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娇妻有令:老公,晚上见》秦芮言商晗良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娇妻有令:老公,晚上见》秦芮言商晗良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第一章 离婚吧

  秦芮言一睁眼就看到一张胖乎乎的小脸,她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那小胖男孩就一口吧唧在她脸上,搂着她的脖子喊了声"妈妈"!

  她顿时感觉有人在她脑子丢颗手榴弹,炸药之威力震得她瞠目结舌。

  "喂,小屁孩儿,我才二十三,还是黄花大闺女呢,妈可不能乱叫啊!"秦芮言将趴在自己胸口的胖小子举了起来,瞪着他一本正经地说道。

  小男孩小嘴一瘪,双眼泪汪汪的,秦芮言心道不好,但安慰的话还没来得及开口,他已经用响彻云霄的声音大哭了起来。

  "哇……妈妈不要我了……"秦芮言一直就挺怕小孩子的,如今这活宝大哭起来,她就只有捂耳朵的份了。

  身上忽地一轻,秦芮言抬眼看过去,小男孩被一双手抱了起来,一个眉眼清冷,神情的冷漠的男人看了她一眼。

  "在孩子面前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不知道?"男人蹙起好看的眉头,语气甚是不好地说道。

  小男孩乖巧的搂着男人的脖子,小身子一抽一抽,似乎刚才秦芮言的话真的伤害到了他。

  秦芮言只觉得自己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她有些茫然地看了看四周,这里似乎是个高级病房,再看面前男人的穿着打扮,一件简单的白色衬衫配上一条黑色长裤,她不禁摇摇头,估计是雇来的护工吧。

  "孩子的父母呢?他是不是进错病房了,我真不记得生过孩子啊。"

  秦芮言刚一说完,她就感觉房间里的气氛瞬间寒冷无比。小男孩趴在男人的胸口呆呆地问了句:"妈妈是不是被车撞坏脑子了?"

  男人盯着秦芮言,缓缓地点了点头。

  秦芮言尴尬地看着病床前着俩人,忽地男人刚才的话在脑子里回响,再看他和孩子这么亲密,一个大胆的想法萌发而出。

  "你是他的爹?"

  男人的脸一黑,薄唇抿成了一条危险的线。小男孩呜呜又哭了起来,他安慰似的拍了拍他的后背,缓而沉地盯着秦芮言道:"我还是你的丈夫。"

  秦芮言瞬间觉得脑子里又被丢了颗手雷。这一炸着实让她半天回不了神。

  她今年二十三岁,一个钢琴老师,从小品德优秀智商超群,可她从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已经解决了终身大事,而且连儿子都有了。

  男人把孩子抱了出去,回来的时候也把医生带来了。

  医生亲切和蔼地问她:"能否告诉我一下你的姓名、年纪?"

  "秦芮言,二十三岁。"秦芮言有气无力地回答道。

  男人的脸瞬间又是一黑,和医生对视了一眼,而后冷冷道:"秦芮言,你今年已经二十六了。"

  "您的大脑遭到了很大程度的伤害,应该是因为那场车祸让您失去了三年的记忆。"医生点点头道。

  秦芮言着实有点接受不了了,失去了三年的记忆?她一个二十三岁如花般的少女一下子就变成了有儿子、有丈夫的奔三的家庭主妇了?

  医生不知什么时候出去了,病房里只剩下了男人和她。

  "你叫什么名?额,真的关于你和那个孩子我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男人瞥了她一眼,冷声道:"商晗良。你也不必记住我或者刻意去想起我。"

  秦芮言疑惑地抬头看他,商晗良却已不在何时逼近了她,他们贴得很近,秦芮言感觉他的睫毛几乎就要扫到自己了。

  "你养好病后我们就会办理离婚手续,这在你车祸之前就定好了的。"商晗良好像要把每个字都刻进秦芮言的心里似的,他咬音那么重,沉甸甸的。

  秦芮言讶然片刻,心里不知怎么漫上了点点悲哀。当初的自己是怎么嫁给面前的这个男人的呢?这三年又都发生了什么呢?

  "可以,反正我对你也没有感情了,没有爱情的婚姻……就像是坟墓。"秦芮言喃喃道。

  商晗良没想到秦芮言能够这么爽快的同意,他不禁有点吃惊的问:"你真的同意了?"

  秦芮言略有尴尬地点点头,眼前忽然出现小男孩的那张小肥脸,她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孩子是……"她嗫嚅地道,可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打断了。

  "孩子归我,你也不必给赡养费,离婚后我会给你二十万,不过你必须保证不会再出现在祈儿面前。"商晗良用一种不容反驳的声音道。

  秦芮言不禁在想,如果我恢复了记忆,那时我会后悔的吧。不过她还是淡淡地说了个好字。

  商晗良讥讽地勾了勾嘴角,不再看她。"从始至终你要的就是钱。"他突然没头没脑地丢下这么一句,秦芮言愣了老半天还是没听懂他这是什么意思。

  一个保镖模样的人走进病房,看了眼秦芮言,附在商晗良耳边轻语了一阵。

  商晗良点点头,挥手让他退出去了。而后转头对秦芮言道:"你救下的那个孩子又过来看你了,你要不要见?"

