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浮生运途》陈功赵妮娜郑芳芳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浮生运途》陈功赵妮娜郑芳芳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一章 美女看过来

  第一章美女看过来

  独自走出市政府大院,陈功感到心里头快透不过气来,停住脚步,深呼一口气,才向着离大院门口不远的公交站台走去。

  下午的厅党组会议结果已经出来,陈功真没有什么可说的了,现实就是那么的残酷,好几个星期没回家看望一下父母了,他今天一下班就准备回家看看。

  下午五六点钟的时候,正是下班的高峰期,如果是往常,陈功此时根本不可能离开办公室,在市政府办公厅加班加点是常有的事,从来没有上下班的概念。

  从东江大学选调到市政府办公厅秘书一处工作,至今已有三年多,一回忆起这三年多的点点滴滴,陈功都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五加二,白加黑,没黑没夜地加班熬夜,处里头最脏最累的活都让他干了,有一次厅领导还专门夸奖了他,但一想到今天厅党组会议的结果,陈功有一种被愚弄的感觉。

  叹了一口气,陈功向着公交站台走去。

  公交站台上站满了人,全都是下班回家的人群,陈功走到跟前,看着挤满着人群的公交车,他想了一想,准备打的回家。

  沿着公交站台向前走了几步,陈功准备招手叫下出租车,但是这个时候打出租车也比较难,等了十多分钟都没有等到。

  在单位里受挫折,想回家打车也打不到,陈功烦闷得想怒吼几声,发泄一下心中的不满,但是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如果他突然大吼几声,别人不把他当成神经病才怪呢。

  正当他心急等车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刺耳的声音,吓了他一跳,急忙扭头向十字路口的方向看去。

  只见前面十字路口拐弯的地方有一辆崭新的红色小轿车急停在马路上,有一个人影影绰绰地倒在车的侧前方,看样子小轿车撞到人了。

  由于是一个十字路口,虽然人流车流比较多,但是车的速度并不太快,在这个地方发生车祸的机率不是很高,陈功心想一定是司机太大意,或者是行人横穿马路了吧?

  正在这样想着,陈功看到从红色轿车上走下来一个人,人一下车,他的眼睛就亮了起来,从轿车驾驶室里走下来一个飘逸的身影,只见她身材高桃,穿一件红色的连衣裙,戴着一顶白色女式遮阳帽,长发飘飘,脚步匆匆地走到了车的前头。

  陈功脚步不由地就走了过去,准备当一回吃瓜看热闹的群众。

  “你撞到我了,哎哟哎……!”

  此时,红色轿车的前头躺着一个中年男子,不停地呻吟着。

  “对不起,对不起,你没事吧?”红衣女子走下车后,来到中年男子的跟前,蹲下身子,急切地问道。

  “什么没事吧?哎哟哎……我的肋骨!”瞪了红衣女子一眼,中年男子随即又呻吟起来。

  “我打120,让医院来人救你!”一看到中年男子这个样子,红衣女子着急起来,急忙掏出手机要打120。

  “你先别忙,哎哟哎……!”中年男子一招手制止了红衣女子,随后呻吟着想从地上爬起来。

  只见他挣扎着站起,踉跄着向前迈了两步,红衣女子见状想去搀扶一下他,不料他身子突然一歪,一下子倒在了红色轿车的车头上。

  红衣女子给吓了一跳,忙问道:“先生,你这是怎么了?”

  “我受重伤了,全身都疼,你说怎么办吧!”趴在车上,中年男子翘头看向红衣女子,露出一副可怜的痛苦之相。

  “打120送你去医院好吗,先生?”红衣女子一脸担心地道。

  “哎哟哎……医院我自己能去,你直接赔我钱吧!”看着红衣女子,中年男子突然可怜巴巴地伸出一只手道。

  红衣女子顿时感到莫名其妙,心想这人被自己的车撞了,不先去医院好好检查一番,怎么直接向自己要钱?要多少钱啊?

  “你……想要多少钱?”红衣女子有些着急,怯生生地问道。

  中年男子眼睛蓦地一亮,面露狡黠之色,伸出两个手指头,说道:“先给两千吧!”

  才要两千!

  红衣女子想着急于赶路,便急忙回车里拿钱,准备给这个中年男子,但是此时有人小声地说道:“这人准是一个骗子,碰瓷的!”

