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不期而遇的深情》窦芷橙苏晓毅柏天翊宋昊然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不期而遇的深情》窦芷橙苏晓毅柏天翊宋昊然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一章 等着当有钱寡妇

  不期而遇的深情

  不期而遇的深情

  乐云

  "所以,你最后同意了,和那个传闻中又哑又瘸的男人结婚?"苏晓毅难以置信的打量着窦芷橙,后者此时正慢条斯理的搅拌着面前的咖啡。

  如果不是周围人多,他铁定要撕开她的脸皮,看看她是不是被人冒充了。

  窦芷橙懒洋洋的掀起眼帘,"这话你已经问三遍了,苏晓毅,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个耳聋科医生诊治一下?"

  苏晓毅没心情理会她的毒舌,揉了揉额头,终是忍不住再度向她确认:"你确定你要嫁给柏天翊?博世集团的那个没半点实权的傀儡总裁?你们家和他联姻能有什么好处?"

  "好处……"窦芷橙单手撑住脸颊,嘴上咬着拌匙,认真想了一会儿,才慢悠悠的开口:"这得问我爸,我不知道。"

  苏晓毅恨铁不成钢,气得使劲瞪她,"你爸把你找回去,不会就为了让你联姻吧?你家不是还有个当大小姐养了十几年的私生女么,怎么不让她去?"

  窦芷橙摊手,一脸无辜状:"谁让我爸和她妈是真爱,我妈这个正室都得靠边站,更何况我这个没养过几天的女儿了,不牺牲我还能牺牲谁?"

  苏晓毅盯着她满不在乎的小模样,反而冷静了下来,嘴里叹了一口气,"说吧,你有什么打算?"

  刚才一时听到消息太过震惊,才会忘了,他这位打小就在星南孤儿院享有女霸王之名的发小,又岂会是低眉下首、甘心屈从的脾气?

  窦芷橙微微上扬的丹凤眼闪过一抹诡异的光,她勾起唇角,似戏谑又似认真的说道:"我能有什么打算?好不容易有男人敢娶我,我当然是嫁了。虽然柏天翊没权没势,但钱应该不少,听说他体弱多病铁定活不长,等他一死,他的财产自然就是我的了,到时候我成了富婆,想找什么男人找不到?"

  苏晓毅气得嘴角直抽,合着这丫头就等着当有钱寡妇了?他抹了把脸,耐着性子继续开口,"柏天翊是不是该庆幸,你会等着他先死掉再去找下一春?"

  窦芷橙笑盈盈的眨眨眼,"我可是正常女性,也是有需求的好么!他半身不遂没那啥能力,我等他死了找别的男人,不应该吗?"

  绿色植物墙背后,诡异的气氛笼罩着三个气质不凡的男人。三人面前放着几份文件,显然是在谈论事情,然而此时没有一人说话,都沉默的听着隔壁传来的说话声。

  "咳,BOSS,不如我去向窦小姐解释解释?"宋昊然强忍住爆笑的冲动,握拳抵唇干咳两声,终于打破了安静得古怪的氛围,说话间,眼角余光偷偷瞥着对面坐着的冷峻男人。

  柏天翊面无表情的看他一眼,语气冰冷:"解释什么?"

  当然是有关那啥啥能力什么的……可惜,宋昊然只敢在心底嘀咕,嘴上则一本正经的回道:"当然是解释一下,外界的那些传言不可信。"

  啧啧,没想到未来老板娘这么彪悍,还没进门就盼着老板死,而且还等着接收老板的遗产后去找别的男人。

  旁边的罗一宸白了他一眼,这小子敢不敢再虚伪一点,当谁不知道他心里早笑得直哆嗦了?

