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以我余生,换你情深》凌近南洛惊澜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以我余生,换你情深》凌近南洛惊澜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一章 不要闹

  云海市,凌氏。

  洛惊澜穿着一袭针织短裙站在前台不远处等候,窈窕的身形在杏色裙的包裹下显得格外清瘦。

  门口传来一阵骚动,高大的男人带着一阵旋转的雪花进门,身畔的的助理已经帮他将风衣取下来。

  洛惊澜蓦地起身,然而还未等她近前,就被凌近南身畔的保镖拦截住了去路。

  "对不起小姐,请您止步。"

  "让开!"洛惊澜红唇轻启,但是面前面无表情的保镖纹丝未动,她一咬牙:"凌近南!"

  清婉的声音刚一出口,就要引得他脚下一顿。

  还未等凌近南开口,洛惊澜就喊道:"你为什么不回家?"

  不回家?

  凌近南颦眉,"抱歉,我并不认识你。"

  他声音冷冷的拒人于千里之外,洛惊澜一怔。

  "你不能走,凌近南,你知道我找了你多久吗?!"

  "凌近南,你好好看看我,你不知道我是谁了吗?"洛惊澜撇开众人冲到他的面前,伸手想要抓住凌近南的手臂。

  然而下一秒,她就被人一把拎住了后领,扯到一边,洛惊澜被拽的踉跄两步,脚下一滑摔倒在地。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洛惊澜惊慌失措喊道,一边手脚并用地挣扎着:"我是凌近南的妻子!"

  "疯了吧!"保镖第一个嘲讽她。

  "你丫才疯了!"洛惊澜恼火地吼道,一脚踩上那人的皮鞋,他登时惨叫出声。

  顺势抬起脚踹向另外一个人的裤裆,他想要躲闪瞬间松开手。

  就是现在。

  洛惊澜立时收回腿,踩着高跟鞋三两步冲到那抹挺拔身影前,一把抓住他的手臂。

  "凌近南!"洛惊澜手下用力,抬眸却看到一张波澜不惊的脸。

  他温漠的俊容,睿眸中透着陌生的光芒,让洛惊澜一怔。

  洛惊澜眼皮一颤,原本放下的手却再次抬起来,一把搂上男人的脖颈,踮起脚,将唇送了上去。

  众人登时傻眼,眼睁睁地看着洛惊澜吻上他们的总裁,一脸懵逼,前台的小姐下意识地掏出手机偷拍。

  凌近南偃眉轩起,墨眸反射着面前女人的娇颜,她千娇百媚的容颜上,明眸微阖,纤长的睫毛颤抖着,唇上的柔软一点点的摩挲着,仿佛触电般的点燃起他身体里一种奇异的感觉。

  凌近南一怔,浑身都紧绷起来。

  莫名的熟悉让他甚至没有推开面前的女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第二章 她睡了几年的男人

  "还愣着干什么?动手!"

  助理凌掣见此场景登时恼了,一声令下,保镖都仿佛如梦初醒一般冲上前去,强行将洛惊澜从自己总裁的身上拽了下来。

  凌近南怀中一空,蓦地回神,只见洛惊澜已经被保镖拖着离开。

  "放开我!凌近南,让他们放开我!"洛惊澜挣扎着向他求助,却不想助理挡在了两人中间。

  "先生,晨会要迟到了。"凌掣面无表情地挡住了洛惊澜的样子。

  凌近南眼神一闪,却也后知后觉的转身,全然没有看到凌掣对身后保镖的眼神。

  "凌近南——!"

  她的声音淹没在门外,让挺拔男人的脚下一顿,却终究没有拦住他的脚步。

  洛惊澜被保镖用力推到门外,她踉跄了两步,立刻再次想要冲上前,却瞬间吧诶那些"铜墙铁壁"挡住。

  "小姐,请你不要为难我们。"冷冷的声音警告。

  "我只想见我老公,难道有错么?"

