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爱是逃不掉的劫》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爱是逃不掉的劫》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一章 破碎婚姻

  爱是逃不掉的劫

  爱是逃不掉的劫

  绿可乐

  窗外阳光明媚,诉说着岁月静好,市中心的星巴克咖啡厅里,王宣宜正痴痴地发呆。

  宋庆走进门后打量了一下咖啡厅的整个格局,随即目光便精确地捕捉到了王宣宜的位置。眉间轻拢,显示了他的不悦,而后便大步流星的朝王宣宜的方向走来。

  他结实的手臂上夹着一个蓝色的文件夹,耳垂上透明的水晶碎钻被阳光折射后,照亮了他立体的五官。

  很少有男人戴耳饰却不显得娘气,很明显他是个特例,这样耀眼的水晶碎钻戴在他的耳朵上,似乎让他更添了一层男性的魅力。

  当深蓝色的文件夹甩到王宣宜面前的桌子上,王宣宜立即从幻想中醒过来,心中忽然起了不好的预感,内心就像是这深邃的蓝,不停的下降下降。

  宋庆轻轻捏了捏袖口的褶皱,然后推开椅子安静的坐下去,接下来服务生递上一杯浓郁的铁山咖啡,温度恰好。

  他捏着杯子轻轻抿了一口,然后将杯子放在小巧的托盘上,安静的打开文件,将其中的一页摊开,推送到王宣宜面前。

  一连串动作快速而优雅,低沉的男性声线富有磁性与强力震慑:"现在可以开始了?"

  王宣宜近乎绝望的瞪着文件上敞开的五个大字——离婚协议书。

  干渴的喉咙此时已经挤不出一句话了,唯有手指不停的绞着,仿佛只有痛楚,才能让她清醒。

  "你该不会是后悔了?"宋庆是个穿透人心的恶魔,尤其穿透王宣宜的心:"商人,永远需要合同复件,如果你‘遗漏’了协议书,那么我还有很多份。"

  "不……"她终于开口,"我想我们还是谈谈吧。"

  "这没什么好谈。"宋庆绝不承认自己有一瞬的动摇,毕竟眼前这个女人已经负隅顽抗了数天,"你只需要签下名字。"

  这句话暴露了宋庆的决不妥协,王宣宜苦涩的想。

  她说:"我想先知道,你为什么非要……离婚?"

  宋庆冷漠着一张脸,想了片刻,还是微皱眉回答了:"我们的婚姻没有爱情,这只是单纯的坟墓,于你我来说都是如此。这破碎的商业联姻是我的耻辱,过去我的力量不够强,无法抵抗家族强制的要求,现在,让我们好聚好散吧。"

  王宣宜双目瞳孔骤缩,震惊的看着宋庆,自己三年来日日夜夜的付出与爱,在他眼里是毫无意义的?她像个红鼻子小丑一样愚蠢的表演了三年独角戏?

  破碎……她听见心灵破碎的声音。

  痛苦的埋下头,雪纺围巾包住了她的半个脸蛋,王宣宜纤细的手掌插入黑发,疼痛到说不出话来。

  宋庆没有催促,静静地等着王宣宜的回答,一张冷漠的脸,没有半分柔和。

  "……好。"半晌,王宣宜深吸一口气,像是做了一个重大决定般,开口道:"我愿意离婚。"

  宋庆深不见底的眸子亮了亮。

  "但不是现在,一个月后我会在这上面签字,但在即将到来的一个月里,我希望你能和我做一对真实的夫妻。我不需要你碰我,但要做到每天按时回家,吃我做的晚饭,陪陪我逛街,看电影,就当作是对我这三年来的补偿。"

