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深情如你两相思》沈莫离楚烨南九卿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深情如你两相思》沈莫离楚烨南九卿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我那么爱你,你为何不信我

  烈日当空。

  沈莫离端端正正的跪在晴柔院外面的地上。

  汗水顺着她的脸颊不断地落下,头也被晒的有些昏昏沉沉的,身体快到了极限,不过是在死死的强撑着。

  跪了足足两个时辰,一身华服的楚烨走了出来,满眼厌恶的瞪着沈莫离,冷冷的问:"沈莫离,你可认罪?"

  "你为何要给柔儿下毒,为何要害本王的孩儿!"

  "说!解药在哪里?"

  "我已经……说过了,"沈莫离摇了摇头,哀哀的重复她已然说过无数遍的话:"我没有给柳依柔下毒,更没有害她肚子里的孩子!我也……没有解药!"

  即便,那个孩子确是我心头的刺。

  可因为是你的孩子,我忍了。

  楚烨,我是如此的爱你,可你……你为何不信我?

  沈莫离的心,再一次,痛如刀割!

  她是楚国唯一的女将军,楚烨是她的夫君,是她深爱的男人,是她用累累军功扶持起来的当朝烨王!

  他曾与她花前月下,许她一生一世一双人。

  可他不过去了一趟江南,回来的时候,身边就多了一个千娇百媚的女子——柳依柔,兵部尚书柳岸城养在外面的庶女!

  更让她无法接受的是,那柳依柔竟然已经有了身孕!

  皇家血脉不能流落在外,她纵有万般委屈,也只能苦涩咽下,眼睁睁的看着楚烨迎娶柳依柔为侧妃!

  昨晚,是柳依柔自己来找她的,走到距离她尚有三步远的位置,却不知怎的,忽然朝着她扑了过来。

  她素来不喜陌生人靠近,便伸手推了柳依柔那么一下,很轻的一下,根本不足以对柳依柔造成任何的伤害,可柳依柔却莫名奇妙的撞上了桌角……

  就这样,柳依柔的孩子,没了,还被诊断出身中剧毒。

  楚烨却一句解释都不听,就认定了她是凶手,她痛,她冤,她委屈,她悲愤,可面对楚烨不分青红皂白的残忍对待,她却无从辩驳。

  "冥顽不灵!"楚烨冷冷的嘲讽:"本王的名讳,也是你这种恶毒的贱人可以随口叫的?你再不肯认罪,交出解药,本王就杀了你!"

  "那你就杀了我啊!"沈莫离忽然抬高的声音,干哑的喉咙,沙哑出声:"你说我恶毒?我何曾对你有过半分恶毒?你说我贱?我做过最贱的事,就是爱了你整整十年!楚烨,都说世间男儿多薄情,我不信,如今……呵呵……"

  "不就是一死吗?我沈莫离十三岁就上了战场,身近百战,多少次从阎王殿的爬回来,你以为我还会怕死吗?"

  他可以变心,可以无视她对他的一片真情,但怎么还能污蔑她羞辱她?

  她沈莫离生就一身傲骨,再能忍,也还有几分骄傲!

  "你……"楚烨的脸色更加阴冷,猛的握紧了手里的长剑。

  眼前的女人,明明是他从心底里厌恶极了的人,可为什么听到她说这样的话,他竟然会有丝丝的……心疼?

  "想死?没那么容易!"楚烨忽然上前,用力的捏住了沈莫离的下巴,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讽刺:"你说你爱本王?你对本王的爱,便是不惜毒杀本王挚爱的女人,害死本王的孩儿?沈莫离,你的爱,让本王觉得恶心!"第2章 至少,不要在这里

  沈莫离瞪大了眼睛,身体不停的颤抖着,脸色变得无比的惨白。

  她挚爱的男人,她的夫君,竟说一个刚刚进门的侧室才是他的挚爱?还说她的爱,让他觉得恶心?

  冰冷的凉意,从心底升腾而起,迅速的蔓延到四肢百骸。

  这么多年的痴情给予,日日夜夜的深情等候,她以为他只是太忙,他心有大志,想要登上那至尊之位,冷落她只是暂时的。

  至少,他娶了她,让她做了他的王妃,不是吗?

  却不曾想,他不是没有温柔,不是不够深情,只是他的温柔和深情,都予了另一个女人……

  "楚烨,你怎能……怎能如此对我?莫非你忘了,当年我们在边疆……"

  "你住口!"楚烨的眼眸里一片阴冷,渐渐地染上更深的愤怒与狂躁!

