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旧城》苏篱落宋知恩苏知画顾长泽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旧城》苏篱落宋知恩苏知画顾长泽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一章:婚礼爆不雅视频

  旧城

  旧城

  木哒哒

  婚礼进行曲适时地响起,一袭洁白拖地婚纱的苏篱落,在两个伴娘的陪伴下,沿着红地毯缓缓走来。

  "好美呀!"婚纱恰到好处的勾勒出苏篱落完美的身材,莹白如玉的肌肤,清丽脱俗的容颜。

  这几天里,她一直沉浸在巨大的幸福感之中,因为,她终于要嫁给他了。

  司仪热情洋溢的送上祝福,接下来大屏幕上会播放新郎新娘幸福的短片……

  苏篱落此时还没有意识到,从这一刻开始,她的人生将会彻底改变。

  "嗯嗯……啊啊……慢点……好疼……"

  大屏幕上突然闪现的激情画面,混合着与现场极不协调的放浪声音,让现场的宾朋皆是愕然。

  "这是怎么回事……"

  有的宾客还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误以为是婚庆人员弄错了视频,另外一些眼尖的宾客似乎发现了画面中的问题。

  画面中女主角精致的面容,还有那半遮半掩的完美身材,刚好与眼前的新娘子苏篱落重合,而男主角,显然并不是新郎顾长泽。

  越来越多的人发现了这个问题,台下议论声四起,有对新娘子苏篱落的指责,还有对新郎顾长泽的同情。

  "这个下贱的女人,是故意来抹黑顾家的吗?"

  "这样的女人,就应该被直接赶出去……"

  顾长泽脸色变得极其难看,漆黑的眼眸里盛满了怒火,身体在微微颤抖。

  苏篱落都还没有弄明白发生了什么,突然一道红色的身影,从台下宾客中间跳了出来。

  "长泽,你不能跟她结婚,她一直在欺骗你,她早就为了钱,和别的男人勾搭上了……"

  苏篱落看着眼前的这张熟悉的面孔,一袭红色的包臀裙,勾勒出她火辣的身材,这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苏知画。

  "知画,你在说些什么?"

  "姐姐,你别再演戏了,长泽对你这么好,你竟然背着他做出这种事情,我今天非要揭穿你的真面目。你根本不配嫁进顾家!"

  苏知画说话间,和台下端坐的母亲李青交换了一个眼神,母女二人都是一脸得逞的坏笑。

  "苏篱落,我需要一个解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当众被人以这样的方式羞辱,顾长泽脸色铁青,像极了一头暴怒的野兽。

  "长泽,我……"

  苏篱落张了张嘴,却无话可说,视频里的女人就是她。

  可是,那天晚上,她明明记得和她在一起的男人是顾长泽,为什么视频里出现的是另一个男人?

  "长泽,姐姐和你订婚的当天晚上,就和别的男人睡在一起,这样的女人,不配嫁给你!"

  面对苏知画的控诉,苏篱落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声音因为气愤而有些微颤,"苏知画,是你……是你在暗地里算计我,对不对?"

  苏知画也不反驳,踩着猫步来到苏篱落面前,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姐姐,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将来你的一切都是我的,你的玩具,漂亮衣服,还有……男人……"

