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跃过天际的光》苏清婉唐慕安陆安平小说全部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跃过天际的光》苏清婉唐慕安陆安平小说全部章节

  第1章 孩子必须死

  帝都,夏日炎炎。

  第一人民医院的走廊上。

  妇产科诊室外。

  苏清婉落寞着神色坐在候诊区,薄纱般的衣裙下是隆起的小腹,她低头摸了摸肚子。

  她今天是来做产检的,她的肚子七个月大了。其实说起来,她今年也才十八岁,自己还是个孩子呢,如果不是走投无路,她也不会来做代孕妈妈。

  想到再过两个月,她就要失去这个孩子,苏清婉的心拧成一股酸涩的疼,疼的她喘不过气来。

  七个月前。

  苏清婉在最困难的时候,碰上了那位神秘金主。她需要钱,他想要孩子又出的起价钱,因为身体不适合人工受孕,所以那一个月,她在他的床上。

  无数次的被他压在身下,刻骨缠绵。她看不清他的脸,可他紧绷如铁的胸膛,喷薄张驰的肌理,低沉如冷硬利器的声线,他身上青木香的气息,都如同魔魅般深刻的烙印在了她的脑海里。

  走廊上人流涌动,周末的人特别多,准妈妈各个都有准爸爸作陪,而只有她是独身一人。

  不知为何,从早上起来她就有些心神不宁。

  忽然——

  “就是她!!把她给我抓起来,马上带进手术室!”

  事情发生的太快,苏清婉根本来不及反应,几个黑衣人呼啸着嘲她奔来,她直接被捂住嘴强硬的拖进手术室里。

  她发不出声音,动不了,双手双脚都被困在手术床上。

  苏清婉拼命挣扎,可是她一个大腹便便的女人,怎么可能是这些强壮硬汉的对手?

  心里蔓延出恐慌来。

  “给她一针镇定剂!马上做掉她的孩子!快点,别打麻药,疼死她!”

  手术室里血腥味蔓延,一个冷面女人带着医用口罩和手套,扯掉塞在她嘴里的那团破布。

  “不准动我的孩子!谁都不准!!”听到这话,苏清婉整个人都崩溃了!

  她歇斯底里的想要将这个女人给杀了!

  就算这个孩子是她替别人代孕,可这也是她的骨血,她只想让他在这世上平安无虞的活着,不想让他还没来到这个世上就被如此残忍的迫害!

  不行!

  苏清婉拼了命都要保护好孩子。

  她猩红着双眼恶狠狠地瞪着这些刽子手,双眼睛满是惊恐和恨意,尖锐的声音仿佛困兽的悲鸣。

  “这可由不得你,你知道是谁让我这么做的吗?是唐慕安,唐慕安你知道吗?不会不知道吧?”

  “不可能!不可能是他!”

  这明明也是他的孩子,当初他们说好的,她帮他生了孩子,他帮她还清妈妈欠下的高利贷,从此以后两不相欠。

  可他为何又要对孩子赶尽杀绝?

  唐慕安是谁?京城权贵,跺一跺脚就能掌控民间生死,他高高在上不可一世,整个京城无人敢惹,想要弄死一个人,比踩死一只蚂蚁还简单,更何况还是个未出世的孩子。

  冷面女人摇头,笑她太傻太天真。

  一边残忍的刺激苏清婉,一边拨通电话拿到苏清婉耳边。

  电话里,一声声刺耳的羞辱,铺天盖地向她砸来。

  “苏清婉你这个贱人!狐狸精!!你勾引了宁海潮,现在还来祸害我哥……妈的你这是找死!”

  “你以为我哥稀罕你的小野种?你这个不要脸的小三,专门破坏别人的感情,你的野种就不配活在这个世上!”

  “你不就是想要我哥的钱吗?就算我哥的钱给了你你也别妄想母凭子贵!”

  “我哥说了,他只不过是想玩玩你,想给他生孩子的女人入过江之卿,你算什么东西?!”

  “我哥有心上人,我哥和我嫂子马上就要结婚了!你生的孩子根本不配姓唐!”

  “让你的孩子下去陪你那个死鬼妈一起下地狱吧!”