  中年男子耳朵很灵敏,立刻恶狠狠地向说话那人看去,说话那人立刻闭上嘴巴不敢说了,现在的社会好人怕恶人啊!

  红衣女子走上车,拿出钱包,从中抽出二千块钱,准备递给中年男子,但是她转念一想,又抽出一千对中年男子说道:“我给你三千块钱,你自己去医院,但是以后再有什么事,你可不要找我。”

  中年男子又一边呻吟着一边说道:“哎哟哎……,你放心吧,我保证不会再找你了。”

  眼看着钱就要到手,中年男子的脸上忍不住露出了喜色,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很响亮地传来:“等一下!”

  红衣女子和中年男子都一齐转头看去,陈功出现在他们两人的面前,围观的群众一看,立刻躁动起来,其实大家都看出这个中年男子是碰瓷的,但是没有人敢站出来告诉红衣女子,现在终于有人站出来了。

  红衣女子直接愣住,而中年男子眼睛则是瞪得老大,如果不是红衣女子离他还有一些距离,他就一把将红衣女子手中的钱给夺过来了。

  陈功身材挺拔地站在那里,怒目注视着中年男子,一时没说什么话,虽然没说什么话,但是他身上的那种凛然正气,让围观的群众知道他是出来打抱不平的。

  “小姑娘,他是碰瓷的,这钱你千万不能给他啊!”有一位老年人也勇敢地叫了出来。

  “他身上没有伤,他是装的,他要是有伤,能不让你打120去医院吗?”老年人一叫,其他人就有人跟着说话了。

  人群开始沸腾起来,陈功此时才沉声说道:“还在这里装吗?等一会警察可是来了!”

  看着周围的情况,中年男子心里给气的不轻,但是陈功的话他是真切地听到了,他狠狠地瞪了陈功一眼,然后又贪婪地看了一看红衣女子手中的钱包,红衣女子已经把钱放进钱包了。

  “臭小子,回头看我不收拾你!”中年男子骂了陈功一句,突然从车身上爬起来,一闪身,便匆匆地逃走了。

  人群中立刻发出一阵欢呼声,此时,路上已经堵塞的厉害,交警响着警笛向这边赶来了,围观的人开始散去,陈功也准备走人,但他刚一挪动脚步,一个甜美的声音叫住了他:“你好,刚才多谢你了!”

  陈功猛一回头,看到了红衣女子那张吹弹可破的俏脸,女子的脸上眉目如画,黑而修长的睫毛下面有一对绝美的眼睛在忽闪忽闪地看着他。

  “不用谢,现在的骗子太多,出门开车要小心!”看此情景,陈功的心里不由怦然一动,笑道。

  红衣女子莞尔一笑道:“我知道了,谢谢你!”

  陈功连忙笑道:“别客气!”

  “那我走了,真的多谢你了!”深深地打量了陈功一番,红衣女子再次表示一声感谢,然后双腿一转,走向她的那辆红色高级轿车。

  上车后,红衣女子发动车子,透过车窗,伸出一只葱白的柔荑之手,笑意盈盈地向陈功挥了挥手,随即驱车疾驰而去了……第二章 姐姐要离婚

  看着红衣女子离开,陈功一时怅然若失,感到心情有点失落落的,过了一会儿,由于在此处等不到出租车,他便往前走了走。

  “臭小子,你给我站住!”

  陈功向前走了有五六十米,突然从一栋建筑物的隐蔽处窜出一个人,大骂他一声,吓了他一大跳。

  “老舅,你怎么还在这里?想吓死我啊!”陈功先是闪了闪身,刚想做一个防守的姿势,定晴一看,立刻放松下来道。

  “到手的三千块钱,让你给弄没了,以后别叫我老舅,我没你这个外甥!”来人一脸气急败坏地说道。

  一听到这话,陈功顿时一脸黑线,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刚才碰瓷的那名中年男子,他的二舅王清俊。二舅王清俊自打从高州精华机械厂下岗以后,一直没干过什么正事,不知从哪里学来了专业碰瓷的手艺,没事就喜欢在街上溜达,瞅准一个机会讹人家一把,已经让公安给抓过判过一回刑了,最后是他母亲王清霞几个兄弟姐妹凑的钱交上才判了缓刑,这才出来没多少时日居然又跑到街上重操旧业了。

  “老舅,什么三千块钱?那是昧心钱!你当初怎么对我妈讲的,说要好好做人,出力干活赚钱,不再干这些事,这才几天?要是再让公安给抓住了,你说怎么办!”看到王清俊抱怨他,陈功不由地训起了这个舅舅。

  让他说的满脸通红,王清俊却说道:“我下了岗,年龄也大了,还能出什么力?你现在在政府工作,是体面人,你帮我打声招呼,让我弄个工程干干,我还用得着冒着生命危险来碰瓷吗?你以为碰瓷容易吗?那也是需要技术含量的!”

