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轻慢绝顶红人》简如苏合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轻慢绝顶红人》简如苏合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一章 未婚妻逼死了初恋

  客厅,吊顶大灯散发着华丽的光。

  男人坐在沙发上,翘起长腿。剑眉英挺,即便是微微一皱,成了一个川字,也丝毫不影响美观。那双眼睛冰冷到了漠然的地步,仿佛是被冰冻的湖泊,没有一丝波澜。

  直到身边的管家何洺说出了一个消息:"苏合,我查到薇薇的下落了。"

  被称作苏合的男人瞬间抬起头来,眼中是难以自持的惊喜。

  他从小住在孤儿院,生母早逝,八岁那年被父亲接走,住在M国。在M国几年后,父亲死了。不过偌大的家业并没有落在他的头上,他还有个同父异母的哥哥。

  在他的前半生里,给过他温暖的人除了母亲,只有一人,便是和他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薇薇。

  孤儿院曾起过一场大火,所有的孩子都跑得飞快。

  当时正生着病的他被困在那场大火里,只有薇薇转身回来找他,那张小脸上恐惧的表情至今都难以忘记。

  火光燃烧得越来越旺,凝聚在这双眼眸里。

  在何洺的咳嗽声下,他这才回过神来,赶紧问道:"她在什么地方,我亲自去接她。"

  何洺的嘴唇微微一颤,脸上露出黯然之色,垂着脑袋低声说道:"薇薇死了,跳海自杀。"

  猛地一震,漆黑的瞳孔放大。苏合从来没想过,薇薇的下落是和死讯竟是一起传递给自己的,挺直的背脊微微颤抖,不敢置信的问:"怎么会?好端端的为何跳海自杀?"

  何洺欲言又止,纠结的模样让苏合心里一阵烦躁。

  他正准备说话的时候,不料何洺开口了,"苏合,你和我在孤儿院里就认识,大家都是兄弟,薇薇也和我玩的很好。我想就算是她死的时候,也是满心在祝福你,所以……真相没那么重要。"

  苏合的眉宇间透露出一丝不满,声音加重:"薇薇无缘无故的自杀了,你却不告诉我真相,我午夜梦回睡得着吗?"

  "这……"何洺叹了口气,只好说了实话,"简如的父亲给她一笔钱,让她离开你,可她不肯要,然后她就被简家人带到了轮船上,被简家大小姐逼着跳海自尽……"

  每一个字都在耳边回荡着,嗡嗡作响。

  简家大小姐在一次宴会上对苏合一见钟情。

  那时候他只是豪门的私生子而已。

  被大小姐爱慕,这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事,但是苏合却很抗拒,因为那个时候他已经有了喜欢的人,就是青梅竹马的薇薇,所以非常坚持的拒绝了简家大小姐简如。

  可怎么也没想到,薇薇为了成全他居然不辞而别,找了很长时间都没找到。

  在此后三年里,简如一直没放弃他。素来娇生惯养的简家大小姐为他每日做饭,且从不以家中权势逼压。所以这三年时间和简如相处,虽然他对她的态度比较冷淡,但算不上讨厌。

  简如的父亲不断地帮助他,大力扶持。短短三年的时间,苏合便有了自己的商业王国,成为只手遮天的人物。第二章 灵堂举办婚礼

  而就在半个月前,简如的父亲病重,临死之前只有一个遗愿,就是希望他能娶了自己的独女,简如。

  病床前,他觉得一直提携自己的前辈如此恳求,真的拒绝不了,只得点头答应。

  可怎么也没想到,那个自己敬重的前辈居然是害死薇薇的凶手之一!

  那张和蔼可亲的面容,顿时变得狰狞无比!

  苏合"噌"的一下站起身来,感觉脑袋一阵眩晕,又跌坐回了沙发上,冷汗冒了出来,痛苦地说道:"是我害了薇薇。"

  灯光明亮亮花人的眼睛,他捂住自己的脸,沉浸在悲伤当中,自然而然的忽略了身边人脸上露出的诡异笑容。

  何洺将苏合的反应看在眼里,问道:"原定的婚礼还继续么?"

