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梦若盛开军少自来》司徒烬沈君梦苏茂生秦慧雅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梦若盛开军少自来》司徒烬沈君梦苏茂生秦慧雅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一章 如此相见

  梦若盛开军少自来

  我在民政局的门口等了两个小时,还没看见苏茂生的影子。

  于是我打了个电话。

  苏茂生接电话的时候明显在喘气,我立刻问他怎么了,是不是哮喘犯了。

  他说不是,我问他是不是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他忽然沉默了,过了一会他跟我说一会过来。

  苏茂生是我大学时候的男朋友,我和他在一起四年了,读大学的时候苏茂生的条件不是很好,我父母本身不同意我们在一起,倒不是因为钱,主要是觉得苏茂生的人不够大气。

  但我坚持,最后还是在一起了。今天是我们登记注册的日子。

  又等了一个小时,苏茂生终于开着我和他新买的奥迪车来了。

  这辆车一百多万,本来不想买这么贵的,但他说可以赚回来,谈业务也需要,我才拿钱买的。弄的我身上都没有几千块了。

  车子停下,苏茂生从车上推开车门下来,打扮的很精神,穿了一套黑色的修身套装,他长得就不错,这么一看,立刻鹤立鸡群。

  我看他来了,立刻摆了摆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并没多看我,反而是转身去了车子后面,拉开了车门。

  一个女人从车上下来,穿着白色的鱼鳞小包身短裙,水晶高跟鞋,手里握着一个白色水晶包。头发是散开了,像是个电影明星一样。

  我一下没反应了,这是怎么回事?

  苏茂生把手搂在她身上,推上车门带着她朝着我走了过来,一时间我彻底的呆住了。

  慧雅?

  秦慧雅是我大学同学,和我一直不错,平时有什么事情我们都会聊聊的。可眼前是怎么回事?

  "君梦,我已经决定了,你要的是婚姻,而我的事业才刚刚起步,我给不起你婚姻,慧雅跟我在一起,什么都不想要。"

  我感觉脑袋被雷劈了一个坑,木头一样看着苏茂生和秦慧雅。

  "君梦,其实我喜欢茂生很久了,但是我不能做对不起你的事情,昨晚茂升喝醉了,我们就……对不起!"

  "……"

  我能说什么,人家都摊牌了。

  苏茂生什么都没有的时候她怎么不要,现在有头有脸了,她来了,那我是什么?垫脚石还是擦脚步?

  我抬起手给了秦慧雅一巴掌,这也是她应得的。

  但她没站稳,跌倒了。

  苏茂生二话不说推了我一把,怒吼着:"你干什么?慧雅昨晚没休息,你要害死她么?"

  "一晚没休息?没休息是和你上床了么?"我大喊着。

  "茂生,是我的错,你别怪君梦,都是……"

  "秦慧雅,你装给谁看?你说他喝多了,你也喝……"

  啪的一声,苏茂生给了我一巴掌,我愣愣的没反应,手捂着脸。

  苏茂生大声说道:"沈君梦,你太令我失望了。"

  那一刻,我瞬间清醒了。

  所有的悲痛都化成了力量,把一边那老大爷的折叠凳一把抢了过来,不管三七二十一朝着苏茂生的头上打去。

  秦慧雅吓得躲到了车子后面,苏茂生抱着头给我打。

  打够了,也累了,苏茂生也头破血流。我接着又把奥迪车砸了,新车我还没坐过,何必留个渣男贱女呢?

  他看着我,发着呆。

  砸完,我笑了笑。

  "人生如若只是初见,那该多好。"

  说完我扬长而去。

  甩开了负心汉,我都没回家,跑到酒吧去买醉,喝了半个晚上的酒,结果喝到兴致,看到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不错,主动勾引了一下,谁知道他就上了钩,结果我们就滚到了床上。

  可我还是第一次,可想我有多痛苦,但在酒精的麻醉下,什么事还不总有第一次。

  一次结束,这一整个晚上他都在陪着我滚床单,至于滚了多少次,我已经不记得了。

  只是早上起来一看他那张完全陌生的脸,吓得我马上逃了出来。

  也是我倒霉,平生就做了那么一次不该做的事情,结果肚子真争气,竟然鼓起来了。

  还不到两个月就开始孕吐,可以说,我是医院里面孕吐最严重的,严重的一回我差点死过去。

  我也想过把孩子打掉,问题是现在做个人流一万多块,要人命似的,我又没有钱。

  去小地方我自己也不放心,我爹妈生我一回,就是被人糟蹋的?

  翻来覆去的想,养活一个孩子或许没有那么难,如果我就这么一个人单着,生个孩子也是依靠。

  谁知道那么倒霉,去医院做检查会遇见一个叫司徒光的老头,非说我是他孙媳妇,死活把我带了回去,到了他家我才知道,原来那晚跟我滚床单的人就是他孙子司徒烬。

  结果可想而知,老头子一口咬定我怀的孩子是他孙子司徒烬的,而且已经观察我两个月了,保证我没有和其他的男人有过接触,最多是产检的时候遇见几个陪孕妇去检查的。

  我有些紧张,倒不是担心别的,实在是司徒家的条件太好,到处都是气派,他家还住着很奢侈的别墅。

  外面还有军用车,挺吓人的。

  电视里说现在当兵的都有洁癖,喜欢玩那东西,甚至同性的都有。

  这种人,杀了我不是很简单。

  就算不杀了我,打掉孩子呢?

