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娇蛮丽娃》苏安若简烨泽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娇蛮丽娃》苏安若简烨泽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第1章 睡了准姐夫

  苏安若睁开眼睛,只觉得浑身疼痛,双腿之间更是痛得钻心。

  酒店房间里一片静悄悄,看来昨晚的男人已经走了。

  苏安若松了一口气,忍痛爬起来,却瞟见沙发上的一抹人影,顿时怔住。

  "醒了?"

  人影缓缓站起,从逆光中一步步向她走来,步伐矜贵优雅,却带着一股无形的寒气。

  苏安若下意识移开目光,避开那双冰冷的眼睛。

  昨晚她给姐夫简烨泽送结婚礼服,顺便给了他一杯加料的酒,如今该发生的都发生了,她心里怦怦直跳,不知道这个传说中高冷禁欲的姐夫,会怎么对待自己。

  "雪雅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妹妹?""简烨泽穿着黑色的正装礼服,英俊非凡,眼神却冷酷如冰。

  眼前的女孩睫毛微垂,乌黑长发披在纤细的肩上,白皙的肌肤上印满暧昧的痕迹,像睡莲那样无辜而充满诱惑。

  简烨泽微微皱眉,他倒是没想到,这个平时安静得连半点存在感也没有的女人,居然敢对他下药,做出这么疯狂的事来。

  苏安若惴惴不安的低下头,"姐夫,昨晚的事你就当做没发生,我是不会影响你明天的婚礼……"

  话还没说完,下巴就传来一股剧痛,苏安若被迫抬起头,直视着那张俊美冷酷的脸。

  苏安若和他的目光一碰,脑中顿时一片空白,所有思维都像是僵住了一样,望着他英俊的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简烨泽单膝跪在床上,用力的掐着苏安若的下巴,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的眼睛,缓缓开口,"苏安若,你是不是……喜欢我?"

  苏安若浑身一震,差点就瘫软下来,连忙镇定了一下心绪,否认,"不是。"

  "是吗?"简烨泽冷笑。

  简单两个字,却让苏安若坐立不安起来,他锐利的目光就像锥子,看得她无所遁形。

  "我要钱。"苏安若心一横说道,内心深处仿佛有什么东西瞬间消融,只留一片空荡。

  几秒后,简烨泽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响起,冷漠而动听,"成交。"

  他随手甩开手指,目光却不经意间掠过床单,看见洁白的真丝床单上印着几块刺眼的血迹,眉头微皱,随后立刻又恢复了一脸漠然,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苏安若被重重甩到床上,爬起来的时候,看见简烨泽正拿出一方手帕擦拭手指。

  她轻咬了下嘴唇,他嫌她脏……

  苏安若望着他面无表情的脸,嘴唇嚅动了好几下,可最后那些话却是一个字也没法有说出来。

  她默然垂下睫毛,低低的说,"是,我想要钱。"

  "多少?"

  苏安若一愣,刚才她只是随口搪塞,免得简烨泽胡乱猜测,至于要多少钱,她还没有想好。

  简烨泽等了几秒,瞟见她还是一副茫然的表情,便不耐烦的拿出一张支票扔到床上,"要多少自己填,然后给我有多滚远多远!"

  说完,他转身就向门口大步走去,走到门口时身形一顿,头也不回的说道,"如果昨晚的事被雪雅知道,我不会放过你。"

