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女神我来也》项少凡孔梦怡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女神我来也》项少凡孔梦怡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一章 龙魂特种兵

  舒巢酒吧是江海市的一家酒吧,虽然很普通,但是作为天湖街这里为数不多的的酒吧中的一家,每天晚上的人流量还是十分多的。

  酒吧里面霓虹灯闪烁,穿着火爆的妹子在舞池中央伴随着节奏感十足的歌曲扭动着you人的jiao躯。

  项少凡穿着保安服,在大厅中悠哉的晃着,时不时双眼放光,“我勒个乖乖,那个妹子不错,那P股,那小蛮腰,啧啧……”

  望着不远处一个兴奋扭着tun部的妹子,项少凡嘴里发着啧啧感叹声。

  作为舒巢酒吧一名很普通的保安,项少凡并不觉得丢人,相反还觉得十分惬意……因为可以到处晃悠看妹子。

  而且说不定哪个妹子喝高了,还需要帮忙呢?

  这不?眼前就有一个走了过来。

  只见一个身材火爆,身穿小短裙的女子走了过来,来到项少凡面前,女子fu媚一笑,“少凡,你又在偷懒了?”

  项少凡双眼看了一眼这妖娆女子,不由心中暗叹。

  心中这样想,不过项少凡可不敢说出来,而是笑道:“翠花姐怎么能够冤枉我呢,我可是在坚守岗位啊。”

  “坚守岗位?”翠花姐抿嘴娇笑,她最喜欢逗眼前这个年纪不大,但是总是喜欢看着美女的年轻人,“你的岗位是偷看美女吗?”

  竟然又被翠花姐发现了,项少凡心中郁闷不已,脸上露出嬉笑,道:“我哪有偷看美女啊,这里除了翠花姐,哪里还有美女啊?”

  “咯咯……油嘴滑舌。”翠花姐听了项少凡的话,笑得花枝乱颤。

  “咳咳……”偷偷瞄一眼都被发现?项少凡发现每次想调戏翠花姐,最后都反被她调戏了。

  “怎么?”翠花姐看到项少凡的窘样,娇躯前倾,捏了捏项少凡的脸蛋。

  “嗞……”项少凡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翠花姐真是……

  项少凡急忙一个侧步,和翠花姐拉开了一段小距离,尴尬道:“翠花姐,你还是别逗我了。”

  “我还是出外面看看吧。”说完,项少凡张开大腿,姿势怪异的外面走。

  “哼,小家伙!”看着逃一样得跑了的项少凡,翠花姐媚眼露出幽怨的神情,而后扭着xing感tun部走了。

  出了酒吧,来到大门口,项少凡从口袋中拿出一包廉价的香烟,弹出一根点上,深吸了一口。

  “怎么?项哥又被翠花姐调xi了?”在门外的泊车员猛子看见项少凡,走了过来,哈哈笑道。

  泊车员,专门在酒吧门口,为来临的顾客停车。

  “滚!我怎么会被她调xi呢?从来都是我调xi别人。”项少凡可不想被这个家伙鄙视,于是打死不认账。

  “哈哈……俺懂,俺懂的!”猛子长相魁梧,看起来憨厚老实,不过项少凡可是知道这个家伙老实个屁啊。

  “滚!”项少凡一脚踢他。

  “嘿嘿,俺不说,俺不说了。”猛子摸了摸脑袋道,但是那yin贱的样子怎么看都让人想揍他。

  项少凡不理会他,在旁边台阶坐了下来,从口袋中拿出一块东西。

  这是一块金属徽章,徽章中间刻着一条淡金色的龙。

  项少凡手掌轻轻抚摸徽章,神情柔和,深吸一口烟,缓缓吐出。

  “项哥,这是什么?见你经常拿出来看。”猛子看到项少凡手中的徽章,好奇问道,“难道是什么军队的徽章?”

  军队?项少凡听到这两个字,抬头望着星空,双眸中露出追忆的神情。

  龙魂特种兵!

  似乎已经很遥远的记忆了呢。

  只可惜现在的自己已经不再有资格自称龙魂成员了。

  也许遇到了……还会是被当成……敌人吧。

  “对了,猛子,我让你打听的人有打听到了吗?”突然项少凡抬头看着猛子问道。

  “没有呢,你说的那里几年前已经被人征收了,而且也不知道你说的那户人家去哪了。”猛子摸了摸脑袋,回答道。

  “这样啊?”项少凡深吸了一口气,还是找不到吗?

  慧姐,你们在哪啊?

  我回来了!