  外面的天气很冷,还飘着点点雪花,洛惊澜只穿了一件针织的连衣裙,大衣还在里面的等候厅,此刻北风一吹瞬间透心凉。

  "小姐,您可能是认错人了。"保安有点无奈。

  "放屁,我身边睡了几年的男人我能认错吗?"洛惊澜忍不住爆粗口:"先让我进去。"

  "对不起,我们……"

  "不想出现女人横尸凌氏公司门前这样的新闻让就让我进去!"她已经恼火了,外面的冷风吹得她脑瓜仁儿疼。

  保安面面相觑,洛惊澜可没有时间等他们想好,直接无视两人推门而入。

  前台的小姐见状张了张嘴,却没有说话。

  能吻了总裁还活下来的人,就已经默认了在这里的位置。

  洛惊澜被大厅的暖气熏得浑身一颤,寒气由内而外的往外走,她不禁有点头痛,默默的走到自己东西的位置,依旧优雅地坐着,一个小时,两个小时……

  28层,会议厅。

  凌掣关掉投影仪,凌近南在众人的起立中踱步出去,凌掣紧随其后,他微微皱眉。

  "不用跟着我了。"声音带着一点命令。

  "是。"凌掣面无表情的应声。

  凌近南才颔首径直来到办公室,错落有致地空间设计感让整个办公室的格调都变得十分特别,他一向不喜欢冷色调,所以换成了沉稳的灰色。

  此刻映衬着落地窗前细碎的雪花,漫天飞舞的场景让他脑海中闪过一张脸。

  凌近南眉心一跳,下意识的到电脑面前打开监控器。

  一楼等候厅中,纤细的身影已经靠在椅背上睡着,她怀中还抱着自己的外套,偏向一侧的头青丝滑下,将她的侧脸勾勒得更加精致惊艳。

  他拧眉。

  今天真是活见鬼,他居然没有推开这个女人然后拧断她的脖子。

  凌近南有点烦躁的起身,找出许久不抽的烟,才点燃吸了一口,就觉的有点辣嗓子,咳嗽着掐灭了,眼角余光才扫过监控,就皱眉拨通了一个电话。

  "boss请讲。"

  前台的薇薇安挂了电话,脸上的惊异还没有褪掉,便赶紧找出自己的披肩盖到了洛惊澜的身上。

  今天太阳打西边儿出来的?

  她下意识地抬头张望外面,只见到黑压压的天空和漫天的风雪。

  真是邪门儿了!

  洛惊澜迷迷糊糊中仿佛看到一道欣长的身影从自己面前经过,她努力先要张开双眼,却听得耳边一声声的呼唤。

  "……小姐,醒一醒,小姐?"

  她张开迷离的双眼,只见面前一个面容姣好,穿着工装的短发女人正拍着她的肩膀,见她醒了,松口气道:"天鹰黑了,我们要下班了。"

  下班了?第三章 物是人非

  洛惊澜蓦地清醒过来,下意识地抓起包就要走,却被身畔的女人拉住。

  "boss已经下班了,现在并不在集团里。"

  "那他去哪儿了?"洛惊澜回神,盯着面前的女人。

  "应该……是去见客户了吧。"施海默有些迟疑的开口。

  洛惊澜脑瓜仁儿又是一阵疼,她"嘶"了一声摁着太阳穴,眼角余光一扫道:"施海默,你是这儿的员工?"

  "啊?"施海默一怔,正惊讶着,却看到洛惊澜用下颔指了指她的胸牌,她才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是……您怎么称……"

  "洛惊澜。"洛惊澜朱唇一挑,露出一个明媚而优雅的笑容,伸手。

  施海默才伸手过来,她便顺势站起身子:"已经下班了,要不要一起去吃个晚餐?"

  "啊……?我……我还……"施海默彻底懵了。

  "还没吃呢,我也没有。"

  洛惊澜不等她说话便利落地套上大衣,浅驼色的毛呢一看便价值不菲,施海默一怔,手臂便被人挽上了被拽着往外走。

  "你们boss口味没变吧?"

  施海默被拽的七荤八素,冷不丁的出来这么个问题顿时有点懵逼,正"嗯……额……"的想着怎么回答,人就被拉上了出租车。

  "师傅,去辛海餐厅。"洛惊澜干脆利落的吩咐。

  "洛小姐,那里实在是太贵了,我……"施海默一听名字便着急了,那里一顿饭要她半个月的工资呢!

  "没关系,我请客。"洛惊澜漫不经心地回应着,甩了一下自己栗色的波浪长发,开始掏出口红补妆。

  辛海距离凌氏不过几百米的距离,一脚油门儿的事儿。洛惊澜下车的时候已经补好了淡妆,精致亮眼。

  "走吧!"她率先领头进去。

  安静的日式餐厅,原木色与时代风格海报的结合体,其中穿着墨色日本长衫服务装的服务生穿行其中。

  "选个单间吧。"洛惊澜驾轻就熟地开口,环视四周,选择了一个视野最好的中间位置。

  "刺身,寿司,还是拉面?"她端坐在草席垫子上,头也不抬地问。

  面前的施海默似乎有点局促地抱着膝盖:"那个……我不知道。"

