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绝强护卫的进击》梁天成沈佳宜贺彩徐若涵孙晓晓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绝强护卫的进击》梁天成沈佳宜贺彩徐若涵孙晓晓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1.懂香水的女人才是好女人

  梁天成摸了摸衣兜,竟然只剩下八块钱,打车都不够了,也只能去挤公交了,谁让自己刚完成一个任务就又接了上级的任务了,真是拿自己当机器用了,不过自己是一名军人,心中叫苦也绝对不可以抗命,但这次任务到是不错,去保护一个小美女……

  大德市繁华的市区,一辆通往市郊的公交车内人满为患,一股让人闻了很不舒服的味道,弥漫其中,靠,谁吃韭菜馅儿包子了?

  梁天成皱了皱眉头,小美女啊小美女说我来保护你容易嘛,他苦笑一声,试着往窗口的位置挪了挪身子。

  咦,这还有个大美女,刚才光顾着想小美女的事了,竟然差点错过一场美丽的邂逅。

  梁天成上下打量着女子,只见女子脸蛋精致,略施粉黛,乌黑的长发自然的披在肩头,一身米色的针织开衫里面是一件较贴身的蕾丝花边小体恤,腕上挂着一只精美的蓝色手提包,下身的黑色的铅笔裙把娇好丰满的曲线勾勒的淋漓尽致,修长的双腿上裹着纯色的丝袜,看上去浑圆光滑,十分诱人,脚下一双黑色细高跟,更是给整个人增添了一股高贵的气质。

  “好香,淡淡的柠檬味,温暖夏天的味道,嗯,懂香水的女人才是好女人!”

  眯着眼睛梁天成深深的吸了一口,赞扬不已,他喜欢女孩身上那种淡淡的香水味道,这无疑面前这位美女又在他心里加了不少的分数。

  而想起他即将要去保护的小美女贺彩,也隐隐了有一些期待,她用的是什么牌子的香水?

  随着公车的晃动,就避免不了身体上的摩擦了,梁天成开始想入非非了,身体竟然不争气的有了反应。

  长发美女似乎也感觉到了有些不对,便是努力的向着车窗的方向挪了挪身子,想要躲开后面的梁天成,避免身体上的接触。

  从梁天成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到女子的侧脸,此时那张俏脸上已然是染了一层红霞,羞羞答答十分迷人可爱……

  看到女子对他开始提防了起来,梁天成叫苦不迭,自己是好人好不好,用得着跟防贼似的嘛。

  咦?挤我干嘛?

  梁天成这才发现,此时身边四五个男人正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好像自己拐了人家妹妹一样,叉了,你们简直太猥琐了,竟然想占美女的便宜,这坚决不行,我这么正义,我决不允这种事许发生在我眼皮子地下……

  梁天成嘿嘿一笑,旋即便是开始借力打力,向着这四五个心怀不轨的男人挤了过去。

  “别挤别挤啊,踩到我脚了,不行我要摔了……”

  梁天成阴谋得逞,他本来就不想把这几个男人挤来,不过是找了一个让自己心安理得的借口罢了,这不怨自己啊,是他们挤过来的……

  这次梁天成可谓是明目张胆的贴了过去,这女人身子好软啊,都说女人是水做的,古人不欺我啊!而那双手看似无意的抓到了女子盈盈而握的蛮腰之上,抚摸着那开衫里面的蕾丝小体恤,手感奇佳,好滑啊……

  “你……你注意点啊!”

  长发女子蹙着眉头,含羞带怒的提醒了一句,自己都躲开了,你到变本加厉了,这也太色胆包天了吧,哼,流氓。

  刚才那一撞,她明显感觉到有凸出物撞到了自己腰间,她自然明白了怎么回事,而更可恨的是他竟然用手摸自己的腰,不过女子显然是有些害羞,并没有戳穿,转过头警告的瞪了梁天成一眼,心里惴惴不安。

  “注意点……什么?”

  梁天成看着对方的眼神,有些委屈,自己是无辜的啊,我是在保护你呀,而且这是正常生理反应好不好,如果我没这个反应,岂不是说明你的魅力不够,那是对你的极大侮辱啊?

  “注意什么你心里不清楚吗,非要说当着这么多人说出来?”

  长发美女仰着恼怒的脸蛋,板着脸孔没好气的说道。

  原本寻思警告他一下,他就可能收敛了,可是竟然问自己注意什么,这个死流氓,真拿自己当弱势群体了么,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他还真不知道姐姹紫嫣红了?

  “这个我还真是太清楚,要不这位美女你给我说说,让我知道知道?”

  梁天成有些无辜的说道。

  “你这个无耻的流氓,在贴过来我报警了你信不信!”

  长发美女一愣,没想到,这男人竟然还敢问自己,显然她是没遇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流氓,自己一个女孩子在大庭广众之下和一个男人争吵,虽然自己占理,但毕竟不太好看,想了想她还是觉得和这种胡搅蛮缠的人纠缠不起,他不要脸自己还要脸呢,瞪着美眸强硬的说了一句,就再度挪了挪位置,远离梁天成一些。

  看了看长发美女因为气愤红晕的脸颊,嘴角勾起一丝笑意,梁天成并没有得寸进尺,针锋相对,而是看了看身边的几个男人心里暗自想了一阵,来呀,来呀,你们再挤挤我呀,不过嘴上却是义正言辞的说道:“叉,别挤了别挤了,没看这里有个美女么?”

  这句话说完,原本拥挤的车厢,这四五个男人硬是给梁天成腾出来一块空地,鄙夷的看了看他,心中暗道,哼,分明是自己往人家身上贴,还找借口说别人挤过来的?

  “用得着这么团结么?”