  "当然了。"他咬牙切齿,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眼中满是浓烈的恨意。

  结婚那日,简陋到没有通知任何媒体,也没有新郎亲自相接。

  简如身着一身白色婚纱,在司机的陪同下下了车,洁白的婚纱映衬着脸若纸白,毫无血色。

  她知道苏合并不喜欢自己,肯娶自己也是因为父亲的缘故,可从未想过对方会厌恶到作践自己的地步。

  庄园布置得像是灵堂,周围的仆人穿着黑衣,不像是举办婚礼,像是举办葬礼。

  这是妈妈给自己准备用来结婚的庄园,怎么会被人糟蹋到这种地步?

  那十指纤长白皙的手指紧紧地拽着华美的婚纱,一步一步往里走。本该是朵美丽的花,如今却开到了尘埃里。

  没有婚礼的证婚人,没有誓言,没有相拥亲吻,没有亲朋好友的祝福,什么都没有。

  苏合在房间里等她,手中拿着红酒杯,那鲜红的红酒映衬着脸颊,俊美的容颜宛若吸血鬼的侧脸,随时露出尖锐的牙齿。

  这副样子像极了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也是阴阴沉沉,又透着漫不经心的高傲,永远躲在角落里,冷眼旁观。

  那场舞会上,他就像是一个吸血鬼躲在暗处,发出嘲笑。

  同样不适应舞会的简如躲入阳台,发现了同样的他。

  那是两人第一次见面,也是简如第一次参加的舞会。

  月光洒下来,为地面和人身上都添加了一层银辉,在那场光辉曼妙的初遇里,舞会中小提琴奏响PorUnaCabeza.

  他伸出了手,不带一丝笑意,轻佻又傲慢的拉起她的手,直接走了出去,在舞会里跳了一曲探戈。

  两个人配合的如此默契,是那场舞会的焦点,所有人都在鼓掌。

  但是他在跳完一曲后,就松开她的手径直离开,还是藏身于阳台里,不屑与任何人同行。

  简如没有在去打扰,只是静静的望着,苏合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自己即便是去打扰,将其暂时拽出来,他一样只会回到自己的小天地里。

  舞会还在拉着小提琴曲PorUnaCabeza.

  他还是那个舞会上的少年。

  简如身心疲惫,为了能嫁给他做一个美美的新娘,早上五点便起来化妆,只可惜满心欢心那一头凉水浇了下来,遍体生凉。第三章 这是你地狱生活的开始

  他终究是自己的初恋,自己深爱着的男人,今日终于能嫁给他。

  她拿起桌上的红酒,给自己倒了一杯,缓缓的走了过去,轻柔的像是一团雾似的坐在他的身边,酒杯碰了过去。

  苏合晃着自己手中的酒杯,冲着她嗤笑一声,那狭长的眸子当中充满了讽刺,随手便将酒杯扔到了地上,只听噼里啪啦摔得一地都是碎片。

  简如的心跟着那碎片一起碎了,紧紧攥着自己手中的酒杯,身子微微颤抖:"你喝多了?"

  "喝多的是你呢,还想和我喝交杯酒。"苏合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冷酷得无法言说。

  她有些慌乱,从未见过他脸上出现如此漠视的神情,他待自己最多只是冷漠。

  胸口起伏不断,隐忍着一切:"我们是夫妻了。"

  "你以为我是来和你洞房的吗?怎么可能?!"苏合讥笑连连,自己的枕边可睡不下毒妇,"我想给你的不是婚礼,而是葬礼!"

  一字一句犹如一把刀子直接穿心而过。

  简如咬了咬自己的下唇,本来以为对方只是不喜欢自己,没想到居然是讨厌。她张了张嘴,勉强扯出一抹笑:"那你为什么要和我结婚?你可以拒绝的。"

  苏合往她身边凑了凑,唇抵在她的耳畔,那种炙热又带着一些酒醉的气息简直勾人,但说出来的话,吐出来的字,却又把她拉入地狱当中:"你和我的婚姻什么都不是。"

  全盘否定,一文不值。

  简如一口贝齿几乎咬碎,深深的吸了一口凉气:"你一定要如此作践我么?"

  作践自己那少女时代就怀春一直喜欢到现在的爱情么?

  "作践?"

