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来生再言续小说陆倾雪萧厉谦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来生再言续小说陆倾雪萧厉谦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怎么不看看自己有多脏?

  凌晨三时。

  “陆医生,三号病床一台加急手术,孕妇大出血昏迷,目前血压很低!”

  陆倾雪一身白大褂,纤眉微蹙,高跟鞋踩着一地的血渍来到抢救室门口。

  斜倚着墙壁的男人身影冰凉,熟悉而刺痛。

  他两指间淡淡夹烟,慵懒地掀眸望她一眼。

  这个人,陆倾雪再熟悉不过,是与她夫妻七年的丈夫,萧厉谦。

  “这月已经是第三个女人了。”陆倾雪声音淡淡,冷漠如同事不关己,“看来萧先生很喜欢给我提供加班工资。”

  萧厉谦轻慢一笑,走到她跟前,手指凌厉地捏住她的下颌,紧攥:“丈夫一个月睡了三个女人,陆医生便这么高兴?”

  陆倾雪紧抿唇瓣,他手上一股女人流产的血腥味,摸在她脸上,让她下意识皱眉后缩。

  “嫌脏?”萧厉谦冷笑了一声,轻蔑地左右晃了晃她的脸,“怎么不看看自己有多脏?”

  “萧厉谦!”

  陆倾雪颤抖着,终于忍无可忍地冷喝一声。

  数秒后,她深吸了口气转过身,闭了闭眼,对旁边吓住的护士道:

  “带萧先生签署手术同意书,准备五分钟后手术,刻不容缓。”

  她向来镇静得很快,敛着白皙精致的脸颊,利落地戴上口罩。

  萧厉谦冷眸紧紧随着她,眼中压抑着乌云,他真恨不得撕碎这女人永远对他疏离的外表。

  又是一场三小时的手术,凌晨7点,天还微微亮。

  “陆医生,萧先生说在201病房等您。”

  陆倾雪刚从手术室出来,整个人疲乏不已,她只想好好睡一觉。

  但她还是不得不敲门,走进去,

  陆倾雪微微眯着眸,望着立在窗台处颀长笔挺的身影。

  “她已经没事了。”她的声音空洞无力,一颗心早已麻木。

  萧厉谦缓缓回头,漆黑淡漠的目光如冷箭:“脱。”

  陆倾雪眼眸微凝,颤抖往后退了一步,用轻得几近哀求的语气:“萧厉谦,我已经很累了……”

  “是你自己脱,还是我动手?”

  陆倾雪咬紧干涸的唇瓣,用力攥住衣角。

  紧闭上眼,她含着屈辱的泪,一件件褪去身上的衣物。

  男人缓步上前,轻冷一笑,毫无顾忌地扣住了她的腰,没有任何预料地刺入她的身体。

  陆倾雪疼得整张脸发白,手指死死抠住他的肩膀,却坚持着不呻-吟一声。

  她在他眼中,从来都是这么不堪。

  高兴时哄她一句,不高兴时玩弄两下,欣赏她痛苦的神情,便是萧厉谦最大的爱好。

  “疼?”男人冷笑了声,手指冷硬地揉着她的发丝。

  陆倾雪脸色苍白,倔强地摇了摇头。

  痛到极致,但她知道,自己根本没资格说疼。

  他们是一对不合拍的夫妻,不仅感情不顺,就连床事也没有任何愉乐。

  陆倾雪闭上眼睛,心中的疼痛加剧,也许从一开始,他们根本就不该有所纠缠。

  可命运偏生对她残忍,她死心塌地爱了他那么多年,换来的凌辱却一次比一次剧烈……第2章 哪怕为了儿子也得忍

  然而,萧厉谦根本不给她痛苦的机会,轻咬着她耳垂沉声道:“你的宝贝儿子今天输液费又是六位数起,你不挣点给他?”

  提起她的孩子,陆倾雪死灰般的脸才忽然有所反应,眸中盈着泪,咬唇望着他,嘶哑着声音央求道:“你别停他的药……”

  萧厉谦淡漠地压低唇角,眸中眯着一股寒气。

  这个女人,只有在谈论起那个孽种的时候,才知道求他。

  “那要看你怎么表现了。”

  陆倾雪皱紧眉头隐忍,慢慢顺从地躺下,闭上眼,任他肆意索取。

  她在心中一遍遍地告诉自己,哪怕是为了她的儿子糖豆,也要忍。

  这么多年,她不都是这么过来的么?