  苏清婉闻言,心如刀割。

  她惨白着一张脸,恨不得将说话的女人挫骨扬灰。

  电话里的声音是谁,她化成灰都知道。

  那是陪伴了她十年的好闺蜜,却在一夜之间跟她翻脸的唐依依。

  可是,在整个京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唐慕安,怎么会是唐依依的哥哥?

  如果当初知道他们的这层关系,她就算是死,都不会被唐慕安如此羞辱!

  此时此刻,苏清婉只觉得恨意将她席卷,眼泪大滴大滴的滚落,悲痛欲绝恨自己眼瞎。

  “唐依依!!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你等着,总有一天我会化作厉鬼来找你!”她歇斯底里,这一刻,恨不得将唐依依这个女人挫骨扬灰!

  “让她闭嘴!”冷面女人动怒,没想到苏清婉敢这么跟她的主子说话。

  黑衣人听令,直接上来将苏清婉给砸昏了过去。

  痛意袭来!

  锥心刺骨!

  她承受不住,可是意识却一点点涣散!

  眼角一滴泪滑落,那是她为这个孩子流的。

  冰冷的器具,剜透身体,手术室里血腥弥漫,死亡的气息一点一点逼近。

  窗外,大雨倾盆而下,肆虐如狂,天空阴云密布,如同对这个孩子最虔诚的祭奠。

  五年后。

  金色大帝夜总会。

  苏清婉坐在后台的更衣室,神色平静的将羽毛面具戴上。斑驳的灯光笼罩,长长的睫毛又卷又翘,厚重妖艳的妆容遮住她原本清纯脱俗的容颜。

  性感火辣的包臀裙,黑色铆钉的短款背心,将她紧致美好的身体牢牢的裹住,她的胸很挺拔,几乎不需要任何外力的束缚,因为常年跳舞,她的翘臀更是圆润饱满,形状让人血脉喷张。

  她的双腿闭的很紧,笔直修长,仿佛从未有任何人开拓过。

  那么的风尘放荡,却又那么的心如止水。

  苏清婉虽然是金色大帝夜总会的舞台公主,可是她的收入却比不上其他的陪舞高。

  因为她只跳舞,不陪酒,更不会偷偷摸摸去做小公主。

  “莉莉,好好跳,今天可有一个神秘的大人物要登场,你跳的好了,大人物一高兴说不定会给你一张支票当小费。”临上舞台之前,瑶姐亲自提点她。

  苏清婉听到这话,原本低落的情绪稍微得到缓解。

  就算小费只有几百块,也能填补一下她的亏空,这五年,她一个人生活,但弟弟的医药费早就压的她喘不过气来了……第2章 一曲催情舞

  灯光幽暗,只有一束光打在圆形的舞台中央,四周的宾客吹着口哨,兴奋的欢呼。

  苏清婉在如狼似虎的视线之中,一步一步踏上舞台。

  一根钢管,维系了她和弟弟的生存。

  她绕着钢管,一跃而起,柔软的身段盘在上面,缠绕,缠绵,随着音乐的轻轻吟动,苏清婉的动作开放又火辣。

  特别是她那条盈盈闪光的长腿,恨不得让在场的男人将她缠在腰上。

  因为有金主到来,苏清婉表现的特别卖力,她几乎将毕生绝学全都用在这支舞上,她挺起胸脯,红唇因为剧烈的运动颤抖,她紧紧的攀附,将身线折成各种姿势……

  这不是一支舞,是一场求欢。

  她将女人的娇与媚,淋漓尽致的绽放。

  一股股热浪,疯狂的涌来。

  现场但凡性取向正常的男人,呼吸都滚烫起来,这不动声色销魂蚀骨的表演,像慢性毒品,吸一口,看一眼就让人沉溺其中再也抗拒不了。

  舞台在一楼,舞台下是公开的卡座,舞池,而尊贵的客人几乎都在二楼包间,包间半透明,外面的人看不到里面,可包间内,却能将一楼的景色一览无余。

  今日,那位尊贵的客人,就坐在二楼最中央最大的那间包厢里。

  因为舞台公主的压轴表演,包间内的牌局暂停。

  他坐在包间最中央的沙发上,神情慵懒,冷眸微眯,短发平头,五官深邃如刀刃,周身气氛冷冻成冰,一身精工缝制的手工西装包裹住他健硕笔挺的身材,他格外高大,气度凌人,矜贵,唯我独尊。

  他的视线,从楼下苏清婉一出现,就没离开过。

  旁边的陆老四谄媚的帮他点燃一支烟,毕恭毕敬的递到男人唇边:“三哥,怎么样?对不对您胃口?”

