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中的女秘书》华子建秋紫云小说全部章节_小说推荐_感恩在线

感恩

《传说中的女秘书》华子建秋紫云小说全部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传说中的女秘书》华子建秋紫云小说全部章节

  第1章危险

  在柳林市的政局,华子建可以说只是一个小人物,是一个每天端茶倒水的秘书。可是知道内情的人,却不得不暗暗对他竖起大拇指,并由衷地说一句,他是当之无愧的市府一秘。

  没错,他就是柳林市女市长秋紫云的秘书,多少次在美女市长面临危机时,都被他不显山不露水的化解掉,他长相不凡,潇洒沉稳,即使是高冷不苟言笑的秋紫云看向他时,眼光也会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爱怜和复杂。

  秋市长,这样的女人,当然不同于一般女人。她冷静,克制,内敛和聪慧。这些,都让华子建敬佩,同时,他作为秋紫云的贴身秘书,自然而然的也能看到她伪装的坚强外表下不为人知的柔弱一面。这又让他对她免不了生出几分疼惜,这错综复杂的情绪到最后,就演变成了一种男人对女人的原始渴望。

  尤其是她被正装包裹着的身体,凹凸有致,玲珑的曲线简直是完美,哪怕已经知道个中滋味,华子建还是会常常对她按捺不住热情。

  甚至有时候,他会幻想着,要是在办公室里把她……那一定能满足男人最强烈的征服欲。

  他想征服她,再狠狠的多征服她几次,谁让她动不动就对他颐指气使的。

  此时,正在召开一场例行会议,华子建坐在会议室的后排位置,默默的注视着正在讲话的秋紫云。而她一如既往的专注,就像看不到华子建的目光一样。

  也不怪她总是那么认真严肃,她这样一个从上面空降而来的市长,即没有柳林市本土深厚人脉,更无法深入到柳林市那些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中去。市委华成飞华书记以及常务副市长韦俊海明里暗里可没少给她使绊子,她哪怕是拿出全部精力,应付起来也有些疲累。

  秋紫云讲话结束,会场内响起了掌声,掌声一落,坐在她旁边的常务副市长魏俊海忽然说:"秋市长,听说前几天讨论过的关于市规划局的材料已经收集齐了。正好还有一点时间,我们讨论一下?"

  像这种在公开场合里,韦俊海的提议,不管是他出于什么样的心思,秋紫云都不好拒绝。

  "嗯。"秋紫云答应了一声,而后把目光投向了华子建,轻声说道:"子建,你去我办公室把资料拿过来。"

  "好。"

  华子建起身出了会议室,去了秋紫云办公室,市规划局的材料是他准备的。因为资料比较多,就用了一个箱子装起来了。华子建端着沉甸甸的箱子走在通往会议室的走廊上,忽然他瞥了一眼箱子上的透明胶布,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不对劲!这箱子,一定让人做过手脚。

  华子建来不及多想,连忙端着箱子加快脚步回到市长办公室,把门关起来,动作利落的打开箱子。

  他把那些资料一起从箱子里搬出来,忽然,一个光滑的长条形物体掉了出来。就算是见多识广的华子建也愣了一下,因为那实在是一个很不雅的东西,是专门用来慰藉寂寞女人的……他的后背蹭蹭的冒出了冷汗,要是这东西当众被从箱子里翻出来,秋紫云的脸往哪里搁?

  这些人实在太过卑鄙!

  要不是他细心的看到透明胶布有重新贴过的痕迹,他和秋市长以后都得过上让人指脊梁骨的日子。更有可能,市委华书记会借题发挥……

  "砰砰砰!"敲门声响起,接着门就被推开,而华子建已经眼疾手快的把那个罪恶的东西塞进了西装裤袋。

  敲门的人是韦俊海的秘书,他看着华子建笑呵呵地说:"子建啊,怎么这么慢,领导们都等着呢。"

  "哦,我再确认一下资料有没有什么缺漏的,这就来。"华子建沉稳的说着,就把资料又条理有序的装了回去。

  回到会议室,华子建打开箱子时注意到韦俊海的眼睛比平时多了几分专注,最后,当然转变成了失望,只是被他自己小心翼翼的遮掩过去了。

  没多久,例行的会议就结束了,秋紫云回到市长办公室,华子建也如常地跟了进来。

  门关上了,会议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秋紫云轻声问:"发生了什么事吗?"按理,华子建拿个资料不会这么慢的。他们在等着时,韦俊海还笑着说:这个子建啊,怎么拿个资料,是去外市拿了吗?

