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心若坠入寒窑》安冉何潇小说全部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心若坠入寒窑》安冉何潇小说全部章节

  第1章你好卑鄙

  "我答应救她,但你要跟我结婚。"安冉站在公寓门口,看着急红了眼的何潇,忍着彻骨的心碎,面无表情的宣布说道。

  "安冉,你这是在趁火打劫。"何潇看着面前瘦弱又倔强的安冉,恨得牙痒痒。

  他知道他们之间有所谓得少年婚约,但他爱的人从来都不是她。

  "你本来就是我的,我只是让一切都回到原来的位置,你想清楚,是让她活命还是要让她带着你的爱去死。"

  安冉仰起头,看似得意得要挟着。心里却已经痛到麻木,十五岁,她从父母出事之后就被接到了何家,从小就知道将来面前这个长相英俊,身材挺拔,睿智又有魅力的男人是自己的未来的丈夫。

  可是无论她怎么努力,怎么讨他的喜欢,他还是爱上了别人。

  还好,上天又给了她一次机会,他爱上得女人得了白血病,只有她的骨髓合适。

  这才让一向不屑于理她的男人,终于站在她面前说了句完整的话。

  这真是天大的讽刺。

  "安冉,没想到你这么卑鄙,我还真是小看你了!"何潇一拳打过来,愤怒得捶在了她身后得墙上。

  安冉看着他,眼睛连眨都没眨一下。

  "我爱你,爱到了骨子里,没有你,我活不下去,所以随便你怎么说,我不在乎。"

  爸爸妈妈不在了,爷爷也不在了,我现在只有你了,没有你,我要怎么办?

  "你就这么想要我?好,我成全你!"何潇听到安冉这么说,心里一阵怒火中烧,立刻将她死死地抵在墙上,随着刺啦一声,她的下身不由一凉,底裤已经被扯断了。

  "何潇,你要干什么?"安冉惊恐的望着他,两只眼睛里满是恐惧。

  "你说我要干什么,当然是干你!"何潇说着,已经直接将她的两腿掰开,瞬间挺身贯穿了她。

  "啊!"安冉忍不住发出一声尖叫,毫无前戏的状况让她感觉自己好像被瞬间撕裂了一般。

  而何潇并没有因为她的惊恐和反抗而稍有停顿,反而愈加变本加厉,一下又一下的疯狂掠夺。

  直到安冉感觉自己要痛的晕过去的时候,才终于被粗暴得丢在地上。

  像极了一个被玩坏了的破布娃娃。

  "明天八点到医院来,不要迟到,不然休想让我娶你!"何潇身上的衣服很快梳理,一丁点的褶皱都没留下,看着她的时候,眼神里透着一丝讥讽。

  "我……"我好疼,你可不可以扶我起来。

  只可惜她的话还没说出口,何潇已经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别墅的大门砰得一下子关上,震得她浑身忍不住打了个寒战。第2章你没有说话的权利

  安冉出现了很严重的撕裂伤,忍着疼到了医院便已经虚弱的不成样子。再加上她本来就很瘦,瘦的简直皮包骨,医生见到她的时候还以为她受到了虐待。

  自从何老爷子去世之后,她就真正的成为了无依无靠的孤儿,何潇不喜欢她,何潇的爸妈也都看不上她这个准儿媳妇。

  所以她虽然拥有安氏集团大半的股权,但却每天都对何潇的执念里,被折磨的心力憔悴。

  她忍着疼自己在病房里打点滴,却没想到一觉醒来已经是七点半了。

  她用尽了力气一瘸一拐的出现在何潇面前的时候,还是迟到了!

  "我说过,不准迟到,不然休想我娶你,如此看来,你对我的爱也不过如此!"