  洛惊澜抬眸瞧了瞧她,朱唇挑起一个柔和亲人的笑容:"你不用紧张,这点东西我还是请的起的。"

  "海鲜刺身一套吧,招牌菜上一些,给这位小姐来一点清酒和一份豚骨拉面。"

  她不疾不徐地点着一些施海默听都没听过的名字,后者坐在原地不知所措地看着面前的日文菜谱有点怅然若失的样子。

  "其实我也不是很喜欢日式料理的,只是近南觉的这里比较安静而已,所以谈事情喜欢来这里。"洛惊澜见她模样随口解释。

  "近南?"施海默似乎没有料到她会这么熟稔地叫着自己boss的名字,就好像她根本就没有料到她竟然这么了解凌近南的习性一样。

  "惊讶么?"洛惊澜莞尔,此时服务生已经送上了刺身拼盘,冒着冷光的雾霭模糊了精致的娇颜,那朦胧的美简直惊为天人。

  施海默看着面前的帝王蟹不知道如何下口,洛惊澜笑笑帮她把调料选配好,率先做了个表率。

  洛惊澜夹起一片三文鱼道:"我比较喜欢三文鱼配芥末,只是因为太寒了会再搭一点姜末,是不是很奇怪?"

  施海默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却蓦然眸光一顿。

  "怎么?"洛惊澜顺着她的目光看去,脸上的笑意顿时僵住。

  果不其然的是,凌近南已经换了一件休闲一点的深蓝色风衣,长长的灰色围巾给他平添一抹温和的气质,可他这样温和的一面,竟是与一位美女在一起的时候。

  第四章 结婚对象

  淡粉色长裙的美女穿着很小女人,一头黑长直的及腰发,空气刘海甜美长相,粉唇笑意盎然地仰慕着身畔为自己开门的男人。

  只是那笑容,宛若牛毛针一样扎进洛惊澜的眼中,让她不自觉地红了眼眶。

  "洛小姐……"施海默似乎有点手足无措。

  "没什么,芥末太辣了。"洛惊澜面色淡淡,抽出手帕擦拭了一下,"你知道她是谁对么?"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把施海默问住了,她当然知道这个女人是谁,全公司的人都知道她是谁,只是这个自称是boss妻子的人,真的能承受么?

  "未婚妻?女朋友?"洛惊澜没有等她开口,便率先问道。

  "额……有可能是未婚妻了。"施海默吞吐道。

  洛惊澜纤细的手骤然攥紧白色的清酒小盏,所以,这就是你不回家的原因吗,凌近南?

  事业,新欢?

  "呵……"洛惊澜仰头将酒一饮而尽,却觉的那股火辣辣的感觉直逼嗓子眼儿,把刚才吃进去的芥末全部一股脑地发了出来。

  呛得她眼眶发酸。

  "洛小姐,您还好么?"施海默吃人嘴软,关切开口。

  "还行。"洛惊澜拂了佛耳畔的发丝,露出眼角的一点珊瑚色,请施海默将两人的关系说了个清楚。

  原来莫霜是凌家为凌近南找的结婚对象。

  这顿饭吃的洛惊澜如鲠在喉,可即便如此,她依旧相信凌近南不会真的跟她结婚,因为她知道,这不是他的菜。

  不知道是不是这样的自我安慰有用了,洛惊澜竟然还吃掉了半碗拉面,施海默实在是不知道怎么说话,为避免被boss抓包跟踪,找了个机会便离开了。

  洛惊澜要了杯热饮,刚才刺身吃多了实在有点不舒服,她眸光闲散地瞄着不远处帘子下面的两人,似乎除了吃饭并没有什么逾矩的事情发生。

  这边厢,凌近南这顿饭吃的很不舒服。

  有人在监视他。

  对面的莫霜浑然不知,还在优雅而略带做作的品着甜点。

  "近南,在想什么?"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心不在焉,莫霜抬眸询问。

  "没事。"他眸色淡漠,只是抿了一口茶,并没有喝酒。

  "要不要喝口酒,我觉的海鲜有点寒。"莫霜很自觉的转移话题。

  "不了。"凌近南不动声色地瞟了一眼帘子外面,道:"这里会配上合理的饮食,晚上我还有一个会议,需要开车,你让管家来接你。"

  "好。"气氛莫名的尴尬,莫霜虽然嘴上说着好,但是内心的不情愿还是表现到了脸上,她失落的放下手中的甜点道:"近南,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凌近南挑眉,睿眸看不出任何情绪,也不回答。