  秦芮言疑惑地啊了一声,蹙眉问道:"我救了人?"

  "其实你本不会出事的,那个孩子横穿马路险些被一辆货车撞了,是你开车过去护住了他。你昏迷的时候他都在外面守着,不过我没放他进来。"商晗良顿了顿,用一种极其嘲讽地语气又道,"他的那点感激,我估计换成钱你才会放进眼里吧。"

  秦芮言突然有点明白了,原来在他眼里自己就是个拜金、爱财如命的女人。她抿了抿嘴,商晗良口中那么不堪的自己真的是她吗?

  "我要见他。"秦芮言一字一顿地道。商晗良似乎还想说些什么讥讽她,不过看了眼她的表情却是什么也没说出口,快步地走过去,拉开了病房的门。

  秦芮言不由得好奇地伸脖看过去,一个身材瘦弱,脸色苍白的少年正慢慢地走过来。

  他的腿受了伤,于是走路有点跛,不过他仍把脊背挺得笔直。在看到病床上的秦芮言后,黯淡的双眼瞬间璀璨如烟花。

  第二章 全家人的感谢

  "我,我听说你失忆了?"少年惨白干涩的嘴唇轻微颤抖,他看了眼秦芮言后就惭愧地低下了头。

  秦芮言瞧他的样子不过是十五六岁,这样的年龄还什么都没见过呢,如果再让现在的她再选择一次,她也会选择去救他的。

  "我没事,这样也挺好的,我现在就觉得自己是二十三岁,年轻的很。"秦芮言说完自己先忍不住笑了。

  少年回头看了眼门口,又很快地转了过来,对秦芮言很是诚恳地道:"您出院后能到我家吃个饭吗?我小叔说要感谢你,全家人都感谢你。"

  秦芮言好奇地也看了眼门口,门开着,不过她没看到他的小叔,因为商晗良正在和他说话,将他挡住了。

  她挠了挠头,面有难色。少年依旧可怜巴巴地望着她,秦芮言咬咬牙,暗道:有白吃的地方为什么不去,就希望到时候他们别磕头感谢就行。

  "阿姨,那你把住的地方告诉我吧,还有电话,到时候我小叔会去接你。"

  送走了少年和他的小叔,商晗良阴晴不定地走近她。秦芮言正啃着苹果,刷着微博全然没注意到他。

  "著名钢琴家秦芮言英勇救少年……"秦芮言看了这热搜,嘴里的苹果已经忘记咀嚼了。

  "你知道刚才来的是谁吗?"商晗良瞥了眼她,呵呵冷笑道。

  秦芮言摇摇头。她的关注点不在少年的身份,而是再于自己居然变成了著名钢琴家!

  想当初她可就是个普普通通的钢琴老师,以为会一直这么碌碌无为下去……她咔吧一声又咬下一口苹果,看着那条热搜内容忍不住傻傻地笑了起来。

  "他是吕氏集团总裁的侄子,你可以借机大要一笔,——救命费。"商晗良挑眉看她,用一种自觉得看破了她内心的表情说道。

  秦芮言抬头看他,刻意地笑了笑,攥紧了手里的手机,一字一顿地道:"商先生,你可以不要再这么幼稚的用言语攻击我吗?"

  商晗良一言不发地盯着她,好像要用那锋利的视线剖开她的心。

  秦芮言白了一眼,嘟囔了一句什么,率先移开了视线,继续翻看着手机。

  不过她的头刚刚低下,商晗良就伸手钳住了她的下巴,硬逼着她抬起了头。秦芮言盯着他黑漆漆的眸子,心里没来由地升起些恐惧感。

  "秦芮言,有些事你忘记了,不代表我会因此原谅你。"

  商晗良整个人欺压在秦芮言身上,他身上淡淡的柠檬味道,清冷了她一片心底。

  门突然被一个人推开,商子祈蹦跳着跑了进来,抱着怀里的玻璃瓶喊道:"妈妈,看我抓到了什么!"可他看到父母那样的姿势,他不禁害羞地转过了身。

  商晗良极快地收回了手,整个人也很快地站到了一边。秦芮言还没回过神,她被刚刚商晗良的话戳中了心。

  "我曾经伤害过他吗?"秦芮言颓然地低下头,暗暗反问自己。

  商晗良已经把商子祈的小身子扳了过来,半蹲在他面前,和风细雨地笑问道:"让爸爸看抓到了什么。"

