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独守一座孤城》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独守一座孤城》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绑架

  独守一座孤城

  独守一座孤城

  江鱼儿

  "思涵,我跟严氏集团的董事长是二十几年的老战友,爸爸在你们和严雨泽未出世前就与他们有了约定,如果生了一男一女就结为夫妻,谁知道你妈却一下生了俩,这些年爸也看出来了,你姐姐的性格不适合嫁过去……所以,爸爸决定,让你嫁进严家!"

  关思涵潜意识里不停的回荡着这句话,慢慢地,她睁开了眼睛。

  刺眼的灯光让她几乎无法看清身在何处。

  破旧斑驳的墙壁,一片狼藉的地面,安静的让人窒息的空间。

  手指粗的麻绳紧紧缠绕在她纤细优美的身躯上,将她彻底的固定在身下的椅子上。

  她眼里闪过一丝慌乱,眼前的一切和后脑勺的痛感,让她意识到她被绑架了!

  她记得,她明明坐在严家接她去参加自己的订婚宴的路上,可突然,后脑传来一阵剧痛,随后,她晕了过去。

  是谁绑架了她,怎么带她来到这里的,她一概不知。

  疑惑之时,眼前锈迹斑斑的铁门,被人一把推开。

  当门后那熟悉的女人出现在她眼帘中时,关思涵激动起来。

  她有救了。

  "姐姐,快帮我解开!"

  "解开?"关思慧绝美的脸上露出一丝冷笑,"关思涵,你就不奇怪我为什么会在这?"

  关思慧的话仿佛当头棒喝,单纯的关思涵顿时恍然大悟,"是你绑架了我?"

  幕后操控绑架她的人,居然是她的亲姐姐?

  她瞪大眼睛,不敢置信。

  "关思涵,从小到大,爸爸把最好的都给你,现在连最好的男人也给你,为什么?为什么他要那么偏心!凭什么就你可以嫁给他?而我就不行?凭什么?"

  关思慧盛气凌人的走到她面前,蹲下身,森冷的看着关思涵,然后缓缓的抬起她持着一把锋利水果刀的右手。

  "姐,你想干什么?"

  关思涵不敢相信的摇晃着脑袋,她不相信眼前这个人是最疼爱她的姐姐,她,到底要做什么?

  关思慧似笑非笑的看着关思涵,"关思涵,你别怪我,只有这样做,我才可以取代你的位置,嫁给他!"

  关思涵整个人吓傻了,"姐……不……不要……"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划破了夜空。

  "关思涵,你根本不配拥有和我同样的容貌,我要毁了它,彻底毁了它!"关思慧手上的水果刀毫不留情的落在了关思涵的脸上,一刀又一刀,直到关思涵的整张脸面目全非,直到她彻底疼晕过去。

  从始至终,关思慧都没有一丝的不忍或是怜悯。

  她就像是在随意的切割案板上的猪肉,冷血的让人脊背发寒。

  关思慧看着晕过去的妹妹,唇角冷漠的勾了勾,慢慢站起身,狠狠的扔掉血淋淋的水果刀,瞪了瞪地上的关思涵,朝着门口喊了一声:"来个人!"

  "完事了?后面怎么处理?"

  "找个人贩子把她给我卖到深山老林里去,永远也别让她再给我出现!"

  "您就瞧好吧。"

  面前的男人笑着解开关思涵身上的麻绳,将她粗鲁的拖了出去,看到那抹狼狈被拖出去的身影和地上的血痕,关思慧的脸上挂了几许满意的微笑,无情的薄唇在浅浅的呢喃:"从此,关家就只有一个女儿!只有我,才有资格嫁进严家,成为严家的儿媳,成为雨泽的妻子!"第2章 自投罗网

  独守一座孤城

  独守一座孤城

  江鱼儿

  三年后。

  西城市,红格山。

  红格山,是一片巨大的山区,方圆几百公里,几乎没有人烟。

  但是刚入红格山的山角附近,坐落着一座农家乐。

  这家农家乐,是整个红格山唯一的农家乐,它是专门为探险、爬山、考察地理的人提供方便的私人营业场所。

  "思涵,这是108号客房要的开水,你赶紧送过去吧!"

