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月缺月盈的人生》顾念槿(槿儿)风如陌小说全本阅读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古代言情《月缺月盈的人生》顾念槿(槿儿)风如陌小说全本阅读

  第一章: 残阳染血

  黄昏,落日。

  残阳如血,太阳的余晖洒落在大地上,似乎都染上了几分血腥的味道。

  骑着养了五年的逐日,我疯狂的往风如陌住扎的军营赶去。

  入目,周围已从山势崎岖变为开阔平坦,我感受到了逐日的疲惫,虽然它努力扬蹄奔跑,可是速度,却明显的慢了下来。

  从昨日清晨开始,逐日就未曾吃过一点儿草料,加上快速的奔跑,它恐怕早已经体力不支。

  逐日是我十三岁生日的时候,父亲送我的生日礼物。那个时候,父亲是护国大将军,我是将军府的掌上明珠,是父亲唯一的女儿,从小备受父亲和兄长呵护。每年,我收到的礼物不计其数。可是,我最喜欢的还是父亲送我的逐日。五年来,一直细心照料着。

  逐日,对不起,虽然知道你很累了,可是现在,我真的不能停下来,不能!

  远方的军营轮廓一点一点清晰起来,我感受到了逐日的几分激动之情,可是我的心,却是在不停的颤抖着。

  在山谷中,当我从震惊,质疑,痛苦中回过神来时,我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回到军营,我要亲自问清楚,问清楚他为什么要那么做!

  记忆中,这么多年的感情,那满脸的温柔宠溺,难道都是假象吗?

  耳边,风声呼啸,虽然是秋日,气爽天高,可是这风,吹在脸上却痛如刀割。

  终于到了,看着进在眼前的军营,我的心几乎要从胸膛中冲出来一般。赶了整整一日的路,终于到了。逐日快速的冲进了军营,而我,几乎是从马背上滚下来的。看着那些将士惊讶的目光,我知道,我此刻有多狼狈。

  可是,我根本无瑕顾及这些,一双眼睛狠狠盯着的,是朝我快步跑过来的风如陌。

  “槿儿……”风如陌语气里面带着惊慌,快步上前,一把扶住了我不停颤抖的身体,一如往常关切的开口:“你没事吧,怎么会这么狼狈?”

  啪!

  一声清脆的巴掌声。

  我的右手止不住的颤抖着。在这之前,我从未想过,有一天,我会对风如陌动手。虽然已经两天滴水未进,加上长时间的赶路,我连站着,都觉得有些艰难。可是这一巴掌,我用尽的全身的力气。

  看着风如陌快速红肿起来的脸,还有那带着不悦和愤怒,却唯独没有一点儿惊讶的神色,我的心如坠冰窖。

  这样的眼神,为什么要是这样的眼神!没有半分的惊讶,满是了然之色,这无疑于是在清清楚楚的告诉我,一切都是真的。

  没有误解,没有陷害,他就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可是,怎么会是风如陌?怎么能是他!

  这一刻,我才明白,原来一个人的心,能够痛到这个程度。

  嗓子疼的吓人,看着风如陌那冷静的神色,我想要开口质问他,有千万句话涌在嘴边,可是却还没有来得及说出一个字,便只听见脑子里面嗡的一声,我眼前一黑,仿佛所有的血液都涌向了大脑,下一刻,我便没有了任何知觉。第二章 血色深谷

  从满眼血色的梦中大叫着醒来,我一下子从床上坐起,大口的喘着气,发觉床边不知道何时多了一个小丫头,看到我醒了,满脸的惊喜。

  “小姐,你醒啦,太好了,奴婢这就去禀报三王爷。”

  三王爷,风如陌!

  神色瞬间清醒,看着周围熟悉的一切,这儿是我的营帐。记得当时,我用尽了气力打了风如陌一巴掌,然后便没有了知觉。看着那一脸惊喜,又有点怯生生的丫头,我皱了眉头,军营里面,从来不许有女子。而我,因为是将门世家,再加上父亲和兄长的缘故,所以十五岁便跟着他们上了战场,才成了例外。

  “你……”刚想开口,仅仅吐出一个字,我就发觉,我嗓子干涩,声音也沙哑难听的吓人,吐字十分困难。

  那丫头赶紧给我倒了杯水,恭敬的递到我面前,“小姐,您喝口水,慢一点,小心烫。”

  我迟疑了片刻,便接过了杯子,慢慢喝了两口,嗓子里面顿时觉得轻松多了。

  看着那丫头,我有些警惕的开口:“你是谁?”