  但是司徒烬坐在我对面,大刀阔斧似的,双手握在一起,大长腿双腿垂直,黑漆漆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我,看的我浑身不舒服。

  我始终不敢抬头去看,他怎么那么看我?

  男人的眼睛我见多了,却没见过这么犀利的,看人也没有这么看的,刀子似的。

  "我做的不够好?"

  忽然的,司徒烬问了我一句,我缓缓抬头,后知后觉,一脸木讷。

  蠕动了两下嘴唇,没说话。

  司徒烬看了一眼周围,抬起手解开两颗扣子,好像呼吸挺不舒服的,可能跟他衣服有关系,毕竟他身体壮硕,但是穿上军装一看,像是文官。

  "问你话呢?"等得不耐烦司徒烬继续问我,我想了一下:"你说什么?"

  主要是我没听懂,什么好不好?没头没尾的。

  "床上好不好?"

  "啊?"

  我一下愣住了,跟着,脸皮呼呼红了起来,跟烧了一场大火一样,吞了吞口水,呼吸都要断条了!

  司徒老爷子瞧着我笑嘻嘻的,一笑双眼眯成狐狸眼,本身我就看不见他的眼睛,此时看只剩下两条缝了。

  周围没有佣人,只有两个穿着军装的人,听见这话也都忍不住憋足了劲低头想笑,但就是没笑。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我硬着头皮不承认,假装什么都没发生。

  司徒烬说:"那就是不好?"

  明显,司徒烬的声音不好,脸色也变得阴冷。

  我在想,他会不会杀人灭口?

  "不是那意思。"

  强权前面我还是妥协了。

  "那是什么意思?"

  "……"

  我小心的看了看周围,抿着嘴唇:"我们能不能单独谈谈?"

  "嗯。"

  起身司徒烬比我站起来的还快,转身朝着他家楼上走去,我开始有些后悔,我说单独是叫楼下的人出去,也没说跟着他去楼上,他要干什么?

  总觉得风雨欲来,可他眼看走到了楼上,我怎么办?

  而且他走就走,脱衣服干什么?

  "君梦啊,你快去,快去吧。"

  司徒老爷子堆着笑,把我撵到楼上,我只好跟着上了楼。

  司徒烬已经把外套脱完了,里面是浅色的一件衬衫,草绿色的。

  真倒霉,好不容易出格一次,把命给搭上了,遇上当兵的,我看他肩上的肩章,也不像是普通的兵。

  抿了抿嘴唇,我拿眼睛看了他一眼,他正盯着我的胸口看,我忙着转了过去。

  下一刻司徒烬推开房门要我进去:"进去。"

  我深呼吸,看他:"我想我们可以在下面谈谈,不需要进去。"

  "下面人多!"

  两步走到我面前,司徒烬低头看着我,深邃的双眼直勾勾的骇人,我这是倒什么霉了?

  上辈子不知道干了什么缺德事,好事没有,坏事一桩桩。

  这倒霉催的,命都快没了!

  转身我走到了房间里面,几步转身看着司徒烬,司徒烬不慌不忙的把房门关好,落了锁。

  转身把衣服挂在门口的衣架上面,迈步朝着我走过来,一边走一边松开袖口,解开衬衫领口。

  他的皮肤好到完美,与其他的军人不同,不是那种古铜色,所以我根本联想不到他是当兵的人。

  "你有话好好说,你脱衣服干什么?"

  我紧张到不能,连连后退。

  但他到底还是到了我面前,逼着我倒在床上,他则是栖身而上,双手撑着身体,悬空看我:"我是想试试,床上的活好不好?"

  "好,好的不行,你快起来,快起来……"

  我正喊着,司徒烬低头亲了我一下,他亲了还没离开,停顿了一下,继续亲……

  我马上要躲开,他上来捏住我的下巴,逼着我张开嘴,我双手拼命捶打,他就像是块石头,含住了我的嘴,不依不饶,就跟没见过女人一样,可算是给他开了荤,也不管我愿不愿意,他先从头到脚的品尝了一番。 第二章 扯证结婚

  大概,这是我一生中最荒唐的事情,注视着眼前的结婚证,完全没有反应,翻来覆去的看了三四遍。

  和苏茂生准备要结婚的事情,准备了三四个月,买了房子又买车,结果什么什么都买了,到嘴的鸭子也飞了。

  到现在弄的我还背着一身债,工作也丢了。

  但是眼前这位雄赳赳气昂昂的大哥到底是肿么回事,也不说一声,就把结婚证领了。

  美其名曰为了孩子。

  可是孩子我也没让他负责好吧。

  "那个……司徒先生……"

  我刚开口,司徒烬投来探究性的一道目光,我顿时压低三个音符说:"这是不是太快了?"