  ……

  时间不知过去多久。

  陆倾雪撑着酸痛的身体从病床上爬起,呆滞望着空荡荡的四周,恍惚觉得跟萧厉谦做的一切都是梦。

  她自嘲笑了笑,他向来都是如此,该做的做完,提了裤子就走,简直是混蛋中的极品。可她偏偏就爱惨了这个混蛋男人。

  “太太醒了,这是萧总吩咐我给您服的药。”

  是萧厉谦身边的方助理在说话,他恭敬上前,两枚药片安静地摊放在掌心。

  陆倾雪淡漠扫了一眼,嘲讽笑出声。

  避孕药。

  萧厉谦就这么怕她怀上孩子?

  她手指瘦弱,拿过药,仰头狠心吞入腹中。

  她固执地没有喝水,任凭药片干燥地滑过喉咙。

  “走吧,太太,我开车送您回家。”

  陆倾雪点头,如同一个木偶般任人操控。

  医院门口,宾利车内,陆倾雪看着男人侧颜冷硬分明,淡漠懒散地抖了抖烟。

  “妈妈!”

  突然,糖豆熟悉而稚嫩的声音传来。

  陆倾雪身体一震,生怕自己听错了,眼眶湿润大片,又急又喜地朝着声音的源头飞奔而去。

  糖豆跳下了车,兴奋地冲到她怀里。孩子瘦小的胳膊没什么力气,却还是将她用力地搂紧,生怕妈妈下一秒就要离开。

  陆倾雪低头捧着他的脸颊,颤抖着哽咽开口:“糖豆乖,让妈妈看看,怎么又瘦了。”

  她的糖豆才5岁,却长得比同龄孩子瘦小多了。

  他患有先天性白血病,生产当初,医生说能活下来都是奇迹了。

  “妈妈,糖豆太想你了,想到吃不下饭。”

  他糯糯的声音紧贴着她的耳朵,在故意撒着娇,黏她不行。

  陆倾雪咬咬牙,没忍住眼泪瞬间涌了出来。

  “对不起,都是妈妈不好……”陆倾雪用力捂住唇瓣,哽咽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是个无用的母亲,她只恨自己不能每时每刻都陪在他身边。

  也知道,这次跟他的见面会是短暂的,只不过是萧厉谦给她的一点“奖励”,罢了。

  陆倾雪抬起头,便触到他那双淡漠泛寒的眼。

  然后,只见他手指轻动了下。

  瞬间,不知从哪来的两个彪形大汉,抓住孩子的胳膊和肩膀,硬生生从她的怀中抢走!

  “妈妈!你们别抓我!我要妈妈!”

  小孩子到底还是无法接受分离,扯着嗓子大哭着,可力气不足很快就嘶哑了下去。第3章 还敢问我为什么?

  “糖豆!”

  陆倾雪大脑被蛰痛了一下,血红了眼睛冲向那群彪形大汉,试图抢回孩子。

  可最终也只是徒劳。

  她无力跌坐在地上,只能眼睁睁看着糖豆被塞进面包车内,离开。

  她的大脑被抽空了一般,无助地抱着自己的膝盖,眼底空淡的满是绝望。

  这样的日子,到底到底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眼前车门打开,男人不悦地低声:“滚上来。”

  陆倾雪咬牙抹去眼泪,努力稳住双脚颤抖,俯身上车。

  没有抵抗,他的命令就是圣旨,是能见到糖豆的唯一办法。

  车子前行,陆倾雪缩在角落里,脑袋无助靠在窗户上。

  男人在她身侧,唇角微张,薄烟徐徐而溢:“医生昨日给我电话,说糖豆心理素质不佳,光是护工陪着他不够。”

  陆倾雪听着他的话,揪心地抓紧了衣服。

  她不敢想象,糖豆那么小的孩子,每日会有多想她,会经历着怎样的痛苦……

  “今天起,曼凝会陪着她。”

  萧厉谦这句不痛不痒的话说出口时,陆倾雪懵住了。

  随即下一刻,她听见自己颤抖不止的声音:“你疯了!萧厉谦,我不同意!才是糖豆的母亲!”

  “急了?”萧厉谦笑得邪肆,单手擒住她的下颌,“陆倾雪,怎么不去找孩子的亲生父亲帮忙了?你不是最依赖他的么?”

  “你简直是个疯子!”

  陆倾雪猛地拍开他的手,怒不可遏。

  可冷静下来后,她不得不缓下来,肩膀仍在不停颤抖着。

  沉默半晌后,她努力平息着道:“萧厉谦,为什么?”

