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爱是枷锁,囚禁你我》顾骁岑安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爱是枷锁,囚禁你我》顾骁岑安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第1章 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叫啊!叫出来!"

  岑安安被摆放成跪趴着的姿势,屁股上结实的挨了几下,啪啪作响,全都被收录进了顾骁举着的摄像机里。

  "不要拍,求求你不要拍了……"

  她胡乱的摇着头,脸上满是泪痕,身体却被顾骁大力的撞击到快要散架!

  "呵,求我?你不是喜欢拍东西吗?明天就是你的婚礼,你说让你的新郎看到他的白月光这副模样会怎么样?"

  顾骁狠狠地掰开她的双手,捏着她的下巴强迫她望向旁边的摄像机!

  "不要,啊!"

  岑安安哭的更凶了,想闭上眼睛,可顾骁却偏偏跟她作对让她睁大眼睛看完这场活春宫!

  "当年岑云也是那么求你的,说山路艰难求你不要上山,可是你呢!你是怎么拒绝她的!要不是你非得去山上拍什么日出,她就不会在和我的订婚前夕失足掉下山崖!我现在就让你尝尝这种在云端被踢下悬崖的感觉!"

  岑安安痛苦的咬着唇,她早就被愧疚折磨了三年,为什么,为什么他又来找她?

  她好不容易从那件事情里回过神来,就要和钟燃结婚,可顾骁却忽然出现狠狠地将伤口撕开!

  "对不起,对不起……"

  岑安安被撞得摇摇欲坠,可想起那个拍日出的早上,她浑身冰冷。

  "对不起有用吗?岑安安,我一定拿走现在属于你的一切!看见了吗?你的未婚夫,马上就会收到这条视频!著名摄影师私生活混乱,婚前失贞,你猜他会怎么想?"

  "别……"

  "叮咚"一声,岑安安到底是晚了一步,视频已经发了出去!

  顾骁正裸着身体摆弄着摄像机,岑安安脸色变得刷白,这会儿外面忽然传来砰砰砰的敲门声,顾骁得逞一笑,一把扯开被子将摄像头对准了赤裸的岑安安,"我的大摄影师,你未婚夫来捉奸了。"

  "啊!"

  岑安安惊恐一叫,下一刻,钟燃已经冲到两人面前,他双目赤红,明显是受了刺激,似乎撕心裂肺,"安安,你不是跟我说同学会吗!怎么跟他在一起,你们,你们还……"

  画面太过淫乱,岑安安早就羞愧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刚刚那一幕,那一幕都被钟燃看见了。

  她马上就要和钟燃结婚了,可是现在却……

  "钟燃,你,你别问了,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好……"岑安安痛苦的将自己包裹在被子里,顾骁冷哼一声,"钟先生,你冲进我的房间,跟我动手,问过我了吗?"

  "你,是你威胁安安的对不对?一定是这样!"

  "啧。"顾骁随手扯过浴巾裹着自己,将缩成鸵鸟的岑安安提了起来,"告诉他,你是自愿的。"

  "安安!"

  看着顾骁已经阴沉下来的脸,岑安安太知道他血腥的手段,艰涩的从喉头挤出来几个字,钟燃还想发怒,已经被顾骁一拳打在肚子上疼的蜷缩在地上!

  "钟燃!"岑安安心疼的想要冲过去,可人已经被顾骁搂着,他的手当着钟燃的面摸进了她的身下,暧昧的含住了她的耳垂,"乖,宝贝。你害死岑云的那刻就该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第2章 好,有骨气

  "我求求你,求求你放了她,求求你了……"

  岑安安跪在地上抱着顾骁的腿不断地哀求,不远处钟燃脸色惨白的抱着肚子,"安安,别求他!"

  "好,有骨气。"

  "我听你的!我什么都听你的,你放了他吧,钟燃有心脏病,经不起这么折腾的!"岑安安抱着他的腿不让他往前走,顾骁不屑的冷哼一声,干脆直接将她从地上拽起来按着她的头就是一阵狂吻。

  很快岑安安身体已经软成了一滩水,她恨死了这样的自己!居然当着钟燃的面对顾骁的吻和抚摸动了情!