  苏合冷笑不止。想到那石沉大海,音信全无的薇薇,他一颗心就在不断流血。那是真心待自己好的女孩儿,才十七岁就被眼前这个狠毒的女人推入海水里,被吞噬掉。

  他只觉得身边到处都是薇薇不灭的怨息,身体冷得厉害,伸出手指捏住了她的下颚,咯吱咯吱作响,几乎要捏碎:"这一场婚姻,是你地狱生活的开始。简如,你欠别人的是要还回来的。"

  说完用力的松开手,抽身就要走。

  简如一把拉住他的手,不让人离开,整个人又惶恐又茫然:"你说的我一个字都听不明白,我从来不欠别人什么。"

  苏合看着这张脸,白皙的面容,微微皱起的秀眉,犹如黑曜石镶嵌着的双眼写满了无辜,像是一只小猫。

  他想不明白,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恶毒的女人?

  做了那么狠毒的事儿,可以装作一切和自己毫无关系。他没控制住自己心头的怒火,一巴掌狠狠的抽了下去,只听那清脆的一声巴掌响,简如的脸颊瞬间通红。

  她重重地跌在沙发上,整个人都怔住了。

  "我不会再相信你说的每一个字!"苏合居高临下的看着,眼中的厌恶之色一览无遗。

  简如从来都没想过自己最期待的婚礼会是自己最狼狈的一天,指尖捂在那隐隐作痛的脸颊上,压抑住了落泪的冲动,轻声问道:"既然这么讨厌我,为什么要结婚?"第四章 棺材里才是你该呆的地方!

  给了希望,又陷入绝望。这好比把人捧入天堂,又让人瞬间跌入地狱。

  "如果不是你一意孤行执意要嫁给我,我怎么会娶你?简如,现在我成全你了!"

  "你心中肯定特别的恨,特别的怨,可你只能怨你自己,恨你自己。"

  苏合看着这个女人脸上始终一副无辜的神情,熊熊燃烧着的怒火在胸腔里不断地翻滚着。

  他一想到她手里染着薇薇的血,而自己还吃过她亲手做的东西,就控制不住呕吐的感觉,那股血腥味将他逼得崩溃。

  他不好受,她也别好受!

  她是凶手,自己是间接杀人的凶手,那么大家就都得为薇薇的性命付出代价,相互折磨,谁也别过好这一生,否则怎么对得起死去的人?

  简如实在受不了,眼泪接连不断从眼眶流出。从始至终,对方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她都听不懂,令她崩溃:"如果你不想结婚我不会逼你的,我从来就没有借着家中权势威胁你怎样做!强扭的瓜不甜,这个道理我还是明白的。我喜欢你是我的事儿,你喜欢谁是你的事儿。"

  苏合看着这张脸,冷笑连连,如果不是知道事情真相的话几乎要被她这副天真懵懂不谙世事的神情蒙蔽过去,如果何洺没有查出事情的真相,自己可能就要和这个害死薇薇的凶手相敬如宾的过完一生。

  而凄惨死去的人在地底下究竟有多么重的怨念?

  海水究竟有多凉?

  "不愧是豪门大户出身,演技不错。可是杀过人的手上染的血,即便是过得多久都能闻到那股血腥味。简如,你杀了我最爱的女人。薇薇死不瞑目,她的灵魂还缠在你的身边,诉说着海水有多冷,质问着你为什么要将她推下去!"

  简如听得目瞪口呆,着急的摇头:"杀人害命这种勾当我从未做过,我承认我父亲给过她一笔钱,她是自愿离开的。"

  呵呵,事到如今还要抹黑薇薇!

  听到她的辩解,苏合心里都泛起了黑水。

  他不再说话,毕竟和她说话很恶心!拿出手机,默默发出一条信息。

  很快门便被人推开,那些人一声不吭快速走向卧室,将床给拆下,又抬进来一座棺材进来,再迅速离开。

  苏合捏着简如的手腕,将人拽进了卧室,一字一句的说:"棺材里才是你该呆的地方!"

