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妙手神诀》林小天凌梦瑶李思思小说全部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妙手神诀》林小天凌梦瑶李思思小说全部章节

  第一章 苏醒

  "可笑!前世被人陷害至死,如今竟然意外重生在一个傻子身上了。"

  正午,在上河村的一家破旧房屋之中,林小天缓缓从一张木板床上坐起来,苦笑不停。

  "哥,你……你醒了?"

  里屋,一个看起来年纪不大,却已亭亭玉立的少女端着一个水盆走了出来。这个少女,正是林小天这一世的妹妹林晓雅。

  "是啊,醒了。"

  林小天点头,虽然应声有些勉强,但在心底,他已然决定接受肉身的一切。

  但在林晓雅看来,却是震惊的不行,要知道,在她大哥傻掉的三年里,却未和任何人交谈过;现如今……

  "哥,你不傻了?"林晓雅放下手中的水盆,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是的,大哥不傻了,以后就换大哥来照顾你这个傻妹妹了。"林小天轻笑走下了床铺,宠爱的点了点林晓雅额头。

  "太好了!太好了!"

  林晓雅抱紧了林小天,激动的眼泪直流:"我的好哥哥终于回来了。"

  看着林晓雅真情流露,林小天心头一阵触动,这时,院子外面里忽然传来一阵喧嚣的吵闹声。

  "可恶,那些坏人又来了,哥你先躺会,我去把他们赶走。"虽然林晓雅强装镇定,但眼神中的一丝慌乱又怎么逃得过两世为人的林小天。

  "怎么回事?"

  "哥,你别管了……"林晓雅还想隐瞒,但一接触到林小天的眼神,却不由的将实情说了出来。

  原来三年前林小天见义勇为,打跑了三个调戏村花的小混混,自但己也被打伤了脑袋,变成了傻子;为了治好儿子,林家二老不仅花完了家中的积蓄,还跟不少村民借钱,最近一段时间有几个混混天天上门讨债,甚至还扬言不能还钱就要林晓雅抵债,嫁给他们大哥。

  了解了事情起因的林小天来到院中,见几个不三不四的小混混正围着父母不停叫嚣,心中怒火一下升起。

  其中一个麻脸混混甚至一巴掌朝着林父扇去。

  "住手!"就在这个时候,林小天一声怒喝,出现在了麻子身前,一把抓住了他的右掌。

  "他妈的,从哪里冒出来的小白脸?竟然敢管老子的事情,活的不耐烦了?"麻子微微一愣,随即便是不干不净的骂了起来。

  对于林小天,麻子并不认识,毕竟他这次只是按照老大的意思,过来以要债的名义闹事。

  "刚刚,你是这一只手要打我爸?"林小天懒得废话,抓住麻子的手掌,就是狠狠的朝身后一掰。

  "咔!"随着一道清脆的声音在场中响起,麻子的右手直接被林小天给卸掉,林小天前世神医的名头可不是吹出来的,对于人体一分一寸都是极为熟悉,而且麻子在余力的引导下,庞大身躯轰然落地。

  见此一幕,剩下的两个小混混,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原本他们以为自己打架都已经够狠了,但和眼前的这位一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啊……你们这群废物,还愣着干嘛,弄死他啊!"麻子捂着手臂大吼,敢让他麻子吃亏的人,他自然是不会轻易放过。

  "是,麻哥!"

  随着麻子的话落下之后,两个小混混紧了紧手中的球棒,冲到林小天跟前,上来就是两棍子朝着林小天砸来。

  见状,林小天身体微微一侧,直接躲开两人的球棒,然后双拳探出,两拳准确无误的落在这两个小混混的脸庞上,一瞬间,两人的身体轰然倒塌,重重砸在地上哀嚎不已;虽说林小天刚刚苏醒,身体还有些虚弱,但凭借前世的经验以及瞬间发力技巧,还是能够轻松应对这些小混混的。

  "真是两个废物,滚开,让老子来!"麻子见自己的两个手下上去一招就被林小天撂倒,那张满是麻子的脸庞上,更显狰狞。

  强忍着手腕上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麻子从旁边一个小弟手中抢过一根球棒,直接冲到林小天跟前,左手抓住球棒,便是狠狠朝着林小天脑门砸来。

  "小天!"

  "哥!"

  在这一瞬间,两老和林晓雅面色尽是一片苍白。

  "不自量力!"然而,林小天目光中却满是不屑,身体一侧,麻子球棒顿时落空。

  "啊……"球棒落空之后,气急败坏直接抬起右腿,朝着林小天扫来。

  "躲啊,继续躲!"麻子大喝一声,双眼死死盯着林小天。

  在他看来,林小天瘦弱的身板如果真的被他这一腿给扫中,即使不死,也得半残!

  但他没想到的是,林小天面目仍未流露出半点慌张的神色,而是恍然抬起了左腿,"砰!"的一声,一脚准确无误的踢在麻子下体关键部位。

  "啊……"感受到裆部传来的剧烈疼痛,麻子身体直接倒在地上,双手死死捂住裤裆,口中哀嚎不已。

  见此,林小天不顾对方的惨叫声,也没有在意一旁二老还有林晓雅那震撼的眼神,自顾的来到麻子跟前,一把抓住麻子的另一只手掌。

  "咔嚓!"不等麻子开口求饶,麻子的左手也不禁响起一道清脆的声音。

  林小天前世虽是一代神医,但却自幼父母双亡,再次重生可以感受家的温暖,自然格外珍惜,奈何刚苏醒过来就看见这一幕,震怒自然是理所应当。

  "爹……爹……别打了,你是我亲爹还不成么,我错了,我以后在也不敢来找晓雅麻烦了,你就放过我这一次吧……"在林小天狠揍了对方一顿之后,麻子强忍着手腕以及下体的剧烈疼痛连忙对林小天求饶个不停。

  "我可没有你这么不孝顺的儿子,还有晓雅也是你配叫的?记住了,从今天起不要让我再看见你们,否则下次就不会这么简单了!"林小天说完,又是一脚狠狠踢在麻子身体上。

  这一次,麻子是直接痛晕过去,接着,林小天眉头微微一皱,然后将目光看向场中其余几个小混混,冷冷问道:"怎么,还不滚?"