  我发现,我真是没骨气,跟谁说话我都坦荡荡的,唯独跟司徒烬说话的时候,完全找不到自己的气势,老鼠见了猫似的,不敢抬头看他。

  "司徒和烬任选一个。"

  司徒烬命令似的口气,叫我无可奈何,只能选了个前面的。

  "司徒。"

  "嗯。"

  我等了半天的下文,结果没下文。

  司徒烬就此看了一眼手腕上面的时间,看了一眼正前方:"开车吧,老爷子在家等着急了,回去吃饭。"

  "是。"

  就这样,我大气不敢喘的坐在特拉风的悍马军用车上,一路呼啸着回到司徒家的大宅子里面。

  车门推开我就跟做梦一样,跟着司徒烬下了车。

  却带着满身疲惫,天知道,我全身没有不疼的地方,司徒烬在那事上面简直变态。

  哪有一晚上什么都不做,只滚床的。

  见我下了车不爱走,司徒烬绕过车子,低头问我:"怎么了?"

  "没没什么。"

  我哪好意思说是滚床单的时候累到了。

  但下一刻,司徒烬弯腰将我抱起,转了个身,大步流星抱着我去了别墅里面。

  到了门口,脚下的皮鞋,哒哒两声放下,穿上地上早就摆放好的拖鞋,直接抱着我上楼。

  楼下一群人憋不住的低头笑,司徒烬犹如看不见似的,抱着我往楼上房间走。

  我哪敢见人,直接把头埋进司徒烬的怀里。

  楼下司徒老头说:"吃不吃饭了?"

  "送上来。"

  司徒烬的声音冷傲不羁,完全不在意别人怎么看,但我臊得脸红气喘的。

  到了楼上,门推开司徒烬把我放到床上,起身把窗帘全都拉上,我一看他拉窗帘,全身紧绷,他要是再来……

  我正想起来,司徒烬已经脱了外套放下,解开了衬衫从裤腰里面拿出来了,一想到他雄壮的身体,我顿时有些害怕了。

  "司徒……"

  司徒烬看着我,脱着衣服:"嗯。"

  "呼……"

  半天我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士可杀不可辱……

  "嗯……"

  司徒烬已经坐下,而后把衣服脱了,一手搂住我的腰身,一手撑着身子,低着头已然开始了。

  我双手推了推,司徒烬离开看着我的手,我慢慢又缩了回去,他这才满意,继续吻我……

  最后,我又开始昏天暗地,就和昨天晚上差不多,他问我什么我都答应,他说什么我都不敢反抗,直到晚饭他才睡着。

  我这才慢慢从床上爬下去,穿上衣服,跑到洗手间去方便。

  出来的时候看他还在睡觉,悄悄跑到门口,趁他不注意去了楼下。

  楼下司徒老头正在看电视,我看周围有警卫员,彻底死了要逃跑的心,灰溜溜又回了楼上。

  也许是听见了开门声,司徒烬睁开眼看了我一眼。

  "过来。"

  我站在门口深呼吸了两三次:"大哥……"

  我想说大哥高抬贵手,我上有老下有小,放了我吧,但话到了嘴边又硬生生的吞了回去,对上他那双深不见底的黑眸,彻底霜打的茄子蔫了!

  司徒烬忽地从床上坐了起来,被子遮挡着他身下重要部位,但他上半身却暴漏无疑,我站在门口一看他的身体,立刻九十度低头。

  非礼勿视!

  "继续……"

  "……"

  半天我才想起来我要说的话,这才说:"我们好好谈谈。"

  抬起手,司徒烬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这里。"

  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一阵头皮发麻,他不会是想先奸后杀?

  ……

  "一……"

  司徒烬一开口,我立刻走了过去,气势汹汹的一屁股坐在他身边。

  我感觉,我走路呼呼带风。

  差点我就把我心里的那句话说了出来,要杀就杀,少说废话。

  姑奶奶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但我只敢想,半点勇气都没有,司徒烬的厉害我是知道的。

  "你别想用一二三吓唬我一辈子。"我小声说,攥着手,天知道我多紧张,手心都出汗了。

  面对一个强悍的大兵,我真心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实在是他太强大了,他身后可是人民解放军。

  "……"司徒烬没说话,把被子弄了弄。

  "结婚对我而言也太突然了,我还没有准备,我们之间不过是……露水姻缘,孩子我不要你负责。"

  虽然司徒烬要样有样,要金有金,但问题是我和他之间什么感情都没有,要我嫁给他,我做不到。

  为了孩子也不行!

  "我有三个月的假期,已经用了两个月,不能再浪费了。"

  司徒烬说完我彻底没反应了,他说的到底什么?

  我们到底在不在一个频道上?

  "以后不许乱叫。"

  司徒烬说完回到床上,一把将我带过去,翻身压在我身上,低头亲了一口。

  我一愣愣的看着他,他已经把被子扯开,准备开始了。

  ……

  这一天,我一直都是在司徒烬的床上度过的,当然他并没伤害我,只是干了件所有男人不用学都会的事。

  第三天早上司徒烬从床上起来还不到四点钟,他是接到电话起来的,起来后穿衣服离开的速度堪比火箭,我当时睡的迷迷沉沉,睁开眼也只是看了他一眼,看到一个穿上军装的背影,之后他就走了。

  等我早上起来下楼去吃东西,我豁然觉得这一天的开始真好!

