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霸宠萌妻:总裁大人狠狠爱》秦熠夏早早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霸宠萌妻:总裁大人狠狠爱》秦熠夏早早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除了你,我还有什么可干的?

  看着躺在身边这个俊美绝尘的男人,夏早早的心快跳到嗓子眼上了。

  她暗暗的清了清喉咙,双手往上稍稍抬了抬被子,微凉的空气仿佛抓住了机会就往里窜,被子下身无片缕的身躯猛地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快速的将被子拉下,紧接着就是一声尖叫:

  啊——

  尖叫间斜眼望向身边的男人,只见男人动了动,似要转醒,却一个翻身又睡过去了。

  夏早早的尖叫声尴尬的戛然而止,眼珠子无语的翻了一圈,最后往男人身边又挪了挪,紧接着提高音量,又一阵尖叫。

  啊——

  房间的空气中,除了夏早早一浪盖过一浪的尖叫外,只剩下男人匀称的呼吸声,有雷打不动的架势。

  夏早早的心里一群神兽奔腾而过,她气得眼睛瞪得浑圆。

  啊——

  突然

  她的喉咙猛然一紧,一口气活活的被卡在了喉咙里,像卡带般。

  她见鬼似的看着眼前已经翻身并把她牢牢压在身下的男人。

  重点是,这个男人也同样身无片缕的展示着自己完美的身材,也就是说他们之间只隔了一层被子…

  "你…你要干什么?"

  男人的手臂撑在夏早早的头侧,这个角度望去,男人冷峻深邃的五官越发的清晰,如浓墨晕开的眉下,一双琉璃色的眸子瞧着自己。

  完美的唇上微抿出一条完美的细线,他唇角勾了勾,玩味的说:"这里就我们两个人,除了你,我还有什么可干的?"

  "我警告你不要乱来!"

  "你故意把我吵醒,不就是想提醒我要对你乱来?"

  "我…"

  对了,故意把他吵醒是想干嘛来着?

  夏早早被男人吓得有些失忆,只是这跟她设想的套路太不一样了啊。

  这个时候,按照剧情发展,他们不应该就谁上了谁这个问题进行激烈的讨论吗?

  对了,夏早早清眸一亮,撩开窝在脖子上的发丝,努力的将脖子上那一道道暧昧的青紫斑点完整的展现出来。

  这么明显的暗示,再笨的人都能看明白吧。

  她压着得意,一瞬不瞬的盯着秦熠,就怕错过任何一丁点表情。

  秦熠仅是冷漠的嘴角一扬:"怎么?意犹未尽?"

  说完不等夏早早的任何回应,低头对着夏早早的脖子压了下去。

  热气喷洒在夏早早脖子细嫩的皮肤上,强势又暧昧,惊得她抵着男人坚实的胸肌,胡乱的想推开。

  耳边传来秦熠低低的笑声,声音充满了蛊惑人心的瘙痒,低哑的说道:"趁我们的关系没有彻底搞乱之前,我可以满足你。"

  我们的关系

  这几个字彻底让夏早早清醒了,挫败般叹了口气:"好啦,我承认,脖子是我自己掐的。"

  "还有呢?"秦熠一个翻身,优雅的捡起散落在床上的衣服。

  衣服穿在他身上皆像一件艺术品,一身质地高档的黑色衬衫,在窗帘透进的微光中,仿佛镶着绒绒的金边,格外的神秘性感,领口打开三颗钮扣,露出突出的锁骨,格外的魅惑。

  夏早早强行逼自己收回目光,撇撇嘴说道:"你的衣服,是我趁你睡着的时候脱的。"

  第2章 谁吃谁还不一定

  秦熠系了最后一颗袖扣,听到夏早早的回答,怔了怔,接着问:"还有。"

  夏早早猛咽了咽口水,低垂着头,嘴唇抖动了半天最后回:"没有了。"

  "恩?"秦熠不怒自威的声音传来,眼神寒光熠熠。

  "还有…"夏早早被他的眼神震慑到,头悄悄的缩回被子里,只留了一双扑闪扑闪的大眼睛:"脱你的裤子时,不小心碰了你的…"

  夏早早不好意思说出口,用眼神望向秦熠的裤裆间,然后再看了秦熠暗沉的脸,心里默默的抽了自己一个嘴巴:青天白日的,让你瞎说什么大实话。

  望着秦熠铁青着脸摔门而出,夏早早这才将头从被窝里钻出来,猛地吸了一口气,喃喃自语:

