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爱浅相思苦》全正佳瞿慜鹤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爱浅相思苦》全正佳瞿慜鹤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心脏活体移植

  无边暗夜,黑色天幕连着大地,在这人迹罕至的郊外,绝望也仿佛无边无际!

  闪电撕裂夜空,照见一栋精美的别墅,而不远处的路上,一个踉踉跄跄的瘦弱身影正在往反方向奔跑。

  哗哗哗……

  瓢泼大雨倾盆而下!

  全正佳喘得厉害,她感觉肺部难受得像火烧,嗓子也干得冒烟,雨水淋在身上,心却比雨水更凉……

  全正佳脑海中不停回荡着刚才无意中在书房偷听到的话——

  "正佳等不得了,如果不进行活体移植,下一个合适的心源遥遥无期……"

  "‘熊猫血’太稀有了,难得的是这个女孩的心脏还和我们正佳移植排斥反应很低……"

  "慜鹤,当初你去接近她,不也是为了这天吗,一开始她就是正佳的心脏供体……"

  一切都是阴谋!!!

  原来从她踏进这栋别墅,不,从她大学毕业踏进锦泰集团开始,她就已经被当做死人!!!

  难怪锦泰集团大小姐会纡尊降贵和自己做闺蜜,难怪她能得到瞿慜鹤瞿大总裁的另眼相看!

  其实早该有感觉不是吗,虚情假意,空中楼阁……

  轰隆隆的雷声和哗啦啦的大雨声都掩盖不了心脏扑通扑通剧烈跳动的声音——

  这是颗让那个男人不惜以自己为饵,也要攫取的心脏!

  这是颗让瞿家人不惜犯罪,活体移植也要攫取的心脏!

  一切是那么令人恶心!!!

  再跑快一点,离开身后那栋吃人的房子,什么爱情友情,就是个笑话!

  这时,一束远光灯打过来。

  全正佳艰难的转过头,眯起了眼。

  车子慢慢开近,又一道闪电划过天际,瞿正佳苍白的脸出现在眼前。

  管家拿着伞来到后门,小心翼翼的扶着她下车。

  瞿正佳柔柔的道:"小佳,这么晚了,你一个人要去哪?"

  全正佳没想到,到了这个时候,这位大小姐还在演戏,要不是自己是受害者,她几乎要为瞿正佳的演技拍手叫好了。

  她讽刺一笑,"去哪都比留在你家被你夺走心脏强吧".

  瞿正佳一愣,白着脸勉强笑道:"这、这是我父母的意思,他们也是爱女心切……"

  全正佳冷得发抖,泪水混合着雨水落下,"我的父母也只有我这一个女儿"!

  瞿正佳点点头,"我懂的,你是我的好闺蜜,我怎么会忍心用你的心脏……这是我的命,以后你每年清明节来我的坟前看看我,我就满足了".

  她转身上车,最后看了全正佳一眼,笑着说:"全正佳,再见了。"

  全正佳一愣,对上管家阴霾的眼神。

  她退后几步,转过身,继续往前跑。

  车上,瞿正佳看着远光灯下那个渐行渐远的身影,木着脸的吐出三个字:"撞上去!"

  全正佳听到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还来不及回头,下一刻便天旋地转!

  她浑身剧痛,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血和雨模糊了眼睛,她拼尽全力的睁开眼睛,看到一双穿着高跟鞋的脚停留在自己面前。

  "你说,凭什么我一生下来就被心脏病折磨,连简简单单的跑一下都做不到?"

  "你不是我的好闺蜜吗,为我牺牲一下我一辈子感激你……"

  "你放心,你的爸妈我会让哥哥给他们很多很多钱的!"

  是瞿正佳……

  她居然丧心病狂至此!

  全正佳最后的印象就是瞿正佳疯狂扭曲的脸,然后她彻底失去了意识……第2章 "命"不该绝

  不知道过了多久,全正佳感到心口一阵剧痛,她痛苦的呻吟着,却发现嘴里好像插着东西。费劲的睁开眼睛,模模糊糊看到上方的输液瓶,还有心电图机、呼吸机、监护仪……

  这是在医院?

  瞿正佳那个恶毒的疯女人为了换心开车撞她,为什么现在她还活着?

  "正佳醒啦?现在是术后12小时,感觉怎么样?"一个知性干练的女人探身在全正佳面前笑问。

  安伶!

  她不是瞿正佳的私人医生吗!