  “啊……项哥,我去上个厕所。”突然猛子捂着肚子,脸色露出痛苦之色。

  项少凡收起手中的徽章,点了点头道:“去吧。”

  猛子刚走不久,一辆黑色奥迪就开了过来,车门打开,走下了一个年轻男子。

  “过吧,帮我把车停好。”男子看到项少凡,趾高气扬吩咐道:“小心点开,弄坏了老子的车,你一辈子的工资都还不了。”

  项少凡抬头看了一眼男子,暗骂道:尼玛的,就一辆破奥迪,还装你妹的逼啊。

  “听到没有?叫你过来帮我停车。”男子看见坐在那里无动于衷,神情松懒的项少凡,大声喝道。

  项少凡吸了一口烟,把烟头丢在地上,用脚捏灭,嘴巴一张缓缓吐出一个圈,而后才悠哉道:“我是保安,不是泊车员,不负责帮忙停车。”

  “呦呵,叫你停车,你还废话多?信不信老子跟你们经理投诉,让你明天卷铺盖走人?”男子怪笑一声,而后神情阴冷,一个小小保安,竟然敢顶撞自己。

  项少凡心中一动,对哦,这是猛子负责的,要是这个卵仔去投诉,说不定猛子会被经理扣钱。

  一想到这,项少凡站了起来,脸上露出笑容,道:“好的,我这就帮你把车挺好。”

  “草!贱骨头。”男子以为是项少凡听到他的话服软了,神情更加嚣张,骂了一句后走进了舒巢酒吧。

  男子不知道的是,在他的背后本来双眸松懒的项少凡此刻浑身肌肉绷紧,眼神犀利无比,如那出鞘的利剑,眼眸中一条金色的真龙一闪而过。

  “算了,饶你一次。”下一刻,项少凡又换上了慵懒的神情,“不过总得接受点惩罚。”

  项少凡伸出右手手指向前一点,内心念道:“定!”

  正走准备走进门口的男子,突然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草,做个门槛那么高干嘛?”男子骂骂咧咧,惹来旁边人的鄙视,你丫的,这里有门槛?

  项少凡淡淡一笑,几分钟后,猛子回来了,项少凡把刚刚那男子的奥迪车钥匙给了猛子,而后自己就回到了酒吧里面。

  随意走了下,突然一个男子扶着一个女子急急匆匆的走了过来。

  “滚开!”男子撞到了项少凡,不仅没有半点歉意,相反还恶狠狠的骂了一句,而后向酒吧大门快步走去。

  “嗯?”突然项少凡双眸一缩,眼神如刀子般锐利。

  “原来是这个小子!”项少凡想了想刚刚那女子的神情,心中一动,随即跟了出去。第二章 我真是好人

  马文斌今晚很兴奋,他觉得自己今晚实在是太幸运,完全就是被女神眷顾了。

  虽然在酒吧门口遇到了一个让人厌恶的小保安,让他心情有点恼火,但是进去舒巢酒吧后,他心中的恼火就消失不见了。

  因为刚进酒吧来到吧台后,他竟然遇到了一个倾城倾国的大美女,而且这个美女似乎心情低落,一直在喝闷酒。

  那么好的机会,马文斌怎么会放过呢?于是马文斌很是绅士的跟美女打招呼,可是让马文斌恼火的是,这个美女竟然对他不理不睬,只是一味的喝着酒。

  马文斌眼神阴恶,虽然他玩过好多女人,但是那些女人跟眼前这个相比,可以说是地跟天的差别。

  这个女神实在是太美了,如那高高在上的女神。

  今晚绝对要上了这个女神级别的女人。

  只是这个女神不理他,让他有点苦恼,不过很快他就双眼一亮了,因为他注意到这个女神似乎心情不太好。

  以自己经常在酒吧混迹的经验,马文斌知道接下来这个女神肯定会不停的喝酒,灌醉自己,果然,接下来这个女神一脸忧伤,一杯又一杯的独自喝着,似乎喝的不是酒,而是水。

  很快,这个女神就醉眼朦胧了,于是马文斌迫不及待的要带着这个女子去酒店,一想到今晚可以在这个女神一样的女子身上耕耘,马文斌就激动不已。

  ……

  ……

  等到项少凡出到酒吧门口的时候,猛子已经把马文斌的车开来了,而猛子又不知去了哪里,不知是否又去厕所了。

  马文斌正把女子放进车里,突然一个手掌拍在了他的肩膀上。

  “草尼玛逼的,谁拍我?”马文斌现在只想尽快去到酒店,把这个女神给上了,此刻竟然有人拍他,他不恼火才怪呢。

  “是你这个死保安?”马文斌回头看到项少凡,不由得大怒道,“你找死是吗?”

