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热血终极小说程世阳闻雪姬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热血终极小说程世阳闻雪姬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一章 我要退婚

  “老头子,你再打我可就切小鸡鸡了!”程世阳抱着脑袋,在宽大的房间里左闪右躲。

  程老头站在不远处,冷哼一声,怒气冲冲的又对程世阳丢了个茶壶出去,完全没停手的意思。

  程世阳看着朝自己丢来的茶壶,动作飞快的捞过来放桌上,满满的茶壶里,一滴水都没洒出来,然而程世阳看着怒气冲冲的程老头,感觉无比的委屈!

  老头子还有理了。

  莫名其妙给自己定了个婚,还说对方今晚就要过来看自己,让自己好好收拾收拾——这不扯淡么,程世阳哪里不知道,老头子多半又是给自己找了个老战友的孙女。

  跟老头子能称得上是老战友的,现在肩膀上多少都有几个星星了,但程世阳是真看不上啊!

  “你要我结婚可以,但你也不看看你给我找的那几个都是什么摸样?一个长得跟猩猩似的,胳膊上汗毛比我还长,一个脸比马还长,最可恨的是上回,以为喷了香水我就闻不出来她有狐臭?”

  程世阳越说越委屈,自己造了什么孽啊,从小学自己一直就梦想着有一段轰轰烈烈的爱情,结果老头子倒好,成天关在家里虐待自己,自己身手好了,但他娘的从十岁起,连活的母猪都没见过一头。好容易让自己见到几个雌性,结果都是几个极品!

  作为程老头的孙子,程世阳很无奈!

  自己从小被关在这大院里调教,论身手的话,就算放到大军区去,也绝对是超一流的兵王了。

  练了十几年的本事,不能自己去泡妞,这绝对是悲哀中的悲哀,要是跟一个恐龙结了婚,那自己还不如去死呢!

  程世阳又看了一眼怒气冲冲的老头子,委屈的都要哭了。

  程老头听了程世阳的话,脸上也有点挂不住:“我知道,但这一回给你找的女人,绝对是极品!”

  “我不要极品!”程世阳一听,汗毛都竖起来了,再来个极品,那自己就只能跳楼了。

  程老头冷笑道:“老子不管,这婚你不结也得结,要不然我派兵把你绑着去结婚!”

  “你那些兵能绑得住我?”程世阳撇了撇嘴,表示相当程度的不屑。

  自己从小被老头子调教,要是来几个特种兵就把自己绑了,那程世阳真觉得自己可以买块豆腐撞死了。

  程老头说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一个坦克装甲师,你看够不够?”

  程老头军人作风,说动就动,一把抓起桌上的电话,冷笑的看着程世阳。

  程世阳一听,急了:“程老头,你玩真的?这事咱们再商量商量怎么样?”

  眼见程老头真恼火的,程世阳赶忙退了一步。

  自己要是被绑着去结婚,那绝对要成为本世纪最大的笑话了。

  “商量个屁。”程老头已经开始拨号了。

  这时候,程世阳只能抛出了重磅炸弹:“老头子,你敢绑我结婚,我就练葵花宝典,切了小JJ!”

  程老头听到这话,果然是顿了一顿,片刻后放下电话,眯着眼看了程世阳一阵:“臭小子,你说,怎么商量?不过我可说好了,不管怎么商量,你必须结婚!”

  程世阳见老头子松了口,不由得长舒一口气,他还没强悍到哪个程度,真要切了小JJ的话,也不知道下不下的去手。

  “结婚倒不是不可以,但是老头子你找的那些对象,我实在是看不上,不如你放我出去,一年,只要一年,我肯定找个合适的媳妇回来!”程世阳决定先拖一拖,反正只要出去了,怎么办还不是自己说了算?

  “就这么个缓兵之计,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到时候你往哪个山旮旯一猫,我上哪抓你?”程老头连连摇头。

  程世阳的小心思被戳破,只能翻白眼道:“那我去切JJ去!”

  程老头盯着程世阳,冷笑一声道:“又拿这个威胁我?你小子要想切早切了!”

  程世阳老脸一红,耍赖道:“老头子,我不管,你帮我想个办法出来!”

  眼见程老头的火气也下去了,程世阳就开始放赖了,虽然老头子嘴上狠,其实心里还是疼自己的。

  程老头看着程世阳的摸样,果然是翻了翻眼,砸吧了下嘴,淡淡道:“我也不跟你扯淡,你想另外找个媳妇,可以,不过这桩婚事,我是没脸退了,你自己去退!”