  男人身影冰冷,无动于衷。

  “当初结婚的时候,你说过,会宠我一辈子……为什么,现在我们会变成这样?”

  陆倾雪再也克制不住,捂着脸颊低泣着。

  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曾经恩爱有加的他们,如今竟然变成了这副模样。

  萧厉谦浓眉微聚,面容一如既往冷漠:“你问我为什么?”

  他一把扯过她的肩膀,猛地掀开她上衣,冰凉入骨的手指,浅浅滑过她小腹上那条疤痕。

  “我宠你,你却给别的男人生孩子。陆倾雪,你还敢问我为什么?嗯?”

  陆倾雪身体一震,感受到他粗糙的指腹流动过肌肤,连忙心慌意乱地推开他的肩膀。

  萧厉谦凝着她削瘦精致的脸颊,捧过她的脸,咬牙:“我便只问你一句,孩子的父亲到底是谁?”

  这个问题,他曾在无数个夜晚问过她,或撕心裂肺,或平淡自若,

  只是,她从来不曾给他一个答案。

  这次亦然。陆倾雪淡笑了笑,苍白地蠕动唇瓣:“我告诉了你,你不就会杀了他吗?”

  萧厉谦眉宇一怔,胸腔积闷着恼怒:“在你眼里我就这么残暴?”

  陆倾雪听着他的话,无意地勾唇,淡薄笑了:“难道不是吗?”

  她话音落下,萧厉谦抿紧了唇瓣,阴鹜地凝视着她,深如壑般的视线逐渐平静。

  “滚下车。”

  陆倾雪闭了闭眼,没什么犹豫地打开门下车。

  她两只脚刚落地,车门“砰”一声砸上,呼啸着飞驰远去。第4章 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

  ……

  夜深,陆倾雪沐浴过后,躺在冰凉的床上,怀抱着冷冰冰的被子。

  她思考了再三,还是打了一通电话。

  “喂?”那头很快接通,传来一道温柔的女人声音。

  “你好,江小姐,我是陆倾雪,萧厉谦的太太。”陆倾雪平静地道。

  江曼凝和萧厉谦从小便相识,在婚前,陆倾雪便知道他们若有似无的暧昧关系。

  陆倾雪也明白,萧厉谦心里从来都只有江曼凝。

  江曼凝温笑了声:“原来是萧太太,今天厉谦可没在我这过夜。”

  她的话让陆倾雪觉得嘲讽,苦涩垂首:“我听萧厉谦说,他把糖豆交给你了。”

  江曼凝微愣了下,随即淡淡勾唇:“怎么。”

  “我……有些事情想叮嘱你,毕竟,糖豆跟普通孩子不一样。明天中午你有空吗?我请你吃个饭。”陆倾雪紧紧抿唇,声音带着恳求道。

  “萧太太要请我吃饭?厉谦他同意吗?”

  江曼凝不傻,萧太太已经失宠,她要是贸然去见陆倾雪,指不定萧厉谦还会把气撒在她身上。

  “麻烦你别告诉他。”陆倾雪咬紧牙关,声音发抖。

  她还在等着江曼凝的回答时,突然,楼下传来沉重的脚步声。

  陆倾雪一惊,连忙把电话掐掉。

  与此同时,房门打开了,带进来一阵凛冽的寒气。

  陆倾雪不安地回头,看着站在门口的高大身形。

  淡淡垂眸,犹豫片刻后,她还是下了床。

  拖着丝绸睡裙来到萧厉谦身边,纤细的手轻轻帮他脱下西服。

  即便白天他们发生了多少不快,在晚上,在床上,她必须要当个好妻子。

  西服褪去,里面白色的干净衬衫上,一抹口红印尤其刺眼。

  陆倾雪想说服自己习惯,却始终都无法做到。

  “今晚吃饭,曼凝说,孩子很黏她。”

  萧厉谦淡淡声音传来时,陆倾雪的手指颤抖两下。

  “她恳求我,把糖豆过继给她。”

  陆倾雪腾地一下抬起头,眼眸直直盯着他。

  萧厉谦一笑,黑眸慵懒辗转,细细品读她脸上的神情:“愤怒、惊讶、绝望?”

