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我的悲催生活》刘佳封颂李文航张译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我的悲催生活》刘佳封颂李文航张译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001章:

  还有一个星期就结婚了,我才发现,我老公是个同性恋。

  我们是父母安排相亲认识的,那时候我24,刚到这个公司做人事专员,老公28,在一家上市公司做销售经理(后来调到我公司)。我们对彼此都算满意,所以很快就确定了恋爱关系,没多久就在双方父母的安排下摆了订婚酒席。

  现在回想起来,我们之间发展的如此顺利,难道不是一个阴谋?从相亲到结婚,每一个环节他的父母都格外心急,连我老实的爸妈都不禁疑惑,准女婿条件又好长得又帅还没正式谈过女朋友,怎么搞的好像娶不到媳妇儿了似的。当时我也没想太多,甚至还有些自恋的认为公婆是因为特别满意我这个儿媳妇才催促结婚的,现在想来自己还是太天真了。

  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老公的呢?大概是一个月以前,老公带人从韩国谈了一笔大单子回来,公司特地举办了一场庆功宴,其实也就是几个部门高管一起吃个饭。这时候我已经升到人事经理了,所以也参加了那场聚会。可能是因为性格问题,我不是很喜欢吵闹的场所,宴会开始没一会儿我就有点想回去了,看了一眼老公,他好像正在兴头上,毕竟他是主角,冒然叫他走也不合适,所以就一直坐一边等着。

  让我一辈子都不能释怀的事儿发生了。

  在座的有几个人特别爱玩儿,属于那种经常混夜场什么尺度都玩的开的那种。酒喝到一半,他们不知道打了什么赌,输了的两个人要舌吻15秒,当时还有同事问我介不介意我老公参加,我想说不来着,老公倒先替我回答了,“我老婆才不是那种小气的人,何况这桌上也就两个女人,这么小的概率我可不一定能撞上。”

  他都当着所有同事面这样说了,我还能说什么呢,只能揪着心看着他们。

  刚开始看别人受惩罚还津津有味的,甚至能跟着大家一起笑,可是没笑一会儿,我就僵住了。轮到我老公受惩罚,当时还有点庆幸,幸好跟他一起输的是我们策划总监张译,男的。现在想起来,我宁愿他吻的是个女人。

  规定的15秒,他们却足足亲了一分钟,要不是有同事将他们强行拉开,他们是不是要当着我的面一直亲下去?

  我无法想象,那样的热情连我都未曾享受过,他竟然就这么给了一个男人。

  那天,他和张译都喝多了,同事们说给他们就近开个房间,省得麻烦,我不同意,借口说老公有洁癖必须要换衣服,强行把我老公拖上出租了。同事们还在背后笑我们小夫妻感情好,结婚一年了还这么粘。我只是笑笑,没多说什么。

  回到家,老公倒在沙发上,一把将我拉进怀里,第一次对我说,“老婆我爱你。”女人最容易被男人的甜言蜜语冲昏头脑,这句话让我将所有的疑问都咽了下去,还不断的安慰自己一切都是我想太多,我老公对我这么好,不可能有问题。

  可是一觉醒来后,我又会被同样的问题反复折磨。那时候我开始怀疑我老公的性取向,如果他不是GAY,为什么我们结婚一年了,他都没有要过我,有时候不管我多主动,他都能以各种缘由说服我放弃那个不纯洁的念头。

  那天之后,我老公和张译酒桌上舌吻的照片在公司传了开来,明明只是一个游戏,传着传着就变成我老公跟张译好上了,我还特地问了另一个同事,‘好上了’是什么意思。那个同事笑得有些尴尬,吞吞吐吐道,“就是在一起了呗。”我很想追问‘在一起了’是什么意思,同事却突然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方茕,现在人都爱玩儿,你也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我还有事,先走了。”

  同事的话我认真的想了一下午,还是想不通,所以我决定找文航好好聊聊。

  文航的办公室在我楼上,一般没什么工作上的事我几乎不去他的办公室,有时候因事路过最多也只是从门外看一眼他在干什么。所以当我突然推开他办公室的门时,他很吃惊,脸上的表情显得格外僵硬,“老,老婆,你怎么来了?”

