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失去你还有明天》周洁裴修明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失去你还有明天》周洁裴修明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一章 你要勇敢

  夏伟才,是我的继父。

  我爸死得早,我妈三十岁那年就嫁给了他。还记得当时妈妈抱着我说:”小洁,有爸爸,有妈妈,我们三个人,又能组成一个家。”

  原本以为颠沛流离的生活就此结束,想不到,我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十五岁,妈妈不在家,他借口帮我洗澡,偷偷地摸我;

  十八岁,妈妈出去打工,他借口到学校看我,摁着我的头想强迫我帮他那个;

  二十岁,我在外地上大学,他依旧不依不饶,甚至拿生活费来威胁我:“周洁,出门在外处处都要花钱。你妈打工赚的钱,都在我手上。你如果要生活费的话,只要向爸爸服个软。”

  末了,还加上一句:“爸爸还是爱你的。”

  我怔怔地挂了电话,查了查银行卡里的余额,胆战心惊地回了寝室。

  没有钱,可以赚。我只是,很害怕,不想被人指着鼻子:“看,那个小姑娘,曾脱光了身子被爸爸摸……”

  于是我申请了助学贷款,没日没夜地打工。我清晰地记得自己的第一份兼职,是帮一个中学生补课。一个小时二十块钱,一次两个小时。一个月后,我拿着自己辛辛苦苦赚的一千块钱,开心得哭了。

  贫穷没将我打倒,却教会我在大学期间挺直了腰杆过活。并且,一直以这样半工半学的状态,坚持到毕业。

  我原本以为,只要我经济上独立了,夏伟才就拿我没有办法了。

  呵,禽兽永远都是禽兽!

  于是,就在今天,我逃离了那个被称为“家”的地方,永远不要再回去。

  “小姑娘,品城公寓到了。”

  司机的话打断了我的思路,连忙付了钱,下车。

  品城公寓位于市南郊,是嘉禾集团的产业。因为这处产业卖的不好,所以公司劈出一栋楼来做新员工的宿舍。

  我有幸拿到了嘉禾集团的offer,于上个月正式任职。

  铃声忽然响起,我连忙将手上的袋子放到行李箱上,从牛仔裤里掏出手机。

  “王,王总,您好!”

  王总是我的女上司,长得漂亮又能干!当初就是她,在最后一轮面试中选中了我。

  “小周,东西都搬好了吗?”她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

  “我刚到宿舍楼下。王总,谢谢你!要不是您,我哪有这么好的宿舍住……”

  电话那头传来轻微的笑声,看来她今天心情很不错。

  “小周啊,你呀,就是什么事都太当真了。你工作好,学历也不错,公司选择了你,这是彼此之间的一种认可。宿舍是公司的,你不该谢我,你要真是心怀感恩的话,就多多地为公司创造效益吧。”

  王总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的甜味,让我沉闷的心情明朗不少。

  “王总,我会努力的。”

  “那就要好好加油了。对了,今天晚上八点,我约了至诚集团的副总吃饭。地点是在楚湘会馆,你和我一起过去吧。”

  “好,好的。”我连忙答应。

  直到对方挂了电话,我才放下了手机。

  嘉禾集团涉及的产业很多,而我现在所在的公司只是嘉禾集团的地产分公司。

  王霞,王总。她不仅是我的直属上司,而且是整个嘉禾地产公司的总经理。

  她是个很漂亮的女人,外表看起来柔弱,但确确实实是个身经百战的女强人。

  最近,我们公司意欲与至诚集团签订长期的物业合作项目,昨天开会的时候,王总已把这事提上了议程。

  王总今天突然要求带我去,一定是要借此机会让我多学习,她这样提拔看重我,我内心感动不已。

  深吸一口气,平复了心情。

  钥匙在锁眼里轻轻转动,寝室的门被打开。顶着一头湿发的毛欣瞪着眼睛看我,“周,周洁?!”