  这个死保安此时竟然来浪费老子的时间。

  项少凡不理会他的话,看向车子后面的女子,这一看,项少凡不由得一呆。

  只见车子里的女子身材火爆,婀娜多姿,曲线玲珑,双腿笔直修长,光滑圆润如玉,一件职业套裙包裹着挺翘的臀部,小蛮腰不足盈盈一握,上身是一件白色职业衬衣,胸前两团把衬衣撑得鼓鼓的,似乎要把衬衣撑破。

  往上看是一张惊艳绝伦的瓜子脸,如精美的艺术品,皮肤吹弹可破,细腻光泽,两张唇瓣娇嫩迷人,让人忍不住想亲吻。

  这是一个如女神般的女子,美得太惊艳了。

  特别是此时女子俏脸红晕,醉眼朦胧,似乎都没有清醒的意识了,看来醉得不轻啊。

  “我勒个乖乖,女神啊!”项少凡这厮很不争气的在心中赞叹。

  “小莉,带我回家。”突然女子摇动着脑袋,嘴里迷迷糊糊道。

  “怎么?赶时间啊?”项少凡看到这个女子喝醉了,望向马文斌,淡淡笑道。

  “草尼玛,要你管!”马文斌神色也紧张了一下,不过想到项少凡只是一个保安而已,“你最好别多管闲事,给老子滚!”

  “素质啊,素质,真尼玛是一头猪啊,”项少凡似乎很惋惜一样摇头叹息,“还好遇到我,不然真尼玛好白菜又被猪给拱了。”

  “素质尼玛逼,给老子滚!”眼看着就要去酒店好好耕耘了,竟然冒出一个不知死活的小保安,马文斌十分暴怒。

  马文斌眼中闪过一抹狠辣,一脚踢向项少凡腹部。

  项少凡嘴角微微上扬,七年前他就是龙魂特种兵中最精锐的成员,离开龙魂后,他在国外闯荡,和好色老头建立了魔国佣兵团,而今更是魔国的灵魂人物。

  就你这个渣渣,也敢对我出手,项少凡伸出右手一把抓住马文斌的脚踝。

  “啊……”马文斌神色痛苦,大叫一声,他感到自己的脚踝不是被一只手抓住,而是被一个铁钳给夹住了,剧痛无比。

  这让他内心惊恐不已,眼前这个小保安看起来并不魁梧,怎么力道那么大。

  “你不行。”项少凡摇了摇头,淡淡一笑,而后一脚踢在马文斌腹部上。

  “喔……”马文斌倒在地上,感到腹部一阵翻滚,刚刚喝下的几杯酒水完全吐了出来,甚至连晚饭也交代了出来。

  “嗯……我好难受啊,你们为什么要这样逼我……为什么……”就在这时,车子里面传来女子朦胧的、带着委屈的声音,声音悦耳动听,如大珠小珠落玉盘,特别是现在她喝醉了,口齿不清,听起来让人有种别样的心神荡漾。

  项少凡心中也一荡,而后脸色微变,叹息了一声,不再理会躺在地上哀嚎不已的马文斌,打开车门,坐在驾驶位,发动车子就离开了。

  马文斌躺在地上,狰狞的看着自己远去的车子。

  这他妈的,白费了一个晚上的功夫。

  一路狂飙,几分钟后,项少凡回到了自己的住所。

  把车丢在远处的路边,打开车门,项少凡刚想把女子扶出来,只是这一看,项少凡这牲口就很不争气的差点鼻子出血了。

  只见车里面,女子眼神迷离,俏脸红晕诱人,更让人喷鼻血的是,这个女子喝醉了,似乎觉得热,竟然……

  此时女子衣服凌乱,可以隐约看到诱人的……

  “我勒个乖乖,这是怎样的美好画面啊。”项少凡深吸一口气,俯下身子,把女子抱了出来。

  “热……难受……”这时女子嘤咛不已,藕臂搂着项少凡的脖子,晶莹的俏脸凑近项少凡脸蛋。

  “我勒个乖乖,妹纸,你不会是第一次喝酒吧?喝那么多干嘛?卧槽!等等……你这是要干嘛?”感受着女子特有的芳香,项少凡这牲口真的有点把持不住了。

  项少凡带这个女子回自己这里,并不是想和她……

  本来项少凡是打算送这个女子回去她家的,谁知道项少凡发现女子身上手机什么的都没有,想来是在哪里弄丢了随身包吧。

  不过现在受到如此诱惑,项少凡只觉得有点口干舌燥。

  “走吧!”项少凡艰难的把女子扶着,走进了小区,上了楼梯,从口袋掏出钥匙打开自己租的屋子房门。

  而女子此时表现的越加疯狂,双手竟然在不断拉扯着项少凡的衣服。

  “我靠!妹纸,你喝醉了也不能这样啊,可不能这样占我便宜,你这样是不对的,你不会是故意假装喝醉的吧?”项少凡一本正经道,内心却是一阵暗爽,而且他也知道这个女子现在这个情况,肯定也听不到他说的话。

  诱人的气息直接吹在项少凡身上,芊细的小手在项少凡后背,娇嫩诱人的杏唇就在项少凡面前。

  就在项少凡内心挣扎要不要吻下去的时候,突然女子向前一倾,两张娇嫩的唇瓣就贴在了他的嘴上,而且把他压在了后面的床上。

  “我勒个乖乖,被逆推了。”项少凡睁大了双眼,自己就这样被逆推了?要不要反抗呢?好紧张哦,反抗了会不会没什么用啊?

