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怒龙》杨帅苏南霜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怒龙》杨帅苏南霜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人家都这样了

  时近中秋,秋老虎的威势已过,恐怖的高温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凉爽的秋风。

  下午四点,杨帅一身土得掉渣的中山装校服,隐约间能看到‘常山武校’的字样,头上的寸发虽然明亮,但却依旧遮挡不住他满身的土气。

  他站在奇兵安保公司门口,盯着手上的小纸片,再三确认地址,略带秀气的脸上这才露出憨厚的笑容,抬头挺胸的往里面走去。

  "站住。"杨帅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一声怒喝,撇过头去,一张堆满肥肉的脸,正恼怒的瞪着他。

  这人提着警棍,一身的肥肉将保安服撑的高高隆起,看着外强中干的保镖,杨帅失望的摇摇头,暗道:"师姐这也太随意了,找这样的货色做保镖,要是被师父知道了,还不得气死!"

  不过这都与他无关,他今天过来,可是有着大事呢!他干脆不理保安,再次往里面走。

  这可气坏了保安武超,身为奇兵安保公司的保安,谁敢这么无视他,武超眼中满是怒火,猛地上前拦住杨帅,怒喝道:"小子,哪来的回哪去,这里不是你玩的地方。"

  高大肥实的武超,就像是大猩猩一般,再加上他满脸横肉,看上去倒也有几分凶悍,可杨帅却浑然不惧,笑呵呵的说:"大猩猩,我不是来玩的,我是来找我师姐的。"

  "小子,你……"被人骂作大猩猩,武超直接就要发火,可他却忍住了,这小子是来找人的,说不定还真有亲人在里面上班,他只是一个小保安,可得罪不起里面的猛人。

  没办法,他只能赔笑问道:"小朋友,那你师姐叫什么名字啊?公司不准外人进入,我去帮你喊她出来。"

  "我师姐叫苏南霜。"杨帅自豪的说道,苏南霜早就说过,他来安保公司,如果有人拦路的话,报她的名字就行。

  "苏南霜?"武超猛地一愣,可紧接着就大笑起来。"哈哈,真是笑死我了,苏南霜要是你师姐的话,那我就是你师姐夫。"

  也不怪武超不信,要知道苏南霜虽然年龄不大,但却是安保公司老总,尤其是她人长的漂亮,在苏市也不知道有多少公子哥惦记着呢。

  这样的大人物,岂会认识眼前这个浑身土气的小子?

  杨帅一听顿时急了,他和师姐约好四点见面,可因为迷路,他已经迟到了,要是再耽搁的话,万一师姐生气不帮他了,那可就麻烦了。

  他赶紧拉开武超,着急的道:"她真是我师姐,你要不信的话,可以给她打电话。"

  "嗯嗯,她是你师姐,不过我也真是你姐夫,小子,先叫声姐夫来听听。"武超强忍着笑意,满是调侃的说道。

  杨帅也知道武超这是故意逗他呢,一股怒火涌现,他直接就要动手,可却看见远处一道丽影走来,他忽然改变了主意,好笑的盯着武超问道:"大猩猩,你真是苏南霜的丈夫?是我师姐夫?"

  "这还有假?小子,快叫声姐夫听听。"武超依旧忍着笑,这小子真是太好玩了,竟然还当真了。

  "那我来叫好不好啊?"可他的话音刚落下,身后就传来一个清脆中夹杂着怒火的声音,这声音听上去似乎有些熟悉,武超艰难的回过头去,正好看到他背后的女人。

  这女人穿着紧身的牡丹花旗袍,将那凹凸有致的身材完全展露出来,尤其是平坦的小腹和胸前傲人的山峰,也不知道让多少女人黯然失色,更不知道让多少男人魂牵梦绕。

  乌黑的秀发烫着大卷,随意的束在左侧,妩媚的丹凤眼中满是怒火,秀挺的鼻梁两侧是光洁白嫩的脸蛋,性感的红唇噙着冷笑,这女人正是明珠集团总裁苏南霜。

  看着那诱人脸蛋上的冷笑,武超不自禁打了个冷战,着急的道:"苏总,我……"

  他急着想要给自己辩解,可是刚开口就被苏南霜给打断了,她俏脸冰寒,冷冷的说:"去财务领你这月的薪水,以后就不用再来了。"

  "苏总,我错了,我上有老下有小,求苏总给条活路。"武超都快要哭了,赶紧求饶。

  可是苏南霜根本不理他,转而来到杨帅面前,伸手在他秀气的脸上捏了一下,妩媚的眼中满是笑意,道:"小帅,你可让师姐好等啊。"

  面对苏南霜这样的美女,饶是杨帅心志坚定,也不禁心中一荡,没好气的道:"师姐,咱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我就是在和你好好说啊。"苏南霜撒娇似的撅撅嘴,说话的时候,玉葱般的手指从杨帅的脖子上划过,还俏皮的对他眨眨眼。

  感受到脖子上的嫩滑,杨帅如同电击,不过他很快就恢复过来,苏南霜这就是故意逗他呢。

  要知道当年在武校,苏南霜凭这手段,不知道让多少师兄为她舍生忘死,相对来说,杨帅面对的这根本不算什么。

  看他这么快就恢复过来,苏南霜眼中闪过一丝不甘,拉住杨帅的手,笑嘻嘻的道:"走,咱们去我办公室聊,师姐可都快想死你了。"

  杨帅确实也有正事要谈,就跟着苏南霜往里面走,路过武超身边的时候,他还故意做了鬼脸,坏笑道:"师姐夫,你一路走好,记得常来看我师姐哦。"

  武超这会扇自己两巴掌的心都有,早知道这小子是苏总的师弟,他就直接放行了,那会惹来这种祸事啊?

  后悔归后悔,他也知道苏南霜的性格,只能耷拉着脑袋,回保安室收拾东西。

  而杨帅被苏南霜拉进总裁办公室,刚进门,苏南霜白嫩的小手,就攀上了他的脖子,娇声道:"小帅,师姐可算是等到你毕业了,怎么样?要不要留下帮师姐啊?"

