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爱如惊鸿转身小说张尹欣林靳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爱如惊鸿转身小说张尹欣林靳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酒店乱情

  漆黑的夜空,没有一点星光,充满着压抑和可怕。

  霓虹五星酒店里。

  张尹欣飞快的跑进一个房间,拍了拍胸口,不知道那些小混混走了没有?

  她真的是倒霉透顶,不过就是打工晚了,就抄了一条近道回学校,居然就碰见一群小混混,打不过就跑呗,谁知道那群小痞子居然还不放过她,在后面猛追!

  “啊!”

  屋内的灯光很昏暗,一个高大的黑影向她扑过来,她下意识的尖叫一声。

  是个男人!

  张尹欣心里一惊,双手抵在男人坚硬的胸膛上:“你是谁?干、干什么?”

  “干你!”男人的声音有些嘶哑。

  张尹欣猛的睁大眼睛,还不等她反应过来,铺天盖地吻便落下来,脖子,锁骨……

  男人疯狂而强势,让她毫无招架之力。

  突然,身体里窜出一种奇怪的燥热,来势汹汹,她下意识撕扯自己的衣服。

  怎么回事?她的身体怎么这么热……张尹欣突然想到了之前张萌萌给她喝的那杯饮料。

  张萌萌!

  张尹欣咬牙切齿,不过最后的理智还是被燥热吞没。

  男人抚摸过的地方,一阵冰凉,她舒服的胃叹一声,顺势抱的更紧。

  沉沦就沉沦吧,她实在太难受了。

  黑暗中,两人纠缠在一起,男人抬起那布满情欲却又暗藏锋利的眼神睨了张尹欣一眼,然后落下冰凉而疯狂的吻。

  晨曦微露,稀疏的阳光透过落地窗调皮的钻进屋内,屋内的豪华布局显露无疑。

  女人五官精致,碎发夹杂着汗渍轻贴在额头上,可以想象昨晚是有那么的疯狂。

  男人的眸光越发深邃,是意外还是刻意安排?

  “查到了吗?”男人的声音低沉,却不怒自威。

  “查到了。”助理历天有些紧张,百密一疏,昨天晚上还是让人钻了空子。

  “说。”

  历天调整了一下呼吸,才慢慢的道来:“和总裁猜想的一样,是公司里的那群高层自导自演的一出戏。他们安排这个女人上了您的床之后,再安排这个女人怀孕,到时候会请记者曝光,让您在A市名声尽毁,这样他们就有理由把您拉下台!”

  “老狐狸!”男人目光微寒,嘴角带着丝丝讥讽,走到一边,拿起床头柜上精致的香炉,“昨晚,就是这个让我中计了?”

  “是……”

  “总裁……”历天欲言又止。

  “快说!”男人眼中闪过一丝狠戾,他居然就这样被那群老狐狸设计了!

  “这个女人不是高层安排的那个女人,是半路杀出来的。现在那些高层还不知道自己的计划出了纰漏。”

  “呵,有意思。精心布置的一切却被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打乱了。历天,你知道该怎么做!这次,我一定要将他们一网打尽!”男人语气中充满了势在必得。

  “是!”

  历天走后,男人拿出平板电脑,手指翻飞间,上面的资料就跃然纸上。

  男人漆黑如墨的眸子微动,转头看着床上依然熟睡的女人,嘴角勾起一丝微凉的笑意。

  “嘶!”张尹欣疼的倒抽了一口气。

  好疼!

  全身的每一处骨头都疼,好像车子碾碎,又重新组装,下身更是像被活生生的撕裂开来,火辣辣的疼。

  男人看见女人疼的把脸蛋皱的跟个包子,漆黑的眸子波光艳涟,昨夜在突破那一层薄膜时,他也有些意外。

  “醒了?”

  张尹欣心里一惊,转头警惕的看着坐在床边的男人:“你是谁?”

  “和你共度一夜的男人。”林靳嘴角勾出一个邪魅的笑容。

  张尹欣怔愣的看着男人邪魅的笑容,混沌的脑逐渐清明起来,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提醒着她,身上的剧痛在叫嚣着:

  她确实被人睡了,还是一个陌生人!