  随着一系列指标检查,安伶满意宣布,"你的换心手术很成功,生命体征平稳,照这么恢复下去,一个月后就能和常人一样了".

  换心手术???

  全正佳大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安伶上来动手撤除呼吸机,拔掉气管插管时,她见鬼似的瞪着安伶。

  安伶丝毫没有注意她的异样,拿起一个遥控器,边把病床靠背缓缓升起来,边说道:"那天晚上全正佳正好在别墅附近遇到车祸,于是伯父伯母马上联系我来给你动手术。其他几个医护也都给了封口费,放心。"

  全正佳倚在床上,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前所未有的剧烈跳动起来!

  那种诡异离奇的事情会发生在她身上吗?

  她慢慢抬起手,一眼就看出这不是自己的手。

  全正佳自幼在海边长大,就像个野丫头,一身皮肤都是健康的小麦色。

  而这双手,太白了。

  她摸了摸胸口,摸到一把长发。

  也不是全正佳的,她原来的头发长度只到锁骨!

  看来,她是真的在瞿正佳身上重生了!!!

  要不是时机不对,全正佳真想放声大笑!

  瞿家人费尽心机谋害人命也不惜给瞿正佳活体换心,瞿正佳更是在事情败露后迫不及待的指使管家开车撞死她,结果在手术台上换了心脏活过来的却是她全正佳!

  一定是老天爷也看不下去了,才让她有了第二次生命!

  虽然是活在她恶心的人身上,但那重要吗?

  重要的是全正佳活着,瞿正佳已经灰飞烟灭!

  只要还活着,其他欠了她全正佳命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全正佳的双眼盈满恨意,哑着嗓子讽道:"车祸,呵呵。"

  安伶清了清嗓子,小声问:"正佳啊,那个……是不是你让人撞的?"

  全正佳笑了,懒洋洋的斜睨着她:"伶姐姐说什么呢,反正全正佳迟早是个死人,我何必做这种脏事?"

  不等安伶开口,全正佳眼珠一转,似不经意道:"倒是伶姐姐应该庆幸,要不是全正佳遇到车祸,伶姐姐就要自己下手了吧。"

  其实她这话是有意试探安伶。

  作为瞿正佳的主治医生,安伶和瞿家关系可以算是熟稔紧密,活体移植这事,安伶参与到什么地步?

  安伶浑然不觉此正佳已非彼正佳,挑了挑眉,得意的说:"要是没有车祸,你家迟早也得给全正佳制造个意外身亡。"

  果然这女人也不是个好东西!

  话音刚落,门被推开了,瞿夫人庄月急匆匆的进来,管家郑伯一脸喜意的紧随其后,好一阵嘘寒问暖。

  庄月眉眼含笑,慈爱的捏了捏全正佳的手,"你们有没有觉得佳佳醒了后,脸色红润了,手也不冷了,谢天谢地!"

  全正佳笑着点点头,意有所指,"我也觉得自己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呼吸顺畅了,手脚温暖。"

  自己车祸那晚在书房偷听到的真相就是出自瞿老爷之口。

  这是个温柔和善的瞿夫人,又在这件事中扮演什么角色?

  简直是一屋子妖魔鬼怪!

  "看来你恢复得不错。"一个低沉淡漠的声音响起。

  全正佳瞳孔极速紧缩,头皮一阵发麻,那个男人!

  瞿慜鹤!第3章 我要你自己说

  瞿慜鹤一身高定西装,脸上似乎还带着奔波过后的疲惫和一丝阴郁,直直朝全正佳看来。

  全正佳,不要怕,现在你在他妹妹身体里,他伤害不了你了!

  全正佳尽量模仿着平时瞿正佳面对瞿慜鹤时的样子,仰望中带着小心翼翼的讨好。

  "哥哥,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谢谢哥哥,为了妹妹找活人取心脏的好哥哥!

  "既然醒了,就来说说那晚的车祸吧。"

  全正佳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的看向管家。

  管家郑伯向前一步,微微低着头,恭敬的说道:"少爷,是这样的,昨晚全小姐不知为何冒雨跑出去,二小姐放心不下,叫上我一起开车追了过去。却不料,看到全小姐倒在地上,带回来检查才发现,全小姐因为受到严重撞击,已经当场断了气。"

  "那条路上没有监控,肇事司机逃逸。警方已经通知她的家人来认领尸体。"

  一旁的庄月红着眼眶,拉过全正佳的手,哽咽道:"可能全小姐命中有此一劫,如果,如果不是我们正佳是‘熊猫血’,实在没办法……"

  全正佳气得不住颤抖,手死死握成拳,她怕她一个忍不住跳起来撕烂这里每一个人的脸!