  可怜杨帅还是个处男,被苏南霜如此撩拨,只觉着小腹处一团邪火上涌,不过他也知道苏南霜的性格,猛地闪身,躲开苏南霜的手臂,没好气的道:"师姐,我找你可是谈正事的,你再这样我可就不客气了。"

  "哟,小帅还真长大了啊,竟然想对师姐不客气,那你倒是说说,你打算怎么个不客气啊?"面对杨帅的威胁,苏南霜不以为意的笑着。

  她故意挺挺胸前的傲人之物,撩拨着杨帅的神经。

  看她这副样子,杨帅就知道,今天要是不使点手段,是没法好好说话了,他无奈的摇摇手,身体猛地闪动,直接就向苏南霜冲去。

  两人都是武校毕业,苏南霜岂会不知道他要做什么,脸上挂着妩媚的笑,但手上却戒备起来。

  可是她刚做好准备,杨帅就已经冲到了她面前,猛地一拳朝她肚子上打去,苏南霜原本还在防备呢,可看杨帅的招式,她顿时放心下来,她还就不信了,杨帅真能舍得辣手摧花。

  她干脆站直了身体,用来迎接杨帅的拳头。

  出乎意料的,杨帅竟然没有收招的趋势,眼看着小腹将要遭受攻击,苏南霜顿时担心起来,她暗怪自己太大意了,此刻想要阻拦已经来不及了。

  在她的注视中,杨帅的拳头离她的小腹,只剩下一指的距离,可就在这时,杨帅猛地变招,一根手指轻轻的点在苏南霜小腹上。

  那一指如有魔力一般,苏南霜只感觉浑身无力,身体顿时瘫软下去。

  看到自己的杰作,杨帅满意的笑笑,收招站在苏南霜面前,轻笑道:"师姐,现在我们可以谈谈了吗?"

  "小混蛋,还不赶紧给我解穴?"苏南霜真是又羞又怒,她怎么也没想到,几年不见,杨帅竟然连点穴的手法都学会了。

  杨帅可是一点也不着急,蹲在地上,好笑的看着苏南霜,道:"师姐,你先说我们现在可以谈谈了吗?"

  "小混蛋,人家这个样子,怎么和你好好谈事情呢。"苏南霜是个要强的性子,不愿屈服,再次展示出了媚功。

  可杨帅根本不上当,无奈的摇摇头,转身就准备离开。

  苏南霜难为坏了,她可是安保公司的老总,要是被下面的人看到她这副样子,那她以后可就没脸见人了,只能求饶道:"小帅,师姐都答应你还不行吗?快给师姐解开。"

  "这还差不多。"杨帅满意的点点头,回头弯腰给苏南霜解开穴道。

  身体恢复了力气,苏南霜恼怒的从地上站起来,拍打衣服上的尘土,没好气的嘟囔道:"师父就是偏心,咱们都是他的学生,可这点穴的手法,他竟然只教你一个人。"

  "师姐,这你可怪不得师父,要是你愿意留在武校,师父也会教你的。"杨帅无奈的笑道,苏南霜也算是练武的奇才,可却受不住武校的苦练,早早的就脱离武校去外面闯荡,这才导致武艺不精。

  苏南霜也知道杨帅说的在理,再加上杨帅刚才的出手,她也不敢再有其他的动作,只能招呼杨帅坐下,给他倒了一杯水,这才认真的道:"小帅,师姐知道你想把武校发扬光大,你提的事师姐也可以答应,不过有一个条件。"

  杨帅有个梦想,那就是把武校发扬光大,传播练武的精神,而他这次来找苏南霜,为的就是拉一些投资,不过他也想到,苏南霜是个生意人,肯定会提条件,干脆的说:"师姐,你说吧,只要不违反师父的规矩,我都可以答应你。"

  "我想让你帮我保护一件东西,只要将它安全送达客户手中,我就答应你,并且多拿一成做你的辛苦费。"苏南霜认真的说道,这是她早就想好的事情。

  而她刚才之所以逗弄杨帅,就是为了逼的杨帅出手,检查一下杨帅的实力,不过现在看来,杨帅的实力超乎她的想象,绝对能够完成这个任务。

  苏南霜知道师父的规矩,她既然这么说了,肯定不会违背,杨帅也没有多问,豪爽的道:"没问题。"第2章 恶搞师姐

  "师姐就知道,小帅是最乖的。"好不容易达到了目的,苏南霜不禁咯咯笑了起来。

  也不怪她兴奋,要知道这笔买卖,她的利润虽然不大,可如果一旦做成的话,明珠的名声就能大范围的传播,这无形中带来的利益,就能让她的利润翻几番。

  不过她始终是见过世面的,很快就镇定下来,媚笑道:"小帅,那你休息一会,咱今晚就做正事。"

  "师姐,不是吧?我这才刚过来,你怎么也得让我休息一天啊?"杨帅不爽的喊道,就算答应了苏南霜,可也没必要这么着急吧。

  "没办法,师姐这边着急,小帅辛苦辛苦,等事情做成了,师姐好好犒劳你。"苏南霜兴奋的笑着,不过她这话里满是歧义,要不是知道她的性格,说不定还真就上当了。

  杨帅无奈的摇摇头,他也只是这么说说而已,在武校苦练十三年,赶路这点辛苦,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接下来,苏南霜给杨帅安排了一间休息室,还特意找了个美女伺候他,临走前,她笑着对美女道:"小青,要把小帅伺候好了哦。"

  小青也就二十岁左右,看上去有些怯懦,听到苏南霜的话,小脸顿时变得通红,脑袋更是埋进了胸前,但还是点了点头。

  苏南霜可不在乎这些,坏笑着拍拍杨帅的肩膀,低声道:"小帅,好好休息哦,小青可是什么都能陪你做的。"

  她说话的时候,故意对着杨帅眨眨眼,那眼神中的意思,只要是个男人就能明白。

  不过杨帅却毫无反应,这肯定又是苏南霜安排的。

  等到苏南霜走了,杨帅还在腹诽:小青,你咋不直接把白素贞找来啊?

  他根本没有把苏南霜的话放在心上,正准备躺在沙发上休息呢,可小青却来到他身边,红着脸弱弱的说道:"小帅,咱们先去洗澡吧。"

  这话说出来,小青的脸蛋直接红到了耳根,表情更是有些害怕,但看向杨帅的眼睛,却满是坚定。

  "我操,不是吧?"杨帅直接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敢情苏南霜这是玩真的啊。

  他震惊之余,赶紧对着小青摆摆手,着急的道:"小青,你别听我师姐的,她就是在那起哄呢,你忙你的就好,我休息一下。"

  可是他这话说出来,小青竟然直接哭了起来,抽泣着道:"是我长的太丑了么?"