  “回禀小姐,奴婢名叫绿柚,是三王爷派来照顾小姐的。”绿柚笑的眉眼弯弯,似乎为我的醒来,觉得很是兴奋。

  不过,我心中却是一片冰寒,风如陌派来的人!

  见我不说话,绿柚脸上的笑容有一点儿僵硬,不过很快,便眼神一亮,“对了,小姐,奴婢现在去禀报三王爷,三王爷要是知道小姐醒了,一定会很开心的。”

  我冷笑了一声,没有阻拦她,任由她出了营帐。

  开心?恐怕不会吧!

  原本,我也以为,风如陌是那个将我放在心尖上宠着的人,可是事实证明,是我错了,大错特错。

  闭上眼睛,依旧是满眼的血色,那是父亲的血,是兄长的血,是我们整个顾家军的血。

  纵使我进军营才三年,可是我也能够看明白,那根本就是一场精心预谋的屠杀!

  两个月前,风如陌主动请缨,领兵剿灭边境来犯的敌国。而在我的哀求之下,父亲带领顾家军请求跟随出征,短短数十日,便击退敌军百余里。直到到了这儿——清风谷。

  敌军利用地形,严防死守,一时占了上风。风如陌作为主帅,命令父亲带着顾家军主动出击,攻打敌军。

  父亲征战一生,快速的找到了制胜之策,带着兄长和小股顾家军精锐绕小道突袭。

  可是就在他们出发后一日,我无意中发觉了,风如陌竟然让人将这消息透露给了敌军。

  当我骑着逐日疯狂赶去的时候,看到狭长的谷道,两边皆被巨大的山石堵住了去路,费劲力气爬上了旁边的山峰,我才发现,谷道中间,是密密麻麻的箭,和浑身长箭,如同刺猬一般的……尸体。

  我难以想象,那箭雨是怎样的铺天盖地,无处可逃。

  亲自教我习武的父亲,从小为闯了祸的我顶罚的兄长,还有在一起生活了三年的顾家军的兄弟们。记忆中,他们驰骋沙场,热血豪迈,可如今,却一个一个,都躺在那里,万箭穿心,再没了生气……第三章 功高震主

  我紧紧的攥着被子,想要努力控制自己不放声痛哭,心,狠狠的颤抖着,如同那天所见的千万支箭,都深深的扎进了我心里。

  “小姐,三王爷来了!”绿柚带着笑跑了进来,大概因我低着头,所以没有发觉我的不对劲,语气中,喜悦之色明显。“三王爷他们正在庆功呢,一听说您醒了,三王爷马上就过来了。”

  庆功?

  这两个字狠狠的刺激着我,父亲死了,他们庆的哪门子功!

  抬起头,我恶狠狠的看着她,厉声开口:“滚出去!”

  绿柚被吓了一大跳,满脸惊慌的后退了好几步,恰好撞到了掀开帘子进来的风如陌。

  “奴婢该死,奴婢该死!”绿柚慌张的跪了下去,脸色吓的煞白。

  “出去吧!”风如陌声音清冷淡漠,但是又带着几分君子温润之感。

  我冷眼看着风如陌,当初,我也是被他这副清冷温润欺骗,哪怕父亲不止一次的提醒过我,风如陌不像表面那般的简单,可是我却从未放在心上过。

  绿柚已经退下了,风如陌缓步走到我床边,“睡了三日了,感觉好些了吗?”语气中带着几分关切,仿佛我们二人之间,一如往昔,什么都不曾改变过。

  三日,我竟然已经昏迷了三日了!那父亲的死讯……

  看着风如陌,我似乎不记得该怎么呼吸。

  大概是我的神色太过骇人,风如陌坐到我床边,伸出手,慢慢盖住了我的眼睛。“顾将军被敌军算计,为国捐躯。顾家军群情激愤,英勇杀敌,虽死伤惨重,可是,已经成功攻下清风谷。”

  脑子里面轰的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炸开,我笑了,眼眶生疼,可是,却没有一滴泪水。

  一把挥开风如陌的手,“是你,是你!”我狠狠的盯着他,声音因为激动而显得越发沙哑,从他平静的眼神里面,我看到了现在的自己,怒目圆睁,几近疯狂。

  风如陌叹了一口气,眼神里面似是带着几分无奈。“槿儿,你不该知道的。”

  这话,自然就是承认了。

  “不该知道?”听着这话,我笑了,泪水夺眶而出,是不该知道他竟然向敌国传递消息?还是不该知道他原来一早就打定主意除掉父亲?“风如陌,你可知道,那是我的父亲,是我的兄长……”

  伸出手,狠狠的拽着风如陌的衣服,可是我整个人却虚弱无力,“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做?”

