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相约到白头》简夕瑶慕之霖小说全部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相约到白头》简夕瑶慕之霖小说全部章节

  第一章 拿命给那个女人换血

  "滴答——滴答——"

  简夕瑶看了一眼墙上的大钟,时针已经指向十一点了,有些僵硬地动动身子,开始收拾桌子上已经冷透的饭菜。

  结婚三年,慕之霖从来不回来吃一口她做的饭。每晚都是工作到十二点才回来。

  并且回来了,也从来不会跟她同房。

  好像这段婚姻,对慕之霖来说就是一纸空文而已。

  三年了,每晚都是这样,除了一月前……

  那晚慕之霖喝得很多,回来后醉醺醺地踢开房门,从床上把她拽起来,掐着她的脖子质问道:"为什么死的人不是你?!为什么!"

  说完将她摔在大床上,长驱直入,毫不吝惜地夺了她的身子。

  简夕瑶双手环在自己的脖子上,一阵心悸,就算过去这么久,想起那一晚的慕之霖,简夕瑶还是觉得后怕。

  就在简夕瑶收拾好饭菜,准备上楼休息的时候,那扇欧洲中世纪风格的门忽然开了。

  慕之霖从里面走进来,修身的灰色风衣妥帖的衬着慕之霖颀长的身形,步伐沉稳,像是文艺复兴时期的英伦贵族。

  简夕瑶脸上瞬间就换上了一副兴高采烈的表情,走过去殷勤地询问,还伸手去接慕之霖脱下的大衣:"你回来了?要不要吃饭?我去给你把饭菜再热一热。水已经放好了,先洗个澡吧。"

  慕之霖冷冷地打开她伸过来的手,神色决绝果断道:"依依生病需要做血液置换,从明天起,你去给她换血。"

  一句话,立刻就把简夕瑶打入死牢。

  她面如土色,难以置信地看着慕之霖,嘴唇颤抖地开口:"为什么我去?"

  慕之霖神色厌烦,明显不想和她多说,径直上楼去:"到时候会有车子过来接你,你配合医生就行了。"

  简夕瑶天生贫血,要她去给别人输血,也等于拿她的命开玩笑,这点,慕之霖他不知道吗?

  简夕瑶追过去拉住慕之霖的手,鼓足勇气从齿缝间飘出一句:"我不去。"

  慕之霖立刻嫌恶地甩开她的手,从衣服口袋拿出纸巾仔仔细细擦手。

  简夕瑶低声乞求道:"我不能去,我会死的。之霖,我……"

  简夕瑶尚未把话说完,就被慕之霖粗暴地打断,他冷冷盯着简夕瑶,说出的话像一把尖刀直直刺向简夕瑶的心脏:"简夕瑶,你早就该死了!你欠了笙笙的,这就是你要还的债,容不得你不去!"

  简夕瑶觉得心口被人掏了一个大洞,正在血淋淋往下滴血,她捂住胸口:"到底要我怎样你才肯信我,我真的没有害死苏笙笙!她妹妹生病没理由一定要我去给她换血……"

  "闭嘴,你没资格叫笙笙的名字!"一提起那个名字,慕之霖就像一头被惹怒的狮子一样,甩手给了简夕瑶一个耳光,简夕瑶摇晃几下倒地,额头磕在楼梯上,顿时鲜血直流。

  慕之霖居高临下仇视地扫视着她,目光摄人:"简夕瑶,杀人偿命,让你多活了三年再死,已经是仁至义尽了!"第二章 我有严重的贫血

  慕之霖冷冷地丢下话,就扬长而去,走的时候把门摔得震天响。

  额上的伤口还在不停地流血,耳畔回响起慕之霖的话,简夕瑶将自己抱住,杀人偿命,所以自己就应该去死?

  可是,她真的没有害死苏笙笙啊。

  到底要她怎么解释,慕之霖才会信她?