  苏知画的这一句话,勾起了苏篱落压抑心底的痛苦回忆,也点燃了她内心的愤怒。

  父亲当年领着继母进入家门的时候,她才八岁,苏知画六岁,母女两个人的出现,带给苏篱落的是一段痛苦的童年回忆。

  而她的母亲,那个软弱又可怜的女人,在小三霸占自己老公和房子半年以后,选择了自杀。

  她以为死了,可以让丈夫对女儿有愧疚,以后对女儿好一些,没想到这么做恰恰成全了小三。

  母亲尸骨未寒,父亲就迫不及待和小三举行了婚礼,苏篱落幼小的童年,彻底失去了所有的依靠。

  受尽了继母和苏知画的凌虐,得不到父亲的丝毫关爱,稍稍长大一些的苏篱落,从初中开始就以学业为名搬出了苏家。

  所以,她这个苏家千金,多少有些名不副实。

  ……

  "苏知画,我已经失去了那么多,最后的这一点幸福你也要来抢?为什么?"苏篱落怀着满心的悲愤道。

  "姐姐,你以前所有东西都让着我。所以,再让我一次又有什么关系?"苏知画语声轻柔,笑中透着几分浮夸。第二章:你不配嫁入顾家

  旧城

  旧城

  木哒哒

  苏知画继承了她母亲的妖媚,勾。引男人的手段丝毫不弱于李青,还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啊!

  看着苏篱落情绪失魂落魄的样子,苏知画心里非常痛快,"姐姐,承认吧,你只对长泽的钱感兴趣!而我,才是那个和长泽真心相爱的人!"

  她的话让苏篱落的心中突然一沉,目光猛地扫向身旁的顾长泽。

  难道,顾长泽在跟自己交往的时候,还偷偷跟苏知画保持着亲密关系?

  "你们……居然……"

  她早该想到,顾长泽那么频繁的往苏家跑,不会仅仅是为了见她。这样的男人,太可怕了。

  他之所以会娶自己,仅仅是因为那次意外的邂逅吧?

  顾长泽脸上没有任何慌张,口气冷硬,"苏篱落,你这样的女人,没有资格指责我!"

  苏篱落伤心不已,用手按住胸口,"所以,这一切都是你们预谋已久的,对吗?"

  "算不上,我原本以为自己娶了一个冰清玉洁的女人,却没想到的,你骨子里居然这么下贱!"顾长泽面无表情,冷冷地一句话戳碎了她最后的希望。

  苏篱落只觉得有点可笑,男人啊,自己在外面沾花惹草,却一定要给女人套上一副贞洁的枷锁!

  虽然婚礼的结局已经注定,她不可能再嫁给顾长泽,但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苏篱落还是忍不住开口,"说真的,长泽,我那天喝醉了,以为房间里的男人是你……"

  现在不雅视频曝光,很显然是有人早有预谋,设计陷害了她。

  "苏篱落,你把我当三岁小孩吗?你以为我会信你的这些解释?"

  苏篱落知道,顾长泽不会相信她,这件事情她自己也搞不明白,她连那天晚上的男人是谁都不知道。

  或许,这一切只有苏知画心里最清楚吧?

  这个‘好’妹妹,从一开始就对她费尽心机!

  "姐姐,有件事情你还不知道吧,我已经怀了长泽的孩子,我们将来一定会幸福的!"苏知画爱惜地抚摸着自己的小腹,脸上带着无比的得意。

  苏知画的话,如同敲了苏篱落一记闷棍,让她的头脑一阵昏昏沉沉。

  他们连孩子都有了,她居然还一直被蒙在鼓里?

  "长泽,你也不用过于自责,既然姐姐这么喜欢钱,咱们给她一点钱,把她打发了吧!"苏知画瞥了一眼苏篱落,面带讥讽。

  顾长泽面不改色,"苏篱落,认识这么久你都不让我碰,就连你的躶体我今天也是第一次在视频里看到,给你二十万够吗?"

  顾家世代经商,二十万对他们来说不值一提,所以,这点钱多少带了点羞辱的意思。

  "我不要你的钱,我跟你在一起也不是为了钱,你把我苏篱落当成什么人了?"苏篱落不傻,怎么会感觉不出这份羞辱。

  苏知画挽着顾长泽的手臂,得意的看着苏篱落,"哟,这可你说的,既然如此也倒是省下了,长泽,这样的女人不用怜惜,让她滚!"

  顾长泽的眼里透出一丝凶狠的光,"婚礼取消!听到了吗?苏篱落,你可以滚了!"

