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不忘爱如潮》苏艺韩逊程韵小说免费阅读全文_小说推荐_感恩在线

感恩

《念念不忘爱如潮》苏艺韩逊程韵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念念不忘爱如潮》苏艺韩逊程韵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一章 你只能是我的

  夜晚的风有些凉,吹得树叶沙沙作响,郊区的废弃工厂已经没有了打斗的痕迹,苏艺手里握着刀,刀尖上是程韵的血,一滴一滴。

  “苏艺,我诅咒你,你永远都得不到幸福,你和韩逊永远都不可能在一起。”

  血顺着程韵的嘴角流出,那耀眼的红刺得苏艺的眼生生地疼,程韵说完无力地倒在了血泊之中,没有了生息。

  苏艺跪地上,警笛声越来越近,突然,深夜里的灯光刺眼,韩逊站在门口朝她走来,语调冰冷。

  “你杀了她?”

  “嗯。”

  她没有否认。

  冰冷的凉意从脚底传来,冷得她缩了一下。

  全,完,了,她明白。

  三年后……

  “咚。”

  苏艺一吃痛才反应过来,她喝了太多的酒,撞到马桶上。

  扶着墙壁站了起来,脑袋一阵晕眩,胃里空得难受极了。

  苏艺清楚的明白,即便此刻的她已经从监狱里出来,却没从三年前那场噩梦走出。

  因为老天爷根本就不会给她任何重新开始的机会,她一出狱竟然被韩逊压迫到韩家名下的酒吧当陪酒女。

  包间里的人早已经离开,可是昏暗的灯光下依旧坐着一个人,那个人的身姿苏艺这辈子也不会忘记。

  韩逊。不是恨死了她吗?竟然会特意来这种地方。

  “哑巴了?”韩逊看着她冷冷询问。

  苏艺没回答,往沙发上坐去,低头不语。韩逊正在气头上,若她此时出口说不定会惹他更加愤怒。

  “苏小姐,你平时就是这样陪客人的?”韩逊看着坐得离他有些距离的苏艺,莫名地发火。

  “你想怎么折磨我,直说吧。”苏艺看着韩逊的眼睛淡淡地道。

  “呵,折磨?”韩逊突然特别不喜欢这种心事被人看穿的感觉,一掌将她推倒在沙发:“我就是想要看看你能为了那个野男人下贱到什么程度!”

  “那你看到了?”苏艺苦笑。

  逼她陪酒,让其他男人侮辱她,却又对敢碰她身体的男人下狠手,世界上恐怕再也没有比韩逊更加矛盾的男人。

  “不够!”韩逊红着双眼怒吼,“别以为这样就够了,你伤害了程韵你以为我会这么容易放过你吗?”

  韩逊眼里几乎能蹦出火花,一把捏住苏艺的下巴,一字一句地道:“只要你告诉我,野男人在哪,我就放了你。”

  “你还是折磨我吧。”苏艺语气平静,双眼红通通的,眼里溢满了泪水。

  韩逊忽的欺压而上她的身体,黑眸如寻找猎物的虎狼般,想要将她撕碎。

  危险的气息扑面而来,苏艺不由地颤抖了一下。

  韩逊似乎感觉到了苏艺的颤抖,笑着道:“怎么?怕我?”

  ”不,爱你。“苏艺回答,她从不喜欢在这个男人面前掩饰什么,唯一想要掩饰的,不过是韩逊口中那个野男人的下落。

  韩逊连她都不会放过,又怎么会放过他。

  韩逊一惊,微喜后却又是暴怒,突然狠狠掐着她的脖子:”你对那个野男人倒是深情。”

  苏艺“咳咳”的咳嗽了两声,男人的手掐得太紧,根本不给她说话的机会。

  “你只能是我的,别人休想染指!”。韩逊低声在她耳边说道,手指掠过她的裙摆,探入她最后一层伪装,往下扯!第二章 这些钱,够吗?

  “苏小姐,这些钱,够了吗?”

  韩逊穿好衣服,一脸的餍足,从钱夹里甩出几张钱。

  他是高高在上的嫖,客。

  她是躺在地上的妓,女,雪白的肌肤上全是些青青紫紫,腿间还有男人留下的牙印,他说,那里,只能属于他。

  疯狂的男人。

  苏艺从地上捡起钱,低着头,回答他:”够了。“

  韩逊见她的活死人样,更是气愤,狠狠往桌上一踹,”噼里啪啦“,桌上的酒瓶滚落一地。

  “苏艺,你就那么爱那个野男人,为了那个野男人不惜替她顶罪,为了那个野男人,竟然……竟然敢跟我说分手!”