  "是是是,大哥,我们这就滚……"几个小混混这才反应过来,身体打颤着将昏迷过去的麻子架了起来,迅速离开。

  "爸,妈,你们没事儿吧?"在麻子等人离开之后,林小天顿了顿,这才来到二老以及妹妹跟前,对三人关心问道。

  "小天……你……"林父激动的手掌打颤了起来,"傻孩子,你……你不傻了?"

  林小天微笑着握紧林父手掌,"是啊,你们的儿子不傻了,以后就换孩儿来照顾你们和妹妹!"

  "好!好!好!"

  林父点头,刹那间,好像年轻了十数岁。第二章 神医小天

  经过一夜的休息之后,次日一大早时间,林小天早早醒来给二老留下一张纸条,就背着背篓、镰刀赶到了后山。

  后山坐落于上河村以北方向,山脉连绵不绝,乃是最为接近原始生态的一片大山,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时常有一些城里人都慕名过来游玩,吸收大自然最清新的空气。

  但如今这座大山对于林小天而言,就是发家致富的开端;身为一名医者特别是中医,药材自然是最为重要的,如今家徒四壁,林小天想要赚钱缓解家中的窘迫,那么就只能先依靠这一座大山了。

  将近一个时辰左右的时间,林小天来到大山前,看着前方那茂盛的树木,以及高耸入云的大山,林小天深吸一口气,眼中带着几分回忆之色:"这座大山好像当初师父收养我的陀螺山,也不知道出事后,师父怎么样了……"

  说完,林小天摇了摇头,暂时将这些事情放在心后,如今重生了,那么就应该从头开始,等将来,属于他的东西,终究会拿回来的!随即,林小天三步并做两步,迅速朝着后山迈入进去。

  "这是……铁骨草?"背着背篓在后山上将近寻找了半个小时,林小天忽的双眼一亮,看着前方一丛‘杂草’,脸上忍不住露出几分兴奋之色。

  铁骨草,在根茎之上,略显红色,乃是治疗铁跌打损伤最好的药材,而且只需要咀嚼一下就可以敷在患处,效果极佳;昨天林父被麻子等人打了,要是有了这铁骨草,林父的伤势应该很快就能恢复过来。

  想到这里,林小天不在犹豫,迅速来到铁骨草跟前,小心翼翼的连根茎都给一起挖了出来,铁骨草虽然枝叶有治疗铁打损伤的效果,但根茎如果配合灼心草这一味主要药材,甚至可以炼制壮阳丹出来。

  如今这个社会男人在床上这种能力越来越差,如果能炼制壮阳丹的话,这将会是一条快速发家致富之路,以前对于这些东西,林小天根本不屑,因为他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人家都是争着抢着送钱给他,但现在世道不一样,没人知道林小天神医的头衔,自然而然,林小天也只能依靠这些东西来赚钱了。

  将铁骨草挖出来之后,林小天随后又挖了一些其余药材,不过等到日落时分,林小天都没有找到灼心草,略微有些失望。

  "这有些不太科学啊,灼心草一般生长在烈日之下,但在这一片后山之上,但凡是烈日炎炎所在的地方,似乎都没有看见,凭借这后山的生存环境,怎么说也不可能一株灼心草都找不到吧……"

  半响后,林小天摸了摸有些干瘪的肚子,坐在一块岩石上,苦笑了起来。

  要是找不到这灼心草的话,想要炼制壮阳丹就有些麻烦了。

  "嗯?灯芯草?虽然这东西没有灼心草药效那样强大,但也可以选择性的替代,嘿嘿,看来还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啊,今天的运气,还是蛮不错的嘛。"就在林小天要失望而返之时,忽然注意到屁股下方一块岩石堆里面生长着三株灯芯草,目光顿时亮了起来。

  灯芯草不仅可以代替灼心草配合铁骨草的根茎炼制壮阳丹之外,又可做麻醉用,也属珍贵药材。

  大喜之下,接下来,林小天迅速将灯芯草采集完毕之后,这才是匆匆下山。

  刚走到自家家门口的时候,远远的,林小天就看见家门口围拢了一大堆人,见状,林小天以为是麻子等人又来找麻烦了,眼中不由闪烁着几分寒光,当他来到场中,却发现完全是另外一回事。

  "唉,真是可怜呐,多漂亮的一个女孩,竟然被五步蛇给咬了。"

  "是呀,是呀,真是太可惜了,而且我们村里还没医生,唯一的医生可能就是林忠国了,毕竟他父亲当初在我们村里也算是一个医生了。"

  四周的村民不断感慨着,林小天注意到,在人群正中央,一个中年男人怀中抱着一个女孩,女孩面容清秀动人,可以说是一个绝色大美女,只是面色也有些发紫,显然五步蛇毒已经逐渐渗透到身体五脏六腑之中了。

  "林医生,求求你,救救我家侄女吧,这次我们出来游玩,没想到刚刚快下山的时候被毒蛇给咬了,村里听说就你一个医生,你要是在不出手的话,我侄女今天恐怕……"中年男人和这个女孩皆是穿着精致的衣服,显然是有钱人家,不过此时中年男人却是一脸苍白,对着林忠国苦苦哀求道。

  "这位……老弟,不是我不出手,而是我根本不会医术啊,虽然当初我爸是一个医生,但我却没有学到任何的医术,所以……"林忠国也有些尴尬,虽然他也很想救人,但奈何不会医术,他也无能为力。