  "没有,没有。"杨帅赶紧摇头,说句实在话,小青不仅不丑,反倒是长的特别漂亮。

  不输于苏南霜的身材,再加上那清纯的脸蛋,反倒更能引发男人的保护欲。

  如果说苏南霜是床上的尤物,那小青就是邻家的小妹,惹人疼惜爱怜。

  杨帅也是个正常男人,也有男人该有的情感和冲动,可让他直接对小青下手,他还真做不到。

  他招呼小青坐下,认真的说:"小青,我不是嫌弃你,只是你也知道我师姐的性格,她这就是开玩笑呢,你别当真,如果她事后敢找你麻烦的话,我帮你收拾她。"

  杨帅是真的想收拾苏南霜,他恨不能将苏南霜直接给压倒,狠狠的揍她的屁股。

  一直跟在苏南霜身边,小青也知道苏南霜的行事风格,顿时止住了哭泣,而杨帅还看到了她神态中的轻松。

  他心里忍不住把苏南霜给骂了一遍,这么好的姑娘,万一遇到个禽兽,这辈子岂不是都要毁了。

  杨帅不知道的是,苏南霜正是了解他的性格,所以才特意这么安排的。

  话说开了,杨帅这才轻松下来,转而躺在沙发上,舒服的睡了过去,而小青就在旁边伺候着。

  到了晚上八点,杨帅才从睡梦中醒来,而苏南霜早就在旁边等着了,至于小青则不见了踪影,想来是忙自己的去了。

  看他醒来,苏南霜笑着凑过脸来,满是暧昧的道:"小帅,看来你没少辛苦啊?怎么样?做男人的滋味不错吧?"

  说起这事杨帅心中就有气,猛地翻身压住苏南霜,咬牙道:"师姐,你要是真想让我尝尝做男人的滋味,不如你亲自伺候我吧。"

  说话的时候,杨帅就往苏南霜的脖子后面摸去。

  苏南霜吓了一跳,着急的道:"小混蛋,你要做什么?"

  也不怪苏南霜害怕,要知道杨帅摸到的可是天柱穴,平常给女人按摩这里,就能引发那方面的欲望,比吃春药还管用,更不要说杨帅深谙点穴手法,要是被他给点一下,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师姐,不是你要让我尝尝做男人的滋味吗?"杨帅坏笑一声,手指就点了下去。

  苏南霜差点被气死,她还真怕这小混蛋做出点出格的事情来,不过她很快就顾不上这些,一股邪火在体内窜烧,妩媚的丹凤眼瞬间被春意遮盖,俏脸的脸蛋更是红的快要滴出水来。

  那股邪火越烧越旺,苏南霜忍不住想要撕开自己的衣服,但她的理智还在坚持,同时紧紧的咬着嘴唇,她生怕一开口,就发出羞人的声音。

  "师姐,你好好休息一下,咱们一会再去做事。"杨帅达到目的,坏笑一声,赶紧跑出了休息室。

  能够教训苏南霜,让他心里前所有为的畅快,同时又有些可惜,苏南霜这么漂亮的女人,要是能平常一番,那该多爽啊。

  不过这想法刚冒出来,就被杨帅给甩开了,苏南霜那种女人,还是少招惹的为好,不然早晚要精尽人亡。

  而此刻在房间里面,苏南霜再也忍受不住,双手攀上了自己的身体,嘴中也发出羞人的声音,那声浪一波强过一波,杨帅都听不下去了,赶紧跑到旁边等着。

  大约过了二十几分钟,休息室的门才被打开,苏南霜发丝凌乱,衣衫不整的走了出来,她远远的看到杨帅,丹凤眼中差点冒出火来,怒吼道:"杨帅,我杀了你。"

  苏南霜是个火爆的性子,说着话就扑了过来。

  她真是快要气死了,她虽然平常行事有些过分,但骨子里的思想却很保守,一个女人在外打拼这么多年,却还能守身如玉,确实非常不易。

  可今天杨帅的做法,却是把她内心最深处的欲、火给勾了出来,想起刚才做那羞人的事情,苏南霜羞愤的想要自杀。

  而这罪魁祸首就是杨帅,苏南霜舍不得自杀,所以只能把火气撒在杨帅身上。

  看着暴怒的苏南霜,杨帅吓了一跳,着急的说:"师姐,你别冲动,我错了还不行吗?"

  "小混蛋,说什么都没用,受死吧。"苏南霜正在气头上呢,哪还听的进去这些,将在武校学的那些都施展了出来。

  刚做了那样的事情,已经很对不起苏南霜了,杨帅也不好还手,只能不断躲藏,可苏南霜却不愿罢休,在后面紧追不舍,杨帅也是没办法,沉声喝道:"师姐,快停下,不然我可就不客气了。"

  "小混蛋,你还想怎么不客气?"苏南霜气狠的吼着,这小子对她就没客气过。

  杨帅被问的无言以对,可他实在不想被追着打,趁说话的时间,脚下闪动,猛地来到苏南霜身后,伸手在她肚子上点了下去。

  苏南霜的身体顿时软了下去,她气急败坏的吼道:"小混蛋,你就不能换一招吗?"

  杨帅也很无奈,他不能对苏南霜出手,所以只能点穴了,看着火大的苏南霜,他尴尬的蹲下身子,苦笑道:"师姐,咱别这样,你不是说要做正事嘛,咱还是赶紧去吧,不然耽搁了你的事情可就不好了。"

  做了这种事情,杨帅不管怎么解释都很无力,所以只能转移话题。

  提起正事,苏南霜顿时着急起来,娇喝道:"小混蛋,还不给我解开,耽误了我的正事,就算追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找你算账。"

  "师姐,那咱可说好了,我给你解开可以,但你不能再动手了。"杨帅犹豫着说道,他还真是被苏南霜给搞怕了。

  苏南霜哪还顾得上这些,丹凤眼瞪着他,怒声道:"少废话,快解开。"

  杨帅也怕耽误了事情,赶紧给苏南霜解穴,幸好此刻有正事要做,苏南霜也不再纠缠,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你在这里等我,我先去换件衣服。"

  话说完,苏南霜转身就走了,不过走路的时候,她双腿还有些发软,尤其是双腿间那凉飕飕的感觉,让她羞愤欲死,但却拿杨帅没办法,只能在心里狠狠的诅咒。

  好不容易解决了苏南霜,杨帅也不敢胡来,乖乖的在外面等着。

  苏南霜怎么也是练过武的,而且做事雷厉风行,很快就换好了衣服,火红色的紧身长裙,将那玲珑有致的身材完全勾勒出来,两侧都开着长长的叉,行走间偶尔露出的两条白嫩美腿,看的杨帅直咽口水。

  "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苏南霜来到杨帅面前,羞恼的瞪了他一眼,凶狠的说道。

  "师姐,你打扮这么漂亮,可不就是给男人看的吗?"杨帅坏笑一声,肆无忌惮的品赏着苏南霜的身材。

  啪!