  而她,只能打碎银牙往肚子里面吞,谁让她闯进了别人的房间。

  调整好了心情之后,张尹欣抬眸看着那个男人:“昨天晚上的事情是个意外,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不会缠着你,也请你不要打扰我,出了这个门,我们谁也不认识谁!”

  男人略微惊讶的看着张尹欣,显然没想到她会这么说,过了一会儿才说:“我会对你负责。”

  张尹欣讥笑:“负责?怎么负责?被你包养?还是做一个见不得光的地下情人?”

  “我娶你。”男人低沉的嗓音带着魅惑人心的力量。

  张尹欣错愕了一下,心脏猛的漏了一拍。

  昨晚看不清男人的面容,但也清楚的感受到了男人强大的气场,今天一看才知道什么是惊为天人。

  精致立体的五官,浑然天成,一身西装加身,难掩的矜贵和霸气,举手投足间一股上位者的气势,怎么可能会娶一个仅仅是睡了一觉的陌生女人?

  环顾四周,她这才发现这是一个豪华套房,这个男人应该很有钱吧?

  “为什么?”张尹欣疑惑的问。

  “因为我对你……的身体很满意。”男人故意停顿了一下,满眼戏虐,他突然想知道这个小丫头被调戏了,会是什么反应?

  张尹欣的脸瞬间涨红,满脸羞愤。

  衣冠禽兽!

  “这个理由,你满意吗?”

  “不满意!”张尹欣冷冷的说,“想让你身体满意的女人,你可以去夜总会!以贵先生的姿容和不俗的气质,相信有很多人趋之若鹜,前仆后继!”

  说完,直接背过身去穿衣服。

  林靳锐利如鹰的眸子迅速闪过一丝不悦,这女人到底知不知道他是谁?还是……在欲擒故纵?

  纯白的薄被遮住了她的下身,但是那光滑白皙的裸背却让人浮想联翩,这个女人胆子很大!

  “你在欲擒故纵?”

  “呵!”张尹欣转过身看着他,“对你,没必要!”

  这绝对是赤裸裸的挑衅。

  林靳漆黑眸子平静的看着张尹欣,并不动怒。

  若是她被人破了身子还不生气,反而殷勤巴结他,他反倒要怀疑这是个圈套了。

  试探完了,从床前的柜子里拿出一份文件,直接扔给张尹欣:“这是婚前契约,你嫁给我,只要你安分守己,我保你一生荣华,但是千万别动不该动的心思,比如,你只是林氏集团名义上的夫人,没有任何实权!”第2章 三无女人(1)

  他娶她,是因为要利用她将那些老狐狸一网打尽,他试探她,是不希望自己的计划出纰漏。

  结果证明,他很满意。

  张尹欣看着手里的文件,心里翻起惊涛巨浪,自己这是招惹了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你是林靳?”张尹欣转头看着他。

  林靳剑眉微挑,惊讶道:“你不知道?”

  眸中划过一丝了然,难怪,他说娶她的时候,她面无波澜,甚至想也不想直接拒绝。

  “现在知道了。你是林氏集团的总裁,一个商业上的传奇,但是你为什么要纡尊降贵的娶我一个三无女人?无身份,无背景,无美貌!”张尹欣波光滟潋的双眸带着审视。

  林靳看着女人警惕的模样,唇角一勾,魅惑而冷酷的轻笑道:“你是孤儿,虽然被人领养,但是领养你的家人对你并不好,从小到大,你的学费都是自己赚的。还有一个月,便是高考,以你优异的成绩,上你心仪的重点大学完全没问题,但是你缺钱!”

  男人冷酷直白的说完。

  张尹欣心里咯噔一声,他是怎么知道的?

  双手紧紧的握成拳头,在平折干净的文件上留下深深的褶皱。

  转过头,愤怒瞪着男人:“你调查我?”

  “我只是对我妻子做一个简单的了解。”

  张尹欣瞪着他,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他早已是千穿百孔!