  听见林忠国的回答,中年男人面如死灰,一下子抱着怀中的女孩呆滞在原地,双眼看着女孩发紫的脸色,满是一片绝望。

  刚刚走进人群之中的林小天,正好看见这一幕,扫了一眼中年男人怀中那个美丽动人的女孩,对方身着一套运动装,却丝毫掩盖不住那姣好的身材;而且面色虽然发紫,但林小天依旧能看出对方绝对是一个大美女。

  前世林小天就喜欢美女,所以这一世依旧如此;但要是换个场合的话,林小天说不定还会上去调戏两句,但现在人命关天,林小天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我来。"林小天这一道声音并不是很大,但落在人群之中,一下子让场中变得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林父看见自己的儿子终于回来了,将心里的那块石头也算是放下了,不过一听见儿子这话,林父面色微微一变。

  "哟,这不不是老林的那个傻儿子么?听说昨天刚苏醒过来,而且还胖揍了一顿麻子,似乎变得聪明了?只是这一大天时间却出去割了一背篓杂草,还真是孝顺的孩子啊……"

  这时,四周围观的一些村民,其中一个满嘴黄牙的中年女人,看着林小天忍不住戏谑道;对于这个女人,林小天还是有一些印象的,她叫黄婶,上河村出了名的泼妇,而且最见不得别人家好了。

  "我傻不傻和你有一点关系么?要是以后没事儿,就少来我们家门口瞎晃悠,小心第二天浑身长疹子!"林小天直言不讳的盯着黄婶冷笑道。

  "你!"黄婶刚想骂人的时候,林小天就被林父一把拉到一旁,然后看了一眼林小天背篓里的那些杂草,眼中不禁露出几分担忧之色:"小天,我不管你今天去摘一背篓野草回来干什么,但这人你可不能救。对方这模样显然蛇毒已经进入五脏六腑,就连神医也无回天之力啊;更何况你还不会医术呢。"

  林父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场中所有人却是听得清清楚楚,原本这个中年男人眼中刚升起几分希冀之色,但转眼之间又变成了绝望。

  "呦。虽然醒过来了,但还不是傻子一个,采摘一堆野草回来也就罢了,竟然还想去救人……"黄婶在这个时候,终于是逮住机会,对林小天冷嘲热讽了一番。

  "你懂个屁,这些是草药,可以治病救人的!"林小天看了一眼黄婶,不屑道。

  紧接着,林小天便是转过头一脸认真的看着林父解释道:"爸,我之前昏迷三天时间,你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吗?是爷爷显灵了,托梦将我们林家的医术传给了我,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我才苏醒过来,而且也清醒了;否则的话,我今天也不会去采摘这些草药了;现在人命关天,就麻烦爸去帮我将爷爷留下来的银针取过来,待会儿你就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了。"

  听闻自己儿子这一番话,林父目光有些呆滞,迷迷糊糊之间也就按照林小天所言的去做了。

  "先将病人平放在地上,她的伤口应该是在小腿上吧?"林小天搞定林父之后,这才是转身看向中年男人,淡然说道。

  "是是是,我侄女被毒蛇咬到的就是小腿位置。"韩馨儿可是穿着长裤子的,而林小天一眼就能看出韩馨儿伤势在什么地方,这让秦钟良对于林小天医生的身份也相信了几分。

  他虽然也很怀疑林小天刚刚那一番话,但现在整个上河村没有医生,他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否则的话,韩馨儿肯定是死路一条。

  等到秦钟良将韩馨儿放在地上之后,林小天直接来到韩馨儿跟前,将对方裤管卷起,看着那滑。嫩的皮肤,早已经变得发紫,林小天眉头微皱,犹豫了一下,这才是将嘴唇轻轻凑了上去。

  "你想要干嘛?"秦钟良一看见林小天的动作,就忍不住惊声问道。

  "吸毒!"林小天头也不抬,一口便是凑了上去。

  "好滑,好嫩的皮肤……"在嘴唇凑上去的一瞬间,林小天心头一荡,不过紧接着,林小天就将心神收了回来,专注给对方吸毒。

  而林父将银针拿过来的时候,林小天刚好将蛇毒吸出来一部分;不过有了银针之后,林小天便是将银针放在林父端来的老式酒精灯上消毒;紧接着,林小天十指如飞,一根根银针迅速落在女孩全身上下。

  "我侄女不是小腿中毒了么?怎么你这针扎的……"秦钟良有些担忧的对林小天问道。

  "她如今蛇毒已经侵入五脏六腑,所以我只能用银针将毒素给逼出来……"林小天一边说着的时候,十几根银针眨眼之间便是纷纷落在女孩全身上下。

  过了一会儿时间,林小天这才是迅速将银针收回,不过在林小天刚取下最后一根银针的时候,女孩忽然吐出一口漆黑的鲜血,那一对美眸看了一眼林小天,便是再次昏迷过去。

  收好银针之后,林小天自顾的来到一旁,有些心疼的从背篓里取出一株灯芯草放在嘴里咀嚼碎,然后轻敷韩馨儿伤口处。

  "好了,带她回去修养几天就好了,不过这几天注意忌口,千万不要吃辛辣的东西,否则会引起肠胃不适,导致呕吐、眩晕等症状。"林小天做完这一切之后,便是拍了拍手,示意完事儿了。

  秦钟良看了一眼面色逐渐恢复过来的韩馨儿,显然应该是没事儿了;这一下,他目光重新落在林小天身上的时候,却是闪过几分异样之色。

  他也是知道一些简单的包扎伤口等常识,对于之前韩馨儿的蛇毒,他也很清楚,几乎是无人能救,而他之所以来到这里,只是抱着一线希望而已;但现在却没想到,眼前这个少年竟然真的将韩馨儿从鬼门关里给拉出来了,这简直就是一种奇迹。

  不过这些话秦钟良却并未说出来,随即从口袋里掏出一沓现金和一张名片递给林小天道:"小兄弟,真是太感谢你了,这一次出门,没带多少钱,这些钱就当作是当做是见面礼吧,下次你要是来县城里,直接打电话给我,到时候我保证将诊费双手奉上。"

  林小天看了一眼秦钟良递过来的一沓现金和那张名片,嘴上却是嘀咕道:"秦钟良,洪河集团经理?"