  靠在柜台上说话的,便是农家乐的老板娘,一位五十左右的妇女。

  "好的,阿姨!我这就去!"

  听到老板娘的吩咐,关思涵迅速抬起头。

  她的眼睛清澈明亮,没有一丝杂质,如果不算她脸上那个巨大到将她的眼睛以下的部分遮的严严实实的口罩,她绝对算得上是一个美女。

  关思涵微笑而礼貌的接过老板娘手里东西,眼眸里微微一笑,下意识的抬手摸了摸脸上的口罩,确定口罩没有任何滑落的迹象,这才往客房走去。

  一年来,关思涵每天都带着口罩示人,极少有人见过她口罩下的真面目。

  曾经也有很多客人想要探寻她遮掩在口罩下的真面目,可最终却都失败了。

  关思涵一直小心翼翼的保护着脸上的口罩,时时刻刻的防备着口罩忽然滑落。

  她不敢大意,生怕口罩下恐怖丑陋的脸会把客人给吓到。

  关思涵很尊敬老板娘,对她言听计从,对她的家人也像是对待亲人一样。

  一年前如果不是老板娘的儿子,她现在还被囚禁在那个终日不见阳光的地窖里,等待别人来宣判她的命运,等待那个痴痴傻傻的低能儿来玷污她的清白。

  老板娘的儿子给了她自由,更帮助她获得了一个合法的身份,让她留在这里,给了她稳定而平静的生活。

  如果不是遇到他们,她怕是一年前就已经暴尸荒野了。

  不知不觉间,关思涵已经走到了108号房间门外。

  关思涵礼貌的轻按了两下门铃,只是屋里却没有任何的回应。

  难道房主并不在房里?

  如果不在,为什么会要开水呢?

  关思涵疑惑的再次按下了门铃……

  108客房内,严家大少严雨泽正难受得躺在床上,胡乱的扯着衣领,脸色红的吓人,死死的咬着牙关。

  该死的!居然有人在他喜欢喝的饮料里面加了东西!

  他的身体,在那东西的驱使下变的燥热不堪,他拼命的忍耐着内心的躁动,英俊的脸上尽是细密的冷汗。

  "叮咚,叮咚……"关思涵这次是多按了几下,她转动着水灵的大眼睛,不停思索着,难道是房主不在吗?

  关思涵紧紧拽着手里的开水瓶,似乎听到了一阵幸灾乐祸的轻笑。

  这笑声,是从108旁边的107号房间里传来的。

  "你说,雨泽撑不撑得过去?"

  说话的人,是107号房间的孙毅,孙毅坐在床上,一脸解气的对他对面沙发上的男人说道。

  "你这样会不会太过分了,这里可没有医院,万一出了事怎么办?"

  "过分的是他好吧!谁让他骗咱们来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的!我当然要给他一点惩罚,再说,那东西又不会要人命,最多明天他就没事了!"

  "要不,我还是去看看他吧。"

  孙毅对面的男人说着就要起身,却被他一把拉住:"我劝你现在最好不要过去,不然你的菊花肯定保不住!"

  没错,正如孙毅所料,严雨泽确实不行了,他此刻已经出现了幻觉,眼前不时闪过妖艳的女子,可这荒郊野岭的,他该怎么办?他真的能够撑到第二天早上吗?