  “呸,什么技术含量,说出来不闲丢人,你把这些小聪明用在其他事上,说不定早就发财了,我哪有本事来给你弄什么工程!”啐了王清俊一口,陈功一向瞧不起这个舅舅,整天无所事事,好逸恶劳,净给家里添麻烦。

  “你不是什么领导秘书吗?怎么帮不了?你看看人家二蛋,当了领导秘书,他家里就发了,你这个秘书当的啥好处也没有,到现在连个媳妇都没娶上,你丢不丢人,还说我丢人,要不是你这个臭小子捣乱,三千块钱我就到手了,有钱人不缺那点钱,讹他们一点,不过是九牛一毛!”

  王清俊一向破罐子破摔,嘴里喷着唾沫,说起了陈功,陈功立时给气得全身都发抖,这些话正戳中他的短处,他在市政府办公厅秘书一处工作,别人就以为是什么领导秘书,而这个便宜二舅更是认为他有能耐去联系什么工程,弄一个好让他做,让他发财,这不是笑掉大牙的事吗?秘书一处不过是办公厅里面的一个处室,手中并没有多少权力,而他也不是什么领导的个人秘书,只是一个没有职级的普通干部,谁会买他的帐给他工程做?

  而且,假使他当上了领导秘书,也不敢去找什么工程给他做,跟在领导身边当秘书,必须要小心翼翼,要是一当上领导秘书就四处想着捞取好处,那是兔子的尾巴长不了!

  而二舅口中所说的二蛋,是他的同学王连合,小名二蛋,王连合现在是市委办公厅秘书二处的副处长,和他同期参加工作,现在都当上副处长了,是市委副书记王法勤的秘书。

  一想到这些,陈功的心里就来气,更可恨的是二舅居然提到了他没有娶上媳妇的事,自打参加工作后,介绍的对象可是不少,但是一打听他家里头一家人全是下岗职工,连个像样的房子也没有,全部都吹了。秘书一处公务员的身份倒是能唬住不少女孩子,但是现在的女孩子很现实,没钱没房子,人家跟着你睡马路啊?

  二舅哪壶不开提哪壶,陈功气愤之极,一转身不理他,走了。

  看到他远去,王清俊没有再跟上,而是站在原地骂了一句:“臭小子,还来埋汰我,哼!”

  回到家的时候,陈功本想把二舅的事和母亲王清霞说说,不料一回家却是看到姐姐陈雪也在家里,并且感到气氛不对。

  “怎么了?”陈功疑惑地问了问。

  母亲王清霞叹了一口气,姐姐陈雪的眼睛红红的,陈功道:“是不是又吵架了?”

  母亲王清霞叹气道:“你姐夫要离婚!”

  “什么,他要离婚?他当初是怎么追我姐的?现在居然要离婚,我现在就去问问他,他想干什么!”陈功一下子火了。

  陈功的姐夫高波是市水利局的一名工作人员,现在担任着一个科室的副科长,陈雪与他是高中的同学。陈雪长得非常漂亮,高波那个时候长得瘦瘦的,皮肤又黑,根本配不上陈雪,然而高波后来考上大学,而陈雪则是落了榜,落榜后去了市第一棉纺厂,也就是王清霞工作的厂子上班,当年棉纺厂效益不错,陈雪的这份工作还是很好的。

  高波考上大学后仍然对陈雪念念不忘,时常给陈雪写情书。陈雪终于被他打动。高波一毕业被分到市水利局上班,工作也不错,最后便与陈雪结了婚。

  但谁知好景不长,陈雪生完孩子以后,棉纺厂开始走了下坡路,先是王清霞下了岗,接着她也下了岗,没了工作。

  贫贱夫妻百事哀,一失业,家里没钱,一家人全靠着高波一个人的工资养活。高波这时候才意识到漂亮不能当饭吃,如果他要找一个在机关上班的老婆就好了,不用那么辛苦,日子过的紧巴巴的。