  少了司徒烬这个人我舒服多了。

  司徒老头陪着我吃的早饭,吃早饭的时候司徒老头一直和我唠叨,大体就是,嫁给司徒家的女人都会很幸福。

  我始终不吭声,他们有权有势,我也不敢说什么。

  吃过饭司徒老头说想带着我出去走走,我和他说不想出去,其实我是想逃跑。

  但是饭后我在司徒家的院子里面转悠了一天,都没找到出去的出口,最后只好把目标放到了大门口上。  第三章 教训渣男

  别问我是怎么出来的,反正我是跑出来了。

  而且我出来已经三天了。

  离婚的事情我是不敢想的,先躲起来再说。

  为了躲避司徒烬,我在自己住处的附近租了房子,把我自己的房子贴了出去。

  我准备把房子卖掉,然后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这个城市。

  至于苏茂生的贷款,是他和我两个人的,我跑了银行自然去找他,他是公司的领导,这件事他应该不想太张扬的处理。

  我现在唯一庆幸的不是别的,是我没有听苏茂生的话,把我的房子抵押出去给他把汽车的全款付了,要是那样,我真该一头撞死。

  早上接到一个电话,说是要看房子的,价钱我们说好了,他说只要我能拿出房产证,房子确实是我广告里面说的那样,就可以交易,我看他也真心想要买,答应下午见面。

  我们约好在咖啡厅见面,时间是下午两点钟。

  这个时间刚刚好。

  我正看着窗外的树叶,一双脚停在我面前,我立刻笑容满面的去看,结果看到对面的人,顿时愣住。

  苏茂生?

  看到我苏茂生拉了一把椅子,随后坐到我对面。

  服务生非常周到询问:"先生,需要点什么?"

  "咖啡,拿铁吧。"

  苏茂生吩咐道,我起身就要走,苏茂生立刻说:"就这么着急着要走,不和我说说银行贷款的事情?"

  想到银行贷款我才坐回去,但我始终绷着脸,一句话不说。

  服务生给苏茂生把咖啡送到,苏茂生看了我一会:"几个月不见,漂亮了。"

  我没回答,我没觉得我漂亮了,肯定是苏茂生脑子有问题,以为说几句好听的我就信了。

  过去的沈君梦早就死了。

  "银行的钱我已经还了,你不用着急卖房子,那房子是你唯一的积蓄了,留着吧。"

  我看向苏茂生,冷笑:"你脑子进水了吧?怎么?跟一个公共汽车在一起,把你脑子给玩坏了?

  苏茂生,你有病吧?"

  "……"苏茂生用他那双深黑而干净的眼睛注视着我,一点没生气。

  我不得不承认,苏茂生有双很不错的眼睛,起码我看来是这样。

  "君梦……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

  苏茂生伸手过来拉我,我立刻起身站了起来,凶狠的目光瞪着他:"人要脸树要皮,你不要脸,我还要呢。"

  说完我要走,苏茂生立刻说:"君梦,你就这么无情?"

  无情?

  说我无情,我倒是要问问……

  我转身正准备撸胳膊挽袖子的去教训一顿苏茂生,结果一转身完全被吓到了,顿时木头一样杵在原地,目不斜视的看着咖啡厅对面走来的人呆住。

  司徒烬?

  糟了!

  司徒烬一边走一边和身边的人说了句什么,他身后的人立刻点了点头出去了。

  越过了苏茂生,司徒烬直接停在我面前,黑漆漆好似深渊的双眸盯着我看了好一会,说道:"回去和你算账。"

  我顿觉得头皮发麻,狂风呼啸而过,我是离死不远了。

  突然的我更恨苏茂生了,是他把我骗出来的,要不我能被抓住么?

  司徒烬看我看苏茂生,转身看去。

  肃杀之气瞬间弥漫四周。

  也不知道是害怕还是怎么,我立刻握住了司徒烬的手臂。

  司徒烬回眸看了我一眼,说道:"放心。"

  "……"

  我没担心!

  "你刚刚说什么?"

  转回去司徒烬问道,面无表情的。

  苏茂生起身站了起来,到底是做生意的,面对司徒烬面不改色的:"这位先生是?"

  "我是君梦的丈夫,怎么了?"司徒烬语不惊人死不休,瞬间我和苏茂生都没反应了。

  不过结婚的事我事先知道,所以震惊也比苏茂生小。

  苏茂生一脸难以置信,看向我:"君梦,你结婚了?"

  ……

  想到苏茂生那么对我,为了出口恶气,我搂住司徒烬的手臂,故意贴的很近说:"不行么?"

  "别开玩笑了,我们之间才多久?"

  "不好意思,我和我妻子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干涉,我们想结婚,随时可以,何况君梦已经有了我的骨肉。"

  司徒烬继续语不惊人死不休,这次苏茂生彻底没反应了。

  我则是说:"听见了么?以后少来找我的麻烦,最好当成不认识,认识你这种人,我算是倒霉到家了。"

  搂着司徒烬,我朝着外面走,苏茂生在后面说:"这位先生,你有什么证据,证明孩子是你的不是我的?"

  我的脸腾一下红了,做梦都想不到,苏茂生是这样的人。

  我低着头,一脸不知道怎么办?