  他浑身燥热得仿佛进入了地狱,白色的衬衣全数湿透,为了不让外面的铃声继续下去,他暂时压抑着体内的欲火,摇摇晃晃的走到了门口,打开了房门。

  目光交错的瞬间。

  关思涵发现眼前男人那双恍惚的眼眸里,全是火红的欲望,她下意识头往后仰了下,她立刻看到了男人的脸。

  严雨泽?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关思涵不可思议的看着严雨泽,尽管她曾经只在网上见过他的照片,可是关思涵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

  他本人,比电脑上帅气凌厉多了。

  不过,同样惊讶的,还有yu火fen身的严雨泽,他使劲的睁大眼睛,看着面前咫尺之毫的女人,毫不迟疑一把抓住。

  "唔……"关思涵吓坏了,她从来没有跟男人这样近距离的接触过。

  她极力的反抗着,可是女人跟男人的力气明明就相差甚远,注定一切都是徒劳。

  她反抗得越来越厉害,严雨泽就将她钳制得越紧。

  "放开我!放开我!"

  关思涵两只手也不停的往他身上捶打,甚至是猛烈的抓扯着。

  欲望已经吞噬了理智的严雨泽,对于这些小三脚猫的工夫毫无作用,甚至那拳头捶打在他身上,根本就是加重他心底的烈火。

  关思涵索性被他横抱了起来。

  进门的时候,她死死的拉住门栏与严雨泽做抗争:"放开我!放开我!放开我……"

  关思涵拼死挣扎,不管严雨泽怎么抱着她想要往前走,她都不放手,十根手指头,剧烈疼痛着。

  严雨泽拉得也有些累了,他总算肯松手,关思涵见他松手,她的身子也软了下来,手臂都快断了似的,本来以为他松手,她就可以趁机逃跑,结果,她刚刚一松手,整个人又被他猛地拉了过去。

  并将她整个人顺势拽进去,按在了床上。

  关思涵试图爬起来,试图推开他,可他大概是有了刚才的教训,说什么也不放手。第3章 纠缠

  独守一座孤城

  独守一座孤城

  江鱼儿

  严雨泽的纠缠,并没有就此结束。

  关思涵最后被逼到了房间的墙角尽头,她苦苦哀求,大声呼救。

  可是108号房间在走廊尽头的位置,加上墙壁的隔音效果很强。她的呼救,根本不会有人听见。

  "唔……"

  房间里,响起了一声尖叫,那尖叫声,带着一点说不出的痛和隐忍,就连窗外的风似乎也在替她哀鸣。

  可是暗涌的黑夜,这一切,不过只是开始……

  第二天。

  严雨泽醒来的时候,全身上下都像被车子碾过一样,被子的凌乱度也更加证明了昨夜的疯狂。

  严雨泽吃力的扶住脑袋,微微的皱了皱俊美的眉心,眼前闪过一些令人热血澎湃的画面。

  那个女人是谁?

  昨夜,只顾解开身体里的火,方式太过直接,加上当时视线模糊,思维涣散,他已经不记得那个女孩是什么模样了。

  严雨泽微微扶额,想要在脑海里回忆起起昨晚女人的样子,可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就在这时候,他的门被人推开,走进来两个背着黑色背包,穿得衣冠楚楚的俊美男人。

  虽然俊美,但是他们比起坐在床上的严雨泽却似乎要稍微逊色一些。

  孙毅一脸的邪恶,笑嘻嘻的道:"雨泽,昨晚你过得很滋润嘛?"

  "昨晚的事,是你干的?"

  看到孙毅那表情,严雨泽脸色一沉,瞬间恍然大悟。

  孙毅不自然的摸了摸鼻子,目光闪躲:"时候不早了,咱们是不是该出发了!要不然啊,今天都该到不了山顶了!"

  "孙毅,这笔账,回去再找你算!"

  严雨泽站起身,迅速的穿好衣服,提起桌子上的探险包,快速的走出了房间。

  "诶,你等等我们啊!"

  孙毅拽着另外一名男子,随着严雨泽消失的方向,小跑着追上去。

  关思涵刚刚从浴室里出来,正准备卸下浴巾,换上干净的衣服,就看到房间门被一个男人猛的推开。

  孙亚楠熟悉的身影站在门口,大声的问:"思涵!你昨晚上你去哪儿了?你知道吗?我找了你很久!"