  梁天成无奈四下看了看,叫苦不迭,这真是人不逢时,世态炎凉作风日下啊。

  “哼!”

  听了梁天成的话,翻了个白眼,女子咬了咬嘴唇,心生厌恶。

  流氓不可恨,可恨的是流氓不承认!

  我比窦娥还冤有没有?我分明是抱着正义的态度去解救你不被别人揩油,反而被她当做是流氓了,天理何在,主神耶稣何在,六月飞雪有没有,来证明一下我的冤屈成不?

  公车停靠在站点,女子挤过人群,踩着高跟,急切的下了车子,被一个流氓盯上了,这种感觉太让人感觉恶心了。

  梁天成透过车窗啧啧摇头,暗叫可惜,还没蹭够呢,这么快就到站了?

  随后不紧不慢的也是跟了下去……

  长发美女下了车子,嘟起小嘴深呼了一口气,顿时觉得轻松了不少,总算是摆脱这个胡搅蛮缠的大流氓了,想起那个大流氓她便是再度了暗骂了一阵,真是可恶至极。

  正待长发美女甩了甩额前的秀发,无意间一扭头,她表情一滞,旋即便是满腔怒火的指着梁天成说道:“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要脸!”

  “我也到站了好吧!”

  梁天成有些委屈了,还真把自己当成那种人了么,自己像么?

  “哼,我打死你这个大流氓!”

  梁天成在车上的表现,现在谁会相信他到站了,肯定都会觉得他色心不死追了过来,长发美女恨的咬了咬牙齿,向着他扑了过去。

  在车上人多自己顾及形象,现在对方竟然紧逼不放,她也顾不得在不在大街上了,抓着精致的蓝色手提包向着梁天成歇斯底里的打了过去。

  “谋害亲夫啦,大家快来看呀,谋害亲夫了……”

  梁天成自然不会打女人,而且是这样貌美如花的美女,怎么会舍得动手,所以他便是一边躲闪一边嚷嚷道。

  “让你胡说让你胡说!”

  长发美女彻底崩溃了,心里委屈到了极点,同时怒意也已经完全燃烧了起来,现在就算路人说自己是疯女人,对她指指点点,她也要泄一泄心头之恨,说罢,一脚就踩在了梁天成的鞋子上,落脚之后更狠狠的扭了扭,这样看你还胡说不胡说。

  梁天成成功的激怒了美女,都说看一个女人漂不漂亮就看她生气时候的样子,果然生气了也很美丽……

  “哼,下次别让我在遇见你,不然见一次踩一次!”长发美女杏子一样的眼睛中满是恨意,踩了他一脚顿时觉得心里舒服了不少。

  “叉,最毒妇人心啊,那可是足足有五厘米长的细高跟鞋啊!”

  梁天成看着扭头走远的女人,暗自在心里圈圈叉叉了她一百遍,随后便是动了动被踩的脚趾头,嘴角上扬露出了一排洁白的牙齿说道:“幸好老子的鞋子大了一号,呵,还想着下次,莫非这美女对我有意思了……”

  十分钟后,梁天成按照地址顺利的来到了一栋独桩别墅的门口,按了几下银白色大门上的门铃,不多时候一个身穿白色紧身T恤,前襟雄伟饱满,随着步调一颤一颤的,下身是一袭碎花蕾丝边白裙的女孩便是走了出来,皱了皱眉头,警惕的看了看,随后不善的问道:“你找谁?”2.有妖精的潜质

  “我是梁天成,我过来找贺彩,你是孙晓晓,晓晓吧?”

  这幢别墅里面除了贺彩还有另外两位女主人,来别墅之前,梁天成已经在贺彩她爸爸贺国强那里看过他们照片了,自然知道这出来迎接的自己是谁了!

  梁天成欣赏着孙晓晓那波涛澎湃,暗道这不科学啊,怎么就造物主对她这么好,肉都长到该长的地方了,盯了片刻他不禁吞了吞口水,这么有料,光是想想晚上躺被窝里自己就能鼓捣一阵了,呃,自己这么正直的人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这种想法一定要扼杀在摇篮里,尽量去实际行动!

  “哦,原来真是兵哥哥你呀,快进屋快进屋!”原本有着一些警惕的孙晓晓一听梁天成报出了名字,便是换了一副笑颜,急忙走过去,打开了别墅的银白色大门,非常亲切的就挽住了梁天成的手臂。

  孙晓晓是知道今天会有个兵哥哥过来保护贺彩的,所以并没有见外陌生,毕竟以后可是要住在同一屋檐下嘛,而且处好了关系,没事是不是也可以充当一下自己的护花使者?

  这一接触梁天成浑身便是一激灵,眼看为虚,真实触碰到了才知道有多大,手臂摩擦着那弹性十足,在斜眼看一看她领口露出的雪白,他不由得暗爽了起来。

  “贺彩在吗?”

  对于孙晓晓这样抱着自己的手臂梁天成很是享受,突然他脑袋里想起一句话,英雄难过美人关,恩,古人还是有一定经验的,不对,古人真流氓……

  “在家呢,一直就等你来呢,贺叔叔打来电话她就兴奋不已,期待兵哥哥你的到来呢!”

  孙晓晓欢喜的点了点头,说话的语气很是雀跃,突然家里多出一个人来,她很是高兴,不然别墅里面住着三个人,周末就两个人在家,也够无趣的了,她嘻嘻笑了笑向别墅里挥了挥手,大声的嚷嚷道:“彩彩,快出来,快出来啊,兵哥哥来了,你的白马来了……”

  呃,白马,是白马王子还是白龙马?希望是前者吧……

  “晓晓嚷嚷什么呢,你被谁叉叉了么,叫的这么大的声音,什么白马,你是说兵哥哥来了吗?”