  商子祈却一噘嘴,挣脱出商晗良的手臂,一颠一颠地跑到了秦芮言的床边,笑眯眯地把玻璃瓶塞进了秦芮言的手里。

  "不给爸爸看。"商子祈转头对商晗良做了个鬼脸,又殷切地看着秦芮言的表情。

  秦芮言将玻璃瓶举到了面前,窗外阳光正好,透过玻璃瓶温柔的日光笼着里面翩翩起舞的两只蝴蝶。

  "好看。"她对商子祈温柔微笑,把他拉到了自己身边,让他小小的脑袋贴靠着自己的胸口。

  低头看着自己怀里的孩子,她突然一瞬间有种想要永久抱着他的感觉。母爱泛滥得这么猝不及防,秦芮言轻抚着他的脑袋,嘴角不自觉地上扬了。

  商晗良神情难辨地看了一会儿他们,出去接了个电话。

  电话那头是个很是疲惫的女人声音,她嗓音沙哑地问道:"姐夫,祈儿怎么样了?她同意离婚了吗?"

  "你不要叫我姐夫,我和你姐姐不是夫妻。至于祈儿怎么样,我离没离婚也与你无关。"商晗良说完就挂了电话,他抿了抿薄唇,侧身站在病房前,在里面秦芮言搂着商子祈也陷入了梦乡。

  他轻步走了进去,静静地看着床上这一大一小的两个人儿。

  床头柜上搁着一个玻璃瓶,里面的两只艳丽缤纷的蝴蝶正奋力飞舞着,试图飞出这透明的屏障。

  秦芮言出院了。

  同离婚协议书一起带来的还有一个房产证,商晗良将他们一起放到了秦芮言的面前。

  "你之前的房子已经被你自己卖了,离婚后你应该没有地方可住了,我就帮你把那房子又买了回来。"商晗良淡淡地看了眼她,缓缓道,"你也不必感谢我,我只希望你能做到答应我的,不要再来打扰我和祈儿。"

  秦芮言翻开那本房产证,她看着上面那熟悉的地址,的确是自己住了二十多年的地方。可当时为什么要卖掉房子的原因,她脑袋里没有这方面的记忆。

  房子卖掉了……爸爸呢?秦芮言蹙眉沉思。

  "怎么,还想要什么?"商晗良脸上又出了那种轻蔑的表情。

  秦芮言咬了咬唇,她现在没有时间再想那些了,先解决掉面前的事吧。

  她利索地拔掉笔帽,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整个过程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祈儿呢,他怎么没来?"秦芮言又顿了顿,蹙眉又问,"你打算怎么告诉他?"

  商晗良拿起离婚协议书,淡然地看了她一眼。"他和你再没有关系了。"

  她听得出他的言外之意,就是不要她再多管了。可她还是很担心商子祈,更害怕商晗良回头领了个女人回家,跟商子祈说:"来,这是你后妈,叫妈妈……"

  秦芮言被自己的想象吓得摇了摇头,商晗良对她虽然态度很恶劣,不过对商子祈已经算是很宠了,他不会做出那种事来的。第三章 吕先生

  商晗良说明天上午八点民政局见。秦芮言只点点头,她实在没力气再说话了。

  这些天她只觉得有点像做梦。一睁眼就发现自己失去了三年的记忆,而且有个儿子,自己又和丈夫离婚了……

  这怎么看都不是能让她开心的事。

  秦芮言背着小包、低戴鸭舌帽独自出了医院。

  她走得很小心,因为有不少的记者围在了外面,好在商晗良替她引开了那些人,她就趁机跑了出来。

  没走出多远,突然有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中年男人朝她跑了过来。

  她疑惑地回头看了看,身后没有其他人了,这个男人也在她面前站住了。

  "是秦芮言小姐吧?"男人一脸恭敬地询问。

  秦芮言很是警惕地看着他,不敢贸然地点头或是摇头。

  "你有什么事吗?"秦芮言暗中攥紧了包包的带子。

  男人脸上愈发恭敬表情更是让她困惑了,秦芮言都开始怀疑他是日本人了。

  "吕先生在车上等您呢,请上车吧。"男人说着又微微俯身,语气也很是得体。

  吕先生?秦芮言不禁压低了眉头,她并不认识什么吕先生啊。

  "他是吕氏集团总裁的侄子,你可以借机大要一笔,——救命费。"秦芮言忽然想起了商晗良的话。

  "阿姨!"秦芮言闻声看去,那个被她救下的少年正站在一辆车旁对她挥手。

  少年的小叔是个很年轻的男人,相貌也不逊于商晗良,只是周身散发着冷漠的气质。

  秦芮言坐在他身边只觉得浑身别扭,吕谓给她的感觉就好像是被逼着来接她似的。

  "谢谢你救了他。"吕谓突然说道。

  秦芮言哈哈笑了笑道:"没事的。"

  又是一阵沉默之后,吕谓又问道:"听晟儿说你失去了三年的记忆?"秦芮言略有尴尬地点点头。

  "如果需要帮助,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吕谓扭头看她,嘴角微微一动,显出一抹薄薄的笑意。

  秦芮言矜持的含笑点头。

  "阿姨,你别看我小叔看起来这么高冷,他心里可热情了。"吕晟哈哈笑着道,不过他笑了几声就自觉说错了话,声音越发的低了,最后缩在了副驾驶不再出声。

  秦芮言偏头望向窗外,嘴角忍不住地翘起。外表高冷,内心火热……是闷骚吗?