  如果不是司徒烬在,我或许会杀了苏茂生,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要司徒烬在我身边,我就放不开自己。

  司徒烬的表情很淡,但他放开我转了过去。

  我没回头,本打算快速出去,却给司徒烬一把拉住了手,没走成被他带了回去。

  转身时我都快哭出来了,这些年我陪在苏茂生的身边,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没有我,苏茂生混不到今天这样。

  但他过河拆桥,抛弃了我。

  看我,司徒烬捏住我的下巴,低头亲了一下我的嘴唇,我缓缓抬头,眼泪在眼圈里打转。

  "不许哭,不值得!"

  司徒烬说完转身看去,嘴角一抹嗜血般的笑容。

  "当然很确定,不然有什么资格出现在这里,何况我等很多年,你们之间的任何事我都了若指掌?"

  "你监视我们?"苏茂生惊慌了,我想他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吧。

  "……"司徒烬并没说话,但他那副盛气凌人,莫不在乎的姿态却让苏茂生信以为真了。

  所以苏茂生上来就要抓住司徒烬的领子,结果司徒烬退后一步,苏茂生摔了个狗吃屎,趴在地上没起来。

  我站一边不知该作何感想,拍手叫好,大快人心我做不到,毕竟苏茂生我爱过,如果那样不是说我有眼无珠。

  但是我看他趴在地上,我确实很痛快。

  感情的事真的很难说,爱的时候可以不顾一切,甚至挖心掏肺,可要不爱了,就是脏,看一眼都多余。

  特别是苏茂生,他的抛弃恶心至极,我想我一辈子都不忘记!

  司徒烬转身搂住我,低头在我耳边说:"可以了么?"

  我愣了一下,听他轻声和我说话,还那么温柔,我浑身一阵战栗,立刻脸红了。

  低了低头,司徒烬带着我走出咖啡厅,出了门直接把我带到他的悍马车里。

  几分钟之后,他出现在我家里。  第四章 气死他们

  和司徒家的大宅相比,我这里实在是太简陋了,但司徒烬一点没有嫌弃,进门开始看了个遍。

  唯一不足的地方他说是洗浴间,太小了。

  "我一个人住,这已经够用了。"我在后面说,司徒烬转身看我:"确实。"

  说完司徒烬问我:"有什么要收拾的?"

  "……"一时,我没明白司徒烬是什么意思,但等我明白过来,司徒烬已经打开我的柜子和抽屉,帮我把一些东西挑选出来了,其余的他说先放着。

  "那个……"想说什么,一对上司徒烬的目光,瞬间变成哑巴了,

  "叫名字。"司徒烬把我堵在墙壁的夹空里面,我进退无路,他低着头,用那双垂下来的双眸盯着我,我蠕动了两下嘴唇,半天叫了他一句:"司徒。"

  "搂着我。"

  我忙着把手放到了两边。

  从来,我不是那种逆来顺受的人,就好像是对苏茂生那样,虽然我爱他,但是当我知道他已经背弃了我,我还是毫不留情的反击。

  虽有伤心,还是真的我。

  但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遇上了司徒烬,仿佛是秀才遇见兵,有理也说不清。

  "不会啊?"司徒烬问我,微微侧头,我被他逼得脸红心跳,紧咬着嘴唇。

  司徒烬推着墙,在我额头上亲了一下,我立刻一阵瑟缩。

  天知道,我和苏茂生在一起时间虽然很多,但是真的没有过什么,虽然也会卿卿我我,但是终究没有做的太出格。

  一来我有些保守,二来我也不想没结婚就把自己奉献出去,即便是结了婚都没有保障,何况是还没结婚的时候。

  所以每次苏茂生跟我要求的时候,我总是问他,如果他的新娘不是我,结婚的时候不是第一次,他是不是还觉得这个人很纯洁。

  结果,苏茂生就很快打消了念头。

  其实现在想起来,我都会想,是不是那时候我太不近人情了,才导致了苏茂生忍耐不住和秦慧雅混在了一起。

  但是反过来一想,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苏茂生要是一条狗,那我就算是都给了他,总有一天他也会喜新厌旧。

  在好的玩具,不都有玩腻的一天,一个不爱你的男人,他会做什么?

  因为没有过多的接触过这方面,所以我什么都不太会,虽然也二十五了,但就和没长大的孩子差不多,我也不会接吻,也不会卖弄。

  我也真不明白,司徒烬看上我什么了?

  之前他和苏茂生说话的时候,言语间有意无意的在告诉苏茂生,他和我早就认识。

  可他这样的大人物,我上哪里去认识?

  我连个芝麻大的印象都没有。

  "手。"

  等的不耐烦,司徒烬下了第一个命令,我立刻背到身后,继续低头。

  我们之间,纯属意外,但他这样黏糊着我,不知道什么目的?

  见我继续闪躲,司徒烬一把将我的腰身收紧了,我一挺身子,胸口直接压在他胸口了,他嘴角一笑,低头亲了我一口。

  我立刻推他,他硬是挤压上来,把我堵在墙角里,不让我走。

  "想没想我?"司徒烬上来就问,我根本反应不过来,但反应过来我都想哭,脸烧的跟火烧云似的。

  我盯着司徒烬看着,到底软柿子没说出来。

  "我想了!"