  唐慕安修长的双腿随意的交叠着,轻轻侧头将烟蒂咬在唇齿之间,唇瓣闪过一抹冷嘲。

  他收回了目光,“这么低俗的表演,你觉得很对我胃口?”

  男人的声音冷硬如利器。

  “不,三哥,您在我们眼里可绝对不是俗人……五年了,您难得回来一趟,哥们几个不是想给你找点乐子吗?况且您不是对女人没感觉吗?这个女孩不一般,跳一支舞就能让男人们欲仙欲死,您不知道,她跳的虽然是钢管舞,可私底下还有另一种叫法……”陆之琛神神秘秘的解释。

  唐慕安冷冷扫他一眼,“说说看,叫什么?”

  陆老四一看唐慕安似乎有了些许兴致,他赶紧道:“还有一个叫法,叫催情舞。她可有跳支舞就让男人们高潮的本事。”

  “是吗?本事还真大。”唐慕安咬着牙冷嗤一声,凉薄的视线穿透玻璃墙,如同强烈的X光笔直的落在舞台中央。

  老四陆之琛听到唐慕安附和他,觉得有戏,转身示意手下去把舞台公主请上来。

  苏清婉跳完一支舞,面纱下那双黑曜石般的双眸,忍不住往楼上的帝王包厢看了一眼。

  心里莫名涌起悸动起来。

  在男人们的口哨声中,她款款走下舞台。

  跳的太尽力,气息微喘,苏清婉回到后台,靠着墙壁缓和呼吸。

  怔忪之间,瑶姐一脸意味深长走进来。

  “莉莉,跳的不错,不过想要大红包的话……可能你就要委屈一下了。”

  苏清婉知道钱不是那么好赚的。

  她敛下心底的情绪,问道:“客人有什么要求吗?”

  “客人请你去帝王包厢一趟,莉莉,你不是缺钱吗?这一次把握住机会,可比你在这里跳几年都值得。听姐的,不就是去陪下客人吗?也不会少块肉。”瑶姐语重心长道。

  苏清婉将自己的羽毛面具重新戴上,“瑶姐我做,我马上就去。”

  以前很多次,这种事她都不会答应。

  可今天不行,弟弟的医药费已经欠了半个月,再不凑齐交上,医院可能就不给弟弟用药了。

  帝国包厢,烟雾缭绕,一群公子哥吆喝着搓麻将,各个身边都带着一个大波妹。

  一看到她进门,不知是谁邪笑一声:“三哥,你的妞儿来了。”

  苏清婉踩着过膝长靴,身上依然是跳舞时的火辣装束,只是温婉面容遮在面具之下。

  “妞儿,去那儿坐下,陪我三哥喝几杯,三哥高兴,能让你一家飞黄腾达知道吗?”陆之琛不怀好意的笑。

  包厢最中间沙发上坐着的男人,苏清婉一进门就看见了。

  怎么会是他?

  还真是冤家路窄!

  唐慕安独自一人坐在那里,身边没有小公主作陪,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清冷凛冽的气质,一如过往。

  黑色西装包裹住他强劲有力的体魄,修长笔直的双腿交叠,高高在上,睥睨,如王者一般。

  他还是那么清冽,干净,让苏清婉望而却步。

  苏清婉攥紧拳心,心里刻骨的恨,却在此刻铺天盖地涌上来。

  她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一步步走到唐慕安身边坐下来,动作娴熟利落,充满娇媚风情,倒酒,捻起酒杯,“先生,这酒您想怎么喝?”