  我刚准备开口说话,办公桌下面发出嘭的一声,并伴随着一个男人的闷哼。文航几乎是条件反射的站起身,手里还拉扯着他的裤子拉链。

  “谁?”我登时就警惕的问了一句,抬起脚往办公桌后面走。文航的办公桌是那种宽大的实木桌,从正面是看不到桌底的,我以为那里藏了人,想要过去确认,却被文航半路拦了下来。

  没等我开口,他的吻就直直的落了下来,与以前不同的是,这个吻很强势,很霸道,明显带着浓浓的情欲,没几秒,我就被他吻的浑身发软,呼吸都跟不上来的感觉,脑袋一下子就空了,完全忘了要问的话和要做的事。

  他抱得我很紧,紧到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他下体的膨胀,说实话,当时我有点兴奋,结婚一年了,我从来没有见过文航这么认真这么想要。我也不管是不是在办公室了,直接把手伸进他的裤子里,大胆的握住他的。一种奇怪的触感随之而来……不知道怎么形容,很湿,很黏……

  “老婆!”他突然有些抵触,当即抓住了我的手腕,将我的手从他的衣服里抽了出来,伴随着这个动作,他的欲望仿佛一瞬间烟消云散,眼底的靡靡之色好像是我的错觉一般。我突然有点失落。

  “这里是办公室,被人看见了不好。咱们回家再……好么?”他安抚性的摸了摸我的脸,我没明白他的停顿是什么意思,想问,又不好意思问出口。他往后退开一步,笑了笑,“我还有个电话会议,可能会晚点下班,一会儿你先回去,记得吃饭。”

  “嗯。”我犹豫了好久,还是点了头。临走之前,我回头看了一眼办公桌,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的滋味。

  现在想起来,那声男人的闷哼不是我老公的,又是谁的呢,而他们在那儿以那样的姿势又在做什么呢?第002章:

  接下来一个星期,文航每天都加班到很晚才回来,我就像着了魔一样,每天将自己洗的香香的以各种姿势在床上等他,可无论我怎么主动,他都无动于衷,刚开始只是说累,让我理解,后来大概是被我弄得烦了,有点生气了,“你能不能别整天想这些,我白天要应付客户,晚上回来还要应付你,你要把我逼疯是吗?”

  这是我长这么大受到最大的侮辱,真的,从来没觉得这么委屈过,眼泪几乎是一瞬间夺眶而出。文航见我哭了,知道自己语气重了,又将我揽进怀里温柔的哄,捧着我的脸一寸寸细细的吻去我的眼泪。我很没出息,只要他服软,我就不会闹。

  那天晚上之后我再也不主动逼文航了,一边自我安慰他可能真的是太忙了,另一边又在不断的搜索关于同性恋的资料。从一篇篇博文里的主人公身上,我几乎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老公从来不主动深吻自己……老公拒绝跟自己一起沐浴……老公身边的女人很多但他对谁都冷漠……几乎没有做过夫妻之事……

  这所有的所有都在我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我想找李文航坦白,可是闺蜜邱欣却阻止了我,她觉得这是一件很扯的事情,她宁愿相信李文航在外面有女人,也不觉得那样阳刚帅气的李文航是个同。

  她说,佳佳,你就是缺乏安全感,你试着将婚期提前,结婚了你的这些忧虑就会消失了。

  比起我老公是个同,我更愿意接受她这样的说法。刚好我妈也打电话跟我提到婚期的事情,我就随口问了句可不可以提前,我妈说只要我老公家没意见,她也希望能提前。我妈说,早点结婚也好,让她跟我爸心里踏实点。

  我想问她是不是担心什么,想了想还是憋了回去,我怕我忍不住委屈。

  又是等到十点,李文航一身酒气回来了,我将换洗的衣物递给他,犹豫的开了口,“老公,我想把婚期提前……”

  李文航温柔的看着我,“提前到什么时候?”