  “真的?”程世阳没想到老头子突然松了口,顿时喜出望外。

  “老子说话算话,但是嘛,条件也是有的……”程老头话头一转,带着股狡猾看向了程世阳。

  程世阳一看老头子的表情,顿时哭丧了脸:“就知道你没安好心,说吧,怎么办?”

  “为了防止你逃跑,这一年时间里头,不管怎么样,你得先住在哪个未婚妻家里!要是做不到,别怪我把你抓回来!”程老头淡淡道。

  “成交!”程世阳咬咬牙,顿时答应下来。

  老头子给自己找对象的频率越来越高,不管怎么样,自己先出去再说,其他的事情,自己以后再想办法。

  ……

  “爷爷,是我,什么?你说那个叫什么程世阳的,现在不在家了?”

  “这门婚事,我绝对不同意,好,我这就回燕京,找他说个清楚!”

  飞往燕京的航班还没有起飞,不少男人都在悄悄的打量着坐在飞机后排的女人。

  修长的腿浑圆而不失性感,盈盈一握的细腰,配上白皙面孔上的一对勾人桃花眼,只有两个字能形容出这个女人的风情:尤物。

  但这尤物的脸很冷,挂断电话后看了看时间,随即把电话狠狠的关掉了。

  闻雪姬现在的心情不好,非常不好!

  她至今还觉得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一向疼爱自己的爷爷,竟然莫名其妙的给自己订婚了?

  而且订婚的对象,还是一个籍籍无名的小角色,而最让她不能理解的是,在自己向爷爷表示出不满的时候,爷爷竟然让自己理解一下!

  虽然爷爷的口气很好,但闻雪姬仍旧感觉怒火从心里冒出来,自己作为燕京内外人人恭敬的“女王殿下”,怎么可能莫名其妙的跟一个连面都没见过的家伙订婚?

  她心里对那个未婚夫的怨气,已经达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程度。

  而这时候,一个有些调侃的声音响了起来:“美女,我看你面色不好,要不要找个医生调理一下?”

  闻雪姬听到声音,抬头看了看,面前一个留着板寸的男人,正冲自己笑着。

  毫无特点!

  这就是她对程世阳的第一印象。

  站在闻雪姬对面的,正是程世阳

  他倒是觉得运气不错,自己不但赶上了飞机,而且坐在旁边的,还是这么一位尤物。

  “小姐,我认识不少不错的医生,要不要找一个帮你看看?”程世阳看坐在座位上的闻雪姬没反应,又嘻嘻哈哈的笑道。

  “我跟你很熟?”闻雪姬眉头皱起,在这种时候居然还碰上了个贱男,让她很不爽。

  “我相信会很熟的,另外,我座位在里面,你能起来下么?”程世阳看起来人畜无害的笑道。

  “那边还有座位,你可以过去坐!”闻雪姬皱眉看着程世阳,冷冰冰的开口了。本来她也不会这么蛮横,但对面前这个男人,她实在是没什么兴致。

  因为她的秘书订票的时间比较晚,拿登机牌就更晚了,所以她的座位,就在飞机的尾部。

  一般来说,民航客机都不会太满,然而她话音刚落,一位年轻的少妇,却抱着孩子过来,坐在了她指的位置上边。

  程世阳心里狂笑两声,实在是天助我也。第二章 闻雪姬

  虽然闻雪姬这样子类型的女人,并不是他最中意的,不过一路上有个东西欣赏,总比干巴巴的看窗外要强得多了!

  闻雪姬皱皱眉,只能起身让位子,程世阳走过去的时候,却是动了坏心思,身子故意一歪,手肘子不经意在她身上蹭了一蹭,饱满的丰挺跟程世阳的手臂一接触,程世阳顿时感到了那惊人的弹性。

  闻雪姬顿时皱眉,恶狠狠的盯着程世阳,程世阳人畜无害的转头过来笑道:“大姐,不好意思,我走路有点不稳。”