  他推了推鼻梁上的银边眼镜,望向看不出情绪的柏天翊,有几分不确定的道:"您真的决定和窦家联姻?窦家这些年虽然发展不错,但并不能帮到您多少。"

  柏天翊一言不发,眸色越来越深沉。就在这时候,隔壁传来一阵清脆悦耳的笑声,他的眼神不为所察的柔软了几分,脸上却依旧毫无表情,"我有用。"

  罗一宸与宋昊然对视一眼,恍惚想起,似乎这场联姻还是自家老板亲自授意安排的,难不成窦家真有什么值得重视的筹码?

  一阵脚步声传来,卡座外走过一对年轻男女。罗一宸与宋昊然下意识的看向柏天翊,就见柏天翊的视线一瞬不瞬的锁在那个年轻女人身上。

  窦芷橙敏锐的察觉到一道炙热的目光正盯着自己,她不动声色的侧首瞟去,蓦地对上了一双如鹰隼般深利的黑眸。

  那双眼睛幽深得令人看不透,却又仿佛夜空中最亮的星辰,令她心弦莫名一颤,不由多看了两眼。

  这个男人二十七八岁年纪,一身纯手工西装明显价值不菲,棱角分明的脸庞,高挺的鼻梁,冷峻的气质,处处彰显着和这家小咖啡厅格格不入的尊贵。

  直觉上这个男人肯定不简单,但窦芷橙脸上并未表露出丝毫,若无其事的收回目光,跟着苏晓毅离开了咖啡厅。

  简不简单也与她无关,反正只是一个路人甲而已!

  直至她的身影消失,柏天翊才敛眸收回了目光。一直在悄悄观察他神色的罗一宸和宋昊然,猛地捕捉到了他眸底一闪而过的柔色与失落,不由得面面相觑,表情变得有些古怪起来。

  老板今天特意跑到这家小小的咖啡厅来,难道就为了看窦小姐一眼?

  柏天翊察觉到两人满眼的八卦,冷冷瞥他们一眼,起身朝外走去。

  "BOSS!"宋昊然赶紧叫住他,谄媚的将搁在角落的轮椅推出来,"最近狗仔比较多,还是小心为上。"

  柏天翊回过头,眼神冰寒刺骨,瞬间让宋昊然笑脸一僵,心肝儿直打颤。柏天翊却理也未理他,转身走了出去。

  罗一宸拍了拍宋昊然僵住的肩,"飞机上挂暖壶的技巧都学会了,不错!"

  老板明显对窦小姐说他半身不遂很在意,这家伙居然还愣是跳出来一再提醒,啧啧,简真是作得一手好死!

  宋昊然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委屈的撇了撇嘴:"明明要装残废的你们,怎么还成了我的错了?"第二章 拿回该得的一切

  不期而遇的深情

  不期而遇的深情

  乐云

  窦家别墅。

  窦芷橙刚在门口换好鞋,佣人秦嫂就捧着一个包装精致的礼盒过来,"大小姐,有人送了这个东西来家里,说是给您的。"

  窦芷橙怔了怔,"谁送的?"

  "说是翡翠庄园的人。"秦嫂如实说道,"那人将东西放下就走了,说请您务必收下。"

  "翡翠庄园?"窦芷橙一愣,心里满是疑惑。

  礼盒包装严密,看不出里面是什么。而且她也不认识翡翠庄园里面的人,怎么会给她送东西来?

  秦嫂显然也不知道究竟是谁送的,她便也没再多问,对秦嫂点点头表示知道了,随后拿着礼盒朝楼上走去。

  刚到楼梯口,楼梯上就迎面下来个娇俏可人的漂亮女孩,见到窦芷橙,女孩眸底飞掠过一抹嫉恨与不屑,脸上却笑得极是甜美,"姐,你回来啦!"

  说话间,她瞥见窦芷橙手上的礼盒,眸光微闪,一脸好奇的问道,"咦,这是什么东西?包装的真漂亮!"

