现!

  做好切口处理后,整个手术总算是圆满完成。

  接过叶新玲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把脸,冷峰直起身来。

  "啪,啪啪,啪啪啪……"

  叶新玲起头,紧接着是齐远平,最后手术室内所有人都忍不住鼓起掌来。

  掌声在手术室内响成一片,每个人看冷峰的眼神,都是由衷的叹服。

  医院是最讲究实力的地方。

  先前冷峰的表现,还可以说是基础知识扎实,手法稳健老练,但在没有任何预检的情况下,就能研判出病人体内还有异物,这就绝非寻常人所能做到的了。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十项全能牛人》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460.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