  “槿儿,功高震主,树大招风,护国将军、顾家军,太过招摇了,父皇,是容不下他们的。”风如陌伸出手,轻轻握着我的双肩,和往日一样的亲昵,可是却让我觉得心底阵阵生寒。

  沙场厮杀,守卫山河,多少次血洒沙场,却换来一句功高震主,树大招风。可纵然是招致皇上不满,也不该是这样的下场。

  “呵!”看着风如陌,我笑的一脸讽刺,“风如陌,你是觉得我愚蠢可欺,哪怕到了现在,还会相信你吗?”

  我真的是愚蠢,愚蠢的相信风如陌对我的感情!愚蠢的担心他会敌不过敌军,甚至为了他去央求父亲出征!

  若不是因为我,父亲也好,兄长也好,还有顾家军的那么多兄弟,也许都不会死。第四章 蚀骨之痛

  风如陌脸上的神情还是没有一点儿变化,那云淡风轻的样子,和此刻的我,有着最鲜明的对比。“槿儿,本王会带你回去的。”

  “你滚开!”我用力挥开风如陌的手,现在,风如陌的触碰让我觉得恶心,更觉得耻辱。“风如陌,你这般的好手段,一石二鸟,先是设计害死我父兄,博你父皇的欢心,然后又利用顾家军为你建功立业。现在,难道不应该是立刻杀了我灭口吗?”

  活着,面对这样的痛苦。

  我现在多么后悔,后悔这一次,没有和父亲他们同去,没有和他们一起死在吗乱箭之中。

  “槿儿,本王曾说过,一定会娶你的。”风如陌看着我的样子,终于有着微微的皱眉,“你先好好养着,不日,我们便可班师回朝了。”

  班师回朝?是啊,可不是要班师回朝么。

  清风谷已破,风如陌不仅击退了来犯的敌军,而且破了他们最险的一处屏障清风谷。自此,只要派军守住清风谷,天险之地,万夫莫开。如此大功,回朝之后,那位皇帝陛下,自然是会重赏!

  看着风如陌,我用从未有过的刻毒语气开口嘲讽到:“怪不得当初你要乘胜追击,用顾家军的鲜血,铺成你的夺嫡之路,风如陌,你果然够狠!你就不怕,午夜梦回,顾家军怨魂索命吗!”

  此刻,若不是因为几乎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再给风如陌一巴掌。不,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此刻就杀了他!

  蚀骨之痛,欺骗之恨,杀父杀兄之仇,短短几天,我的生活,便从此满是血光!

  或许是我的话激怒了风如陌,他脸上的平静终于有几分龟裂。看着我的眼神也多了几分冷意。“槿儿,你是个聪明人,你应该明白,父皇容不下顾将军,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顾将军现在战死沙场,好歹,你们顾家满门还能够得以保全。”

  “君要臣死?哈哈哈……”我大笑着,我想,此刻我的眼睛定然是通红的,巨大的愤怒包围着我,我只觉得全身上下每一块骨头都在颤抖,“你不如说狡兔死,走狗烹吧!我父亲一生忠君为国,从未有过任何反叛之心。如果现在,他真的是战死沙场,那也罢了,可是,他却是死在了你的阴谋算计之中,毫无任何反抗之力的接受早就谋划好的屠杀,你让我如何能心安!”