  "你喜欢送你好了。"窦芷橙十分大方的将礼盒往女孩面前一递,笑眯眯的道,"反正你已经习惯了抢我的东西,不抢你今晚肯定睡不着。"

  女孩表情顿时一僵,脸上的笑几乎维持不住,半晌才勉强扯开唇角,"姐,你真会开玩笑,我什么时候抢你的东西了?"

  果然够能忍。窦芷橙勾勾唇,"窦之遥,开没开玩笑,咱们心知肚明,想装纯真无邪,就好好掩饰住眼底的贪欲,现在你这境界还不及格啊!"说完,她步伐闲适的越过窦之遥上了楼,未再看她一眼。

  窦之遥侧身一语不发的盯住她的背影,脸上的甜笑早已消失,眼底的阴鸷更是浓得令人心惊。

  回到房间,窦芷橙毫不意外的看到一位瘦弱的中年美妇正坐在沙发上翻看相册,听见声音,美妇抬头望过来,"回来了,累不累?"

  窦芷橙眼神软了软,坐过去亲昵的挽住美妇的胳膊,凑过头看向相册,"不累,就和阿毅在咖啡厅喝了杯咖啡。妈,这相册你哪找出来的?"

  "给你打扫房间时找到的。"安静蕾轻抚着手中的相片,感慨的道,"看着这些照片,就感觉时间过得真快,一晃眼你都这么大了。"

  窦芷橙笑道:"有时间我们一块出去再拍些照片,这些可都有些年头了。"

  安静蕾却是眼圈一红,"是妈不好,当年如果不是妈不当心,也不会让你失踪吃尽了苦头,一个人孤苦伶仃十几年,现在想看看照片回忆都没有办法。"

  窦芷橙连忙揽住她的肩,"妈,我没吃什么苦,孤儿院的院长妈妈和阿毅他们都非常照顾我,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你想看照片我待会就洗出来给你,阿毅那边还有些录像,我让他传过来。"

  安静蕾知道女儿是在安慰自己?她失踪时仅仅八岁,不知受了什么刺激造成记忆紊乱,连家和亲人都忘记了,最后被丢进了孤儿院。

  一个记忆空白的八岁孩子,在孤儿院那种地方如何能过得好?况且星南孤儿院环境虽然还不错,但也称不上好。

  一想到她千娇万宠的女儿在那种地方生活了十几年,不知道受过多少委屈和苦难,她的心就揪得生疼。

  "芷橙,你怨妈妈吗?"安静蕾摸着她的脸,满目自责与怜惜,"妈知道你不想嫁给柏天翊,这对你不公平,可是妈没有办法,妈不能让你爸爸将窦家的家产便宜那对母女,这些都应该是你的,窦家的一切都应该是你的!"

  说到这,安静蕾温婉的脸上闪过一抹厉色,旋即她又目光一柔,直视窦芷橙的双眼,认真的道:"柏天翊答应过妈,会对你好,不会让你受委屈,而且他会帮助我们拿回你该得的一切!"

  窦芷橙心里有些发苦。其实,她很想说并不在意窦家的家产,可是面对这个饱受失女之痛十几年,如今一心只想为她夺家产的亲妈,她实在说不出口。

  在她失踪的十几年里,安静蕾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就算她如今回来了,这种症状也只是减轻而未痊愈,如果没有一个信念支撑,她怕安静蕾无法撑下去。

  想到这些,她无声一叹,转开了话题:"妈,你见过柏天翊?"

  要知道,她还没见过柏天翊,就连半月前柏家人来提亲,柏天翊也没有露过面。她对他的一切了解,只有那些难辨真假的传闻。

  譬如双腿残废,哑巴,还有那啥圈叉无能……唯一的可取之处,似乎只有他的显赫家世。

  窦家在柏家面前连小蚂蚱都算不上,就算柏天翊在柏家没有什么地位,但也不妨碍她爸在柏家人来提亲时,激动得恨不得烧高香的反应,当场一口应允了下来,连问她一句都没有。

  那时,她被找回窦家不到一个月,对于窦家并没有归属感,如果不是看在亲妈的份上,她早就一走了之了。

  "柏家来提亲前一天,他和我见过面。"安静蕾神情有些恍惚,仿佛想到了什么。

  "妈,他找你有什么事?"窦芷橙有些疑惑。要说柏天翊要见也该见她爸,怎么会找上她这个几乎不问世事的亲妈?