  "一根长毛的杏鲍菇差点引发一场血案。"

  夏早早磨蹭了半天,穿好了衣服,这才下楼,瞥了一眼坐在白色真皮沙发上专心看笔记本的秦熠,立马猫下腰快速的窜进厨房。

  李婶正在准备早餐,擀面杖擀着面皮与砧板发出了清脆的声响,在一束阳光下隐约还能看到面粉在空气游动。

  夏早早走到冰箱前拿了一瓶矿泉水,仰头咕噜咕噜。

  "慢点,一大早就喝冰水伤胃。"李婶停住手里擀面的动作,顿了顿,又接着说:"秦先生这个人,你要小心点。"

  夏早早喝了一大半的水,因为李婶的话差点呛到鼻腔里。

  "我是说,孤男寡女住在一个房子里不太方便,即便他是你的…"

  夏早早盖上瓶盖,正要将矿泉水放回冰箱,听到这里,噗嗤的一声笑出了声。

  想到昨晚,自己趁秦熠喝醉睡着扒光了他衣服,然后又扒光自己衣服钻到他被子里的情形。

  谁吃谁还不一定呢。

  "那个老女人的眼光还不错,死了还能拉上一个垫背的。"夏早早无所谓的耸耸肩,捏起操作台上的土豆丝就吃起来。

  这个垫背,还是一个质地上上层的垫背。

  李婶瞪了夏早早一眼:"什么老女人,再怎么说她都是你妈。"

  看说不动她,李婶抢过盛满土豆丝的盘子:"洗手,准备吃早饭。"

  长方形的原木餐桌上,也不过就坐了两个人,气压却强大的吓人。

  夏早早埋着头往嘴里送了几口西红柿鸡蛋面,眼睛的注意力却是望向了坐如冰雕的秦熠。

  明明就是一顿简单的粗茶淡饭,竟被他生生的吃出了五星特级餐厅里才有的高贵优雅。

  眼见李婶要出门接个快递,夏早早忍了半天的话才说出来:"李婶让我小心你。"

  秦熠漠然抬眸看了一眼门口,又像没听到般,继续吃着。

  "说孤男寡女住一起不方便,就算你是我的…"夏早早眼睛转了转,思考片刻,望向秦熠:"对了,我该怎么称呼你?"

  秦熠终于停下了手中的筷子,望向夏早早,夏早早手握着筷子支着下巴,对眼前这个仅比自己大八岁的完美男人戏亵一笑:

  "我是该喊秦先生,还是该喊…亲爱的监护人?"第3章 那个女人,是在你的身下死去的么

  "我是该喊秦先生,还是该喊…亲爱的监护人?"

  夏早早扑闪着大眼,眸种有着一股不易察觉的尖锐,她仔仔细细的观察着男人的表情,居然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

  秦熠没有说话,淡定疏离。

  "这么说吧。"夏早早啪的一声利落的放下筷子:"你是怎么勾搭上那个女人的。"

  还是不说话?

  很好,有种!

  夏早早对秦熠漠然的态度极为不满,倾身靠向他,步步紧逼:

  "你这个可是躺赚的活儿,动一动下半身,房子车子女人都有了。"

  夏早早嘲笑的脸渐渐在秦熠眼前放大:"死人的东西,你要得心安理得?"

  算命的说她亲人缘薄,没想到这么单薄,那个自称为母亲的女人,与她的关系居然断的那么突然,那么彻底,死后宁愿将遗产留给眼前这个毫无血缘关系的男人,也不给她留一分一毫。

  所以,她现在反倒成了外人,住的家是别人的,吃的用的也是别人的,就连自己也成了别人的监护对象,这是什么鬼?

  她环顾四周,这个本来属于她的房子,最后扫向看不出任何表情的秦熠,扬起了甜美的笑,却带着讽刺的味道:

  "那个女人,是在你的身下——死去的么?"

  哐——

  伴随着陶瓷碗砸在大理石地板上破碎的声音,夏早早的肩膀一阵剧痛传来,自己已经被秦熠用力的摁回了座位上,下颚被他的另一只手死死的捏着。

  "要我教你什么是尊重?恩?"秦熠凛冽而锋利的盯着夏早早,他捏着她的下巴,直到她吃痛的眯起了眼,才说道:

  "你不需要怀疑我。这里也没有什么东西不是你的。"

  说完松开手,留下了一个清冷疏离的背影。

  切-说得好听,妇唱夫随么?曾经那个女人也说过同样的话,最后还不是任性的把所有的东西都给了别人?