  唉,算了吧,还是从了吧。

  女子刚开始很不熟悉,牙齿一直磕碰在项少凡嘴唇上,让他又痛又爱。

  为了自己嘴唇的着想,项少凡只好打开嘴巴,很快项少凡也沉#迷于其中滋味。

  女子似乎终于找到了倾泻的地方,越加疯狂,让项少凡内心很是嘀咕,妹纸,你确定你真是喝醉了?

  “我勒个乖乖,既然妹纸如此需求,我再不帮忙,就是禽兽不如了。”

  “我真他么是好人啊!”第三章 三好学生

  第二天早晨,项少凡感到有着水不停的淋在自己脸上。

  项少凡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我靠!什么情况?下雨了?”

  狠狠骂了一句贼老头,睡个觉都不给人安稳,项少凡突然感觉不对,就算下雨,自己在家里睡觉怎么会被淋雨呢,现在自己可不是在原始森林里面执行任务。

  睁开朦胧的睡眼,只见床边站着一个女子,如女神一样的女子,只是此刻女神冷冰冰的看着项少凡,如要裁决亵渎她的凡人般。

  “早啊!”项少凡一个激灵,露出来一抹自我感觉很好的笑容。

  女神不说话,只是脸上的冷意越加浓烈,项少凡甚至感到屋子温度下降了许多。

  项少凡尴尬摸了摸脑袋,继续打招呼道:“干嘛起来那么早?不多睡会儿?”

  谁知道不说这句话还好,这句话出来后,项少凡感觉自己被丢在了万年冰窖里面。

  “你这个流氓!”女子内心愤怒不已,胸前起伏不断,声音冰冷透骨。

  “我哪里流氓啊?”项少凡委屈道,而后这个牲口不知死活继续道:“昨晚那个情况,看你那么需要,作为从小就扶老奶奶过马路的三好学生,哪怕现在长大了,我一直保持着助人为乐的良好品质,你有需要,我帮忙,我住隔壁,我叫……”

  “啊……我要杀了你!”女子突然大声咆哮,拿着手中的杯子就欲扔出去。

  “我靠!你别乱来啊,”项少凡拿起被子挡住,神情慌怕,紧张道:“那是我的唯一一个杯子,你别乱来,打破了我拿什么来喝水?”

  “你……”女子真是被气急了,把杯中的水一拨在项少凡脸上,而后一句话不说,只是静静看着项少凡。

  不过哪怕女子不说话,项少凡却是感到屋子寒意更浓,过了好久,女子才终于平静了内心的怒气,声音冰冷,如万年冰窖般,“昨晚的事情,我也知道不能完全是你的错。”

  “本来就不是我的错嘛。”项少凡这厮内心很无耻的这样想,不过看着女子那冰冷的俏脸,他可不敢这样说。

  “不过我希望你忘了昨晚,从此以后,不要再想起这件事!”

  “不然……”突然女子停顿了下来,惊艳的俏脸满是冷漠之色,“项少凡,我不会放过你的。”

  项少凡一怔,还不明白她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而后一个卡片甩了过来。

  “哎哟……”卡片正好打在了昨晚本就受伤的嘴唇上,项少凡一阵吃痛,拿起一看,竟然是自己的身份证。

  “你……”项少凡刚想说,妹纸既然你知道我的名字,你也得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吧?

  可惜女子把项少凡身份证一甩,自己就踩着高跟鞋噔噔噔,一瘸一拐的走了,出去的时候还不忘用力一甩,房门砰的一声大响。

  “轻点,把门甩坏了怎么办?要赔钱给房东的。”项少凡喊道,也不知那个女子是否听到。

  “嘿嘿……”想起昨晚的事,项少凡这牲口又嘿嘿的淫笑了起来。

  “我靠!竟然见红?”突然项少凡看到床单上有着一抹鲜红。

  ……

  ……

  简单洗刷了一番后,出了小区来到远处的路上,竟然还看到了马文斌的那辆奥迪车,这让他有点纳闷。

  本以为那个卵仔会找过来,所以自己特意把车停在这里,谁知道他竟然不来找他的车?

  既然车子还在那就更好了,不用挤公交去上班了。

  发动车子来到舒巢酒吧,已经十点多了。

  “项哥,你怎么才来啊?”猛子看到项少凡,神色有点紧张道。

  猛子作为泊车员,上班时间是从上午上到晚上十点钟的,而项少凡作为保安也是这样的,可以说上班时间相当长。

  “怎么了?”项少凡看着神色紧张的猛子问道。

  “经理找你呢。”猛子说道。

  “找我?”项少凡一愣,难道因为自己迟到了?

  “嗯,一早就叫你过去了,可是不见你,”猛子说道,“现在你赶紧过去吧,咦,你这个车哪来的?怎么看起来有点面熟?”