  对方原本怒气冲冲,但一看到关思涵身上裹着浴巾,便立刻愣住了:"思涵,你怎么一大早洗澡?"

  关思涵可跟他已经相处了一年,她可是从来都没有一大早洗澡的习惯。

  一时的惊慌失措的关思涵,有些慌张的走过去,慢慢镇定下来。

  眼前的不是别人,正是一年前救下她的孙亚楠。

  孙亚楠其实是个不错的男人,还是个特种兵,甚至还是因为她退的役,他还不嫌弃关思涵这张被毁得丑不堪言的脸,跟她无数次的表白过。

  而关思涵对他也不是没感觉……

  孙亚楠在这个时候出现,更是让关思涵为昨夜的事揪心、难受。

  她想了会儿,双手抓住浴巾边缘,说:"我有点感冒,所以,泡了个热水澡!"

  "感冒了?"

  孙亚楠大步走到她面前,就要摸她的额头,关思涵脸色一白,急忙倒退好多步:"亚楠,我已经没事了,泡完热水澡感觉好多了!你不用担心我!"

  孙亚楠被关思涵的动作吓了一跳,他愣了会儿,皱起眉头:"思涵,是谁欺负你了?"

  孙亚楠的目光死死落在了关思涵肩膀上、脖子上的那些红印上。

  "没……没有!"

  "思涵,如果你受了什么委屈一定要告诉我!我绝不会让人欺负你!"

  "谢谢,真的没有!"

  看到孙亚楠要看穿她一般的眼神,关思涵羞愧的低下了头。

  "你的嗓子怎么了?怎么这么沙哑?要不,我还是开车送你去医院?"

  关思涵的嗓子的确沙哑,可不是病,而是因为昨夜……

  但关思涵却不会跟他说出真相,只得紧紧的咬着下唇:"真的不用了,我多喝点水就没事了!"

  孙亚楠缩回了手,关切的看着她:"思涵,你能告诉我,你昨晚到底去哪儿了吗?一晚上不回来,你知道我多担心你吗?"

  一提到昨晚,一阵滚烫的东西涌了上来,关思涵的眼睛微微发红,急忙低下头:"我就是心情不好,一个人出去转了转,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孙亚楠狐疑的看了关思涵一眼,但是从她这张满脸疤痕的脸上也看不真切,到底放弃了,然后说:"思涵,你也知道,这周围不安全,下一次,你如果想晚上出去转悠,一定要告诉我,我陪你一起去!"

  "好的,我知道了,亚楠,你去忙你的吧!我有些累,想休息!"

  "嗯,你好好休息!等你休息好了,感冒好了,我带你到山上打野味,顺便散散心!"

  听到她要休息,孙亚楠便没有再继续追问,说完,他便转身走了出去,关上了门。

  屋子里又只剩下了关思涵,还有一屋子的宁静,关思涵这才慢慢的走到门边,将门反锁。

  确定门不会再被打开,她才走回床边,卸下浴巾。

  雪白的肌肤在冰冷的空气里瑟瑟发抖,上面有大片的淤痕,还有一些暧昧的粉红的痕迹,那些痕迹,格外刺眼。

  这,也是她最怕被孙亚楠看到的。

  她不想让孙亚楠知道昨晚上在她身上所发生的事。

  关思涵站在原地,完全不知所措,她忍不住抱着自己瘦弱的胳膊。

  脑海里闪烁出了昨晚上那个男人疯狂的模样……

  几天后的下午。

  红格山一旦到黄昏之时,便美得绚丽夺目。

  红格山出名的不只是它的神秘莫测,也更因为这满山满山的红色枫叶,每每到了这样轻高气爽的秋天,更是让人觉得心旷神怡。第4章 再次相遇

  独守一座孤城

  独守一座孤城

  江鱼儿

  站在帐篷外边的关思涵,因为这两天出来散心的缘故,倒是觉得心情舒畅多了。

  "咕噜咕噜……"