  吕谓对着镜子里的吕晟蹙了蹙眉,后者一脸无奈地缩缩脖子。他看向秦芮言,她的脖子修长且光洁白皙,侧颜恬静而美好,气质又是那么的令人舒服。

  他动了动手指,强迫自己不再去看她。秦芮言,她已经是商晗良的妻子了。

  "阿姨,我还以为今天接不上你呢,叔叔他怎么不送你回来啊?"

  秦芮言动了动嘴唇,犹豫了一下道:"他公司有事要忙,谢谢你们啊。"

  吕晟好像还有话想问,但被吕谓的一个眼神制止了,于是只道了句没什么。

  吕谓忍不住又看了眼秦芮言,他总觉得她是个很会伪装的女人。

  商晗良和她的感情并不好吧。他微微蹙紧了眉心。

  启阳小区离医院很远,司机足足开了一个多小时。

  秦芮言推开车门下了车,身后吕谓突然叫了她一声。

  "谢谢你啊吕先生。"秦芮言看着他微微一笑。

  "明天中午我来接你去我家吃个饭,——吕晟的父母和他的爷爷奶奶也想见见你。"

  秦芮言点点头道:"他已经和我说过了,我会去的。"她对着他挥挥手,转身迈步离开。

  她将钥匙插进门锁,听着清脆的咔吧一声,门开了,秦芮言突然感觉心一下子静了。

  屋里的摆设跟记忆里的没有多大变化,母亲的遗照竟然也摆在原来的地方,——应该是商晗良刻意安排的吧。

  她也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只是笑了笑。他们做了三年的夫妻,看来还是有些感情在的。

  手机忽地又震动起来,又是那个陌生的号码,这些天这号码总会打电话过来,秦芮言本想拉他进黑名单,但总是因为一些事给忘了。

  秦芮言划了接听,她咬咬牙,心想着必须得跟那人好好谈谈了!

  "秦芮言,你这个不孝女!"电话那头静了片刻后,一个很熟悉的声音有气无力的斥骂道。

  秦芮言呆愣了片刻,旋即讶然地喊了声"爸爸".

  "唉,我也知道爸爸最近逼你逼得太紧了,可……唉,你也不能不理爸爸啊!"电话那头的声音明显带了哭腔,语气中尽是深深的惶恐不安。

  "爸爸……"秦芮言全然不知道他在说说些什么,他逼她什么了?

  "言言,就差二十万了,就差二十万咱们就可以还清那个债务了!"秦父声音瞬间激动起来,他喘着粗气又道,"爸爸发誓,还清了就再也不赌了,再也不做你的负担了。"

  秦芮言全身都忍不住地颤抖起来,她想起来了。当年秦氏集团的资金出现了点问题,股东怀疑是秦海挪用公款赌博……

  难道这三年来我都一直在还债?秦芮言突然感觉脸上痒痒的,拿手一抹,一手的湿滑冰凉,她竟是不知何时泪流满面了。

  "爸爸,你在哪儿?"她声音突然变得哽咽含糊。

  "言言你再去求求商晗良,让他再给你二十万……商家那么有钱……"对面似乎没有听到秦芮言的话,自顾自的焦急地说。

  "爸爸,我有二十万。"秦芮言打断了秦海的话,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稳地接着道,"房子也回来了,你在哪儿?我要接你回来。"

  秦芮言不知道她该怎么办,她现在就只想扑进爸爸的怀里。尽管这个男人欠下了几千万的债,可他已经发誓悔改了不是吗?

  她洗了把脸,强迫让自己镇定下来,想着一会儿秦海来了该怎么面对。

  "怪不得商晗良眼中的我是那个样子……"秦芮言苦笑了一下,虽然她没有恢复记忆,但她现在已经知道这三年来大概都发生了什么了。

  当初我是为了钱才嫁进商家的吗?