  光天化日,草菅人命!

  "正佳",瞿慜鹤依旧冷冷的看着她,眼角余光都没给管家,"我要你自己说".

  庄月见状,把全正佳往怀里揉了揉,略带不满的轻斥儿子:"慜鹤你这是干嘛,你妹妹才醒过来,你这是存心不让她好好养病吗?"

  全正佳把脸埋在庄月怀里,愤恨的咬唇。

  这个伪君子!

  知道车祸真相又能怎样?

  是能让时间倒流还是把这颗心脏还给全正佳?

  "正佳,不要让我说第二次。"

  那几乎要射穿她的犀利目光,让重生的灵魂几乎要无所遁形!

  全正佳思绪急转,是了,瞿慜鹤这种自负又掌控欲强烈的男人,怎么可能看不穿管家那拙劣的谎言,他可以为了瞿正佳找活人换心,但不代表他愿意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被人欺瞒还顺着台阶下。

  既然瞿慜鹤问出这个问题,肯定不会是无的放矢。

  她皱着眉,一手轻抚上自己的心口,泫然欲泣:"那天晚上,我、我看到小佳从书房那边跑过来,直接跑向大门,似乎、似乎似乎想要离开。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眼看就要下雨,我让郑伯开车去追,结果……结果小佳说她要离开,她不想把心脏给我!"

  瞿慜鹤感觉自己的心骤然急跳了几下,看来那女孩是听到了他和父亲的通话。

  眼前似乎又出现了那晚的一幕幕,全正佳的眼泪控制不住的汹涌而出:"小佳执意要走,不肯跟我回来。她知道真相了,她不要我了,她要走,我的心好痛,我感觉自己很快就要死了……"

  "然后,然后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我今天才完全清醒过来,第一个看到的就是伶姐姐,她说我已经做完换心手术……"第4章 把管家卖了

  全正佳感觉自己已经灵魂出窍,她已经可以一边为死去的自己痛哭,一边冷静的把管家这个直接凶手给卖了。

  庄月大惊,似乎难以置信,"怎么会!老郑,难道人是你……"

  安伶则弯了弯嘴角,意味深长的看着全正佳。

  瞿慜鹤闲适得仿佛在看一场唱作俱佳的表演,"正佳,你是这个意思吗?"

  不能这么明显……

  物极必反,过犹不及,毕竟,瞿正佳对外摆出的脸谱就一直是清纯无害小白花。

  全正佳揪着领口哭得梨花带雨:"不是的,一定不是郑伯,我当时真的晕过去了,什么也没看到,但我相信郑伯不会这么做,哥哥,郑伯是真的拿我当亲生女儿的,你不要再追究了好吗?"

  "只怪我那天没有坚持把小佳带回来,她才会死得不明不白。都是我不好,不关郑伯的事……"

  哭着哭着,全正佳感到伤口疼得她实在忍不了,"我的心好痛!哥,你不要怪郑伯了,求求你……"

  安伶也吓了一跳,连忙拉下氧气罩套在全正佳脸上,"瞿大哥,正佳身体还很虚弱,情绪不能激动!"

  郑伯在一旁急得团团转,丝毫不怪二小姐说出的话和自己截然相反,也很理解为什么二小姐不敢说出是她命令自己撞上去的。

  瞿慜鹤也是他看着长大的,自然知道这个家里除了瞿老爷瞿德韬以外,所有人对他都是又敬又怕,轻易不敢忤逆,包括他的亲母庄月。

  这个男人就像隔着云端,高高在上,他的心好像漫无目的游走在这个尘世,什么都不在意,无所畏惧,无所留恋。

  甚至,郑伯觉得老爷也是隐隐有点惧怕这个儿子的。

  不,好像还有一个女孩不会怕他,那个被他在雨夜撞得香消玉殒的女孩……

  郑伯摇摇头,把不相干的思绪抛开。

  其实他也没想能瞒过瞿慜鹤,就算没有二小姐的命令,那晚他也会开车撞上去。

  瞿正佳是自己从小看着长大、和亲女儿无异的大小姐,而全正佳于他而言不过是个陌生人,和路边的杂草没什么区别,所以他能毫不迟疑踩下油门!