  “下个月底。”我立马回答,“刚好这个项目结束你也有时间,日子也不错,天气也好。”

  没想到的是,李文航居然爽快的答应了。

  我第一时间把这个喜讯告诉邱欣了,邱欣笑着说:“这不挺好的嘛,下个月就是新娘子嘞,都跟你说之前是你想多了。”

  我笑的合不拢嘴,激动的好几个晚上睡不着觉,网上搜婚纱和婚庆公司搜到半夜甚至第二天清晨。

  我和李文航婚期提前的消息迅速传播开了,几乎每天都能收到朋友和客户们的祝福,比起前段时间的郁郁寡欢,这些天我简直是要飞起来。

  订完婚庆和酒店之后,便是挑婚纱拍婚纱照。婚纱的款式我纠结于两个不同的款式,一直下不了决定,所以打电话问李文航,当时接电话的是张译,我的笑容立马收敛了起来,我问李文航呢,张译说他在会客。我哦了一声,刚想说一会儿他忙完了让他回我个电话,张译却先开口了,他叫了我一声佳佳姐,然后是一声浅浅的笑:“恭喜你。”

  既然他能大方的道一句恭喜,我自然也不能小气了,我说,张译你以前是设计部的,帮我一个忙,我看中了两款婚纱,不知道选哪个好,你帮我出个主意。

  他很爽快的答应了,让我把照片发到他微信。

  我给他发过去后隔了很久他都没有回复书名,最后还是邱欣和店员帮我做了决定。婚纱定好以后我又去酒店交了酒席的钱,差不多快天黑回家的时候,才收到张译的回复书名,下面还有一句话:“姐姐真美,好羡慕姐姐呢。”

  虽然我和李文航马上就结婚了,但是对于张译,始终有点介怀。并不是很想和他聊天,但还是随手回了句:“羡慕啥,你也会有这一天的。”

  这一次他的回复书名,“羡慕你能嫁给张译。”但好像是发错似的,马上撤回了,然后改成,“嗯呢,姐姐今天跑了很多地方一定很累了,早点休息哦。”

  我当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那句“羡慕你能嫁给张译”怎么看也不是一个正常的男同事会说的话,这种明显得不到的在失落的句子应该是那些暗恋张译的小女生才会说的吧。而且,他怎么知道我今天跑了很多地方,除了邱欣就知道李文航知道,李文航为什么要跟一个策划部男同事说我的事?还有,他一个策划部的为什么会出现在销售部的办公室,还擅自接李文航的电话。

  怎么想都觉得这个张译不简单,但我和李文航的婚礼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我也没必要再杞人忧天的去怀疑什么,只能给自己稍微留点心眼儿。

  距离月底越来越近了,李文航回家的点也变得更迟,几乎每天晚上都沾着酒气回家,做销售的应酬很多我是能理解的,但这个月底是我们的婚礼,公司领导已经将很多项目安排给其他负责人了,李文航哪里还有这么忙。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小心翼翼的搂着李文航的背,轻声问:“老公,你是不是不想跟我结婚?”

  我觉得他是在逃避,表面上看他什么事都交给我决定,我开心就好,实际上他根本是在逃避关于我们婚礼的一切事情。就连拍婚纱照,他也借口忙和累说以后空闲了再补拍。

  我难过的咋了眨眼,任由自己的睫毛一下下轻刮着他的后背,沉默了片刻,他握住了我的手,转过身将我紧紧的搂在怀里,宠溺的开口:“傻姑娘,怎么会呢。”