  身穿红底粗线白格子衬衫,下身的短牛仔裤的贺彩,晃着让人眼晕的长腿也是快速的走了出来,语气之中也是难以掩饰惊喜之色,随后便是见到了院子里的梁天成打量了一番,不禁皱了皱眉有些讶异,用一根葱嫩的手指指着他疑惑的道:“你是梁天成,传说中的兵哥哥?”

  “彩彩怎么了,兵哥哥来了你怎么还不高兴了呢,刚才不是还说要他做你的白马吗?”

  孙晓晓看着贺彩的表情,便是歪着脑袋好奇的问道。

  “死晓晓给我闭嘴,我什么时候说要他做我的白马了,而且你看他有做白马的资本吗?”

  贺彩白了孙晓晓一眼,连连摇头,矢口否认的说道,撇了梁天成一眼,这是哪来的农民工……

  “我不是白马这个我承认,可你也不是公主,也别痴心妄想去找白马了,妮子见利就走吧!”

  梁天成打量了一下贺彩,是谁给你的勇气挺直的胸膛,不知道自己没料吗?不过貌似那大长腿还真是让人惦记……

  自己容易嘛,闻了一路的韭菜馅儿包子味坐公车过来找你,还差点被人误认为流氓,不对,已经误认是流氓了,你说我多委屈,来了你还给我穿小鞋……

  “哼……你管我是公主还是公主呀,我不认识你,你赶快哪来回哪去!”

  双手掐小蛮腰,贺彩眉宇之间展露一丝不悦,口齿伶俐的说道。爸爸不是说是一个帅气的兵哥哥么,怎么差距这么大,身高还是可以,不过这弱小的体格子能保护我?

  是他保护我,还是我保护他,而且哪有跟雇主顶嘴的保镖?

  显然在贺彩的印象里,兵哥哥应该是有气质帅气的,可这些现在怎么也难加在梁天成的身上!

  不过这也不怨梁天成,他才完成了一个任务,刚从国外飞回来,才下飞机,组织上就给了他一个新的任务,还没来得及换衣服,甚至都没洗洗澡就直接杀到了大德市。

  表面上梁天成确实是过来保护贺彩的,但实际上在组织里十分优秀的一员,自然是还有更重要任务要在大德去调查的,这是绝对要重视起来的事情,甚至为了这件事自己的性命都可以抛在外!

  梁天成有些郁闷了,这就被拒之门外了?

  想想自己风流倜傥,在国外有多少女人为之疯狂啊,今天竟然被一个小妮子给回绝了?

  “彩彩你怎么了,这是兵哥哥,他叫梁天成我问了,贺叔叔不是在电话里面说明白的了吗,怎么这会儿就不认识人家要赶人家走了!”

  孙晓晓不明所以,疑惑不解的问道。

  “孙晓晓注意你的行为,走跟姐姐进屋,这不是兵哥哥,这是大灰狼,乖啦,走了走了!”

  贺彩看着梁天成盯着晓晓领口的眼睛就是一阵恼火,色狼,爸爸竟然给我找来一个色狼,这不是引狼入室吗?随后又看了看还不知不觉天真的抱着他的孙晓晓,更是气的七窍生烟,这个不省心的晓晓,把你卖了还帮人数钱呢,我都说不认识了,就不能从我这话里听出点什么来?

  貌似彩彩好像不欢迎这个兵哥哥啊,孙晓晓顿时领悟了,不过也是觉得有些委屈,多个人一起玩不好嘛,但她还是松开了梁天成的手臂,走到了贺彩身边,跟着她走向别墅,在快进门的时候,趁着贺彩不注意,回头对着梁天成吐了吐舌头,扮了个鬼脸。

  既来之则安之,不管贺彩这小妮子对自己什么看法,反正梁天成知道,所有在自己身边的异性都会爱上自己的,当然其实他想说,同性也会爱上,但考虑到自己的取向正常,恶心的话还是甭说了。

  进了别墅,梁天成就见到了大厅一侧墙壁上液晶电视正播放着动画片,不过沙发上却没有两个小妮子的身影,看了看楼梯,估计的上了二楼了。

  梁天成在一楼晃悠了一圈,没见到这栋别墅的第三个女人不免有些失望,从照片上看,那个叫沈佳宜的女孩可是很端庄贤惠的样子的,是自己十分喜欢的类型呢?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饭的时间了,自己饿肚子都一天了,他就直径走到了厨房,一点不装假,在冰箱里面找了找,找出了一块切割好的生排骨,几个土豆,随后便是在厨房鼓捣了起来。

  不多时候,一盘色香味俱全的排骨土豆就作好放在了餐桌上,当然刚才在炖排骨土豆的时候,他也不忘了焖了一锅米饭出来。

  正准备大快朵颐的时候,忽然楼梯传来的脚步声,孙晓晓兴奋的小脸蛋红扑扑的钻进了厨房:“好香啊,康师傅来一桶,就是这个味!”

  “一起吃?”

  梁天成看着因为跑过来还在微微颤抖的丰满,暗自纳闷,这个孙晓晓发育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啊。

  “这个不好吧?”

  孙晓晓双眼放光的看着那枣红色的排骨吞了吞口水,将一只葱嫩的手指头放在红艳的唇边轻轻的摩挲着,期期艾艾的说道。

  “那就算了!”

  梁天成看着孙晓晓的动作暗道,这还是十七八如果到了二十几岁张成一朵花了,还了得,简直是妖精啊!

  “我,我就那么一说,有好吃的不吃才傻呢,而且我都饿了一天了!”孙晓晓一愣,旋即嘻嘻笑道。

  没想到这个梁天成竟然这么不懂风情,自己说不吃就不让自己吃嘛,这可是我们家的东西,我没有理由不吃。

  “其实我也是那么一说!”