  略显犹豫的敲门声打断了秦芮言的胡思乱想。她腾得一下子站了起来,身子僵硬了一下,脑袋有点空白的快步走过去开了门。

  门一点点的被推开,一个穿着落魄的肮脏老头出现在了她面前。

  老头的头发很长、很油腻,身上很脏、很破……但秦芮言一看到那双熟悉的眼睛,她就忍不住扑了上去,紧紧地抱住了他。

  第四章:我要妈妈

  因为这几天秦芮言没理秦海,他都快要饿死了。

  家里没有饭菜,秦芮言拿着钱包里仅剩的两百块钱带他去了面馆。

  秦海听了女儿说出了车祸,还失去了记忆的事,眼泪瞬间噼里啪啦的掉进了面碗里。

  "忘了好,忘了好……"秦海不停的念叨这一句话。

  秦芮言笑着点点头。"对,等还了那二十万,我们父女俩就都可以从新开始了。"

  "你真要和商晗良离婚啊?"秦海幽幽地叹了口气,欲言又止地道,"你当初可是拼了命才嫁进了商家啊……"

  秦芮言哈哈笑着道:"那不是为了还债嘛,他那么有钱!"

  可她又忍不住在心里小声地反问自己:真的只是为了钱?这样的自己,秦芮言有点无法接受。

  秦海脸上也带了笑,只是这笑容仔细去看,却是含了莫大的悲伤。自己的亲生女儿,用她的青春、婚姻来为父亲还债……秦海恨不得给自己几个大耳刮子。

  可他没有,他不是心疼自己,而是不想再看到女儿难过。

  商家别墅。

  夜已经深了,商晗良小心地从儿子的床爬了下去,悄悄地走到了外面。

  "爸爸,妈妈还没有出院吗?"商晗良默默地点了根烟,眼睛盯着那处火光,耳边却不由自主地回想起了商子祈的话。

  "你不是不喜欢她吗,上次她还把你丢在商场了。"

  "妈妈她只是太马虎啦!其实看到妈妈哭的那么厉害,我就已经原谅她了。"商晗良想到这里只觉得心里难受极了,他踩灭那支一口没吸的烟,手里就空空的了。

  手机突然传来一声短信提示音。他低头一看,短信里面是一张照的不是很清楚的照片。

  不过他很轻易地就看出了其中的那个女人就是秦芮言,至于她对面的那个男人他也有点印象,是他的那位失踪已久的前老丈人。

  他暗灭了手机,将双手搭在了面前冰凉的铁栏上,头顶漆黑一片的夜空没一点亮光。

  秦芮言躺在自己那张既熟悉又陌生的床上,她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似乎连秒针走的都那么漫长。

  第二天一早秦芮言就跑去民政局门口等着商晗良了,可她一直等到吕谓给她打电话也没等到商晗良的身影。

  她烦躁地在民政局门口踱来踱去,全然不知一只照相机已经朝着她举了起来。

  吕谓开车来接等得发蔫的秦芮言了,他蹙眉问道:"你怎么来这儿了?"

  秦芮言上了车,略有烦躁地挠了挠脑袋,沉默了好一会儿。

  吕谓忍不住又问:"你没事吧?"

  秦芮言闷闷道:"没事,就是今天打算和商晗良办手续……"

  吕谓猛地踩了刹车,秦芮言虽然系了安全带但整个人还是往前冲了一下。

  "你要和商晗良离婚了?"吕谓不禁抓了她的手臂质问道。

  秦芮言有气无力的点点头,不动声色的又把手臂从他手里抽了出来。"可是他没来,给他打电话他也不接。"

  "抱歉。"吕谓自觉失礼,很快脸上又恢复了往常的神色。

  秦芮言无声的摇了摇头,她疲惫地转头望向窗外。

  他为什么没来呢?

  "吕晟最近想学钢琴了,不知道你能不能抽时间来教教他?——如果你没时间的话也没事的。"

  秦芮言恍惚回神,没有听清他的话。

  "我知道你的水平很高,平常的演出也会很多,但我和吕晟都很希望你能来教他。"吕谓以为她不愿意,于是又道,"价钱你可以随便提,我会尽量满足。"

  秦芮言连忙点头道:"可以、可以的,正好我最近也没什么演出。"正好还了那二十万后,手上、卡里都一清二白了,要是找不到工作,那可真是要喝西北风了。

  三米多高的铁质镂空大门缓缓打开,吕谓驾轻就熟的将车开了进去,已经有管家和几个仆人迎了出来。

  吕谓下了车,又亲自给秦芮言开了车门。他将钥匙丢给一个人,对着管家问道:"家里人都在了?"

  管家笑眯眯地看了眼秦芮言和吕谓,笑道:"您和秦小姐一到就可以开宴了。"

  秦芮言还真没想到吕谓这么有钱,她一直以为自己之前过得生活算是富有,果然是人比人得死啊!