  “萧厉谦,我最近已经很努力听你的话了。你的几个女人流产,我都尽力做了手术!为什么,为什么你还要这样折磨我?”陆倾雪幽怨地瞪着他,悲恸哭出声。

  她在这个世界上,几乎已经一无所有了,糖豆是她唯一坚持下去的希望。

  可萧厉谦,却还要生生将其泯灭。

  “你急什么?”萧厉谦冷哼了一声,“这件事我会再考虑。糖豆对外是萧家子孙,随便过继他人,不合情理。”

  陆倾雪稍许松口气,瘫软在床沿。

  只是她还不敢完全放心,萧厉谦向来不拒绝江曼凝的任何要求,这次他说“考虑”,便表示还是有机会。

  ……

  翌日,午后。

  陆倾雪趁着午休间隙,如约来到咖啡厅,便见江曼凝早已坐在那等待。

  她是江家独女,自小养尊处优,娴熟温婉,眼眸如水如画,眼便让人心尖酥麻。

  “陆小姐来了,”江曼凝笑着看她一眼,“想吃点什么?”

  第5章 你喜欢,我盘下来给你

  陆倾雪皱眉,开门见山地道:“是你向萧厉谦提出,要收留糖豆?”

  江曼凝微愣,脸色微凝,一副纯真无害的委屈状:“我……陆小姐,您别多虑,我只是看那孩子一个人太可怜,而我……你知道的,我不能生……”

  “与我何关?”陆倾雪冷笑了声,清眸凝着凉意与疏离,“我这个亲生母亲还没死,你就迫不及待要夺走他,你居心何在?”

  江曼凝咬着唇瓣的模样娇楚可人:“我只是心疼那孩子……”

  “那是我的儿子,不需要外人心疼。”陆倾雪淡漠地拢上了眼帘。

  “萧太太,我一定会好好对他的。”

  “我说不可能就是不可能!江小姐请不要妄想了!”陆倾雪猛地站起身,双手狠狠撑着桌面,冷瞪着她。

  “那……好吧。”江曼凝望着她激动的模样,忽而勾了勾唇,“罢了,我也只是太想要孩子。不过,昨晚厉谦也答应我,说一定为我找到最好的妇产医生,等我合适生育,他就和我要一个孩子。”

  陆倾雪脸色瞬间煞白,纤细的臂略略颤抖。

  她忽然想起,每次跟萧厉谦行过房事后,都会被逼服下避孕药。

  或许,这就是爱与不爱的区别吧。

  “随便你们。”陆倾雪淡漠地别过头,装作不在意地喝茶。

  聊天勉强在沉重中结束,陆倾雪跟江曼凝一前一后离开咖啡厅,窗外却已经雷雨大作。

  “怎么雨这么大,我没带伞啊,”江曼凝娇声埋怨,往房檐躲了躲。

  陆倾雪沉重抿了口气,看来一时半会是回不去了。

  雨帘细密交织的影子中,黑色宾利车缓缓停在了路边。

  一把黑色的伞撑起,男人矜贵下车,姿态便是优雅到让人难以移开视线。

  陆倾雪愣了一秒,第一反应便是心虚——

  萧厉谦?他怎么会来?

  “厉谦!你怎么来了?”

  陆倾雪还没来得及开口,身边一道娇楚可人的身影,便迫不及待飞奔钻入他伞底下。

  陆倾雪微微前倾的步伐收住了,心中淡苦,别过头去。

  雨声绵绵,萧厉谦声音低磁,温柔得仿佛在爱惜一件珍宝:“吃过了么?”

  “吃过了,陆小姐介绍的餐厅果然不错。厉谦,下次你也陪我来吃,好不好?”

  萧厉谦神色微顿,缓侧眸,盯着脸色略苍白的陆倾雪。

  “你喜欢,我盘下来给你。”

  雨声刺耳,可男人温柔似水的声音如此清晰。

  陆倾雪紧紧攥着衣袖,胸腔钻心疼痛。曾几何时,他也对她这般温情过。

  “讨厌,你太太还在呢。”江曼凝娇羞酥软地靠在他怀里,脸色红润甜蜜。

  “我医院还有手术,先行一步了,江小姐,”陆倾雪漠然开口,眼神孤寂苍凉,扫过萧厉谦的面庞,“萧先生。”

  话音未落,她便毫无犹豫冲了比去,奋力逃跑着,步伐在雨中溅起一朵朵水花。

  大雨倾盆砸痛在脸上,身体瞬间淋湿透彻,她却浑然不觉。

  体肤所承受的一切痛苦,都比不上看着所爱之人跟其他女人调情来得难过。

  陆倾雪整整跑了两条街,最后拖着浑身狼狈,停在一家便利商店门口。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来生再言续》全本小说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338.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