  项少凡看着猛子那愣愣的神情,一阵好笑,你当然面熟了,昨晚你还帮他把车开出来的。

  “没事,我进去了。”拍了拍猛子,把钥匙丢给猛子,项少凡进了酒吧,就往经理办公室走去,。

  “经理,你找我?”悠哉的晃进了经理办公室,见到吴经理坐在沙发上,项少凡打招呼道。

  吴经理看了一眼项少凡,冷冷道:“你终于来了?”

  “嘿嘿……有事耽误了,不好意思,迟到了。”项少凡悻悻道,而后扯开话题问道:“不知经理找我有什么事?”

  “是我找你!”突然门外传来一道声音,而后几个人出现在办公室门口。

  项少凡回头一看,而后淡淡一笑,似乎很熟一样打招呼,“原来如此,熟人呢。”

  马文斌看着项少凡的笑容,内心一阵大怒,麻痹的,谁跟你熟人啊?一个小保安,昨晚竟然敢破坏老子的好事。

  “马少,他人来了。”吴经理看见马文斌进来,站了起来,点头哈腰。

  “你好大的胆子,一个小小保安而已,竟然敢破坏我马文斌的好事。”马文斌不理会吴经理的奉承,只是一脸阴寒的盯着项少凡,特别是看到项少凡嘴唇的伤痕,更是让他暴怒。

  我他么的昨晚竟然成全了这个死保安!

  一想到这,马文斌就有种想吐血的冲动。

  “呵呵……马少,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呢,我哪有破坏你的好事啊?”项少凡淡淡说道,不得不说,这个牲口有时候说话确实很气人。

  这不,马文斌听了项少凡的话,内心越加暴怒,你他妈的吃都吃了,还装,“尼玛逼的,不是你,难道我他妈的昨晚眼瞎了?”

  “呵呵,我可没这样说,”项少凡耸了耸肩,而后独自坐在了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悠哉道:“不过嘛,既然马少您都这样说了,也许吧。”

  “草!”马文斌手指着项少凡,脸色阴毒道:“你他么的,少装傻,要是不敢承认,就跪下来在我面前磕十八个响头,然后自断一直手臂,最后从我胯=kua下爬过来。”

  马文斌神色阴狠,说完后就张开大腿,神色高傲,在他看来项少凡就是害怕了,所以才不敢承认昨晚的事情。

  一个小小保安,竟然敢跟老子作对,现在害怕了吧?

  “还不快点跪下来,马少这是对你大开慈悲。”吴经理此时板着脸,对项少凡大声喝道,这个马文斌可不是他一个小小经理能够得罪的起的。

  而现在要是能够把马屁拍好,说不定以后自己前途就光明了,吴经理内心兴奋想道。

  “跪下来求马少原谅后,你就滚吧,以后不用来上班了。”

  “呃……我抽根烟先吧。”项少凡想不到吴经理竟然要辞退了他,拿出他那廉价的香烟,就欲点上了一根。

  看到项少凡真的拿出了他那廉价得不能再廉价的香烟,马文斌内心就暴怒,咆哮道:“你他么的,现在还想着抽烟。”

  项少凡似乎感受不到马文斌的暴怒似的,悠哉的点上一根,“你不是说要我自断一只手啊?总得让我抽根烟吧?不然以后怎么点烟?”第四章 定身术

  此时房间里画面有点怪异,吴经理站在一旁板着脸,马文斌张开着双腿,满脸阴寒,而项少凡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悠哉的吞云吐雾。

  这画面怎么看都像坐在沙发上的项少凡是老板,而吴经理跟马文斌是两个下手。

  “草尼玛的,你找死是吗?”马文斌实在是受不了一脸惬意的项少凡了,你他么的等下就跪下来求我了,现在竟然还有闲情抽烟。

  “急个蛋啊,”项少凡又吸了一口,而后道:“好了。”

  “好了就滚过来,先跪下来!”马文斌神情狰狞道,一想到项少凡从自己胯下爬过,马文斌就亢奋不已。

  项少凡嘴角微微上扬,玩弄着还未曾熄灭的烟头,看向马文斌,微微一笑:“你让我钻你胯下过去?”

  “我就是让你钻,你能怎样?”马文斌嚣张不已,你他么的就一个小小保安,让你钻还废话那么多。

  “呵呵……”项少凡扫了一眼马文斌,装出一副害怕样子,惊声道:“哎呀,我好怕怕哦。”

  “怕就滚过来,说不定我大发慈悲,让吴经理以后还让你在这里当你的保安。”马文斌此时十分嚣张,狂笑不已。

  项少凡看着马文斌,嘴角微扬,淡淡道:“可惜我没钻别人胯下的习惯,不过既然你那么喜欢别人钻你胯下,那么就让它钻吧。”

  说完,项少凡右手手指一弹,手中烟头如一颗子弹一眼爆射出去,一下子击在了马文斌的裤裆处。

  “啊……”马文斌感到一阵剧痛,特别是自己的某物更是像一颗子弹打中一样,剧痛无比。

  马文斌双手捂着裤裆,神色痛苦,特别是看到自己裤裆竟然穿了一颗孔,还冒着烟,立马惊慌,“啊……快点,快点,帮我灭火。”