  说完,他低头吻了我的额头,然后轻柔的落在我的嘴唇上……

  又是到了最后一步,他放弃了,颤抖着身子在我耳边不停地道歉,语气充满了自责和愧疚。那一刻我心疼了,抱着他说没关系,我不要了。

  我不要了,我真的不要了,只要能这么陪在他身边,我干嘛非要执着于一件他不喜欢的事呢。第003章:

  好不容易将自己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压制下去了,原以为可以安安静静的度过这婚前的最后一周,漂漂亮亮的成为李文航的新娘。可偏偏在最后的节骨眼上,我所有的美梦破灭了。

  那是距离婚期最后一周的周一,我爸妈从老家坐了十几个小时的车赶过来参加女儿的婚礼,我让李文航陪我一起去车站接,他说没时间,还很认真的跟我道歉,看在他那么诚恳的份上,我也没多计较什么。接到我爸妈并且将他们带去酒店安顿好后已经是晚饭的点了。我爸的意思是让李文航过来,大家一起吃个饭,我真的是被李文航拒绝太多次了,都不怎么想打电话叫他出来,最怕听到他跟我说两个字:累、忙。

  可我爸都主动开口了,我也不好拒绝,硬着头皮去走廊给李文航打电话。第一个电话提示无法接通,我皱了皱眉,又重拨了一遍,这一次通了,但是好久之后他才接的,电话那边特别安静,他的声音也很软:“怎么了?”

  “我爸妈到了,你有时间吗,来陪他们一起吃个饭吧。”我扯着轻松的笑容,一边慢悠悠踱着步子,一边讲着电话。

  如果我没有刚好走到电梯口,如果当时没有客人在这个楼层下,我可能和真相永远错过了。

  电梯门打开的那一刹那,我正站在不远处的防火栓旁边,一眼就看见李文航仰着下巴宠溺的看着他身边戴着鸭舌帽中性穿扮的人,嘴里还回应着我:“现在不行,可能要晚点,我待会儿还有个会议要开,你要不先带他们去吃点,我忙完了找你。”

  我虽看不见那个人的正脸,但从纤瘦的身材和白皙的下半侧脸就可以确定,那个人就是张译。

  我当即挂了电话,从另一部电梯跟了上去。这家酒店跟我们公司有合作,楼上有五套房间供我们公司员工加班累了休息用的,原本我可以从上面拿一间给爸妈住,但我不想被人说成占公司便宜。张译是那样仔细的一个人,他怎么会想不到我将爸妈安顿在这个酒店呢。

  接下来发生的是我这辈子最不能接受,连回忆都不想拥有的。

  我亲眼看着我老公和一个男人从进门开始就旁若无人的拥吻,着急的连门都来不及关上,李文航的手从张译的后背一路往下,落在张译的屁股上,用力地一抓,张译止不住的笑声中断了那个刺眼的吻。

  那一瞬间,我的屈辱、羞耻、愤怒和委屈全部汹涌而出,我大声的喊了他的名字:“李文航!”

  刚准备关上门的两人同时虎躯一震,惊愕的回头看我,李文航的眼中满是惊慌失措,他松开张译,大步上来与我解释:“我们是闹着玩的,老婆你不要……”

  “不要什么?”我打开他的手,拒绝与他有任何肢体接触,“你想让我不要误会吗?李文航,你摸着自己的良心,如果是你,你会信吗?”

  他迟疑了,紧紧的抿着唇,思考着接下来的对策。

  张译摘下帽子,走到李文航身边,也是紧张的看着我:“佳佳姐,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文航……。”

  “算了。”李文航突然开口,像是想明白了似的,抬眸看着我,冷漠的眼神里毫无波澜,“她知道了也好。”

  他说:“佳佳,我不想再继续欺骗你,没错我喜欢的是男人,当初答应你们家的婚事也是没有办法,我和张译在一起很多年了,我不想同时对不起两个人……”

  我不想哭,我想给自己留最后一点尊严,可是眼泪根本不受控制,视线变得模糊不堪,我看不见李文航的脸,他变成了一团朦胧的影子,仿佛从来不曾出现在我的世界里。我有很多话想对他说,我想咆哮,想为自己的情绪找一个突破口,可我害怕被别人听见,害怕传到楼下我父母的耳朵里,我隐忍了好久只对他说了一句话:“我们的婚礼取消!”