  三年前她嫁给了慕之霖,她一心以为自己是嫁给了爱情,然而只不过是因为苏笙笙不能生孩子,而慕家需要一个孩子,所以慕之霖才娶了自己,只为去堵慕家的悠悠之口。

  自己是慕之霖的妻子,可是慕之霖从来不正视她一眼。就连在她生日的时候,慕之霖也会选择去陪苏笙笙。

  简夕瑶气不过,就去找苏笙笙理论,跟她大吵了一架,苏笙笙负气开车出去。

  简夕瑶也没有想到苏笙笙会在那条路上出了车祸,慕之霖赶到的时候,苏笙笙已经抢救无效死亡了。

  慕之霖就是从这里恨上了她,一口咬定是自己害死他最爱的女人。

  "我知道你恨我,"简夕瑶触上额上了伤口,剧烈的疼痛让她瑟缩了一下,继而将自己抱得更紧,低声喃喃:"可是慕之霖,我爱你啊……"

  简夕瑶在地板上睡了一夜,第二天是被慕之霖的人吵醒的。不管简夕瑶是否情愿,就已经把人带到了医院。

  一进病房,苏依依就恶狠狠地冲过来给了她一耳光,愤怒地指着她:"滚出去,你这个杀害我姐姐的杀人凶手!"

  苏依依下手极重,简夕瑶一时被打蒙,只觉得一边耳朵都在嗡嗡响,见到苏依依还要动手便下意识地挥手反抗,然而没有预料到的是,慕之霖先一步地拦下了自己的手。

  她听见慕之霖皱着眉头训斥自己道:"依依生着病打不得你不知道?你怎么敢跟她动手?"

  "姐夫……"苏依依见到慕之霖来了,立马就扑到慕之霖怀里哭诉,眼泪唰得一下就下来了。

  简夕瑶眼睛蒙上一层水汽,眼睛红红地看着慕之霖把苏依依搂进怀里,心中怀着一丝希冀开口解释:"之霖,是苏依依刚才先动手的,我只不过是伸手挡一下……"

  "闭嘴!"话没说完就被慕之霖粗暴地打断,"如果不是你当年害死笙笙,依依也不会这么激动,这些都是你活该!"

  简夕瑶身形一顿,只觉得如鲠在喉。

  苏依依依偎在慕之霖怀里泪如雨下:"我不要用她的血,她是害死姐姐的凶手,姐夫,你让她出去!"

  "现在只有这个女人的血型跟你吻合,你不要任性,这原本就是她该承受的。"慕之霖低声安慰苏依依。

  简夕瑶心口一滞,三年夫妻,自己在慕之霖口中就是"这个女人"?

  慕之霖抱着苏依依,满脸阴翳地看她一眼,冷然道:"滚出去!"

  慕之霖一声令下,立刻就有医护人员捉住她,拿着针管在她身上找血管,简夕瑶一时慌乱,撞开身边的人就想逃。

  "简夕瑶,你在找死!"慕之霖哑声低吼,简夕瑶没跑多远就被一只有力的手捉了回来。

  对上慕之霖压迫的视线,简夕瑶紧紧地攥着慕之霖胸前的衣服,惧怕到浑身颤抖:"之霖,我有严重贫血,我真的不能给苏依依输血,我会死的!"第三章 怀孕

  这话并没有让慕之霖改变一丝主意,慕之霖拖着她走进抽血室,把她丢给医护人员,果断地扔下两个字:"抽血!"

  手臂被人按住,一阵刺痛传来,针管扎进皮肤里,简夕瑶感觉一阵天旋地转,意识逐渐模糊,朦胧之中看到慕之霖头也不回离开的身影,心中一阵刺痛……

  再次醒来的时候,简夕瑶看到的是医院白色的天花板。

  试着动了动,一个轻微的起身,就是一阵头晕眼花,旁边的小护士赶忙拦住她:"快点躺下,你本来就严重贫血,现在又怀了孕,需要特别注意!"

  简夕瑶一时失神,有些缓不过来。

  刹那间,便换上一副欣喜若狂的神情。

  她有孩子了?她跟慕之霖的孩子!

  结婚三年,她无时无刻不幻想有个自己的孩子,慕家的长辈因为没有孩子对她的态度日益变差。

  尤其是慕爷爷,爷爷是慕家唯一一个真心对她的人,也是对她最好的人,虽然爷爷嘴上从来不说,可是每次见到她,简夕瑶都知道,慕爷爷心里都很失望。

  "孩子……"简夕瑶抬手轻轻抚摸自己的小腹,就像在摸孩子的头一样,一想到这里有个小生命,简夕瑶几欲开心得要落下泪来!

  忽然想到了什么,简夕瑶起身问小护士:"我先生他在哪里?"

  慕之霖知不知道她怀孕了?