  梁天成笑着摇了摇头,随后就见到孙晓晓扑了过来,不顾及女生形象的抓起一只排骨就迫不及待的放倒了嘴里,眉开眼笑,边吃还边夸赞的说道:“不错啊,好吃,兵哥哥你在部队里是炊事班的吧?”

  这是在夸自己?

  梁天成想了想,一阵无语,吃了自己做的饭,然后还讽刺自己,真是个古灵精怪让人又爱又恨的小妮子。

  “晓晓你干什么呢,有好吃的也不叫我?”

  贺彩也是一下午都没吃东西了,原本说好的,佳宜姐下午会早点回来给自己做饭,可是一直到这个点了,也没回来,她也只好吃点零食对付了一口,现在闻到了厨房的香味,也是无法控制的被吸引了过来,不过当她见到孙晓晓正坐在那吃着排骨,便是气恼的说道。3.女人和女孩是有本质区别的

  “彩彩快来快来,兵哥哥做的排骨可好吃了!”孙晓晓一边吮吸着自己沾了排骨汁的手指,一面对着贺彩欢快的招呼道。

  “吃吃吃就知道吃,也不怕被人下毒!”贺彩白了孙晓晓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原本贺她想过去吃了,现在是饥肠辘辘了,不过当她听到是梁天成做的,便立刻板起了脸瞪了一眼孙晓晓,怎么这么没出息呢,刚刚不还说和自己是同一阵营的嘛,这么一会就叛变了?

  “可是我饿啊!”孙晓晓撅着嘴巴,委屈的看了看贺彩,便是很无辜的说道。

  “哼,一点好吃的就让你背叛了,你还有没有点出息!”贺彩气得脸色通红,不善的看着孙晓晓说道。她自然不能主动过去吃,毕竟刚才跟梁天成见面的时候,就没给对方好脸色,这会过去吃难免觉得面子过不去。

  “要不一起吃?”梁天成抬头看了看贺彩,便是笑着邀请道。

  “吃你个大头鬼!”贺彩瞪了梁天成一眼,随后转身便要走。

  “哦,那算了,反正菜也不多!”梁天成盯着贺彩牛仔短裤包裹着丰翘圆润,吞了吞口水说道。

  “什么?”停住脚步,想了想贺彩就转过头来,直径走了过去,气呼呼的抓起桌子上摆好的碗筷,便是吃了起来,还别说,这排骨的味道真的不错啊,还有这个土豆,好像比以前吃的都要好!

  “彩彩你不是不吃嘛?”孙晓晓疑惑的看着贺彩,小声嘟囔道。

  “我干嘛不吃,这是我家的东西,我不但要吃而且要多吃!”贺彩盯着孙晓晓,理直气壮的说道。

  她听了梁天成说,反正菜也不多,便是较起劲来了,你不是说不多嘛,我就偏吃,多吃,让你吃不到。

  “哦……啊……彩彩,彩彩你等下……”

  点了点头,旋即孙晓晓看了看贺彩,忽然惊讶一声,就急忙拉了拉贺彩的手臂劝阻的说道。

  “等什么等,不要阻止我吃东西哟,不然小心我把你的那点事宣扬出去?”轻轻甩了甩手臂,贺彩瞪了孙晓晓一眼威胁的说道。

  果然贺彩这样一说,孙晓晓不阻止了,哦了一声,想了想,嘻嘻的笑了笑,便也是拿起碗筷大快朵颐了起来。

  这两妮子,是有多久没吃饭了?

  梁天成一愣神的功夫,一盘子菜就空了,甚至最后的一点汤汁都被孙晓晓倒在了米饭里吃掉了,刷盘子都省下了吧?

  “撑死我了,不行了,太饱了……”贺彩打了一个饱嗝,抚摸着自己的肚子说道,挑起眉头得意的看着梁天成,嘿嘿就不让你吃,想保护我那么容易的事么?

  “我也撑的要死啦,这样人家这么减肥嘛!”叹了一口气,孙晓晓埋怨的嘟囔着,旋即想起什么说道:“彩彩我想和你说个事!”

  “什么事?”

  贺彩扭头,看着孙晓晓,悠闲自得的问道。

  “我说了你别激动别生气,饭后是要养胃的,别暴躁咯!”孙晓晓小心翼翼的说道。她要提前给贺彩打一下预防针。

  “说,磨磨唧唧的还是不是个女人了?”

  “人家是女孩嘛,女孩和女人是有本质的区别的,人家可不是那种坏孩子,没结婚之前是不可以和男生叉叉的……”

  “说不说?”

  贺彩瞪着眼睛,威胁道。

  “哦,是这样的,你刚才不是用筷子吃饭了么?”孙晓晓支支吾吾的说道。

  “快说,用筷子吃饭怎么了?”贺彩催促的问道。

  “用筷子吃饭正常的,不过那筷子是兵哥哥刚才用过的!”孙晓晓点了点头,观察着贺彩的表情说道:“这样你不是吃了他的口水,或者说是间接接吻……”

  “什么?”

  贺彩张大了嘴巴惊讶的看了看孙晓晓,随后看了一眼梁天成便是暴跳如雷的说道:“你怎么不和我早说!”

  “我想早说了,可是你不让我说……”孙晓晓低着头咬着一只手指,有些委屈的小声说道。

  “啊,气死我了!”贺彩气的跺了跺脚,欲哭无泪,急忙向着洗手间跑了过去,在马桶上呕吐了起来,想起梁天成那样子,自己竟然吃了他的口水,我不要活了我,太丢人了……

  “哈哈!”孙晓晓见到贺彩跑了出去,就捧腹大笑了起来,灿烂如花,一直笑到了肚子疼,才是趴在椅子的靠背上不以为然的说道:“有什么的嘛,又不是真的接吻,只是间接的,而且就算真接吻了,你也不应该有这样的反应呢,这就去吐了,接吻不会怀孕的,叉叉才能,彩彩你要有点常识好不好嘛!”