  "何潇,你不要这样,我不是故意的。"安冉脸色惨白,强忍着丝丝拉拉的腹痛站直了腰身,努力的解释着。

  何潇似乎根本就没注意到她脸色不好,只是因为她迟到而发了火,甚至觉得她打心眼儿里巴不得周晴赶紧死掉。

  "我警告你,如果周晴活不了,你也别想好过。"

  她努力的让自己看上去可以自己站的很稳,但脑袋已经昏沉的厉害,似乎稍稍被人碰一下都能直接栽下去再也起不来。

  "见到结婚证,可以立刻做手术。"安冉强撑着身体,简洁明了的说道。

  她是真的想和何潇结婚,也是真的虚弱的经不起立刻手术。所以她想要努力的拖延时间,让自己在拿到结婚证的时候,最起码还活着。

  "结婚证我会给你的,现在就准备手术,不然就别再提要嫁给我的事情,周晴死了,我也不会娶你。"

  "何潇,我……"

  "带她进去!"

  "何潇,不要,我现在真的不能立刻做手术,昨天其实我一直在医院里……"

  "你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相信。安冉,你记住,即便你嫁给了我,也没有说话的权利,你是我用婚姻幸福换来的,就该承受的起。"何潇看着挣扎着要回来的安冉,声音冰冷刺骨。

  手术准备室里。

  周晴一脸疲惫靠在何潇的怀里,眼睛里梨花带雨。

  "阿潇,马上要做手术了,我好怕,我会不会再也见不到你了,呜呜呜……"周晴可怜巴巴的说着,让何潇下意识抱的更紧了。

  而怀抱里的周晴,却朝着不远处穿着手术病号服,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安冉。

  这么多年了,她欠她的,她终于可以一样一样的拿回来了,安冉,你的好日子,终于到头了!

  "不要担心,你一定会没事的,我在外面等你,你手术完成睁开眼睛就可以看到我了。"何潇温柔的宽慰着,小心翼翼的抱着,生怕自己力气大了会伤到怀里得可人儿。

  医生和护士们开门进来,开始准备手术。这个时候,一个医生却发现安冉有些不大对劲。

  "何总,安小姐得身体现在很虚弱,不适合做手术,您看……"

  "很虚弱?她一定是装的,不用留她,立刻手术。"他等不及要看到一个健康得周晴了,至于安冉,她又没生病怎么会虚弱?还不是装的,就是为了拖着,不想让周晴活命!

  这个女人心机可真重,连医生都能骗过!第3章 结婚证上的老婆

  医生还想说什么,但见到何潇那张脸不由闭了嘴,这整家医院都是何家的,他暂时还不想失去工作。

  安冉脑袋昏昏沉沉,但还是清楚地听到了何潇所说的话。

  他竟然完全不顾她的生死吗?

  安冉想着,感觉心里瞬间好像被人生生的挖了去一般,痛入骨髓。

  还好,在一生死手术之后,她顽强的活了下来,虽然奄奄一息。

  一周后。

  安冉睁开眼睛,没想到竟然见到了梦里自己一直惦记的人的脸,还真是可笑,他根本不在乎她的死活,她却还是放不下他。

  不过,是她看错了吗?这张俊美的不应该存在凡间的脸上,看着他得时候为什么布满阴霾,是以为她死了,所以在伤心吗?

  "这是你要的,一张纸而已,你真的以为有了它,你就是真正的何太太了?呵,你还真是天真的可笑。"何潇站安冉的床边,收回了因为看到她惨白的脸而出神的情绪,手里大红的结婚证毫不客气的摔了过去。

  不偏不倚,正好打在安冉得脸上。

  她虚弱抬起手将那个期盼已久的小红本拿在眼前,仔细的看了看,小心的护在胸前。

  "何潇,谢谢你。"

  "谢我?你就抱着这结婚证过一辈子吧,我一辈子都不会爱你的。"

  "没关系,我爱你就好,我谢谢你,让我成为你的妻子。"

  "你还真是容易满足,一个结婚证上的老婆,有什么好?"