  苏南霜直接在他脑壳上拍了一把,没好气的道:"你在武校这些年,难道就学了这些?"

  话虽这么说,苏南霜心里还是很高兴的,只要是个女人,就喜欢别人夸赞她的身材。

  说实话,和苏南霜相处时间不长,杨帅还真有些喜欢这种感觉,他还准备口花花两句呢,可苏南霜根本不给他机会,着急的道:"快点走,被你这么一打搅,时间都快来不及了。"

  要做正事了,杨帅也不敢马虎,跟着苏南霜来到外面,早就有二十个保镖等着了,苏南霜站在众人面前,小手一挥,道:"出发。"

  苏南霜武校出身,而且又是做安保的,手下的人都训练有素,听到她的话,有序的上车,苏南霜则带着杨帅上了自己的车。

  坐在苏南霜的车上,那淡淡的香味,让杨帅顿时有些心猿意马,不过苏南霜很快就开始交代任务了,认真的说:"小混蛋,今晚你机灵点,要是搞砸了我的事情,你的事就别想了。"第3章 我叫杨帅

  苏南霜依旧没有消气,虽然在安排任务,但语气中却满是怒火。

  杨帅尴尬的点点头,他知道苏南霜心中有火,干脆就在旁边做起了傻子。

  苏南霜开车来到苏市珠宝展览厅,条理清晰的安排工作,二十个保镖都有了自己的岗位,她则拉着杨帅来到最中心的位置,指着单独的玻璃柜,认真的道:"小帅,一会你就守在这里,哪怕天塌了,也不能让里面的东西出现意外。"

  "师姐,你就放心吧。"杨帅认真的回道,别看他平常大大咧咧的,可一旦做起正事,那也是绝不含糊的。

  苏南霜今晚的任务,就是保证部分珠宝的安全,至于剩下的一部分,则是由另一家保镖公司负责,这让苏南霜很不爽,但也格外看重这次任务。

  如果她能够出色的完成,而对方若出了岔子,那在苏市,就没有人能和她抢生意了。

  她有太多事情要做,所以安排完事情就去忙了,而杨帅闲着没事,就在展厅转悠起来。

  在他无聊的时候,各种明亮的珠宝被送进展柜,在明亮的灯光照耀下,显得格外耀眼,而在最中心的展柜中,一条项链安静的躺着。

  蓝色珊瑚石上,镶嵌着十八颗耀眼的钻石,每一颗都足有五克拉,尤其是最中间的一颗,足有十克拉之重,再加上国际大师出手,这件珠宝不说价值连城也差不多了。

  看着展柜中的项链,杨帅不禁喃喃感叹道:"这些有钱人就是奢侈,奶奶的,就算给我一颗钻石也行啊。"

  话虽这么说,但他却没有大意,目光犀利的在周围扫视,生怕珠宝出了一点问题。

  到了晚上九点半,展会正式开始,苏市有头有脸的人纷纷出现,他们穿着整齐的西装,身旁是穿着妖艳的女伴,和这些人相比,杨帅的校服真是土的要死。

  但杨帅可不在乎这些,眼神在人群中飘荡,尽情欣赏着眼前的美色盛宴。

  在他的注视中,一道靓丽的身影忽然闯入视线,这女人一条黑色的鱼尾长裙,蕾丝做的裙摆,行走间隐约能看到里面两条嫩白的美腿,黑与白的搭配,格外的吸引眼球。

  紧身的裙衣,将那近乎完美的身材完全勾画出来,薄纱做的肩带直连到胸前,让那深邃的事业线清晰可见。

  乌黑的秀发烫着大卷,随意的披散在肩上,随着步伐的迈动缓慢起伏,一双漂亮的桃花眼直视前方,诱人的红唇噙着笑意,整个人都展现出一股自信。

  这样的女人,始一出现就吸引了所有异性的目光,不过在众人的目光中,女人迈着优雅的猫步,直接来到杨帅身边,伸手攀上了他的胳膊。

  看到这种场景,很多男人都满脸遗憾,可是紧接着,他们腰间就受到了女伴的袭击,吓得他们赶紧转移注意力。

  而此刻在最中心的位置,杨帅还没从震惊中缓过神来呢,就听身边的女人娇滴滴的道:"你这个死鬼,吃了人家就想跑,这次我看你跑到哪里去?"

  女人话中的歧义太大,吓得杨帅赶紧挣脱出来,无奈的道:"我说美女,你认错人了吧?"

  "死鬼,你就不能换个把戏吗?每次都用这一招。"女人羞恼的瞪了他一眼,紧接着双手攀上他的脖子,略带委屈的道:"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好,你才想要离开我?"

  "如果真是我哪里做的不好,你可以说嘛,我求你,求你不要离开我。"说话的时候,女人眼角就泛起了泪水。

  面对这种场面,只要是个男人,就想要将女人揽进怀中,温柔的疼惜,杨帅也不例外,可是他刚伸出手,忽然瞥见了女人胳膊下面的纹身。

  那是一只红色的蝎子,映衬着女人白嫩滑腻的肌肤,更让她多了几分妖艳,可杨帅的目光却冷了下来。

  在他的印象中,只有一种人会有这种纹身,那就是盗门弟子。

  所有的事情都明白了,这女人之所以靠近杨帅,为的就是展柜中的珠宝,杨帅干脆将计就计,双手搂住女人的腰,并且向下探去,坏笑道:"你这么美,我怎么舍得离开你呢,我这不是有事嘛。"

  感受到杨帅的动作,女人身体明显一僵,不过她很快就放松下来,眼中闪过一丝得意,紧贴着杨帅的身体,娇声道:"算你有良心,不过你有什么事要忙啊?"