  这女人的演技太好,当初的他差点信了,这女人爱的是他。

  已经为他做好了和家族决裂,带她远走高飞,却不想她和那个野男人竟然为了钱,绑架了他的未婚妻,最后竟然撕票。

  程韵死了,她进了监狱。

  他们之间轰轰烈烈的爱情,到头来,不过是一场笑话。

  “韩逊,没有了韩氏国际,你什么都不是。”

  苏艺从地上站起来,正是这句话,彻底激怒了韩逊,韩逊一把掐着他的脖子:“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没有韩氏国际,你什么都不是。”

  苏艺重复,当初用这样的理由和韩逊分手,她是他口中的拜金女。

  今天,她却成了他眼里的妓,女。为了一个她口中的野男人,不惜出卖身体和灵魂的女人。

  程韵的诅咒应验了,或者她和韩逊注定了要相互折磨,苏艺永远也忘不了在法庭,她甘愿认罪的时候,韩逊看她的那种眼神,是愤怒,厌恶以及失望,他的眼里已经没有了含情脉脉,有的只是恨。

  他已经为了请好了最好的律师团队,只要她拒不认罪,他会帮她找到凶手。

  可是,一个为了保护她,而杀了程韵的人,在她看来,同样值得她用余生去守护。

  而眼前的男人,发誓要折磨她余生,她也认。

  “别以为坐了三年牢我就会放过你,这一切只不过才刚开始而已!”

  韩逊冷冷说完这句话,就离开了包间,苏艺突然瘫坐在地上,抱着双腿,没缘由的大哭起来。

  半夜里,阴风阵阵,苏艺从夜总会出门,打了一辆车去郊区,去了程韵的墓地。

  墓碑上的人笑容灿烂又天真。

  可谁又知道,当初的绑架是程韵想要杀了她。

  “程韵,你的报复可真狠。”苏艺一边说着,给程韵倒了一杯酒,自己对着酒一饮而尽。

  “你知不知道,韩逊有多恨我,恨我当初拜金跟他说分手,可……呜呜……可不分手,你怎么能和他结婚呢?不……呜呜……不分手,韩逊会因为我一无所有,我怕他会恨我,不管我怎么做,他都会恨我!”这是程韵当时说的话。

  可是韩逊从来不会恨程韵,因为他眼里的程韵,一直是个善良可爱的小天使,在她狠心和他说分手后,默默安慰他。

  在他们想要私奔的时候,默默的帮助他,却不知道,他眼中善良可爱的小天使,为了和他结婚,想要杀死她。

  那天本该死的人,是她!不是程韵!

  ……第三章 我要怎么折磨你,野男人才会出来认罪?

  窗外阳光刺眼,苏艺眼皮微动,慢慢睁开。

  “醒了。“

  韩逊的声音?苏艺猛地坐起。

  她下意识的环顾四周,小女生喜欢的粉红装饰,一股的梦幻公主风迎面而来。

  这里……这里不是韩逊和程韵的婚房吗?程韵以前带她见过。

  ”我不是在墓地吗?“苏艺只觉得脑袋混混沉沉,她记得昨晚是程韵的祭日,自己一个人去了墓地,喝了很多酒,也说了很多话。

  “苏艺,你想要在墓地忏悔,就请你装的逼真一点。别以为打了我的电话,让我在墓地见你躺尸,会可怜你,你这种人根本不值得可怜。“

  她竟然喝多了给韩逊打电话?

  ”还有,你也别想着用酒后吐真言这招,让我相信,你爱我。“

  ”我……“

  苏艺脸突然红了起来,也许是昨夜的酒劲太大,才说了实话。

  他不信,也好。

  韩逊走近她的床边,冷冷盯着她,嘴角上扬,危险的气息愈发的浓烈。

  “你说,我要怎么折磨你,那个野男人才会出来认罪?”