  男人看穿她的眼神,就像扒光了她的衣服,让她浑身赤裸的站在他的面前,心里一股羞愤和怒火在交织着。

  “你知不知道这是窥探别人隐私,是犯法的!”

  “你是我的妻子,不算别人。”男人轻靠在椅背上,轻飘飘吐出。

  “我不是你的妻子,也没打算要嫁给你,做你的妻子!”

  “你会答应的。”

  张尹欣突然感觉有些挫败,无论她多愤怒,男人依旧是云淡风轻的模样,让她觉得自己好似一个跳梁小丑。

  这人是变态吗?为什么非要让她做他的妻子,是有多缺爱?

  张尹欣深呼吸几口气,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试探着说:“如果你是因为睡了我,深感愧疚而娶我的话,你完全不必要这么做,我知道你昨天晚上也是被下了药的,所以我们只不过是互相解脱!”

  林靳嘴角勾起一丝冷笑:“好一个互相解脱,但我并不这么以为。”

  “所以,你要坚持娶我吗?”

  林靳漆黑的眸子看着她,没有说话,像是默认。

  张尹欣突然抬眸,直视林靳漆黑深邃的眸子:“你是不是还有别的目的?”

  男人的双眸如幽深的湖水一般波澜不惊,带着丝丝讽刺,轻笑道:“你觉得你身上有什么是能让我所图的?”

  张尹欣一噎,的确,她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有什么是能让他堂堂林氏集团总裁图谋的?

  身体,比她容貌身世好的女人他身边应该从来不缺。

  张尹欣翻身下床:“是,我是缺钱,但是我还没有缺钱到出卖自己的地步,恐怕要辜负林大总裁的好意了!”

  身上的剧痛袭来,她疼的直冒冷汗,却倔强的抬头挺胸,故作镇定的往外走。

  林靳把她的表现尽收眼底,漆黑深沉的眸子中闪现着浓厚的兴趣。

  张尹欣慢慢的走到门口,打开门,却被外面的人拦住。

  张尹欣转头,看着林靳,苍白的脸上笑魇如花,水灵的眸子闪耀着流光溢彩,可是林靳分明看见了她眼底一闪而逝狡黠。

  “我想堂堂林氏集团的总裁,还没有到要逼婚我一个小女子的地步吧?”

  林靳薄唇微泯,目光戏虐。

  这个女人很聪明,知道用激将法刺激他?可是,她似乎低估了他。

  张尹欣继续纯真无害的笑着,心里却忐忑非常。

  说不害怕是假的,这个男人看着矜贵迷人,但是眼里暗藏的锋利却让她心惊,这个男人很危险!

  室内的气氛徒然变得紧张起来。

  张尹欣快要被这紧张的气氛逼疯时,林靳开口了,但是那深沉锋利的眼神却分明带着洞察她想法的笑意。

  “让她走。”

  门口的两个黑衣保镖立马让路。

  张尹欣看了他一眼,忍着身上的剧痛逃也似的离开这个一时间令她窒息的地方。

  走出酒店外,她才真正的松了一口气,突然一个电话袭来,让她刚刚安放的心再次窒息起来。

  “死丫头去哪里了?快点给我回来!”李如芬一开口就是尖锐的质问。

  “我在学校。”张尹欣揉了揉太阳穴,她现在浑身疲惫,实在没有功夫应付这个难缠的女人。

  “给你半个小时,你要是敢不回来,我就亲自去学校找你!”说完,直接挂断电话。

  张尹欣看着挂断的手机,双眸闪过一丝恨意,就知道拿她的命脉威胁她!

  她是她的养母,从收养她以来,只有无尽的谩骂和利用。她任劳任怨、过着鸡狗不如的生活也快十年了,是时候了。

  张尹欣闭上眼睛,掩去眼中的泪水,不知道这次急着叫她回去又是为了什么?