  大门重重甩上,房间一片死寂。

  苏安若一下子瘫软在床上,像溺水的人那样,如释重负的大口喘息。

  她的确暗恋简烨泽,至于喜欢了多少年,她也说不清。

  不过简苏两家是上一代指腹为婚的联姻,无论如何简烨泽也注定是要娶苏雪雅的,所以苏安若把一直这个秘密深埋心底,从没想过要说出去。

  说实话,简氏集团的简少位高权重,长得又实在好看,想投怀送抱的女人真是不要太多。

  只可惜简烨泽是出了名的高冷,根本不看其他女人一眼,因为他所有的温柔只对唯一的女人绽放。

  苏雪雅含着金汤匙出生,被苏家当成掌上明珠宠爱着长大,长大后又有简烨泽这样出色的男人作为未婚夫,这样的好运气,让无数女人嫉妒得眼珠发红。

  不过关于这一点,苏安若倒是很有自知之明,也从来没有想过去和姐姐抢男人,至于昨晚给在酒里下药,只是一个迫不得已的意外。

  只要能救母亲的命,别说让她和简烨泽上床,就算让她去睡其他男人都没问题。

  苏安若看了一眼支票,伸手捡了起来。

  支票的底部,签着‘简烨泽’三个清隽洒脱的字体,金额一栏留白。

  这男人出手还真是大方,不过这种‘大方’也只是看在苏雪雅的份上,和她半点关系都没有。

  如果不是因为她是苏雪雅的妹妹,苏安若完全可以肯定,简烨泽事后不但不会给钱,反而会对爬床的自己痛下杀手,根本毫不留情。

  苏安若面无表情的站起来,把那张支票撕碎,随手扔进了马桶冲走。

  手机忽然响了。

  苏安若刚接下接听键,手机里就传来一个女人一连串的发问,"交代你的事都办完了?简烨泽走了吗?你没让他看出破绽?"

  声音颐指气使,透着一股骄横。

  苏安若定了定神,冷冷的说,"苏雪雅,该做的我都做了!你立刻把我妈送回医院!"

  "放心。"苏雪雅轻声一笑,"只要你顺利怀上简烨泽的孩子,并且生下来,你妈就能平安无事,但前提是你得怀孕,否则一切免谈。"

  苏安若忍无可忍,"你以为怀孕是说有就有的?"

  要真能一次中标,她也算谢天谢地了,昨晚被简烨泽折磨得死去活来,到现在还浑身疼痛。

  苏雪雅漫不经心的说,"要是不行,你就多睡几次喽,反正我又不爱他!所以在你怀孕之前,这种事我就不跟你计较了,怎么样,我这个姐姐很大度吧。"

  苏安若咬咬牙,正要说话,却又听见苏雪雅又吩咐,"明天的婚礼你就别来了,爸妈不希望你到场,我也不想看见你,想必简烨泽也更不想面对你这个主动爬床的贱人,你知道他最讨厌这种女人。"

  说完,还轻笑了两声。

  "我要去看我妈,才没空观摩你的婚礼。"苏安若根本不想和她纠缠,说完就直接挂了电话,开始收拾东西。

  地毯上四散着破碎的衣裙,昨晚的简烨泽就像一个恶魔,撕碎她的衣服,把她压在身下,无休止的索取着……

  床上、沙发上……甚至在书桌上,都留下了两人缠绵的痕迹。

  整个房间就像个硝烟散尽的战场,连书桌上的东西全都被扫到地下,一片狼藉。

  苏安若半跪在地上收拾残局,把破碎的衣物一股脑的抓起来塞进提包,然后忍着身体的疼痛向门口走去。

  苏家不想让她参加婚礼,她也没打算去,苏雪雅绑走了她的母亲好几天,以此威胁她和简烨泽上床,现在苏安若一心只想担心母亲的安危,压根儿就没想过要出席婚礼。

  苏安若打开房门,却看见几个陌生人堵在门口,顿时一愣,"你们是……"

  一名男子彬彬有礼的说,"苏小姐,简先生让我们来找你。"第2章 避孕药

  苏安若心里一惊,强作镇定,"你们找错人了,我不认识他!"

  "认不认识没关系。"黑衣人把一只小盒子递到她面前,"只是简先生吩咐,一定要看着你把它吃下去。"

  苏安若瞄了一眼,心脏顿时一缩。

  那是一盒强效避孕药。

  "你们别过来,不然我喊人了!!"苏安若的心怦怦直跳,想退回房间。

  她万万没想到,简烨泽办事这么滴水不漏,为了苏雪雅,他竟然对自己做到这么绝情的地步!

  黑衣人向同伴使了个眼色,一把抓住她的胳膊,"不好意思,简先生说了,如果你不吃,就给你灌下去!"