  “你——”

  这男人的卑劣无耻,也早就见识过。

  韩逊笑容更甚,忍不住捏了下她的脸:“你总是这么会演戏,真该去当演员。”

  看着韩逊离去的背影,苏艺来不及猜想他为何将自己带来这里,手机就突然响起。

  ”嘟嘟嘟……“

  苏艺拿起手机匆匆一撇上面的内容,眼神暗了暗,急忙删除。

  她从床上起身,从卧室里翻墙出来,一个人偷偷摸摸的,去往短信上约定的地点。

  韩逊口中的野男人知道她出院了,给她一次可以永远离开韩逊的机会,她不会错过。

  只听”砰——“的一声,苏艺乘坐的出租车突然被追尾。

  接着,突然从车上走下来好几个黑衣的男人,还有一个恨她的男人——韩逊。

  苏艺脸色骤变,恐惧爬上她的双眸,她下意识的抓住车门,不想保镖只是稍微一用力,便打开了车门。

  她人被保镖粗鲁的从座位上扯下来,像只蝼蚁样趴在韩逊脚下。

  苏艺明白韩逊的手段能有多残忍,也猜测到可能暴露了对方的位置。

  “呵。”韩逊冷笑一声,在她面前蹲下,抬起下巴,笑得苦楚:“你知道吗?程韵没死。”第四章 程韵还没有死?

  韩逊的声音在耳边炸开,苏艺呆愣愣的趴在韩逊脚下,眼中满是不敢置信的神情。

  是她幻听了吗?

  程韵没死?

  程韵怎么可能没有死?

  苏艺还沉浸在震惊中的时候,下巴突然被韩逊抓住,强硬的抬起,迫使她和他对视。

  “你要去报复?”

  韩逊眼中的凌厉让苏艺有些颤抖,以至于苏艺没有注意到韩逊眼神中除了凌厉以外,还有些微的失望和苦楚。

  “是,我是要去报复。”苏艺心中慌乱,下意识的顺势承认了,要是解释的话,韩逊一定会顺藤摸瓜猜到那个‘野男人’的。

  那个为了救她而杀了程韵的人,她不会出卖。

  韩逊手上的劲道又加重了几分,捏得苏艺疼得皱起了眉头,却依旧毫不退却的和他对视。

  他冷笑了一声,再次问道:“你真是为了去报复?”

  韩逊的眼中已经渐渐染上了怒火。

  苏艺直视着韩逊的双眼,按捺住心里的害怕,倔强一笑:“是。”

  “说,你是怎么知道程韵还没有死的?”韩逊的声音字字都带着怒火,让苏艺心中的害怕又添加了几分,可更多的,是时过境迁的无奈和自嘲。

  “我在酒吧工作了好一段时间,自然有自己的渠道。”苏艺说着,想要将头偏到一边去,不看韩逊。

  但无奈下巴被韩逊又加重了几分的力气死死的捏着。

  她痛得眉头紧紧皱起。

  韩逊要是再加重一些力道,她的下巴可能就要碎了。

  韩逊冷冷一笑,脸上的神情好像淬了冰一样,冷,足以让人发颤的冷。

  松开钳制住苏艺下巴的手,接着伸出手推了苏艺一把,苏艺就毫无反抗能力的被推倒在了地上。

  这一片土地并不平整,地面上的小石头有的尖尖的细细的,硌得她有些疼。

  她双手撑着地面,想要撑着地面坐起来的时候,眼前突然降下来一片阴影。

  心中顿感不安,就算是爬开也想要逃离的时候,她整个人已经被一股大力翻了过去,身子朝上,面对着压下来的韩逊。

  韩逊的动作一点也不温柔,霸道而强硬的撕开了她的衣服。

  衣服被撕裂的声音响彻这一片安静的空旷地方。

  韩逊竟然,在野外,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这样对她。

  苏艺只觉得一颗心好像沉进了冰窖里面,渐渐的,就连肢体好像都没有什么知觉了。

  在旁边的保镖早已经识趣的背对着韩逊和苏艺了,并且目光直视着前方,一副天塌下来也影响不到的雕像模样。

  韩逊粗暴的动作,苏艺默不作声的承受着。

  韩逊看到苏艺不反抗,一副死鱼模样任人宰割,心中的怒气更重了,动作越发粗暴起来。

  身上已经没有什么遮挡物了。

  苏艺的眼角悄然留下了一滴泪珠,泪珠滴落在布满了小石子的地面上,染湿了几颗小石子。

  忽然,身边的保镖出声说道:“韩总,有情况。”

  韩逊眼中的怒气未消,却起身离开了苏艺,接着动作迅速的脱下了身上的外套,扔在了苏艺的身上。

  苏艺感受着身上的温度,有一瞬间的恍惚。

  还没等她恍惚完,一道于她而言算是噩梦的声音就炸响在了耳边。第五章 刺激程韵

  “韩逊,你们……”