  不过在林小天将注意力集中在这张名片上的时候,四周所有人却是双眼死死盯着林小天手中那一沓现金,这可是红彤彤的票子啊,林小天转眼之间就赚了一万多块钱,这来钱速度也太他妈快了吧?!

  "以后大家都可以来找我看病……"

  将手中的那一沓现金随手递给一旁满脸呆滞的林父手里后,林小天面带笑容,把目光放在了身后村民身上,"当然,你们也无需给这么多诊费,可以用药材来换,待会儿需要的话,可以来我这里报名,我给你们罗列几种药材出来;从今天开始,我林小天就是上河村唯一的医生了!"

  在接下来的这几天时间里面,林小天给村民看病的同时换得药草,收获颇丰,其中有个村民还无意之中一种名为玲珑草的草药,这东西在中医这一行里面,被人当作废弃药材,因为它的功效仅仅只是能够驱寒而已,但偏偏又极其稀少,生长环境比较恶劣,加上现代西医盛行,几乎也就没有人理会这玲珑草了。

  但林小天却清楚,这玲珑草配合其余一些普通药材后可以炼制成一种强大的药丸出来;所以在这几天林小天不仅是给众多村民看病的同时,便在炼制这些药丸。第三章 进城

  "今天也是时候去城里一趟了,希望到时候有人识货吧,否则的话,这两天的功夫就白费了。"

  一周后,林小天和往常一样早早醒来,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开始进城卖药。

  步行到了县城,林小天就直接打了一辆车,直奔风林大酒店;风林大酒店,是这个县城唯一的一家四星级酒店,所以一般有钱人都喜欢来这酒店吃饭消遣,也可以说是变相的装逼。

  "林小天?"

  没想到的是,他刚刚踏进酒店大门,耳边便是传来一道惊讶的女声。

  顺着声音看去,只见一个穿着长裙的清秀女孩,眨着一双美眸有些诧异的盯着他看个不停;而站在女孩身边的还有一个身着西装的青年男子,只是对方身高有些矮,穿着西装倒是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遇上熟人了。

  眼前这个青年男子名字叫王鹏,女孩则是叫宋小雪,都是林小天高中同班同学。

  "林小天?你不是三年前被人打傻了么?怎么,现在是出来晃悠,迷路了不知道怎么回去了吗?"

  王鹏看见林小天之后,眼中先是闪过一抹诧异之色,然后这才是面带微笑,不屑的鄙夷了起来。

  高中时期,两人都拼命追求过宋小雪,虽然王鹏家比较富裕,但那时候的林小天还没有傻,打架本领一流,在学校里见一次王鹏打一次,打得他再也不敢接近宋小雪了。

  虽然最终宋小雪答应了林小天这没错,但因为在三年前他英雄救村花变傻之后,这件事情就被搁置下来了。

  "我傻不傻有你屁事儿?你要是在瞎BB的话,信不信老子还揍你?!"

  林小天自从醒来之后,就有些反感别人说他是傻子,加上之前两人本来就有些仇怨,林小天自然是对王鹏没有什么好脸色了。

  "林小天,你真拿自己当根葱了?以前在学校,我或许还有些怕你,但现在不一样了;看看你喜欢的女人宋小雪,知道吗?她每晚是躺在老子的胯下呻吟!"

  看林小天明亮的目光,王鹏就感知道这家伙应该是清醒过来了。虽说起初,他只是打算戏谑两句林小天就离开的的,但却没想到反而被这小子威胁了,王鹏哪里忍得住,瞬间就爆发了。

  似乎觉得不够解气,还直接伸出手狠狠的在宋小雪身前那一对高耸抓了一把,脸庞上,满是一片得意和嘲讽之色,羞的宋小雪红脸低头不敢说话。

  没想到,面对这一切,林小天轻笑一声,道:"这样的女人,我以前也就要玩玩而已,你也就只配捡我玩剩下的乐呵了。"

  林小天的声音虽然不大,但这话落在王鹏耳中,却犹如针毡,极其刺耳;一瞬间,王鹏就彻底愤怒了。

  "草泥马的,林小天,有种你再说一句?你他妈不过只是一个穷鬼,现在即使你醒过来了那又如何?老子想弄死你,不过只是分分钟的事情!"

  "谁弄死谁还不一定,要不试试看?"林小天朝着王鹏勾了勾手指,不屑道。

  被林小天这么一激,王鹏顿时想要上前和林小天拼命,但却一把被宋小雪给拉住了。

  "草泥马的,臭婊子,你心里是不是还有这个穷傻子?而且你当初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是不是早就被他上过了?"被宋小雪拉住,王鹏反手一巴掌直接落在宋小雪脸庞,怒目浑圆,大声吼了起来。

  "大鹏,不是……我是想说,高中那会儿你就打不过他……"宋小雪虽然很委屈,但为了以后的‘幸福‘生活着想,她只能死死咬住嘴唇,低声对王鹏说道。

  一旁的林小天看见这一幕,心头也有些感慨,虽然宋小雪和他没有一毛钱关系,但这女人既然背叛了那就是背叛了,林小天自然不会去同情她。

  "怎么回事儿?小鹏,今天我给你放假一天,你怎么就在这里吵上了?要是被客人看见怎么办?"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穿着西装皮革的中年男人忽然走出来,训斥起了王鹏。