  在场的男人女人们,都来了兴致,目光落到她身上。

  这女人,胆子可不小,看到唐少都不怕。

  “当然是嘴对嘴喝……妞儿,你要是今天能把这酒用你的小嘴儿喂进我哥的唇里,呶,这里的五千块,都归你。”陆之琛唯恐天下不乱,存心找死。

  包厢里顿时传来一阵叫好声。

  苏清婉端着酒杯的手捏紧,面具后面的小脸已经变了脸色。

  笑了笑,小手缠绕上唐慕安的领带,脚尖也勾上来,顺着他笔挺的裤腿,一路往上,仿佛在跳跃一个舞步,一把将唐慕安拽到跟前。

  紧接着,她扭臀,直截了当大着胆子坐到他的大腿上。

  周身几乎都是他身上青木香的气息。

  苏清婉仰头,抿一口酒,捞住唐慕安的脖子就要强吻上去,她的目的不止是五千块,还有恨,她要把五年前,唐慕安在自己身上刻下的耻辱统统还回去。

  一道寒光闪过,粗粝厚实的男人手掌,捏住她的下巴,阻止她薄唇的靠近,男人黑眸凛冽,深邃如刀割的五官肃杀阴沉。

  仿佛狂风暴雨即将袭来。第3章 结束处男之身

  许久。

  紧绷绷的蹦出一个字:“脏!”

  这个字,耻辱一般浇筑在苏清婉的心上。

  紧接着,苏清婉被一股大力狠狠的推开,唐慕安阴沉着脸,拿出纸巾一遍一遍的擦那只碰过苏清婉的手。

  一室灯红酒绿,荧幕上的蓝光明明灭灭倒映在唐慕安深邃笔挺的五官上。

  如同镀上一层暗沉的光。

  “切……这女人也太不自量力了……就这点本事还想让唐少对她有兴趣,不就是会跳舞吗?我还会跳脱衣舞呢……”一声嗤笑传来,在场的男男女女冷嘲热讽起来。

  苏清婉低头,面具下的小脸一抹冰冷划过。

  “都闭嘴,惹得我三哥不痛快你们谁都没有好果子吃……妞儿,你这可是没诚意。小爷我今天再给你一次机会,摘下面具,一曲膝上舞,只要你让我哥在这个房间里硬了,高潮了,这十万,都是你的!”陆之琛继续加码,豪气万千的大笔一挥,将支票拍在苏清婉面前。

  陆之琛的这个举动,不禁让人血脉喷张。

  太刺激了!

  谁都知道唐家少爷不碰女人,多年来清心寡欲从不过问男女之事,这世上能近他身的女人,恐怕还没出生。

  有的玩了。

  苏清婉盈盈如水的目光望着支票上的很多个零,一股痛意凝在心口,压抑的她喘不过气。

  “陆小四,闲自己活得太久是不是?”低冷的声线溢出薄唇。

  四周的气氛,徒然下降。

  “不死不刺激,三哥,你要是个男人你就接受挑战,兄弟我到时候让你欲仙欲死,你不但不能怪我,还要谢谢我……说不定今晚,还能结束你的……处男之身呢!”

  “滚!”怒意滋生。

  唐慕安手心里的酒杯被他狠狠的灌出去。

  那双漆黑的深眸里暗潮汹涌在席卷,冷风呼啸,山雨欲来,男人强大的睥睨天下的气场,排山倒海一般涌来。

  陆之琛咽了咽口水。

  带着人赶紧逃,临走时还不死心,回头示意苏清婉留下。

  十万块可不是那么好赚的,自己不努力没人能帮她。

  房间里,只剩下两个人。

  苏清婉和唐慕安之间,隔着一个沙发的距离。

  房间里的灯光,不知何时昏暗下来,她稳住情绪,压下心慌,一步一步朝着唐慕安走近。

  他幽沉如海底一般的视线,准确无误锁着她,脸色平淡无波,身上的衬衫,领带,一丝不苟。

  四目相对。

  气氛剑拔弩张起来。

  苏清婉觉得自己没必要遮遮掩掩,要赚这十万块,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更何况,像唐慕安这样的人,眼高于顶,也许早就把她忘了,她现在浓妆艳抹,即便褪去面具,也依然看不出她本来的模样。

  苏清婉摘下面具,露出自己的大浓妆。

  果然,没有从唐慕安深沉冰冷的视线中,看到任何波澜。

  也对,即便曾经有过一段不堪回首的交集,唐慕安也没有理由记住她。

  苏清婉心底划过一抹自嘲,那把火,越烧越旺……恨不得抽了他的筋,喝了他的血,要了他的命。

  冷血无情,卑鄙无耻。

  虎毒不食子,可他呢?