  两人身体紧贴在一起,杨帅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女人身上的柔软,他爽的差点大叫出来,但表面前却抬起女人的下巴,笑道:"当然是给你这个小妖精买珠宝啊,你看看这里的珠宝,多好看啊。"

  女人眼珠子转动,拉着杨帅来到中央展柜,撒娇道:"那我要这个,你给我买了。"

  说话的时候,女人似乎被眼前的项链吸引,弯腰仔细的观看,可实际上她的手,却是在破解上面的安全锁。

  此刻没有人注意这边,只有身旁的一个色狼,女人心中别提多得意了,可她的手刚碰到锁,忽然就被杨帅给拉住了,同时杨帅那坏笑声也跟着传来。"美女,如果你想要偷人的话,我乐意奉陪,可如果是偷东西的话,那就不好意思了。"

  女人诧异的抬起头来,刚好看到杨帅清澈的眼神,哪还有一点刚才的好色,她顿时明白了,杨帅就是在扮猪吃虎呢,还故意占了自己便宜。

  想到被杨帅摸了屁股,女人就气的要死,咬牙低声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哦,忘了介绍了,我今晚是这里的保镖。"杨帅这才醒悟过来,认真介绍自己的身份。

  "混蛋,你故意的是不?"女人顿时火了,原来杨帅早就知道她的目的,可竟然还敢占她便宜,这不是故意玩她呢?

  身为盗门得意弟子,女人一向高傲,哪受得了这种委屈,她火大的不行,连自己的处境都忘了,对着杨帅就一脚踢了过去,娇喝道:"流氓,去死。"

  杨帅早就防备着呢,看她出手,身体闪动,一把拖住女人的脚踝,同时眼神瞥向女人裙底,坏笑道:"美女,你走光了。"

  女人脸色一红,想要抽回脚,可杨帅抓的很死,她根本抽不出来,只能怒喝道:"流氓,你快放开我。"

  可是杨帅却不为所动,轻笑着看向女人,讥诮道:"盗门传承这么多年,难道现在的弟子就如此不堪吗?"

  听到杨帅提起盗门,女人终于变了脸色,沉声道:"流氓,你到底是什么人?"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如果你想报仇的话,大可以来找我,我叫杨帅。"杨帅认真的回道,他能接受女人报仇,但却不愿报出家门,因为他不想给师父惹麻烦。

  "流氓,我现在就杀了你。"女人娇喝一声,手腕转动,一小块锋利的刀片出现在手中,直接往杨帅脖子上划来。

  杨帅知道盗门的厉害,哪会没有防备,猛地在女人脚上一推,冷笑道:"你先别急着动手,还是想想你要怎么逃出去吧。"

  被杨帅推了一把,女人顿时站立不稳,踉跄着差点跌倒,她好不容易站稳,紧接着就要出手,可听到杨帅的话,再往周围一看,脸色一变,再也顾不上杨帅,转身逃进了人群。

  女人刚走,十几个佩戴整齐的保镖就赶了过来,这些人杨帅并不认识,他心中暗叹一声。"看来师姐混的也不是很好啊。"

  这些保镖可没他那么多想法,他们为首的是一个壮汉,高高隆起的保安服,展示着他坚实的肌肉。

  此人名叫孙虎,乃是铁盾安保公司的王牌,而铁盾安保公司也是苏南霜的死对头。

  孙虎看到女人逃走,恼怒的来到杨帅面前,怒道:"混蛋,你为什么要放走他?"

  身为铁盾安保的王牌,孙虎刚过来的时候,就了解了今晚的安保情况,知道杨帅是苏南霜请来的,不过他以为杨帅只是个小角色,所以才敢这么呵斥。

  可杨帅却丝毫不动气,转而来到孙虎面前,轻笑着说:"混蛋是在骂我吗?"

  "骂的就是你。"孙虎怒声说道,他看看嘈杂的人群,女人早就不知逃到哪里去了,气得他怒骂道:"混蛋,你竟敢放走贼人,我这就告诉展会负责人。"

  "看在你承认自己是混蛋的份上,之前的事我不跟你计较,如果你再敢出言不逊,小心你的臭嘴。"三番两次被人骂作混蛋,杨帅也是火了,沉声喝道。

  "你……"孙虎这才明白杨帅刚才话里的歧义,他气的脸色涨红,怒喝道:"王八蛋,给我去死。"

  孙虎直接就要出手,可是杨帅却先他一步出手,直接两巴掌甩了过去。

  啪啪!

  清脆的巴掌声在展厅响起,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都诧异的向这边看来。

  孙虎更是差点被气死,他是安保公司的王牌,就算老总见到他,也会客客气气的,何曾被人这般对待,他怒火上涌,直接选择对杨帅出手。

  别看他脑子有些不好使,但手上的功夫确实不弱,尤其是那一套硬拳,让人不敢撄其锋芒,可杨帅却是个异类,他选择和孙虎硬碰硬。

  两人的拳头在空中猛地撞在一起,沉闷的肌肉碰撞声中,伴随着后退的脚步声。

  再放眼看去,孙虎直接退了十几步,最后干脆倒在了地上,反观杨帅,却是一步未动。

  可孙虎刚跌倒,杨帅就动了,他迅速来到孙虎身边,一脚踩在他脸上,沉声道:"嘴巴给我放干净点,不然下次老子帮你撕了它。"

  "那你最好连我也一起撕了。"杨帅的话音落下,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冷喝,回过头去,一个精瘦的中年人,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正满脸恼怒的瞪着杨帅。

  这边的动静太大,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过来,而在展厅的外面,逃走的女人却得到了机会,她趁乱打开了几个展柜,拿走了大量的珠宝。第4章 常山童门

  中年人一脸的怒火,缓步来到杨帅身边,冷笑道:"奇兵的人都是这么不懂规矩吗?放走了小偷还敢打我的人,真以为苏市就你们一家独大了吗?"

  中年人名叫郭隆升,铁盾安保公司老总,通吃黑白两道,平常就算市里的要员也得给他几分薄面,可是他的话音刚落下,就听到一声响亮的娇喝:"奇兵有自己的规矩,我的人还轮不到你来教训。"

  这声音落下,苏南霜那俏美的身影就走了过来,在她身边,还跟着一个老头,穿着黑色的中山装,行走间一股上位者的气势含而不发,一看就不是一般人。

  被人当面呵斥,郭隆升气的脸色发青,怒喝道:"苏南霜,你不要太过分了。"

  "郭总,这话应该我对你说吧?"苏南霜冷笑一声,丝毫不在意火大的郭隆升,转而看向身边的老头,恭敬的道:"韩老,这件事还是你来处理吧。"

  老头名叫韩德福,他不咸不淡的点点头,缓步来到杨帅面前,和蔼的笑道:"小伙子,你为什么要放走小偷啊?"