  "哥,这家伙刚刚打我!"王鹏一看见自家饭店的大哥来了,立马委屈道。

  闻言,王青直接将目光落向一旁的林小天身上,看着林小天那一身洗得发白的衣服,眼中里几分冰冷。

  "保安,过来把这小子轰出去,然后‘好好’教训一下,让他明白我们这样的地方不是他随便可以进来撒野的。"王青看了一眼林小天之后,便是直接对着门口的几个保安吩咐道。

  "且慢。"王青的话刚落下,在楼梯口便是响起一道响亮的声音。

  顺着声音看去,一个穿着一身运动装的死胖子,还戴着一副墨镜,慢悠悠的朝着大厅走来。

  "陆少,我只是教训一个来我们饭店撒野的穷小子而已,要是惊扰到了陆少,还请陆少多多包涵。"王青看着缓缓走到场中的陆川,心下一惊;不过脸上却立马堆满讨好的笑容。

  陆川的老爹发迹早,之前就在县城里开了一家制药公司,不过在这三年来,陆川家这公司发展迅速,甚至都已经都开到省城里去了,所以这陆川如今在县城里,也算是一个名号比较大的少爷了;即使是风林大酒店的老板都会给陆川几分面子;更别说是王青这个小小的经理了。

  "王经理,你知道你口中这位穷小子是谁吗?我和他,可是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人,而且也是有着过命的交情!"陆川将墨镜从鼻梁下摘下来,然后满脸冰冷之色对王青说道。

  之前还很嚣张的王鹏,看见陆川出面之后,面色顿时变得有些苍白起来,刚刚他就想到如何教训林小天,好出一口恶气,但他却忘了林小天和陆川之间的关系,更忘记了,陆川今天也在饭店之中。

  陆川老家和林小天家都在上河村,两人那是从小玩到大的交情,而陆川老爹以前忙生意,所以很少管陆川,因此,每次陆川放假,都会回上河村和林小天聚一聚;所以陆川说他们俩是穿着一条裤子长大的兄弟也不为过。

  三年前的暑假,也是他们俩在路上共同遇见有人欺负村花,出手相救时,原本该傻掉的人是陆川,只是当时林小天推了一把陆川,所以这才是轮到他傻了。

  这三年来,林父林母花费无数的金钱给林小天治病,其中,要是没有陆川暗中救济,恐怕林家早就垮掉了。

  而这一次,林小天之所以来到县城里找陆川,那就是希望因为陆川能以他的能力把药丸给推销出去!

  "陆少,真是对不住,这个我之前真是不太清楚,要是有什么得罪的地方,希望陆少多多包涵,今天陆少所有消费,都算我的,就当作是赔罪。"王青一听见陆川这话,连连叫苦,心头更是将一旁的王鹏骂的狗血淋头。

  "怎么,难道王经理是觉得我陆川缺这点钱么?"陆川双眼微微一眯,脸上虽然还带着笑容,但眼中却是露出几分森冷之色。

  "陆少,那你觉得这件事情应该如何做才能够让您满意?毕竟我们也没有得罪您,所以……"

  王青见陆川根本没有打算就此放过这件事情,冷汗连连。

  "小天,你说这件事情该怎么处理?"陆川看都没看一眼王青,然后将目光落在林小天身上,笑问道。

  见陆川还是和以前一模一样,对他没有丝毫隔阂,林小天仔细想了想,而后淡然道:"以后我不想在县里看见他们,只要你不把人给弄死了,就随便你怎么处理吧。"

  "哈哈。好,我知道怎么做。"

  陆川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随后,有些呆呆的望着林小天出口问道:"小天,你确定你现在不傻了?"

  "要不要我揍你一顿试试看?"林小天翻了一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下次要是我在听见傻子这个词,我绝对将你打的满地找牙。"第四章 两百万!

  对于以后陆川会怎样教训王鹏和宋小雪两人,林小天一点都不在意;甚至都没有多看一眼两人,直接搂着陆川朝着楼上包间走去。

  "小天,之前你给我打电话,我还真没有想到,你竟然已经清醒过来了,还真是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啊,哈哈哈。"陆川熟络的揽住林小天的肩膀,大笑了起来;显然因为林小天这一次苏醒,陆川也感到格外的高兴。

  "谢了,这三年来,如果不是你暗中救济的话,恐怕我们家早就垮掉了。"林小天停下脚步,认真的对陆川认真说道。

  "当初我说要带你去最好的医院看病的时候,你爸却不接受,你们爷俩真是一样的倔脾气,所以我也只能做到这些了;不过现在这些都过去了,咱们也不多说了,走,今天为了你苏醒过来,我特意叫了几个朋友过来好好庆祝一下,顺带帮你将工作的事情给落实,毕竟我们现在都不是小孩子了,也需要养家糊口,是吧。"陆川笑了笑,并未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看着陆川此时那满脸肥肉的脸庞,相视一笑,并未多言,两人之间的关系,不是用一句谢谢就可以还清的。

  两人一边说说笑笑,很快便来到包间里面,陆川刚推开包间大门,林小天就看见包间里面坐满了人,而且这些人的年纪几乎都是和他老爸一个级别的。

  "来,小天,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风和建筑公司的陈云陈总,这是天飞制药公司的张才张总,这是……"陆川将林小天带进包间里面之后,便一一给林小天介绍起了场中众人。

  这些人几乎都是公司老总级别的,而且行业涵盖了各行各业。陆川非常的清楚林小天是绝对不会来他公司的,他之所以这么做,显然是为了给林小天另谋一条出路。

  "各位叔叔,这就是我之前给你们说的我兄弟林小天,三年前要不是小天帮我挡了那一下的话,现在估计傻的就是我了,所以我希望以后各位叔叔能够多提携一下我这位兄弟,小川先在这里拜谢各位叔叔了。"陆川对众人介绍起了林小天。

  陆川特意强调了林小天是他兄弟,显然是让大家卖他这个面子,如果给林小天安排一份工作的话,那么到时候陆川就会欠下他们一个人情,要知道如今他在这个城市里面,哪怕是说一句话,分量也不轻;这样的好事儿,几乎是打着灯笼都难以找到,这些老古董自然不会拒绝。

  "小川,你这就有些见外了,一件小事情而已,不过你先说说看小天都擅长些什么,我老张瞅瞅给他安排什么工作合适。"

  座位上,天飞制药公司老总的张才最先接了下来。

  "那个,小天会……"此时,陆川脸上有些尴尬。他这兄弟,未曾读过大学,高中出事就傻掉了,能有什么擅长的手艺活?