  话音刚落,病房的门就开了,慕之霖从里面走进来,身边的医生偏头在他耳边低声说着什么,慕之霖抬眼轻扫简夕瑶一眼。

  目光冷峻得让简夕瑶忽然浑身一震。

  慕之霖立在她床边,让医生和护士全部出去,房间里只留他们两个人,慕之霖一言不发,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气氛紧张得让人害怕,简夕瑶低着头,暗暗攥紧了身下的床单,鼓足勇气才抬头对慕之霖说出自己怀孕的事:"之霖,告诉你个好消息,你要当爸爸了……"

  "打掉!"没等她说完,慕之霖便冷冷地吐着这两个字,干脆利落地让人刺痛。

  "你说什么?"简夕瑶难以置信地追问了一句,这是他的孩子,慕之霖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

  慕之霖眼底冷得没有一丝情感,就像在陈述一句再平常不过的事实:"依依的情绪非常激动,知道你怀孕怎么也不肯接受你的血液,所以你的孩子明天就打掉!"

  "慕之霖!"简夕瑶低吼道,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这也是你的孩子!苏依依她是你什么人?值得你为了她,连自己亲生骨肉都不要了!"

  慕之霖发出一声嘲讽,不屑道:"你觉得自己有资格生下我的孩子吗?"

  "你这样恶毒的女人,生下的孩子也罪孽深重,还不如早点打掉!"

  简夕瑶眼角滑下眼泪,心痛到抽搐,自己被慕之霖误会、嫌弃、厌恶,怎样她都认了,但是自己的孩子,也逃不过这个魔咒吗?

  不!

  她不要!

  简夕瑶护着自己的小腹,像护犊的母羊一样警惕地看着慕之霖,威胁道:"我不打!要打掉我的孩子,除非我死!"

  但是很显然,这点威胁对慕之霖而言,半点作用都没有,慕之霖转身离开,不屑一顾道:"那就试试看!"第四章 反抗

  病房的门被用力关上,简夕瑶坐在床上。

  胸口一阵阵发凉,凉透了。

  简夕瑶坐在床上一夜未睡,来人推门进来的时候,她还保持着慕之霖离开的姿势。

  苏依依走过来,挑起她的下巴,脸上现出得意的笑容:"啧啧啧,瞧你,被心爱的人逼着去打胎,这滋味很不好受吧。"

  "知道吗?之霖派来抓你去打胎的人就在病房外,随时等候进来动手!"

  简夕瑶别过脸去,脸上一片平静,心里却早已暗波汹涌:慕之霖,这可是你的亲生孩子,你真的这么狠心要打掉他吗?

  看见简夕瑶这幅油盐不进的样子,苏依依脸上闪过一丝狠厉之色,手一挥,对着门外的人道:"进来!"

  刹那间,有许多黑衣人涌进了病房里。

  简夕瑶看着这乌泱泱的一片,抱紧了自己,"你们都别过来!谁也别想动我的孩子!"

  简夕瑶怎么可能敌得过那些训练有素的保镖们,不到一会,人就被制住了。

  "带走!"苏依依不耐烦的命令。

  冰凉阴暗的手术室,简夕瑶一进来就被里面压抑的气氛勒的喘不过起来,苏依依走过去跟医生耳语几句,那医生扫了她一眼,随后便示意身边小护士将简夕瑶控制住,压到手术台上。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简夕瑶拼命反抗,却被边上的护士死死拦住。

  苏依依走到她身边,在她耳边轻轻道:"简夕瑶,你就在这好好享受吧,我还约了之霖吃烛光晚餐,先走了一步了哟~"

  "我不信!你让慕之霖来见我!你们谁也别想夺走我的孩子!"简夕瑶失控地大喊,就算慕之霖他恨自己,可他也不能在自己堕胎的同一时刻,跟别的女人共进晚餐!

  苏依依得意的大笑几声,十分嚣张的走出了手术室。

  手术室的门"啪"地合上。

  最后一丝光亮都没有了,没有温度的手术灯点开,光线尽数打在简夕瑶的脸上,刺得她几乎睁不开眼。

  她的双腿被屈起,裙子被掀起之后,立刻就觉得下体一凉,冰冷的器具碰触到简夕瑶皮肤的那一刹那,她突然浑身一颤,清醒过来。

  她,不可以失去这个孩子!