  两人的矛盾开始爆发出来,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家庭纠纷瞬间冒了出来。陈雪一闹便是回娘家,所以陈功也是知道了他们之间的事。

  两口子之间的事,谁也不好去处理,陈功虽然很气愤姐夫高波的所作所为,但是他这个当弟弟的也没法说什么,只能默默支持姐姐,让姐姐不要生气,别气坏了身子。

  谁知现在高波居然提出了离婚,这让他无法忍受了。

  “回来!”王清霞一看,连忙叫住陈功,他知道陈功的脾气不大好,这要是去找高波,说不定得打起来,虽然小舅子打姐夫也是常事,但是现在不还没有到那个地步吗,这都是一时吵架说出来的气话,不一定能当真。

  “姐,你说说,他是不是真要与你离婚?”陈功控制住怒气,向姐姐问道。

  陈雪看了他一眼,一脸幽怨地说道:“弟,他也是一时气话,以前吵架时都是我说,这一次他直接提出来了,我受不了了!”

  陈功也明白了姐姐与高波吵架的事了,姐姐性子烈,一吵架,高波招架不住,这一次估计是高波实在是忍受不了,才提出了离婚,说来姐姐也有一定的责任。

  陈功这样一想,心情才好受一些,如果是高波存心想离婚,把姐姐给甩了,他一定绕不了高波,要不是当初他死皮赖脸地追姐姐,姐姐能跟他?

  不过,高波之前与他联系的比较频繁,因为他在秘书一处嘛,然而最近却是联系少了,这小子是不是真的和姐姐离婚,还是要小心一些,让姐姐注意观察高波的动静,别让高波找了什么小三,姐姐还蒙在鼓里。

  “姐,你回头注意着他,他现在当了副科长,手中有点小权力了,别让他打了什么野食!”陈功提醒了姐姐一下道。

  陈雪点了点头,她对高波的行踪并不掌握,最近高波老是说晚上加班,她不知道是真加班还是假加班。

  看到姐姐可怜巴巴的样子,陈功心里头也是叹气,如果姐姐能有一个正式的工作就好了,她和高波不会因为一点小事就吵架,然而他现在没能力帮助姐姐找份正式的工作,高波要不是看着自己在秘书一处工作的份上,估计早就提出离婚了。第三章 与女上司的过节

  在家里呆了一个晚上,陈功第二天又回到单位里上班。陈功所在的市政府办公厅秘书一处现在有五个人,处长郑芳芳,副处长廖洪波,副主任科员王福通,还有刚刚提任的副主任科员赵妮娜,加上他。

  昨天下午,厅党组会议开过以后,赵妮娜担任副主任科员的事情就定下来了,陈功作为秘书一处的大笔杆子,参加工作三年,这一次处室提拔居然没有弄上,还是小科员一个。

  如果赵妮娜的资历比他老,他当然没有什么可说的,官场上论资排辈是常态,即使干的再好,也要讲究先来后到,但是赵妮娜比他晚来一年,工作没有他扎实,论工作,论资历,怎么也轮不到她吧?凭什么最后把这个副主任科员的名额给了赵妮娜,而没有给他呢?

  难不成有人想故意羞辱他?或者想着把他逼出秘书一处?

  秘书一处是直接服务于市长的综合性处室,这是一个在其他人看来高人一等的地方,不少人想着进入这个处室,不排除有人想挤掉他,好进入秘书一处。

  如果没当上副主任科员,再让人给挤出秘书一处,那么他在市政府办公厅将无处容身了。

  一想到这个事,陈功猛然有一种紧张之感,一种黑云压顶城欲摧的危机感。他身处秘书一处,一直步步小心,处处谨慎,但到头来仍然不免让人挤兑,落得个这样的结果,说好听的,是磨炼,说不好听的,就是窝囊,让赵妮娜一个黄毛丫头给抢了位。

  不过,虽然这一次赵妮娜抢了他的位,让他快要到手的副主任科员一职不翼而飞,但陈功并没有把太多的怨恨记在赵妮娜的头上,赵妮娜刚进秘书一处的时候,整天跟在他屁股后面学习,算是她的师傅,现在徒弟超过了老师,他应当高兴才是吧?