  王宣宜的声音很冷清,不似以往那般满含爱恋,这样的王宣宜是宋庆从来没有见到过的。第二章 好聚好散

  爱是逃不掉的劫

  爱是逃不掉的劫

  绿可乐

  宋庆修长的手指轻轻拍打着桌面,他不是没有良心的人,他知道自己耽误了一个女人三年的青春,依宋王两家的交情他跟王宣宜离婚他该安排好她的后半生的,此时听到王宣宜答应离婚,他心里一片雀跃。

  目光落在摊开的离婚协议书上,宋庆微敛心神:"如果是为了拖延,这并没有什么意义。"

  王宣宜苦笑的看着他,她觉得这短短几天内,她展露出这种表情的次数超过过去二十几年的总和:"我明白,我只是想体会一下被人呵护与关心的感觉,体会到真正和爱着的男人恋爱的感觉,这样不行吗?"

  宋庆垂下眼睑思考,随后合上文件站起身子,他的西服依旧如来时一样一丝不苟,丝毫褶皱都没有。

  "我同意。我希望一个月后你会心甘情愿地签下这份协议,好聚好散。"

  ……

  "我的天呐,王宣宜你的脑子真的是秀逗了。居然提出这样诡异的条件,我已经被你给打败了。"

  齐家餐馆里,齐园园听说王宣宜答应离婚的条件居然是挽留最后一个月,睁大了眼睛看着王宣宜,满脸不相信。

  "我只是想……要个补偿。"王宣宜交叉的手指紧了一紧。

  近乎要掀桌的女汉子一脚踏在凳子上,几乎是咆哮出来:"我更情愿你和他要一笔数额巨大的赡养费,一个女人青春里最美好的三年只是一个月就能补偿的吗?!"

  王宣宜一愣,随即目光坚定的说:"价值是相对的,对我来说,如果真的能够甜甜蜜蜜的度过最后一个月……"

  "哼!"暴躁的齐园园选择踢翻她的凳子,不小的声响引起餐馆顾客侧目,然而她并不顾忌——反正是自家馆子。

  "心软是女人的大忌。"齐园园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咒道。

  "这不是心软。"王宣宜认真的看着她,"只是因为,我爱他。"王宣宜低头细细地摩挲着手中的茶杯,整个人都陷入低沉的氛围中,心里的苦涩漫上心头,一切都是因她爱他呵!

  齐园园表示无所谓,她不像王宣宜那样早早的就将自己嫁出去,所以即便二十七八岁了,她依旧没体会到女人为爱的疯狂,大概在她眼里,那是愚蠢的行为。

  "不过还是要感谢他的。"齐园园抱住王宣宜大笑,"庆祝你即将单身!"

  "事实上这并不是什么值得庆祝的事情。"

  王宣宜苦笑,她的目光透过餐馆的玻璃窗,直视对面街道大气磅礴的民政局。

  她破碎的婚姻,最终将在那里,终结。

  王宣宜从没想过三年坚守以这样狼狈不堪的姿态结束。

  三年前家庭企业需要联姻,当时父母为她安排的是宋家的宋彦,她没见过宋彦也不在意,反正联姻原本最有利的就是两个家族。她以为她的一生便会与一个不爱的男人捆绑在一起,一辈子相敬如宾,人前恩爱人后井水不犯河水。

  然而宋庆的出现打破了王宣宜脑子里的联姻定局,因为宋庆的出现,王宣宜不再满足宋彦为联姻对象。三年前的那惊鸿一瞥,使得王宣宜疯狂的迷恋上宋庆。

  是的,迷恋。

  三年的迷恋并没有让王宣宜走进宋庆的心里,相反让他更讨厌她了。三年里,对于宋庆的讨厌,王宣宜向来是敏感的。第三章 是不是你?

  爱是逃不掉的劫

  爱是逃不掉的劫

  绿可乐

  果然,六天前,宋庆破天荒的带着王宣宜出席酒会,原本她正惊喜着宋庆是否看见她的真心而改了心意,然而当她被宋庆哄骗喝下一瓶加料的白兰地之后,她就知道,她再次被欺骗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她正和同样昏睡中的宋彦倒在酒店的床上,几乎是同一刻,宋庆带着宋家人闯进包间,"捉奸在床".