  夏早早揉了揉快要被捏碎的下巴,眼看秦熠就要出门,自己也快步跟上,差点与刚取好快递进门的李婶撞个正着。

  "哎呦,我的小祖宗,你慢点,毛毛躁躁的,是不是又惹秦先生生气了。"

  李婶贴到门边,巧妙地避让,自己也不过是取个快递,先是秦熠黑着脸出来,才要进门,又差点被行色匆匆的夏早早撞倒。

  今天是什么日子。

  夏早早朝李婶一个飞吻,明媚的笑着,心里盘算的却是今天的课旷定了,非要盯着秦熠不可,看他到底玩什么把戏。

  准确的说,她要搜集证据,要证明他对她的监护权无效,为此她昨晚还爬上他的床,制造他们上床的假象,这个来路不明的男人突然以监护人的身份住到她家,怎么说也觉得太诡异。

  "哎,早早,你的快递。"李婶刚要拽住她,她一溜烟的功夫已经骑上别墅院子里的自行车。

  "放我房间。"车子被她骑得歪歪扭扭,声音由远到近传来。

  骑到一辆黑色奔驰后,夏早早尽量平衡着身下的折叠车,车子是自己起早贪黑做兼职买下来的。

  她抬眼看了看眼前的黑色奔驰,又想这车子是那女人留下的,心里暗藏怒火越烧越旺。

  随即将自行车撂倒,气冲冲的走过去推开司机,自己坐了进去。

  第4章 车震

  秦熠看了夏早早一眼,没再说话,坐进了副驾驶。

  腿才迈进来,门还没关好,引擎声便响起,只见夏早早一脚踩在油门上,不断地加大了力度。

  顿时一股强而有力的力量向前拉拽,车子如离弦之箭飞奔而出,把错愕在原地的司机和两边的景物都远远的甩在了后面。

  夏早早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她余光扫了一眼坐在副驾驶上的秦熠,却瞥见秦熠两眼微闭,薄唇微抿着,一副淡然的模样。

  如赛车般的速度,一点也不影响他那与生俱来的优雅气质,反而与他淡漠疏离的眉眼形成了强烈的反差,这让夏早早有些失望。

  油门上的脚不由得再次加重力道,220的时速,路更像是从车子底下划过般,周边的车子被不断地超越、避开,这些技巧被夏早早把玩得炉火纯青。

  "前面是45度弯,外加改道,注意。"夏早早听秦熠出口就是专业的赛车用语,不由微微一怔,她第一次在公路上开这么快的速度,还好是在郊区,不然连自己都有点不淡定了,那个男人定力还不错。

  不过超速,闯红灯,影响交通这些违章够他扣分的,最好是被请到警局喝茶,够他忙活一阵子了,简直是完美,夏早早的心美得快要随风飞起来。

  反正,她就是不想让他好过。

  "从我家滚出去。"夏早早微眯起那双灵光闪熠的丹凤眼,车子带给她的速度和激情让她的嘴角不自觉的缓缓勾起。

  "如果我说不呢?"

  "……"说好的脸皮呢?

  夏早早怔了一下,未来得及回应,秦熠身体却毫无征兆靠近,手附在了夏早早紧握的变速器操纵杆上。

  秦熠突然猛地拉动操纵杆,另一只手用力转动方向盘,车身接到命令,向右紧急掉头,并发出了锐耳的摩擦声。

  紧接着碰的一声巨响,追尾了。

  撞上了停在路边的别克君威。

  安全气囊鼓起,夏早早一头栽了进去。

  片刻,她惊魂未定的看向秦熠,只见男人一只手横在了她的胸前,是一个出于本能的保护动作。

  "没事吧?"秦熠僵着脸上下检查她有没有受伤。

  她摇摇头,确定没事,秦熠这才松了一口气,帮她解开安全带:"你下车透透气,我联系人处理。"

  咔哒一声,安全带解开,下车,

  夏早早看向被自己撞得车屁股翘上天的蓝色车子。

  熟悉的号码牌,居然这么巧…

  快步走到了别克君威边。

  敲车窗,几分钟过去居然没反应,趴在车窗上往里面瞧,玻璃窗挡光效果很好,什么都看不到,大概是里面没人。

  心里筱然一阵失落,转身要走,车窗终于缓缓的落下,一阵暧昧到荼蘼的气味从车窗开启的小缝里逸出,迅速的包围在她的周围。

  透过车窗看去,男人凌乱不堪的头发,衬衫扣子歪歪扭扭的系着,脖子上是一道道触目惊心的抓痕。

  夏早早原本以为遇见他而雀跃起的心,像突然被捏住般,一股窒息感闷在胸口。

  "楚扬?你?"