  她的肚子不争气的叫唤起来,虽然她跟孙亚楠两个人带了不少吃的喝的,可是在这荒山野岭呆了两天后,就会特别的向往米饭和热喷喷的菜肴。

  关思涵忍不住捂住胃。

  而就在这时,背着火枪回来的孙亚楠,一脸的喜悦。

  "思涵……你看我带回了什么?"孙亚楠手里提着两只灰色的毛茸茸的,身上还有血迹的东西。

  关思涵瞟了第一眼,未看清楚,再细细瞟第二眼时,她的眼睛瞬间定住:"你?"

  "你看看!是不是很肥,这下我们可以填饱肚子了!"孙亚楠得意洋洋的将手里的两只兔子提得高高的。

  关思涵定住的眼睛里里透着的怜悯。

  "怎么了?"孙亚楠无辜的、傻傻的望着关思涵。

  "我们晚上要吃这个?"

  关思涵紧紧的锁着眉心。

  "这可是难得的美味。以前我在部队野外训练时,就经常吃这个,不过在部队可没有烧烤料!"

  孙亚楠笑嘻嘻的说着,只是,说完这话,关思涵的眉头皱得更加深了。

  "怎么了?思涵?"孙亚楠心疼的走近关思涵,放下手里的两只兔子,一双大手把着关思涵的双肩,心疼的打量着她。

  关思涵淡淡的撇了一眼孙亚楠,蹲下身,抱起已经没有温度的肉呼呼的兔子,有些难过。

  孙亚楠转过身,看着蹲在地上捧着兔子难过的关思涵。

  "可怜的小兔子!"

  关思涵的神情很悲伤。

  孙亚楠也缓缓的蹲下身体,一只手扬在她背上,明明距离就很近了,他还是没有拍下去。

  他知道思涵很善良,所以更是不知道此刻该怎么安慰她。

  "啊……"

  孙亚楠正要说什么,耳边突然传来了一声划破长空的惨叫。

  不只是他,关思涵也听到了。

  只见关思涵伤感的眼睛,瞬间变得敏锐起来,猛地看向了远处的密林处。

  随后,关思涵望着孙亚楠,孙亚楠望着关思涵……

  两人就这么对望了一会儿。

  "好像有人出事了,我去那边看看!"

  先开口说话的人是孙亚楠。

  "我也去!"

  关思涵放下怀里的兔子,站起了身来。

  孙亚楠看着关思涵,语气坚决的说,"你去可以,但是你必须保证,遇到任何危险,要第一时间离开!我不希望你受伤。"

  "嗯!"关思涵重重的点头。

  "走吧!"孙亚楠豁然转身小跑着奔向了发出了声音的地方,关思涵则紧跟其后。

  只是等他们到了不远处的密林后,面前的一幕让关思涵的瞳孔瞬间放大了很多倍。

  孙亚楠蹲下身,伸出右手两根手指按在了他脖子上的大动脉上,静静的感受了一会儿,这才松了一口气,"好在只是晕过去了,应该没什么事!"

  目瞪口呆的关思涵站在原地,紧紧的握着指尖,好一会儿都没有说出一句话。

  孙亚楠并没有发现关思涵的异样,准备扶起地上男人,却发现他的嘴唇在慢慢的变得乌黑起来。

  "思涵,快来,来帮我!他中了毒!"

  但依然还站在原地发呆的关思涵根本没有听到孙亚楠的话。

  "思涵?"

  提高的分贝,让关思涵瞬间反应了过来:"啊?"

  "他中毒了!快来帮我!"

  中毒了?

  关思涵神情复杂走到了孙亚楠面前,蹲下身,看着躺在地上的男人。

  她不由得在心里冷笑:严雨泽啊严雨泽,你为什么又出现了?而且还是以这样的方式……

  在关思涵的帮助下,严雨泽的乌黑的嘴唇渐渐的变了有了一丝血色。

  "毒解了?"