  "放开我!"苏安若用力推开黑衣人,后退两步。

  简烨泽果真像传说中那样,是个冷酷的恶魔,苏安若知道自己今天要是不吃药,是一定出不了这个房间。

  她深吸了一口气,"谁都别碰我,我自己吃。"

  ……

  半小时后,苏安若站在帝临酒店的门前,抬头向前望去。

  酒店外豪车云集,处处点缀着粉、白两色的玫瑰和气球,显得浪漫而喜庆,正是婚礼现场。

  整座酒店是被简家包场了的,不过为了低调行事,门口并没有摆放新婚夫妇的结婚照,只用玫瑰在草坪上组成英文的祝福语。

  苏安若避开人群绕进去,来到化妆间的门外。

  门是虚掩着的,里面传来一阵阵欢声笑语。

  她推开门走了进去,目光越过人群,直盯在坐在梳妆台前、笑意优雅的新娘身上。

  "你怎么来了?"苏雪雅从镜子里乍一看见娇小人影,脸上的笑容立刻僵住。

  "你说呢?"苏安若反问,眼神很冷。

  苏雪雅迅速镇定下来,对周围的人说,"这是我家的女佣,你们出去吧,她找我有点事。"

  佣人……

  苏安若微微低眸,苏家在十几年前把她和母亲扫地出门,最近才找她回来,苏雪雅自诩为名媛淑女,嫌弃只读过三流大学的她丢人,根本就不想认她这个妹妹。

  等屋子里静下来之后,苏雪雅才一脸厌烦的说,"不是让你别来吗,脸皮怎么那么厚?"

  苏安若忍住怒气开口,"一切都按你的要求做了,你为什么要把我妈的医疗费转走?"

  刚才她赶到医院,却发现妈妈躺在简陋的病房里昏迷不醒,身边连个照顾的人都没有,一问医生才知道,苏雪雅竟然把预付的医药费全部转走,派人把妈妈往医院门口一扔,就扬长而去。

  "这种小事也来烦我,最近苏氏公司出了点问题,这些钱暂时要收回来。"苏雪雅轻描淡写的说,"而且谁知道你会不会成功怀孕?要是昨晚没成功怎么办,我的钱不是白花了?"

  苏安若气得肩膀颤抖,"就算是验孕,最快也要十天以后,可是我妈没有钱就会停药,医生说她随时可能停止呼吸!"

  "和我有什么关系?"苏雪雅漫不经心的剔指甲,"想救你妈,就赶紧怀孕!想给简烨泽生孩子的女人多的是,要不是你和我有血缘关系,生出来的孩子不容易被识破,你以为这种好事能轮得到你?"

  "苏雪雅,你就不怕我告诉简烨泽,这一切全都是你指使的吗?"

  苏雪雅轻蔑的一笑,"所有的事我都没出面,都是你一个人干的!再说烨泽那么爱我,他会相信你的话?到时候你只会身败名裂,而简烨泽为了弥补我,只会对我更好。"

  苏安若说不出话,盯着那张高贵优雅的脸蛋,真想给这蛇蝎女人狠狠一巴掌。

  可是她却不能那么做,母亲还等着救命的钱,她只能忍。

  "要钱也可以。"苏雪雅看着苏安若涨红的脸,只觉得好笑,她抬起左脚,居高临下的说道,"我鞋脏了,你跪在地上给我擦干净。"

  苏安若想也不想的说,"好!"

  要是做就能拿到钱的话,那真是太轻松了,反正她昨晚早就放弃尊严,和准姐夫在床上覆雨翻云,还要脸干什么。

  苏安若正要跪下去,房门突然被推开,一道人影走了进来。

  "烨泽!"苏雪雅嘲讽的神情霎时一收,急忙站起来,温柔微笑,"你不是在前厅招呼客人吗?"

  简烨泽的视线落到苏安若身上,停留几秒,然后冷淡的移开。

  "来看看。"

  苏雪雅温婉的说,"我们姐妹闲聊,安若从小没受过什么教育,在外头跟男人混惯了。我这个做姐姐的就要出嫁了,再多叮嘱她几句,你有事就先去忙吧。"

  苏安若面无表情,这女人不就是变着法踩她吗,反正不痛不痒,更不会掉一块皮。

  她看了一眼简烨泽,这男人穿着一袭纯黑色手工定制西服,更显得身影修长挺拔,卓尔不群,站在一袭婚纱的苏雪雅旁边,就像一对璧人。

  而自己仿佛是个透明人,简烨泽进来之后,再也没看过她一眼。

  简烨泽点点头,转身就往外走。

  "等等!"苏安若忽然上前一步,忽然叫住了他。

  挺拔的人影站定,然后缓缓转过身。

  苏雪雅脸色微变,紧张的走到两人中间,"烨泽,我妹妹她今天有点不舒服,你先出去吧……"

  "姐夫,能不能借我点钱。"苏安若直盯着简烨泽,眼神隐隐威胁。

  既然苏雪雅不守信用,那她就找简烨泽要,反正拿不到钱母亲就生命垂危,苏安若索性豁出去了!