  夏早早脑子轰然炸开,如岩浆崩流,眼前这个男人,曾经的场景如幻灯片即刻过渡到脑海,她记得当下樱花正灿烂,落了一地粉色的花瓣,阳光下煞是好看,他突然牵住她的手说:

  夏早早,我会一直爱着你,捧在手心里宠你,我会给你全世界最独一无二的宠爱。

  所以,他可以因为她喜欢吃的糖炒栗子从南跨到北,驱车前往,连夜赶回,最后拿到她手里还是热的。

  他可以为了她,连买的车牌数字都是她的生日。

  现在却用她生日数字上的牌照,跟别的女人车震,是吗?

  车震起来,不觉得像日了狗?良心不会痛吗?

  呵

  刺激吧?

  一定很刺激,车震玩的连追尾都毫无知觉,倒是让她觉得有罪恶感坏了人家的兴趣。

  第5章 我们分手吧

  "早早。"驾驶坐上的男人面露尴尬的神色,顺着夏早早的视线急匆匆的理了理衬衫,推开车门出来,将门关了回去。

  挡在夏早早跟前,楚扬比她高出快一个头,他低头看她倔强的抿着小嘴,凌乱的发丝刮在她的脸上,伸手,像以前那样,想把她的发丝别到耳后。

  结果,夏早早撇过了脸,向后退了两步:

  "玩车震?真是好兴致啊。"

  看楚扬面露尴尬的神色,她用力咬着牙,牙齿咬在苍白的唇瓣上,努力地克制着。

  心里萦绕着自欺欺人的想着,会不会是有难言之隐,喝醉了,或者被人下了药…

  "早早,对不起。"依然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模样,却一个解释都没有。

  她再傻也知道,那是在默认。

  她的手握了握,似乎所有的情绪都汇集在了手中。

  突然抬起,挥手对着楚扬就是一巴掌,竟被楚扬钳在空中:"我们分手吧。"

  夏早早目光一滞,一下子呆住了。

  "夏早早,这么巧?"一个女人,从车窗探出身来,身上套着一件黄色的紧身露肩T恤,露出了一片白花花的胸脯。

  夏早早循声望去,瞳孔陡然一缩。

  跟楚扬车震的居然是她?看向眼前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翟晚樱,女人脸上挂着明晃晃得意的笑,那么的刺眼。

  "想知道楚扬为什么要跟你分手?"

  夏早早狠狠地从楚扬手里抽回手:"不想知道。"

  "也是,你那么聪明,心里应该很清楚,说到底,我挺同情你的,父亲不认你,就连母亲死了,宁愿把遗产给一个陌生人都不给你,夏早早,你怎么混得那么惨?还一副高不可攀的样子,不就是个落魄千金,楚扬那是叫审时度势,跟了我,至少可以让他少奋斗二十年。"

  "是,你们双贱合璧天下无敌,我还能说什么?"她不得不承认,翟晚樱句句话都戳到了她的心里。

  "说不说,事实都是我和楚扬早就在一起了,希望你以后不要再纠缠楚扬。"

  夏早早冷冷的看着她,都说世上没有勾不到的男人,只有不够努力的小三,所以,父亲因为翟晚樱的母亲抛弃了她和母亲,重组了家庭,现在连她的男朋友楚扬也不能幸免。

  看着真是讽刺。

  "早就在一起了是吗?"夏早早想在楚扬那里得到答案,可为什么感觉越来越陌生。

  翟晚樱一脸得意:"我还知道你昨晚为了搜集监护权无效的证据,爬上了男人的床。"

  "你…怎么知道!"这句话犹如当头一棒,夏早早惊诧向后呛了一步,脸色瞬间像白纸一样苍白。

  这个计划只有她和楚扬知道,而且她还清楚的记得,昨天楚扬提出建议时,那副犹豫中带着诚恳的表情,他将她轻轻地拥入怀里,说:

  ——早早,有个剑走偏锋的办法或许很冒险,但应该有效。

  ——或许你可以爬上那个男人的床,制造你们上床的假象,一旦证据确凿,法律上不会承认你们这段监护关系,另外对于遗产的归宿也会重新立案。

  ——早早,这个是没办法的办法,只是假装发生关系,我相信你不是一个轻浮的女孩。

  她向来对楚扬的话坚信不疑,所以她鬼使神差的相信了…

  看着夏早早苍白的脸,翟晚樱更加的得意:"楚扬为了让你死心,还真是煞费苦心。"

  逼着自己从震惊中缓过神,夏早早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楚先生,真是费心了,所以是想让我对你说一声谢谢?"