  拦了一辆的士,上车,扬长而去。

  酒店顶层,一双深邃的目光一直追随着那辆车,林靳薄唇轻启:“我想要的,从来都会得到。”

  张尹欣回到家,就看见李如芬端坐在沙发上,似乎正在等她。

  “我回来了,有什么事?”张尹欣微微抬眸,冷漠又疏离的说。

  “死丫头,你这次可走运了,有个大公司的老总看上你了,只要你嫁过去,保证你后半辈子吃香的,喝辣的!”李如芬在满脸褶皱堆积下的那双细小的眼睛闪现着计算的光芒。

  “妈,我还未成年,更何况我还想读大学,不想嫁人。”张尹欣微微敛目,长长的睫毛遮住了眼中的讥讽。

  “你一个女孩子家家读那么多书干什么,将来来不是要嫁人?读大学多花钱啊!我告诉你,我是绝对不会出这个钱的!”

  “我大学的费用会自己想办法,不会要你们一分钱,但是我不想嫁人!”

  开玩笑,她还有一个月才满十九岁,与其说是嫁人,不如说是想卖了她。第3章 三无女人(2)

  “嫁不嫁人的事情由不得你!”李如芬转过身子,从茶几下面拿出一个包装袋,“上楼,把衣服换上,然后跟我去见于总!”

  张尹欣冷漠的看着李如芬,没有伸手接。

  “你最好听我的话,不然我就到你学校大闹一场,你说你还有没有优秀学生保送重点大学的资格?”李如芬得意的笑着。

  张尹欣紧握拳头,指甲插入手心,她都毫无知觉。

  她必须考上重点大学,才能摆脱她的控制,只有一个月了,这么多年她都咬着牙忍过来了,不能功亏一篑!

  再次抬眸,纯净的眸子里不再有怒火,淡漠又乖顺的接过她手中的袋子:“好。”

  回到房间,张尹欣洗了个澡,才感觉自己又活过来了。

  李如芬给她的包装袋里是一件火红色的V领紧身短裙,布料少的可怜,胸前的乳白若隐若现,下身的裙摆只要稍稍一用力就可以走光。

  张尹欣再次被气笑了,李如芬是有多饥渴?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把她推销出去吗?

  就差在身上贴个标签,说自己是出来卖的。

  穿成这样,今晚恐怕不止是相亲这么简单。

  “于总可是林氏集团的部门总管,你一会儿嘴巴放甜点!”李如芬像个不停歇的麻雀从上车开始就在她耳边叽叽喳喳的。

  张尹欣继续闭目,无动于衷。

  “以后你可是穿金戴银,过不完的好日子!也不知道你是走了什么狗屎运,”

  张尹欣睁眼斜睨着她:“要不然,我把这个好事情留给妹妹?”

  李如芬一噎,脸色有些难看,没有再说话。

  张尹欣嘴角划过一个讥讽的弧度。

  她女儿喜欢林智浩,她会想办法让她女儿嫁入林家豪门,是绝对不会让她跳火坑的。

  包厢门口,李如芬扯了扯她的手臂:“开心点,别一副死了爹妈的样子!”

  张尹欣直接甩开她的手,推门而入。

  被人卖了,还要开心点给她数钱?做梦!

  一进门,李如芬就对着一个秃头的老男人热络的说:“于总,让您久等了!尹欣知道了今天要来见您,高兴的在家里打扮,所以耽搁了时间,希望于总不要怪罪!”

  张尹欣在身后听的嘴角直抽抽,她是瞎吗?哪只眼睛看见她开心了?

  “不介意,不介意!快点来坐啊!”于总见到张尹欣的眼睛立马就直了,上下打量着她。

  张尹欣身着红色贴身短裙,一双修长白皙的双腿显露无疑,胸前若隐若现,恨不得把眼珠子粘在她身上。

  张尹欣皱眉,想绕开,李如芬却突然上前迫使她坐在老男人的旁边,同时在她腰间掐了一把,泛着泪光眸子飞快闪过一丝戾气。

  “这孩子,还害羞了!”李如芬笑着坐到她旁边,好钳制她。

  张尹欣觉得李如芬不去做妈妈桑真是可惜了。

  李如芬牵着她的手,上演母子情深的戏码,而色老头一直猛盯着她的胸口和屁股,张尹欣只觉得一阵恶心。

  “于总,你们慢慢聊,我去上洗手间!”李如芬起身离开,离开时还不忘特地关上了门。

  张尹欣看着她的背影,冷笑一声,恐怕上了洗手间就不回来了吧!