  梁天成窃喜一阵,这有这两个小妮子自己的日子不要太有乐趣哟,说实话他很喜欢孙晓晓开心肆无忌惮的大笑。

  那领口下颤抖的……好美!

  贺彩这小妮子根本不理会梁天成,吃过了饭就跑到了二楼,幸好孙晓晓还有些良知到是给自己在一楼找了一个房间住了下来。

  梁天成心里可没在意这些小事,毕竟这次的任务除了要保护贺彩以及连带着孙晓晓沈佳宜之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事情要去调查。

  但现在一点线索都没有,片面的一些资料根本就不管用,要怎么下手去查这件事,那个人真的在大德市吗?

  想来想去,也是没有任何的头绪,不免骂了几句,旋即便是期待着沈佳宜什么时候回来,毕竟在照片上看沈佳宜的范儿,端庄贤良,很淑女识大体的样子是自己喜欢这一款的,可是等了大半天都不见有人回来,不免有些意兴阑珊了。

  沈佳宜这妮子这是要夜不归宿,简直气死老子了,等老子叉叉了你……呃,呃,怎么一来到大德市,我的思想开始不健康了,对不起,对不起沈佳宜,我们还是圈圈吧……

  想了一阵子,梁天成就脱了衣服在屋子里面配置的单独浴室洗了个澡,因为是在自己的屋子,所以也没那么多顾忌,只穿了一个小裤头,就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准备去睡觉了,毕竟都连续几天没好好休息了,看着房门想了想,不锁门是不行的,自己的明哲保身可不能让这两个小妮子给破坏了。

  不过这个念头才萌发,正像着门走去的时候,卧室的门竟然一下被推开了……

  “你俩,你们两个要干什么?”

  对于这突如起来的变故,梁天成也没有准备,虽然穿了一个小裤头,但还是本能的捂住了自己的要害,自己可还是男孩啊,这不是怕什么来什么,要圈圈那个叉叉了自己吧,而且还是美女姐妹花,对于这样的事,我梁天成绝对报以鄙视的态度严重的对你们说:“我……求……虐……”

  “身材貌似不错呀!”孙晓晓将一直手指头放在唇边,盯着梁天成结实的胸膛,腹肌,人鱼线,惊喜的说道。

  “晓晓不要看……流氓!”贺彩急忙用手捂住了孙晓晓的眼睛,不过说不要看的时候自己却还是瞟了一眼,貌似还真不错,想到此处她的脸不由得一红,旋即立刻拉上了门,小心脏扑通扑通的乱跳了一阵,缓和了一下才是板起脸心虚的说道:“怎么不穿衣服,不知道还有我们两个女孩在吗,要耍流氓呀你,赶紧穿好衣服。”

  光腚子不流氓,谁看谁流氓!

  梁天成很是无语,虽然这房子这房间不是自己的吧,但起码自己现在住在这,也算临时属于自己,自己不穿衣服挨着谁事了,我还没说你们不敲门就一下进来是对我有企图呢。

  “有事?”

  梁天成穿好了衣服,拉开门对着眼光迅速的瞄了一下孙晓晓的领口贺彩的长腿,装作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说道。

  其实他心里还是想和这两个小妮子多多接触的,当然自己可绝对不是抱着揩油的想法去的,自己是正值的人!

  揩油多没意思,来点实际的不好吗?

  贺彩看着梁天成那副不在乎的样子就有些气愤,不过奈何自己想捉摸他,也就先忍了,就推了推孙晓晓眨了眨眼睛说道:“晓晓,你不是事找他吗,让我陪着你来!”

  “啊?我有事?”用一根纤细的手指指着自己,孙晓晓抬起头惊讶看了看贺彩,心头暗道,哪是我有事啊,我只负责出主意的,可不负责行动啊,不过看了看贺彩的不善的眼神,施压自己,便的对着梁天成笑了笑说道:“是这样的,兵哥哥,我和彩彩不是把你做的排骨都吃了嘛,回到楼上我们两个人就觉得有点过意不去……”

  “停,晓晓,不是我们两个,是你过意不去,我吃我家东西有什么过意不去的!”贺彩急忙打断了孙晓晓纠正了她一句,旋即又摆摆手说道:“行了,你继续……”

  “哦,不是我和彩彩,是我觉得有些过意不去!”孙晓晓白了贺彩一眼,心头暗道委屈,不过也没办法谁让自己瞎出主意的,但不还是为了看热闹嘛,所以只能忍气吞声,看着梁天成喜气洋洋的说道:“所以就给你准备了这个,小小酥,可不准在戏院食用哟!”

  “那谢了!”梁天成淡淡一笑,接过了孙晓晓手中的开过封的食品袋,就要返回屋子,不过却被贺彩一下拉住了焦急的说道:“你干什么去?”

  “啊,我进屋啊!”

  梁天成暗道难道不让进屋,要我上楼,那样不好吧刚认识,抹不开面子下手啊,我是害羞的人!