  低头,司徒烬咬了一口我的嘴唇,随后开始脱衣服,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被强暴了,但我觉得那都是快镜头间接成了慢镜头,最后,把床差点压断了。

  都怪我,有钱全都存下来准备和苏茂生买房子了,连张好点的床都不舍得换,结果一上去,就听见吱嘎吱嘎的声响。

  一开始,司徒烬还没发现,后来等他发现的时候,他特意站在地下试了试,他还笑了,而他笑起来的那样子,我还是第一次发觉,有那么一点点,是好看的。

  一觉睡醒已经是早上九点钟了,我从来没这么晚不起来过,从被窝里面爬起来,忙着去把衣服穿上,但司徒烬并不着急,反而去洗了个澡。

  他洗澡的时候我就在想,要不要跑?

  后来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我住在六楼,从这层楼看下去,看司徒烬的那辆拉风的悍马清晰的简直不能再清晰了,而车里时不时的有人下来。

  洗了澡出来,司徒烬把身上擦了擦,换衣服也不背着我,还要我转过去。

  "什么没看过?还别过去?"身后传来司徒烬低沉沙哑的声音,我听出来他带着揶揄的笑。

  "我们谈谈吧。"我觉得背对着司徒烬的时候,轻松多了。

  "嗯。"

  "我们不合适,刚认识就结婚了,我接受不了,你也不了解我……"

  "是我主动要求的你么?"司徒烬在后面走来,我下意识的转身看着他,他已经穿戴整齐走到我面前了。

  我傻傻的看着他那张刀削斧凿的脸,半天说不出话,恨不得把舌头咬下去,他是人,有什么好怕的。

  可我就是这么怕他。

  也不知道为什么。

  "回答我。"司徒烬步步紧逼,我吞了吞口水:"一夜情到处都是,当初你如果不愿意,何必跟我发生关系,我也不是要怎样你,难道就因为酒后乱性,你想要我负责你一辈子?你不觉得这太荒唐了?我都不知道你几岁了,我就成了你妻子,别说是我自己,我都没办法和我父母交代。"

  司徒烬微微蹙眉,浓郁的眉毛泼墨一样的浓稠,我都怀疑他是怎么长的,是不是描了……

  "我也觉得很荒唐,但我是第一次。"司徒烬语不惊人死不休,我愣愣的看着他。

  "你……你骗人!"那么能折腾,他是第一次?谁信?

  司徒烬脸色一沉:"有什么必要骗你?"

  确实,司徒烬没有必要骗我,但是也不能因为是第一次,就赖着我。

  等了我一会,司徒烬转而问我:"你和我都是成年人了,你到底怕什么?苏茂生已经另结新欢了,难道你想让他们看你笑话?"

  司徒烬这么一说,我立刻雄赳赳气昂昂的,精神起来,仰起头,好像要斗架的小公鸡。

  "谁说的?我气死他们,哼!"

  一把推开司徒烬,我朝着一边走去,把自己该拿的东西都拿上,收拾一番,打算拖着箱子下去,司徒烬把我的手拉开,把箱子拉过去。

  "我来吧。"

  说完一手拉着箱子,一手拉着我,带着我离开。

  第五章 家人见面

  想是一回事,做是另外一回事,我虽然很痛恨苏茂生和秦慧雅,但我也不能为了恨活着。

  过去的都让他过去,我还要我的人生呢。

  所以上了车我就有些后悔,刚开了车我立刻喊了一声:"等一下。"

  司机慢悠悠的把车子停下,完全是为了照顾我,谁叫我是孕妇了。

  车子停下,我推开车门下车看了看,还是决定不去司徒家了。

  司徒烬坐在车里始终没开口,我也觉得好像不该说。

  约么了半响,我的手机响了,我马上接了电话,是我妈打过来的。

  "妈……"

  "君梦啊,怎么回事啊,茂生来了,他说你要分手啊?"

  我一下愣住没反应了,苏茂生去我爸妈那了?

  "怎么了?"司徒烬像是听见了什么,坐在车里问我,我马上和我妈说我这就回去,跟着上了车。

  "我要回家,送我回去吧。"

  我坐在那里,心中忐忑不安,司徒烬把手伸过来,握住我冰冷的手,看了一眼前方:"开车。"

  也不知道为什么,原本很乱的心,被司徒烬这样一握,竟然没有那么乱了。

  渐渐的也平静了下来,等我再去看他的时候,司徒烬正在车子里面闭目养神,绿色的军装像是他的招牌一样,走到哪里穿到哪里。

  很奇怪,昨天他怎么没穿,要不然苏茂生不会那么胆大包天吧,竟然跟当兵的动手。

  车子很快到了我家里,车子停稳,车门有人拉开,司徒烬从一边下了车,我从这边下车。

  我爸妈住的小区还算不错,只是因为苏茂生的事情,我很少回来家里。

  现在因为苏茂生回来,也真是够了。

  司徒烬绕过车子,直接走到我身边,握了一下我的手,拉着我朝着我爸妈住的地方走。

  我一脸奇怪:"你怎么知道我家里住在哪里?"

  "你是我妻子,知道我岳父岳母住在哪里不应该么?"简单的一句话,但也不知道为什么,就那么的暖心窝子。

  但是他这样的一个人,是我应该去窥视的么?

  敲了门,我妈出来开的门,一见面看到我带着一个穿军装的,愣了一下,跟着我妈问:"你俩什么关系?苏茂生说的是真的假的?"