  残忍的拿掉孩子,残忍的羞辱伤害她。

  她这幅惨白不堪的身体,全都是拜他所赐!

  苏清婉带着刻骨的恨意,直接双腿分开,不怕死的跨坐在男人的腰身上,她柔媚低声笑,小手划过男人的胸膛,紧致翘挺的臀,摩擦扭动。

  含春的勾情曲缓缓响起。

  春意盎然,香汗淋漓。

  苏清婉将这个男人,当成钢管,在他身上缠绕,跃动,呼吸微热……

  执拗的摇曳。

  仿佛星光之中的暗潮汹涌,如水蛇,如夜雾弥漫下的狐妖,天生酥到骨子里的媚,荡漾而出。

  坚硬与柔软,平坦与凹凸,那一层薄薄的西裤,根本抵挡不住这刻意搔首弄姿的魅惑……

  温度越高,苏清婉的心越寒冷!

  她甚至恨不得趁着他意志力薄弱的时候,掐出他的脖子!

  还没伸出手。

  男人的呼吸渐渐重,大手袭来,一把扣紧她的手腕,掌风凌厉,眼底闪过一抹寒冷。

  唐慕安充满侵略性的将她笼罩,薄唇残忍:“几年不见,苏清婉,你还是那么廉价!”

  苏清婉震惊的望着他这张俊美如铸的容颜,惊住,她根本不敢相信……

  这个眼高于顶,不可一世的男人,竟然能如此轻易就认出她。

  曾经那无数个夜晚,抵死缠绵,男人强健的肌理,勇猛无敌的侵略,厚重的粗喘,都如梦魇一般折磨着她。

  此时此刻。

  终于再相见,苏清婉不着痕迹深吸了一口气:“先生,您是不是认错了人?”

  她的表情,平静如水。

  看在唐慕安眼里,却刺眼的像一根根针,扎进他的心里。

  “是吗?我能认错你吗?骚浪贱,不就是说的你吗?”

  苏清婉怒急,脸色变了,凝眉想要挣脱,但根本无济于事,唐慕安扣在她掌心的手,如同烈火一般炙烤着她的肌肤,挣不脱,逃不掉。

  “你放开我!我不干了……”她白净的小脸上,浓浓刺鼻的妆容,在明晃晃的灯光下,难看的很。

  唐慕安声线沙哑,“爬上我的腿,那么容易下的么?人真的是不会变……像你这种为了钱见床就爬的女人我见多了!”

  “唐先生恼羞成怒了?硬了吧……好硬呢……怕在我面前缴械投降?”苏清婉抬手抵住男人的靠近,清冷的笑。

  “那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重瞳暗沉,唐慕安咬牙切齿。

  他居高临下望着她,呼吸很近,身体更近,他确实是反应强烈,可那又怎么样?

  这种女人,他不想再碰!

  她根本就没有心,为了往上爬,不择手段,水性杨花,不知道上过多少男人的床,不知道骑在男人身上跳过多少支舞。

  这么不要脸的女人,他嫌脏!

  苏清婉却笑了,“那就比试比试。”

  性感的下颚弧度和喉结,就在苏清婉面前,她怕死的凑上去,红唇含住,贝齿轻咬,一下一下,贴住他的昂扬。

  唐慕安已经膨胀到了极点,英俊立体的五官蕴藏在黑暗里,深沉的几乎能滴出墨来。第4章 骚浪贱,说的就是你!

  气氛越来越火热,可唐慕安的脸色却越来越冰冷。

  他紧绷着呼吸,薄唇抿成一条直线,“苏清婉!”

  苏清婉望着他,变本加厉……柔软的水蛇腰,肆无忌惮的同他厮摩,可越这样,她的心却空洞。

  她根本瞧不起自己。

  即便想要羞辱的是唐慕安,可其实,她也是在羞辱她自己。

  濒临爆发,唐慕安怒不可遏,直接狠狠的将她的手腕扣住,大掌狠狠的扣紧她的臀,逼着自己陷进她的身体里。

  薄薄的布料,湿透。

  他厚重的身体压下来,一把将苏清婉狠狠的压在身下,大手强势的抬起她的下巴,灼灼漆黑的视线,肆无忌惮的笼罩她:“玩火是不是?欠干是不是?”