  所谓冤有头,债有主,陈功的眼前不由地浮现出处长郑芳芳那冷艳的身影。

  郑芳芳今年不过三十岁出头,但已经担任处长两年了。高州市实际上是一个地级市,但市委办和市政府办都叫市委办公厅和市政府办公厅,其实是处级单位,秘书一处作为办公厅内设机构,实际上是科级处室,郑芳芳这个所谓的处长,不过是一个科级干部。

  陈功到秘书一处参加工作的时候,郑芳芳当时是秘书二处的副处长,给常务副市长范素华担任秘书。一年之后,郑芳芳调到秘书一处担任处长。

  能到秘书一处担任处长,可见郑芳芳作为一个女人的干练之处,陈功有时也很佩服她。而且郑芳芳说来也算是美女,号称政府办公厅的一枝花,但就是为人太强势太霸道了。

  作为一名小科员,陈功本与她没有什么过节,但就是在郑芳芳刚刚担任一处处长的时候,有一次,秘书长让他写一个材料,他写好之后匆匆忙忙地去秘书长办公室送材料,来到秘书长的办公室门口,他看到门关着,便想去敲门,但还没等到他去敲,门突然被打开了,只听啊的一声,有人叫出了声。

  站在门口,陈功给吓了一跳,虽然叫声并不大,但是来的突然,吓得他后退几步才站住。突然开门的人正是郑芳芳。

  当时正是夏天的时候,郑芳芳上身穿着一件敞领的白色雪纺衫,下身穿一件黑色的职业裙装,头发卷起来,金黄色的样子,脖颈上挂着一串铂金的项链,走起路来,头仰起来,旁若无人,整个人干练中透露着一股盛气凌人的气息,让陈功不禁敬而远之。

  不过此时,陈功居高临下地看向她,倒是没有惧怕,但是没想到的是,郑芳芳突然开门,一看到他,受到惊吓,却是立刻用一只纤细雪白的玉手捂住自己的胸口,先是定了定神,随即一抬头,便目光杀人、肆无忌惮地骂了他一句道:“你找死啊,想吓死我是不是!”

  郑芳芳如此冷言恶语,出口伤人,陈功之前本来对她印象不错,虽然让人觉得她盛气凌人,但是作为处长,作为自己的女上司,自己也应当尊敬她,没想到她会是这种素质,蛮不讲理地骂人!

  陈功一时措不及防,心里很受伤,但在秘书长办公室门前,他不能和郑芳芳理论,只能连连说对不起。

  扫了陈功一眼,郑芳芳哼了一声转身走开了,陈功尴尬地站在那里,看着她离去,等到她走远,才敢去敲秘书长的门进去。

  陈功自此见识了这个女人的蛮横和霸道,工作中稍有不如她意的地方,轻则拍桌子,重则大骂不已,处里几个人都吃过她的骂,只是骂的轻重程度不一而已。

  陈功自然是成为她骂的最狠的一个,由于这一次结的梁子,郑芳芳似乎也记住了他,没少在工作中整治他,由于他没有什么关系,郑芳芳整治起来他毫无顾忌。

  一直以来,陈功有心想改善一下与郑芳芳之间的关系,但是很不奏效,不如王福通和赵妮娜两人,多巴结她一下,关系就好了,郑芳芳似乎根本不给他巴结的机会。

  难道那一次的梁子就结的那么重?陈功有时想不明白。不过后来听人传言说秘书长与郑芳芳之间可能有一腿,那一次郑芳芳突然开门吓成那样,很有可能是她在秘书长屋里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以至于他突然出现在门口时而受到惊吓,进而恼羞成怒骂他。

  当然这只是推断,但秘书长宠信郑芳芳却是事实,只要郑芳芳在他面前说什么话,秘书长几乎是言听计从,陈功能不能当上副主任科员,就是秘书长一句话的事,但只要郑芳芳想从中阻挠,他就没戏。

  因此,这一次没能当上副主任科员,不怪天不怪地,更不怪赵妮娜这个小美女,全怪处长郑芳芳这个臭娘们!