  "取消……"即便知道了结局,苏篱落还是有些猝不及防。

  幻想已久的幸福,都在这个瞬间灰飞烟灭了。

  "苏篱落,你还不走吗?难道要我找人把你请出去?"顾长泽的语声冷漠道。

  苏篱落头脑一阵恍然,有点不敢相信话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

  前一刻还说爱自己,照顾自己一生一世的男人,此刻让自己感觉那么冰冷陌生。

  台下的宾客们,也开始对苏篱落指指点点,言语中充满了鄙夷和嘲讽,让苏篱落有一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好,我走!顾长泽,你我之间从此恩断义绝,再无瓜葛!还有你,苏知画,我会记住你给我的屈辱!"

  "慢走,不送!"苏知画嗤之以鼻,表现得不屑一顾。她现在是有足够的资本,不把苏篱落放在眼里。

  说话间,苏篱落伸手两下撕去了婚纱的裙摆,斩断了羁绊,也斩断了所有的牵挂。

  她现在只想着逃跑,逃离这个伤心欲绝的地方。

  她掩住泪水,转身踩着红地毯向外跑去,冲出金色的木门。

  大街上,苏篱落瘦小的身影,边跑边哭,泪水如同决堤的洪水般汹涌。第三章:神秘男人出现

  旧城

  旧城

  木哒哒

  回到自己租住的出租屋,苏篱落已经哭的一塌糊涂,上气不接下气。

  想到死去的母亲,还有自己这些年受的委屈。今天,就连最后一点幸福的权利都被抢走。

  她哭得撕心裂肺,哭得再也没有力气了,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或许是哭的时间太长了,喉咙有些不舒服,苏篱落半夜里醒了过来。

  她的第一反应,就是自己身边躺着一个男人,灼热的气息吹在她的脸上。

  黑暗中看不清楚对方的脸,她的心里一阵害怕,意识瞬间恢复了大半,本能的想要去推开那个人。

  "醒了?"低沉的男声极具磁性。

  "你是谁?"苏篱落全身绷紧,警惕的问,"你出去,不然……我就喊人了!"

  男人不慌不忙,丝毫不担心她会叫出来,很平静的盯着她的脸,"想报仇吗?我可以帮你。"

  好像她经历的一切,这个男人都了如指掌,对她拿捏得极准。

  报仇?对,她想报仇!

  但是在没有搞清楚对方的身份的情况下,她不敢太轻易就信任他,"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想要干什么?"

  "你不用知道我是谁,只需要告诉我想不想报仇。让那些加害你的人逍遥快活,却独自一人躲起来流泪,你甘心吗?"

  虽然不知道对方是谁,但他的话却戳中了苏篱落的要害。

  以前她太善良了,处处忍让,从来不知道什么事报复。但是这一刻,她发疯的想要报复那对母女!

  可是她的力量太微不足道了,那对母女有爸爸的庇护,根本就有恃无恐。

  "你为什么要帮我?你想要从我身上得到什么?"苏篱落知道等价交换的道理,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的帮自己。

  男人眸色闪了闪,嘴角微微扬起,"我需要你……帮我生个孩子。"

  说话间,男人揽住苏篱落的手臂收缩,将她禁锢得更紧了几分。

  "神经病!"苏篱落脸上一红,就要把男人赶出去。然而还没动,就被男人用嘴封住了她的唇。

  他的吻凌厉而又霸道,在她的唇齿间游走,让她心跳加速,完全失去了分寸。

  淡淡的古龙香水味飘入鼻孔,苏篱落开始有些失神,有些迷醉。

  她胡乱的推搡他,这种欲拒还迎的姿态,反而更加激起了他的情=欲,开始更加粗暴的索取。

  苏篱落推不开他,情急之下一口咬住了他的唇。

  "咝——"

  一股咸腥的气息在嘴里化开,男人尝到了血的味道,眼中蒙上了几分愤怒,"才多久不见,性子变得这么烈?看来我有必要帮你回忆一下,你上一次表现的多么满足和享受,多么让人回味无穷……"

  什么意思?