  把她一个丢在这里和一个老色狼周旋,用意再明显不过了。

  她不动声色的往旁边挪了挪,结果那色老头立马见缝插针,又贴了上来,摸着她的手笑眯眯的说:“尹欣啊,我们的事,想必你妈都已经跟你说了吧,你放心,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对你的!”

  张尹欣看着色老头油腻腻的模样,恶心想吐,猛的站起来,后退一步:“于总,请自重!还有,这是我妈的决定,我并不知情,我现在可以清楚的告诉你,我是绝对不会嫁给你的!”

  于总刚刚还笑眯眯的脸色倏的冷凝下来:“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你妈已经收了我的钱了!”

  张尹欣浑身被气的发抖!

  那个女人,居然已经收了钱了!

  这算什么?卖女儿吗?

  抬眸,冷冷的看着色老头:“既然是她收了你的钱,那你就让她嫁给你!我,你想都别想,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你……”色老头起身扑了过来,“老子今天在这里强了你,看你还怎么嚣张!”

  别看老头一副外强中干、纵欲过度的模样,但是力气却大的惊人。

  张尹欣被老头钳制,放倒在桌上,以一个极其侮辱性的姿势把她压在身下,背撞到桌上,顿时疼的眼泪汪汪。

  张尹欣的瞳孔闪过一丝害怕,泛着水光的双眸疯狂滋长着仇恨,强烈的悲愤和羞辱变成一滴清泪划过眼角。

  不!

  张尹欣拼命反抗,突然手碰到了桌子上的红酒,想也没想,迅速抓起红酒用力往色老头头上砸去。

  “砰!”

  红酒碎裂的声音伴随着男人的惨叫。

  张尹欣怔怔的看着男人滑落在地,紧紧抓住手中的酒瓶,仿佛是她的救命稻草。

  张尹欣突然被抽空了力气,跌坐在地上,双眸死死的锁着那个昏死的男人。

  他不会死了吧?

  颤抖的伸出手指摸了摸他的鼻息,紧紧提起的那颗心顿时放下了。

  他还没死。

  她颤抖的缩成一团,过了一会儿,慢慢从地上站起来,跌跌撞撞的逃出这个包厢。

  刚出门便看见了李如芬那个女人正从对面走来。

  张尹欣心里一惊。

  转头看着隔壁的包厢,一把推门而入。

  屋内两个对立而坐的男人似乎在交谈什么,被她打断,齐齐的向她看过来。

  张尹欣惊讶的睁大眼睛:“怎么是你?”

  上午才刚刚摆脱并说再也不见的男人,不过短短几个小时,又再次遇上了。

  是巧合还是……

  张尹欣瞪着他脱口而出:“你跟踪我?”

  一想到男人的疯狂,她就觉得可怕。

  她这算是逃了虎口,又入狼窝吗?

  林靳走到她面前,嘴角勾起饶有兴味的笑容,矜贵迷人:“这句话该我说吧,你是不是因为早上拒绝我的事后悔了,所以才跟踪我?”

  眸中泛着一丝疑惑,他确实是来这里跟踪人的,是公司里一个参与陷害他的高层人物,她怎么会在这里?第4章 领证

  张尹欣皱了皱眉头,犹疑的看着他:“你真的没有跟踪我?”

  “你说呢?”

  张尹欣紧张的心慢慢放下,看来真是巧合,不然如何解释他一个堂堂的跨国公司的总裁会跟踪她一个三无女人?

  “抱歉,打扰到你们谈事了,我只在这里呆了一会儿,一会儿我就出去,你们……继续?”

  林靳居高临下的看着女人亮若星辰的眸子带着祈求的看着他,他薄唇轻启:“你觉得我为什么让你在这里呆一会儿?”

  张尹欣瞪着他,好歹他们也算是有一夜的露水情缘,帮个忙又怎么了?提上裤子不打算认账了?