  吴经理急忙用手拍打马文斌的裤裆,而门外的几个黑衣保镖也急忙赶了进来。

  “你他么的轻点,我疼!”马文斌怪叫不已。

  吴经理听了内心怪异无比,要是在床上,听到女子说这句话吴经理会兴奋不已,只是现在……

  “呵呵……不好意思,手法不好,打偏了。”项少凡这牲口坐在沙发上,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给我上,给我把他往死里打!”马文斌大声咆哮道。

  随即三四个保镖一个个神情狰狞冲了上去,只可惜这几人注定是炮灰。

  修炼了好色老头教的《霸天游龙诀》的项少凡,这几个普通保镖在项少凡眼里就跟蝼蚁差不多。

  眼中一道金色影子一闪而过,项少凡眼神犀利,只是一眨眼的功夫而已,几人就被他一人一脚踢飞了在角落。

  马文斌跟吴经理目瞪口呆,这他妈的还是人吗?一个人打四个就算了,竟然只是用一只脚,屁股都还没离开过沙发。

  “怎么样?”项少凡站了起来,看着马斌玩味一笑。

  看到项少凡的笑容,马斌浑身一个激灵,急忙向门外跑。

  项少凡看着他,摇了摇头,伸出右手食指,内心喊道:“定!”

  眼看就要跑出门外了,马斌突然发现自己举步维艰,“这是怎么回事?”马斌内心惊慌不已。

  看着马斌的样子,项少凡很满意的点了点头,内心道:“不错,这定身术练的不错了,可惜距离还是不能太远。”

  随即项少凡一个闪身来到了马文斌面前,在马文斌惊恐的神情下,一把抓住他的脖子,单手提了起来,“就你这样的,哪来的优越感?而且还要我钻你裤裆?”

  马文斌脸色涨红,此时他的内心惧怕不已,昨晚他知道这个小保安是有点身手,谁知道不仅仅是有点而已,而是相当厉害,这不连自己的专业保镖都还不够人家一招。

  “啪啪啪啪……”项少凡抡起手掌就打,几巴掌下去,马文斌的脸就肿成猪头了。

  “这才是你原本的样子嘛。”项少凡把马文斌丢在角落,淡淡道。

  马文斌听了有种想吐血的冲动,有这样寒碜人的吗?这不是骂他是猪吗?

  “还有你,拍马屁拍错了呢。”项少凡转身,两巴掌就把吴经理扇飞了。

  “对哦,你把我开除了吧?工钱总得给我吧?”突然项少凡蹲下身子,看着吴经理道:“我工钱多少?”

  “你……你的工钱……”吴经理此刻也是惧怕不已,本以为傍上马少这颗大树了,谁知道大树没傍上,倒是摸了老虎屁股,此刻哭丧着脸,战战兢兢道:“你来这里上班了十二天……”

  “什么?我才上班十二天?你确定没记错?”项少凡突然板着脸,道:“吴经理啊,你可不能这样坑员工啊。”

  吴经理听了项少凡的话,真的想哭,你本来就是上了十二天班,我哪里坑你?不过内心这样想而已,吴经理现在可不敢再招惹这个煞星,只好赔笑道:“啊?对对对,我记错了,你来这里上班了两个月了,我们酒吧保安工资是一个月才两千五……”

  “什么?一个月才两千五?你这不是坑我吗?”项少凡又板着脸。

  “我……”吴经理真是欲哭无泪啊,这个流氓,这个无赖,“普通保安是两千五一个月,不过你在职期间,兢兢业业,一直为了我们酒吧安保做出了重大贡献,所以你的待遇是一个月五千。”

  “嗯,这还差不多嘛。”项少凡满意的点了点头。

  随后吴经理从办公桌抽屉里拿出一沓钱,一共一万块给了项少凡。

  项少凡掂量了一下,而后满意道:“嗯,不错,你们这里待遇还是蛮不错的嘛,我都不想走了,可惜被你开除了。”

  吴经理左手捂着脸,内心咒骂不已,不过脸色却是强露出笑容,“我……”

  “没事,我不怪你。”项少凡把钱收了起来,拍了拍吴经理肩膀,“我有空再回来唠唠嗑吧,毕竟这里是我回来后第一个上班的地方嘛,有感情的。”

  “啊?”吴经理浑身一震,你还是不要来了,我们没什么好唠嗑的。

  有感情?感情个屁啊。

  而后项少凡冷冷扫了一眼马文斌就走了。

  出去酒吧门口的时候,猛子围了上来,关心道:“项哥,怎么样?经理找你什么事?”