  华子建靠近秋紫云,说:"有人动了资料箱,在里面放了个东西。"

  "放了什么?"秋紫云皱了皱眉。

  "在我裤带里,你摸。"

  本来秋紫云在办公室是很注意形象的,这天也是确实出于好奇,就伸手进去摸了一下。

  当她的小手攥住了那光滑的东西,她的脸忽的一下就红了起来,声音也有点儿不平稳了,"这,这该不会是那个……"

  "嗯!"华子建郑重的点了点头。

  "卑鄙!真卑鄙!"秋紫云咬牙切齿的同时,心也不由得砰砰乱跳。是因为她正是到了如狼似虎的年纪吗?好像最近,只要单独靠近华子建,她都会有些克制不住的蠢蠢欲动。而且,今天还更强烈。第2章

  "好了,你也别生气了,找个机会反击就是了。"华子建轻声说。

  见秋紫云还是沉着小脸儿,脸上又布满淡淡的红晕,华子建心悸荡漾,真恨不得这里就是可以让他为所欲为的地方。他压低声音凑到她耳边说:"下回,咱们用这个试试?"

  秋紫云浑身一热,眼睛里多了一些春色,然而她不是一般的女人,很快就收敛了不该有的情绪,正色道:"别开玩笑。"

  "是!"华子建立即一本正经起来。

  秋紫云随后回到办公桌前坐下,若有所思地说:"子建,你说今天这事,跟华书记有关吗?"

  "不管有关无关,都是一丘之貉。"

  "那倒是,而且多半跟这老狐狸脱不了干系,看来我也该给华书记上上眼药了,不然……"

  秋紫云没有继续说下去,他们两个人也都懂。

  过后的几天,秋紫云就在寻找机会,因为有心,机会很快也就来了。

  这天,省委来了领导,是省委季涵兴副书记,接待时,刚好秋紫云跟他一桌。

  嬉笑中,有人说起了文件签字什么的,秋紫云就状似无意地说:"季书记,以后你那签字写好点,我们市上华书记那次在会议室就说:怎么季书记的字这么难看。呵呵呵。"

  当时季涵兴副书记脸色沉了下去。

  也不是别人说,这季书记的字在几个市上领导中,确实要差点,不过也不是人们想象的那样差,只是其他几个省里主要领导都每天练字呢。

  这个话好像华书记也说过,是在会议室说的,但是当时会议室也就只有华书记和秋紫云两个人,而且华书记说的难看不是字写的差的意思,是字太潦草,看不清楚。

  但季涵兴副书记就不会这样理解了,他从秋紫云的玩笑里听到的意思就是柳林市的华书记在会议室大庭广众之下,说自己字难看,季副书记当然心里不痛快了,他就冷哼了一声,沉下脸说:"他华成飞的字是比我写的好,我承认,以后我要多向他学习。"

  应该说秋紫云这一炮点的确实恰到好处,以后只怕季副书记就和华书记把这梁子接上了。

  当时华子建也在,只是不好跟秋紫云交流什么,第二天到了办公室,华子建才对秋紫云说:"这件事你处理的真不错。"

  秋紫云哼了一声,"我要是不做点儿什么,华书记只会觉得我软弱。"

  对官场中这种明明暗暗,若隐若现的斗争,华子建是很有体会,他深谙世道,熟悉人性,也深得其味,这除了自己学习思索以外,更多的是一种天赋,华子建可以随便的就洞悉很多常人看不懂的套路,但华子建在更多的时候,又是让自己隐藏住锋芒,含而不露,胸藏珠玑,华子建就像一个老练的猎人,用野草包扎住闪亮的抢管,默默的,耐心的,静静的等待机会的到来。时间过了一阵,市政府里一如往常一样散漫和安静。