  难道……视频中的男主角,夺走自己第一次的,就是眼前这个男人?

  "混蛋!是你毁了我!毁了我的幸福!"苏篱落羞愤地大喊道。

  男人被她激怒了,"愚蠢的女人,你真正的敌人是那对陷害你的狗男女,而不是我!"

  苏篱落的固执和反抗已经耗尽了他的耐心。

  既然说服不了她,那就睡服她!

  男人粗暴地撕开了她的衣服,疯狂吻遍她的全身,抵死缠绵,最后狠狠进入了她的身体。

  有过第一次的经验,他对她的身体了如指掌,总能轻易地撩起她的敏感,让她沉浸在一种愉悦,又难以启齿的浪潮中。

  这一夜,对于苏篱落来说,非常的漫长。

  她像条死鱼一样,被这个陌生的男人翻来覆去煎了无数遍,直到筋疲力竭,最后昏死过去。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男人已经离开。

  她不觉得这个男人能够给她带来多大的帮助,只是在她的伤口上又撒了一把盐而已。

  苏篱落坐在床上,恍惚了几秒,转过脸看到床头柜上放了一张纸条,还有一张信用卡。

  "宝贝,我有事去外地出差几天,想我了,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想买什么都可以刷卡,不要委屈自己。"

  看完之后,苏篱落脸上露出一丝嘲讽,这算什么?一晚风流过后的补偿吗?

  肆无忌惮的伤害之后,留下一点可怜的同情和施舍。

  眼泪忽然流了出来,她到底是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经历这一切,老天爷为什么对她这么不公平!

  可是,她不能倒下,短暂的沉沦之后,她要重新站起来。

  她想从床上起身,却发现全身酸痛,又无力的倒了下去,这种被人拆散了重新组装起来的感觉,让她羞耻无比。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轻轻的敲门声,她小心翼翼扶着腰下床打开门,站在她面前的是一个慈眉善目的妇人。

  "苏小姐,宋先生知道你早上起来一定饿了,嘱咐我给你送饭来,你一定要养好身子,坚强振作起来。"

  宋先生?就是昨晚上的那个男人?苏篱落暗想。

  这个男人带给了自己莫大伤害,却又对自己如此关怀照顾,让苏篱落很是纠结。

  而且这早餐看起来很是精致,一定是花费了不少心思。

  "请你告诉我,这个宋先生是谁?"苏篱落抓着妇人的手问道。

  苏篱落的问题,让妇人脸上露出为难之色,"苏小姐,你就别问了,宋先生不让我说,他以后会亲自告诉你的!"

  说完之后,妇人便急匆匆地离开了,并且走之前叮嘱苏篱落一定要吃早餐,要不然宋先生会怪罪的。

  苏篱落看着纸条上的那个手机号码,心里一阵犹豫,不知道该不该打电话问清楚。

  正在这时,就好像是心有灵犀一般,苏篱落身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苏篱落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号码,心跳开始微微有些加速。第四章:仇恨可以改变一个人

  旧城

  旧城

  木哒哒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接起电话之后,苏篱落便朝着电话里大吼道。

  "女人,我说过会帮你,就会帮到底!"

  电话里的声音很轻,却有一种不容置疑的坚决。

  "如果你是想拿我消遣的话,我想你选错人了,如果你是跟苏知画有预谋的话,也烦劳你高抬贵手放过我,我已经够惨的了,再也输不起了!"苏篱落歇斯底里地大喊道。

  "女人,你这么容易就要放弃了吗?"

  即便是隔着电话,苏篱落也能够感受到对方隐忍的力量,自己哪里又肯轻易放过那些伤害自己的人。

  可是,对方说会帮自己,难道就一定敢保证不是又设了一个圈套吗?

  自己所经历的坏事已经够多了,不得不提防。

  "你现在所做的一切,让我很难相信你!"