  “你放开!你别碰我……”她明明马上就要成功了,她能感觉得到。

  即便五年没见,可苏清婉还能回忆起当初两个人在床上翻滚的那一个月,他的每一丝表情,他眼底如浪涛般的深沉,她都忘不了。

  唐慕安紧绷着下颚,咬牙切齿:“矫情什么?五年了,苏清婉,你怎么还有脸活在这世上……”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唐慕安你松手,你难道不懂规矩吗?膝上舞禁止动手动脚,你这样,犯规了!”苏清婉的心仿佛被割裂,她从不敢回忆五年前手术台上那些可怕的画面。

  那些鲜血淋漓,切肤的痛,太痛苦。

  “跟你这种女人,何必谈规矩!”

  “不行,我只跳舞,不陪睡,我讨厌你!”

  “我也没指望你爱上我,在我眼里,你只不过是个生子机器,只不过是我泄愤的工具而已!”刻薄冰冷的话,如刀割,带着凌厉的风,刺穿苏清婉心底最脆弱的地方。

  唐慕安很讨厌这种感觉,讨厌自己的情绪被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左右。

  大手不顾一切的在她身上揉捏,侵占,羞辱她,如一只困兽,想要将她摧毁。

  “疼……”

  苏清婉抵抗,额头渗出一丝冷汗。

  “疼就对了!”唐慕安一口咬在她的肩头,血腥蔓延,她劲爆舞蹈服之下的身体,暗香涌动,唐慕安的眼眶都红了。

  “唐慕安,你不怕染病吗?”

  身上男人的动作,蓦地顿住,他的眼底风云变幻,要她的动作,蓦地停滞下来。

  “苏清婉,你可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唐慕安眼底全都是嘲笑,他高大的身体翻身而起,指着门外,一字一句,句句珠玑:“滚,别再让我看见你,看见你就恶心!”

  苏清婉狼狈的裹住自己,踉跄着爬起身。

  清冷的眉眼在灯光下惨白,她站起身,拿起桌子上的支票,“是你让我走的,所以你输了,这十万块,我……”

  唐慕安的表情杀气腾腾。

  他如同局临天下的王者,紧绷着下颌坐在沙发上,一身冰寒:“你以为你值十万?”

  苏清婉的动作顿住。

  背脊挺得笔直。

  唐慕安眸色阴沉,他一把劈手将她手里的支票撕碎……

  苏清婉的脸色徒然就变了,情绪几乎在瞬间就崩溃决堤,“你干什么?!!”

  她的眼眶通红。

  这十万块,是弟弟的命!

  “有病得知,给你医药费!!这十块是我施舍你的……”唐慕安掏出钱包来,不屑的勾唇。

  从钱包里掏出一张十块纸币,直接轻蔑的将纸币塞进她的胸口。

  转身便大步流星的离去!

  包厢的门被他狠狠的摔上,大力到震耳欲聋。

  强大的怒意,喷薄。

  苏清婉咬牙切齿,眼底泛出冰冷的光!

  她丢掉脸面和尊严,到头来,就只拿到十块吗?

  在他眼里,她不就是这么廉价?

  苏清婉怒火中烧的追上去。

  此时,走廊里的灯光昏黄,唐慕安一脸黑沉从包厢里走出来,他浑身都是肃杀之意,高大挺拔的身躯如同一座山。

  陆之琛带着几个兄弟一直守在外面没走,就等着看好戏,看到唐慕安黑着脸走出来。

  赶紧追上去,“呦呦呦,三哥的脸怎么这么黑?不会是受委屈了吧?”

  唐慕安尊贵的薄唇抿成一条直线,冷厉的扫了他一眼,“陆小四,你闲的蛋疼是不是?”