  我摇摇晃晃的逃了,他也没来追我,甚至没有一句道歉和安慰。我之前有多隆重的宣传我们的婚礼,我现在就承受着多大的压力。关于婚礼的所有事宜我都准备好了,只要在等一个星期,我们就可以结婚,可偏偏在这个时候,我被我最亲的男人背叛了。我怎么去跟朋友跟亲戚跟家人交代,凭什么他犯的错误,后果却让我来承担。

  我骗不了我爸妈,只是告诉他们李文航出轨了,要是他们知道李文航是个GAY,他们会愧疚当初那样配合李文航的爸妈促成我们这桩荒唐的婚姻。

  我爸妈虽然是老实人,但女儿被男人这样子伤害,他们自然不会懦弱。他们的意思是,婚礼不是说取消就取消的,李家的行为属于骗婚了,我们要求得到该有的赔偿。我爸的意思是,我们现在住的房子归我,他们赔偿我们一套房子我们家就不搞事情。

  李文航的爸妈我见过几次,他们都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根本就不是那种好说话的人。事情发生才不到三个小时,家里的门锁都已经被人换掉了,我打电话给李文航,问他是什么意思,李文航却说了一句让我很惊讶的话:“那房子是我爸妈买的,我也做不了主。”

  他的意思就是这件事他不管了呗,有什么事我自己去和他爸妈谈呗。

  可是他爸妈哪里会接我的电话,两个人都把我的号码拉黑了,去他们家里敲门也没有回应,他们诚心躲着我,我们也没有办法。我爸妈虽然态度强硬,但对方连见面的机会都不给,他们也有理无处说,总不能真的去报警吧,他们还要照顾我的名誉,毕竟我还是要再嫁人的。第004章:

  一天两天过去,李文航的爸妈始终不肯露面,这么耗下去也不是办法,我妈放不下家里,还有个上大学的弟弟,周末要回家吃饭的,于是我和邱心极力劝说,好不容易才将我爸妈送上回家的车,临走之前我爸语重心长地拉着我的手说:“要是觉得委屈就回家,咱们什么都不要了,就当是这几天的青春喂了狗,咱们女儿条件好不愁找不到好男人,再不济爸妈养你。”

  眼泪早已经在眼眶打转,我吸了吸鼻子,笑着点头,朝他们挥手告别。

  回到车上,邱心伏在方向盘上争着一双委屈的眼睛望着我,扁着嘴跟我道歉:“对不起啊佳佳,都怪我,是我怂恿你将婚期提前的……”

  我摇了摇头,苦笑道:“怎么能怪你呢,如果婚期没提前,我指不定还被蒙在鼓里,到时候还不是要嫁给他,那可真是误了我一辈子了。”

  邱心见我给了她台阶,立马咧开嘴笑了起来:“这么说我还做了件好事,你可得感激我。”

  “去你的。”

  邱心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现在去哪?”

  我安静的靠着,目光呆滞的看着前方拥挤的车流,叹了口气,“去克里斯汀吧,我去把婚宴酒席的钱退回来。”

  一路上,邱心叽叽喳喳的和我说了很多,我根本就听不进去,呆呆的看着窗外,心早就不知道飞去了哪里。半个小时后,车子停在了克里斯汀酒店广场上。邱心看了一眼手机惊道:“完了,七点了,我还约了个客户,对不起啊宝宝……”

  “没关系,你去吧,我自己去就行了。”

  “谢谢亲爱的,明天请你吃饭。”

  邱心走后,我莫名的失落,身边一个人都没有了,觉得特别孤单特别无助。可那又有什么办法呢,这条路是我自己选的。

  硬着头皮来到了酒店销售部,还没进门就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貌似跟酒店员工产生了分歧:“我儿子的婚礼,我是他妈妈,为什么不能帮他退定金。”