  闻雪姬的一张俏脸,顿时变得铁青。

  ……

  不知道自己旁边坐的人就是自己的未婚妻,这种感觉很奇妙,但程世阳仍旧很高兴的在欣赏闻雪姬铁青的脸。

  飞机起飞了半小时了,在这半小时里边,闻雪姬遭到了程世阳各种各样的骚扰,直到后来,她完全成了植物人,连表情都没有一个。

  但现在仍旧明显感觉到旁边那个混球在不住的打量自己——她除了让自己的脸更青一点,别无他法。

  她知道自己最好别跟这贱男计较什么,平白折了身份。

  “贱男!”闻雪姬目不斜视,心里却在狠狠的骂着。

  而一边的程世阳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了,作为特种兵缔造者训练出来的秘密武器,他对读心这么简单的科目还是有所涉猎。

  看着闻雪姬目不斜视的眼睛,程世阳清楚无比,这女人肯定在心里骂自己了。

  不过程世阳不在乎这些东西,管她爱生气不生气的,又不是自己的老婆!

  何况这种冷美人生气的摸样,着实是让人感觉异常的愉悦。

  正好到了餐点,空姐推着餐车过来礼貌的笑道:“请问您需要米饭还是面条?”

  “不用,谢谢。”

  “各来一份,把她那份也给我好了,哦,她是我女朋友。”

  程世阳和闻雪姬的回答截然不同,他显然要比闻雪姬想的无耻一点。

  闻雪姬终于忍不住了,转头怒视程世阳。

  然而在她转头过去的一瞬间,程世阳脸上的笑容突然凝滞了,眼神一瞬间变得锐利无比。

  她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扑过来的程世阳给压倒了!

  “你……”

  闻雪姬的叫喊还没发出来,就被一只大手捂住了嘴。

  刚才在她眼里还是个废柴的贱男,此时脸上,竟然充斥着一股杀气。

  一愣神,突然突然发现男人的脸上,已经溅上了红色的血液

  旁边传来人摔倒的声音,刚才送餐的那个空姐,已经软软的倒了下去。

  闻雪姬不可置信的用眼睛余光扫过,坐在斜前方座位的男子站了起来,手中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匕首。

  上面沾着的血液,显得无比恐怖!

  “都别动,这架飞机,现在被我们接管了!”

  劫机!

  机舱内顿时一片骚动,然而片刻后就变得鸦雀无声。

  随着坐在程世阳边上那个男人的动手,经济舱里几个男人也都站了起来,而旁边那个拿匕首的男人,把餐车直接翻过来,从里边掏出了一把明晃晃的手枪。

  “都坐好了,谁他妈敢乱动,这个女人就是你们的下场!”劫机犯对着机舱内喊了一声,顺手提起了已经丧命的空姐,冷笑的对乘客进行威胁。

  机舱里顿时发出一声压抑的惊呼。

  程世阳趴在地上,有些翻白眼的感觉,自己随便找了辆飞机,竟然碰上了这种事情?

  感觉自己身下压着的人挣扎了两下,低头一看,原来自己头发上溅上的血迹,滴到了对方脸上。

  程世阳拿开捂在对方嘴上的手,露出了一副玩味的笑意:“别出声哦,出声了搞不好咱两都得玩完。”

  闻雪姬满脸震惊的看着程世阳,刚才这个男人还一脸正经,谁知道片刻后就恢复了这幅德行,她的脸顿时就冷了下来。

  “你可以起来了吧,只要别乱动,他们不会随意杀人的。”

  闻雪姬也不是一般人,虽然是第一次碰上这样子的事情,但她相信,过不了多久爷爷就会知道这里的消息,到时候肯定会派人来救她的。

  谁知道程世阳不仅没动,反倒是压得更下来了,闻雪姬怒声道:“你干什么?“

  程世阳淡淡道:“没什么,不过你确定要起来?”

  闻雪姬闻言,脑袋微微一转,也想到了一些可能。

  好像也是,自己身份,还是相当敏感的,作为华人首富闻老最疼爱的孙女,保不准这些劫机犯就是冲着自己来的,就是本意不是这个,但搂草打兔子这种顺手的事情,没理由不做。

  退一万步,就算别人不认识自己,但自己身体的诱惑力,她一清二楚,现在这架飞机,已经不存在法律的制约性了。

  她想到种种可怕的后果,不由得微微的颤抖了一下。

  然而这颤抖在程世阳感觉起来,却是有些把持不住的感觉。

  乖乖,好要命的妖精。

  抱着怀里的家伙用一种极其暧昧的姿势趴在座椅上,狭小的空间让两人几乎是要挤在一起了,这么一抖,闻雪姬娇好身材给程世阳的刺激就越大!