  "琴棋书画、诗词歌赋、百家之长,小天我都略懂一些。"

  这个时候,林小天突然开口,打破了陆川的尴尬,"不过我如今刚醒来,还有很多事没做,所以暂时还没有参加工作的打算;小天先谢过各位叔叔的好意了。今天我过来找小川并不是因为工作的事情,我只是想请各位帮我一个忙。"

  说话间,林小天直接从怀中掏出两个瓷瓶来。

  对于林小天所说的这一番话,大家一笑而过,并未在意,一个从农村出来的穷小子,能有什么本事,他们今天之所以如此客气,不过只是看在陆川的面子上而已,要是放平日里,估计他们连正眼都不会多看一眼林小天。

  "这是什么东西?"陆川有些好奇的看着林小天掏出来的这两个瓷瓶。

  "三天前,在我昏迷的时候,意外的在梦中得到先祖的医术传承,在村里开了医馆的同时,炼制出了这一批上等的药丸;还没有任何的副作用,甚至能起到强身健体的功效,就带给各位试试。"林小天面色平静的对众人解释道。眼中自信满满,那模样根本就不像是一个从农村里出来的穷小子而已。

  "哟呵,小天,我就说嘛,你怎么一下子就清醒过来了,原来是得到老祖宗的传承了啊,我尝尝味道怎么样。"陆川说完,顺手从桌子上拿起一个瓷瓶,直接从里面倒出一个金灿灿的药丸扔进嘴里。

  "嗯,味道不错,有点甜,吃起来像荔枝;对了,小天这是什么药啊?"陆川一边咀嚼着,一边将手中瓷瓶里面的药丸一一发给在场的这些总经理。

  对于林小天口中所说的这药丸,在他们看来以为只是普通的保健药。

  现在陆家公子都吃了,要是现在他们不吃的话,岂不是太不给陆川面子了?想着保健药总不能吃死人吧,所以众人只是犹豫了一下,接着就各取过一粒药丸吃了下去。

  "刚刚各位吃下的这药丸乃是补肾的神丹。"林小天见众人都吃下一颗药丸,心中也松了一口气,缓缓回答道。

  如今的林小天,要名气没有名气,忽然之间炼制出来的药丸,而且还没有经过国家的检测,基本上是没有人会买他的账,甚至都没有人敢吃,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林小天才会找上陆川,但没有想到陆川如此给力,竟刚好叫了这么一群有钱人过来,也算是帮了他一个大忙了。

  只要他们吃了这药丸,接下来就明白这药丸的强大之处了,所以林小天此时也不着急。

  "噗……"但听见林小天说出药名,陆川顿时喷出一口口水,有些不可置信的盯着林小天问道:"小天,你确定我刚刚听见的是壮阳丹?而不是别的什么保健药?"

  "不错,的确是补肾丹,我刚刚给你们说过了,完全不会有任何的副作用,这一点你们可以放心,而且待会儿你们应该就明白了。"林小天也知道众人的担忧,毕竟关乎到命。根子的事情,他们可不敢乱吃药。

  "小天,我们先不说这药效的问题,但下次你能否提前告诉我一下这是什么药好么?"陆川虽然也有些担心,但现在吃都已经吃了,他还能说什么。

  "不会吧,这么强悍?"不等林小天回答,陆川脸上通红,有些震惊的对林小天惊声叫道。

  陆川作为一个富二代,这些年来,玩过的女人自然不少,所以在床上的能力,也有些欠缺,以前他也吃过一些这样的药,但越吃身体的抵抗力也就越强,到后面干脆这些药陆川都有些免疫了,而那方面也是越来越弱,所以这件事情一直都让陆川颇为苦恼,而且还不好意思说出去。

  只是现在,刚一吃完林小天的药,立马就有感觉了,这怎么能不让陆川感到震惊。

  "不行了,我得去处理一下,小天你要不要一起去,哥哥一定给你找个漂亮女孩?"此时陆川也懒得去理会这药丸是否强悍了,先解决正事儿要紧,否则的话他非得给憋爆。

  "我就不去了,还是你和各位叔叔一起去吧。"林小天看着其余人面色也是通红,干笑两声。

  "那行,我们就先去处理一下。"说完,陆川头也不回,直接带着众人迅速离开包间。

  一瞬间,整个包间就只剩下林小天一个人了,看着满桌子的好酒好菜,林小天大叹:"要是放在以前,这些饭菜估计我都懒得多看一眼,但现在不一样啊,已经好几天没吃过这样的大餐了……"

  说着,就直接一个人坐下胡吃海喝起来。

  将近两个小时左右的时间,陆川这才是带着大家精神奕奕的回到包间里面。

  不过刚走进包间,陆川迅速来到林小天跟前,将桌子上那瓶还剩下几颗补肾丹的瓷瓶抢了过来,然后在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金卡递给林小天。

  "小天,这里面是一百万,这剩下的药丸我买了,而且这次你不能拒绝,妈的,我从来没吃过这么牛X的强肾药,一次就能坚持两个小时,而且事后,还精神奕奕,似乎没有半点疲惫感,要不是我想着回来将这剩下的药给买下来,估计我还能再来几个小时!"陆川双眼泛光,死死盯着林小天大声笑到,那模样就像是看见一个脱光了的大美女一样。