  陆之琛突然觉得菊花一紧。

  惊恐的摇头,“不不不,不是。”

  出了夜总会,唐慕安的司机已经等在外面,低调的黑色奥迪R8静静地蛰伏在黑夜里,流线型的车身闪着刺目冰冷的光。

  “三少。”司机帮他打开车门。

  “不是三哥,你到底行不行啊?那妞儿把你强了你脸那么臭?还是你强了她?”

  “关你屁事!滚!再多嘴一句,信不信我让你永远闭嘴!”唐慕安明明灭灭的视线,黑沉的暗涌在翻滚。

  陆之琛苦哈哈的摇头,闭紧嘴巴。

  可就在此时,突然,一道急切的呼喊声传来。

  “唐慕安,你给我站住!”

  陆之琛惊得回头,妈的谁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直呼唐三少的名讳?不想活了!!

  一道凌厉的香风刮过,苏清婉的速度很快,直接走到唐慕安面前,咬牙拽住他的领带,一抬头,狠狠的顶上他的胯部!

  “混蛋!!我打死你!!禽兽!我让你断子绝孙!”

  这个伤害她孩子的刽子手,凭什么活的这么好!

  她恨不得抽他的筋喝他的血!

  唐慕安闷哼一声,弯了腰,疼的脸色铁青。

  苏清婉倔强的像一只刺猬,淬了冰的眸子如刀一般落在唐慕安身上,“唐慕安,你听好了,曾经你加注在我身上的伤害,我会一点一点还回来!”

  行凶完毕,转身就跑,她要是还留下来,绝对会让唐慕安捉回去!

  陆之琛惊得下巴都掉了。

  这女人太强悍了!

  他从没见过这么强悍的女人,竟然敢让唐家三哥断子绝孙,那得是多大的仇恨啊!

  “三哥,您,您没事吧?您还行吗?”

  “滚!”

  一道冷风刮过,唐慕安的脸色比这夜色还要黑沉。

  ……

  苏清婉有两份工作,一份是夜总会的舞台公主,虽然收入不菲,但承担弟弟的医药费,仍旧很吃力,弟弟的心脏移植需要一百万,这包括手术费用和后期的护理费。

  可一百万,对她来说是一笔巨款。第5章 只跳舞不陪睡

  她的另一份工作,是

  第一人民医院的实习医生,当年孩子被拿掉以后,她一无所有,重重困境之下有一位名为“锦年”的好心人,资助她读了大学。

  为了帮弟弟治病,她选择医学院,因为成绩优异,

  第四年就被学校推荐进入

  第一人民医院实习。

  周末,医院里人很多,三环主路上又发生一起严重的连环车祸,苏清婉被派去急诊帮忙。

  “来,让开让开!!”

  “苏医生,这位病人情况很不好,已经重度昏迷,玻璃插入心肺,血压下降……必须马上安排手术!你赶紧通知你们心内科的王主任下来会诊。”急诊刘主任紧急通知她。

  急诊室,哭声回荡,血腥味弥漫,生死时速,谁都不敢掉以轻心。

  苏清婉赶紧给主任打电话。

  这个手术难度系数很高,连王主任都束手无策。但关键时刻传来好消息,享誉国际的著名金牌心内科博士doctor唐恰好就在京都,病人家属利用人脉主动邀请了doctor唐来主刀。

  “听说了吗?这位重症病人,大有来头,超帅的好吗?不过可惜了,还不知道他能不能挺过去。”

  “你还不知道?他们请来了国外著名的心内科专家doctor唐来主刀,doctor唐是谁?神医圣手,最年轻的心内科专家,如今世界医学界的翘楚,他参与的手术就没有失败的!”

  “哇塞……doctor唐啊!!我的小心脏!!终于能见到这位大神的真面目了,他可是我们整个医学院的偶像啊……”

  苏清婉忙碌之中,隐约听到一些八卦。

  她也惊叹,没想到大名鼎鼎的doctor唐,竟然会来他们医院,如果能好好利用这个机会,跟这位神秘专家学习,那简直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苏医生,准备一下,这台手术,doctor唐因为来的急,他的助手医师没有赶过来,所以这台手术安排你来做doctor唐的临时助手。”

  “不是主任,我还是个实习医生,我……”苏清婉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苏医生你傻不傻?!整个医院的人都想要这个位置,你还推脱,况且唐博士点名让你上,你想拨了唐博士的面子吗?要是做的好,医院里给你发奖金你要不要?”