  项少凡看着憨厚老实的猛子,说句实话这十多天来项少凡和这家伙混得关系还不错,“没事,经理给我结了工钱,我不做了。”

  “你不做了?”猛子满脸震惊,而后神色复杂道,“项哥,对不起。”

  “嗯?干嘛跟我说对不起?”项少凡一愣,搞不懂这个憨厚的家伙这是闹哪一出。

  “俺知道昨晚俺去上厕所,你帮俺停了一辆车,”猛子说道,“而且似乎跟车主人闹了矛盾,那个车主人是这条街的道上的大哥儿子,甚至我们酒吧都是他们家的产业。”

  “所以,肯定是他从中作梗,让经理开除了你。”

  “呃……”项少凡猜得出马文斌有点身份,但是想不到竟然是这样的身份,不过猛子误会了,真正让马文斌恨自己的不是停车矛盾,而是那个女子的事情,不过他肯定不能把这件事说出来的。

  “猛子,不关你的事。”项少凡拍了拍猛子肩膀道。

  “项哥,你这什么话?”谁知道猛子板着大脸,“俺知道你是不想让俺伤心,但是这本来就是因为俺的原因,俺可不是那种人。”

  “呃……”项少凡一时不知该说什么,这个憨厚的家伙……

  “算了,俺也不干了。”猛子突然道。

  “你这是干嘛?”项少凡一愣。

  “俺其实也受够了,刚好俺的表哥说他们公司招人,叫俺过去,”猛子看着项少凡道,“要不你跟俺一起去吧。”

  项少凡心中一动,问道:“是干嘛的?”

  “保安!”

  第五章 怡人集团

  怡人国际集团是孔氏家族的产业,涵盖金融、房地产、时尚等等,乃江海市大集团之一。

  怡人国际集团的办公总部怡人大厦有几十层高,装修得时尚而不失大气。

  此时怡人大厦中的总裁办公室,作为怡人国际集团的总裁孔梦怡手里拿着电话,晶莹靓丽的脸蛋满是愤怒,对着电话吼道:“爸,我说过我不嫁,我不去见他,你要去你就去!”

  说完孔梦怡就把电话挂了。

  孔梦怡最近十分烦恼,她的父亲最近竟然说要帮她找一个未婚夫。

  这怎么会让她屈服呢?她怎么能够就这样嫁人了呢?而且还是这种“经济婚姻”。

  于是孔梦怡十分恼火,心中烦闷无比。

  所以从不去酒吧的她昨晚一个人去了一个酒吧,独自一个人喝闷酒。

  谁知道那时候有一个男子跟她搭讪,她不理会那人,不过就在那之后她喝了一杯酒,慢慢的头就晕了起来。

  迷迷糊糊中她只记得被那个男子带了出去,塞进了一辆车子。

  就在那男子要开车时,出现了另外一个男子,后面的事情她就不记得了。

  “混蛋!”一想起今早自己醒来所看到的事情,素有冰山女神之称的孔梦怡也不由得暴怒。

  自己的清白之身竟然……竟然就这样没了。

  “流氓!混蛋!禽兽!”孔梦怡把办公桌的文件一丢,地板上到处都是。

  “呜呜……”随后孔梦怡趴在桌子上,低声哭泣起来。

  “咚咚咚……总裁!”就在这时门外传来总裁助理陆莉的敲门声。

  孔梦怡连忙抬起头来,擦了一下脸,整理了一下,深吸一口气,又恢复了冷漠淡然的神情,声音清冷,缓缓道:“进来。”

  陆莉推开门走进来,看到满地的文件,先是诧异一下,而后递给向孔梦怡一个文件,道:“报告总裁,安保的招聘今天就开始了。”

  “嗯。”孔梦怡接过文件,翻开了一下道:“前段时间我们集团大厦发生了重大事件,所以要加强安保方面的工作,此次招聘让人事部跟安保部用点心,招一些身手好点的。”

  “好的。”

  ……

  ……

  公车上,项少凡看着猛子认真问道:“猛子,你说的是真的?没骗我?”

  猛子望着项少凡,很是无奈的道:“俺说项哥,你都问了多少遍了,俺说的是真的,那里真的是盘丝洞,美女如云。”

  “那就好。”项少凡放心的呼了一口气。

  在酒吧门口,本来猛子说让项少凡跟他去当保安,项少凡当时就有一种打他的冲动。

  这尼玛的,我刚被人辞了保安工作,你又让我去当保安,难道你真的认为我就只是当保安的料吗?

  只是猛子接下来说的一句话,项少凡听了,立马浑身热血,拉起猛子就走。

  “听说那个集团在江海市是出了名的美女多,就像盘丝洞一样。”

  于是项少凡这厮就很是兴奋的跟着猛子来了。

  “要是骗我,看我不收拾你这个家伙。”项少凡威胁道。

  很快,两人就来到了怡人大厦,看着眼前外墙全部是玻璃装修的大厦,项少凡不由得眯起了双眼,这怡人大厦看起来还真挺有钱的呢。

  “我靠!看到没?俺没骗你吧?就看看这大厦就知道了。”猛子神情十分兴奋。

  而后猛子拨通了一个电话,很快大厦里面就走出了穿着保安服的中年男子,正是猛子的表哥孙安。

  “猛子,你来了?”孙安看到猛子,很是高兴的锤了猛子一拳,“快点,现在招聘已经开始了。”

  “那我们现在还来得及嘛?”猛子紧张道。

  “没事的,有我呢。”孙安笑道,而后看向项少凡,疑惑道,“这是?”