  "道谢之类的就不用了,大家都那么熟了,客气什么,楚扬也是为了你好,要知道,他最怕的就是你——死缠烂打。"

  第6章 猪是不谈感情的

  "死缠烂打?你想多了,我到今天才发现,渣男和小三是标配,所以,你们一定可以白头偕老。"

  "我们当然会白头偕老,说到死缠烂打,我所知道,那可是你的强项,是不是?楚喻。"说完偏头看向站在一边沉默的楚扬。

  这句话却是让夏早早有些恍惚,她记得楚扬的确跟她提过两次分手,第一次,楚氏集团倒闭,楚扬提出分手的理由是不想连累她。

  第二次,临近高考,楚扬提出分手的理由是怕影响她。

  都被她一一挽回了,她不怕连累,也并不怕被影响,相反她觉得在困难面前,他们是可以互相取暖的,可以情比金坚,两个人只要彼此真心喜欢,能同甘,也能共苦。

  就因为这样,所以被当做是死缠烂打了,是吗?

  她深吸一口气,身体开始轻轻发抖,可又怕周围的人察觉到自己的异样,拼命的握着拳头,尖尖的指甲陷入了掌心里。

  而后一丝冷笑:"我作死才会对他死缠烂打。"

  说完,实在不想跟他们啰嗦,转身想回车里。

  这时远处一辆崭新的限量银灰色迈巴赫停在了奔驰边。

  西装笔挺的司机从迈巴赫下来,毕恭毕敬的将钥匙递给了秦熠。

  翟晚樱斜眼瞅见迈巴赫,急着叫住夏早早:

  "啧啧,早早妹妹,大方啊,给小白脸用的是迈巴赫,穿的衣服是私人订制,我真怀疑,你妈到底留了多少遗产。"

  "你少说两句。"

  楚扬坐回去,被翟晚樱大手一挥,挡住了:

  "我说的都是大实话,你瞧那辆迈巴赫,市值几千万,还有男人那身衣服,比那辆车还贵你信吗?啧啧,那小白脸哪有钱买,还不是夏早早她妈留下的遗产。"

  夏早早没忍住,回头又向她走了几步,低头看着她:

  "我乐意,怎么了?"

  翟晚樱视线汇集在夏早早的脖子上,若隐若现的暧昧斑点,讥诮的红唇一张一合:

  "看来昨晚一定是欲仙欲死,果然有什么样的妈就有什么样的女儿,妈养小白脸,死了,女儿接着养,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

  "哈,总比那些专门喜欢翻别人的地,拱别人家的猪好。"夏早早冷冷的说。

  "你竟敢骂楚扬是猪!?"翟晚樱被堵得一口气不顺,胸前一片波涛汹涌,半个身子从车窗里窜出来,伸手就要给夏早早一个巴掌。

  却在看到一个黑影过来后,收住了。

  司机走过来,微躬身子,对夏早早说:"夏小姐,秦先生让我来处理车子追尾的事,另外,秦先生让我转告您,您要迟到了。"

  夏早早看着卡在半空中的翟晚樱,眯起狐狸般狡黠的眸,嘴角一勾说道:

  "奉劝你一句:你能轻易拱到的猪,别人也能拱,毕竟猪是不谈感情的,当然婊。子更无义,所以你们真是天生一对。回见了。"

  "丫的骂谁婊。子呢?"

  夏早早潇洒的挥挥手转身离开,自动屏蔽身后翟晚樱的骂骂咧咧。

  她迅速的窜进迈巴赫里,秦熠掐掉手里的烟,顺手开了车窗通风。

  "男朋友?"

  "才不是!"强烈否认的语调,夏早早意识到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补充了一句:"一头种猪。"

  "品味不敢恭维。"

  "论品味哪比得过秦先生,你这么有商业头脑。"夏早早系上安全带,按下车窗,车子在经过别克君威时,正好与楚扬看过来的眼神对视。

  心里闪过一丝刺痛,心脏像被挖了一块,最终逼着自己视若无睹的将视线别开,就听到秦熠不疾不徐的问:"这话怎么说?"

  关注微信公众号【五星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霸宠萌妻:总裁大人狠狠爱》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391.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