  简如瞪大了眼睛,几乎尖叫着喊,哀求道:"不,不要……"

  "你还有棺材可以栖身,而薇薇就算死了都睡不着。尸沉大海,我捞尸都没地方。"苏合什么都听不进去,一脚将棺材的盖给踢开,将她抱了起来,扔进棺材。

  她吓得瑟瑟发抖,指尖紧紧抓着苏合的手,牙齿都在碰撞:"苏合求求你,我真的怕,我好怕。"

  苏合神色漠然,伸出手,却不是救她。

  他一根手指头、一根手指头的掰开她的手。蹭的一声,棺盖合上。

  那合上的瞬间,她拼命的说:"我没有害薇薇!"

  光芒从眼前剥离,窄小空间能听见空气在流动,喘着的粗气犹如雷鸣,她爆发了一阵惊天动地的喊声。

  "救救我——"

  她的世界暗无天日,永无阳光。

  谁人救?无人来救。

  第五章 她天真善良而你心狠手毒

  转眼便是一个月后。

  简如如同嚼蜡般木然地吃饭,再时不时如惊弓之鸟一般的看看窗外的天色。

  她被软禁了一个月,每天晚上都会被关在棺材里。白天虽然可以出来,但活动范围仅限于这个房间。

  整整一个月,没和人交谈过,她也不敢和那些将自己按在棺材里的凶神恶煞的保镖们说话。

  吃过饭便缩到角落里,像一只独自舔伤的小兽。

  "听说苏少好像找到了初恋情人……"

  "据说当初被大小姐推下海,但是被渔民所救,何洺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找到呢。"

  简如木然听着保镖们的谈话,也不知听进去了没有。

  苏合自新婚之夜离开,就再也没来过,本来以为他不会再来,可没想到到了晚上的时候,他居然推门而入,只是身边还带着一个女孩。

  那女孩生的柔柔弱弱,跟一朵白莲花似的,依偎在苏合的怀里,略带一丝笑意,可在进门之后看见简如,顿时大为激动,身子瑟瑟发抖,像是见到可怕的魔鬼,"是你!是你把我推下海的!"

  苏合赶紧安慰她:"薇薇,别怕,我在呢。"

  薇薇搂紧自己,眼泪不断地往下掉落,身子抖个不停,两眼一翻,弯腰直接倒下去。

  苏合赶紧将人搂住,如同对待一件脆弱的珍宝。继而抬眼,狠狠瞪着简如。

  本以为这其中会有什么误会,不料薇薇一见到简如就抑制不住恐惧。

  "简如,若薇薇有个好歹,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简如动了动唇,抹了一把眼泪:"我没有伤害过她。"

  "难道你还想说薇薇说谎了?我了解她,她单纯又善良。"

  简如豆粒儿大的眼泪一滴滴往下落,就只是落泪,而不是哭,哑着嗓子问:"你觉得她单纯不会说谎,那我呢,我难道就是歹毒心肠谎话连篇的人吗?你了解她,难道不了解我吗?"

  "不了解。"他冷冷留下一句话,急匆匆的抱着薇薇进了隔壁的房间休息。

  简如木然地张着嘴,低头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好像没有心脏在跳。

  保镖如同幽灵般出现:"小姐,该进棺材了。"

  她浑身一哆嗦,满满都是抗拒。然而,这是每天晚上都会重复的一幕。

  苏合在安顿好了薇薇以后,看着对方瘦瘦弱弱巴掌大的小脸,越想越来气,直接冲了出来,拽着简如,要将她拖过去。

  摆在正中央的棺材里空荡荡的,黑漆漆的,冰冷冷的。

  简如跪在地上,声声哀求:"苏合,我不想躺那里,我真的不想,我求你饶了我。"

  苏合冷冷一笑:"那你告诉我薇薇落下的病,谁来偿还?"说完,毫不怜惜的将人塞到棺材里。

  棺盖盖上,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房门紧锁,在黑暗中寂静无声,除了她的喘息,窄窄小小的地方容不得她翻身,也伸不直胳膊,身躯被狠狠锁定在其中,仿佛埋在土壤当中,腐烂袭来。

  "苏合,救救我,我好怕——"她那充满恐惧的嗓音加满了哀求,指尖用力的抓着棺材面,平躺几乎让她窒息,脖子梗的疼痛。

  这句话一直在重复,像来自地狱里的呼喊。

  回荡在整座庄园。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轻慢绝顶红人》全本小说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376.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