  嗓子里面,一股腥甜的味道弥漫,最后的几句话,我几乎是嘶吼着说出口的。

  风如陌慢慢站起身,似乎耐心已经耗尽了。看着我,曾经满是温柔的俊郎眉眼,如今,却更多的是平静和冰冷。“你冷静下来我们再谈,休息吧。”

  声调清冷,整个人看起来还是那般霁月清风,可是如今,我却再也没有办法在他身上看出半点清逸淡泊。

  看着风如陌转身离开,我耗尽了气力,狼狈的靠在床上,再没有了开口的力气。

  这般的狠辣算计,那我们之间,是否也只是你布下的一个局?第五章 秋意刺骨

  虽然才是初秋,可边关处于北地,已然有了木叶凋零之势。

  夜晚,寒风侵袭,营帐不比房屋,虽然能也能遮风避雨,可是这寒气,却是止不住的侵入。

  我素来是不怕冷的,毕竟是习武之人,之前哪怕是冬日里,营帐中连火盆都很少设。可是或是因为这两天的大悲大痛,伤了心脉,到了夜里面,只觉得冷意渗人,哪怕拥着被子,都止不住的颤抖。

  这两日,军营里面,多是一片欢庆之声,他们的喜悦之情隔着厚厚的营帐都能感受到。

  可是,这喜悦声于我而来,甚是刺耳。

  随父亲同来的顾家军,浴血攻下清风谷,几乎全军覆没。而跟随风如陌来的那些将士们,却即将满心喜悦的去迎接用顾家军鲜血换来的荣光。

  营帐被掀开了,刺目的光线一下子射了进来。

  伸出手,挡在眼睛前面,我虽然还没有看见来人是谁,可是我很确定,并不是绿柚。

  这几日,绿柚一直在照顾我,不过或许是因为那天我的样子吓到了她,她一直小心翼翼的,进来的时候,掀开营帐更是小心的紧,每次,只敢慢慢的掀开一条缝。

  适应了眼前的光线,我放下手,看着眼前的人。

  一身银白的铠甲添了几分冷峻之气,墨发高高束起,剑眉星目,薄唇微抿,沐浴在明亮刺眼的阳光中,似乎驾临凡世的天神一般,夺目耀眼。

  风如陌从来就是这般吸引人的男子,还记得初见惊鸿,仅仅一眼,我就失了神。

  可惜,此刻,他越是耀眼,我的心中,就越是痛苦。

  “你已经在营帐里面闷了两日了,本王带你出去走走。”缓步走到我身边,风如陌将我从靠着的床榻上扶起,“外面秋景正好,落木千山,你会喜欢的。”

  看着风如陌,我很想用力挥开他的手,可是最后,我还是忍住了。顺从的站了起来,我确实很想要出去看看,想要看看现在外面的情形如何。

  这两天,风如陌名为照顾,实为软禁,门口的守卫是他的心腹,绿柚虽然能给我带来一些消息,可也仅仅是只言片语。而我,也不知道是因为心脉受损,还是风如陌动了什么手脚。这两天,浑身酸软,武功更是使不出半分。

  “走吧。”风如陌给我系上了披风,然后便扶着我走了出去。

  刺目的阳光却没有一点儿暖意,落木萧萧,草木枯黄,仅仅两天,这天地仿佛一下子边迈入了寒冬。

  军营里面,不少士兵已经开始收拾行装,我心中一惊,这是要回朝了?

  “你们要回朝了?”我伸出手,拽着风如陌的袖袍,纵使清风谷破了,可是,这也实在太快了。

  “没错。”风如陌看着我点头,“三日后就会启程。不过,不是你们,而是我们,本王说过,会带你一起回去。”

  “带我一起回去!风如陌,你难道真的不害怕我在天下人面前揭发你吗?”凭什么,凭什么他可以这般的平静轻松?第六章 皆是算计

  双手染血,算计狠辣,那么多顾家军因为他血染深谷,为何他的语气神情还能这般的毫不在意?他的心,到底有多冷血?

  许是见我抖得厉害,风如陌帮我将微微有些滑下的披风系紧,薄唇轻启,满是冷酷绝情。“顾将军死了,顾家军队元气大伤,且不说你没有证据,纵使你能够让别人相信,这件事情一旦传出去,剩下的顾家军会是刀俎还是鱼肉……”风如陌抬眸看着我,“槿儿,你很清楚。”

  心,似乎被一双大手狠狠的攥住,听着这些话,我有些不能呼吸。

  没错,如果真的是皇上想要爹爹死,那这件事情一旦传出,为了以防万一,他也绝不会再留下顾家军。

  这也是我这两天为之痛苦的事情,明明知晓一切的真相,可是,我却不敢说出来,也不能说出来。

  “乖乖听话,本王会保住顾家军。”风如陌帮我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发丝,微笑着开口,可是那笑容,却没有了一点儿往常的温度。

  “风如陌,你我之间的一切,难道也只是你的一场算计?”我的声音有着难得的平静,看着他,我甚至不知道我到底想要听到什么样的答案。

  似乎没有看到半分的纠结,风如陌看着我,嘴角带着几分笑意,而他接下来的话,让我明白,那笑意,不过是在嘲笑我的愚蠢。

  “槿儿,这重要吗,本王会娶你的。”

  “重要!”看着风如陌,我心中不由得升腾出怒气,他会娶我,难道他觉得现在,我还愿意嫁给他吗!