  吕谓带秦芮言上了一辆小车,管家亲自在前面开,一面道:"宴会厅离这较远,所以坐车去方便些。"

  商家别墅。

  商子祈攥着商晗良的手机不肯松手,他胖乎乎的小脸蛋上还带着未干的泪痕。

  "祈儿,把手机还爸爸。"商晗良难得对商子祈扳起了一张脸。他实在没想到商子祈竟然会发现了那份离婚协议书,还抢了他的手机。

  "爸爸,你为什么要跟妈妈离婚?"商子祈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一双眼睛都已经红肿了。

  商晗良很想跟他说,秦芮言这个女人不配做你的妈妈!可他说不出口,因为这样说一定会伤害到商子祈的。

  "妈妈她……"商晗良犹犹豫豫地开了口。

  "妈妈是不要我了吗?是祈儿调皮惹妈妈生气了吗?"商子祈瞬间就像是被主人遗弃的洋娃娃一样,瘫坐在床上,哗哗地淌着眼泪。

  商晗良赶紧过去,一把搂住了商子祈小小的身子。"没有,妈妈不是不要你,你很乖的。"

  "我要见妈妈,我要见妈妈……"商子祈在商晗良怀里拼命的挣扎,无助地哭喊着。

  商晗良只得连声答应,先哄得他片刻平静。

  他很是无奈地拨通了秦芮言的电话,可那头却一直没有接听电话。

  一只排骨突然落入秦芮言的碗里,她连忙顺着那双筷子看了过去,竟然是吕谓。

  "这排骨是我嫂子亲自下厨为你特地做的,尝尝吧。"吕谓看着秦芮言笑了笑,一面用眼神示意她快吃。

  "对对对,我也就做排骨拿手点。"吕晟的母亲频频点头笑道,"你也刚出院不久,吃点肉补补身体。"

  秦芮言含蓄地低头咬了一口排骨,心底突然冒出了一种感情,起起伏伏的。她已经好久没有感受到这种家的氛围了,自从母亲去世后,父亲被逼离开公司……似乎家里的厨房就再也没有飘过饭菜香味了。

  吃完饭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秦芮言想早点回家,但吕谓说带先她熟悉下环境,毕竟以后就要在这里工作了。

  第五章:你还真是虚伪

  秦芮言终于得空看了眼手机,上面密密麻麻地显示了一堆的未接来电,尤其仅是商晗良的就已经十来个了。

  她不禁蹙眉想,商晗良他想干嘛?

  手机突然又震动起来,是个陌生号码。秦芮言挑挑眉,划了接听。

  "秦芮言小姐吗?"电话那头的声音竟是很激动,没等秦芮言回答,他又像机关枪似的,极快地问道,"请问您为什么会在民政局门口等了一上午,您是在等商晗良先生吗?你们——"

  秦芮言强做镇定地挂了电话,她死死地攥住了电话,手臂却忘记了放下。

  吕谓走到了秦芮言身边,发现她一动不动的傻站着,不由得好奇地问:"你怎么了?"

  秦芮言瞬间回神,眼底的茫然无助不经掩饰的就落入了吕谓的视线里。

  手里的电话还在震动,不同的号码在屏幕上轮流出现。她的确有点慌了,这件事造成的影响很大,现在的她已经不是那个默默无闻的钢琴老师了,商晗良也不是普普通通的人。

  而且……秦芮言猛地盯住了吕谓,万一有人拍到她上了陌生男人的车,再给她扣上一顶出轨的帽子!那她这个艺术家就算是毁了……

  "出什么事了?电话你怎么不接啊?"吕谓看得出她的焦急,不由得也有点紧张了。

  秦芮言没时间同他去解释发生了什么,她颤抖着双手给商晗良打去了电话。

  "你听我解释一下,我也不知道狗仔是怎么……"电话一接通秦芮言就急声解释,不过商晗良很快就打断了她的话。

  "秦芮言,你还真是虚伪啊。"商晗良不禁冷冷发笑,他冷声道,"当初签协议的时候不是挺爽快的吗,这会自导自演了这一幕,你是以为这样我就不会跟你离婚了吗?"

  秦芮言也突然冷静下来,她咬了下舌尖,强忍下心头酸楚,哽声道:"那你为什么不来?给你打电话也打不通,不是说好了今天办手续的吗!"

  电话那头忽地陷入了沉默,过了好一会儿,他淡淡问道:"你在哪里,我去接你,祈儿吵着要见你。"

  "你把我当做什么?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秦芮言听了他的话顿时怒火上涨,当初对她千叮咛万嘱咐的要她远离,可现如今又是这个态度,她如何能不生气恼火?

