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宠你一品诰命》李瑶段云霆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宠你一品诰命》李瑶段云霆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一章 宫破

  “砰”地一声,养心殿大门被人猛地撞开。

  李瑶绕过屏风,喝道,“你们干什么——”

  话音未落,男人颀长消瘦的身姿和温润的眉眼顿时映入眼帘,他就那样直挺挺的站在那里。

  李瑶连连后退几步,段云霆一把将她打横抱起,顺便叫人将其他人带了出去,关上门。

  她闻着鼻尖若有似无的血腥味,立刻意识到段云霆是要做什么,于是抗拒叫道:“放开我,你这个卑鄙的篡位者。”

  父皇骤然离世,皇弟年幼。

  她生怕那些虎视眈眈的叔伯皇室知道消息会谋逆,于是暗中召回她的夫君——段云霆。

  可她没想到,这竟然成了引狼入室。

  “是,可你还是我的皇后,这有什么不好?”他面无表情的说道。

  皇后?

  李瑶冷笑,这不过是稳定天下的借口,好让他的位置来的名正言顺罢了。

  如果她没有这个长公主的身份,恐怕早就成为刀下亡魂。

  可皇弟李湛却是皇室唯一的嫡出。

  李瑶倏地满脸傻白,哆嗦道:“湛儿他——”

  段云霆将她抛在跪拜祭祀的软垫上,冰冷的青石板撞得李瑶生疼。

  随即段云霆沉沉压了上来,她感觉到他的舌尖轻而易举的就将她紧闭的牙齿打开。

  陌生而异样的感觉充斥她的大脑,许久没有接触的男人的味道……

  直到门外李湛的惨叫响起,李瑶瞬间清醒过来。

  “放了我弟弟,就算你……也请不要再这里。”她哀求道。

  可是随着刺啦一声,素白的孝服从眼前飞过,李瑶不论如何反抗也推拒不了他。

  段云霆索性解了她的发带绑住她的双腕,并用一只手将其举过头顶,另一只手顺着胸部蜿蜒向下,她甚至能感觉到他的手滑过的轨迹。

  “你这样做,我会恨你的,我会恨你的——”

  身后,是父皇停放的灵柩。

  他竟敢如此羞辱她!

  段云霆只是扫了她一眼,俯身狠狠冲了进去。

  一场欢爱,让李瑶万念俱灰。

  他怎么能当着父皇的面对她……

  门外李湛的惨叫一声比一声小,李瑶如同被抽光了灵魂,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

  段云霆起身穿好衣服,居高临下讽刺道:“堂堂长公主,比那些红帐里的军妓也好不了多少。”

  李瑶掩去眼底的涩然,缓缓爬起来,扯过一旁破碎的衣物,勉强遮蔽身体以后重重跪在段云霆面前。

  “你想要的已经得到了,我只求你,放过我弟弟一命。”

  段云霆转过头冷笑道:“凭什么。”他对着门外喊道,“端进来。”

  漆黑如墨的中药,撕扯下李瑶最后的一点自尊。

  在后宫长大的姑娘,自然异常熟悉这种绝子汤药味道。

  只是,这刺激的味道,怕是寻常药剂的十倍。

  这一碗下去,她这辈子都无法再生育。

  她看了段云霆一眼,见他的目光落在她方才流下的处子血迹上,她开始升腾起几分希望。

  见她不动,段云霆十分不耐的接过药碗,掰开她的下巴直接将药灌进去。

  “如果你敢吐出来,我现在就叫人杀了李湛。”他威胁说道。

  刺激的味道让李瑶的胃里像火烧一样,可她别无选择。

  眼见李瑶悉数喝进肚子里,段云霆这才带人离开。

  被打的不成人形的李湛几乎是爬着进殿,他听到了,听到姐姐在殿中凄惨的叫声。

  泥泞的地上被李湛爬出一道蜿蜒的血迹,他看着浑身的青紫的李瑶,发出野兽般的叫声。

  他金枝玉叶的姐姐,本该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啊!第二章 冷宫

  李瑶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被人送到冷宫。

  不知道段云霆出于什么心态,还给她留下一个时不时过来照看她的小宫女。

  “我,我皇——李湛现在在哪里?”李瑶红了眼眶,心中一阵酸楚。

  她是记得那天李湛发出的惨叫声,如果段云霆不给皇弟派遣太医疗伤的话,这阴森的宫里稍微一个冷风可能就会失去性命。

  小宫女摇摇头,轻声道:“殿下……被重兵把守。”

  许是看李瑶一脸颓然的样子,小宫女四下张望,确认没有人以后才往前一步。

  她躬身小声说道,“湛殿下那天回去之后就生病了,但是他身边的人没有去请太医,说是陛下定然不允许……长公主殿下,您要是有办法,想想办法吧。”

  让她想办法?

  李瑶唇边露出一丝苦笑。

  她现在也笼中鸟,她能有什么办法?