  "是我撞的,我只知道二小姐的病不能拖了!全正佳本来就是因为心脏合适才能来到这里,锦泰新员工中出现了一个‘熊猫血’,这个消息还是少爷您的助理罗耀无意中透露给安医生的。更难得的是配型吻合,那这种万万分之一的几率决不能错过,当初您也是默许了的,手术室老爷也早就已经修建好等在那。"

  "快一年了也没找到合适的心源,二小姐危在旦夕,她们只能活一个!莫非少爷改变初衷,要舍去自己的妹妹,留下一个陌生人吗!"

  郑伯咄咄逼人,越说越激动。

  第5章 只是不喜欢阳奉阴违

  瞿慜鹤轻笑一声,淡漠得似琥珀的浅色眸子却丝毫没有笑意,"多说无益,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你是去自首,还是让我找人送你进去?"

  郑伯脸色发白,力持淡定:"少爷是什么意思?"

  他不明白,全正佳明明迟早要死的,少爷为何揪着自己不放?

  庄月和安伶互相对看了一眼,感到不解。

  庄月不解的道:"儿子啊,这件事不是已经过去了吗,何必还要郑伯去自首?郑伯无儿无女,为我们瞿家服务了一辈子……"

  安伶危机感大盛,定定神,硬着头皮问那个自己最在意的问题:"瞿大哥,难道你真的对全小姐……"

  莫非瞿大哥是舍不得全正佳?!

  瞿慜鹤这才瞥了她一眼,话却是对着庄月和郑伯说的:"我只是不喜欢阳奉阴违。"

  "至于全正佳……"

  "我会厚待她的家人。其余的,跟我没关系了。"

  说罢转身离开。

  没关系?

  不,亲爱的哥哥,我们会有关系的。

  仗着有氧气罩遮挡,全正佳扯动嘴角,笑了。

  庄月为难的看着郑伯,她是个菟丝花般的女人,丈夫强势,儿子更强势,她虽然心地柔软,但也没什么主见和话语权。

  也就是说,她不忍心伤害无辜,不会主动加害全正佳,但既然全正佳已经被郑伯下手害死,女儿也顺利的换了心脏,木已成舟,儿子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她干涉不了。

  反倒是郑伯想得开,杀人偿命,人的的确确是自己撞的,就算去自首,老爷也一定会帮自己运作一番,在牢里也不会吃什么苦。

  "二小姐刚换了心脏,大好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只要二小姐以后健健康康,我就心满意足了。"

  全正佳抬手拉下氧气罩,"郑伯,我、我会去看你的,一定常去看你……"

  绝对不能让你在牢里安享晚年呀!

  郑伯抹着泪,"诶诶"的点着头。

  因为安伶说正佳可以吃些流食,庄月欣喜极了,"佳佳啊,妈妈现在就给你煲粥去!等你康复了,就不需要像以前那样各种忌口了!"

  全正佳迅速进入乖乖女角色,笑着点点头。

  思忖半晌,原来自己不是在医院,还是在那栋吃人的别墅里。

  真是用心良苦!

  是啊,活体移植呢,就算瞿家再怎么权势过人一手遮天,这种损阴德的事还是低调为好。

  看来这间房就是自己在瞿家住了快半年一直未曾踏足过的"禁地".

  这个阴谋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大概是入职体检后没多久,作为瞿正佳私人医生的安伶,无意中得知自己是"熊猫血",进一步化验发现配型吻合,可以说是错过就难再有。

  安伶为了讨好她爱的男人的父母和妹妹,引导性的提出活体换心的建议。

  再加上自己和瞿正佳同名,瞿德韬更是觉得她就是女儿的另一个生命,马上开始秘密修建手术室。

  接着,瞿慜鹤让助理罗耀找到自己,说锦泰体弱多病的二小姐想找个年龄相仿的"朋友",在家里陪伴她。因为二小姐也叫正佳,所以在新入职的员工中一眼就看中了全正佳,觉得是缘分。

  如果全正佳接受这份"工作",薪水立马三级跳。

  于是她就这么一脚踏进了陷阱,和瞿正佳"一见如故"……

  谁知天上掉的不是馅饼,是铁饼。

  现在想想,那时候的她真是傻的可以。

  同样的"熊猫血",同样叫正佳,她们确实有缘。

  孽缘!

  全正佳幽黑的眸子深不见底,"真是,好得很……"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爱浅相思苦》全本小说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379.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