  "沈莫离,不肯拿出解药,莫非是想要本王上你?那是不是本王上了你,你就肯拿出解药救依柔了?"

  未等沈莫离回答,楚烨已然上前两步,"撕拉"一声就将沈莫离的外衣扯烂了:"如若这就是你想要的,那本王就如你所愿!"

  "不!烨!你不能这样对我!不要!"沈莫离的眼里满是惊恐。

  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他怎么能在这种地方,带着这种情绪,对她做……这种事?

  "不要?口是心非的贱货,还有什么脸说不要?"楚烨沉着一张脸,无视沈莫离的拒绝,毫不留情的将沈莫离的外衣扔到了一旁,又开始撕扯她的内裙。

  "烨,我真的没有给柳依柔下毒,我没有解药,你不要这样,至少,不要在这里,求你……"

  一个"求"字,让沈莫离终于将自己摆放倒了卑微的位置。

  楚烨却置若罔闻,他的愤怒,需要找到一个宣泄口。

  "如今才知求本王?晚了!"

  "你胆敢害本王的柔儿和孩子,还死不认罪?本王便要让你这毒妇知道,害人的下场!"

  "沈莫离,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在本王面前提及边疆的事,不就是以为凭着你当初扶持本王的那么一点点功绩,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昔日你靠近本王,不就是想要飞上枝头做凤凰吗?可惜如你这般粗鄙不堪的贱货,便是飞上了枝头,也永远都是贱货!"

  楚烨的话,一句一句,变成淬毒的利箭,扎在沈莫离的心上,千疮百孔,血流成河。

  太疼了,疼到她忘了自己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大将军,她的武功比楚烨还要高,如若她反抗,这世上,并无几人能擒住她。

  然,她却只是满目悲痛的,任由着楚烨撕破她单薄的衣裙,大掌在他细嫩的肌肤上游走,手指探进她的亵裤里……

  他灼热的滚烫抵到她自己都羞于去看的私密处,没有丝毫的怜惜之心,发泄般的往前一刺……撕裂般的疼痛使得她将指甲深深的掐进了自己的皮肉里。

  那一层阻碍,让楚烨微微愣了一下,随即,便是狂风暴雨般的摧残……第3章 让她自生自灭

  沈莫离的心彻底的沉了下去,她不再解释,不再求饶,死死的憋住了眼里的泪,可身体的疼痛是那么的清晰,她忽然有一种念头——被楚烨如此羞辱,还不如,就这样死去了。

  楚烨并不知道沈莫离的想法,却被她咬紧了牙关也不吭声的样子激起更大的怒火,他双目猩红,死死的禁锢着沈莫离的腰,身下的动作一下比一下更加的猛烈……

  沈莫离偏过头,看到那些侍卫和奴婢早就转过身去了。

  自然是不敢看的,楚烨与她,到底王爷王妃。

  可楚烨该是早就忘了,自他们大婚以来,他便一直在忙,还未与她圆房,却不曾想,竟会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因想惩罚她,而强要了她!

  许是跪了太长时间,又许是楚烨的动作太过于剧烈,不一会儿,沈莫离便承受不住,生生的昏了过去!

  她紧握的拳头手松开,掌心一片血肉模糊,楚烨扫到了那绯红,心,微微刺了一下,这才在沈莫离的体内释放,退了出来。

  身后传来的一个声音。

  "王爷,柔侧妃……醒了!"

  "真的,柔儿醒了!"楚烨的脸上浮起狂喜。

  那种喜悦,与面对沈莫离时的冷漠和残忍,是全然不同的。

  他忙整理好了自己的衣物,看了一眼地上的沈莫离,迟疑了一下,下令:"将这个毒妇清理一下,关入扫雪院,没有本王的命令,任何人都不许给她送食物和水!"

  ——————————————————-

  翌日,沈莫离才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被扔在硬板床上,身上套着一件奴婢穿的衣服。

  她稍微动了一身,全身就像散了架似,下身的某处,更是火辣辣的疼痛……

  她试了好几次,才挣扎坐了起来,肚子里空空的,便走出去,随便抓了一把无毒的青草来吃。

  行军作战,缺粮少水的事情时有发生,她自然也有很强的生存能力,什么都敢吃。

  将野草吞下肚子,填补了饥饿感,沈莫离望着满目荒凉的院子,苦笑了起来,这里,该算是烨王府里最破落的地方了吧?

  楚烨将她扔在这里来,是想让她自生自灭?