  不过她还是从袖子里面掏出准备好的金瓜子,塞给那个小宫女,“麻烦你了。”

  也是老天助她,有幸让她等了三天以后,终于等到一个偷偷溜去太医院的机会。

  她假扮成宫女,故意露出被妃嫔责骂的外伤,磨蹭出伤药,也还好竟让她蒙混过关。

  李瑶从太医院里出来,掌心微微濡湿。

  她从出生开始就是父皇母后的掌中珠,如果不是为了李湛,李瑶可能永远想不出来她有朝一日会来太医院……骗药。

  她深深吸了口气,让自己看起来更加坦然,迈开步子朝着住的地方走去。

  一个宫女挎着篮子路过她身边,看她目不斜视地离开,脸上浮现出一丝狐疑来。

  她张口叫住李瑶,“站住!”

  那宫女一声大喝,让李瑶猛地一颤。

  她下意识地把那瓶药往袖口藏好,然后若无其事地看着她。

  那个宫女是刘贵妃身边的贴身宫女,名叫香枝,她走到李瑶面前,“我见你鬼鬼祟祟地从太医院出来,干什么呢?”

  李瑶垂眸说道,“身上不舒服,找点儿药。”

  “哦。”她目光在李瑶身上转了一圈儿,袖口的小瓷瓶隐约露出,香枝像是抓到了她的把柄,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将那瓶药抠了出来,“你这是什么?”第三章 贬为宫女

  “你干什么?!”李瑶要挣扎,然而她本是金尊玉贵一般的人儿,力气哪儿能大得过身为奴婢的香枝?

  她手臂被香枝死死地钳制住,那奴婢一边拖着李瑶往前走,一边对她骂道,“好啊,你还说你是生病了找药,自己拿药需要这么鬼祟吗?我看你分明是心怀不轨——”

  她猛地转过头看向李瑶,眯起眼睛,“哦,我知道了,你是想拿了这药去暗害贵妃娘娘——走,跟我去见陛下,你这样的心肠歹毒的人,不能让你就这么算了!”

  “我没有!暗害贵妃从何说起?”李瑶一边挣扎,奈何力气没她大,还是被她拉着朝花园的方向走去。

  “如果不是暗害贵妃,为什么你一看到我就紧张?分明因为你知道我是贵妃身边的宫女,所以才心虚的!”

  拉扯之间,她们到了园中,段云霆正坐在池塘边垂钓,香枝“噗通”一声,跪在段云霆面前,“陛下!请为贵妃娘娘做主!”

  段云霆听到声音,回过头来淡漠地看了一眼香枝,“这又是怎么了?”

  香枝福身恭谨说道,“奴婢刚才去太医院,正好在路上碰到这个女人,她说她去太医院取药给自己用,但是一看到奴婢就很紧张。奴婢猜测她是想暗害贵妃娘娘和腹中皇子,因为涉及重大,不敢擅自做主,还请陛下明察!”

  听到她这么说,段云霆站起身来,一步一步地朝她们两个走来。

  李瑶听到香枝的污蔑,下意识地想要反驳,“不是……不是这样的……”

  然而段云霆仿佛是没有听到,微微低头,沉声问道,“她说的是真的吗?”

  “不……”

  “那你去太医院做什么?”

  李瑶听他这么问,下意识地抿紧了唇,仿佛只要这样就能让她不开口一样。

  段云霆明明就想李湛死,如果让他知道自己还想救李湛,那岂不是救人不成反而害了他?

  不,不能!她一定不能这么说。

  “不说?”一只微凉的手掐住了她的脸,强迫她抬起头来看向自己。

  段云霆背光站着,俊美的面孔落到李瑶眼中,好似恶魔一般。

  李瑶下意识地皱起眉头,这时段云霆却猛地放开了她。

  李瑶猝不及防往地上摔去,发出一声闷响,她觉得喉咙一片腥甜,气血上涌。

  眼瞅着周围宫女不屑的嘲笑,她抬起袖子擦了一下,默默地将胸中的气血咽了下去。

  段云霆站直了身体,李瑶从地上抬头看去,他淡漠得好像一尊雕像,冷得怕人。

  “既然说不出缘由,那你就去守着刘贵妃吧。”

  “去给她当个试药的宫女,她出了什么事情,”段云霆转过头来,那张俊朗的脸上浮现出一个笑容,“那你弟弟的命,恐怕就不能留着了。”

  他蹲下神,抽出随身带的玉佩,穗子在李瑶脸上抽打着,火辣辣地疼,“所以,为了你弟弟,也请你暂时安分点儿。”第四章 侍奉

  李瑶仿佛是被惊醒了一样,连忙转身,提起裙角,三步并作两步地赶上了段云霆,拦在了他的銮驾下面,“你不能走!”

  “不能走?”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段云霆脸上露出一丝讥诮的笑容,不过他还是让身边的人把轿撵停了下来。

  他下轿,走到李瑶面前,“何事?”

  李瑶咬住唇,嗫嚅道,“那东西……不是什么害人的东西……那是,那是救我弟弟的……他受伤了,你把药还给我!”