  “真的很抱歉,这定金是刘小姐下的,原则上我们只认她本人,如果她因故不能前来,也得要她本人的授权书才行。”

  呵,避而不见就算了,连我这几万块钱定金的主意也要打?他们李家也太过分了吧,真当是我个软柿子呢。

  我用力的推开门,咬着一字一句道:“阿姨,好久不见呢,没想到在这儿碰到了你。”

  李妈看见我,瞪圆了眼睛,脸色瞬白。

  当初接待我的酒店销售小王松了口气似的上前解释:“刘小姐你来了真是太好了,这位女士自称是你未婚夫的妈妈,要退你的定金,说是你们婚礼取消了。”

  我点了点头,“嗯。”

  小王显然是惊讶到了:“这么说是真的?”

  “是真的,我今天来就是退定金的。”我暮光瞥着李妈,李妈表情已经恢复了镇定,她紧抿着唇的样子真是跟李文航如出一辙,心里不知道在盘算着什么。

  “定金不能退给她,这是我儿子的钱,你今天要是退给她了,我就去投诉你!”李妈理直气壮的威胁着小王,吓得小王不知道如何是好了,只能把求助的眼神投向我。

  并不宽敞的办公室,我的声音显得尤为清晰,“阿姨,你凭什么说这是你儿子的钱?你去问问你儿子,打从我和他在一起开始到现在,我什么时候花过他的钱?”

  李妈才不信,一脸凶相的反驳:“你没花过他的钱?我儿子每个月底薪加提成都有两万多,房贷六千,还是跟我抱怨生活压力大,你吃他的住他的用他的,还好意思说没花过他的钱?”

  我和李文航在一起到现在怎么说也有两年多了,我是怎么都没想到差点成为我家人的他们一直是这样看我的。我忍不住嘲笑出声,“他跟你说我花他钱了?呵,你怎么不问问你儿子这些钱到底花在谁身上了。”

  李文航的妈特别袒护他,根本受不得别人说她儿子一丁点的不好,听我这么说,她立马急眼了:“你什么意思?你现在是污蔑我儿子在外面养人了?”

  我没回应,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看她怎么反驳。

  “我跟你说,刘佳,就算你在外面养小白脸了,我儿子都不会跟别的女人有一丁点的不清不楚。”她倒是对她儿子很有信心,可她凭什么这么自信呢。

  “我有说是跟女人吗?”她说话不留余地,我自然也顾不了谁面子。

  我话音刚落,一个巴掌迅速抽在我脸上,刺耳的声音打破了办公室的沉闷。李妈气的浑身颤抖:“你说话给我注意一点,没教养的东西!”

  我没教养?呵,我没教养?!

  到底他妈的谁没教养!

  我整个人都给打懵了,怒气全部郁积在胸口,再不爆发我就炸了。

  她那刺耳的声音还在继续:“幸亏我儿子没跟你结婚,你这种女人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糟蹋过,白送给我们李家我们都不会要,真不知道谁给你的脸,在我面前叫嚣。”

  “行了,你们都少说两句,要吵出去吵。”小王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即使制止了一场战争的爆发。

  我把定金单给小王,当着李文航妈妈的面退了定金,她大概是怕我继续捅她儿子那不可告人的秘密,竟然隐忍着没说话,见拿不到钱了,最后骂了我一句甩手就走了。

  我深深的叹了口气,真的不知道面对的是什么样的敌人。

  她离开的那一瞬间,我竟然庆幸没有跟李文航结婚。

  出了酒店,我漫无目的的走在街道上,无处可去,这么大的城市,我在这生活了将近五年了,最终落得个无家可归的田地。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有想过,我那样信任的男人会在某一天将我伤害的体无完肤。从我答应和他交往开始,我就计划着我们的未来,我拥护着他的一切,我对他全心全意毫无保留,最后我却一无所有。