  "何潇,不管你信不信,我爱你是真的。"我所牵挂的人也只有你了。

  安冉在心里说着,没有说出口,她知道,即便说了换来的也不过是他的嘲讽。

  拿到结婚证之后,安冉似乎心情还不错,在医院里住了半个月总算是恢复的差不多了,成功出了院。

  她出院这天,天空飘着雪花,她站在医院门口,倒是还挺喜欢这入冬以来第一场雪。

  她穿的单薄,在雪地里走了一会儿打了车,回了父亲母亲留下的别墅。

  何潇通知过她,婚后她还住在原来的别墅里。

  但是她此时此刻,却更想见到他,于是,她来了何潇住着蔷薇园。

  "何潇,你在家?"安冉原本以为他不会在家,一般这个时间他都是在公司的。

  自从上次何潇去医院将结婚证摔在她的脸上之后,便没再见过他。今天她出院,没想到还能见上一面,她不由的有些小惊喜。

  "怎么,我不能在吗?安冉,你现在很得意吧?"何潇突然间站起身,双手紧紧地抓住了她的肩膀,居高临下的质问着。

  "什么?"安冉被他突然间问的有点不知所措。

  何潇明显喝了不少酒,这满身的酒气让她很不舒服。

  "周晴走了。"

  "周晴走了?"安冉有些诧异,但随即又开口:"也对,她不走的话,难道留下来当第三者吗?"安冉现在算是搞清楚了何潇为什么一见到她就发脾气。

  "这是你一直想要的对不对?是不是你逼走她的?这就是你爱我的方式?"

  安冉挣扎着:"何潇,我什么时候逼走周晴了,说话是要讲究证据的。是,爱你是我的执念,人没有了执念是活不下去的。"

  "好,你爱我是吧,那就你给我乖乖的履行一个妻子的职责!"说着,何潇大手一挥直接将站在面前的安冉甩到了沙发上。

  附身过去的时候三两下便将她身上本就单薄得衣服撕得粉碎……第4章 随便你厌弃我

  整个过程安冉只感觉到疼痛,她的手脚甚至蜷缩了起来,就算是爱何潇到骨子里,她也怕了别人口中这件美好的事情。

  "何潇,我疼,你轻点。"

  这个时候的折磨从来都是双向的,她疼的时候他也好受不到哪里去。

  但是看着安冉痛苦的表情,何潇竟然感觉到无比的满足。

  "疼?轻点?安冉,这不是你想要的么,我可是在满足你呢。"

  等风云过后,何潇毫不留恋的起身进了浴室。

  安冉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爬起来,才发现自己的身下都是满满的红,眼泪流个不停,但那已经是生理性的眼泪了,而她的身体,已经痛到麻木。

  刚走了没有几步,安冉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喂。"

  "安冉,嫁给何潇的感觉怎么样?很幸福吗?"

  安冉蹙了蹙眉,这声音有点耳熟,但是那语气里的讽刺和不屑她还是能听得出来的。

  "你是谁?"

  "安大小姐真是贵人多忘事啊,我是谁您竟然都忘了,不过还是感谢您的骨髓了。"

  安冉脑袋嗡的一身,骨髓……周……周晴……竟然是周晴……周晴怎么有她的号码?

  "周晴,你怎么有我的电话?你到底想干什么?"安冉急促的喘了几下,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而她的手脚也跟着冰凉了下来。

  "我不干嘛,只是,你的东西,我都要了,首先,谢谢你的健康,其次……谢谢……你的老公。"周晴说完便挂了电话。

  安冉紧蹙着没,强迫自己镇静,但是周晴的话仿佛一把尖刀扎在她的心上,周晴的话充满了暗示,而且她的目标就是自己,到底是为什么?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他了?

  这个时候,浴室里传来通话的声音。

  "何总,找到周小姐了。"

  何潇助理的声音通过扬声器传来,清晰的让安冉每一个标点符号都能听得见。

  紧接着是不知道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然后是一阵兵荒马乱,何潇穿戴整齐跑了出来。

  安冉心里咯噔一下,那是她从来没有在何潇那里看到过的紧张和在意。

  等何潇走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安冉站在门口,腿上的血蜿蜒而下:"何潇,你不能去。"

  她的声音已经开始发虚了,但还是用尽最后的力气支撑着。

  遇见你我变得很低很低,一直低到尘埃里去,可是,我也想从这片尘埃里开出花来啊。

  何潇居高临下的看着安冉,在目光触及到她腿间的血时停顿了一瞬间,紧接着收回那一瞬间可笑的疼惜。

  这个浑身上下都充满着心机的女人怎么可能会把自己弄的那个狼狈……呵,又是她的计谋吧。

  "你是个什么东西?"