  苏篱落好像已经耗干了所有的力气,干脆把自己的底牌都晾了出来。

  "先不要把话说得那么绝对,既然你自己都说了,你已经输得够彻底了,为什么不为自己保留一丝希望呢?"

  男人的话总是这样,看似轻描淡写,却总在不经意处牢牢地抓紧她的心。

  "你到底是谁?"苏篱落再次忍不住问道。

  "女人,先不要关心这些,该让你知道的时候,我自然会让你知道的,这几天我在外地处理一些事情,你先放下心,调养好自己的身体,不要让我为你担心。"

  "你……"

  苏篱落还想要说些什么,对方却已经挂断了电话,那个男人冷漠的态度里,透露出的对自己的一丝关心,让她很是纠结。

  虽然不确定男人是否出自于真心想帮助自己,但是看着他为自己安排的早点,苏篱落似乎没有那么生气了。

  苏篱落也想明白了,无论发生什么,自己也没必要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

  因为只有养好身体,自己才有力气跟那些伤害自己的人斗争。

  早点吃到一半的时候,敲门声再次响起,苏篱落上前开门。

  门打开之后,看着眼前不可一世的苏知画,她心中的愤怒再次被点燃。

  面对眼前的苏篱落,苏知画故作惊讶道:"姐姐呀,昨晚上哭了一夜吧?"

  "苏知画,你是来找不自在的吗?"苏篱落将她挡在门口道。

  苏知画没有立即接话,而是探身看了一眼苏篱落住的这巴掌大的小房间,脸上流露一丝浓浓的鄙夷。

  虽然都是苏家的女儿,但是跟苏篱落眼前的境遇比,她们可以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但是这还远远不够,只要有她存在,就是对她和母亲最大的威胁。

  "姐姐,那咱们就闲话少说,我来找你,是为你跟长泽办理离婚手续的事情!"

  苏篱落这才想起来,她跟顾长泽婚礼前几天是去民政局领过证的,现在来看,这结婚证只不过就是保留着个形式罢了。

  不过,自己如果轻易地答应离婚,岂不是便宜了这对狗男女吗?

  "苏知画,你这是在求我吗?"苏篱落故意言语轻慢道。

  "姐姐,我想既然长泽都已经当众宣布取消婚礼,他已经不再爱你了,你就没必要坚持了吧?"苏知画眼里透着一丝凶光道。

  "坚不坚持是我的事,离不离婚也是我的事,只要我不离婚,你就一直是名不正言不顺的小三!"

  苏篱落觉得自己跟顾长泽之间的婚是一定要离的,但不是以眼前这种形式。

  "苏篱落,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现在好好跟你说话,你不答应,惹急了我,你会跟你妈妈一样的下场!"苏知画咬牙切齿地说道。

  啪——

  苏知画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挨了苏篱落一记耳光,她的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

  不提自己母亲还好点,苏知画这个时候提起自己的母亲,终于激怒了她。

  想想自己的母亲,就是太好说话,太软弱了,却依旧换不来她们母女的半点同情和怜悯。

  因为有前车之鉴,她绝对不能再走妈妈的老路,终将会对她们母女发起犀利的反击。

  "苏篱落,你胆子可真够大啊!居然敢出手打我?!"

  以前性格温软的苏篱落,突然之间变得狰狞,倒是让苏知画吃了一惊。

  第五章:遗嘱分配原则

  旧城

  旧城

  木哒哒

  "打的就是你!这只是一次小的惩戒,以后对你们母女的惩罚,只会更加猛烈!"

  苏篱落扬起下巴,一脸倨傲地看着苏知画。

  "苏篱落!你会为你今天的行为付出代价的!"

  苏知画捂着红肿的脸,狠狠地瞪了苏篱落一眼。

  苏知画虽然表面嚣张,但毕竟这次是一个人来的,没有了任何依仗,而且自己还有身孕。

  这样的情况之下,她是不敢跟苏篱落直接爆发冲突的,不过,她心里却有了一个更加恶毒的计划。

  "苏知画,你想要我付出什么代价?"