  毛欣是法务部的部长助理,工作已三年有余,平时总穿着一身黑色套裙,配上黑色大框眼镜,给人一种极为严肃的感觉。

  此刻,她的形象却与我的印象对不上号——

  “我在洗头,你随便坐。”她穿着一套兔斯基的居家服,扑棱棱地跑到自己房间的梳妆台处拿了一瓶护发素,又扑棱棱地赶回了浴室。

  水滴落了一圈。

  我环顾四周,这是一间简单的两室一厅的小套房,干净又整洁。从厨房找来拖把将地上的水渍拖干净,又顺便将厨房收拾了一下,果然比原来好很多。

  “天呐,周洁妹妹,你一点都不像那些刚出校门的大学生耶。”毛欣裹着干毛巾,揉着湿漉漉的头发坐在沙发上。

  我诧异地看着她,故作轻松地说:“你也一点不像我平时认识的样子。”

  “哈哈,不要紧张。”毛欣擦干了头发,将毛巾摊在肩上。“那间房间空着,但是只有一张床。你先把东西收拾收拾,要是收拾不好的话,今晚就和我凑合一宿吧。”

  我,和她?我摇了摇头:“还,还是不打扰了。”

  打开了自己的房门,里面的确空荡荡的。四面的白墙纯净简洁,我将床铺铺好后,便一头钻进了浴室。

  蒸腾的热水随着花洒喷泻而出,热气袅袅升起,让我看不清镜子里的人影。

  伸出手,随便在那上了雾的镜面上抹了一把。

  镜面中照映着的女孩,面容白皙,正是好年纪。

  她有一对好看的眉,可这眉头却皱着;大大的眼睛,可这眼睛却没有这个年纪水汪汪的光;她的嘴唇呈好看的菱形,可是这嘴唇却向下弯着……

  温暖的水流浸润头顶,再从发根间流下,浸湿了我的眼睛,我的脸。

  使劲的搓着脖颈处的勒痕,和肩上胸前已经干了的口水印记,我哭了。

  我是这样的渺小,这样的软弱,渺小到一辈子都要生活在夏伟才的禁锢里,软弱到用尽全力都拦不住他欺身而来的亵辱。

  幸亏,他接了个电话,出去了。不然,今天……不堪设想。

  我闭上了眼睛。

  他抡起拳头砸在我身上、掐住我的脖子将我死死地摁在床上,那一幕慕浮上脑海。那种窒息到无力的感觉,不断地提醒着我:周洁,你要勇敢。第二章 酒是甜的

  将自己收拾干净后,我在客厅内的镜子前看了看。长裤衬衫,头发高高束起,很是干练。从头到脚都散发着清新的沐浴乳香气,一时间感觉整个人生都被换成新的了。

  我渴望着安全的地界,渴望了很久。家庭不能带给我安全感,但这里能。

  抬头看一眼墙壁上的挂钟,已接近七点。我有些紧张,连忙穿上高跟鞋,拎上了挎包,准备出去。

  毛欣忽然问我:“周洁,出去啊?”

  我一愣,“恩”了一声。这才意识到,或许,我应该早些跟她说一声,毕竟,她是我的同事,也是我的室友。可是,我更害怕跟任何人处的近,我害怕她们洞悉了我的秘密后,那种近乎残忍的笑。

  我探过身子,发现毛欣正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脑桌面,两只手都在疯狂地点点点。那是一款我看不懂的网络游戏,原来,她喜欢这个?

  “喔。那早点回来吧。”毛欣的眼睛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屏幕,“帮我把门带上。”

  “好的。”

  虽然算准了时间,我还是早到了二十分钟。

  楚湘会馆傍着湘湖,是一处明代的老宅改建的会所,入夜,清冷的风摈弃了白日里的闷热,有些冷。

  我坐在旁边园林内的长椅上,盯着会馆门口来来回回的客人,不知道王总大概什么时候能到。在这种地方若是没有王总带领,我害怕自己连如何下脚都不知道。

  四周安静,偶尔有夏末的蝉鸣从近处传来。

  七点五十五,王总的电话打过来了。我才终于松了一口气,扬起练习了许多次的微笑,将手机放在耳边。

  “小周,你到了吗?”王总的那边声音有些吵。

  “我到了。”我环顾四周,怯怯地说:“我在门口。”

  “我们在海天一色,你进来吧。”她挂了电话。

  我仓促地走到楚湘会馆的正门口,巨大的金色玻璃门炫得我心发抖,一进门我就抢先开了口:“你好,我找人的,在海天一色。”

  到了包间门口,王总看到我,眼中扬起了一丝的笑意,就随便问了问我是不是在外面等了很久,怎么没有早点进来。

  我摇了摇头,她立即将我引入了座席之中。“你就坐我边上。今天在坐的都是A市地产行业的老前辈,你年纪轻,还是要跟着前辈们多学学。”