  她正打算说什么的时候,耳边传来男人冰冷透着寒意的声音。

  “你这身是怎么弄的?”

  林靳立马收起了嘴角的笑容,目光如刀子般锋利。

  张尹欣看见男人突如其来的怒气,吓了一跳,低着头,含糊其辞的说:“没、没事,就是刚刚不小心摔了一跤。”

  “是吗?摔一跤会把衣服撕烂?”林靳毫不留情开口的讽刺。

  她胸前的衣服被撕烂,性感的锁骨和乳沟若隐若现。

  张尹欣这才反应过来,尖叫一声,双手环胸。

  感受着男人的目光,她觉得异常骸人,没有任何情欲之色,冰冷异常。

  “谁干的?”男人压低了嗓音。

  想到刚刚发生的事情,张尹欣鼻子一酸,眼看着要流泪,却被她硬生生的逼了回去:“没、没谁,就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倒的!这 是我自己的事情跟你没关系!”

  好一个没关系!

  林靳心里因为这句话瞬间涌起滔天怒火,但是在看见她那双有些泛红却拼命的抑制泪水倔强的眸子,心里突然一软。

  “啊!你干什么?放下我!”

  林靳拦腰抱起张尹欣,转身往屋内走去,冰冷的声音也随之响起:“历天,去准备一套衣服!”

  “是,总裁!”历天眼神闪烁了一下,然后离开。

  林靳的手臂沉稳有力,轻轻的把张尹欣放到了沙发上。

  “你干什么?”张尹欣往沙发里面一缩,警惕的看着林靳。

  林靳看着张尹欣这个样子,心里的怒气瞬间消了几分,看着张尹欣暧昧的说:“放心,我不趁人之危欺负伤员。”

  张尹欣的心顿时放下。

  “以后,我们有的是时间慢慢做。”

  “……”

  无耻!

  但是从这个长相妖孽的男人嘴里吐出暧昧的话,却不让人反感,反而格外的赏心悦目。

  张尹欣轻轻叹了一口气,这果然是一个刷脸的时代。

  男人拿出一个医药箱,伸手轻轻握住她的手,她反射性的抗拒,但却听到了男人温柔磁性的声音:“别怕,我不会伤害你。”

  张尹欣对上男人幽深的双眸,只觉得很安心,心里的那一层防备一点点放下。

  她这时候才发现,自己的手心不知何时被划伤了,隐约还有玻璃渣子陷在里面,看起来鲜血淋漓。

  应该是刚刚用红酒瓶子砸那个男人的时候,碎片不小心划伤了自己的手心。

  男人看着女人手心里的伤口,幽冷的眸子划过一丝心疼,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不过,她不愿意说,他也不想逼他。

  男人小心翼翼的处理着她手心的伤口,从这个角度,她可以看见男人剑眉下,一双深邃而专注的眸子,那认真的模样,让她心一暖。

  一股暖意丝丝扣扣的传入她的心底,然后传遍四肢百骸。

  对于一个孤儿来说,被珍视的温情。是异常珍贵的。

  “嘶……”手上的痛楚让她倒吸了一口气。

  林靳看见她强忍着疼痛倔强的模样,心里微动:“疼就叫出来,我不会笑话你的。”

  “还好。”

  林靳微征了一下,盯着伤口的眸子变得深邃起来,手上的东西更加轻柔。

  张尹欣只觉得手心的灼痛寒顿消大半,心里划过一起怪异的感觉。

  她看着男人,突然觉得这个男人也没有那么讨厌了。

  “林靳。”这是她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叫他的名字。

  “嗯?”

  “我嫁给你,可好?”

  林靳嘴角微勾,轻轻的在手上绕了一圈纱布:“为什么?”

  然后抬头看着她,一如她在酒店里问他那样。

  同时心里泛起了一丝疑惑,以她这倔强的性子怎么会突然改变主意?

  想到她的害怕祈求、身上破烂的衣服、手心上的伤口,深邃的眸子带着丝丝冷冽。

  “因为……我改变主意了!”少女笑的明眸皓齿,可似乎他好像看见了笑容背后的心酸。

  “你上午不还义正言辞的拒绝吗?”