  事实证明了,在一段感情里,谁付出的最多谁就输的最惨。

  我想我是恨李文航的,不是恨他为了一个男人背叛我,而是恨他毁了我所有的计划,让我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茫然。

  我带着最沉重的情绪走进一家BAR,要了最昂贵的酒,敬我最狗血的青春。

  酒是个好东西,它可以让我暂时的忘却烦恼;

  酒却也是个恶东西,让我在醒来以后面对更加不堪的人生。

  然而我却断片了……

  只知道我睁开眼看见的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他侧躺着,可以清楚的看见他轮廓分明的侧脸,眉宇之间竟有一些熟悉的感觉。

  我接受不了李文航出轨,我更接受不了自己出轨。

  我掀开被子准备逃离,却被身后的男人一把拉回他的怀里,低沉的嗓音带着玩味:“还有力气逃,看来昨晚没够?”

  第005章:

  天呐,我刘佳也会有这么恶心的一天。

  “你放手,我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但我想一定是误会了。”我也不知道此时此刻应该说什么,大脑一片混乱,我恨不得将自己闷死在被子里。

  “误会?”男人将我紧紧的揽在怀里,凑近我的耳边一字一句娓娓道来:“那这误会可大了,我们得好好解释解释。”

  “别……”

  可是,这个时候,我说什么都晚了。他抓着我的手摁过头顶,低头吻上我的唇……

  一场酣畅淋漓的斗争,我最终败下阵来,气若游丝地伏在他身侧。

  外面天还没亮,我努力回想着昨晚发生地事。当思绪一点点清晰的时候,我突然有些轻松了下来。

  原来我昨晚在BAR喝酒,喝的差不多的时候有个男公关过来拉生意,我当时心里恨着李文航,带着报复的目的很爽快的应了下来。原来只是个公关,还好,还好……

  我偷偷的看了一眼身侧的男人,他应该是累了,这会儿又睡了过去,均匀的呼吸,精致的五官,不得不承认他长得真好,可惜是个公关,这样完美的脸应该是整的吧。

  等体力回来了一些,我悄然下床,钱包里只剩一千块钱了,我放了八百在床头柜上,留两百块打车,床上衣服贼溜溜的逃了。

  天还没亮,我也没地方可去,所幸回公司办公室对付了一晚。

  差不多早上九点的时候,我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张译打来的,“佳佳姐,你来上班了吗?我给你送钥匙。”

  “什么钥匙?”

  “文……呃,你家里的钥匙,文航让我给你的,他说你没地方住,最近他都不会回家,那儿你先住着。”

  张译的声音越来越小,我只觉得可笑,李文航这是在同情我还是施舍我?更可笑的是,我还不得不接受他这份施舍。

  “不用,我让人去你那拿。”我不想在这个时候见张译,只想保留这最后一点尊严。

  钥匙拿到之后,我回家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原本是想请假来的,但领导说晚上有个重要的饭局,特地强调我一定要到场,还叮嘱我不要带着私人情绪去工作。看着这空荡荡的房子,想到昔日与李文航在这的点点滴滴,我默默的告诉自己,一定要凭自己的实力在这个城市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我要向所有人证明,我刘佳没了那个男人也一样活的漂漂亮亮。

  虽说要做到公私分明,但是当我看见张译的那一刻,我就知道,做不到就是做不到。

  这次的饭局其实是封爵集团唯一一次主动找我们合作临时决定的,来之前我也不知道会涉及到策划部,来的路上我只告诉自己如果李文航在场我要怎么应付,可我没告诉自己该怎么面对张译。

  白皙纤瘦的他一眼就能从人群中识别,比起生活中的他,工作场合的他穿着一身西装,带着自信的微笑,怎么看都是一个充满魅力的男人,如果不是亲眼看见他跟李文航……我怎么也想象不到这样的他竟然是个同。我不歧视同性恋,我只恶心跟李文航有关系的他。

  见我有些迟疑,集团的张总起身迎我,拉我在他左手边里侧位置坐下,“刘佳,过来认识一下封爵集团的封总。”

  我将目光从张译身上移开,随意的落在对面封总的脸上,接下来的一秒,我震惊了。

  他不是……不是……昨晚的那个男公关嘛……

  那个男人显然也认出了我,沉湛的眸子里透着意味不明的打量,淡然的勾了勾唇角:“刘佳,幸会!”