  司徒烬看了我一眼,不等我给他回应,立刻说道:"其实是个误会,还希望您能让我进去解释,一切都是我的错,请不要责怪君梦,因为她怀孕了,不能受刺激。"

  司徒烬的这一招超管用,我妈一听,立刻没反应了,我都做好了挨打的准备,但我妈毕竟是做过服装厂厂长的人,也算见过世面,当即说道:"先进来吧。"

  司徒烬进门先把鞋换了,这一点就比苏茂生强多了,苏茂生的鞋我没看见,但是楼下有他的车。

  这说明他来了,但是到我家来没换鞋。

  我站在门口低头看着,司徒烬先是把他的换上,之后拿了一双女士的拖鞋给我。

  我有些不好意思,忽然的……这是我家里,我怎么能让他给我拿拖鞋。

  "我自己来。"

  我说着弯腰去拿,司徒烬已经放下了,我只好把鞋脱了穿上拖鞋,带着他去我家的客厅里。

  此时,客厅里坐着几个人,我父亲,我奶奶,还有苏茂生。

  苏茂生看到我起身站了起来,同时他也看见了司徒烬穿的是军装。

  而我父母奶奶也没忽略这件事情。

  "君梦,你和茂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茂生说你要分手?"

  见了面父亲问我,我看了一眼苏茂生,冷冷的:"你和秦慧雅在一起鬼混被我捉奸在床,你还有脸来我家兴师问罪?你脑袋灌水了?"

  我故意说的严重一点,苏茂生立刻解释:"叔叔阿姨,你们别听君梦胡说,我们是闹了一点小别扭,但是不是君梦说的那样子,我发誓不是……"

  "苏茂生,我不想知道你为什么来我家,我告诉你,你那辆破车我不要了,你那房子我也不会要一块砖,不过银行贷款你也休想我帮你还,你用我的钱买车带着秦慧雅去兜风,我没有那么傻,给你背着债务。

  我告诉你,你如果敢让我给你拿一分钱,我就去你公司告发你,你是怎么始乱终弃的。"

  "君梦,你到底要怎么样,我已经原谅你了,而且你也有了我的孩子,你不能为了气我,误会我,就这么对我,找一个临时演员来家里,这好么?"

  "临时演员?"

  我看着苏茂生:"你说谁是临时演员,你长眼睛了么?你好好看看,他是如假包换的……"

  该说什么?

  我看着司徒烬,司徒烬不慌不忙的:"小声点,影响孩子。"

  拉了我一下,司徒烬先让我去坐下。

  我坐下了,司徒烬看向苏茂生,拿起电话打了个电话。

  电话内容很简单,这里有个私闯民宅的人,要求马上带走。

  结果,三分钟,公安上来敲门,把苏茂生带走了。

  临走,苏茂生还有些发懵,站在门口盯着我说不出话。

  我其实都累了,看见苏茂生吓得要哆嗦的样子,心情糟糕透了。

  苏茂生走后我父母他们都看着我,而司徒烬这才正式的介绍他自己。

  首先,司徒烬是人民解放军这是肯定的,隶属的是陆军野战先遣部队。

  至于职务,司徒烬没说。

  但我感觉不会很小。

  看人看车看衣服,就知道了。

  他们说话的时候,我一直在边上坐着默默不语,后来司徒烬说道我们的认识,我爸妈都倒吸一口凉气,特别是我妈,打了我一下,好好的把我骂了一通。

  "你是不是傻了,遇上那人渣你不回来,你还跑去外面,幸好遇见的是司徒,要是别人,你还活不活了?"

  我妈这话,我听着总感觉是崇洋媚外了,把我一下卖给司徒烬了。

  想起当初我和苏茂生刚恋爱的时候,他们死活不同意,也正因为不同意,我才更坚决,结果到最后还落得这样的下场。

  他们把话说完,我妈立刻起来去做饭了,留下我爸和司徒烬说话,我则是和我奶奶在一起呆着。

  我们家,也就我奶奶对我最好了。

  但为什么我总觉得,这老太太认识司徒烬!看他的眼神都不一样。

  第六章 皮肤好了

  当天司徒烬在我家里吃了饭,还跟我住在家里。

  这让我很尴尬。

  "不如我们出去住吧,你不是说回去你那里住么?"我在家人面前,尽可能的保持我和司徒烬夫妻间的形象。

  我父母现在已经知道,我和司徒烬已经领证结婚了,而且我肚子里还有他的孩子。

  我妈一直觉得,司徒烬之所以对我这么好,是因为我有了他的孩子,所以在厨房洗碗的时候和我说,一定要把握机会,趁着这段时间两个人有机会相处,要多多增进感情。

  我妈很喜欢司徒烬,或许是觉得有面子吧,但是爱情这东西,真的很难说。

  路上的人很多,但谁也不能保证,陪着你到最后的那个人是谁。

  走的最长最远的未必是最合适的,也许走着走着就散了,而快到尽头了,遇上一个将就的。

  司徒烬正陪着我爸看电视,我爸故意看军事电视,不知是试探还是怎么,总之还聊了几句。

  听我说话,司徒烬说:"妈说让我们当回门住。"

  "……"

  妈?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我的脸又红了。

  我妈这个时候走过来,端了一盘水果放下。

  "司徒啊,你吃水果。"

  "谢谢妈。"