  可商晗良却没有耐心听秦芮言发火,当即打断了秦芮言的话,冷声道:"我再问一遍,你现在在哪?秦芮言,我的耐心是有限的,别忘了我们现在还没有离婚。"

  秦芮言一噎顿时有种歇火的感觉,有气无力地问道:"我在商家,你要过来接——"这会秦芮言话没说完,商晗良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吕谓不动声色地打量着秦芮言,看见她一脸惊讶地看了眼手机,心里也大约明白了是商晗良挂了她的电话。

  秦芮言没办法只能求吕谓帮忙把自己送回商家,一路上秦芮言都在心里碎碎念,觉得商晗良真的是阴晴不定、不可理喻。

  商晗良终于哄得哭累的商子祈睡下,刚起身就听到外面有隐约的车鸣声。他快步走到了阳台,侧身下望,见秦芮言正从车上下来,还在俯身同车上的人讲话。

  "……嗯,如果有时间去,我会提前给你打电话的。"秦芮言站直身,退后了几步同吕谓挥手道别。

  管家小跑着过来给她开了门,看了她一眼,忍不住开口道:"夫人您可算是回来了,小少爷知道了你们要离婚的事,闹了一整天了,一直要见您,可先生怎么也打不通你的电话……"

  秦芮言惊讶地看向他,蹙眉问道:"祈儿怎么会知道?"

  管家拿出手帕手慌得直抖地擦了擦额头,尴尬地笑道:"夫人您还是问先生吧,快走吧,先生已经等您很久了。"

  秦芮言冷哼一声,快踩着重步往别墅里走。明明是他做了错事,竟然还敢发那么大脾气。

  "还说我虚伪?哼,这点事都瞒不住,他才是又假又蠢!"秦芮言暗自腹诽,一进客厅就看到了商含良正在吧台喝水。

  秦芮言看了管家一眼,后者就很识时务地躲远了。

  商晗良听到了声音转了身,一眼正好同秦芮言的视线交织。他微抿薄唇看着她,心里说不出是种什么感觉在翻腾。

  "过来。"秦芮言还是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商晗良冷冰冰地叫了她一声,她这才迈开了步子。

  不知道为什么一看见商晗良她就没了胆量发火。"大约是欠了他不少的钱吧,万一他一怒之下让我还清那么多钱怎么办?"秦芮言自己给自己找了个理由。

  商晗良仰头饮尽杯中白水,秦芮言盯着他上下滚动的喉结,忍不住吞了口唾沫。

  啪的一声,水杯被商晗良不轻不重地搁在了吧台上。他微侧头看着秦芮言,不经意地蹙起眉心道:"这么迫不及待地开始找下家了?"

  秦芮言下意识地后退了半步,可商晗良却一步逼近贴身,双手扣住了她的肩膀,用一种极其困惑的语调反问道:"秦芮言,这三年多你在我身边真的就是为了钱?"

  她下意识地嗅了嗅,商晗良再一次地看透了她心中想法,冷声道:"我没喝醉。"

  秦芮言心里很是慌张,和他在一起的三年记忆她脑中真是空白一片,不过她感觉鉴于秦海的情况,嫁给他很有可能是为了还债。

  秦芮言这么一想就感觉很悲哀,但很快她的下巴就被商晗良勾了起来,很是无奈。

  "你在想什么?"商晗良钳着她的下巴微微用力,疼得秦芮言微蹙眉头,扭头想要甩开,但商晗良却迫使她直面他。

  "你放开我!"秦芮言挥动双手想推开他,商晗良却冷冷一笑,抓着她一个转身将她压在了吧台上。

  "你,你要干嘛?"秦芮言感觉着商晗良的重量,呼吸间都带着彼此的气息,这般同一个"陌生"丈夫亲近,她实在是有点适应不了,下意识的想逃离。

  第六章:等待风平浪静

  商晗良死死地控制住了秦芮言的身体,他用腿强硬地分开了她的双腿,一面贴近她的耳朵冷声道:"之前我这样对你不是你一直想的吗?这样吧,如果你还能给我生个孩子我会给你更多的钱……"

  秦芮言的心几乎要跳出了胸口,商晗良的那条腿让她感觉到屈辱感,他的话更是让她恼怒。

  "商晗良你就是个人渣!"秦芮言骂完就猛地一摆头撞上了商晗良的头,撞完之后她只觉得有点精神恍惚,身上的重量也消失了。

  秦芮言大口大口地喘息着,她想要站好,但双腿疲软险些就跪在了地上。

  商晗良眼底闪过一丝后悔,他半侧着身子对秦芮言,默了一会儿道:"抱歉,是我冲动了。"

  秦芮言原本还怒气冲冲地抠着吧台借力站着,听他道了歉,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滑坐在了地上。

  商晗良没有再看她,走了几步,停下又道:"今晚你陪祈儿睡吧,如果一睁眼就能看见你,我想他会很开心的。"顿了顿,他又道,"秦芮言,失忆不是你尽母亲责任的借口。我原以为你会跟我争夺孩子的抚养权,你让我很失望。"

  失忆不是你不尽母亲责任的借口!这句话如同一道雷霆瞬间劈愣了秦芮言。她现在还是那个二十三岁没有孩子的时候,失忆似乎的的确确成为了她不管不理孩子的理由。

  她再抬头时商晗良已经不在了,管家一面擦着额头上的汗,一面走过来说道:"先生让我带您去小少爷的房间。"