  从小到大都没有人这样的指点我,一听王总这么说,我当然小鸡啄米似得地点了点头。环顾四周,才发现这包间内的桌子非常的大,连同我与王总,一共坐了八个人。

  而坐在正对门的那个,就是至诚集团的副总余伟中。

  这顿饭吃得我头昏脑热,王总将我介绍给了他们,他们也对我这样的“后生”表达了一些期许之意。我单单是记住他们的脸、名字和职务已花费了不少精力,再加上王总又叫我给他们敬酒,最后,我的脑子已经变成了一团浆糊。

  形势比人强,这话说得一点也不错。我眼巴巴地看着王总一杯又一杯地敬那些老总,带着芬芳的白酒下肚,她的脸上透出一种明媚的嫣红,眼神也开始迷离。

  我连忙拉住她,心中很是舍不得:“王总,您少喝些吧。”

  她的脸上依然挂着自信的微笑,似醉非醉。她说话时,酒精的醇香从她的身上传来:“小周啊,这些人都是咱们职场上的资源呀,出门在外,多个朋友多条路。这酒,我是非喝不可。”

  我想拦住她,劝她少喝一些。她像是醉了一样,什么都不听。

  “总经理敬酒,哪有小助理说话的份儿?”余伟中笑着站了起来,举起手上的酒杯,“小周,我看得出来,你对咱们王总是真心实意的关心。在社会上混,人与人之间最重要的就是真诚。为了你这难能可贵的真诚,我,敬你一杯。”

  我看着他手中的白酒,又看看自己的空杯子,有些惊恐。

  王总笑着抬起了酒杯:“余总,还是我来吧。她小孩子,上个月才刚毕业,不懂得喝酒的。”

  “我可听说现在的女大学生开放得很,”余伟中拿起酒壶,笑着起身,不由分说,便给我面前的玻璃杯里斟满了酒。

  王总为了谈业务,不惜喝成这样。而我作为一个小助理,还有什么放不开的?“谢谢余总。”我举起酒杯,抿了一口。火辣辣的甘醇充盈着口腔,我捂着嘴,不让这一千多元一瓶的白酒吐出来。

  等我缓过劲来,对面余总的一整杯酒已下了肚。

  王总连忙来打圆场:“都说了周洁是小孩子了,你们这些人不厚道。来来来,大家都别较真,我喝吧。”总经理处处为我着想,我更是恨自己怎么没个胆量和魄力!

  凡事都有个第一次,周洁啊周洁,喝吧。

  我皱着眉头,倔强地扬起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

  剧烈的咳嗽声从肺腔内涌出,眼里辣出泪来;紧接着,全身就被一股异样的热流环绕。原来,也不比想象中痛苦太多。

  “周小姐原来是真人不露相,”至诚集团的业务经理也端起了酒杯,油光满面的脸上堆着笑,“小小年纪就有如此酒量,陈某敬你一杯。”

  我楞楞地看着他又将我面前的酒杯阵满,胸口一阵发闷。早知道就不喝第一杯了,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在座的各位,没有一个是我得罪得起的。

  我在心里暗暗的下了决定,喝就喝吧,王总在这儿呢,我不怕!说不定这次与至诚集团的物业合作项目就在这酒席上敲定了,我可千万不能拖后腿呀!

  小腹传来滚滚的热流,我不由得涌起一阵豪迈的气度,举起酒杯:“陈经理,我敬您了,以后我们公司之间的合作还很多,我会向你这样的前辈学习经验,还希望您能多多指教。”

  “多多指教不敢当,对于你这样刚出校园的大学生,稍微点拨一下,就通了。”陈经理颇为满意地看着我将一杯白酒吞下了肚。

  只觉得一束探寻的目光看着我,我正欲坐下来看个究竟,那边至诚集团的销售经理又举了杯过来……

  喝到最后,杯子中的酒已变成了甜的。第三章 好消息坏消息

  喝断片的唯一感觉就是头疼欲裂。

  我揉着眉头缩在床角,一阵心烦意乱。

  我想起了我妈。在我八岁的时候,爸爸妈妈带我去动物园,当时家里很穷,单是。我看着五颜六色的棉花糖不肯走,趴在她的腿上足足哭了半个小时,最后还是没有吃到。

  妈妈说,棉花糖太贵了,要一块钱一个呢。乖,我们回家吃馒头。

  对于小孩子来说,馒头和棉花糖,能比吗?