  "真贱。"顾骁拎开岑安安,整理好了两人之后立刻按了铃叫人将快要发病的钟燃拖了出去。

  看着他被拖出去时那悲痛绝望的目光,岑安安在心里将自己杀死了千万遍!

  她怎么这么下贱,伤害了钟燃的一片真心。

  "怎么,哭了?"顾骁讽刺的抬起她的脸,白皙的脸上眼睛却是红肿的,嘴唇也肿胀一片。

  像是被什么咬了。

  "顾骁,你太过分了。"

  她的声音嘶哑,控诉的一点都让人感觉不到威胁感,顾骁耸耸肩,毫不在意,"你害死岑云就不过分?她死了,凭什么你要结婚过幸福的日子?你不羞愧吗,岑安安,被未婚夫抛弃的滋味怎么样?你马上就能成为钟家儿媳妇儿,可现在,砰,的一声,什么都没了,你活该!"

  "你!"

  岑安安的手臂刚刚抬起就被他攥住,顾骁盯着她愤怒地眼睛,将她狠狠甩开,又将三脚架和摄影机扶起来,声音冷漠带着恐吓,"岑安安,你加注在岑云身上的,我会一点一点让你慢慢尝!"

  "所以,这辈子,下辈子,你都要为你做过的事情赎罪!"

  说完,顾骁眼神阴鸷的抬起三脚架,使劲折断!

  他折断的,不仅是岑安安喜欢的摄影机,还有她的翅膀……

  她绝望的缩着在床边,顾骁却慢条斯理的穿好衣服,像是一个从容的恩客一样,将三脚架扔到地上,像是扔垃圾一样。

  "岑安安,我希望明天看见你和钟燃取消婚礼的消息。"

  岑安安抽泣着,顾骁抽了一条蓝色条纹的领带在胸前比了比,随后冲她招了招手,"来,给我系上。"

  岑安安摇了摇头。

  顾骁眼神一冷,面色整个沉了下来,"过来。"

  "我不。"

  "那是我刚刚没喂饱你?还想被上?!"

  一句话吓得岑安安刷的站起身,因为双腿酸软差点摔倒,而顾骁却一把将她搂在怀里,微凉的指尖划过白皙的肌肤,"乖。明天跟钟燃取消婚礼,做我顾家的儿媳妇儿。"

  啪嗒,领带掉在地上。

  岑安安惊恐的看着眼前让人捉摸不透的男人,他一口咬在她的锁骨上!

  "你,要作为岑云的替身留在我身边,这是你欠我的。"

  说完,顾骁一把将她推开,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满地狼藉,岑安安全身都湿透了,虚弱的跌坐在地上,只觉得未来一片黑暗。

  她的人生,都被毁了。第3章 打狗,还要看主人的吧?

  顾骁走后,岑安安跪在地上,狼狈的用毛毯裹着自己,她曾经在学校年年拿奖学金,每次评优都有她,毕业后也如愿成为一名摄影师,可是现在,没了,什么都没了。

  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她哭着想要拿起手机给钟燃打电话,可又有什么用呢?钟燃肯定不要她了……

  岑安安就这么蜷缩在地上睡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大早忽然被电话声惊醒,接电话的时候声音都是抖的。

  "岑安安?我儿子现在在医院,作为未婚妻你怎么连人都找不到?!你马上给我过来!"

  "钟阿姨……"

  岑安安想要解释,可想起以往每次钟燃发病都是她守在身边,想到钟燃痛苦的模样,她也不忍心置之不管,只好赶紧梳洗过后直接拦了辆车直奔医院。

  此刻,岑安安并不知道被顾骁派来监视她的保安已经将她的一举一动汇报给了顾骁。

  身材妖娆的嫩模正绞尽脑汁的勾引顾骁,但身下的男人却偏偏毫无冲动,并冷漠的挥开了她:"滚,别让我在看见你!"

  岑安安,你胆子肥了!

  此刻,岑安安跑到住院部人已经气喘吁吁,刚走到病房门口就被一个女人拦住:"你就是岑安安?"