  “难得晓晓这么关心你,你好意思进屋吃吗,就在这吃吧,这样才有诚意嘛,是不是晓晓!”贺彩说了一句,随后看了看孙晓晓。

  “对呀,对呀,你怎么可以进屋吃呢,那样人家多伤心……”到了关键时刻,孙晓晓可不能让梁天成溜到屋子里去,不然计划就全盘泡汤了,自己看不到好戏了。

  “哦,是这样,你们说的也对,那就我在这里吃!”梁天成欣赏着两个妮子的领口,美腿,要是都放在一个人身材那该有多完美,想着就将那膨化食品放在了嘴里嘎嘣脆的咀嚼了起来。

  见到梁天成吃了,孙晓晓和贺彩就促狭着一脸期待的看着梁天成出丑,心中暗道,玩不死你……

  可是,梁天成都快吃光一袋了,也没见他有任何的反应,两人不禁就有些怀疑了。

  “兵哥哥要喝点水不,好吃不?”孙晓晓实在憋不住了,歪着头打量着梁天成的表情,好奇的问道。

  “不用,好吃好吃!”梁天成暗道,这两妮子真不让人省心,黄鼠狼给鸡拜年没按好心啊,竟然往这里面放辣椒水,不过这点辣能算什么呢,自己执行任务的时候,别说辣椒水了,就是老鼠蟑螂蝎子蜥蜴等等也都是吃过的,还在乎这个?

  “你不觉得辣吗?”贺彩惊讶的看着梁天成,刚才自己可是亲自试验过了,吃了一块自己喝了几瓶矿泉水才解辣,而他竟然吃光了一袋,简直是让他不敢相信,还是人嘛你?

  “不辣啊,不信你尝尝!”梁天成作势就要递给贺彩。

  “不,不用了,你吃吧,我吃饱饱的了什么都吃不下了!”强颜欢笑,贺彩连连摆手,推脱的说道。那辣椒水可不是自己能承受得起的,贺彩和孙晓晓手牵着手慌慌张张的跑回了楼上,这也太邪乎了吧?

  “还有没有了,有的话再来一袋,真心好吃……哦,对了,忘说了,谢谢奥!”梁天成对着上楼的两个小妮子背影招呼了一声,而这个声音一响起,贺彩和孙晓晓开始跑了。

  真丢脸,本想捉弄捉弄他,结果差点被他给调侃了,丢死人了,哼哼,我就不信捉弄不了你,让你出不了丑……

  第二天一早,梁天成在厨房鼓捣了一点早餐,顺便也给两位大小姐带了一点,毕竟看她们的样子,大家闺秀的能指着她们会做饭?

  孙晓晓昨天吃了梁天成的排骨,今天吃早餐就更加的自然而然了,然而贺彩到还是觉得有些尴尬,面子过不去,但肚子的反抗她的承受不住的,也只好装作没看到梁天成,吃了早餐。

  吃过早餐,孙晓晓和贺彩穿戴整齐,毕竟今天是周一了,要去上课了,梁天成自然也是跟了出去,因为他也要成为一名大二的学生了!

  贺彩到车库取出了自己的代步车红色的雪佛兰,孙晓晓上车的空挡,梁天成也是钻了进去,这可不能含糊,这上晚了估计自己就得做公交车去学校了,最主要的是自己不认识路,这才头一次来大德市,而且口袋比脸都干净……

  虽然他也期待能在公车上再次遇到那位美女,然后在无私奉献一般的去捍卫她,不让流氓靠近她,自己做好人好事,可是最终想想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谁让你上来的?”贺彩见到梁天成也钻到了自己的车里,皱着眉头言语不善的说道。他怎么敢上自己车呢,自己车可还没载过男人呢,这么就要了人家第一次,可恶啊……4.多么痛的领悟

  “我自己让我自己上来的呀!”梁天成理所当然的说道。

  “下去!”贺彩扭过头来,瞪着梁天成跺了跺脚说道。

  “我不下!”摇了摇头,梁天成说罢躺在了后排的座椅上。

  “你赖皮不赖皮!”贺彩见到梁天成躺了下去,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就恼羞成怒了的说道:“别弄脏了我的车子!”

  “你说我赖皮我要不表现得的赖皮点,那岂不是对不起您了,说不下就不下!”梁天成嘿嘿一笑,特无邪。

  “不脏啊,而且牙齿好白呀!”孙晓晓捕捉到了这一个细节,喃喃的说道。

  没心没肺一样的孙晓晓总是能冒出古灵精怪语句的。

  “晓晓你说什么?”贺彩扭头猜疑看了看副驾驶的孙晓晓,恼怒的说道,这妮子怎么帮一个外人说话呢。

  “哦,我说再不走就来不及了,要迟到了!”孙晓晓一怔,旋即嘻嘻一笑,就将自己手腕上的坤表摆在贺彩面前,指了指表盘说道。

  贺彩瞪了孙晓晓一眼,一脚油门红色雪佛兰便是驶了出去,到距离大德一中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她便是突然一脚刹车,差点将悠哉躺在后排座椅上的梁天成摔下去。

  “下车,进了学校别说认识我!”贺彩可不想让梁天成跟着自己一起进学校,跟别人都没脸说,他是自己老爸在部队找来的保镖,而且贺彩平时也是很低调,虽然有些同学知道她的身份,但毕竟还有很多不知道,突然冒出来一个保镖,难免让人揣测!

  当然开着红色雪佛兰对于一般经商的家庭都能给子女买的起,所以她才是开着这个车子来上学,如果不低调起来,把车库里的另外一辆弄出来,那阵势可真就有点大了。

  “你不提醒我也会照做的,一点料都没有,说出去丢不丢人……”梁天成嘟囔了一句,就拉开了车门走了下去。

  “晓晓刚才他说什么?”贺彩没注意听到梁天成下车的时候说了什么,扭头便向着孙晓晓问道。

  “她说你不是女人!”