  “我可以反悔,不是吗?”张尹欣理直气壮的说。

  他轻笑。

  很好,反悔都能毫不囧迫,反而理直气壮,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女人。

  最后一圈纱布缠绕好了,林靳起身,坐在她身旁,虽然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但却散发着语无伦次的优雅和贵气。

  “谢谢。”张尹欣认真的感谢他。

  虽然她对这个男人依旧没有太大的好感,但是这个男人始终帮了她,她一向恩怨分明。

  她绝对不会听从李如芬的安排,让她拿着用自己的幸福去换取的利益。

  反正她的人生注定被毁,嫁给谁不都一样?

  似乎,嫁给这个男人也不错,至少,是她自己选择的,不是再像以前一样犹如一个木偶, 任人摆布。

  “嫁给我,不会是错误的选择。”林靳冷酷的说道。

  从现在开始,她就是他林靳的女人,世界上也只有他能欺负!

  无关情爱,这只是属于一个自负强大男人的占有欲作祟。

  张尹欣笑笑,并没有当真,突然对着林靳认真的说:“林靳,以后你要是喜欢上别人了,就告诉我,我不会缠着你的。同理,如果我喜欢上别人了,你也放过我,好吗?”

  林靳幽深的眸中倒映着张尹欣祈求的眼神。

  “好。”声线低沉,自带磁性,十分悦耳。

  见林靳答应了,张尹欣突然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

  多年之后,她想起这个约定,只觉得好笑,她当初怎么会傻到相信这个狡猾如狐狸的男人的话呢?

  “我们现在就去领证。”男人起身,从沙发站起来。

  第5章 打架

  张尹欣惊讶的睁大眼睛:“现在?”

  “不然呢?”男人高她一个头,狭长的眼眸睨着她。

  “会不会太快了?”

  前脚才刚说结婚,下一秒就要领证了?

  “你还想反悔?”

  看着男人眼中透露的危险,张尹欣吓的连连摇头:“不是,不是!我现在还未成年呢,怎么领证?”

  林靳幽深的眸子散发着淡淡的光泽,嘴角轻泯:“这个我来搞定。”

  “身份证带了吗?”

  比起林靳熟练老成的样子,此刻的张尹欣就像一个乖巧的小白兔,连忙点头:“带了。”

  “你随身携带?”林靳幽深的眼眸有些惊讶的看着她。

  张尹欣有些尴尬的点点头,他会不会认为自己是有备而来?

  自从知道了李如芬动了要嫁她的心思,所以她半夜闹着被毒打的危险,用一个假的户口本,把真的换出来了,怕被发现,所以一直随身携带。

  林靳低头看着少女脸上点点红晕,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心情也愉悦了不少。

  “总裁,衣服拿来了。”历天在门口看着这一幕,有些尴尬。

  林靳看着少女:“你手受伤了,要不要我帮你?”

  张尹欣脸倏的一红,低头跑开。

  当林靳看见张张尹欣那一刻,深眸闪过一丝惊艳。

  白色连衣裙,款式简单,灵气逼人,一双纯净灵动的眸子,好似一个不小心坠入人间的精灵。

  两人对立而坐,张尹欣看着手中今天早上的文件,抬眸,看着林靳。

  “我想再多加一个条件!”

  林靳的眸子瞬间变得冷冽锋利起来,看的她心里一惊,不过还是鼓起勇气说道:“你不可以强迫我做任何我不愿意的事情,包括,上床!”

  她可还记得早晨在酒店的时候,这个男人说很满意她的身体。

  她是把自己卖了,但还是要留下那最后的尊严。

  林靳锐利的双眸闪过错愕,薄唇一勾:“可以!”