  柔柔弱弱的声音,尽显可怜柔弱,可在苏艺听来,却是夺命的厉鬼声。

  三年前,就是这道声音,柔弱又温柔的,却说着要她去死的话。

  要不是韩逊口中的那个‘野男人’,现在,她怕是再也没有机会听到这道柔柔弱弱的声音了。

  嘴角扬起了嘲讽的微笑,她将韩逊扔到她身上的衣服穿好后,双手撑着地面站起身。

  还没站稳,就发觉背后细细密密的疼,似乎是被小石子硌得。

  “韩逊,苏……苏艺?”程韵脸色苍白,脸上却有着温暖的笑容,身材瘦弱,模样好似弱不禁风。

  韩逊看到程韵,眼中的怒火消退了不少,转而染上了歉疚和温柔:“你怎么来了?”

  韩逊温柔的声音好似刀子一样割在了苏艺的心上。

  他的温柔,终归还是不属于她了。

  在监狱里面三年了,按理说应该是可以看开了的,可是,为什么现在心还是会痛?

  苏艺眼中自嘲的笑意越发浓重了,只是站着的背脊,也更挺直了。

  程韵绕过韩逊,走到了苏艺的身边,满脸歉意的握住了苏艺的手,然后看向了韩逊:“医生说,我每天都闷在家里不太好,应该多出来走一走的,没想到,路过这里的时候,就看到你们了,希望我没有打扰到你们。”

  程韵回答完韩逊的话后,就看向了苏艺:“苏艺,好久不见了。”

  苏艺原本心里因为韩逊的变化而心痛,这下看到程韵依旧和以前一样,装模作样的,脸色冷了几分,甩开了程韵的手:“是啊,好久不见。”

  程韵没有死。

  那她这三年坐牢,为的是什么?

  程韵,好个程韵!

  陷害了她还这样一副楚楚可怜自己没错的圣母模样。

  真是可笑。

  苏艺心里的怒气在腾腾升起,但是碍于韩逊在这里,而韩逊自从那件事情之后,很明显已经站在了程韵那边。

  现在她要是对程韵有什么过激的举动,恐怕韩逊是第一个要打她的吧。

  眼中自嘲的笑容更甚了。

  被误会的是她,受了气只能自己憋着的也是她。

  不过还好,因为这次的事情,她不需要去酒吧里面陪那些让她恶心的男人演戏喝酒了。

  程韵似乎没有察觉到苏艺神情的变化,脸上盈满了歉意,语气温柔又细弱的说道:“苏艺,是在是抱歉,当初你们用刀捅了我之后,我就失去意识了,那时候的痛,我倒现在都还记得好清楚。”

  程韵说着,身子微微颤抖了两下,脸上的歉意变成了惊恐和后怕。

  “后来,我父亲找到了我,就把我送到了国外秘密治疗,我醒来之后,我父亲还不允许我回国,所以没能阻止你被判入狱,苏艺,请你原谅我。”

  程韵眼中有泪水流下:“苏艺,你真的是误会我了,我当初找你,是想和你说清楚我和韩逊之间有婚约并不是韩逊自愿的事情的,可你因为我是韩逊的未婚妻,你就不愿意听我解释,后来你的青梅竹马来了,我……我真的不是故意要去找你的。”

  苏艺全程冷漠脸,看着程韵自导自演完一出内心独白后,脸上扬起了笑意,笑容灿烂,一如五年前,那个初见的时候,就把韩逊的世界都照亮了的灿烂笑容。

  “我没有怪过你,你自找的事情,我也不是你的谁,没有担心你,怪你为了爱情而这么作,不是我的性子。”

  程韵有些站不稳,脸色又苍白了几分:“苏艺……”

  苏艺没有在理会程韵,而是迈开步子,走向了旁边的韩逊,走进了,身子宛若无骨一样的倚靠在韩逊的胸膛前面,白皙纤细的双手,紧紧的拥抱住了韩逊的腰身。

  程韵咬着下唇,眼中流下了两滴泪水,喘着气笑道:“真好,经历了那么多的波折,你们还是在一起了,有一句话,我好久以前就想说出来了,祝你们幸福。”

  程韵话音刚落,身子晃了晃,紧接着就跌倒在地,双眼紧闭了。

  韩逊脸色一变,怒气顿上心头,伸出手推开了苏艺:“苏艺,你果然真的懂得怎么样去刺激程韵,程韵三年前伤得太重,现在还没有养好,要是程韵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念念不忘爱如潮》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454.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