  安静蕾回过神,慈爱的看着她,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芷橙,有些事,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你要用你的心去感受。"

  窦芷橙送走了安静蕾,倚着门若有所思。显然,她妈是让她不要太相信外界关于柏天翊的传言,那么,柏天翊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揉了揉额头,她打断自己的思绪,现在想再多也是多余,反正这桩婚事她目前不准备拒绝。不管柏天翊究竟是不是如传闻中的那样残废无能,终归是要亲眼一见才能断定!第三章 那传说中的地方

  不期而遇的深情

  不期而遇的深情

  乐云

  不经意间,她扫见了茶几上的礼盒,走过去直接拆开了包装,竟是一个漂亮的糖果盒。

  打开糖果盒,里面是一个用巧克力搭成的小床,小巧玲珑得令人爱不释手,不断散发出诱人的巧克力香。

  窦芷橙不禁吞了吞口水,拈起巧克力做成的枕头放在鼻端深深一嗅,顿时两眼放光:"果然是黛堡嘉莱的味道!"

  压下一口塞进嘴里的冲动,她盘腿坐在茶几前的地毯上,撑着脸颊凝视巧克力床,若有所思。她喜欢黛堡嘉莱巧克力的事就连她亲妈和苏晓毅都不知道,会是谁如此了解她的喜好呢?

  翡翠庄园,究竟是什么地方?

  餐厅里,一片安静。

  窦芷橙神色淡淡的吃着饭,时不时给安静蕾夹菜,并盯着她将碗里的饭菜全部吃完。她回来没多久就发现亲妈有颇为严重的厌食症,这段时间在她的软硬兼施下,才能勉强吃完半碗饭和小半碗补汤。

  窦轩看着她的动作,眼底划过一抹复杂之色,但旋即就将注意力放在了一旁的窦之遥身上。窦之遥也极是乖巧,给他夹菜添汤,做尽了孝女范儿。不过,窦芷橙瞧都没瞧他们半眼,兀自吃自己的。

  一桌四个人,却犹如楚河汉界,泾渭分明。

  等用完晚饭,窦轩叫住了准备陪安静蕾去花园散步消食的窦芷橙,"芷橙,到客厅坐坐,爸爸有话跟你说。"

  安静蕾张口想说话,被窦芷橙暗暗捏了捏的手心,笑道:"好啊!"她转头对安静蕾道,"妈,你先回房歇会,我和爸说完后就陪你去散步。"

  安静蕾压低声叮嘱她:"不管你爸要你做什么,都先别答应。"

  见窦芷橙点了点头,她才松开窦芷橙的手,冷淡的视线看向窦轩。

  "爸,姐姐,我也先回房了。"窦之遥接过秦嫂端来的茶放在窦轩面前,很是乖巧。

  "小遥,你也留下。"

  听到声音,窦之遥有些怯怯的看了看窦芷橙,似乎十分畏惧她。这幅饱受迫害的样子,让窦轩顿时有些不满的看向了窦芷橙:"芷橙!"