  此刻,华子建像往常一样快步走进了政府办公室,这是他每天一早必须做的一件事情,到办公室来见下秘书长张景龙,张秘书长的头上已经掉了很多头发,剩下的那些他总是很小心的让它们尽量的长的长一点,把那些没有头发的地方遮掩一下。

  看到华子建走了进来,张秘书长就很严肃的说:"小华啊,今天秋市长的活动比较多,我给你说下,你也记一下。"

  "是吗,最近事情有点多,呵呵,张秘书长你说,我记一下。"

  华子建连忙就掏出了笔记本,这个工作是不敢马虎的,秋市长最近很忙,每天的工作都派的很满,时间上更是要掐好,有的活动要晚点到,到早了人家笑话,你就比如说吃饭,你一个市长早早的就上去了,那像什么话,一个人坐在包间,傻乎乎的等下属,那人家不笑话才怪。

  再比如是上面来人的会议,你市长姗姗来迟,上面领导怎么看你,那还不说你摆架子?装老大?是不是心里对人家领导有意见啊?

  所以秋市长每天的工作安排,华子建都是要认真对待的,出了漏子就都是秘书的错了,不要以为自己和秋市长有那么一点关系,那玩意靠不住事,真要有了问题,华子建估计秋紫云该怎么收拾自己一定不会手软的,谁让大家都是官场中人呢?

  这个地方,不要谈什么感情,谈什么人情,大家都是为名利而聚,为名利而散,任何人,只要你影响到了别人的仕途顺畅,不管你是有心还是无意,结果都是一样,都会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打击。

  华子建记好了今天秋市长的工作安排,就客气的告别了张秘书长,对这个张秘书长,华子建是有点认识的,他总是像一个忠诚的藏獒一样,看守着自己那办公室主任的位置,谁要是稍微的有那么一丁点靠近的苗头,他都会勇敢的,不厌其烦的防卫。

  华子建就首当其冲的成了张秘书长第一防范对象了,因为华子建是秋市长的贴身秘书,还挂着办公室一个副主任的虚职,这就不的不让张秘书长紧紧张张了,这一两年来,华子建没少让他下套。

  好在华子建也不是等闲之辈,他总能用一次次的如履薄冰和谨慎小心来回避张秘书长的陷阱,直到今天为止,张秘书长还没得过手,这反倒让张秘书长更加的惶惶不可终日了,他就奇了个怪,自己一个老猎人,怎么就套不住华子建这样一个新动物呢?第3章 回忆是美好的

  华子建很恭敬的点下头说:"我先过去了张秘书长。"

  华子建走出了办公室,很快到了秋紫云的办公室。

  女市长秋紫云就坐在了办公室,当她的秘书华子建进来的时候,她正在打电话,在政府上班的时候,秋紫云的打扮永远是那种职业女性的装束,今天穿了件灰色的套装西服,里面是一件墨色的衬衣,华子建注意到,秋市长衬衣的衣领上,绣着两只浅色的蝴蝶,翩翩起舞,似要掀开衣领让人看见里面的春色一样。

  华子建没有因为自己和她早已经跨越了同事关系就忘了自己是谁,他还是很低调的在做自己份内的事,在每一天的打扫卫生、整理文件、端茶递水,提包开车门工作中,华子建都是做得一丝不苟,认认真真,殷勤而周到。

  现在华子建先给秋紫云泡上了茶水,再端到了秋紫云放在桌上的左手旁边,然后退后几步,等待着秋紫云电话结束后给她做每天必须工作请示。

  秋紫云也是一样,一到办公室,她的脸总是绷的很紧,看着华子建的神情,也是平淡和漠然的,你根本就不可能从她的脸上看出前几天在邻市开会的酒店中,她和华子建在一起时那疯狂颠迷和放荡柔媚,他们仿佛没有发生任何的事情,只是在偶尔对望的目光里,才有一丝不易觉查的彼此的信任。

  秋紫云闷闷的放下电话,三年多了,有时候她还是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柳林市的过客,没有太多可以信赖和使起来顺手的下属,这让她工作起来很被动。

  不过这小小的不快没有对她形成太多的影响,她几乎已经麻木和习惯了,她需要考虑更多的东西,最近一个阶段,市委华书记对她的权利开始了不断的打压,或者,他们是不是感觉到已经应该让自己退出柳林市的政治舞台了,这个问题很严重,秋紫云不得不小心的应对。

  秋紫云抬眼看这华子建说:"小华,今天都有什么安排?"