  简夕瑶趁身边护士一不留神,推倒手术车,从上面抢了把手术刀过来,刀锋一转对着自己的心脏。

  不大,却足够锋利。

  "打电话给慕之霖,不然我现在死在这里!"简夕瑶大喊,刀口抵在心口上。

  "慕太太,你不要冲动……"对面有人企图劝说。

  "别过来!"简夕瑶失控地握着刀,锋利的刀面切开皮肤,简夕瑶的胸口已经一片鲜红。

  医护人员开始手忙脚乱地打电话给慕之霖,他们倒不是真的怕简夕瑶寻死,而是怕简夕瑶一死,苏依依的血库没有了,慕之霖会迁怒到他们身上。

  电话被接通,开了免提,里面传来慕之霖低沉而又磁性的声音:"什么事?"

  一听到这个声音,简夕瑶瞬间湿了眼眶。第五章 以命搏命

  自己是慕之霖的妻子,可是结婚三年他从来不接自己电话,她要联系他,竟然还要通过这种方式!

  电话里传来苏依依甜到发腻的声音:"姐夫~是谁啊?牛排都要凉了。"

  简夕瑶呼吸一滞,感觉自己的心瞬间坠入十八层地狱!

  他真的在和苏依依吃饭!

  在这边,自己在被迫堕胎的同时!

  "慕之霖,这是我最后一次问你!"简夕瑶心中剧痛,强忍着悲伤,哑声低吼,"你真的要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女人,打掉自己的亲生骨肉吗?"

  电话那头的慕之霖迟疑了一瞬,让简夕瑶甚至有些恍惚,然后就听到他坚定不移地开口:"是。"

  "好!好!慕之霖,你真的是个敢作敢当的男人!"简夕瑶癫狂的笑了,笑出了满脸泪水,看得在场之人一阵心惊。

  慕之霖觉出简夕瑶话中的不对劲来,皱眉:"那个女人想干什么?"

  话音刚落,医院的电话便坠落在地,在地面上轻弹了两下,扬起细小尘埃。

  手术室中一片慌乱,"慕太太……慕太太她自杀了!"

  "噗嗤!"刀锋刺入胸口,简夕瑶的胸口绽开了大片大片的血花,倒下的一瞬,简夕瑶紧紧盯着手术室的门。

  慕之霖,你最好永远都不要后悔!

  地上的电话里是慕之霖近乎于狂暴地怒吼:"给我拦住她!不准死!"

  "姐夫……"苏依依笑靥如花地端来一杯红酒,却看到慕之霖蓦地站起,头也不回地往外走去。

  那紧紧握住电话的手,可能是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在轻微颤抖。

  再次醒来已经是一天一夜之后了,还是在医院的病房里,简夕瑶以为自己一定死了。

  偏头看到慕之霖的时候,简夕瑶有一瞬间以为自己看花眼了。

  从来都不愿意多看自己一眼的慕之霖,这次竟然守在自己身边。慕之霖坐在床边睡着了,一脸倦容地合着眼,下巴处长出了许多胡子。

  这个男人,只有在他睡着的时候自己才能如此近距离地看看他。

  慕之霖向来睡眠极浅,随便有个风吹草动,都会把他惊醒。

  简夕瑶微微一动,慕之霖立即一皱眉,倏地睁开了眼,布满血丝的眼睛看着简夕瑶,菲薄的唇瓣微开:"想寻死?"

  简夕瑶张开干涩的喉咙:"我说过的,想打掉我的孩子,除非我死!"

  "你以为我会这么容易就让你死吗?"慕之霖突然暴怒,站起来掐住简夕瑶的脖子,"你害死了笙笙,就注定了下半辈子是用来还债的,你的命,根本不由你说了算!"

  简夕瑶难以置信地看着他,眼泪大滴大滴地滚落下来:"慕之霖,你到底怎么样才能相信我,苏笙笙的死真的跟我没有关系!

  就算是你恨我,不肯放过我,那孩子呢?孩子有什么错?你想要我的命,可以拿去,为什么连一个没出世的孩子也不放过?!

  凭什么苏依依得了血液病,就要抽我的血去给她治病?!凭什么她说一句她不喜欢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就不能活在这个世上?!

  慕之霖,你是不是觉得我是没有心的?我的心是不会痛的?"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相约到白头》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441.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