  回到了家,爸爸却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棵大大的粉红色棉花糖,递给了我。“乖宝,想吃什么咱们买回家吃。在外面哭成那样,眼泪和鼻涕都合在一起了,很丑的。”

  虽然被爸爸说丑,但我的心里却开心极了。棉花糖比我想象中要大多了,只可惜咬一口,完全没有想象中那样软软糯糯的口感。反而是一丝丝的甜味,尝过了味,就没了。

  我楞楞地看着缺了口的棉花糖,心里堵着一口气。或许妈妈说的是对的,馒头确实比棉花糖来得实在。

  爸爸赚钱很辛苦,他的一块钱没有了;而我,也不再喜欢那些花花绿绿、华而不实的东西。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身上还穿着昨天出去的那件衬衫,却一点也想不起来昨天后来发生的事。

  毛欣告诉我,是一个陌生的男人开车送我来的。那男人长相还不错,挺斯文的。

  我在脑海里来了个大检索,却一点都没有这样一号人的影子。算了,记不起来就不要去想了吧。

  到公司的时候,已经是八点五十五。我胆战心惊地坐上电梯,生怕在路上遇到人事部的主管,还好礼拜一好几个部门早上都有例会,大家都会提前二十分钟到,所以一路走来,遇到的人并不多。

  一直到了办公室门口,我才楞楞地看到楼下的一切。

  王总穿着一件橙红色的短裙,踩着细细的高跟鞋,显得气色红润、身材也更为纤细。她是从一辆黑色的奥迪车上下来的,临走时,还不忘记朝车内开车的人挥了挥手。

  “哇,有新情况!”秘书处的小咪眼尖,一眼就看出了那款车的车型,“奥迪A8呀!王总有这么多的爱慕者,真是叫人羡慕!”

  我回想起以前听说王总谈过几个男朋友,结果总是无疾而终,突然觉得王总太不容易了,虽然她在我们面前是个彻彻底底的实力派、白骨精,但她也有柔弱辛酸的一面。但我还是要感谢她,要是没有她,哪里有现在的我?是她让我长大后,第一次感觉有所依傍,第一次感觉有能够信任崇拜的人。

  我愣愣地看着那辆黑色轿车从楼下消失,猛然想起来与至诚集团合作的那个策划案还没有拿给王总,连忙火急火燎地到了自己电脑前赶工。

  刚刚从打印机里面取出策划案,王霞就喊我去她的办公室。

  我以为她刚好是要这份策划案,连忙将策划案装订好了带过去。

  敲了门,将策划案放到她的桌上。她端起一杯咖啡,很优雅地坐在老板椅上,也不急于看策划案,反而仔细地看着我。

  我知道自己这样问有些冒昧,却忍不住嘴贱:“王总,昨天,很抱歉。我喝醉了。最后也没能送您回去,更丢人的是,我连自己怎么回去的都不知道。”

  “你不用检讨。”王总今天的心情依旧很不错,“小周,你这姑娘挺讲义气的,昨天,是第一次喝酒吧?”

  我害羞地点了点头,想起昨天王总接二连三敬酒的样子,更是心生敬佩。

  “王总,您带我去那么重要的场合,我虽然没喝过酒。但是那么多大人物在,我也不能拖了后腿啊。”

  王霞的面容忽然静了下来,有片刻的出神。“小周,你这孩子就是太实诚。刚刚从学校毕业出来,什么都不懂,又初生牛犊不怕虎。在你的身上,我仿佛看到了自己年轻时的影子。”

  我一时间竟听不懂王总这话是在夸我还是在贬我。只好害羞地抓禁了衣襟,将手里的空文件夹抱在怀里。

  “不过,女孩子在外还是要学会保护自己。昨天那样的场合,你能喝多少就喝多少,万一喝伤了、喝醉了,谁都不能来负这个责任。更何况在这个行业里混的,个个都是人精。大家都是面上友好,背地里为了利益争得你死我活,你若是想占便宜,概率几乎为零。”

  王总手里握着陶瓷的咖啡杯,寇色的指甲油衬得她肤色更白。“漂亮,对于我们这行来说,是资本。那种饭桌上,向来是僧多肉少,多个女人,多些氛围。所以,我今天只是想问你,我昨天喊你去那样的场合,你不会生气吧?”

  我想起王总对我的提拔,和现在她对我的关心,摇了摇头。“王总,您是我的恩人。你知道的,我家境不太好,能够到嘉禾集团来工作,已经是很幸运的事了,又有什么好怨天尤人的呢?”