  关思涵皱着眉头问一旁的孙亚楠。

  "没那么容易,只是暂时控制住了而已。"孙亚楠冲关思涵微微摇了摇头。

  "这么严重?亚楠,他到底中的什么毒?"关思涵紧紧抿着下唇,疑惑的目光不停的在严雨泽的身体上搜索着。

  "如果只从他脖子后面的两个牙印来看,应该是被蛇咬了!不过……"孙亚楠紧紧拧着眉头,似乎在极力的思索着什么。

  "不过?你的意思咬他的蛇没毒?"

  "咬他的蛇肯定是毒蛇,这一点毋庸置疑!不过他中的毒却也不全是蛇毒!至少据我所知,被毒蛇咬伤之后,嘴唇绝不会乌黑!"孙亚楠的眉头拧的越来越紧了。

  "会不会是他误吃了什么东西和蛇毒混在一起就变成了致命的毒剂?"关思涵不确定的说。

  "误食?不可能!你看他身上的装备,有很明显磨损的痕迹,显然他对野外生活极有经验,而且背包里有充足的食物,也没必要乱吃东西!"

  随着孙亚楠一步步的分析,他紧皱的眉头渐渐的舒展开,眼中闪过一道智慧的光芒。

  "那这么说应该是有人给他下毒了?"关思涵听出了孙亚楠的言外之意,惊诧的看着平躺在地面上的严雨泽,"这不可能吧?"

  "没什么不可能,这世上本就人心险恶!"孙亚楠脸色严肃的摇了摇头,看着严雨泽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严雨泽这家伙到底得罪了什么人,居然落到这步田地!"

  他们认识?关思涵愕然的看着自言自语的孙亚楠,有些不敢相信。

  他们两个可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居然会认识,这也太巧合了吧?

  "要是遇到了其他人,严雨泽这小子的小命早就玩完了!不过幸好遇到了我!"孙亚楠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第5章 救他

  独守一座孤城

  独守一座孤城

  江鱼儿

  "你能救他?"

  "当然。"孙亚楠笑着点了点头,"来,帮我把他弄到我背上!我们得赶紧把他弄回去,再耽搁下去,只怕这小子就真没命了!"

  看着前方背着昏迷不醒的严雨泽深一脚浅一脚的在树林里穿行的孙亚楠,关思涵眼神微微闪烁起来。

  农家乐的一间客房里,关思涵静静的站在一旁,看着孙亚楠有条不紊的为严雨泽祛毒,心情有些复杂。

  严雨泽这个本应该属于她的男人,夺去了她的第一次,她应该恨她,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里却一点也恨不起来。

  隐隐的还有些担心,担心严雨泽无法挺过这一关。

  不过严雨泽很幸运,他遇到了孙亚楠,遇到了这座人迹罕至的大山里唯一能够救他的人。

  孙亚楠和严雨泽的关系肯定非比寻常,从他对严雨泽的称呼,从他此刻竭尽全力对严雨泽的救治,就可以清楚的看出来。

  关思涵,孙亚楠,严雨泽他们都不知道,从这一刻开始他们的命运便紧紧的缠绕在一起,再也难以理清……

  "呼……"一直弯着腰的孙亚楠忽然直起身子,一脸轻松的说,"总算是搞定了!思涵,你在这看着她,我先去洗个澡!"