  早在韩德福出现的时候,杨帅就盯上了他,这老头虽然上了年纪,但行走间腿脚有力,步伐铿锵,绝对是个练家子,而且身手很不弱。

  面对韩德福的问话,杨帅不卑不亢的道:"首先声明一点,那女人是自己逃的,不是我放走的,而我今晚的任务是保护珠宝,所以不能去追。"

  "那你就眼睁睁的看着她逃走?"郭隆升恼火的喝道,他就是要快刀斩乱麻,将所有的罪责都推在杨帅头上,不然的话,就会变成他无理取闹。

  "我的任务是保护珠宝,如果我去追小偷,导致珠宝丢失,这个责任你来负吗?"杨帅冷声反问,他既然敢放走那女人,自然早就想好了说辞。

  郭隆升被问的无言以对,可他又有些不甘心,还想开口说话呢,韩德福却开口了,他拍拍杨帅的肩膀,赞赏的道:"小伙子,你很不错。"

  简单而又中肯的评价,谁也不知道韩德福这话里的意思,他转而看向人群,朗声道:"各位,这里只是一点小意外,现在已经没事了,请大家不要介意。"

  身为展会的主办人,韩德福在苏市有着很高的威望,听他这么说,围观的人纷纷散去,接着在展厅中观看珠宝,更有人准备去交易。

  而韩德福则接着说道:"小苏,小郭,你们都去忙吧,今晚的事,你们给我个面子,就别计较了。"

  有韩德福发话,郭隆升也不敢再说什么,他正准备转身离开呢,可后面却有一人着急的跑过来,对韩德福说道:"韩老,不好了,南区的珠宝丢了十几件,损失惨重。"

  展会分为南区和北区,而南区正是郭隆升负责,他一听这话顿时慌了,而韩德福脸色一沉,盯着郭隆升怒喝道:"郭隆升,你做的好事。"

  郭隆升吓得身体一哆嗦,赶紧就要道歉,可却被韩德福给拦住了,他沉声喝道:"今晚的事你最好给我一个交代,不然就给我滚出苏市。"

  这话可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留,偏偏郭隆升不敢反驳,带着自己的人就去处理事情了。

  出了这么大的事,苏南霜也不好袖手旁观,不过她在离开的时候,暗中偷偷对杨帅竖了个大拇指。

  展会丢了珠宝,这消息很快散播开来,大家纷纷猜测出手之人是谁,只有杨帅无所谓的守在展柜旁边,正如他所说,他今晚的任务就是保护珠宝,其他的事都与他无关。

  因为丢珠宝的事情,展会不得不中止,韩德福出动了大量人马查找盗贼,苏南霜也跟着忙活,但她却交代杨帅先带人回去,说她晚点会回来。

  杨帅带人离开,在路上的时候,身边的保镖都兴奋的夸他,奇兵和铁盾矛盾已久,但双方实力均衡,谁也不敢率先挑起矛盾,可杨帅今天打了孙虎,就等于打了铁盾的脸,着实给奇兵出了一口气。

  杨帅也和大家玩闹,这些都是一群直爽的汉子,和他们在一起,杨帅忽然有一种回到武校的感觉。

  他忽然想到了一个事情,武校之所以会没落,就是因为大家在毕业之后,没有一个好的出路,可如果能和安保公司联合起来,这样武校的发展速度将要提升很多。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就再也遏制不住,可苏南霜却不在,要是她在的话,杨帅就能和她商量一下。

  不过现在看来,他只能先憋着了。

  杨帅回到安保公司的时候,已经晚上十二点了,他干了一天的路,又忙活了半晚上,也累的够呛,干脆就在休息室睡觉。

  第二天早上,他睡的正香呢,忽然感觉鼻孔痒痒的,同时一股清香传来,他迷糊的睁开眼睛,刚好看到苏南霜那双妩媚的眼睛。

  杨帅吓了一跳,赶紧从床上跳起来,等看清苏南霜的身影,这才没好气的道:"师姐,大清早的你是要吓死我啊?"

  "我长的有那么吓人吗?"苏南霜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笑呵呵的在床边坐下,娇声道:"这么多年了,你这赖床的毛病怎么还在啊,我记得当年为这事,你可没少被师父打屁股。"

  说到高兴处,苏南霜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

  她笑得花枝招展,胸前的傲人之物也跟着颤动,这大清早的,杨帅看到这些顿时不淡定了。

  不过他也知道苏南霜的厉害,天晓得苏南霜是不是故意的,只能无奈的道:"师姐,你能不能先出去下,我还要换衣服呢。"

  "换就换呗,你还怕被我看啊?"苏南霜无所谓的笑着,眼神却充满挑衅的飘向杨帅下面。

  有这样的师姐,杨帅真是满心的无奈,他脸色一变,沉声道:"师姐,你再这样我可就不客气了。"

  苏南霜吓了一跳,她可清楚杨帅的手段,再也不敢开玩笑,站起来往外面走去,不过临走前,她还娇笑道:"小帅,如果你需要帮忙的话,可以喊师姐哦。"

  这娇媚的话语,听的杨帅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他好不容易站稳,直接就向外面扑去,不过苏南霜早有准备,说完话就逃了出去。

  看着关上的房门,杨帅满心的无奈,这都叫什么事啊,刚起床就被撩的满身火气,偏偏还无处释放,最后他只能冲进卫生间,痛快的冲了个澡,然后才穿好衣服去外面吃早饭。

  作为公司的大功臣,苏南霜早就给他准备好了早饭,看到他出来,笑着招呼他坐下,兴奋的说:"小帅,你昨天真帅,师姐真是好久没这么高兴过了。"

  苏南霜虽然调皮了一点,但平常做事还是很靠谱的,接着认真的说:"展会还有六天就会结束,到时候师姐答应你的,一样都不会少。"

  她现在可真是春风得意,出了昨天的事情,铁盾的名誉注定受损,而她就可以趁机大力发展业务。

  "师姐,这个先不急,我有事找你商量。"被她这么一说,杨帅昨天的想法再次冒了出来,着急的道。

  两人都是在说正事,苏南霜也没有玩闹,杨帅直接就把想法说了出来,而苏南霜听的眼睛直冒光,兴奋的道:"小帅,这个主意好啊,以后我就不用费心去找人才了,等武校那边学生毕业就行,而且还能帮上武校,师父知道了一定会很开心的。"