  张尹欣的心才算是放下来了。

  闭上眼眸使劲压下心里的委屈和酸楚,在文件上面龙飞凤舞写下三个大字。

  “张尹欣?”林靳修长的手指拿着文件,略有些冰凉的话语从他的薄唇中吐出。

  “嗯。”

  她是跟着孤儿院的院长妈妈姓的,即使李如芬多次要求她,她也不曾改姓。

  她恨李家的每一个人,还有一个月,她就摆脱他们控制了,她再也不会和他们扯上半点关系。

  张尹欣坐在车上,低头看着手里新鲜出炉的红色小本,心里五味杂陈。

  她,这样就结婚了。

  她不知道那个男人用了什么办法,即使她还有一个月才成年,但是还是把结婚证给领了。

  她隐隐觉得这个男人没她想象中那么简单。

  “现在要去哪里?”正在驾车的林靳问道。

  “送我去学校吧。”

  一路无话,显得有些诡异,一点不像新婚夫妻的样子。

  张尹欣在心里苦笑,本来就是一个只见过两面的陌生人,他们之间能有什么话?

  “晚上我来接你。”张尹欣下车后,林靳缓缓摇下车窗,五官棱角分明,眼神锐利深邃。

  “不用了,我住宿舍。”张尹欣连忙拒绝。

  “从今天开始你就搬到我那去住,晚上我回来接你,乖乖等我。”

  说完,直接驾车扬长而去。

  “……”这个男人怎么这么霸道?从始至终都不问一下她的意见!

  一想到晚上去他那里住,每天和他相处在一起,她心里就发毛,从心底里抗拒。

  但他似乎很强势,还说一不二,她该怎么做?

  张尹欣一边往宿舍走,脑海里不断盘旋着这个问题。

  “尹欣!”好友安晨跑过来,面色有些复杂的看着她:“七七,你没事吧?”

  张尹欣迷茫的摇摇头:“没事啊。”

  安晨正要说话,却突然被打断。

  “在外面浪了一晚上终于舍得回学校了?”张萌萌的身后带着几个小太妹走过来,双手环胸,盛气凌人的看着她。

  张尹欣狠狠的皱了皱眉头:“张萌萌,你胡说八道什么!”

  学校里鄙视她的人有很多,张萌萌是最讨厌她的人。

  张萌萌嗤笑一声:“我昨天看见你和一群不三不四的小混混混在一起,你不会是出去卖了吧?”

  张萌萌故意大声的说,周围的人瞬间围了上来看热闹。

  张尹欣握紧拳头,她没有找她算账,她却上门挑衅了,真当她好欺负吗?

  张萌萌继续大声说道:“我知道你是孤儿!却没想到你行为这么不检点,做简直是辱没我们学校的校风!”

  张尹欣紧咬着牙齿,接受众人异样的眼光。

  张萌萌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她是孤儿以后,就一直拿这个事情打击她。

  “看起来一副清高的模样,原来也是一个烂货!”一个长的有些猥琐的男人说道。

  张尹欣冷眼看着那个男人,心里却一阵失望,没想到今天插她刀子的居然是一直追求自己的人!

  “石末,你个渣男!”安晨气不过指着那个男人的鼻子骂。

  “不干不净,还特么装清高!”

  “你……”张尹欣一把拉住了要上前揍人的安晨。

  “既然知道他是狗,就没有必要和狗一般见识,自降身份!”张尹欣冷冷的说。

  安晨听了之后,哈哈大笑,挑衅的看着那个男人,这才是她认识的张尹欣嘛!

  “张尹欣!都到这种时候了,还在这里装清高,长着一张处女脸,其实就是一个被玩烂的货!”

  张萌萌的话音刚落,只听见“啪”的一声,让刚刚还议论纷纷的人群瞬间安静了下来。

  张尹欣凑到张萌萌耳边冷声说:“我也没有见过比你更无耻的人了,你给我的饮料被下了药的吧?”

  张萌萌的脸被打偏了,正要发作时,听到这句话,眼底闪过一丝心虚:“我什么时候给你饮料了?”

  张尹欣冷笑,没想到张萌萌居然否认的这么干净。

  “你敢打我?你个臭婊子!”

  或许是作为一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被人在众目睽睽之下打了耳光心里的不甘和愤怒,也或许是因为张尹欣的话而心虚,张萌萌突然上前对着张尹欣撕打。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爱如惊鸿转身》全本小说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339.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