  苏雪雅脸色大变,气得连伪装都忘了,"苏安若,你是不是疯了,你马上给我滚回家去!"

  苏安若没理她,目光定定的望着简烨泽,她心里真是后悔,为什么要冲动得把那张支票撕碎,要是随便填个几百上千万,就根本用不着来这个鬼地方。

  简烨泽一动不动的盯着这女人,心底一阵反感。

  那张支票已经够她下半辈子衣食无忧,没想到她竟然还这么贪得无厌。

  "求求你,我现在真的很需要钱。"苏安若也看到了他眼神中的鄙夷,只是她现在没有任何办法,只有这男人才是她的救星。

  苏雪雅现在是不会给她钱的,可是她被迫吃下了避孕药,根本就不会怀孕,到那个时候别说拿不到钱,恐怕苏雪雅也不会放过她。第3章 借钱

  "我会把钱还给你的!"苏安若看简烨泽嘴唇紧闭,连眼泪都快急出来了,这世上妈妈是唯一在乎她的人,无论如何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妈妈死去。

  简烨泽脸色冰寒,这女人也不知是演技太好,还是别的原因,含着眼泪恳求的样子看起来竟然像是真的一样。

  但他早已看透女人的虚伪,根本就不会有半点心软。

  而且他这辈子最反感的事,就是被人威胁,尤其是女人!

  他也断定苏安若不敢说出昨晚的事,因为就从她乖乖吃下避孕药的事来看,这女人只是个懦弱的纸老虎。

  "求求你了!"苏安若噙着眼泪,充满渴求的紧盯他的脸。

  "滚!"

  简烨泽面无表情,薄唇轻启的吐出一个字。

  然后从她身边越过,头也不回的大步走出门外。

  看着简烨泽冷漠离开的背影,苏安若心里的最后一丝希翼都落空了,强烈的绝望顿时涌上心头。

  没有医药费怎么办,她现在连清白都交出去了,还吃下避孕药失去利用价值,这样的牺牲竟然还不能救回母亲!

  眼泪不知不觉顺着脸颊流了下来,苏安若只恨自己为什么还想保留最后一点尊严,没有接受那张支票!

  "苏安若!"

  耳边气极败坏的尖叫声从耳边响起,苏安若刚回过神,左脸就挨了一巴掌,火辣剧痛!

  苏雪雅一巴掌扇过去,仍不解气,"你竟然问简烨泽要钱,让我丢脸!"

  她一直保持着名门淑女的形象,真不知从哪儿凭空钻出来这么一个没教养的妹妹,还没结婚就伸手找简家要钱,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苏家虐待继女!

  幸好简烨泽没说什么,否则这事要是在上流社会传开,她的脸还往哪里搁。

  苏安若摸了一下脸,仍有着火辣辣的疼痛,而且已经肿了。

  "怎么,你还敢瞪我?"苏雪雅还想打,可是又怕有人突然进来看见,便忍气骂道,"你快滚,钱的事我会想办法。"

  当务之急是别再出乱子,顺利举行婚礼,幸好刚才只有简烨泽一个人在场,他是不会和她计较的。

  "雪雅,吉时就要到了,你赶快出来!"门外传来来伴娘的声音。

  "就来。"苏雪雅也顾不得训斥苏安若,赶紧双手提着婚纱,小跑着向门外走去。

  ‘砰’

  大门忽然推开了,简烨泽脸色冷冽的大步走进来,浑身寒气。

  他沉着脸说,"婚礼取消了。"

  苏雪雅愣了几秒,不顾形象的尖叫,"为什么!"

  心里冒出一阵惊恐,难道简烨泽这么快就发现苏氏公司的亏空,还是……

  "刚才接到管家的电话,奶奶突发急病被送到医院,我得过去。"简烨泽说着看了一眼苏雪雅,"你呢?"

  苏雪雅犹豫了一下。"我留下招呼宾客。"

  苏安若却紧张起来,急急追问,"奶奶有没有事?"

  简烨泽瞟了一眼苏安若,"暂时没事。"

  只见她头发凌乱,精致的小脸上印着一个五指印,嘴角还有血丝,看样子是被打了一巴掌,而且对方下手还不轻。

  注意到他的目光,苏安若赶紧低下头。

  苏雪雅有些委屈,"烨泽,今天是我们结婚的日子,你看客人都到了,奶奶那边肯定不缺人照顾,你等婚礼结束再去行吗?"