  程世阳胸前有些燥热,甚至明显的感觉到了女人的温度。

  “你干什么?”闻雪姬感到了程世阳的动作,正好跟脑中的恐怖形象重合了,不由得有些惊慌的低声喊道。

  被她这么一喊,程世阳也有点脸红,太他妈丢人了!

  低低的咳嗽了两声,他只能转移注意力:“别动,我看看劫机的到底想干嘛!”

  说到这里,程世阳也从闻雪姬微微有些闪烁的桃花眼上,移开了注意力。

  至于闻雪姬,虽然还有些挣扎,但也知道这时候很难跟这个贱男翻脸。

  距离劫机发生才不过两分钟,整个经济舱的情况,就已经全面的被控制了。

  在经济舱的劫机者有三人,手中都有武器,不知道怎么弄上飞机的管制刀具,还有一把手枪。

  微微的皱了皱眉,程世阳看了看为首者手中的手枪,手枪这玩意,他倒是不怕,但这是在飞机上,要是手枪子弹一个不好打碎了玻璃或者外壳,那情况定然会变得非常麻烦。

  高空的气压之下,飞机坠毁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为首的劫匪这时候挂上了无线电,程世阳远远的看着他,读出了对方说的唇语。

  “经济舱已经被控制,可以开始联系上边了!”

  程世阳心里微微松了口气,看来这帮劫匪,是有目的的劫机,这样就好,至少自己还有反应的时间。第三章 劫机

  “他们在说什么,你听得清?”程世阳皱眉的动作被她看到了,闻雪姬有些奇怪的问道。

  “亲一个我就告诉你,怎么样?”程世阳又嘿嘿坏笑上了。

  闻雪姬桃花眼一瞪,然而程世阳在这一瞬间,却又严肃了起来:“我有办法解决这三个家伙,但是我怕他们手里的枪。”

  她一愣,有点不习惯这贱男跟变脸似的表演:“你准备怎么办?”

  程世阳赞赏的点点头:“看来你很聪明,要不是你太冷,没准我就去追求你了,下面的事情就听我安排,你要是不配合,我可没办法搞定他们!”

  “你说。”闻雪姬淡淡道,自动忽略了程世阳的调戏,她已经无力吐槽了。

  其实程世阳完全可以不必要压这么低的,微微抬起来一点,对方也不一定会过来,但这个贱男就是不肯起来。

  但这种时候,也只能期待他能有办法了。

  看他偶尔正经的样子,好像还有点本事?

  然而程世阳低头在闻雪姬耳边说了一阵,她的脸顿时变得通红,咬着牙狠狠骂道:“贱人,你是想要我做这种下流勾当?”

  “只有这个办法了,反正又不会少一块肉,再说你这么冷,我就不找你收医药费了。”程世阳一本正经道。

  闻雪姬脸蛋通红,而程世阳坏坏一笑,随后却是一把抓住了她的裤腿,用力一撕,脆弱的牛仔布顿时被撕开!

  闻雪姬眼中闪过一丝恨意,但想起程世阳方才的话,只能配合的红着脸惊叫一声:“啊!你干什么!”

  “反正老子都要死了!”一声大喊,顿时把整个经济舱里的目光都吸引过去了!

  最后一排座椅的过道上,一个娇俏美女倒在地上,裤腿被撕开了一大截,配合着女人脸上惊恐的表情,整个机舱里的男人,都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那边在干什么!”劫机者的目光果然被吸引了,领头的一声怒吼,然而随后眼珠子却是移不开了。

  躲在座椅后边的程世阳,敏锐的注意到了这个劫机头目眼里的一抹笑容,顿时知道自己的计划成功了。

  “哈哈,你跑什么?”程世阳一下扑到外边。

  “走开!”闻雪姬配合的尖叫起来。

  “老子不走开又怎么样!”程世阳喊着!

  这时候站在经济舱中间的绑匪也是被惊动了,领头的绑匪大吼一声:“给老子老实点!”

  这劫机头目顿时恼火,皱眉快步朝这边走来。

  “你他妈没听到老子说……啊!”

  劫机者话刚说到一半,却是突然的被打断了,这时候经济舱里的人,都响起一阵惊呼声!

  程世阳在那个小头领走进自己的瞬间动了!