  苏南霜是个生意人,很快就明白了其中的好处,别看她现在风光无限,但为了公司的这些保镖,她不知道废了多少力,可如果用杨帅的办法,这些麻烦都省去了。

  不过她很快就神色一暗,有些丧气的道:"不过我这公司太小,恐怕也容不下那么多学生。"

  这话可说在了点子上,苏南霜的安保公司,一共也就五十几人,而武校每年有好几百的毕业生,她这边根本容纳不下。

  杨帅可不在乎这些,笑着说:"这还不简单,我帮你把公司发展起来。"

  "小帅,你说真的?"苏南霜激动的问道。

  杨帅认真的点点头,这问题他也想到了,所以也早就有了对策。

  "哇,正是太好了。"看他答应,苏南霜兴奋的直接跳了起来,激动的在杨帅脸上亲了一口。

  不是她大惊小怪,要知道杨帅虽然年龄不大,但他从小就在武校长大,尽得师父真传,自身实力在师兄弟之中可是最厉害的,如果能让杨帅留下的话,她有信心将安保公司迅速发展壮大。

  摸着脸上被亲过的地方,再看苏南霜兴奋的样子,杨帅指着自己的大嘴,不满的道:"师姐,下次你要亲的话,记得亲这里。"

  "哼,你想的倒美。"苏南霜娇哼一声,干脆不再理他,专心的吃饭。

  等到一顿饭吃完,苏南霜直接就去工作了,她现在有了杨帅帮忙,再加上郭隆升那边刚经受打击,正是大力发展的好机会。

  杨帅闲着也是没事,干脆就去了公司后面的训练场,和公司的保镖一起训练。

  经过昨天的事情,杨帅的威名早就传遍了公司,此刻看到他过来,大家纷纷过来打招呼,并且想要杨帅教大家几招。

  对此杨帅也没有拒绝,他要让安保公司发展壮大,就必须得和下面的人打好关系,可是他刚摆了个起手式,身后忽然有一种危机感。

  他诧异的回过头,却看到在安保公司后面的小树林,一道黑影站立,这黑影和杨帅对视,猛地甩手,一把小刀直接飞了过来。

  这小刀来势汹汹,目标直指杨帅身边一人,杨帅身体一动,竟然迎着小刀跑了过去,他在路上的时候,顺手接过小刀,径直追向树林中的黑影。

  可是黑影看到他接住小刀,一个闪身,就消失在了小树林中。

  对方这是有备而来,杨帅根本追赶不及,只能停下,他好奇的拿出小刀,在上面竟然还沾着一个纸条。"常山童门,今晚常青山不见不散。"第5章 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纸条上的话语虽然简单,可杨帅的脸色却凝重起来,只因为纸条上的字,宛若铁钩银划,而且笔力苍虬,一眼就能看出对方的实力。

  杨帅不禁有些疑惑,对方深知他的底细,可他刚从武校出来,根本没有得罪什么人,要说敌对的话,盗门那个女人倒是有可能,可盗门以速度和手法为主,很少修习武功,应该不会有这么厉害的高手。

  难道是苏南霜的对手?那也不应该啊,如果对方要找苏南霜的麻烦,不应该来找他啊。

  杨帅一时间有些想不明白,而就在这个时候,周围的保镖也赶了过来,他们来到杨帅身边,担忧的问道:"小帅,刚才那是什么人?"

  对手实力强大,而且身份未知,杨帅不想扰乱军心,轻松的笑道:"我的一个朋友,他向来这么惯了,大家不用管他,我先去处理点事情。"

  通过和杨帅的相处,大家都知道他出身武校,而且有一个特别的师父,所以也没怀疑什么,各自就去训练了。

  杨帅手中捏着纸条,转身回到了休息室,他也不想让苏南霜知道这件事情,苏南霜表面上风光,手下还有五十几个保镖,可这些人对真正的高手来说,根本不算什么,而且杨帅也不想给苏南霜惹麻烦。

  他想不通对方的身份,干脆也就不再去想,正准备看会电视呢,可休息室的门却忽然被推开,小青仓惶的跑进来,着急的道:"小帅,郭隆升把苏姐堵在了办公室,你快去看看吧。"

  杨帅一听顿时着急起来,他顾不上多说,直接就冲了出去,来到苏南霜的办公室外面,两个保镖正在看门,他们看到杨帅过来,沉声喝道:"站住,我们郭总正在里面谈事情,你不能进去。"

  "滚开。"杨帅担心苏南霜出事,哪还顾得上这些,暴喝一声,猛地出手,双臂伸出,直接点了两个保镖的穴道。

  他接着就要冲进去,可是门却从里面反锁了,他也不管这些,直接把门撞开,冲进去喝道:"郭隆升,你他妈有事冲我来,找个女人算什么本事?"

  而此刻在办公室里面,四人紧逼苏南霜,旁边更有郭隆升虎视眈眈,苏南霜在武校本来就时间不长,此刻面对四人的围攻,败退只是时间问题。

  可杨帅的出现,顿时打破了这种局面,趁郭隆升的人发愣的时间,苏南霜赶紧逃到杨帅身边,冷声道:"小帅,你来的正好,今天我们姐弟一起对敌。"

  郭隆升等人这才反应过来,不过他既然选择了对苏南霜出手,就不会善罢甘休,正准备动手呢,可杨帅却开口了,他笑着拍拍苏南霜的肩膀,道:"师姐,你这是做什么?有客自远方来,咱们怎么也得待客有道啊。"

  苏南霜顿时愣住了,诧异的看向杨帅,郭隆升几人也是一样。

  不过杨帅可不在乎这些,他笑着来到孙虎面前,拍着孙虎的肩膀,轻松的道:"混蛋,你今天又来找我玩啊?"

  因为昨天那一茬,他是把混蛋认作孙虎的名字了。

  原本看他笑脸相迎,郭隆升还想看看他耍什么花样,可是他这一开口,顿时把矛盾给升级了,孙虎听到这称呼,直接就要出手。

  可是他还没来得及有所动作呢,就感觉四肢一麻,顿时瘫软在地上,可是那种酥麻的感觉却没散去,浑身如电击一般,孙虎出道这么多年,还真没见过如此怪异的招式。

  人对未知的东西总是充满了恐惧,孙虎惊恐的道:"混蛋,你对我做了什么?"

  "也没什么,就是让你休息会罢了。"杨帅轻笑一声,然后再次出手,制服身边的两个保镖。

  到了这种局面,郭隆升只剩下他和一个保镖,而杨帅和苏南霜一起,双方在人数上刚好持平。

  杨帅这才笑着看向郭隆升,道:"郭总,我想你应该很有兴趣和我谈谈的吧?"