  窦芷橙正在削苹果,闻言抬起头,满脸疑惑,"啊?"说着,将削好的苹果递给他,笑了笑,"爸,妈说你最喜欢吃苹果了,我之前尝了点,挺甜的。"

  窦轩不悦之色微缓,接过苹果,示意窦之遥也坐下,看着她俩语重心长的开口:"芷橙,你和小遥是亲姐妹,爸爸知道你对她有成见,但她陪了我和你妈这么多年也不容易,你对她宽容一些。"说完,他颇有些怅然的叹了口气。

  窦之遥似乎被戳中了泪点,瞬间红了眼眶,"爸,我受点委屈没什么,只要您和蕾姨能健康开心就好。"

  窦轩神色宽慰的拍了拍她的手,"爸爸和你蕾姨都知道你的孝心。"

  窦芷橙嘴角噙笑的看着他们父慈女孝,笑意却未曾渗入眼底分毫。

  她现在仍未找回八岁前的记忆,但也许真的是血溶于水,见到安静蕾的时候心底就升起了浓浓的亲近感,可是对于窦轩,她只想说一句呵呵。

  回到窦家近一个月,窦轩对她的态度虽谈不上冷漠,却也较之对窦之遥的疼宠远远不及。这些她都能理解,毕竟一个养在眼前十几年,哪怕养只狗也熟了,自然会更为重视。

  她并不奢望窦轩能对她这个失踪十几年的女儿一视同仁,她只是不理解他对妈妈做的那些事。

  当年她失踪后妈妈得了抑郁病,她爸隔日就将与情人生的女儿带回了窦家,说是找个女儿来陪妈妈,让她转移一些思念,以免伤心过度。

  从秦嫂嘴里听到这些时,窦芷橙只想呵呵哒她亲爸一脸,这特么根本就是想气死她亲妈的节奏!

  原配因女儿失踪伤心欲绝,丈夫迫不及待将私生女带进门,让原配抚养,这要换成是她,保不准杀人的心都有了,也不怨她妈自那天后,就再未正眼看她爸一眼。

  如果不是妈妈心有不甘,不想将窦家让给那对小三母女,只怕早跟他离了婚。

  而窦之遥在窦家被当成大小姐养了十几年,外界几乎没人知道她其实是个私生女。

  她妈虽说不待见窦之遥,但也从未让她受过委屈。可窦之遥刚才的话,一开口就受点委屈没什么!她回来的这段日子,看到的也是窦之遥受尽万般宠爱,委屈是从何谈起?

  窦芷橙目光凉凉的看着他们,窦轩若有所察,干咳一声,转开了话题:"我听说今天翡翠庄园派人送东西给你了?"

  窦芷橙若有似无的睨了眼窦之遥。她爸不是这么闲的人,专程问起这事,不是窦之遥因白天被她讽刺的事告了状,就是这翡翠庄园有些来头,才会让他亲自过问。

  "是啊。"窦芷橙面露不解,"说来也奇怪,我并不认识翡翠庄园的人,也不知怎么会给我送东西。"

  窦轩沉了沉眉,"送的是什么?"

  "一盒巧克力。"窦芷橙神色无奈。那盒巧克力她能看能碰就是不能吃,虽说是她最爱的品牌,可是来历不明,她还真没那么心大的直接吃了。

  窦轩眉头皱得更深了几分,"你真的不认识翡翠庄园的人?"

  窦芷橙摊手,"我回A市还不到一个月,怎么可能认识?"第四章 来迟的神仙教母

  不期而遇的深情

  不期而遇的深情

  乐云

  她对翡翠庄园的了解极少,只知道翡翠庄园在A市是传说中的地方,谁也不知道在哪,也不知道主人是谁。

  不过看起来,她爸对这个翡翠庄园很是在意。

  翡翠庄园每年都会传出三件价值连城的翡翠珠宝,引来无数名流贵胄的疯狂追捧,翡翠庄园也是因此得名。可惜,那位主人迄今为止从没露过面,神秘得令人无从下手。

  "爸,翡翠庄园出来的东西都与翡翠有关,这巧克力……"窦之遥咬着唇瓣,有些犹疑的看了看窦芷橙,仿佛怕她生气似的,"似乎不像翡翠庄园的作风。"