  华子建平静的正视着秋紫云说:"今天活动派的比较满,我给你报下,你看看那些地方不妥。"

  秋紫云点了一下头,没再说什么了。

  华子建就打开了笔记本,逐条的读了一遍,读完看看秋紫云,见她若有所思的样子,华子建知道,自己可能是白读了,秋紫云的心思根本就不再这个上面,不过这也不奇怪,自己总是为她安排好了一切,她不需要为这些小事操心什么的。

  "小华啊,我总感觉最近市上的气氛有点不对,你也多留意一点。"秋紫云没有提今天活动议程的问题,说出了一句很不相干的话来。

  华子建稍微的犹豫了一下说:"或者这只是一种试探,现在就拉开决战的战幕,我看言之过早。"

  他们都知道彼此在说什么,在这几年的配合中,相互间的思路和语气,他们都很熟悉,在这个地方,也只有他们两人才算的上信赖。

  这不是取决于他们的特殊关系,而是他们都很明白一个道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特别是华子建,更是没有其他的选择,一个秘书,就像是古代额头上刻着火印的犯人,不管以后自己走到那里,身上散发的都是秋紫云的气息,就算华子建自己想要改换门庭,重上其他人的战车,那也不再可能了,因为没有人愿意把自己的仕途安危和一个叛徒联系在一起。

  这就是官场,当你刚刚踏入这个场地,第一个问题就是站队,站好了队,事半功倍,站错了队,呵呵呵,什么叫悲剧?你就是悲剧!

  华子建更是可以理解这布满荆棘、充满虚伪、尔虞我诈的仕途,他的前程,他的未来其实已经豪无悬念的挂在了秋紫云的身上,假如秋紫云被华书记,或者常务副市长韦俊海赶走,那么迎接自己的就是被柳林市政治边缘化。

  没有谁会再使用和提拔一个前市长的秘书,人情冷暖,人走茶凉,说的就是这种情况。所以华子建除了是秋紫云的秘书以外,他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那就是确保秋紫云在柳林市的地位稳固。

  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华子建只能是尽人事,听天命了,好在自己的很多建议和考虑,秋紫云都会接受,这也降低了秋紫云很多次的风险,在对外防卫和进攻中,他们的步调惊人的协调和统一,有很多时候,秋紫云不得不佩服华子建的睿智和老道,她也相信,只要给华子建一个机会,一个舞台,华子建一定比自己做的更好。

  在华子建和秋紫云离开了政府以后,他们已经连续的参加了两个会议,现在是一个矿山座谈会,秋紫云在上面刚刚讲完了话,在一阵掌声中,秋紫云端起了水杯。

  华子建坐在会议室的旁边一排椅子上,他有点无聊,秋紫云的讲话稿子是他写的,所以他不用细听,这样的稿子他写的太多了,华子建已经过了对自己稿子的欣赏和自恋阶段。

  他在秋紫云讲话的时候,就心猿意马的放开自己的思维,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这也是他的拿手好戏,每天应对如此多的会议,而每次会议又轮不到自己讲话,这样的无聊和寂寞旁人是不理解的,华子建就只有靠想象和回忆来度过这些时光了。

  华子建在幻想的时候,他的脸上总是洋溢着春风一般的笑,高傲和淡漠,让他显得有一些霸气,而潇洒和一点点玩世不恭的神色,让他那敏锐的眼睛,狡黠的发着光,没有人敢于轻视他的智商。

  华子建就想到了自己的初恋,想起了自己的第一次成人洗礼,那是大学的时候,在自己租住的房间,大雨让安子若无法回校,安子若心里也不希望回校吧?