  苏篱落的好脾气已经被消磨干净,她现在只想出手狠狠地教训一下苏知画。

  "苏篱落,咱们走着瞧!"

  苏知画知道继续跟她耗下去,自己难免又要吃亏,便虚张声势地喊了一句,然后匆忙转身往外走。

  苏篱落感到身体有点虚,也没有继续往外追,她对这对母女的仇恨,也远不是几巴掌就可以抵消的。

  回到屋里,静坐了一会儿,她有些心神不宁。

  不是怕苏知画的报复,而是有些事情她觉得有必要跟顾长泽说清楚。

  既然这段婚姻,已经失去了感情基础,自己也没必要纠缠下去。

  所以,她就想着直接去顾长泽的公司一趟,两个人之间做一个彻底的了结。

  简单收拾了一下,从家里走出来,刚要在小区门口打车的时候。

  一辆黑色的奔驰车缓缓地停在了她的身边,她扫了一眼车牌,心微微地跳了一下。

  这辆车是爸爸公司的车,难道这么快,苏知画就找来了帮手要报复自己?

  车门打开,走出来的是爸爸的助理卢越,他的脸上带着一种久违的笑。

  "大小姐,是苏董事长让我来的,他想见你!"

  "他怎么会,突然想起来要见我?"

  回想这么多年来,父亲对自己不闻不问,任由继母和继妹欺凌自己,今天突然想见自己,似乎有点蹊跷。

  他是为了苏知画的事情?还是苏知画设的圈套?

  "大小姐对董事长的成见,我不方便置评,但是董事长已经是肝癌晚期,你不会连董事长这点最后的愿望都不肯满足他吧?"

  "肝癌?晚期?"

  卢助理的这一句话,不经意之间触动了苏篱落柔软的内心,让她暂时地忘记了父亲以前对自己和母亲的种种不好。

  "嗯,医生说,已经没多少日子了,董事长现在就在医院。"

  苏篱落好像突然明白了,父亲为什么没有出面参加自己的婚礼,而继母和继妹将这件事情捂得这么严实,中间是不是有阴谋?

  联想到婚礼现场,继母和继妹的表现,她心中的疑惑更深了。

  "好,我跟你去!"苏篱落忍住泪水说道。

  ……

  卢助理开车把苏篱落带到医院,然后领着她进入了爸爸单独住的VIP病房。

  身后的卢助理悄悄地退出了病房,随手带上了房门,静静的病房里此时只剩下了父女二人。

  苏文渊满面病容,脸色蜡黄,他微微睁开眼睛道:"篱落,你来了……"

  "爸爸……"

  想着以前那个威严冷酷的父亲,再看眼前这个气息奄奄,将不久于人世的父亲,苏篱落一阵哽咽。

  "篱落,以前是我对不起你和你妈妈,是我的过错,直接导致了你妈妈的死,我现在心中是深深的愧疚啊!"苏文渊的声音里带着无尽的悔意。

  "爸爸,你现在先不要想太多,还是安心养病吧……"苏篱落掩去脸上的泪水道。

  "我已经时日无多,我自己心里清楚,只是有些后事想提前交代清楚。"

  苏文渊略有些恍惚道,这是肝癌晚期患者的征兆,不时会陷入肝昏迷状态。

  "爸爸,你说吧!我听着呢!"苏篱落尽量克制着悲伤的情绪道。

  "遗嘱我都提前让吴律师拟定好了,在我死后,吴律师就会按照我遗嘱中的内容分配我死后的财产,我的整个公司和名下的不动产都是你的,我不会给她们母女留下一分钱!"

  "爸爸,这……"

  对于父亲的这个决定,就连当事者苏篱落都感到无比震惊。

  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原因,会让爸爸作出这样的决定?

  关注微信公众号【五星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旧城》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407.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