  简烨泽皱眉看了她一眼,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

  "这件事不行。"简烨泽简洁的说了一句,然后转身离开。

  苏雪雅气极败坏的站着,煮熟的鸭子居然眼睁睁的飞走,这口气她实在咽不下。

  "都是你这个丧门星,你给我滚!"苏雪雅把一腔怒气全都发泄在苏安若身上,抓起东西就胡乱向她砸过去。

  "报应。"苏安若在心里小声说了一句,跑出门外。

  现在妈妈还躺在医院里,她得赶紧回去,想办法交上后续的巨额医疗费。

  新郎临时悔婚,宾客顿时炸开了锅,苏安若从一片闹哄哄中冲了出来,打车向医院驶去。

  圣玛丽医院。

  苏安若站在医院办公室里,拼命的恳求医生,"……能不能先给我妈治疗,钱的事我一定会补上的!"

  "实在很抱歉。"医生也十分无奈,"你也知道这间医院有一部份苏家的投资,刚才苏大小姐已经打过电话来了,没钱就不能治疗。"

  又是苏雪雅!

  苏安若气得嘴唇颤抖,身躯摇摇欲坠。

  医生看她脸色不对,赶紧补充,"我们会尽量维持病人的生命,不过没有进口特效药的情况下,我们不敢保证病人不会发生意外。"

  苏安若用力捏了下拳头,苏雪雅就打算这么吊着母亲的命,维持不死不活的状态,直到她怀上简烨泽的孩子?

  她真想杀了这个蛇蝎女人!

  "实在抱歉。"几个医生像逃一样的跑出了办公室。

  空荡荡的办公室,苏安若茫然的站了一会儿,脑子像塞了一团乱麻。

  她想打电话再求求苏雪雅,可是刚才简烨泽悔婚,这女人肯定正在气头上,一定不会给钱的。

  擦了一下泛红的眼眶,苏安若走出办公室。

  如果实在不行,她只有最后一条路可走了!

  她擦掉眼泪,快步走进医院的洗手间,拿出手机给闺蜜打了个电话,"西西,你还记得你哥上次说过的那个黑市电话吗?快告诉我?"

  话音刚落,那头传来了一声夸张的尖叫,"安若,你疯啦!会死人的!"

  "不会。"苏安若现在反倒镇定下来,"反正我以前卖过一次,再卖一次也没关系。"

  卖过一次?

  当简烨泽走进洗手间的时候,顿时听到这熟悉的声音。

  他一抬头,就看见了背对着自己,站在窗边的那个娇小人影。

  苏安若根本就没发现身后多了个男人,用哄的语气说道,"没事,反正也就是那种事,我只要两眼一闭往床上一躺,等那个男人完事后,我就能拿到钱啦。"

  简烨泽的眼底闪过一丝阴霾,这女人几小时前刚从他的床上下来,就这么急着爬到别的男人床上去卖!

  ‘已前卖过一次’,她究竟是什么意思?

  这么说他在床单上看到的那抹血迹,是假的?

  身后的助理刚想开口,却猛然感到一阵可怕的压力,抬头看见简烨泽那阴沉得的俊脸,顿时吓得一个字都说不出。

  "我可以卖的,你真不用担心……"苏安若话没说完,耳边的手机被人一把夺走,紧接着脖子被掐住,整个身躯一下子就被压到了墙上。第4章 误会

  苏安若被重重摔到墙上,后背的骨头痛得像要断掉,可是她却叫不出声,只是惊恐的抬头看着上方俊脸!

  他怎么会在这里?

  难道刚才的电话,他全听见了?

  脑子里闪过一连串的疑问,可是苏安若却一个字也说不出口,脖子被他的大手紧紧掐住,一丝空气也进不来。

  "简……"苏安若拼命挤出一个字,小脸越来越涨红,肺部的空气一点点消耗殆尽,眼前渐渐开始发黑。

  "简少,您再这样这个女人就没命了。"身后的助理看得心惊肉跳,赶紧出声提醒。

  平时的简烨泽虽然冷酷,可还是理智冷静,怎么一看见这女孩就下死手!