  不知道该怎么描述他那种语气,好像是“原来是你啊”,又好像是“我们又见面了”,总之是一种完全可以让我无地自容的口吻。

  “刘佳,发什么楞,让人封总主动跟你打招呼,合适吗?”张总斜眼睨着我,眼神里有明显的不满。

  “对不起张总,对不起封总,我身体有些不舒服,去一下洗手间。”我能想到唯一对策就是逃,能避一时避一时。

  转身出门之际,我分明感受到来自饭桌上好几道格外关注的目光。

  怎么办怎么办,我拍着脑门在洗手间原地打转,张译的电话却打了进来,一定是我呆的时间太久了,张总让他找我来着。我摁了拒接,最后在脸上拍了些冷水,硬着头皮往外走。

  还没走出女厕,迎来过来一个人一把抓起我的胳膊,将我整个人顺势摁在了墙上,手肘抵住了我的脖子,我张嘴就要叫出声,却听一句无情的警告:“敢叫我就在这强了你!”

  吓得我立马闭了嘴,这才看清眼前的男人,不正是那个被我误认为牛郎的封总?!

  天,我居然和封爵集团的封总……

  “刘佳?”他松了手,两手插兜眯眼看我,嘴里斟酌着我的名字,轻笑道:“我完全想象不到什么样的女人敢睡了我招呼不打一声就走,还丢给我八百块辛苦费的,怎么,你觉得我昨晚的表现只值八百块?”

  “不是,封、封总,对不起,我不知道是您,而且我昨晚喝多了酒,完全不记得发生了什么。”我的解释我自己都觉得苍白无力。

  封总挑眉,“你的意思是要推卸责任?”

  责任?我一个女人让他给睡了,还要我负什么责任嘛,我真的是有苦难言。

  “既然你忘了,那我就帮你回忆一下……”封总往前一步,几乎贴着我的身体,我能清晰的问道他身上特有的古龙水香味,夹杂着淡淡的酒香,他认真的注视着我,淡然开口:“昨晚你敲开我的门,强行扑进我怀里,上下其手就脱我睡袍,嘴里还囔囔着要让我见识见识你也是个有魅力的女人……”

  “不可能!我才不会说那样的话。”这个我一定要为自己辩解,我以前谈过男朋友,虽然有发生过关系,但都很保守,只有跟李文航在一起的时候我才会逼不得已去主动,然而就算那样主动,我也不可能会说那样的话。

  “是吗?看来你还没想起来,那我继续帮你回忆。”他离我更近了,继续喷洒在我的脸颊上,惹得我面红耳赤,忍不住的躲闪。“你脱光了自己的衣服,像个女流氓一样疯狂的吻我,你知不知道,从来没有哪一个女人敢在我身上留一点吻痕的,你却足足留了五个。”

  我也顾不得他的身份了,伸手就将他往后推开了一步,他倒也没在意,勾着笑偏头看着我:“怎么?还是不信?好,我数给你看。”

  他说着,伸手就去解自己衬衣纽扣,我连忙制止他,抓着他的手心虚的说:“别别别,我信,我信。”

  这里是女厕,随时都可能来人,我信还不行吗?

  他满意的勾了勾唇角,睨了一眼我的手,示意我松开。我像触了电似的,麻溜的退回墙根,低着头,无奈的说:“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你说怎么办嘛?”

  “很简单,让我睡一晚,我也给你八百块。”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我的悲催生活》全本小说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360.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