  事后宋彦解释坦诚,但是宋庆依旧坚持离婚,而原本就不喜王宣宜的宋家人越加的厌恶她,从那一刻起,王宣宜痛苦并绝望的明白,这个婚,离定了。

  头顶的太阳毒辣到要命,王宣宜一时间觉得头重脚轻,出租车却迟迟不来,她不得不倚靠在候车亭。

  片刻后,再看面前等车人的身影都开始重影。

  这时候手机又开始不要命似得响了起来,掏出手机想看看是谁来的电话,却不想刚掏出手机便发现。眼前世界忽然模糊起来,接着世界陷入了一片黑暗……

  再度醒来时,鼻前是医院特有的呛人药水味。

  睁开眼,不出意外眼前是一片雪白,耳边则是齐园园刚刚送走大夫的声音。

  脑袋还是有些不舒服,但相比起昏倒前已经好上太多。闭上眼睛,王宣宜轻叹一口气。

  想起今天要去拜见珠宝界极有名望的老教授,王宣宜便欲起身,结果抬手扯动了手上的吊水管,导致一阵回血,大脑顿时被沉痛袭击。

  大学的时候她学的是珠宝设计,当时学的很不错,但是因为和宋庆结婚,不得不中断了学业。

  现在要离婚了,她也正好重新捡回这门手艺,毕竟离婚之后,她并不想靠着家里养活,更不想和宋庆讨要所谓的赡养费,她更想自己养活自己。

  父亲的病很严重,家庭企业更是危机重重,想到这些王宣宜苦涩的笑了笑,眼神微黯。

  恰好齐园园回过身来。

  看见王宣宜挣扎着要起来的动作,女汉子立即怒气冲冲的把她按回椅子上,恨不得教训她一顿。

  但当其看见王宣宜一脸苍白虚脱模样时,顿时改为心疼地蹲在王宣宜病床前。

  "你刚出餐馆就昏倒了,医生说是低血糖引起的休克。你最好太累了,就趁着这个机会在医院里好好地休息吧,刚刚你妈给我打电话了,我跟她说明了情况。"

  王宣宜听了齐圆圆的话后,一阵慌乱,自己的这个样子不能让母亲看见,于是赶忙拔了手上的吊瓶想要离开,却被齐园园拦了下来。

  齐园园想说服她留下来休息,可是王宣宜却怎么劝都没用,最后没法只能任她离开。

  她必须马上走,只有她自己心里明白非走不可的原因。这些天王宣宜一直在躲着母亲,她知道母亲是希望她和宋庆开口,公司需要资金,但是现在在离婚的档口上,她根本开不了口!没脸,也没资格!

  如果真的闹下去,只会得罪宋家,而得罪了宋家,闹出这种尴尬的关系,王家的名誉地位恐怕要毁了。

  挣脱齐园园阻拦的王宣宜刚走出病房的门,便看见对面那个身材高挑,容貌精致的女孩款款向自己这边走来。

  望着那一头亮丽的金发,王宣宜的心寸寸下沉,

  怎么会遇到她!

  宋雪儿,宋家那个刁蛮的千金,她来这干什么?

  王宣宜转身欲走,不料背后已经响起了那甜腻的声音:"嫂子?"

  王宣宜挺直脊背,看了眼面前还有四层才抵达的电梯,果断头也不回冲向旁边楼梯。

  "嫂子是不是你?"