  安冉浑身颤抖,她死死的压抑着嗓子里涌上来的腥甜,一个劲的摇头。

  她想要的从来都不是什么名号,可是,他连一点都不给她,一点都不给啊。

  何潇别开眼,脸上即使充满了厌恶也没有再多看她一眼:"松手,不要让我动手。"

  安冉突然坚定的抬起头直视着何潇,深吸一口气才从嗓子里挤出声音:"随便你厌弃我,但是我绝对不会松手的。"你是我的丈夫啊。第5章 果然是你逼走周晴的

  何潇看也没有看安冉一眼,越过她就要走,安冉的阻拦丝毫没有被何潇看在眼里,现在的安冉,只要他一根小指头就能将她辗轧死。

  眼看着何潇就要走过去了,安冉咬了咬牙,朝着何潇的方向扑了过去。

  下一秒,她便感觉到胸口传来一阵剧痛,她整个人跌坐在地上。

  何潇顿了一下,刚才他虽然一脚踢过去,却没想到安冉竟然一点都没有刹车,直直的撞了上来。

  但那抹心疼并没有持续多久,外面的汽笛声传来,司机已经等在了外面何潇便越过安冉走了过去。

  何潇顺着助理查到的地点赶到的时候,屋子里面已经人去楼空。

  而留在桌子上的只有一个手机,还有一份信。

  ‘阿潇,我走了,谢谢你这么长时间的照顾,我原本以为我们能一起走过所有的艰难,可我还是掉队了。我不怪你的选择,你值得更好的人,但我也没办法接受自己的爱人成为别人的丈夫,你不要找我,我会在你找不到的地方好好的活着,爱你的——晴。’

  何潇手指尖的信从他的手中掉落,他目恣欲裂看着跟来的助理。

  "是谁告诉周晴我结婚的事情的?啊……"他用自己的婚姻换来了周晴的健康,但谁能想到,他的代价竟然是失去自己最爱的女人。

  助理低下头,看向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然后打开,在看到最后一条通话记录的时候楞了一下,将手机递给何潇。

  "何总。"

  何潇接过来,只是看了一眼便认出来那则电话号码。

  "安冉,你个贱人。"手里的手机几乎要被何潇硬生生捏碎,果然是她,果然是她。

  安冉在何潇走后便滑到了地面上,她没想到,几十年的青梅竹马,还不如周晴的一个消息。

  她撑着自己的身体站了起来,腿上的血已经蜿蜒在她的腿上干涸了起来。

  撑着身体将自己洗干净,安冉抬脚上了楼,她回到何潇的房间在哪,她实在是太累了,她想要休息一回。

  但等她拧了一下何潇的房间门的时候,却发现他的房门是关着的。

  保姆到了上班的时间,进来之后看到二楼的安冉,声音尖锐的喊道:"安小姐,这里没你的房间,你还是回自己家去住吧。"

  别人不知道,保姆却是知道安冉和何潇的关系。

  但那又怎么样?何总压根就不把她放在眼里,不然怎么会不愿意在自己的家里给安冉哪怕一点容身之地。

  安冉沉默了半晌,才拖着疲惫的身体离开了何家。

  何潇说到做到,除了那张结婚证,他是真的什么都不愿意给她。

  安冉刚回到自己住的别墅,疲惫到极致的她刚躺下就听到一阵手机铃声。

  她有些不耐烦的接起来,电话那头传出来何潇助理的声音。

  "安小姐,何总在夜总汇等您。"

  安冉的睡意一下子彻底醒了过来。

  夜总汇是一家高等夜店,说白了,也就是有钱人去的KTV除了装潢的好一些,和那些平价的没有多大区别。

  安冉是半个小时后到达目的地的,她穿着一身修身套装,头发高高盘起,和之前那个柔弱的她相比简直是判若两人,甚至还带了一些女强人所特有的凌厉,这也是安冉给自己按上的一层保护色。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心若坠入寒窑》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440.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