  动作快的几乎根本看不清,只听那个小头领身上发出一声闷响,整个人已经朝后弓成了一个虾米!

  而这个虾米,竟然还朝着中间那几个劫机者飞快的移动起来!

  “老大!”剩余的两人一看慌了,然而还没等他们搞明白怎么回事,喉间一道寒光,随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而这时候,还躺在地上的闻雪姬已经彻底惊呆了!

  她怎么也想不到,一个他以为是贱男的家伙,身手竟然是如此凌厉!

  自己爷爷身边也有几个特种保镖,但她从来没见过哪一个能跟眼前这个家伙比。

  在那头领接近这边两声米的样子,身上那个贱男便跳了起来,先是一个膝撞顶在了他的腹部,而后在那头目叫出声来之前,竟然是掐住了他的喉咙,顶着一具尸体就往前飞速的奔跑,整个过程一气呵成。

  她甚至感觉自己胸前还有刚才那家伙留下来的温度,三个劫机犯就已经被搞定了!这个男的是谁?这么贱的男人竟然有这么杰出的身手?

  “都安静下来!”程世阳的话把她拉回了现实。

  “我是国家安全局第七处的行动人员,我们已经预料到这一次恐怖袭击,一切都在我们的掌控范围之内,请大家安静下来!”程世阳的话沉着有力,要不是脸蛋太嫩,恐怕不少人会以为这个年轻人是某地高官。

  虽然程世阳是在信口扯谎,不过这种时候,就需要稳定住人群,要不然造成了骚乱,麻烦就更大了。

  经济舱内引起的一点点骚动,顿时被平息了下来。

  而程世阳捡起地上的手枪,走到闻雪姬身边,随手就把那把手枪丢在她手里,淡淡道:“我去别的机舱看看,你在这边注意点,谁要是打你的主意,照着头来。”

  其实刚才程世阳自导自演了一出猥亵案,是为了吸引绑匪的注意,但程世阳现在也没有把握能控制的住其他地方的情况,万一到时候真有人上来猥亵这个尤物,那就不好玩了。

  程世阳做人还蛮负责的,何况他也不喜欢自己摸过的东西转头就被人摸了。

  闻雪姬愣了愣,这才反应过来,这家伙是在关心自己。

  她坐在地上,咬了咬嘴唇,低声问道:“你真是国安的人?”

  语气中满是不相信,国安的人,怎么会有这种贱男?政审绝对不过关!

  程世阳俯下身,靠近了闻雪姬的耳朵。

  闻雪姬感觉到贱男下巴上的胡茬,然而贱男却充满玩味的笑道:“当然是假的!”

  闻雪姬一愣,程世阳却已经飞快的起身,朝着头等舱方向过去了。

  她摸摸自己手里的枪,咬着牙才忍住了在背后给这家伙一枪的冲动,愤愤起身,坐回了座位上,突然看到自己被程世阳撕开的那条裤腿,不由得狠狠的咬了咬牙:“贱男,老娘饶不了你!”

  她的暗骂声程世阳已经听不到了,程世阳靠近了飞机两个舱口的连接处,心里暗暗的提高了防备。

  这种劫机明显是组织行动,想来必然是有定时汇报,只是不知道距离下一次汇报还有多久,到时候自己的行动也就暴露了。

  自己必须要抢时间,抢在对方之前动手。

  这么想着,程世阳闪进了登机口的隔舱内,然而刚闪进隔舱,程世阳就听到了一声轻微的震动。

  有机会!

  程世阳瞬间就闪进了头等舱!

  然而一进门,程世阳就听到破空之声传来,程世阳一缩脑袋,背后砰的一声响,一条人影就闪了出来。

  程世阳反应奇怪,反手就架住了对方的一记锁喉,右手猛地一推,对手竟然是同样的一个动作架住了自己的锁喉!

  “嗯?”感受到这个相同的军队基本动作,双方同时发出了一个疑惑的声音,程世阳疑惑的看着对方,这一手不是普遍的国内动作,只有到了一定程度上,才能学习的招数。

  换句话说,对方这家伙,应该不是劫机犯!第四章 算计

  抬头打量了下对方,一身夸张的白,白衬衣白西裤,甚至连手上手表的表带都是白的,装逼犯!程世阳第一时间就给这家伙下了定义!