  处里头只有他和赵妮娜不是副主任科员了,赵妮娜有关系,与郑芳芳的关系又好,名额一来,郑芳芳虽然明知他资历比赵妮娜老,大家也都认为非他莫属,但还是把名额给了赵妮娜,摆了他一道。

  一想到这里面的事情,陈功气的只想骂娘,两眼喷火,如果有一次让他报复郑芳芳的机会,恨不得吃了她,处里头有着这样蛮横无理阴险恶毒百般压制他的女人当处长,真是让他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第四章 处长的命令

  在赵妮娜高升的同时,副处长廖洪波的职务也发生了变动,陈功第二天来上班之后就知道了。

  昨天下午市委办公厅也召开了党组会议,研究了廖洪波的任职问题,廖洪波被调到市委办行政处担任处长。

  廖洪波升的很快,担任副处长不过才两年,而他除了副处长这个身份外,还是市长高义珍的秘书。

  在别人看来,市长秘书的身份,比他这个副处长职务更重要,如果没有这层身份,他不可能升的这么快。

  高州市领导的跟班秘书一般在秘书处挑选,而且一般都是用副职作为领导的秘书,因为秘书处的正职需要主持处里的工作,再给领导当秘书,不大方便,而用起副职,就没有这个问题。

  高州市是东江省的第二大城市,除了省会华州市,高州市的经济综合实力是最强的了。在现任市委书记王伯祥之前,高州市的市委书记有一届是省委常委兼的,专门把高州市申报成了较大的市,有了一定的地方立法权,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高州市的市委办市政府办开始改名叫市委办公厅、市政府办公厅,搞了一个所谓的高配,但好景不长,省委常委只兼任了一届市委书记,之后市委书记都不是省委常委了,叫办公厅有些不大合适了,但是后来的市委书记也没有再改过来,厅处的都叫习惯了。

  赵妮娜高升,除了陈功感到不舒服外,其余人波澜不惊,但是廖洪波一调走,便空出了一个副处长的位子,情况就不同了。

  陈功自然不会去窥觊副处长的位子,他连副主任科员都不是,王福通当上副主任科员都有两年了,廖洪波一调走,他肯定会盯上这个位子。

  陈功现在就担心,别人想把他逼出秘书一处,虽然他现在的处境很尴尬,但是只要他不以为意,还可以继续在秘书一处工作。而如果有人暗中想搞他的事,那么他就危险了,说不定会被调到别的处室去,或者调离办公厅。

  现在廖洪波一调走,秘书一处就少了一个人,那么他就不用担心会被调离的问题,别人想来就来是的,犯不着让他腾位子。

  所以,廖洪波调走,对他或许是一件好事。

  陈功正常到处里上班,不能因为没提拔班也不上了,他没有这样的本事,他还想在秘书一处干下去。

  呆在秘书一处的办公室里,陈功坐在办公桌前,屋子里静悄悄的,廖洪波走了,王福通坐在桌子前看着电脑,实际在想着事情,赵妮娜坐在他的对面,不停地在打着字,刚刚受到提拔,得好好表现一下。

  陈功的鼻孔里不禁冒出一丝气体,作为赵妮娜的师傅,他是知道的,以着赵妮娜的水平,她就再怎么表现也写不出好文章来,但人家现在却成了副主任科员,碾压你,你又有什么可说的?

  坐在办公桌前,陈功什么也没干,一来最近工作不太忙,二来心情不大好,不能再像原来那样没黑没夜地干了,得放松一下。

  “陈功,你过来一下!”

  脑海里正胡思乱想,一个清冷的声音传来,陈功蓦地下意识地站了起身,这是处长郑芳芳在叫他。

  秘书一处有两间屋,一个是外间,坐着他们三个人,一个是套间,郑芳芳在里面办公。

  陈功起身走进郑芳芳的办公室,然后把房门关上。进去后,只见郑芳芳斜坐在老板椅子上,丢了他一眼,把一份手写的材料往桌子一放,冷声道:“拿文印室去打印!”

  处里的材料一般情况下都是写完之后交到处里的文印室去打印,但是现在他和王福通赵妮娜两个人基本上都是在自己的电脑上打完字后,再交到文印室去打印,只有郑芳芳特殊,仍然先在纸上写好,再交给文印室的打印员负责打印。

  陈功现在只是跑一个腿,不过这个腿他现在不想跑了,因为原来这个腿一直是赵妮娜跑的,赵妮娜平时干的都是一些杂活,给处长跑腿打印个材料是经常的事,但现在郑芳芳却吩咐了他,让他干这种小事,这不明显把他当成刚到处里工作的小字辈来看了吗?