  那一夜静静的灯光,砰砰的心跳,让两颗年轻的心慌乱紧张,当自己和安子若拥抱在一起的时候,彼此的呼吸都已凌乱,当那光润巍峨的小山展现在华子建的眼前,华子建怎么可以不去感受那温柔缠绵,不去攀爬和爱怜。第4章

  这或者是华子建唯一的一次恋爱,初恋的感觉是那样让他陶醉,但最后人家去了国外深造,在他长久的等待后换来了渺无音讯,只好收起了那段刻骨铭心的初恋,在很多时候他还是会回想起那缠绵的热恋,想起那光滑细腻的皮肤,深吸一口气,会议室里也仿佛漂浮着那醉人的舌香,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这也是华子建在以后这些年一直找不到真爱的缘故,因为到现在,华子建还是无法完全忘怀安子若。

  华子建又想到了秋紫云,想到秋紫云刚来的样子,想到了整个政府的人们,见到了秋紫云这美女市长的时候,那种惊诧,羡慕和兴奋。

  自己也和其他人一样,总是找个机会偷偷的看上一两眼秋紫云,这是一种成熟和极具杀伤力的魅力,让华子建多了一点幻想,显而易见,秋紫云要大自己好几岁,但这一点都没有影响到华子建的幻想,秋紫云的成熟之美,更能掀起华子建的欲望,是的,应该是欲望,谈不上爱情和感情,仅仅就是一种男人对女人的渴望。

  后来不知道是因为自己长的帅,还是自己文章的确写的好,也或者是自己看秋紫云的眼神里只有崇拜和渴望,却没有亵渎,最后自己就幸运的被秋紫云选中了秘书,从此以后,自己的身价就在秘书办一路飙升,科长看到自己也开始献媚的笑了,局长看到自己也称兄道弟了,就连那一直高高在上的张秘书长,也不得不客气和小声的对自己说话。

  想到这,华子建的嘴角就露出了一点笑容出来,他习惯性的抬腕看看手表,在低头看看手中的笔记本,突然,华子建有了一种惊惶失措的表情,那是一刹那的错愕,很快的,华子建就恢复了淡漠,他不的不在心里说:张秘书长啊,你他娘的真厉害,这上面你都可以做手脚。

  华子建轻轻的起身,绕过了坐在前排开会的市上领导,和矿山领导,走到了秋紫云的身后,秋紫云带着一丝询问的眼神看着华子建,华子建很平静的笑笑,弯腰小声说:"秋市长,我们要离开了,下面在政府会议室还有一个会议,是华书记参加的。"

  秋紫云有点疑惑,会议的结束还有一会,怎么现在就离开,但她看看华子建郑重其事的脸,她没再说什么,只是对其他几个参会的局长点头示意自己要先离开一下,就站了起来,华子建很快的帮她收拾了桌上的东西,两人走出了矿山会议室。

  走出了会议室,秋紫云脸色严肃的说:"华秘书,你搞什么名堂,会议还没开完,怎么我们就先离开了。"

  华子建装出了一点惶恐说:"实在对不起啊,秋市长,这时间安排上有了点问题,回去的路途时间没计算好,但华书记的会议是不能迟到的。"

  秋紫云边走,边看看华子建说:"会议时间都是你们协商好的,怎么会出错了,你和张秘书长没算好。"

  华子建嘿嘿的笑笑说:"张秘书长是算好的,我没算好。"

  说着话就打开了02号小车的后门,请秋紫云坐了进去,然后自己也赶忙坐进副驾上,对司机小刘说:"快开车,回政府。"

  小刘一听这话,也不敢怠慢,车已经发动好了,一脚油门,这桑塔拉就像箭一样穿了出去。秋紫云已经明白了一点,她心里暗暗叹息,知道一定是张秘书长又给华子建上套套了,想想也有点气,这老张也是的,你收拾华子建也不看个轻重缓急,要是这次真的把自己耽误了,有他老张受的。

  不过对下属之间这样的互掐,秋紫云到也不放在心上,作为一个高超的领导,适当的让下属们互相攻击,未必就是一件坏事,只要自己清楚的分辨出情况,那么自己就可以永远的成为他们的中心点,下面一片和气,抱成了团,自己也就听不到很多事情,也难以对他们进行有效的控制,谁都知道,团结就是力量。