  她满意地看了我一眼,“你这样想再好不过。”

  她端着那杯咖啡走到了我的跟前,微微卷起的短发气质超群,白皙的肌肤如剥了壳的鸡蛋,保养得极好。矮胖的白瓷杯在她的手上仿佛有种感性的魔力,闻着咖啡豆浓郁的香气,我看到她漂亮的眼睛里透出一副心事重重、又转瞬间云淡风轻的神情。

  她漂亮、机敏、睿智,执着、气质好,再加上外在的性感,很容易让人着迷。

  我想起了刚刚送她到楼下的那辆黑色的奥迪车……是啊,这么优秀的女人,当然更加值得更优秀的男人去爱。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先要听哪个?”她半开玩笑似的问我。

  先苦后甜还是先甜后苦?对于我而言,并没有什么区别,因为我的生活,早已苦透了。

  这是一场心理战,我犹豫了三秒钟,紧张地看了她一眼:“还是先说坏消息吧。”

  “坏消息是,你的这份策划案需要重新做;而好消息是,对于此次与至诚集团物业的合作项目,余总已经点头了。”第四章 谢谢你送我

  一个晚上,就谈妥了?我心中诧异。

  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昨晚的酒席应该有些促进作用,没想到促进作用竟来得这么明显。

  这次的业务算是谈成了,我暗暗松了一口气。再叫我喝那么多酒,我可不敢了。

  王总悠然地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拿起了我的那份策划案。

  我的精神又提了起来。这是我结合上次王总开会的要点,又熬了两个通宵的成果,不知道她能不能满意。

  她随意地将策划案翻了翻,白色的纸张发出沙沙声。她点了点头,波澜不惊地说:“对于刚工作的你来说,能把策划案做成这样已经很难得了。只是,太生疏了。”

  言下之意是,我做的不够好?我低下了头,等着她接下来的话,像是在等待一场审判,丝毫不敢顶撞。

  “很多具体的细节上的数据不够精确,而且对于我来说,要的是最后这一张。”她将策划案翻到最后一页,目光直直的看着我,不留一丝情面地指出:“没有明确的利润数据和风险预算,你叫我怎么说服董事会?这样的策划案,拿给我有什么用?”

  我头皮发麻,绷直了腿站着,原来自己的工作能力这么差。

  都怪我,没有事先将策划案给许老师看一看,若是他再指点我一下,或许就没有这么大的篓子了。

  我接过了策划案,诚恳地鞠躬道歉:“王总,对不起。都是我疏忽了。”

  王总坐上了真皮沙发,双腿交互叠着,放松了身体。

  “公归公,私归私,我这人向来公私分明。虽然你昨晚很仗义地帮我挡了酒,但是工作上的问题,我还是会严厉地提出,丝毫不会手软。这一点,你要习惯。”

  她的话,让我赧然。

  是啊。我怎么可能因为陪她吃了个饭,就以为很了解她、与她的关系也更进一步?她是我的顶头上司,而我,只是一个小秘书而已。

  心中苦涩地意识到这一点,有些伤感,是自己太先入为主了。

  “王总,我明白了。我会好好努力的。”

  “对了,昨天晚上送你回去的是齐丰集团的裴经理,你临走时有没有谢谢人家?”

  我大脑一片空白,回想起昨夜的事情脑海一片空白,摇了摇头:“那会我已经断片了。后来的事情都不记得了,对他送我的事,更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咱们A市最大的企业就是齐丰集团,我们总公司的许多的早期业务也都是仰仗着齐丰才做大的做强的。可以说,没有齐丰,就没有现在的嘉禾。你还年轻,年轻人在社会上混,首先就是要懂礼貌,懂感恩。裴经理送了你,你昨天断片了,情有可原。现在你知道了,难道不该等下班之后,请他吃个饭,表示下感谢?”

  我愣了愣,原来送我回去的那个人这么厉害。我真是太不够意思了,怎么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呢?