  窦轩也疑惑了,以权势富贵闻名的翡翠山庄,怎么可能用巧克力这种东西当做礼物送人?况且,大女儿回来不久,又从未在A市上流阶层露过面,怎么会有机会结识翡翠庄园的人?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有些失望,"或许是听错了吧!以后让秦嫂他们注意点,不清不楚的人送来的东西就别收了,省得弄出事来。"

  "爸,我待会就叮嘱秦嫂他们。"窦之遥笑容甜美的应下。

  窦轩满意的点点头,再看向窦芷橙,神色淡了几分:"再过三天就是你的婚礼,虽然柏家说一切都由他们准备,但你也不能什么都不过问,免得柏家以为我们窦家对这桩婚事不满意。"

  窦芷橙笑了笑,"我知道了。"

  "最近你和天翊联系过没有?虽然说婚前不宜见面,但打个电话聊一聊也无妨。"

  "发过短信,他最近有些忙。"窦芷橙信口胡绉,她能说连柏天翊的电话号码都没记住吗?

  "嗯,记得多关心关心他。"窦轩不咸不淡的叮嘱了几句,便上楼回了书房。

  窦芷橙起身,准备上楼找她妈,却听窦之遥轻声笑道:"姐,听说有狗仔拍到姐夫去医院复诊,医生透露说姐夫的腿还是有治疗希望的,只是要等个十年八年,待医疗技术突破了,不过,总是有希望的不是么?"

  窦芷橙斜睨她眼,似笑非笑,"还想说什么?你姐夫又残又没用,我就只配嫁给这样的男人?"

  窦之遥眼神闪了闪,有些委屈的辩解:"姐,我没这个意思,你怎么能这么想我?"

  窦芷橙笑眯眯的道:"我怎么想不重要,你放心好了,等我嫁进了柏家,一定给你找个不逊于你姐夫的人。"

  窦之遥神色微僵,这溅人的意思分明是找个比柏天翊更残更废的男人!

  可惜,窦芷橙懒得再跟她打嘴仗,伸个懒腰,径自上了楼,徒留窦之遥怨愤的瞪着她的背影。

  次日,窦芷橙兴冲冲的开车带着安静蕾去了海边,准备来个母女一日游,再拍上几百张照片,以填补安静蕾的遗憾。

  等母女俩疲惫却愉快不已的回到窦家时已近傍晚,窦轩带着窦之遥去参加晚宴并不在家,母女俩倒是乐得不用看到碍眼的人。

  安静蕾先回房休息,窦芷橙正准备上楼,秦嫂将一只精致的礼盒交给了她。

  看着与昨日一模一样的礼盒,窦芷橙微微拧紧了眉。

  "大小姐,我本来想问清那人的身份,可是那人放下东西就走了。"秦嫂有些不安的说道。

  窦芷橙回神,摆摆手,"没事。"说完,她拿着礼盒上楼回房。

  回到房间,她直接拆开了礼盒,等看到盒子中一双用七彩糖果制成的精巧至极的玻璃鞋时,她抬头望向天花板,深深吸了口气。

  昨天是巧克力床,今天是糖果玻璃鞋,不出意外的话,明天八成是甜甜圈做成的裙子了。

  她揉了揉额心,将满头黑线揉散开来。

  虽然她八岁前的记忆十分模糊,但她还是记得她幼时最大的梦想,就是每天能在巧克力床上醒来,然后穿上甜甜圈做成的裙子和七彩糖果做成的玻璃鞋,最后嫁给她的布丁王子……

  呵呵,她这是遇到神仙教母的节奏?可是,这位教母是不是来得太晚了点?

  翡翠山庄。

  安静的工作间里,充满了甜甜的糖果香味。

  宋昊然一进来,就被浓郁的甜香味道笼罩,顿觉牙痛又发作了起来。

  他强忍住吐嘈的冲动,尽量忽视柏天翊腰间的彩虹糖果围裙,抽着嘴角汇报:"BOSS,大少那边已经有了动作,我们的人要不要动一动?"