  背后的声音依旧不断的呼喊着,王宣宜情急险些崴脚,却不敢多做停留。第四章 只是不是他的菜

  爱是逃不掉的劫

  爱是逃不掉的劫

  绿可乐

  一口气冲下五楼,打车之后直接回自己和宋庆的新房,也是她独守了三年的家。

  自昨晚开始,一切正常的顺序都变了。

  然而她还是为自己打气,最后一个月的甜蜜计划明天就要开始执行了,她要优雅甜蜜的走完这段婚姻的最后一个月。

  因为身子实在是不爽利,原本计划的拜访导师也推迟了。在家里休息了几个小时便接到母亲的来电,说是晚上要和宋家父母一起吃饭,要她一起去挑选出席的衣服。

  王宣宜这边握着电话表示无奈,只是吃一顿饭而已,母亲却偏偏小题大做。

  听到王宣宜并不在意的语气,电话那边母亲届时拔高了音量:"宣宜你知不知道家里现在是什么情况?你怎么这么不懂事,你!……"

  王宣宜将手机丢到床上,任母亲在那边抱怨着。

  自己则走到衣柜前,挑了一件今年时装新款。

  她心里知道这顿饭有多尴尬,但不论如何都躲不过的。

  至于宋大哥那……有些事她还是会和他说,不过现在不是时机。

  从衣柜中取出一件纯白色连衣裙,裙身剪裁干净大方,又不会显得太过华丽做作。

  晚上六点的时候,王宣宜准时来到之前约定的龙江酒店。

  龙江酒店是这个城市里数一数二的高档酒店,王宋两家将会面的地点选在这里,意义深重。

  走在酒店的走廊上,王宣宜的心情很纠结。想着等会一定会见到的人,忐忑一直环绕在心。

  前面带路的服务员终于走到了一间偏古风的包厢面前停了下来,王宣宜推开木门,抬起眼便看到了正对门而坐的宋庆。

  此刻他正衣冠楚楚依靠着椅背,眉眼冷峻不见丝毫温度,而爸爸正面带着笑容对他说些什么,那特意放低的姿态让人怎么都忽视不了。

  见到宋庆后,王宣宜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在王宣宜入门那一瞬间,她在打量包厢内,而宋庆同样下意识的扫视她一眼。

  墨玉般的眸子迅速略过王宣宜周身,宋庆冷漠的望着大方干净的王宣宜,心中微微起了异样的神情。

  过去三年,他心中有怨,从没正眼看过这个女人,如今离婚在即,宋庆忽然有了欣赏她的冲动,不得不说,抛开一切去看,王宣宜至少长得不错,清秀可人。

  只是不是他的菜罢了。

  看到王宣宜走进来,宋彦微笑着起身跟她打招呼。并且极为绅士地为她拉开向前的椅子,弯腰请她入座。

  面对这一切,宋庆只是冷冷地看着,修长的手指从怀里掏出烟盒,姿态极为优雅地点着火,然后便旁若无人的深吸一口,看着那白烟升空缭绕。

  因为他的刻意忽视,王宣宜很是踌躇不安,这时候体贴的宋彦察觉了她不自然的反应,低声问了一句她是不是不舒服,并绅士地将菜单送到她面前。

  王宣宜接过,随便点了两个甜食。

  而之后宋庆的目光却一直若有似无,略含嘲讽地落在她身上,她默默接受,再没有抬头。

  这时,包厢门被再度推开,走进一位身材高挑的美人。

  正是宋雪儿。

  "咦,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人都到齐了?"

  宋雪儿视线漫过王宣宜,刚刚入座,便想起了什么般地望向王宣宜。

  "嫂子,那天在人大医院,我喊你你怎么不等我?"