  这女孩看起来娇小乖巧,睁着一双惊恐无害的大眼睛,就算她跑错了男洗手间,也罪不至死啊。

  "出去。"简烨泽冷硬的命令道。

  助理们不敢违背,赶紧溜出了手洗手间,心里祈祷这女孩能活下去。

  "咳……咳……"

  掐着脖颈的大手一松,苏安若顿时猛烈的咳嗽起来。

  简烨泽冷冷的盯着她,"刚才的电话,是什么意思?"

  "没,没什么意思……"苏安若的眼睛不安的眨了两下,下意识撒了个谎。

  "说!"简烨泽看她垂下头,又是想逃避的样子,修长手指顿时用力,掐着她的脸逼迫抬起。

  疼!

  苏安若的眼泪几乎都被逼了出来,脸颊被捏得像是要裂开,她拼命的想推搡着他,可是这男人的身躯就像是一堵墙,纹丝不动。

  "你卖过几个男人……还是几十个……"简烨泽的眼神冰寒得可怕,他这辈子还是

  第一次对一个女人动杀心!

  这女人,都是靠那张假膜来骗钱的?

  简烨泽一想到那抹血迹,心里就跟吃了苍蝇一样,他居然被这种下贱的女人骗得团团转!

  "安若,安若你怎么不说话了,发生什么事?"手机里传来西西一连串的喊叫,清晰的在安静的空气中响起。

  苏安若赶紧大叫,"救……"

  刚喊出一个字,喉咙又是一紧,钳得她再也说不出话。

  这男人疯了!

  苏安若惊恐万分。

  简烨泽薄唇微勾,露出一个优雅冷酷的浅笑,凑近她的耳边低声说,"到此为止了。"

  他决不能容忍一个下贱的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无视他的尊严!

  苏安若无法呼吸,眼前冒出成片的金星,她无助的在空气中乱抓着,可只是徒劳。

  妈妈……

  两行清泪顺着眼角流下,她不能死啊!

  "安若,你说句话啊!"西西慌乱的喊叫从手机里传来,"你快说话啊,我已经找到那个卖血的男人电话,你不是要卖血吗,我找到了……"

  卖血?

  简烨泽眼神微变,立刻松手。

  娇小的身躯顿时软软的往地上滑去,简烨泽不得不伸出胳膊,抱住苏安若的腰。

  他低头审视,只见怀里的女孩气若游丝的昏了过去,她眼眸紧闭,黑发凌乱的披散着,衬得原本没有血色的小脸更加苍白,犹如被一支被折断的花。

  简烨泽眉头一皱,伸手探了一下她的鼻息。

  还好,有呼吸。

  不过手指在滑过她的脸颊时,却触到一片水迹。

  他一向讨厌女人哭,可是此刻的心情却有些微妙。

  脑子里不由自主浮现起昨晚的交缠,娇小的人影在他身下哭泣着,恳求他放过……

  简烨泽莫名小腹一热,顿时厌烦的一松手,直接把怀里的女人往身后的助理身上扔去。

  "带走,别让这女人死了就行!"

  似乎做了一个好长的噩梦,苏安若昏昏沉沉中,猛的睁开眼睛!

  眼前一片昏暗,看不清周围的一切。

  我死了吗?

  她猛的一下子翻身坐起,却差点打翻了床边的吊瓶。

  这里是……

  苏安若镇定了一下,抬头打量四周的环境,看样子好像是一间豪华病房,家具陈设都极尽奢侈。

  她用力晃了晃脑袋,昏迷前事情又浮现在脑海里。

  "苏小姐,您醒了。"一个护士推开房门,顺手打开了灯。

  "几点了?"苏安若连忙问。

  "您昏迷了整整一天,现在已是

  第二天的晚上九点了。"

  "什么!!"苏安若大惊失色,猛的跳下床。

  竟然已经过了这么久,她这整整一天都没有去付医药费,母亲现在还躺在那个冰冷潮湿的地下室病房!

  "苏小姐!"护士差点被撞翻,着急的在她身后喊。

  苏安若一路狂奔,跑到地下室,猛的推开门!