  柏天翊面无表情的雕绘着手上的玻璃鞋,头也没抬的冷声道:"不必,盯紧。"

  宋昊然点点头,犹豫了下,终于忍不住的说道:"BOSS,相比这些糖果,送窦小姐珠宝首饰或许更合适。"

  柏天翊终于施舍了一个眼神给他,只是冷冰冰的令人发寒,好在宋昊然知道他并没有生气,抖了抖小心肝后继续苦口婆心的劝道:"窦小姐这个年纪的女孩子,虽然也喜欢这些小巧的东西,可是漂亮的珠宝更讨人喜欢。"

  况且,窦芷橙并不得窦轩重视,尽管不会缺她什么,但比起隔三岔五的给窦之遥购买珠宝首饰,显得受冷落得多。

  窦夫人身体不好,没有太多精力给窦芷橙添置这类东西,以致窦芷橙回到窦家后,身上的穿戴依然十分普通。

  柏天翊眸光闪了闪,不冷不热的"嗯"了一声,低下头继续雕绘玻璃鞋上的图案。

  宋昊然无奈,老大无意再搭理他,识相的准备离开,但刚一转身,就听见柏天翊冷淡的声音传来:"L.O转到她名下。"

  宋昊然呆了下,还没来得及为老大突然讲了超过四个字而惊喜,随即反应过来话中的意思,嘴角直抽抽。

  不送珠宝,送珠宝店,他家老大果然是个壕啊!

  L.O是A市的顶级珠宝店,虽然在他家老大的产业中只算一般,但也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

  第五章 新婚夜该做的事

  不期而遇的深情

  不期而遇的深情

  乐云

  另一边,窦芷橙还不知自己已经身价倍增,正双手插兜的跟在窦之遥身后逛着商场。

  "姐,你看这件怎么样,蕾姨穿应该很合适。"窦之遥拿起一件华丽的贵妇装,笑意甜甜的询问窦芷橙的意见。

  窦芷橙漫不经心的睨了眼,"还行。"反正她妈也不会穿。

  "之遥,依我看这件更合适。"窦之遥身边容貌娇俏的年轻女孩拿起另一件衣服,同时不屑的剜了眼窦芷橙,"窦大小姐在孤儿院那种地方待了十几年,哪会知道像安阿姨这种身份的贵妇应该怎么穿衣打扮?"

  "珞珞!"窦之遥佯作不满的轻唤了女孩一声,但窦芷橙如何看不出她眼底的满意?

  "姐,珞珞心直口快,你别介意。"窦之遥转头又对窦芷橙解释歉疚。

  窦芷橙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给那女孩递了一眼,"冯珞珞,我记得你家也不过是普通人家,怎么,跟着窦之遥去了几次上流阶层的宴会,就知道我妈这个身份的贵妇该穿什么了?"

  她若有似无的咬中了"我妈"两个字,让窦之遥脸色微微一变,而冯珞珞只觉她是在讽刺自己是窦之遥的跟屁虫,顿时怒火中烧,张嘴就要回骂,窦芷橙嘴一扬,直视窦之遥,"你确定带着她,我们能好好逛街?"

  窦之遥暗自咬牙,勉强扬起唇角,柔声对冯珞珞道:"珞珞,不如你先回去吧,下次我再叫你一起逛街。"

  "之遥,你……"冯珞珞一脸的难以置信。

  "有的人,就是不能认清自己的身份,给几分脸色便不知天高地厚,孰不知在旁人眼里只是个随时就能抛弃的跳梁小丑。窦之遥,你说是吧?"窦芷橙在旁凉凉的煽风点火。

  "你!"冯珞珞双眼冒火的怒瞪向窦芷橙。

  "珞珞!"窦之遥声音高了几分,隐含警告。

  冯珞珞身形一颤,强压下怒火,委屈的咬紧唇瓣,"那、那我先回去了。"说完,她一步三回头的走了出去。

  "姐,我们继续逛吧!"窦之遥脸上恢复了甜美的笑容,仿佛刚才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窦芷橙意味深长一笑,"窦之遥,给你个忠告,就算想挑选绿叶陪衬你自个,最好也挑个聪明点的,否则只会坑了自己。"