  "小川,你这是不是有点不太厚道啊,怎么说你也是年轻人,我们这些当叔叔的人老了,自然更加需要这东西了,别说一百万,两百万叔叔也愿意给!"就在这个时候,天飞制药公司的老总张才有陡然出声。

  他作为一个制药公司的老总,刚刚亲身体验了一下林小天这补肾丹的强悍之处,自然也明白其中的价值,要是到时候研究一番,然后开发出来,可就赚大发了,绝对不止这一两百万的事情。

  "是啊,小川,我们可是长辈,这补肾药你也应该让给我们不是。"

  ……

  看着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林小天心里有些得意的同时,又何尝不明白陆川还有张才的心思,至于其余人,大概也就是看中了这药效而已;不过林小天倒是并不在意;反正结果都是一样的。

  "各位叔叔,你们先听我说,我炼制出来的这补肾丹,除了功效好之后,而且还会改善你们床上的能力,也就是说,坚持吃下去,以后你们会越来越强悍;当然,这补肾丹,恐怕普天之下,除了我林小天之外,没有人能够配置出来。"林小天知道这个时候是他站出来的时候了,拍了拍胸膛,一脸自信。

  不过当林小天说到一半的时候,却是顿了顿,然后双眼扫视了一眼场中一脸震惊的众人,嘴角上扬,继续说道:"这次我来找小川,既然遇见了各位叔叔,那么就说明这是缘分,所以我接下来会持续炼制一些这样的药丸,不过量却不多,到时候还希望各位叔叔能帮个忙;当然,后面我还会亲自送各位叔叔每人一瓶的,等各位叔叔吃完一瓶之后应该就差不多了,以后就再也没有服用的必要了。"

  林小天这话一出,众人那里还不明白林小天的意思,林小天不过只是想要让他们帮忙找一条销路而已,这对于众人而言,还不是小事一桩。

  "哈哈哈,好,好,好,小天,不愧是得到了老祖宗的传承,既然你都叫我们一声叔叔了,那么后面你给我们每人一瓶药,我们按照刚刚小川给你的价格,一百万一瓶,绝对不少你一分钱,至于这销路的事情,就包在我和小川身上了!"这时,张才却是爽朗的对林小天大笑道。

  "是啊,小天这事儿你就放心好了,要是你早告诉我这东西这么强大,我今天就不叫他们过来了。"陆川也知道,既然林小天真的有这个本事,那么以后也绝对不会亏待他的,所以对于这一点,陆川倒是一点都不担心。

  这些东西既然不能量产,那么他们也就只能帮林小天一个忙,所以这个忙不管是谁帮,陆川都不在意。

  "对了,小天这瓶药丸又是什么啊,你刚刚都还没说呢。"这时,场中一个老总有些眼尖,看着桌子上剩下一瓶药,一把抢过来拿在手中研究着。

  "这是养颜丹,不管是女人还是女孩吃了,不仅可以将身体之中的一些杂质祛除,还能够让皮肤变得越来越白皙、细腻、漂亮,当然,这养颜丹需要吃上几天时间才能看出效果来,不过我倒是可以保证,功效和壮阳丹几乎一样强……"

  "诺,小天,这张卡里也是一百万,密码六个零,叔相信你。"不等林小天说完,对方直接掏出一张金卡强行塞给林小天。第五章 村花来看病

  仅仅只是几个小时,林小天转眼之间就赚了两百万,可以说是一夜暴富也不为过;要是放在常人眼中,或许早就已经兴奋的不知所以,但这点钱对于林小天而言,不过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前世,几个亿的资产,林小天都不带眨一下眼睛的,更别说是这两百万了。

  吃过午饭之后,林小天便告诉陆川他得回家了,现在刚醒来,二老也有些担心他,所以陆川倒也没有阻拦林小天。

  回家之前,林小天大肆采购了一番,其中大多数都是一些治病所需要的东西,比如银针之类的,林小天前世身为一名神医,对于这些东西的要求自然是极高,所以这一番采购下来,花掉了林小天十几万大洋。

  "哥,你回来了?思思姐都等你老大半天了。"刚回到家中,林晓雅不知从何冒出来,看着林小天有些埋怨道。

  在林晓雅看来,哥哥刚苏醒过来,就将自己一个人关在屋子里不知道捣鼓什么,好不容易哥哥不忙了,这又去了县城,她都还没来得及多和哥哥说上几句话呢。

  "哪个思思姐?"林小天看着妹妹那有些埋怨的神色,微微一笑,伸出手在林晓雅脑袋上宠溺的揉了揉,然后问道。

  "哥,你竟然连思思姐都给忘了?"林晓雅一听见哥哥的话,顿时瞪大双眼,有些不可置信。

  "小……小天哥……"就在林小天刚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忽然从房间里面走出一个清纯的女孩,身着一套白色的运动装,整个人身上洋溢着青春、活泼的气息。

  而且女孩长的也极其漂亮,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随意披散在双肩上,只是那张清秀的脸庞之上,带着几分红晕,更是显得格外动人。

  "你是李思思?"林小天看见眼前这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忍不住疑惑问道。

  李思思也就是上河村出了名的村花,如今刚大四,要是林小天当初没有傻的话,现在也算是大学毕业了,而且当初林小天就是为了出手救眼前的李思思,才会被那几个小流氓打伤脑袋。

  不过当林小天看见眼前的李思思之后,心里也忍不住有些感慨:"该凸的地方凸,该翘的地方翘,也难怪当初那几个小流氓会找上她了……"

  "小天哥,真是对不起,当初如果不是因为我的话,可能你就不会……"

  "既然这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以后不提也罢,走吧,进屋说。"林小天摇了摇头,并未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而且要真说起来,林小天还得感谢一下眼前的李思思,如果不是因为他,林小天之前又怎会借体重生?