  司徒烬叫妈叫的格外顺口,把我妈叫的心花怒放的,我妈坐下了开始说我小时候的事情,都是糗事,我实在坐不住,起身站了起来,我说我要洗澡,才回去自己的房间。

  没想到我刚回到房间洗了个澡,就听见敲门的声音,跟着人就进来了。

  "妈……"

  我以为是我妈进来了,没多在意。

  但是下一刻听见脱衣服的声音,一下没反应了,忙着擦了擦要出去,司徒烬已经从外面脱着衬衫进来了,看到他强而有力的双腿,我立刻站在小浴室里没反应了。

  我家只有两个浴室,一个在外面大家共用的,那个大一些,带着洗手间,一个在我房间里面,这个比较小,就是为了我准备的。

  开门就是洗浴的地方,里面是浴缸,外面是喷洒。

  司徒烬进来把衬衫扔到外面,关上门朝着我走了过来,我看着他什么都没穿的身体,心口怦怦的跳,好像敲鼓一样。

  他走来已经起了反应,直接将我身上浴巾拿走挂在一边,搂住我亲吻起来……

  家里的床比我房子里的好了很多,起码没有吱嘎吱嘎的声音,只是小了一点,勉强能睡两个人。

  经过了这一晚,我父母总算是相信了我和司徒烬的关系,而且还希望我们经常在家里住。

  司徒烬说他的时间有限,不能一直在家里,这次回来是带我回来认门的,以后有时间就会回来,至于我,他要带走。

  "这件事我们还要商量一下。"

  当着我父母的面,我也不好说什么,只能这样说,但我父母立刻说:"你们是新婚夫妻,蜜月旅行是可以的。"

  "是。"

  司徒烬理所当然的答应。

  我一脸震惊,到底是不是我结婚?

  司徒烬和我父母说了几句话,我妈和我使了个眼色,他们就这样把我卖给了司徒烬。

  我感觉,我憋屈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再一次坐到彪悍的黑色悍马车里,我有种坐在牢笼的感觉。

  以后,难道我要在那个暗无天日的老宅里面度过?

  我当然是不甘心的,所以我又跟司徒烬进行了一次交谈。

  这次是在司徒烬的书房里面。

  司徒烬正在看一本书,我去敲了敲门,他让我进去,推开了门看到是我,司徒烬把书缓缓放下,看我:"有事?"

  "嗯。"我就站在书房门口,门也没有关,提防着司徒烬。

  司徒烬的目光一扫而过,落在我身后的门板上下达指令:"关门。"

  我这才把门关上,跟着站在门口站着。

  "来这里。"司徒烬叫我过去,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走过去了,而我也是第一次来司徒烬的书房,而他的书房比他的卧室还要大,有很多的书。

  司徒烬的身后是桌子,桌子的下面是一张单人床,我还是第一次见,有人的书房是这么安排的。

  "坐下说。"

  让我坐下,司徒烬坐在我对面的书桌上。

  坐下很久我才说:"我想离婚。"

  "……"

  司徒烬没有马上给我答复,他是不说话的坐在对面,我微微低着头,看不见他的脸,他没回答,我才抬头看了他一眼,结果他看我看他了,才问我:"我哪里不好?"

  "哪里都好。"

  要金有金,要样有样,哪里都好。

  但就是太好了,好的叫人心慌。

  "既然都好,为什么不同意,总想着要离婚?"司徒烬说话的时候总是有板有眼,我被他弄的都有点军事化了,回答他问题的时候都不会拐弯。

  "配不上你。"

  "……"

  书房里忽然陷入沉默,我咬了咬嘴唇,却听见司徒烬轻笑的声音:"还算有点自知之明。"

  "你什么意思?"

  我是不如他,但是他那话也太伤人了。

  司徒烬勾了勾手指,示意我过去,我过去他立刻亲了我一下。

  我一愣坐回去,开始发呆。

  "离婚是不可能的,除非你和我之间有一个人在外面有外遇了,不然就不会离婚,军人的字典里面,是没有离婚这两个字的,虽然没有具体的要求,不许离婚,但是……离婚是不可能的。"

  "但是我不爱你。"

  "可以学习爱我。"

  "……"

  还有这种学习?

  我盯着司徒烬看着,问他:"你为什么要选择我,我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地方值得你喜欢。"

  "值不值得是一回事,喜不喜欢是另外一回事。"

  这解释也是没谁了,我还想要说什么,司徒烬已经去把窗帘拉上了,走到书房门口打开门看了一眼,确定外面没人,关上门按下锁,解开衬衫利落的脱到一边,跟着是白色的背心……

  我一看司徒烬过来,立刻向里面缩了缩,但他上来之后立刻进入正题,我还来不及反抗,他已经开始了。

  几天后,我坐在楼下有些发呆,司徒烬正和司徒老头下棋,子孙两个一边下棋一边斗嘴,谁也不让谁。

  我坐在一边蜷缩着腿,坐着看。

  最近这几天我一直这么安静,我自己都觉得,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但是有件事很奇怪,我最近的皮肤越来越好了,不知道是人参燕窝的太滋补了,还是司徒烬太滋补了,把我滋补的皮肤都好了。

  ↓↓↓未删节版内容关注微信公众号五星小说

  关注微信公众号【五星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梦若盛开军少自来》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416.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