  车速很快的,本来这个矿在离市区较远,路况也不是太好,要是不急,可以挂个低档慢慢走还好点,现在为了赶时间,车一快,自然就颠簸大了,秋紫云不的不去用手扶住前面华子建的靠背,头也向前倾过来。

  华子建为了掩饰今天安排程序上错误的尴尬,就有一搭没一搭的给秋紫云汇报着一些事情,这么大的一个市,真是千头万绪的,华子建汇报的题材便很多了,秋紫云也时不时的提几个问题,华子建就回过头来说着。

  这个时候,华子建就发现了一个秘密,在秋紫云前倾摇晃中,那领口就来回的一敞一敞的,华子建就透过那不大的洞口,看了进去,那颤微微的山头,那深深的峡谷,都若隐若现,华子建就有点心猿意马了,说的话也是断断续续,很快的,秋紫云就感觉到华子建眼光的所向,秋紫云恨恨的瞪了一眼华子建,坐正了身子,不过脸上就有一点红晕出来,她本来就皮肤细腻,白皙,这一挂上桃红,华子建更是有点晕晕然。

  到了市政府会议室,还差几分钟会议就要开始了,当张秘书长看到他们走了进来,脸上就有了一点迷惑,他们竟然没有迟到,可惜了一次让华子建倒霉的机会。

  本来自己故意把两个会议中间的时间缩短了几十分钟,就是认为华子建不会想到矿山的路不好走,只要他今天让秋市长迟到,自己就一口咬定是他把时间记错了,那都是两个人说的话,没有证人,他华子建怎么说的清楚,但看来这次还是让他发现了。

  张秘书长就看了一眼华子建,华子建望着他憨憨的笑笑,很恭顺的给他点了点头,算是招呼了张秘书长,张秘书长也就搞不清楚这华子建是不是发现自己在算计他,或者今天他们按时赶回来是个巧合吧?那面会议结束的早?

  一两个小时后,政府的会议结束了,华子建跟着秋紫云回到了办公室,秋紫云的脸上阴云密布,她冷冷的坐在了自己的办公椅上,也不理华子建,一个人在那发着呆。第5章

  华子建很理解此刻秋紫云的心情,在刚才会上,华书记很突然的提出了市工商局的事情,说什么有人反映这工商局乱收费啊,还有工作态度恶劣啊,存在卡,拿,要啊什么什么的问题。

  华书记就点名的批评了工商局局长杨铭豪,还说下一步让政府和市委几个相关部门对工商局做一次联合检查。

  话虽然是说的光明正大,冠冕堂皇,但华子建和秋紫云都是听的出来的,华书记又准备要斩断秋紫云的触角了,这个市工商局杨铭豪是秋紫云为数不多的铁杆嫡系,如果他这次也被华书记撸掉,那么就一定会在柳林市出现一种对秋紫云极为不利的苗头,很多对官场具有明锐感觉的领导,也就明白了一个道理,谁跟秋紫云走的近,谁就要倒霉。

  一旦这样的局面形成,秋紫云一定会众叛亲离,等待她,或者还要加上等待华子建的就会是极度的危险。

  华子建也对自己最初的判断有点怀疑了,按自己过去的判断,华书记现在还不至于摆开架势和秋紫云决斗,应该还是试探吧,但从今天华书记的讲话和行为中,华子建此刻有点吃不准了,难道是自己的判断出现了失误?

  同样的,秋紫云也吃不准华书记的意图,一直以来,秋紫云都在克制着自己对权利的欲望,应该说,自己对华书记够尊重,够忍让了,头一两年,华书记还能相安无事的和秋紫云和平共处,但最近这一段时间,华书记明显的对秋紫云加大了打压的力度,给秋紫云派系不断的制造压力和险情。

  本来秋紫云的势力就很薄弱,相对而言,是不足以对华书记构成多大威胁的,不管是在柳林市的深厚关系网,还是在市常伟会,秋紫云一直都是处于弱势,现在一个时期接二连三的人员损失,让秋紫云的势力更显单薄和摇摇欲坠,她就摸不清华书记为什么要如此步步紧逼,难道真的是想让自己离开柳林市,给常务副市长韦俊海腾位置吗?