  难道因为赵妮娜升职,这种小事就不让她干了?

  陈功的目光一时死死地盯在了郑芳芳的身上,心里面窝着火。郑芳芳今天依然是一副盛气凌人的打扮,头头高高仰起,不把一切人放在眼里的姿态。陈功就是看不惯她的这种姿态,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处长吗?自己大不了不在一处干了,难道非得受你的这种欺负?

  “怎么还不去?”郑芳芳吩咐完后,眼睛盯在了电脑上,但看陈功没有动,感觉有些不对劲,猛然一扭头,目光一凛地问道。

  陈功赶忙收回看向郑芳芳的目光,虽然心里这样想,但是如果让他不在一处干了,那就是丢人了,因此连忙说道:“这就去。”

  又扫了陈功一眼,郑芳芳提高了声音命令道:“快点去,打印完校正好交给我!”

  陈功一时低首敛眉,站直身体答应了郑芳芳一声,便是赶忙拿起桌子上的材料走出房间去文印室打印了。

  去了文印室,陈功让打字员把材料打印好,回来就交到了郑芳芳的手上。郑芳芳看了一遍,没发现什么错误,便挥了挥手让他走了。

  在陈功忙着打印材料的时候,他回来后发现王福通不见了,赵妮娜依然在那里写着材料,不时地在皱着眉头,陈功心想在装模作样什么,你的那点水平我还不知道吗?

  “陈哥,你来帮我看看,我这样写行不行啊?”正在想着,赵妮娜突然开口叫他,声音甜甜地道。

  因为两人竞争副主任科员的事,陈功本不想起身帮她,但赵妮娜又主动向她求教,而他又怕赵妮娜写完了材料,最后郑芳芳让他给修改,那可是要了老命了,比他自己直接写还头疼。忍不住起身走了过去。

  一走到赵妮娜的跟前,陈功便闻到一股沁人的清香,赵妮娜虽然工作能力不怎么样,但是长的却十分妩媚迷人,颇有风情。她刚到秘书一处的时候,他心里头多少有一些想法,但两年过去了,人家现在已经名花有主了。

  让赵妮娜从座位上离开,陈功直接坐下来在她电脑上帮她修改,赵妮娜一时小鸟依人般地站在旁边看着他修改。

  闻着身旁一股清香的味道,陈功感到自己的心情好了一些。

  第五章 撕破脸皮

  接下来几天,陈功发现王福通呆在办公室的时间越来越少,赵妮娜看到陈功不计前嫌,帮她修改文章,便悄悄告诉他王福通现在正在想法运作当副处长,没时间呆在办公室了。

  而如果王福通能当上副处长,差不多就会出任市长高义珍的秘书,这下可是发达了。

  陈功一听,心里头不是滋味,奶奶的,大家都能上位,唯独他原地不动,这他妈的工作没法干了,老实人受欺负,真是不假,以后自己不能再这般老实,任凭他人使唤。

  熟料他刚这样一想,郑芳芳就把好多的工作交给了他,王福通忙于运作副处长,赵妮娜关键时候又顶不上去,廖洪波走了以后,又少了一个人,所有的工作都让郑芳芳压到了他的身上。

  一开始,陈功出于工作惯性,都按郑芳芳的吩咐去做了,但是工作越来越多,他觉得受不了了,虽然表面上仍然不动声色,但暗地里却是开始消极怠工起来。

  陈功想着要磨洋工,郑芳芳却是冰雪聪明,一下子就觉察到了,知道陈功心里的那点小九九,瞅着办公室里无人时,便把陈功叫到了她的办公室。

  “陈功,上个月厅里头给我们处里一个副主任科员的名额,我本来是打算给你的,但是呢,有厅领导给我打了招呼,说赵妮娜不愿意在一处干了,要调往其他单位,而一调到其他单位,没有个三两年,她是没机会提拔的,所以让我照顾一下,把这个名额先给她,你再等一等。我想一个副主任科员也没什么,反正我们处里的提拔名额很多,早一点晚一点,都能轮得上,这事事先没和你商量,怕你误会,所以就没和你谈,现在和你谈一谈,请你能理解!”