  孙晓晓嘻嘻一笑的说道。

  “我不是女人,难道你是女人?哼,我怎么就不是女人了!”贺彩一时气急,便打开车窗探出了头,对着向前走去的梁天成喊了一嗓子。

  梁天成看着莫名其妙的贺彩,一阵无语,我什么时候说你不是女人了,又看了看坐在副驾驶的孙晓晓便是明白了,人言可畏啊……

  “彩彩,他说说你没料,不过兵哥哥说的也是实话嘛,你确实没料!”孙晓晓把贺彩拉到车里,咯咯嘲笑着说道。

  “我没料……我怎么就……呃,这个死梁天成我要撞死他!”贺彩刚要反驳,不过想想自己的身材,便是气的跺了跺脚,踩上了油门就向着梁天成撞了过去。

  “我去……这女人疯了,别说没提醒我不认识她,就是上杆子来认识我,我都得躲远远的,山下的女人是老虎啊!”

  梁天成一闪身,看着风驰电掣而过的红色雪佛兰喃喃自语。

  “哼,闪的倒是快,下次可就没那么走运了!”

  贺彩在倒车镜里看了看梁天成那副嘴脸,气的她粉拳在方向盘上打了一下,顿时疼的她要掉眼泪了,表情极度的委屈,磨着牙齿恨恨的说道。

  梁天成进了大德市商业大学,询问了几个人,找到了经济管理系主任办公室,梁天成便是敲了敲门,毕竟来之前贺彩的爸爸贺国强已经跟大德打好招呼了,只要来找系主任报个道就好了。

  可是刚要敲门,就听到屋子里面有一些怪怪动静,梁天成暗自笑了笑,早上来一发,精神一上午啊……

  “谁,谁,啊,等一下,等一下!”

  梁天成等了片刻,便是有些恶趣味的笑了笑,随后便是叩响了门板,办公室里面传出一声惊慌失措的男人声,他也不急,就站在门口等着。

  不一会的工夫,一个四十岁左右的老男人探出头来,看了看梁天成便是皱了皱眉头,气恼的说道:“你找谁,你是哪系的学生?”

  “您是李主任吧,我是今天来报道的梁天成!”梁天成促狭的说道。

  “哦,是你呀!”李主任点了点头,又向屋子里面瞟了瞟,才是打开门,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说道:“进来吧,我正和张老师谈工作呢!”

  “张老师好!”梁天成上下打量了一下脸色红润的女子,而那女子期期艾艾的答应了一声,说了一句“李主任那我先去上课了”,之后便逃之夭夭,竟然被一个学生撞见了,丢死人了。

  “李主任对待工作还真是敬业啊,一大早上就谈工作,真是让人敬佩!”梁天成看了看四十多岁有点秃顶的男人忍不住发笑的说道。不过刚才那个老师虽然长得很一般,但身材绝对可入法眼,而那眉间的妩媚风韵更是有些耐人寻味的味道!

  男人嘛,那点事都懂!

  “咳咳,没办法谁让我是系主任呢,这个,这个工作忙一点累一点也是应该的!”表情有些不自然,李主任干咳了两声,听了梁天成的话有些不痛快,这是在调侃自己么,不过他也不好发作,就转移话题说道:“你的情况校长那边基本说了一下,走吧,我带你去班级吧!”

  “李主任辛苦了!”梁天成笑着的说道。

  原本梁天成这句话只是一句礼貌用语,可到了李主任那里就不是那个味道了,这个转校生还真不是省油的灯,句句带刺,句句调侃啊,不过奈何让人抓到了把柄,还真不好翻脸,什么叫做我辛苦了,是男人谁不想辛苦?

  “这就是管理系一班了,班主任是徐若涵小徐老师,你别看她工作没几年,但教学水平在大德可是数一数二的,你就放心在这个班级吧!”

  李主任给梁天成介绍一番之后,就敲了敲门,对着里面正在上课的徐若涵献媚的笑了笑。

  啊,多么痛的领悟……不带这样玩的吧?

  梁天成看到里面正在上课的女人,顿时一愣,这不就是昨天公车上遇见那个美女吗?

  5.馊主意

  “李主任!”

  徐若涵见到李主任便是笑着迎了出来,虽然她知道这个李主任的秉性,自己很是厌恶他,不过毕竟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平时对待也是笑脸相迎的,但心里必然的提防的。

  “小徐老师今天气色不错啊!”

  喉结滚动,李主任打量着身材娇好的徐若涵,眼中闪过一丝贪婪之色,赞许了一番,随后便是进入主题的说道:“这个是梁天成,校长那边已经安排好了,转到你班级!”

  “啊?原来是你这个色胆包天流氓?”

  看到梁天成,徐若涵不由得一惊,随后便是满腔的怒火气急败坏的说道。

  这个男人不正是昨天在公车上那个色狼么?

  “怎么了,你们认识?”李主任看了看徐若涵的表情,不由得有些吃味,转头对梁天成疑惑的问道。

  “哦,我和徐老师昨天见过,不过发生点小误会!”梁天成心头暗道,这是上天的安排么,让我再次遇见你,要给我一次机会,呃,别乱想,是给我一次解释的机会?他促狭的看着徐若涵说道:“你说是不是徐老师?”

  “哦,还真是有缘哈,什么误会啊?”李主任来了兴致,诡异的笑了笑,双眼炯炯放光,盯着着徐若涵的丰满,纤细,修长,饶有意味的问道。

  “李主任,你也知道我们班级现在都五十多人了,人多不好管,而且他再过来恐怕也没地方了!”恶狠狠的瞪了梁天成一眼,脸色俏红的徐若涵也深知方才是一时气急才说出那句话的,而此时这个道貌岸然的李主任在,她也不好发作,提防的拉了拉衣领,忙插话说道。

  “小徐老师啊,这就是你不了解了吧,这充分说明了你教学水平不一般嘛,抓队伍这事,我相信你的能力,好了,我还有事,梁天成就交给你了!”