  昏黄的灯光下,病床上空空荡荡,上面铺了一块白布。

  苏安若的瞳孔猛然放大,病床上铺一块白布,就说明病人已经‘去’了。

  "妈!!"苏安若情绪崩溃,带着哭腔大喊一声,跪倒在地。

  泪水像断线的珠子,从脸颊上不停的滚落,苏安若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压抑,放声大哭起来。

  为了让母亲得救,她回到母亲痛恨的苏家,忍气吞声的生活着,她不惜扮演一个荡女,下药和姐夫上床,她还不顾尊严的跪在苏雪雅的脚下恳求。

  可是现在,她所做的一切全都没用了,母亲已经不在了。

  苏安若痛苦的用手捶打着地面,只是耽误了一天功夫,妈妈就这么走了。

  没有自己的陪伴,她走的时候该有多寂寞。

  "苏小姐!你身体还没恢复,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护士匆匆赶到,身后还跟着几名助理。

  其中一个女助理伸手就想把她从地上拖起来,"苏小姐,简先生吩咐您不能乱跑……"

  "别碰我!"苏安若也不知哪来这么大的力气,一下子就把助理推开,声嘶力竭的哭喊,"全都给我滚,让简烨泽过来,我要找他算帐!要不是他,我也不会见不到我妈最后一面……"

  几个助理迅速交流一下眼神,那名女助理小心翼翼的说,"苏小姐,您究竟在说什么?您的母亲已经被转到高级病房里去了,还是简少亲自命令最好的医生给她诊治的。"

  什么……

  苏安若僵在地上,到嘴的哭喊再凝固在喉咙里。

  "您母亲的医疗费,还是简少付的。"女助理说道,"您还是赶紧回病房吧。"

  这突如其来的消息,让苏安若有点反应不过来。

  可是这简直就像是天上掉下的一个惊喜,昨晚她还为母亲的医药费拼命,现在所有问题竟然全部解决了。

  苏安若慢慢的从地上站起来,"我怎么知道你们是不是骗我,我必须要见到我妈,我还要见简烨泽。"

  不管怎样,她必须见见这个男人。

  几名助理为难的互相看了一眼,还是那女助理轻声开口,"苏小姐,简少现在不想见你。"第5章 你欠我一件东西

  "他不想见?我就那么让他觉得恶心?"苏安若感到难以置信,是他掐晕了她,又带走了她的母亲,现在居然连看自己一眼也觉得厌恶?

  虽然刚才被掐得缺氧,可是隔着这么近的距离,苏安若还是没有错过他眼神里浓浓的厌烦。

  "不是的。"女助理连忙解释,"这个……你过去看看就知道了……"

  苏安若跟着几个助理走出地下室,去一间豪华病房看见自己的母亲后,她终于安下心,然后再跟这些人来到医院顶层的一间病房门外。

  几名保镖守在门外,女助理和他们说了几句,然后小心的把门推开了一条缝,然后向苏安若招招手。

  苏安若赶紧走过去,透过门缝看见里面是一间奢华病房,简烨泽背对着门口坐在病床边,修长的背影透出一种生人勿近的寒气。

  他坐在病床边,把病床上人的手紧紧握在手里。

  那究竟是什么人?

  像是看穿苏安若的疑问,女助理低声说道,"简老太太因突发脑溢血,医院已经下过两次病危通知书,简少在病床边守了一夜,心情很是不好。"

  看着简烨泽的身影,苏安若忽然有种感同身受的感觉,也想起了婚宴上的一幕,真没想到冷酷的简烨泽也有亲情的一面。

  "原来他的奶奶也住在这间医院。"

  "苏小姐还是先回病房吧。"

  苏安若点点头,转过身。

  "进来。"身后忽然响起一个低沉的声音。

  苏安若吃惊的转过身,看见简烨泽一动不动的坐在病床边,没有回头。

  "同样的话,我不想再说

  第二次。"冰冷的声音透出一丝不耐。

  女助理赶紧连推带搡,把苏安若推进了病房,然后关上门。

  苏安若走到床边,看见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太太静静的躺着,如果不是身上插满了管子,看起来就好像是在睡着了一样。

  当看到这个老太太的时候,苏安若不禁鼻子一酸,眼泪又淌了下来。

  简烨泽的眉心微微一皱,这女人的眼泪哪来这么多,这是自己的奶奶,又不是她的!

  "你认识我奶奶?"

  抬头看见简烨泽冷冷的目光,苏安若赶紧调整了一下情绪,把眼眶里的泪水咽回去,然后局促的说,"没,没见过。不过看到你奶奶,就想起了我妈……对了,谢谢你把我妈转到加护病房。"

  这女人什么逻辑……

  简烨泽盯了她几秒,冷冷的说,"不必谢我,这是个交易。"

  "什么?"苏安若惊讶得一下子抬起头,愣道,"交易?"