  听到是唐博士亲自点名,苏清婉就更诧异了!

  doctor唐为什么独独选了她?!

  苏清婉觉得哪里不对劲。

  可她没有时间多想,不再犹豫,她攥紧拳心,“我要。”

  “不错!苏医生,这对你来说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好好干,以后肯定有前途!”王主任本来就是苏清婉的研究生导师,平时对她更是格外照顾。

  “谢谢老师,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她不是不想要这个机会,只是她水平有限,又只是一个经验不丰富的实习医生,根本没法胜任这份工作。

  更何况参与这台手术室的全都业界专家,只有她资历最浅,同其他人差的不是一个档次。

  她有自知之明。

  做完术前准备工作以后,苏清婉穿上无菌服,进入手术室。

  可是,她怎么都没有想过,自己竟然会接二连三的跟故人重逢。

  而且每次都是在如此猝不及防的情况下。

  手术台上,灯光照下来,五年不见的宁海潮,就躺在手术台上。

  他英俊的面庞比五年前更深邃,但此时却毫无血色,毫无生机,胸口横叉着玻璃,鲜血淋漓,死亡的气息蔓延……

  苏清婉怔在那里,几乎忘了呼吸。

  她极力让自己保持冷静,可是口罩下的表情已经相当难看。

  这个男人,她已经五年没见了!

  整整五年,她都活在他们给她留下的痛苦里,那些曾经的爱慕,如今统统被恨意代替。

  对面的同事似乎看出她的不对劲,试图唤醒她:“苏医生,你没事吧?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苏清婉摇摇头,可额头上已经渗出细密的汗水。

  她稳了稳心神。

  试图让自己不要让自己这份情绪影响到工作。

  就在此时,手术室的门从外面自动打开。

  所有医护人员都朝门口看去,一束光穿透进来,将那人高大挺拔的身影镀上一层金辉。

  即便穿着无菌服,也依然遮挡不住他一身王者之气。

  他一步步走进来,每一步都像是踩在人的心尖上,口罩之下,只露出一双幽冷如墨的眼睛,漆黑如夜空,锐利如星芒……

  一出场,就仿佛整个世界的主宰。

  在场的所有人,都按耐不住激动。

  有生之年,能够和doctor唐同台,简直是可以炫耀一生的荣誉。

  他走到手术台前,眼神平静,声线干净低沉,“我是doctor唐……助理医师是哪位?”

  苏清婉还沉浸在和宁海潮意外相遇的诡异缘分之中,有些走神,根本没有注意到doctor唐的问话。

  手术室里的气氛,有一瞬间的凝滞。

  气压骤降,阴风阵阵。

  一旁的同事戳了戳她的胳膊,“喂,苏医生,唐博士叫你呢!”

  苏清婉慌乱无措的抬眸,一抬眸便对上对面doctor唐漆黑如墨的眼睛,他半眯着眸子,眼底冷漠无温。

  “我,我是您的助理医师。”她不敢对视这位大神的眼睛。

  doctor唐冷冷望着她,那目光如同X射线,似乎想要将她看穿,“心不在焉,你是在拿病人的生命开玩笑?”

  苏清婉咬唇,低头没脸见人了,“对不起唐博士。”

  竟然一见面就被大神批评,刚刚走神的她肯定给大神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但她不得不承认,doctor唐确实是世界顶尖的心内科专家。

  整个手术用时六小时,所有人都不敢怠慢,有doctor唐的存在,大家全程紧绷着情绪,现场气氛一度在和生命赛跑。

  手术中,苏清婉和doctor唐的交流最多,无数次帮他擦汗,男人好看的眉峰颦紧,全程都没有松开过,苏清婉柔软的手心无数次划过他的额头……

  竟让她忘了,躺在手术台上的男人是谁。

  手术结束以后,苏清婉感觉自己要累瘫了。

  “唐博士,手术很成功,您辛苦了。”参与手术的医生和大夫们纷纷向doctor唐表示祝贺。

  doctor唐的医术果然名不虚传,不管在手术用时,还是细节处理,血流量方面,都是其他任何医生不能比拟的。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跃过天际的光》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449.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