  李主任也是看出来,徐若涵刚才把话题差了过去,虽然他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即便自己没得手,听听别人的心得体会也是能满足一下他邪恶的心灵嘛,不过既然她不想让人知道,那自己问了也是徒劳,顿了顿,颇有意味的看了看梁天成再度说道:“小徐老师啊,这个梁天成据我了解可是一名不错的好学生啊,你可不要对他有什么偏见啊?”

  梁天成看着李主任颇有“你小子行啊”的眼神,他是知道了,徐若涵一句话,这个李主任也误会了,而最后那句话,分明也是在讨好自己,意思是告诉自己别把他的事情说出去。

  梁天成才懒得去管那些乱遭的事,不过抓到了李主任的把柄,以后在学校一些事倒是容易办得多了,县官不如现管嘛!

  不错的好学生?有没有搞错,他是好学生…他是好大一个流氓…

  这个印象已经深深的刻在了徐若涵心里,一想到昨天自己竟然被他在公车上明目张胆的……心里就一阵莫名的恼火,不过现在要把他推出去显然是万万不可能了,毕竟李主任都说了这是校长的意思。

  好好好,既然到了我的班级,那我就给你点颜色看看!

  “笑什么笑,死流氓,有你好看的!”俏脸气的红晕的徐若涵看着梁天成那副嘴脸,气就不打一处来,转身直径走进了班级,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就将他塞到了最后排角落的位置。

  徐若涵本想拿起教科书从新讲课,但怎么也无法集中精神,看到梁天成就火冒三丈,只得让大家上自习了。

  “生气时候的样子很妖娆妩媚嘛!”

  梁天成知道自己的光辉形象在徐若涵心里的根深蒂固了,不过他也懒得去解释,自己那么一个正义的人,还用得着解释么,切,咱身斜不怕影子正!

  “你看看他那副德行,吊儿郎当的一点没有当兵的范嘛!”贺彩坐在第三排靠窗的位置推了推自己同桌孙晓晓说道。

  “其实我觉得兵哥哥还不错嘛,长得也很帅的哟,而且最重要的是会做饭吃!”孙晓晓想起早餐吃的几碟精美小菜,赞不绝口的说道。

  “孙晓晓我严重警告你,贪嘴的女人有地方会受罪的,几个菜就把你给糊弄了还有没有点出息!”贺彩啐了一口小声说道。

  “贪嘴哪里会受罪?”孙晓晓皱着眉头想了想,没明白贺彩在说什么,便是疑惑的问道。

  贺彩一阵无语,便是悄悄伏在孙晓晓耳边说了一句。

  “彩彩,你说的不对啊,按照你这个说法也不是受罪啊,我看过小片片的,看着里面的女人都是很享受的,怎么会受罪呢!”听了贺彩的话,孙晓晓脸色酡红一片,随后想了想便是有理有据的说道。

  “气死我了你个死丫头!”贺彩把手伸到桌子底下象征性的扭了一下孙晓晓的腿,转头不去理会她了。

  “彩彩,你真不想让梁天成做你保镖?”孙晓晓见到贺彩似乎真的生气了,便是有些正经的说道。

  “嗯!”贺彩点了点头,认真的说道:“真不想!”

  “如果你真不想的话,我到是有一个主意!”孙晓晓眼珠一转,嘻嘻的笑了笑对着贺彩说道。

  “什么主意,不又是辣椒水吧?”

  贺彩白了一眼,有些怨气的说了一句,昨天晚上还不够丢人嘛。

  “这次肯定是好主意,放心啦彩彩姐!”

  孙晓晓拍着自己的胸脯,担保的说道。

  “嘿嘿,晓晓姐姐没白疼你就知道你会给我分担,说吧这次是什么主意!”一听说孙晓晓说有好主意,贺彩立即有些小兴奋了,这个梁天成着实不让自己喜欢,怎么看都不顺眼似的。

  “嘻嘻,那是那是!”掩嘴一笑,孙晓晓对着贺彩便是有条有理的说道:“邵无忧不是总缠着你嘛,你这样你下课了就主动过去找梁天成示好,说什么以后学习上的问题可以来找你,毕竟你是班长嘛,过去关照关照新来的同学很正常的,但这事放在邵无忧眼里可就变味道了,这样一来,邵无忧醋意大发就会找梁天成的麻烦了!”

  “这是什么馊主意!”皱着眉头,贺彩嘟嘴说道,有些不情愿。

  “你听我说呀,邵无忧听说经常跟校外的地痞混呢,打架什么的似乎很厉害的,这样就可以收拾兵哥哥了,而后你就有理由跟你爸爸说兵哥哥是冒牌货,可以把他换走了!”

  孙晓晓神采奕奕的说道。

  “可是万一邵无忧被梁天成打了呢?”贺彩想了想是那么个道理,不过反过来想又觉得这个主意并不是万无一失。

  “那样你也可以跟贺叔叔说,兵哥哥来学校头一天就闹事,惹是生非的,同样也是一个理由啊,而且邵无忧被打了,这不正合你意嘛,赶走了一个苍蝇不好么?”

  孙晓晓诱导贺彩说道。其实她才不管这些事呢,枯燥学校生活她巴不得发生点事,是她最喜欢看到热闹了。

  “这个貌似可以呀,不错的嘛,晓晓聪明!”笑嘻嘻的夸赞了一句,贺彩听了孙晓晓的话觉得可行,为了能把梁天成赶走,那小女子也只好卖艺不卖身一回咯。

  “对嘛,宇宙青春无敌美少女孙晓晓什么时候笨过啦!彩彩信晓晓得永生哟!”孙晓晓掩嘴咯咯的笑着,等待着一场即将到来的好戏,而且她也期待着贺彩去怎么给梁天成示好,要不要抛媚眼,撩开自己小肩膀上的衣服?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绝强护卫的进击》全本小说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366.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