  王宣宜脊背微微一僵。

  "你身子一直很好,去医院干什么。"宋彦向宋雪儿问道。

  "陪同学做产检,出门在电梯旁正好碰见嫂子,当时看她还很虚弱的。"

  "是么?"王宣宜勉强一笑:"我上午有些中暑,可能是因为身子不舒服精神有些不集中,没听见吧。"第五章 陌生来电

  爱是逃不掉的劫

  爱是逃不掉的劫

  绿可乐

  这边王宣宜话音刚落,旁边宋庆眼风便跟着撇了过来。

  当菜肴上齐之后,王父最先举起洋酒,向宋庆敬了一杯:"西边郊区开发一事,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宋庆却毫不理会,拿着筷子在夹一块西兰花。

  王父近来因为公司生意受损,身体变差了,原本今天还住在医院的病房里,却因为要来和宋庆吃这顿饭,拖着病体前来。

  他毕竟是长辈,虽然生意上有求于宋家,但毕竟身份年龄摆在那,宋庆这样未免太过过分,女儿毕竟还没和他离婚,他自然就是老丈人,只是就算现在不离婚……也快了。

  王父心中暗自可惜。

  他是不合格的父亲,在妻子的劝解下,王父终究决定纵容女儿一回,他可只有这一个孩子。

  然而宋庆的情绪却仿佛在逼着他爆发。刚刚自到来酒店时,王父念着生意上的事,就一直加以忍让。如今像是压抑到了一定程度,见宋庆还是如此,不禁皱眉。

  正要将酒杯用力搁回桌面表示不满,对面宋彦已经起身并举起杯来。

  "哪有让长辈给小辈敬酒的道理,伯父真是客气了,宋庆他是知道礼数不敢接,来,伯父我敬酒您一杯。"

  宋彦站起来的正是时候。

  王父看了一眼宋彦,暗叹一口气,面上不动声色装作和和气气的样子和宋彦干了一杯。

  王父与宋彦碰杯,宋彦刻意依照东方礼仪,将酒杯边沿矮王父半截,以示尊敬。

  一场即将爆发的战争,一顿饭,到此总算是平静下来。

  这顿饭吃到最后越来越诡异,王宣宜觉得浑身不自在,最后为了透气,借口去洗手间。

  一出门,王宣宜近乎是用逃跑的速度,一路奔到洗手室。只身站在洗手池前,面对镜子中脸色苍白的自己,她深深皱起了眉。

  但随即她双手接了清水拍在脸上,鼓励自己,"王宣宜,振作起来。"

  话音刚落,手机便响了起来。

  打开一看,是陌生来电。

  狐疑地接通后,那边长时间沉寂,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喂?您好。"

  王宣宜看了看手机信号,确定通讯良好,但那边却并没有回音。

  正要挂断电话,这时候那边忽然传来一声类似自言自语:"听声音就知道,是你了。"

  "我是王宣宜,请问您是?"

  "王宣宜?听名字倒是很闺秀么。"

  那边声音带着一种咬牙切齿的调侃味,王宣宜听了之后却是满心疑惑。

  在她记忆中,从没有认识过这样无聊的人。

  于是出于礼貌,问了对方姓名,有无事情,那边不予回答,王宣宜正准备挂掉电话,便听到那边咬牙切齿一句:"小姐,你腿上的绊伤好了么?"

  王宣宜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继而想起自己晕倒中暑那天,似乎帮一个妇人抓到了一个人。

  当时自己鬼使神差的伸腿绊了那个男子一下,难道……

  这件事她没和齐园园说起,自己也不是很在意,不想此时却被人家找上门来。

  王宣宜声音有些迟疑:"难道您是那天……?"

  "没错!小姑娘,你知道那天你伸一脚,害得我有多惨吗!本少爷已经被关禁闭两天了!你等我出去,我一定一定要找你报仇的!"

  听到电话那边幼稚威胁的声音,王宣宜并没有多在意,因为不想和他多浪费口舌,只说了句"无聊"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经过刚刚那人在电话里的一番无理取闹,王宣宜心情难得轻松不少。

  再对着镜子面前试着微笑了一下,极力保持着轻松的神态,重新走出洗手间。

  结果人刚刚迈出第一步,还没有来得及看清外面,面前便猛然一个黑影窜过。

  王宣宜被对方一把反剪扣住双手,捂住唇角抵在墙上,动弹不得。

  关注微信公众号【五星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402.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