  移开了目光,风如陌看着他眼前的茫茫天地,“当初相识,的确存了故意的心思。于本王而言,这天下,必须是本王的。”

  终于听到了这个答案,虽然是意料之中,可是我的心里面还是不可抑制的升腾出一股子怒气。“风如陌,你果然卑鄙!”

  “槿儿,胜利才是最重要的。而手段如何,本王并不在乎。”风如陌浅笑,眼神中的冰冷算计,让我觉得心寒。

  原来,这才是他!

  呵,我果然是瞎了眼,才会信了他。闭上眼睛,我压下了心头所有的怒气,再睁开眼睛时,我很清楚,此刻我的目光,同样是平静的。

  看着那些忙碌着收拾东西的士兵们,里面,却再也看不到我熟悉的顾家军的身影。

  “我累了,回营帐了。”我惊讶于自己此刻语气的平静,我明白,我心中的爱在一点一点死去。

  “你不恨我么?”身后,风如陌的声音带着几分不解。

  也对,我从来就不是一个温柔大度的女子,他或许觉得,在听完这些话之后,我应该愤怒的大声斥责他,甚至动手来发泄心中的怒火,如同那一天我不顾一切冲进军营给他狠狠一巴掌一般。

  但现在,我却不想要这么做了。

  脚步有片刻的迟疑,我没有回头,继续往营帐的方向走去。

  怎么可能不恨,只不过我明白,现在的任何举动,纵然看似发泄了情绪,可都不会带来丝毫的益处。

  于他而言,不过是螳臂当车,不值一提!第七章 强制喂药

  或许是因为打了胜仗的缘故,军心打振,就连返程,都越发的显得轻快。

  一路上,入耳皆是欢笑豪情。当初跟随而来的顾家军,加上受伤的,也不过只剩下了不到百余人。而风如陌以我受到刺激,悲痛成疾为由,不让我们见面。

  只不过,他是多虑了,因为纵使见到了,我也不会将这件事情告诉他们。

  风如陌说的没错,君心难测,若是这一切都是皇上默许,甚至授意的,那一旦将这消息说出来,无疑于是将顾家军退入火坑。

  “顾小姐,喝药了。”马车外面,绿柚的声音响起。随即,车帘被掀开,绿柚小心的端着药碗,上了马车。

  现在正是大军休息的时刻,这药,应该是现熬的。

  我微微坐直身子,看着绿柚手中的药碗开口:“放这儿吧。”

  “顾小姐,药要趁热喝,否则凉了,药效就不好了。”绿柚脸上带着乖巧的笑,看着我,一双眼睛似弯弯的月牙,虽然长的谈不上多么美,可是却十分讨喜。

  “知道了,药苦,你帮我寻些蜜饯来吧。”我端起药碗,微皱着眉头,一副嫌弃药太苦的模样。

  “好,奴婢马上就去。”说完,绿柚又飞快的下了马车。

  见到绿柚离开,我端着药碗,将药从马车底部的一个小洞里面尽数倒了出去,再将药碗放在一旁的小桌上面。

  这是我偷偷拿簪子凿出来的,这两天,每到喝药的时候,我都会支开绿柚,然后将药给倒了。

  已经快一个月了,我还是使不上半点力气,如果是因为伤了心脉,现在也应该渐渐痊愈了。唯一的可能,就是风如陌在药里面动了手脚。

  而两日未曾喝药,我的力气果然渐渐恢复了一些,只是为了避免被风如陌发现,我还是装作浑身无力,每天绝大多数时候,都还是呆在马车里面。

  车帘再次被掀开,我以为是绿柚寻了蜜饯回来,可是没想到,却是风如陌。

  “你来做什么?”我声音平静,可是心中却带着几分紧张。

  “槿儿,不要试图做什么。”风如陌看着我,明明是一如往常的称呼,却让我觉得后背微微有些发冷。

  我咬了咬牙,冷声开口:“不明白你说什么,出去,我不想看到你。”