  想起那张支票,苏安若颇不自在的移开目光,"你……你还想和我那个……做……做一次?"

  简烨泽面无表情的伸出手,冷淡道,"东西还我。"

  苏安若尴尬,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什么东西?"

  "戒指!"

  苏安若的目光落到他的手上,骨节分明的手指修长而漂亮,无名指上戴着一枚闪闪发亮的钻戒,纳闷的说,"结婚戒指不是在你手上吗?"

  "少装蒜!"简烨泽缓缓站起来,起身时浑身散发出强大的气场,"我有个银戒指落在酒店的房间里了,后来派人去找过,经理说,服务员打扫客房之前,地上的东西都被你收拾过了。"

  苏安若傻眼了,她当时只是惦记着去看望母亲,只是一股脑的把地上的东西抓起来塞进提包,根本就没注意到里面夹带了些什么东西。

  "我不管你是真不知道,还是拿着它有别的目的。"简烨泽不带半点感情的说,"总之三天之内,我要是看不到戒指,你母亲就会重新回到那个地下室。"

  "不!"苏安若慌起来,"我马上去找!"

  不就是一个银戒指,她现在就回去找,实在找不到就花钱买个一模一样的,反正银戒指又不值钱。

  但无论如何,她也不能再让母亲回到地下室!

  简烨泽冰寒的脸色稍缓,转身背对着她,"拿过来,你我之间就一笔勾销,现在你可以走了。"

  苏安若看了一眼昏睡不醒的简老太太,轻轻的吁出一口气。

  离开的时候,她的目光落在简烨泽的背影上,停留片刻又不着痕迹的移开,然后转身头也不回的走出了门。

  苏安若一路小跑到了医院楼下,再一次抬头看向那个房间。

  他就在那个房间,可是苏安若知道,简烨泽根本就不会看自己,即使那天晚上两人发生过亲密关系,他的温柔也根本不会给予她半点。

  苏安若甩了甩脑袋,抛开杂念。

  就算今天没能举行婚礼,简烨泽要娶的女人也会是苏雪雅,就算世上没有苏雪雅,他也根本不会多看自己一眼。

  因为他身边的女人随便哪一个,都比她光鲜耀眼得多,而微不足道的她只是一粒尘埃。

  不要再妄想了,当务之急,是要回到家里赶紧找到戒指。

  苏安若在心里说。

  她依稀记得,那天晚上两人肢体交缠,她无意中伸手拽了一下,似乎从他的脖子上扯断了一根链子,上面挂着一个银环。

  也许就是那个玩意。

  外面不知何时下起了小雨,苏安若连伞都没打,直接跑了出去。

  病房里,简烨泽脸色阴沉的站在窗边,看着楼下苏安若娇小的身影冲进雨幕,消失在公路尽头。

  她离开的时候,似乎还抬头看了自己一眼,只不过他站在窗帘后,她没有看见,不过她那失落的眼神,却被简烨泽尽收眼底。

  "简少,苏小姐说身体不适,改天再来医院探望老太太。"

  "知道了。"简烨泽口吻淡淡,听不出喜怒。

  助理看着他漠然的脸色,只觉得房间里顿时卷起无形的低气压,硬着头皮说道,"简少,昨天婚礼取消的事现在正被各大媒体争相报导,也出现了不少流言蜚语,这大概也给苏雪雅小姐带来了压力。"

  "嗯。"简烨泽没有回头,"你出去吧。"

  助理走后,简烨泽脸色冷漠的靠在窗边,点燃一支烟,用力吸了一口。

  自从简老太太病倒后,苏家无人前来探望,托人捎话来说现在正是媒体炒作的风口浪尖,苏雪雅不堪舆论已经病倒了。

  简烨泽不知这个消息是真是假,只是……刚才苏安若站在床边时,看向简老太太那担忧急切的眼神,绝对不是装出来的。

  他抬头看向天空,雨下得越来越大,在地面激打起一片片水花。

  不由自主的,简烨泽的脑海里又浮现出那个冲进雨幕的身影。

  忽然,他掐灭了烟头,大步向门外走去。

  "简少,雨下得这么大,您要去哪?"

  "开车,去苏家。"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娇蛮丽娃》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456.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