  除了这一个解释以外,秋紫云实在看不出华书记还有什么企图。

  秋紫云皱着眉头问华子建:"华秘书,你对今天这个会议怎么看?"

  华子建已经坐在沙发上了,听到了秋紫云的问话,他很快就站了起来,因为他实际上也没有坐实,只是用半个屁股坐在沙发的边沿,为的就是可以快速站起。

  华子建走前几步,来到了秋紫云的办公桌前,沉吟片刻说:"现在已经不能再让步了,不管用什么办法,也要保住工商局杨局长。"

  华子建的预见,决不是臆测,也不是巧合,而是建立在丰富的阅历,渊博的学识基础之上的,加上他超凡的洞察力、深入的研究、缜密的分析判断,从而得出客观规律的判断。

  因为华子建与生具有的丰富细腻的感情,多愁善感的情调,寂寞孤独的心境,这一切似乎与一个宦海中人是极不协调的,然而,伟大与平凡,粗犷与细腻,热烈与冷漠,豪放与含蓄,又常常和谐地统一于一体。

  秋紫云很专注的看了一眼华子建说:"你的意思我们现在已经没有了退路?"

  点点头,华子建说:"不能再退了,再退会人心涣散,不要说年底你再上一个台阶,你明年的能不能连任都会成问题。"

  现在局势已经到了不反击不行的地步,过去华书记和秋紫云就算有点矛盾,也是若隐若显,若即若离,朦朦胧胧,两个人见面也和和气气,让外人感觉,他们是很合拍的一对搭档,这样就很少有人企图钻空子。

  一旦秋紫云和华书记的矛盾像现在这样的完全公开化,只怕很多人就会兴风作浪,人总是欺软怕硬的多,扶弱除暴的少,一个连自己嫡系手下都不能够保护的上司,谁又愿意继续跟随她,为她卖命呢?

  "问题是怎么能阻止华书记的动作。"秋紫云有点消沉的喃喃自语。

  是啊,这才是问题的关键,反击和摆出强硬的姿态很容易,但具体的细节操作,用什么样的方式来对决,反击的切入点在那里?这些才是目前最重要的,两个人都一时陷入了深思中,他们的前途和政治命运,大有风雨飘摇之势。

  快下班的时候,华子建就接到了工商局局长杨铭豪的电话:"华老弟啊,晚上没活动吧?哥哥安排了一桌,晚上一去聚聚。"

  华子建知道杨局长请自己是什么意思,今天华书记在会上一讲工商局的问题,再一批评杨局长,他自己也是清楚接下来会是什么一个结果了,他不急才怪,晚上无非是想要请自己在秋紫云市长那里多给他美言几句,把他保一保。

  华子建就没有去拒绝,其实他心里比杨局长更紧张的,杨局长至少已经坐了几年,就算下去,正处的级别是不会受影响,而自己呢,到现在还是正科,随着杨局长的下台,恐怕秋紫云的境况就会蒸蒸日下了,那自己更不消说。

  华子建就答应了:"好吧,晚上陪老哥你喝几杯,不过酒还是少喝点,最近喝的胃疼。"

  杨局长就哈哈一笑说:"酒不多喝,主要是谈感情,谈人生。"

  夜幕中的柳林市城,一派的辉煌,那一溜闪烁的霓虹灯将柳林市城里的街道映照的分外迷人,到了说好的酒店,华子建进包间一看,杨局长已经坐在里面了,旁边还坐着柳林区公安分局的局长蒋逸,华子建就笑着关上了包间门,杨局长和蒋局长也都站起来招呼华子建。

  三个人就寒暄了几句,一起坐下。

  杨局长就说:"好久没和华老弟一起聚聚了,今天难得你有个空闲时间,哥哥今天也是心情郁闷,咱们哥几个就好好喝两杯。"

  华子建就说了:"不是说好今天是谈理想,谈人生吗?怎么屁股还没坐热就说到喝酒了。"

  那蒋所长也就呵呵的笑了起来说:"华哥啊,你还不知道杨局,他就没什么理想,他的人生就是喝酒,泡妞。"

  几个人就都笑了起来。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传说中的女秘书》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439.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