  她知道自己应该放弃了,那个男人早就不是与她两情相悦的阿烨了,可心底,却总还存着那么一丝丝的希望,还舍不得,还忘不掉,还下不定决心!

  这以后的半个多月,楚烨似是全然往了扫雪院里还有一个沈莫离。

  沈莫离好几次想要去找楚烨解释清楚,走到门外,都有人拦着她,她便并未强闯。想着等楚烨再来问她的时候再说。

  虽不知楚烨是否又问带着盛怒而言。

  可她却未曾想到,自己竟会有了身孕。

  最初有些犯恶心时,她并未在意,以为是吃多了野菜造成,可呕吐感越来越强烈,且多发生在晨时,又伴随着昏睡之感,她便有些怀疑是否有孕了。

  然,她并非大夫,不能做出准备的诊断。

  细细思量后,她施展轻功,离开了扫雪院。

  找到楚烨的时候,他正在湖心亭陪柳依柔赏鱼,脸上的温柔,像刀子划在沈莫离柔软的心上!第4章 你有身孕了?堕掉!

  "王爷,本王妃有重要的事要与你商议!"

  沈莫离上前,走到楚烨与柳依柔的面前。

  她穿着一身在脏兮兮的粗布衣裳,那双眼睛却明亮的像是能看到人心里的阴暗处去。

  "不在扫雪院好好的反省自己的罪过,跑出来做甚?"楚烨的眸光落在沈莫离的身上,眼里没有丝毫的温度。

  他当初将沈莫离扔到扫雪院的时候,不过是还有那么一丝不忍心杀了她,尽管,他并不清楚那一丝不忍从何而来。

  那扫雪院不过是个荒芜破烂的院落,沈莫离竟然能在那里生活了半月之久,还好好的出现在她的面前?

  这个女人,果然有些本事!

  可她还敢跑到柔儿面前自称"王妃"?这是在给柔儿下马威吗?

  无耻的贱妇!

  沈莫离不过是记得之前楚烨不许她再直接唤他的名讳,便改了个称呼,却不想,又造成了楚烨的误会,她亦并未意识到这种误会,只是继续道:"王爷,本王妃这几日晨起有些犯恶心,白日里也有些犯困,疑似有了身孕,是以,还请王爷让府中大夫替我瞧瞧身子。"

  "王妃,你说什么?你……你有了身孕?"先出声的人,是柳依柔,她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随即,眼里就盈满了泪光,转过头去,望着楚烨,道:"王爷,如若王妃说的是真的,这……这是喜事,臣妾替王爷……开心。"

  说是开心,两行泪水却滚了出来,语气里也一片的凄然:"若是臣妾的孩儿能保住,他便有弟弟了……"

  "柔儿,你莫要再伤心了,孩子……我们以后还会有的!"楚烨忙语气温和的安慰着柳依柔。

  一转头,再面对沈莫离,却是一脸的阴狠:"沈莫离,你以为你道你有了身孕,本王便会放过你吗?莫说本王根本就不信你这毒妇之言,便是你果真有了身孕,本王亦会让人堕掉!"

  "你……你说什么?你竟然要堕掉自己的亲生孩儿?"沈莫离的脸色变得惨白。

  "只有柔儿生的孩子,才是本王期待的孩子,你一个心如蛇蝎的贱妇,你不配给本王生孩子!"楚烨说着,视线凌厉的落到了沈莫离的肚腹处。

  沈莫离下意识的用双手护住了自己的肚腹后退了好几步,才稳住身子。

  "王爷,虎毒不食子!我说我没有害过柳依柔,你可以不信我,然,你怎能狠心至此!"

  楚烨却冷哼了一声,道:"本王乃是大楚烨王,父子情?兄弟情?不过都是说的好听的拖累,并非本王想要得到的东西,若是碍了本王的路,本王便会将之毁灭!

  你害死了柔儿的孩子,却道你自己有了身孕?如此伤我的柔儿,当真居心叵测!"

  说着,楚烨忽然上前,在沈莫离尚未意识到他想要做什么的时候,他已经出手,毫无留情的废掉了沈莫离的一身的武功!

  "沈莫离,你未尽本王允许,私自离开扫雪院,不就是仗着这身武功吗?本王今日便废了它!"

  莫大的苦痛使得沈莫离再也站不稳,"扑通"一声跌在了地上。

  却又听到楚烨残忍的道:"你既然仍不知悔改,那你毒害柔儿与皇嗣的账,本王也该与你好好的算算了……来人啊,将这个毒妇先锁到地牢里去!"