  把陈功叫到她的办公室后,郑芳芳摆出一副领导谈心的架势,向陈功说道。

  陈功一听,心想果真是郑芳芳这个臭娘们在其中捣的鬼,把名额给了赵妮娜。他面无表情地坐在沙发上,略一抬头,目光就能看到郑芳芳那胸口的位置,郑芳芳面带微笑看着他。

  “郑处长,我在一处呆了三年,处里的提拔名额虽然很多,但是一直没有轮到我,赵妮娜比我来的晚,现在比我先提了副主任科员,我个人无所谓,可是在大家看来会觉得不正常,要么认为我工作没有做好,要么认为我们处里有什么问题,对您,对我都没有什么好处,您说这样下去,谁还愿意出力干活?”

  看到郑芳芳主动和他提及了这个事情,陈功心里一直憋得慌,索性把问题说个明白。郑芳芳的解释他并不认可,他没听说赵妮娜要调走,而且即使赵妮娜要调走,与他有什么关系?早一点晚一点,为什么只能是他晚,而不能是别人晚?郑芳芳的解释反而证明,是她故意卡着自己,拿厅领导的招呼来压他。

  陈功一说完话,郑芳芳脸上的笑容开始消退,突然脸色一变,说道:“陈功,你的意思是说从此之后,就不愿意干活了?”

  郑芳芳问起话来十分刁钻,陈功在厅里没有靠山,没有背井,郑芳芳现在这样问,明显是想威胁他,如果他说不干了,她马上就会说不干就从一处走人。如果他被郑芳芳给直接赶走,那脸就丢大发了。

  感觉自己的脸被憋的通红,陈功看向郑芳芳那双冷艳逼人的眼神,心想自己算是倒了八辈子的霉,碰上了这样一个刁钻刻薄的女上司,郑芳芳要是不从一处调走,他在一处是翻不了身了。

  “我没有这样说!”陈功沉声回了一句。

  “我看你就是这个意思!陈功,我告诉你,我把你叫过来,和你说这个事情,是为你好!你要是不知好歹,你在一处永远也别想爬得起来!”郑芳芳冷冷的目光里露出了骇人的杀机。

  瞄了一眼郑芳芳那冷冷的眼神,陈功心想这臭娘们真够狠的,想让自己干活,还他妈的威胁自己,铁定要吃定自己了,难道自己是一颗软柿子,她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郑处长,从您到一处当处长时,就看我不顺眼,到现在还看我不顺眼,我难道与你有什么仇吗?有仇这两年下来,也该解开了吧?您为什么要一直压着我,不给我机会?”

  陈功终于爆发了,再这样忍耐下去,不知什么时候是个头,郑芳芳明说不让他爬起来,他不能再有什么顾忌了,干脆把话挑开了说,看郑芳芳能怎么样!

  郑芳芳显然没有料到陈功敢这样对她说话,只见她目光一凝,冷光变寒光,射向陈功,而陈功也是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与她形成对视。

  看着陈功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庞,气势很足的郑芳芳一时还真让陈功的气势给震住了,她作为一处的处长,廖洪波是市长秘书,她不好管,王福通与秘书长有点亲戚,她也不好过分,赵妮娜整天马屁拍的比较响,她需要这样的人。处里头只有陈功没背没景的,能力又比较强,正是她打压的对象。

  她故意打压陈功,目的是杀鸡骇猴,让其他人不敢异动,她好牢牢地掌握全局。廖洪波曾窥觊过她的处长一职,但被她的气势给震慑下去了,她通过打压陈功,来实现她的政治目的,可以说是心狠手辣又手段高超。

  通过这种打压的方式,她在秘书一处建立了绝对权威,虽然外面风传她与秘书长之间的暧昧关系,但是由于她作风强硬,处里头没人敢向她发起挑战,这些风言风语,丝毫没有影响到她的地位。

  这些内情她怎么会让陈功知道?陈功现在质问她为什么打压他,算是与她撕破脸皮了。

  郑芳芳的胸脯高低起伏着,目光一凛,定下了把陈功调出一处的想法,如果陈功没有质问她,老老实实,那么她还可以继续让陈功呆在一处,但是现在,陈功的桀骜不驯之势已经形成,以后恐怕没法再驾驭他,她只有消除陈功这个威胁,确保她在秘书一处的权威不受挑战。

  郑芳芳心意一定,准备发话让陈功出去,但刚想要开口,桌子上的电话铃声响了。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浮生运途》全本小说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370.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