  "你是谁?"岑安安蹙眉,女人趾高气扬的态度让她有些难堪。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

  女人晃动着手指,意味深长的说道:"作为今天的新娘子,你婚前失贞,和别的男人一起滚床单还被未婚夫撞见,现在居然还有脸来看钟燃?"

  "你……你怎么知道?"

  "当然是钟燃告诉我的了。"女人露出得逞的笑,忽略岑安安一寸寸变白的脸色。

  是钟燃说的吗?钟燃和她,已经亲密到这种程度了?

  "怎么,我说的难道不对吗?"

  女人调侃的态度让岑安安羞愧难当,她紧紧攥着衣角,是啊,她说的都是事实……

  "好啊!我说我们家钟燃怎么会忽然发病,还跟我说要取消婚礼,原来都是你这个贱女人!你个婊子和男人厮混居然也想嫁进我们钟家!"

  啪的一声,响亮的耳光打在脸上,岑安安耳边全都是嗡鸣声,密密麻麻,很快她就被推搡到角落里,拳头如同雨点般落在她的身上。

  "呀,这人不是去年摄影大赛的冠军吗?"

  "小小年纪心眼就这么坏,居然和男人乱搞……"

  疼,她快要被淹没了,岑安安甚至连眼泪都不会掉,下意思的抬起胳膊挡着脑袋。

  忽然周围一片放空了,岑安安恐惧的抬头,撕拉一声,婚纱上的珍珠全都砸在她的脸上:"岑安安,我们分手,是我甩了你,我们钟家,要不得你这种肮脏的女人,而我,也已经有了新欢。水水,过来。"

  刚刚的女人仰着下巴缩在钟燃怀里,岑安安只觉得喉头发堵,"钟燃,你和她是骗我的,骗我的对不对?"

  "滚!你这样肮脏的女人不配跟我说话!"

  被钟燃一脚踢在腹部,岑安安只觉得两天滴水未进的身体已经被掏空。

  而此刻,站在旁边将这场闹剧尽收眼底的顾骁终于出手,他一把拽起地上的岑安安揽在怀里,嚣张地说:"钟先生,现在,岑安安是我的情人,打狗,还要看主人的吧?"

  顾骁话音一落,周围一片哗然。

  第4章 做我一辈子的宠物

  "哟。还否认?现在连奸夫都来了,岑安安,我们钟家到底哪里对不起?你居然在结婚前夕给我儿子戴绿帽子!"

  钟燃妈妈不停的数落着,岑安安只觉得羞愧难当,她愤恨的瞪着顾骁,咬牙切齿:"你为什么要来,为什么!"

  "我是来给你解围,你别不识好歹!"

  什么解围,分明就是让她难堪。

  很快,周围的人全都被顾骁叫来的保安赶走,临走前钟燃恶狠狠地丢下一句:"岑安安,你让我恶心!"

  昔日的缠绵情话换来今天的破口大骂,岑安安胸口剧烈起伏,泪眼模糊的看着眼前的男人:"顾骁,你现在满意了吗?"

  "不,我当然没满意,你欠岑云的,我会一点一点拿回来。"

  顾骁看着狼狈的岑安安,只觉得心里一团郁结之气,岑云在天之灵,看见岑安安现在这幅样子一定会很开心!

  如果不是她,岑云就是他最美的新娘!

  "我的新娘子,今天,可是我们两个的婚礼,我要你代替岑云,做我一辈子的宠物!"

  说完,顾骁立刻叫人拖着她上车。

  很快,安排好婚礼现场,司仪和宾客看向她的目光充满了鄙夷,岑安安像是扯线木偶一样被迫套上婚纱,婚鞋,盘头化妆,戴着柔软的假发。

  望着镜子里红肿的眼睛,岑安安一把将假发扯下来:"我不嫁!"

  "岑小姐,你就别为难我们了……"

  化妆师十分紧张,岑安安泪水啪嗒啪嗒的往下掉,化妆室的门被人推开,顾骁一身帅气的打扮走过来抓着假发往岑安安头上戴,语气邪魅又严厉:"乖,云云最喜欢留长发,你今天必须给我戴!"