  我怯懦地看一眼王总:“可是我没有他的联系方式……”

  王总递给我一张名片,又恢复了那副温柔的面孔,对我说:“你的家庭情况我也有所耳闻,一个人在外工作生活不容易。这顿饭也算是为了联络公司间的感情而请的,到时记得将发票带回来,公司报销。”

  我点了点头,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银灰色的卡片做工很考究,上面印着那个人的联系方式。

  裴修明——齐丰集团总部业务经理,职务下面,是一串烫金的号码。人家是大公司的经理,送我这个小秘书回家,我连个谢谢都不说,确实是不像话。

  我沉下了心,最终还是决定请他吃饭,还个人情。若是他不愿意,自然再好不过,也省的我麻烦。

  生疏地摁下那一排号码,听筒里传来绵长的“嘟——嘟——”声,我的心紧张得快跳出来了。

  很快的,电话接通了,我听到磁性的嗓音自我耳边响起:“你好。”

  我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别那么紧张,将刚刚打了许多遍腹稿的那几句话通通说了出来:“我是嘉禾地产的周洁,王总的秘书。昨天晚上真是太谢谢你了。思前想后还是想请您吃个饭,不知道您有没有空?”

  那边沉默了一会,我咬紧了嘴唇,生怕听漏了半个字。

  “好的。”

  他竟然说,“好的”,我完全没有想到他会答应,立马卡壳儿了。

  “那,您想吃什么?西餐还是中餐?”

  “我随意。”他的声音里有淡淡的笑意,好像一只轻羽在挠我的耳根,“周小姐,别用敬语了,我还没那么老。”

  “噢,好的。”我吐了吐舌头,挂断了电话。

  才一挂断,我又恨不得咬了舌头,还没说清楚吃什么呢!

  无奈地看一眼手机,不由得为自己的智商感到抓狂。

  于是上网百度了一圈“A市好吃不贵的餐厅”、“私下请领导去哪里吃饭比较好”,最终选了一家价位中等的私房菜馆,离齐丰大厦不远。

  裴修明比我想象之中要年轻一些,他穿着一件铁灰色的西装,身形偏瘦,脸型很好看,鼻子很挺,一双漆黑深邃的眼睛看着我,仿佛随便一瞥,就能将我看穿。

  我从手机屏幕的影子里看到自己的脸上的确没有什么脏东西后,将菜单递给他,尽量让自己表现得正常些。

  “裴经理,想吃什么?”

  他总算是收回了眼神,侧着头点单。

  对他的第一印象,就是干净清爽有点帅。我不由得懊恼昨晚怎么就喝醉了,这么一大帅哥送我回家,我竟然醉的跟死猪一样,真是煞风景。

  他好像注意到了我的目光,抬头看我。

  我连忙埋下脸去,装作是在看菜单。

  “周小姐品味独特,点的菜,我都不太爱吃。”他半开玩笑道。

  “那你先点好了,我也是第一次来,对照网上评论挺好的那几个点单的。”他微微扬起的唇角,很性感,但我知道现在不是犯花痴的时候!

  周洁,重点是道谢!

  “昨天晚上,谢谢你送我。”

  他轻轻嗯了一声,不淡不惊,“这个,你下午在电话里已经说过了。”

  第五章 齐丰与嘉禾

  或许是空调温度太高,餐厅内有些燥热。

  他总是轻易地将我的话堵住,让我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接,整个吃饭的场面颇为尴尬。我硬着一张老脸,坚持不懈地从第一道菜吃到最后一道。还自我劝慰:沉默好啊,沉默是金,闷声大发财!

  等到我将碗里的最后一口甜汤喝完,他抬了抬手表,“天色晚了,我送你吧。”

  我哪里敢再叫他送,连忙摇头,“不用不用,太麻烦了。”

  “没事,刚好顺路。”他极为自然地拉住我的手,又接过我有些分量的公文包,往门外走去。

  “轰”的一声,血气上涌。我连忙抽回了自己的手,他停了下来,深深地看了我一眼。

  我结结巴巴地看着他,“还,还没结账。”

  “结过了。”他又伸出手来将我的手指握住,我看着他冷毅的侧脸,暗暗思忖若是违逆他,会是什么下场。

  他的手忽然张开,与我的手指十指相扣,我愣愣地看着他,心底产生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仿佛触电。

  跌跌撞撞地跟着他走向电梯,又紧赶慢赶地走进地下停车场。他的腿比我的腿长很多,我跟在他的身后,看到在停车场内维持秩序的安保,都觉得人家看到了我们紧紧握着的手,别提多窘迫了。

  一路无言,直到停在那辆黑色的凯迪拉克前,他才将我的手松开。

  “上车,系好安全带。”

  我的身体虽然按照他的吩咐作出了反应,但直到坐上了副驾驶,车子飞驰在城市的大马路上,我还是一脸的难以置信。

  我搞不懂他为什么忽然牵我的手,当然,现在社会进步了,男女之间牵个手应该没什么的。但我还是感觉怪怪的。

  “你喜欢什么花?”裴修明的手指修长,正有一下没一下地地敲击着方向盘。

  我不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他想送我花吗?