  “你好,我是项少凡,猛子的朋友。”项少凡自我介绍道,“也是跟他一起来应聘的。”

  “你也是来应聘保安?”孙安不解看着项少凡。

  项少凡虽然长得挺阳刚的,但是并不魁梧,而且神情慵懒,竟然也应聘保安?有身手吗?

  “嗯,既然来了,就一起进来吧。”孙安并不看好项少凡,毕竟怡人集团可不是那么容易进的,哪怕是保安。

  而且前段时间发生的事情,集团更是对保安要求严格。

  随后两人跟着孙安走了进去。

  一进去大厦后,项少凡发现猛子这家伙果然没有骗自己,随地都可以看到走来走去的美女。

  甚至在项少凡这个牲口看来,怡人大厦里面的保洁员阿姨都比其他地方的养眼。

  坐了电梯来到二十层后,孙安走进一个办公室拿出两张报名表给项少凡两人填写。

  填写完毕后,孙安带着他们俩来到了一个大厅。

  大厅十分大,大厅中央有一个小型擂台,此时擂台上上有着人在摔打,而旁边有着不少人在排队。

  “今天的招聘就是在那上面跟我们集团的本来的保安过招,然后看看你身手如何,就可以了。”孙安跟项少凡解释道。

  “那么简单啊?”项少凡不由得一笑。

  “简单?”孙安看了一眼项少凡,暗自摇了摇头,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那几个人保安可是特地筛选出来的,身手好着呢。”

  随后项少凡跟猛子也在人群中排队,一个又一个前来应聘的人员上擂台过招。

  项少凡觉得这些就相当于是过家家,所以觉得十分好无聊,东看西瞄的,突然这牲口双眼冒光,只见队伍前面有着一个漂亮女子坐在一张桌子前面。

  于是这个牲口就直接走了过去,来到桌子前面。

  “你干嘛?想插队啊?”一个长相魁梧,浑身肌肉的男子看到项少凡来到他面前,不由得一怒。

  “没事,我没插队,下一个就是你,我就是过来玩玩而已,队伍顺序没变。”项少凡微微一笑道。

  “哼!”肌肉男看了一眼项少凡,心中想道:算你也不敢,看你这个小身板。

  “美女?有没有觉得无聊啊?”项少凡跟前面女子打招呼道。

  丁巧歪着脑袋,一脸古怪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男子,微微一笑道:“还好,不算无聊呢。”

  “我见你一个女子坐在这里无聊,所以过来陪陪你,”项少凡很是理直气壮的说道,而后伸出手,微笑道:“你好,我叫项少凡,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了,所以要多多交流啊。”

  丁巧作为人事部部长助理,来到现场帮忙此次安保的招聘,但是没想到竟然遇到项少凡这样自来熟的人,不由得觉得好玩,伸出芊细的手,跟项少凡握手道:“你好,我叫丁巧。”

  “丁巧,聪明伶仃,心灵手巧,果然好名字。”项少凡这个牲口摸着丁巧的小手,内心一阵感叹:果然是手巧啊。

  丁巧急忙把手抽了回来,抬头望着项少凡笑道:“你怎么知道我们以后会是同事?”

  虽然项少凡长得并不弱小,而且身上有一股刚阳之气,但是并不魁梧,所以丁巧可不觉得项少凡能够通过此次招聘。

  “嘿嘿……我身手好着呢,浑身肌肉。”项少凡自信一笑,而后这牲口很是无耻的说道:“不信你摸摸。”

  “不用了,不用了。”丁巧白了一眼项少凡,俏脸有点红晕,摆了摆手道。

  “没事呢,我不会说你占我便宜的。”项少凡一脸认真的道。

  “嗯?”只是刚说完,项少凡就感到一道杀人的目光望向他,转头一看,只见远处一个身穿怡人大厦保安服的男子,双眼阴寒的盯着自己。

  “你还是好好准备吧,别待会过不了关。”丁巧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这人想占自己的便宜,还说的那么理直气壮。

  “嘿嘿……就他们这身手,我一个手就得了。”项少凡淡淡一笑,很是装逼道:“全场,有谁打得过我啊?”

  “喂,你说啥?”项少凡最后一句说出来,后面的肌肉男就一把推他,恶狠狠道:“你说什么?没人打的过你?”

  肌肉男瞪着双眼看着项少凡,还威胁似的抖了抖肌肉。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女神我来也》全本小说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356.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