  莫霜抿唇,以为他是心烦,迟疑道:"我听说……下午有个女人去公司闹……"

  "你听谁说的?"凌近南冷不丁的问,莫霜一怔。

  "你公司的员工都在说这个事情呢……"她显然没有料到他会这么问,扯唇笑了笑道:"现在的女人真的是想钱想疯了才会编出那种话来,你不要放在心上。"

  凌近南修长的手指把玩着手中的小茶杯,睿眸却冷了几分:"我的员工,嘴怎么会这么不严实。"

  莫霜下意识地抓紧了自己膝盖上的裙子,她有点局促道:"近南,我没有要监视你的意思,只是我们快结婚了……"

  "还没有那么快。"凌近南的面色寡淡起来,将手中的杯子放下:"你不要着急。"

  莫霜咬唇,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显然控制了一下才道:"我去下卫生间。"

  凌近南没有搭理她。

  第五章 勾引

  洛惊澜已经把位置从包间当中挪到了吧台上,她百无聊赖地晃着手中的热饮,现在已经变成温饮了,断断续续的也没有听清楚里面说了个什么之乎者也。

  烦躁。

  她将杯子丢下,却见到莫霜步履匆匆的进了卫生间。

  怎么回事儿,吃坏肚子了?

  洛惊澜颦眉,身体却诚实地从座位上下来,晃荡到了凌近南所在的包间外面,随时准备趁虚而入。

  她太久没有见到凌近南了,从他失踪到现在,她找了好久,而此刻,这个男人就在里面端坐,俊容冷峻,眉眼淡寂。

  凌近南。

  洛惊澜下意识地用手抚上面前的编织席,只隔着一张帘子,男人的脸似乎近在咫尺,又仿佛远在天涯。

  她恍若隔世地发怔,完全没有注意到正在朝着这边走的莫霜。

  莫霜瞪大眼睛,瞬间恼火起来,三两步并做上前一把将她撞开。

  洛惊澜措手不及,踉跄两步之下才扶着一边的墙壁堪堪站稳。

  "不好意思,我没有看到。"莫霜率先开口,一脸无辜的表情,唇角却提着笑。

  没有看到?

  "那您应该去看看眼科。"洛惊澜本就恼火莫霜跟凌近南亲亲我我的样子,此刻更是没有客气。

  莫霜眯眸,冷笑一声:"你这样的女人我见多了,不要以为有几分姿色就想着用来勾引人。"

  勾引,到底谁是她勾引?

  洛惊澜哭笑不得,却泰然的反击道:"我倒是从未见过您这样的女人,同样处心积虑的想要得到凌近南的关注,却觉的自己不算勾引?"

  莫霜万万没有想到竟然被她烦将了一军,惊讶之下一闪神,洛惊澜便扯唇离开,留下她恼火地攥住手,再准备回到包间,却发现凌近南已经离开了。

  洛惊澜率先乘了电梯下来,准确无误地找到了他的车。

  之前跟踪的那几天她的准备工作做的很好,只是侧车窗看不到任何里面的影像,她又碍于跟踪的身份不得去前面看清楚。

  正犹豫着的洛惊澜完全没有察觉到身后悄无声息靠近的挺拔身影,却在看到倒影的瞬间便被人一把攥住手腕。

  "啊……"

  洛惊澜惊呼出声,却被男人巨大的力道带着推到了车子边上,她因惯力后背猛地撞上车门,不禁疼的闷哼一声。

  她光洁的额头上因为疼痛而沁出一层细细密密的白毛汗,还未等洛惊澜反应过来,头顶就飘来一道肃冷的声音:"为什么跟踪我?"

  "我……没有。"洛惊澜心慌的撒谎,她刚才完全没有注意到凌近南在她的身后。

  "我说过不想再见到你。"凌近南垂眸冷声开口:"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她?

  洛惊澜无奈地闭了闭眼,扯唇却失笑:"凌近南,这话应该是我问你,你到底想要怎样呢?"

  她抬眸,一双迷离的眼睛盯着近在咫尺的男人,含了几分闪烁的光亮:"我找了你一年,你现在就这样对我么?"

  凌近南睿眸瞳孔一缩:"你找我?"