  我低着头,告诉他:“我没有喜欢的花。”

  车子忽然一个急刹车,他停在了路边,不一会,手里捧着一束红玫瑰从驾驶室递给我。

  我看到这水灵又娇艳的玫瑰花,被包扎的很好的玫瑰花,笑了。

  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收到花,“谢谢你。”

  他耐人寻味地看了我一眼,“跟你很相配。”然后上车,继续前进。

  其实餐厅离我的宿舍还是挺远的,宿舍是在郊区,而我们吃饭的地方是在市中心。我不知道他说的顺路,是真的顺路,还是他好心地送我回去。

  我不敢问,我害怕他嘲笑我的想法。

  但这么长的路,一路绿灯,也不过二十分钟而已。

  “谢谢你。”我抱着一玫瑰花,傻傻的笑着。

  目送着他的车开远,我这才感受到初秋的阴凉。

  回到寝室,毛欣已经睡了。

  我蹑手蹑脚地进了自己的房间,看着这一大束玫瑰花,好像在看一个定时炸弹。第一次收到花,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我先是将玫瑰花放在自己的房间,又觉得玫瑰花这么漂亮,至少要放在一个稍微显眼的地方吧。

  左右纠结,才发现自己好像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便将玫瑰花放到了客厅,找了个玻璃瓶插上。

  “回来了啊?”毛欣忽然打开了房门,看到了客厅内的玫瑰花一愣,笑眯眯地问:“男朋友送的吗?”

  “呃,”我将包装纸收拾好放到垃圾桶,不好意思地解释:“不是男朋友,是朋友送的。”

  “挺漂亮的啊,真是羡慕死我们这些单身狗了。”她从房间里出来,进了洗手间。出来时,又朝桌上玫瑰花看了一眼,对我说:“周洁,你好幸福呀。”

  我尴尬地笑了笑,不知道作何解释,“真的是普通朋友。我也不知道他怎么就送了玫瑰花……”

  “那也算不算普通朋友,怎么着也是爱慕者吧。”她打了个呵欠,“我睡了啊,热水器开着,你直接进去就有热水了。”

  “好。”我嘴上答应着,眼里看着这几朵娇艳欲滴的玫瑰,心,已成乱麻。

  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地回想起今天见到裴修明的所有的细节,还是觉得难以置信。他,喜欢我?

  没道理啊,我们昨天才刚刚见面,确切地说,是今天才认识。

  正苦思冥想得不到答案,手机忽然响了。

  “小周,今天请裴经理吃饭了吗?”王总的声音自耳边响起。

  王总这个人其实很精明,我对她,还是有些敬畏的。“请了,但是是他付的钱。”

  她好像早已料到一样,并不惊讶。“他是自己先去结账的吧?呵呵。那你觉得,裴经理这人怎么样?”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没关系,随便说,我也是随便问问。”

  “我觉得他挺有能力的,我很钦佩他。”我说的是上午顺便百度了一下他的名字得到的信息。年纪轻轻就成为A市齐丰集团的骨干成员,不仅有一张好看的脸,而且有海龟背景和市场上杀伐果断的能力。

  “周洁,我告诉你啊。咱们公司与齐丰的合作之路还很长远,毕竟,两家的生意从很久之前就有往来。以后咱们每处地产,若是没有齐丰的投资,难以走得长远。你以后就负责接管与齐丰的合作,这是我们公司今年产业扩张的大头。”

  我听得不太明白,“您的意思是说,以后与齐丰相关的一些合作文件都由我负责吗?”

  “不是,是所有与齐丰生意合作上的往来,包括会议和应酬,我都会带你参加。”

  王总今天早上还指明了我策划案做的不好,现在又不计前嫌地提拔我。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一方面觉得自己要多学习多进步,争取早日胜任经理秘书的职位,一方面觉得自己一定要知恩图报,跟在王总后面一定能学到很多东西,我渴望着有朝一日能独当一面,成为王总的左右手。

  “王总,我会努力的。”感动的话难以启齿,我翻来覆去,就这一句简单的话,却确确实实是我的心里话。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失去你还有明天》全本小说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361.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