  第5章 送她一碗绝子汤

  三日后。

  沉重的牢门被人打开,柳依柔在两个丫鬟,两个婆子的簇拥下,用帕子捂着鼻子,俏丽丽的来到了被铁链锁着的沈莫离的面前。

  "瞧瞧,这就是咱们大楚的传奇女将军沈莫离,可我怎么觉得她现在连条狗都不如呢?"

  尖酸的语句,阴冷的嘲讽,以及那肆无忌惮的得意,都在揭露着柳依柔是怎样阴险恶毒的女人。

  楚烨说柳依柔中了毒,又流掉了肚子里不足三月的胎儿,整个人都变得虚弱了,还说如果柳依柔真的恢复不了了,就要她沈莫离加倍体会那种痛苦!

  之前她见到柳依柔的时候,她亦是面色苍白,一副病怏怏的模样,可如今眼前的这个女人哪里像是有一点点病痛?

  一瞬间,沈莫离就明白了,是圈套!自己竟然中了柳依柔的圈套!

  "是你!是你陷害我?你故意靠近我,与我产生接触,趁机诬陷我给你下毒,是你给自己下的毒,你的孩子……也是你自己杀死的?"沈莫离红了眼睛,满是对柳依柔的愤恨!

  "沈莫离,你也不算太笨!"柳依柔勾起嘴角一抹阴损至极的笑:"你猜的没错,是我给自己下得毒,不过,我怎么可能会拿自己的孩子去冒险呢?"

  "你……你没有身孕?"沈莫离嘶吼了起来:"柳依柔,你好深的城府,好狠毒的心!"

  她愤怒的想要扑向柳依柔,然后,铁链子锁着她,她什么也对柳依柔做不了。

  "沈莫离,你现在是不是很愤怒?很痛苦?很绝望?哈哈哈~"柳依柔发出得意的笑声,随即,又恶狠狠的说:"你们沈家的人虽说都是不怕死的硬骨头,却亦是只懂得在行伍中滚爬的蠢货!"

  "沈莫离,想必,你还记得你父亲是怎么死的吧?那年冬天,楚国与烈国战于雁荡山口!

  他亲率一支轻骑走小路过去,试图奇袭烈国营地,擒贼擒王,这计策倒是真好,可他千不该万不该让我父亲知道了这条计策……

  是以,后来,他死了,摔下万丈悬崖,尸骨无存!"

  沈莫离愤怒的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一定是柳岸城告的密!"

  这件事,沈莫离曾经查到过实证,只是那些证据都被楚烨拿走了,他说他在皇权的争斗中势单力薄,不宜过早的与尚书府撕破脸皮,可当这个真相被柳依柔亲口说出来,她哪里还能压得住心底的滔天恨意!

  "是又怎么样?沈莫离,你的父亲斗不过我的父亲,你也同样斗不过我柳依柔!"柳依柔的脸上浮起阴毒的笑:"我倒是还要谢谢你,谢你竭尽全力的将一个被排挤在皇权争斗之外的无能废物,扶持成了最有希望登上皇位的尊贵王爷!

  我知道你很爱楚烨,只可惜,他早就不爱你了!你知道当他和我在床榻上抵死缠绵的时候,都是怎么跟我说起你的吗?

  他说你整日和一群男人混在一起,早就是不清不白的残花败柳了!

  他说像你这种杀人如麻的冷血之人,就是阎罗殿里的母夜叉!

  他说你不过就是他的一枚棋子,每一次与你靠近,他都恶心的想吐……"

  "不……不是这样的!烨他不会说这样的话的,他说过,我是他心中最重要的人,我们一年前才大婚,我是他的王妃,他是爱我的,他不会这样对我的……"

  沈莫离一个劲儿的摇头,因为情绪太过于激动,那粗重的铁链不断地发出声响。

  "可他还没有和你圆房,就娶了我,将他全部的宠爱都给了我,他嫌恶你,憎恨你,将你关在这阴冷的地牢里,任我宰割!"柳依柔说:"我今天来,还给你带来了一些好东西,你好好的享受吧!"

  一个婆子上前,从手提的篮子里拿出一碗汤药,捏住了楚烨的下巴就往她嘴里灌。

  "这是绝子汤!你道你有了身孕,烨不信,我却是信的,"柳依柔的嘴角勾起阴冷的恶毒:"那天,烨一时气愤,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要了你?孩子,便是那一日有的吧?

  你敢勾引烨,就要做好承受痛苦的准备!我是不可能给你半点机会的!"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深情如你两相思》全本小说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373.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