  "顾骁!岑云已经死了,她的死是个意外,我是岑安安,我不是她的替身!"

  "你是!"

  顾骁双目猩红,死死的掐着岑安安的脖子,吓得几个化妆师尖叫的挤到了角落里,而岑安安被他掐着脖子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

  "咳咳,你,你松手……"

  "岑安安,我警告你!今天婚礼如果搞砸了,我不仅弄死你,你们岑家也别想好过!"

  顾骁猛然松手,岑安安狼狈的跌倒在化妆台上,瓶瓶罐罐落了一地,顾骁一把拿过桌上的香水冲着岑安安使劲喷,"她最爱这个味道,你待会儿上台就用这个香水!"

  顾骁走后,岑安安摔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人们围过来问她怎么了,她嘴角漾出一抹血色的笑,姐姐,你满意了吧?我花粉过敏,可他却偏偏要让我全身喷满了玫瑰味的香水……

  她哮喘病差点发作,幸好工作人员及时让她喝水用药,岑安安看着雪白的婚纱,眼角泛红。

  一场婚礼,大家各怀鬼胎,顾骁牵着岑安安的手去敬酒,岑安安颤抖着:"不是说让我当你的情人吗?为什么又要和我结婚。"

  "情人,是见不得光的。"顾骁暧昧的捏了捏她的脸:"可是我,就是让你站在舞台的中央,尝到众星拱月然后摔倒的滋味。"

  第5章 她不过就是个笑话

  心,猝不及防的疼了下,岑安安只觉得酒喝多了,胃里一阵翻滚,她推开顾骁跑去洗手间,刚吐完,嘴唇和眼角都红红的,洗手间的门忽然被拉开。

  闺蜜苏小小站在身后,她今天是伴娘,穿着最美的裙子。

  "小小……"岑安安难受的想要安慰,可苏小小却猛然推开她:"别靠近我!"

  "小小?你怎么了?"

  "岑安安,有件事,或许你还不知道。"

  苏小小穿着浅黄色的小礼服,冰凉的指尖划过岑安安小巧的脸,压低了声音:"还记得那次去山顶拍摄日出吗?我告诉你,晚上有百年不遇的流星雨,我们可以晚上看流星雨,白天拍日出……可天气预报说第二天有雷阵雨,哈哈哈,岑云那个贱人劝你不要去,可我使劲撺掇你,结果那天她还让我离你远点。"

  "凭什么!凭什么她可以一直获奖,凭什么她可以嫁给顾骁,所以我故意把她推下山崖,假装是她自己失足……"

  听着苏小小的叙述,岑安安脸色刷白,她拿开苏小小的胳膊:"你说什么?"

  苏小小刚刚还趾高气扬,她却忽然变了脸色,楚楚可怜的攥着岑安安的胳膊往窗户走,"啊啊,安安你不要杀我!我绝对不会告诉别人那天是你故意把岑云推下悬崖的,你不要杀了我!"

  "岑安安,你干什么!"

  一声爆喝,岑安安浑身一个哆嗦,可苏小小已经推开她往身后扑去:"呜呜。顾骁哥哥,你不要怪安安,安安她也是年纪小不懂事儿,那会儿岑云姐的各种作品都获奖,安安她也是一时嫉妒!"

  一时,嫉妒?

  岑安安不可置信的看着苏小小颠倒黑白,顾骁额头上青筋跳跃,他以为只是意外,没想到居然是岑安安处心积虑?!

  顾骁气急了,一把上去将岑安安按在洗手间的盥洗池上,咬牙切齿:"岑、安、安!原来是你有意害死岑云的!"

  "不是,不是我……"

  "你该死!"

  顾骁一把扯开她的衣服,嘶啦一声,门外忽然传来爸妈亲切的呼喊声,岑安安拼命地摇着头,眼看门就被推开,顾骁一把将她拽下来,眼神阴鸷的盯着门外的人:"叔叔阿姨,你们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会娶岑安安吗?"