  秦芮言只觉得心上又噗嗤被捅了一刀,我连自己儿子的卧室都不知道!她无泪望天满心哀怨。

  黑暗中商子祈稳稳的小呼吸声很是清晰,秦芮言没有开灯,而是摸黑找到了床。

  秦芮言刚躺在床上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于是重新坐了起来往旁边摸了摸,忽地一只大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别吵。"秦芮言吓得刚想喊出来,商晗良却在床的另一边清冷的提起开了口。

  商晗良松开了秦芮言的手,低声又道:"现在祈儿知道了我们要离婚,为了他我们现在还不能离,而且要一起生活。"

  秦芮言浑身一震,为了儿子现在不能离婚?她很想再问问商晗良,但又怕自己把商子祈吵醒了,于是只得憋下缓缓地躺了下去。

  这种氛围让秦芮言没来由地感到紧张,毕竟自打记事起就是一个人睡,现在倒好在一张床上和另外两个人一起睡。

  "他是我儿子,他是我儿子……"秦芮言在心里一遍遍地告诉自己,不知不觉她就昏沉地睡着了。

  秦芮言是被低低的说话声吵醒的,她不耐地嘤咛一声,那些嗡嗡声也瞬间消失了,于是她满意地又往那个温暖角落蹭了蹭继续睡觉。

  商晗良很是无奈地看着自己怀里的这个女人,商子祈夸张地捂着自己的嘴巴,一对大眼睛幸灾乐祸地看着自己的爸爸。

  "去洗漱吃饭去,一会儿司机送你去上学。"商晗良故意严厉地说道。

  商子祈连连摇头,捂着嘴小声说道:"不行,我不在,你们又要分开了。我不要去上学!"

  秦芮言终于被吵得没了睡意,她一睁眼就看到了商晗良棱角分明的下巴,再一愣,发现自己竟然是窝在他的怀里的。她瞬间就坐起来,却不料一头撞上了商晗良的下巴。

  商子祈噗嗤一声乐了出声,看着商晗良捂着下巴,眼泪都疼了出来,他幸灾乐祸地在床上连滚了几下。

  "秦、芮、言——"商晗良揉着下巴,感觉舌头都要被咬断了一般疼。

  "对不起对不起……"秦芮言低头双手合十连连道歉,见商子祈还在不知死活地笑话他爹,又连连给他使眼色让他出去。

  果然,商晗良因为商子祈的笑话火气上涨了。

  秦芮言无奈,于是对着商晗良一扬脖,下巴对着他道:"喏,那我让你也撞一下。"

  商晗良的视线却是控制不住地沿着脖子一路下滑,秦芮言的皮肤光洁白皙,而且睡衣的领口宽松,这一眼就能望进去……

  他不自然地咽了口唾沫,扭头僵硬地对商子祈说道:"还不快去洗漱,一会儿上学迟到了。"

  商子祈还要摇头拒绝,商晗良看了眼一脸茫然的秦芮言又道:"这回让你妈妈送你去,晚上也让她去接你。"

  "好耶!"商子祈一下子蹦了起来,下一秒整个人就扑向了秦芮言,环着她的脖子,撒娇道,"妈妈答应我了?"

  秦芮言笑着掐了把商子祈的小脸蛋,柔声道:"当然了,以后妈妈都会接送你上下学。"

  "那我去洗漱!"

  商子祈脸上喜色更甚,重重地亲了口秦芮言,接着麻利地下了床,小跑着跑出了卧室。

  秦芮言望着儿子跑远的方向傻傻地笑了笑,一转头却正好碰到商晗良的炽热视线。

  她因为今早从商晗良怀里醒来觉得有点尴尬,低头理了理领口,小声道:"我在学着做一个好妈妈。"

  商晗良脸上笑意未减,有点调戏意味地道:"好妈妈可不会总抢儿子的位置,话说回来,我的怀里真就那么舒服吗?"

  秦芮言脸腾得一下涨红了,比起现在她竟然觉得那个动不动就冷言相向的商晗良更好些。

  待他们下楼时,管家正笑眯眯地给商子祈倒牛奶,一抬头看见了他们,笑道:"听说今天是夫人送小少爷去上学?"

  商子祈坐在高椅上兴奋地摇晃着双腿,一面转头仰面一脸渴望地望着秦芮言。

  芮言看了眼车里的镜子,见商子祈坐在后面正拿着玩具自言自语玩得很开心,嘴角也不经意逸出了一抹笑意。

  "前方路口左转……"秦芮言听着导航的话麻利地一转方向盘,结果看到眼前的那一幕她吓得赶紧踩住了刹车。

  幼儿园门口已经乌央乌央地围了一群的记者和摄影师。秦芮言害怕地猫在方向盘后面,时不时地抬头望一眼,发现有几个好像是老师正在和记者们交谈。

  关注微信公众号【五星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娇妻有令:老公,晚上见》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392.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