  下巴猛的被抓住,慢慢加重的力道让我觉得骨头生疼,风如陌往我的嘴巴里面塞了一颗丸药,那药入口即化,纵使我想吐,也吐不出来。

  风如陌收回了手,松开我的下巴,“本来只是想混在药里面的,可是既然你发现了,便也只有如此了。”

  “滚!”我忍不住开口斥骂,下巴上的痛已经比不上心头的怒火。

  “别想着耍什么花招,槿儿乖,回去后便给你解药。”似是溺哄的话语,可是却没有半分的温度和怜惜。

  风如陌已经出去了,靠在马车里面,泪水,终于还是落了下来。

  这般的无情,看来,往日的温暖柔情,只是我一个人的误解和妄想!

  爹爹,我真的错了。

  第八章 皇帝赐婚

  又过了十几天,八月初十,我们回到了皇城。

  风如陌入宫,派人将我送回了将军府中。刚下马车,入目,便是一片白。

  消息已经先传了回来,将军府,灵堂已经设好了。

  我强撑着走进了将军府,风如陌的药让我这么多天一直浑身无力,此刻,我连一个弱不禁风的闺阁小姐都不如。

  “小姐,小姐回来了。”顾伯见到我,快步朝我奔了过来,他眼眶通红,眼睛里面带着泪水,声音也有些哽咽,“小姐,您终于回来了!”

  “顾伯,娘亲呢?娘亲呢?”不知何时,我脸上已经满是泪水,我伸出手,扶着顾伯。这消息传回来,娘亲该是怎样的痛不欲生啊!

  “夫人在灵堂,小姐,您劝劝夫人吧,她已经好几日日未曾合眼了。”顾伯扯着袖子,擦去眼泪。

  而我则是跌跌撞撞的往灵堂跑去,入目,又是一片冰冷的白色。灵堂上,放着两口棺椁,可是,那只是空棺。乱箭遍身,就连爹爹和哥哥的尸骨,我都不曾见到过。

  看到娘亲一身孝服,跪在一旁,我快步走到娘亲面前,跪了下去。“娘,女儿,女儿回来了。”

  可是,娘亲却只是冷冷的看了我一眼,眼睛红肿,声音沙哑,“你爹爹和你哥哥呢?”

  心,在这一刻猛然收紧,我从未见过娘亲这样的眼神。“娘,我……对不起!”

  啪的一声,我脸上火辣辣的疼,耳边,是守在灵堂的婢女们的抽气声,还有娘亲一声声的指责,“当初我就反对你爹爹请旨出征,可是你却哀求你爹爹,如果不是你,今日,你爹爹和你哥哥就不会死……”

  眼前,尸横遍野的景象再次浮现,我听见赶来的顾伯为我说话,说这一切都不是我的错。可是,若不是我的话,爹爹和哥哥的确不会出征,这样一来,他们也许,就不会死!

  这一切,我是最大的推力!

  呼吸一滞,一口鲜血涌出。

  我双手撑在地上,勉强稳住了身子。跪在娘亲面前,我慢慢磕了一个头。在娘亲担忧又愤怒的眼神中,苦涩开口:“女儿,该死!”

  可是,死的,却不是我!

  接下来几天,娘亲还是不愿意理我,我明白,她心中还在怪我。

  爹爹请旨出征时,娘亲曾阻拦过,可是,因为架不住我的软磨硬泡,最后爹爹还是去了,并且,在我的撺掇下,哥哥也一同前行。

  三人同去,回来的,却只有我一个,娘亲心里面,应该恨透了我吧!

  但是更让我无法接受的事情很快发生了。

  皇帝下令,爹爹护国有功,封为忠义候,而风如陌则是当朝请旨,娶我为妃!

  我自然不愿意答应,风如陌于我而言,是害死我父兄之人,我又怎么可能再嫁给他。

  可是,在圣旨到来的前一夜,他让亲信潜进了将军府,给我带来了一句口信。

  若是想要保住将军府和余下的顾家军,就不要抗旨。

  那时,我还不完全明白这是何意,直到赐婚的圣旨到了之后。风如陌,你为何不肯放过于我!这一次,你又要算计些什么!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月缺月盈的人生》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385.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