  窦之遥表情不变,笑容依旧:"姐,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知道不知道都无所谓,反正最后倒霉的不是我。"窦芷橙无所谓的耸耸肩,又打了个呵欠,"我累了,你继续逛吧,我到楼下喝杯咖啡。"说完,她提步走出了服饰店。

  窦之遥看着她的背影,渐渐收敛了笑容,眼中寒芒闪烁。

  窦芷橙回归窦家的事还未在上流阶层传开,但婚礼那天就会昭告天下,而她私生女的身份也会曝光。一旦她私生女的身份曝光,不提那些眼高于顶的名门千金会如何轻视嘲笑她,就算她想嫁入豪门也再无可能。

  这些年,她妈一再交待她要讨好安静蕾,可安静蕾那女人对她一直视若无睹,窦芷橙一回来,安静蕾就将手中窦氏集团的股份全部给了窦芷橙,这让她如何甘心?

  不过,就算窦芷橙是窦家真正的大小姐又如何,爸爸最爱的是她妈妈,最疼的是她窦之遥。

  否则爸爸也不会在她们母女的挑拨下,同意将窦芷橙嫁给柏天翊那残废男人。爸爸私下已经答应她,一待窦芷橙结婚就让她交出所有股份,窦氏集团日后只会是她窦之遥的!

  窦芷橙自然不知窦之遥的野心,就算知道了也只会嗤之以鼻。她在楼下咖啡厅随意找了个位置,点了几样点心,边吃边看杂志。

  今天要不是她爸让她和窦之遥出来逛街,而她现在还不想当着她爸的面和窦之遥闹翻,否则她还真懒得出来。

  "这里有人么?"一道低沉的男声倏而在她头顶响起。

  窦芷橙抬首,霍然就见一个戴着鸭舌帽的年轻男人端着咖啡站在她桌边,一双泛着凛冽寒芒的墨眸落在她对面的椅子上,其意不言而喻。

  男人长得极好,鬼斧神工般的俊美面庞带着浑然天成的优雅与冷傲,高挺的鼻梁,两瓣噙着冷漠弧度的薄唇,无一处不散发着冷峻迷人的气息。

  恍惚间,窦芷橙觉得这个男人有几分眼熟,但又确定自己并不认识对方。她略略环顾四周,竟然都已经坐满了人。她将桌上的东西往自己这边挪了挪,客气的道:"没有人,请随意。"

  "谢谢。"男人语气淡漠却礼貌的道了声谢,在她对面坐下。

  之后,两人顾自做自己的事,并没有交谈,而窦芷橙丝毫未察觉男人正不动声色的凝视着她,幽黑的眸中闪烁着与冷峻气质迥异的温柔。

  对面的安静让窦芷橙不经意掀了掀眸,却见对方正在看书,封面正对着她。封面上画着一对肢体纠缠极具某种暗示的男女,书名很醒目《新婚夜该做的一件事》,窦芷橙眼角直抽。

  这种书在公共场合看,真是大丈夫?

  窦芷橙表情怪异的瞅瞅对面的男人。现如今小学生都知道新婚夜该干嘛吧?

  这男人虽然气质冰冷,可瞧着也不可能是个雏,居然还会看这种书?况且,看这种书还不如看某国动作片来得深刻吧?

  窦芷橙心底不断吐嘈,男人觉察到她的视线,放下书,冰冷锐利的目光直射向她,"有事?"

  窦芷橙被抓包,不免有些尴尬,摸摸鼻子,干笑两声:"你这本书挺有意思的。"

  关注微信公众号【五星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不期而遇的深情》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406.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