  "嗯!"关思涵下意识的回答,等她醒悟过来的时候,孙亚楠已经出去了,看着躺在床上人事不省的严雨泽,她心情有些复杂。

  下一刻她忽然发现严雨泽紧闭的眼皮竟微微颤动起来……

  关思涵不想在这种时候和严雨泽相遇,不想让严雨泽看到她现在的样子。

  她害怕严雨泽认出她就是那天晚上的女人,害怕严雨泽认出她是关思涵。

  站在客房门外,背靠着紧闭的房门,关思涵才稍松了口气。

  "思涵,你怎么出来了?"洗完澡,身上散发着淡淡的沐浴露香气的孙亚楠大步走过来好奇的问。

  "我是来叫你的,他好像要醒了。"关思涵迅速找到了借口。

  "这么快就醒了?怎么恢复的这么快?"孙亚楠惊讶的推开门走了进去。

  关思涵赶紧闪到一边,看着洁白的墙壁不知在想些什么。

  片刻后,孙亚楠微皱着眉头走了出来。

  "他醒了吗?没事了吧?"关思涵眼神复杂的问。

  "他没醒,情况似乎有点不太妙!他在发烧,我们这条件有限根本没有什么药物给他退烧,要不这样,你在这守着,我去买点退烧药?"

  "已经这么晚了,你还是别去了,不安全!"关思涵抿嘴冲他摇头。

  "可是这样下去……"

  "距离这里最近的城镇至少也有上百里,我可不想你有事。而且我也懂一些医护知识,有把握让他的体温降下来!你没必要再去跑一趟!"关思涵自信满满的说。

  "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我一个人可以的!"关思涵抬起头,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

  "你一个人真的没有问题?"孙亚楠有些担心的问。

  "放心啦!降温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事儿!你还是赶紧去休息吧!今天你背着他走了那么远的山路,回来也没有一刻闲着,肯定很累了!"

  "我不累!"孙亚楠固执的摇了摇头。

  "就算你不累,你也必须给我去休息!如果我们两个今天都守在这里,那明天谁来照顾他?"

  "好吧!我听你的,那今晚他就交给你了,明天一早我来换你!"孙亚楠点了点头,转身往他的房间走去。

  站在房间门口,孙亚楠忽然停下脚步,转过身一脸心疼的看着关思涵。

  "思涵,辛苦你了!"

  "说这些做什么,快去休息吧!"关思涵脸上露出一丝温柔的笑容。

  "那我去休息了,有什么情况记得第一时间来叫我!"

  "知道了!"

  看着孙亚楠的房门缓缓关闭起来,关思涵这才推开客房的门走了进去。

  站在床前,轻轻拿起搭在严雨泽额头上的那条毛巾,感受着毛巾上炙热的气息,关思涵的眉头猛的皱了起来。

  这条毛巾肯定是孙亚楠放到他额头上的,他们只是在外面说了一会儿话。

  原本应该温热的毛巾就已经微微发烫了。

  看来一般的降温方法根本对严雨泽根本没什么效果,关思涵将毛巾在脸盆里搓洗了一下,拧成半干,温柔的搭在严雨泽的额头上。

  做完这一切,迅速的转身跑了出去。

  几分钟后,她手里提着一瓶高度白酒和一包药棉跑了回来。

  随手将严雨泽额头已经微微发烫的毛巾丢在了一旁的洗脸盆里,关思涵轻柔的用沾着白酒的药棉在严雨泽的额头上擦拭着。

  一股浓烈的酒精味钻入她的鼻子里,让她有些不太舒服。

  不过为了能够让严雨泽尽快的退烧,她还是忍着刺鼻的酒精味时不时的用药棉为严雨泽擦拭额头。

  "晓雅……"

  发着高烧的严雨泽的嘴里发出梦呓一般的轻唤。

  这个熟悉的名字,让关思涵顿时如遭雷击。

  她清楚的记得严雨泽占有她的那一晚,他一整夜都在叫这个名字,她的心里忽然有了一丝酸意。

  晓雅?晓雅是谁?

  严雨泽的爱人吗?

  关思涵拿着药棉的右手陡然间停在了半空中,再也无法落下。

  为什么?

  为什么再次听到严雨泽口中这个熟悉的名字会让她的心里升起一丝淡淡的莫名酸意?

  难道仅仅是因为严雨泽曾经险些成为她的未婚夫,还是因为严雨泽占有了她最宝贵的第一次?

  至始至终她对严雨泽都没什么感觉,怎么可能因为一个女人的名字吃醋?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405.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