  说实话,郭隆升杀杨帅的心都有,他之所以来找苏南霜,就是因为昨晚的事情,让他在苏市彻底的失去了立足之地,所以才想要拿下苏南霜,从而换取更大的利益。

  而昨晚的事情说白了,都是因杨帅而起,更可恨的是,这小子进门不到两分钟,却轻易解决了他三个保镖,这三人可都是他的王牌。

  郭隆升自知已经不是对手,但又舍不得三个王牌,只能咬牙道:"小子,说吧,你想要什么?"

  "郭总是个聪明人。"杨帅笑着竖起大拇指,笑呵呵的道:"不过大家谈生意嘛,还是坐下来谈为好,郭总,你说呢?"

  郭隆升此刻就是有再多的不愿,但也只能打碎了牙齿往肚里咽,恼怒的转身在沙发上坐下。

  杨帅拉着苏南霜坐在郭隆升对面,他没有急着回答郭隆升的问题,转而看向苏南霜道:"师姐,市面上像混蛋那样的保镖,大概值多少钱?"

  苏南霜被他这搞笑的话语惹的直笑,不过听杨帅这话,她就明白了杨帅的用意,她本身就是做安保行业的,自然了解行情。

  她也不用思考,娇声道:"孙虎这样的保镖,年薪在百万左右,而且有价无市。"

  "我操,这么多?"听到这个数字,杨帅吃惊的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孙虎那样的货色,年薪就能达到百万,那他如果去做保镖的话,还不得上千万啊?

  看到苏南霜点头,他这才压下心中的吃惊,笑着看向郭隆升,道:"郭总,明人面前不说暗话,如果我愿意的话,我能让他们一辈子都无法再动手,咱痛快点,三百万,你可以带走他们。"

  此刻在杨帅的眼中,郭隆升简直只肥羊。

  "杨帅,你别太过分了?"郭隆升顿时火了,孙虎几人是值这个价,可他在这几人的身上,却没有这么大的利润。

  甚至对他来说,孙虎几人就是装点门面的,不仅没有赚钱,他自己还得搭钱进去。

  "那好吧,就让他们彻底变成废人。"杨帅无所谓的耸耸肩,站起来就准备离开。

  "一百万。"郭隆升急坏了,咬牙报出了底价。

  不管怎么说,有孙虎几人在,能为他招揽不少生意,如果只是损失其中一人,郭隆升还能忍受,可一下损失三人,那简直就是要他的命啊。

  可是杨帅根本不理他,直接迈开了步子。

  "一百五十万。"郭隆升眼睛都快冒火了,但却不敢发作,他生怕杨帅还不满意,怒声补充道:"这是我的底线,如果再高的话,我宁愿不混这一行。"

  "那你就别混了。"杨帅淡淡的回了一句,说话的时间,他已经走到了门口。

  "两百万。"郭隆升的牙齿都快咬碎了,内心更是在滴血,两百万啊,相当于他半年的收入。

  "成交。"杨帅差点大笑出来,两百万啊,有了这笔钱,他就离自己的目标更近了。

  他生怕郭隆升反悔,着急的回到沙发上,从口袋摸出一张银行卡,笑着递给郭隆升,催促道:"郭总,那就转账吧。"

  这张卡是杨帅早就办好的,他要给武校筹集资金,所以单独办了一张卡,将筹集到的资金都存进去。

  郭隆升气的脸色发青,他出道这么多年,通吃黑白两道,还真没吃过这么大的亏,可形势比人强,他却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打电话转账。

  杨帅的卡开通了短信通知,等到银行的信息过来,他才兴奋的给孙虎几人解穴。

  这几人刚能活动,就着急的回到郭隆升身后,羞愧的喊了声郭总,可他们的目光却紧盯着杨帅,那眼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废物!"郭隆升喝骂了一句,直接就走了出去,孙虎几人不敢停留,也跟了出去。

  郭隆升比其他人看的透彻,杨帅刚才出手,虽然有偷袭嫌疑,但手法太过诡异,让人难以揣摩,为了不遭受更大的损失,他只能选择离开。

  这群人还没出门呢,苏南霜就兴奋的站起来,娇声道:"小帅,你那是什么招式,我也要学。"

  "这有什么好学的,其实刚才没我解穴,再过半个小时,他们的穴道就会自己解开。"杨帅无所谓的说着。

  而郭隆升听到这话,脚下一个趔趄,差点跌倒,幸好被孙虎几人给扶住了,不过他的脸色却很不好,恼怒的推开几人,回头恶狠狠的道:"苏南霜,今日之事我记下了。"

  "郭总,那你可要记好哦。"苏南霜笑呵呵的回道,她现在有了杨帅做帮手,可是什么都不怕了。

  而且这个有野心的女人,已经在盘算着,趁现在郭隆升金钱和名声受损,怎么才能把他的业务也抢占过来。

  郭隆升虽然心中有火,但却不能发作,怒哼一声就出去了,临走前杨帅还不忘补充一句。"郭总,有时间常来玩。"

  等到他们离开,苏南霜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兴奋,她直接扑向杨帅,挂在杨帅身上,高兴的道:"小帅,你真是太厉害了,师姐爱死你了。"

  说话的时候,她情不自禁的在杨帅脸上亲了一口。

  感受到那柔软的娇躯,杨帅心中一荡,伸手拖住苏南霜的屁股,坏笑道:"师姐,既然你这么爱我,那不如咱……"

  他故意没有把话说完,坏笑着看向怀里的苏南霜。

  苏南霜也是太兴奋了,此刻被杨帅这么一说,她羞得俏脸一红,赶紧就向挣脱出来,可杨帅却不肯松手,苏南霜顿时着急起来,羞恼的道:"小混蛋,你想对我用强是不?"

  被她那漂亮的丹凤眼盯着,杨帅不禁有些发虚,苏南霜这么漂亮,如果他真的碰了,那以后估计就再也不想下床了,为了不精尽人亡,他赶紧打消脑中龌龊的想法,把苏南霜松开。

  从杨帅怀中下来,苏南霜顿时松了一口气,知道杨帅的手段,她还真怕杨帅对她做点禽兽的事情。

  可是紧接着,她却有些怅然若失,杨帅这么轻易就放过了她,难道她的魅力不行吗?

  要是被杨帅知道她这想法,肯定会摇头感叹: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怒龙》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422.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