  看着林小天落落大方的朝着屋子里面走去,脸上完全没有当初的青涩,相反,如今林小天的身上,李思思甚至都能够感受到一股强大的自信,一个男人,最吸引女孩的那就是自信心了。

  对于林小天当初为了救她导致傻了三年时间,那一幕一直都留在李思思的心底最深处,每次深夜想起来,她的心神都是微微一颤;而且李思思长的也漂亮,在大学里更是有着无数人追捧,但偏偏李思思却没有答应过任何一个男孩,就连李思思都不知道她究竟为什么会这样,只是每次想起这个问题,心里就不由自主的浮现出林小天的身影来。

  "小妹,你先去叫爸妈回来一趟吧,待会儿我有事儿想跟你们商量一下。"林小天刚刚走进屋子里面,便随手将身上的一个背包放在桌子上,对着一旁的林晓雅吩咐道。

  林晓雅本来还想看看哥哥都买了什么东西回来,结果一听见林小天的话,林晓雅顿时嘟囔着小嘴,有些不满,但还是听话的离开了房间。

  林晓雅这一走,整个房间里面就只剩下林小天和李思思两人了,一时之间,场面有些尴尬。

  "小天哥,我……"李思思有些尴尬。

  "先把衣服脱掉吧。"林小天背对着李思思,出口说道。

  脱衣服?是要?

  一听见林小天这话,李思思整个人顿时傻眼了。这还是她的小天哥吗?

  "嗯?"

  见身后迟迟没有动静,林小天这才转过身,四目相对,李思思那张俏脸顿时浮现出一抹红晕,呼吸局促下,导致那高耸的小胸脯都一颤一颤的,尤为诱人,把他的目光也不由自主的吸引了过去。

  "咳咳……思思啊,你应该是来看病的吧?!所以我叫你将衣服给脱掉,然后我好帮你扎针,关于你这月经不调的事儿,要是不好好调理的话,后面可是会出现大麻烦的,而且你也不想每一次那个来的时候,都疼的死去活来的吧?"林小天轻咳两声,掩饰自己的尴尬。

  "啊?!小天哥你怎么会知道……"被林小天一语说出她的病情来,李思思神情顿时呆滞。

  她今天过来,看病倒是其次,毕竟女孩子这种事情是有些难以启齿的;她的主要目的是过来来看看林小天,毕竟当年林小天可是因为救她而傻掉的。

  但她却没有想到,她的小天哥竟然一语就道出了她的病情。

  要知道,这可是连城里面那些大医生都无法做到的,李思思瞬间相信这几天村里的传言……林小天乃是祖宗显灵,不仅清醒过来,而且还变成了神医。

  "医生,望闻问切是基本功,我是医生,你是病人,在我面前还有什么好害羞的。再说,小时候我们谁没看过对方的身子。"林小天一副正经模样。

  只是李思思这一听见林小天这话,脸色却变得更加羞红了,小时候大家什么都不懂,而且身体也没有发育完全,这看了也就看了,但现在他们俩都已经长大了,哪有林小天说的那么简单……

  不过念及每次来姨妈来时都疼的死去活来的感觉,她还是咬了咬牙,然后背对林小天,伸出有些颤抖的双手,缓缓的把身上的外套给脱掉了。

  "小……小天哥,T恤也要脱……脱掉吗?"脱掉外套之后,李思思声音微颤,羞涩的不行。

  "脱,当然要脱掉,不然的话,你小天哥怎么给你治病?"林小天看着背对着他,只穿着一件白色T恤的李思思,不由的舔了舔嘴角。这样的机会,他怎会不牢牢把握?

  "可是我之前听说你上次给那位姐姐治疗蛇毒的时候就没有……"李思思忽然转过身,瞪大双眼死死盯着林小天质问道。

  被李思思这么一问,林小天轻轻一笑,谎话张口即来:"上次那是蛇毒,所以只需要找到大穴位就行,但你这病不一样,有些穴位隔着衣服不是那么好找的。"

  看着林小天那一本正经的模样,李思思犹豫了一番,这才是低着脑袋,缓缓将T恤也给脱掉;反正现在房间里面就只有他们两个人,而且在李思思看来,将来她的身子总会被人看的,与其这样,还不如先给她的小天哥看了再说。

  这个念头就连李思思自己都没有察觉到意味着什么。

  "唰……"的一下,李思思T恤应声脱下,仅剩的一件叮当猫内衣显露了出来,林小天双眼顿时发直!

  而且之前因为有着衣服的阻碍,所以林小天看的并不真切,如今没有了衣服的阻碍,在绣着叮当猫内衣的衬托之下,李思思那一对高耸挺翘,让林小天也有些咋舌;在这样的年纪,未免也太大了一点吧。

  洁白无瑕的肌肤,吹弹可破,柔软的腰肢不堪一握,可以说,李思思绝对不会辱没村花这个身份,甚至比起一些城里的女孩都还要漂亮无数倍。

  "小……小天哥……你流鼻血了……"李思思瞪大了眼睛。

  "啊……那啥,今天去了一趟县城里,陆川那个死胖子带我吃了太多东西,导致我气血有些旺盛……咳咳,思思啊,你先躺在我的床上吧,我给你扎针,等扎上几次,你的病就彻底好了。"林小天一听见李思思的提醒,立马将鼻血给擦掉,然后一本正经的说着。

  听着林小天的话,李思思转过身走近了身后的房间,躺在了林小天床铺上,瞬间闭上了双眼,高耸、洁白的小胸脯一颤一颤的,显得极为诱人。

  林小天狠狠吞了一口口水,心中默念着阿弥陀佛,过了好一会儿,这才是将心神稳定下来,拿出今天刚买的银针,经过一番消毒之后,开始给眼前的尤物扎针。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妙手神诀》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430.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