  段云霆看着她,也不动弹

  “我……”李瑶只说了一个字就说不下去了,她抬头,执拗地看着段云霆,“把药还给我。既然你不肯救人,那就让我自己来想办法。”

  段云霆脸上神色莫测,“想要药,可以。拿东西来换。”

  李瑶脸上一怒,“段云霆!你抢了我的药,现在还要我来换!你——”

  “可是整个皇宫、整个天下都是我的,你的药也是我的,我让你拿东西来换,有什么不对?”段云霆闲闲地看着她,目光放肆地在她身上打量着。

  李瑶在他的打量下,低下头来避开他的目光。

  她如今……还能有什么东西可以换?

  国没有,家没有,父皇尸骨如今还停在宫中没有下葬,连弟弟她也没有办法救。

  仿佛是为了提醒她,段云霆又悠悠地开口,“我记得上次公主殿下的滋味儿,啧,那可是风味绝佳啊。”

  他像个登徒子一样对李瑶评头论足,臊得她猛地抬起头来,朝段云霆怒目而视。

  她身份贵重,何曾有人敢对她这样?

  段云霆……这个、这个……登徒子!

  登徒子段云霆脸上露出一个浅淡的笑意,“你这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呢?”

  不答应……李湛还在东宫关着生死不明;可是答应……她跟个……有什么区别?

  不……她已经没有其他亲人了,她一定不能让阿湛有什么三长两短。

  和他的安危比起来,自己的尊严又算什么?

  李瑶咬了咬唇,慢慢跪在段云霆面前,“奴甘愿侍奉陛下,还请陛下……收、了、奴!”

  一字一句,尊严仿佛随着这几个字随风而去,李瑶低着头,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她身子突然猛地一轻,正要轻呼,然而已经落入了一个宽阔的怀抱。

  段云霆的调笑声在她耳边响起来,“既然公主殿下愿意自荐枕席,那朕就却之不恭了。”

  第五章 阴谋

  一场欢爱过后,李瑶浑身上下仿佛是被车子碾过一样,腰酸背痛,腿心还有些刺痛,衣料摩擦的时候非常不舒服。

  段云霆这个禽兽……非但没有办法怜悯,反而……反而把她当做发泄的物件一样。

  李瑶此生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侮辱,她的指甲狠狠地扎进手心里,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她清醒一点儿。

  这时门被人猛地推开了,“砰”地一声巨响,香枝带着几个嬷嬷宫女大步走进来。

  见李瑶隐露的香肩上青白交加,香枝眼底一闪而逝的怨恨,她狞笑道,“李瑶,贵妃娘娘叫你过去呢。”

  李瑶微愣,下意识脱口而出:“我不去。”

  “主子有命,还容得下你想不去就不去?”香枝脸上露出几分不耐烦来,她身后的嬷嬷宫女们都蠢蠢欲动。

  李瑶知道,如果她再耽误,等下如果动起手来,吃亏的还是她。

  她转过身,将自己收拾一下,淡淡说道,“走吧。”

  刚刚走到正厅门口,就听见“哐当”一声,一盏滚烫的热茶朝她泼了过来,幸好李瑶动作快,避了一下,这才免于被开水泼到身上。

  李瑶抬眼看了一下坐在上首的那个宫装女子,她歪在美人榻上,一身紫衣层层铺开,雍容华贵,一双眉毛英气好似一把弓,蓄着满满的力量。

  李瑶看了一眼便垂下眼睛,走进来站在刘贵妃面前。

  刘贵妃轻笑了一声,慢悠悠地将手中的茶杯放下,“你就是前朝那位公主殿下?果真一副花容月貌。”

  李瑶闭口没做声,刘贵妃站起身,款款走到她面前,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啧啧啧,真是一个惹人怜爱的美人儿,难怪陛下把持不住。”

  李瑶听她毫无顾忌提起段云霆以及床笫之事,脸不可抑制地红了起来。

  一只微凉的手握住了她的下巴,强迫李瑶偏过头,雪白的脖子上露出一个青紫色的印子,正是两人疯狂欢爱后的证据。

  那个印子像是一根针狠狠地刺进刘贵妃的眼中,她眼睛猛地一睁,几乎是目眦欲裂。

  “真是个狐媚子!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要魅惑君上吗?”

  刘贵妃伸手将她往地上猛地一掼,李瑶猝不及防,就这么被丢到了地板山。

  青石地板和骨肉相撞,发出阵阵闷疼。

  刘贵妃一把拎过早就准备好的开水壶,转过身来朝李瑶狞笑道,“你不是喜欢勾引人吗?我看要是你这张花容月貌的小脸蛋儿不在了,你还用什么勾引人。”

  她一步步地朝李瑶走过来,李瑶倒在地上,下意识地朝后面退去,然而两双手钳住了她的手臂,让她再无可退。

  眼看着那壶开水就要朝她倒下来了,刘贵妃眼中忽然露出一丝恐惧。

  那只开水壶瞬间被刘贵妃硬塞在她手里,直接对准了刘贵妃自己的那双纤纤素手!

  李瑶被这突如起来的转变惊呆了。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宠你一品诰命》全本小说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364.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