  "难道还不够明显么?"洛惊澜觉得不可思议,执拗地在他脸上找寻一丝一毫假装的痕迹,"我是你的妻子,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

  "呵。"凌近南蓦地笑了,冷笑,"拿出你的证据。"

  "我就是证据。"洛惊澜根本不能接受,"照片,家里,如果你想,我随时都可以——"

  "抱歉,我不想。"凌近南打断她的话,脸色已经恢复了一贯的冷淡,"女人,不要试图再用任何这样的方式来跟踪我。"

  他话语一字一顿间都是森寒的警告:"不要挑战我的底线。"

  第六章 我要打死你

  洛惊澜怅然若失地站在原地,眸光还追随着那辆远去的阿斯玛丁顿,鼻翼间似乎还残留着车尾气的味道。

  凌近南,你这个混蛋!

  洛惊澜眼眶终于红起来,眼泪不断地向外涌,几分钟前,凌近南当着她的面跟莫霜上了车,然后扬长而去。

  她仰着头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深深的呼吸着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她实在不明白,凌近南为什么要这么做,他的所作所为,都仿佛不认识她了一般。

  洛惊澜一怔,凌近南……失忆了吗?

  妈的!

  洛惊澜咬唇,去你妈的偶像剧情节,她还就不信了,好好的人怎么会不记得自己的老婆?

  她掏出气垫补妆,生生别回去的眼泪让她眼睛红彤彤的仿佛一只兔子,即便如此,她洛惊澜也要时时刻刻保持着艳光四射的模样,亮瞎凌近南的狗眼!

  洛惊澜重振旗鼓,踩着高跟鞋离开车库,酒店就在不远处,她为了方便直接选在了凌氏的附近,这个点儿路上有点拥堵。

  她优雅的从这些憋在一条线的车子面前经过,优越感才刚升腾起来,裙子就被人拽住了。

  "你去哪儿!"瓮声瓮气喊声吓了洛惊澜一跳。

  只见路边花坛上的醉鬼正抓着她的裙子死活不松手,酒气熏天地朝她靠近:"你要去哪儿!双儿……"

  洛惊澜颦眉,下意识地没有挣脱,针织裙子这样拽是会变形的!!

  "你认错人了!"她心疼的拽住自己裙子的另外一边:"麻烦放下手!"

  "你就是!你不要走!!"男人醉的不行,手下更是执着的用力。

  妈卖批哦,心疼死了啊啊啊!

  "我舅是我舅妈的!"洛惊澜气恼地吼道,这话一出口觉的有点不文明,眼见着这个男人西装革履的,倒也不像是地痞流氓,不由得放软了声音改口道:"乖,听话,姐姐的衣服很贵的,把你的爪爪拿开好不好?"

  "不……不……"他抓的更紧,另一只手就要抄上来搂住她的大腿。

  "靠!"洛惊澜再也受不了了,一脚上去正中这位仁兄的小腹。

  他闷哼一声松开手,从花坛岩石山滚了下来,在地上蜷缩成一团。

  洛惊澜一惊退了两步,不会是死了吧?

  "喂!你怎么样?"她用鞋尖小心翼翼地碰了一下这个人的衣服。

  男人没有动。

  洛惊澜瞬间愧疚起来,该不会真的有什么事儿吧?

  她下意识地想要附身去检查,却突然被人抓住了脚踝。

  "啊!变态啊!"洛惊澜不顾形象的尖叫起来,不远处车灯一闪,紧急刹车的声音顿在她的身畔。

  "帮我!"洛惊澜赶紧求助,车灯一闪,驾驶室上男人俊朗的面容便呈现在眼前。

  凌……凌近南?

  洛惊澜愣住,副驾驶上的莫霜也愣住了。

  凌近南拧眉,视线落到了地上那个抓着洛惊澜脚踝怎么都不肯松手的男人身上,不由得下意识地解开安全带。

  "近南!"莫霜毫无征兆的一把抓住他的手。

  凌近南抬眸,却发现她脸色苍白一脸冷汗,不由得停下手:"你怎么了?"

  "我……我肚子好疼,近南……"莫霜虚喘着,攥住他的手又加重了几分:"能不能,先送我回家?"

  凌近南目光落到站在车前的洛惊澜,最终松开手道:"我去医院吧。"

  他说话间已经再次启动了引擎,在洛惊澜诧异的眼神中绝尘而去,再次甩了她一脸汽车尾气。

  "双儿……"地上的男人还在含糊地叫着一个人的名字,手拽着洛惊澜的裙摆晃啊晃,"你别走……"

  洛惊澜微微阖上满是失望的双眸,咬牙切齿道:"我不走!"

  "好……太好了……"男人自说自话,满意的笑出声。

  好,好个球!

  "我要打死你!"

  关注微信公众号【五星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以我余生,换你情深》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395.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