  岑父岑母无措的站在门外,顾骁邪魅一笑,将衣不蔽体的岑安安推出去:"是她,是她勾引我的。"

  没有人把她当成顾骁的妻子,在他们看来,她不过就是个笑话。

  顾家别墅,岑安安身上全是伤痕,抓的,咬的,打的,这都是拜她的亲生母亲所赐。

  因为苏小小告诉她,是自己出于嫉妒所以害死了岑云。

  是啊,她的姐姐岑云,那个,曾经亲密的跟她说:"安安,你能不能把这次的摄影作品借给姐姐,我前几天和顾骁出去玩,没有完成拍摄作业,你也不想让爸妈生气吧?"

  她那个巧笑盈盈的姐姐,获得了所有人的关注和爱慕,可是她却像是个丑小鸭一样!

  直到姐姐去世,她锋芒展露,本该有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可现在……

  第6章 姐姐不是死了吗?

  岑安安蓦然低头,卧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流水声,她到底还是成了顾骁的妻子。明明已经下定决心忘了他,和钟燃在一起,可天不遂人愿!

  顾骁裹着浴袍出来,吩咐佣人端来汤药,一碗一碗的往岑安安肚子里灌!

  "唔,我不喝,我不喝!"

  "由不得你!全都给我喝下去,你只配做云云的替身,不配生下孩子!"说完,满身酒气的顾骁砰的一声将酒杯砸碎,骑在她身上又是新一段的掠夺。

  口中满是苦涩的药味,岑安安被撞的支离破碎,直到最后,她被顾骁拖进了浴室,羞耻的被他放进浴缸里不准她生下他的孩子……

  整整一周,顾骁都喝的烂醉如泥回来,偏偏还每天温情的抱着她说一些暧昧的情话,而他喊出来的名字,却都是岑云。

  岑安安受够了,她受够了!

  这样的折磨让她生不如死,她本该站在最耀眼的舞台上被万人敬仰,而不是被囚禁在这里赎一个根本就不是她造成的罪孽!

  晚饭后,又要开始新一轮的掠夺,岑安安用了三个小时熬制了他最喜欢喝的排骨汤,可全都被顾骁掀翻,热烫洒在手臂上,下午刚刚缓和的水泡疼的要命,她忍着:"你,你最喜欢喝这个汤,我跟着李婶学的,你不喜欢吗?不喜欢我再去学别的……"

  顾骁看着眼前的女人,有些唯唯诺诺,忽然画面一闪,变成一个温柔的女孩冲着自己笑:"顾骁,你不是说结婚以后会好好对我吗?你怎么不喜欢喝我煮的汤?"

  "我喝!我都喝掉,你别走!"

  顾骁忽然拽住岑安安,将她熬的汤全都喝掉,爱怜的抚摸着她的脸:"云儿,你知不知道我多想你?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岑安安好过的!"

  说完,顾骁只觉得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岑安安脱掉衣服,顾不得手上被烫的伤口,哪怕会留疤,也是值得的。

  她绕开了保安,一路往山下跑,直到脚上都累出了水泡,直到累的气喘吁吁,可她依然还是不停地跑,她不能继续留在这里,顾骁是恶魔,她要去警察局,要去举报,姐姐是苏小小杀的,不是她……

  岑安安跑着,身后传来狗吠声和保安追逐的声音,她额头上冷汗岑岑,攥紧了拳头往外跑,半山腰上,脚下一滑,身体瞬间腾空朝着山下滚了下去,晕过去前,眼前却晃过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姐姐,姐姐不是死了吗?

  岑安安来不及细想,意识已经渐渐抽离。

  她醒过来时,只觉得冷,异常的冷,仿佛置身冰天雪地,冻得她牙关打颤,这种陌生的被抛弃的感觉如影随形,慢慢沿着尾椎骨往上爬。

  "有人吗?有人在吗?"

  啪嗒一声,脚步声越来越近,眼前被蒙着一层黑布,岑安安下意识的往后躲。

  "妹妹,你这么害怕干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冰凉的触感触碰到她的下巴,岑安安一惊,呼吸都停顿了:"姐?"

  ↓↓↓未删节版内容关注微信

  关注微信公众号【五星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爱是枷锁,囚禁你我》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396.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