  “你怎么会这一手的?”装逼犯的右手被程世阳扭住,而程世阳的右手也被装逼犯扭住了,两人僵持不下之时,浑身白的装逼犯开口问道,他也产生了怀疑。

  而程世阳一扫过去,地上竟然也躺着两个人,确定了自己心里的想法,这家伙应该也是藏在这飞机上的高手。

  一架民航的班机上,竟然藏了两个高手,一时之间,程世阳都为那些可怜的劫机犯感到委屈。

  好好的劫个机,谁能想到碰到了两个比特种兵还特种兵的家伙。

  “放手,我是来执行秘密任务的!”确定对方不是敌人,程世阳便满脸正气的开始扯谎,不过说的也不算假,他是老头子叫来退婚的,虽然目的不纯,多少还算是执行任务。

  “国安军情七处编号00032,报上你的编号!”装逼犯对程世阳这一套显然不信服,冷声问道,手上的力道也在增加。

  程世阳面色不变,同时冷笑道:“劫机犯已经控制了机长室,继续跟我争执下去,只会让损失变大,方开手,经济舱的劫机犯我已经收拾掉了!”

  装逼犯带着狐疑的眼神看着程世阳,程世阳也盯着他看,看了一阵,程世阳一歪嘴,率先松开了手。

  然而接下来,程世阳却是飞快的一记膝撞!

  叫你装逼!程世阳在心里暗骂。

  而装逼犯左手往下一挥,顶住了程世阳的膝盖。

  “先解决这些劫机犯!”装逼犯淡淡道,看着程世阳的脸,表示了休战的意思。

  程世阳也收回了手,不过却是不屑的一撇嘴:“你姓白还是姓李?”

  “不才白牧尘。”装逼犯淡淡道,而程世阳却是眯起了眼睛。

  白牧尘!

  程世阳又打量了一眼装逼犯,心里却是暗暗有些吃惊!

  白牧尘,现任军方副总白老的嫡孙,国内特种部队中的传奇,程世阳虽然不认识,但老头在家的时候,倒是经常提起这个名字。

  谁知道自己第一次出门,在飞机上就碰上了这个家伙。

  “你认识我?”白牧尘显然注意到了程世阳的表情,淡淡的开口问道。

  程世阳翻白眼道:“当兵的就算没见过你,也听说过白牧尘的名号,少说这个,想办法解决问题吧!”

  白牧尘盯着程世阳看了一眼,平淡开口道:“机长室情况不明,怎么说?”

  “你名气这么大,打主攻好了,我从后边接应!”程世阳淡淡道。

  主攻的受伤概率肯定要比后边的高,这样的道理谁都知道。

  程世阳从来就不稀罕什么功勋,再说这事儿又没奖状发,眼前有这么个装逼犯被黑锅,当然是再好不过了!

  白牧尘倒是没什么反应,点头道:“行动之前,我先问你一件事,经济舱里有没有伤亡情况出现?”

  “死了个空姐,当时手没够得着!”程世阳仍旧是爱理不理的。

  白牧尘得到这个回答,点点头道:“我知道了,现在开始行动吧。”

  说着,两人在头等舱里不少人的注视之下,无声无息的靠近了机长室的门。

  程世阳脸上也带着一抹凝重,这活儿也没法不凝重,一个玩不好,自己的小命就得交代了。

  他是老头子的特殊武器没错,但这特殊武器不是战斗机,从一万多米掉下去,铁打的也得挂。

  微微调整了呼吸,对面的白牧尘倒是一脸平淡,看来也蛮可靠的。

  程世阳悄悄的伸出手,张开了三个指头。

  “三。”

  “二。”

  “一。”

  “砰!”

  一声巨响传来,白牧尘和程世阳,两个人三条腿,同时蹬在了机长室的门上!

  程世阳是一条腿蹬上去的,而白牧尘则是双脚凌空,整个人都如同炮弹一样,顶着门飞了进去!

  白牧尘破门而入的一瞬间,机长室的劫机犯也动了。

  这群人显然是训练有素,然而在程世阳和白牧尘的联手下,基本上没有任何抵抗的能力。

  靠门最近的劫机犯还没掏出刀,白牧尘的右手已经卡在了他的喉咙上,惨叫都没有机会发出来。

  随后白牧尘直接一把把他的尸体当成了锤子,狠狠的朝最近的人砸了过去。

  机长室内的还剩下的两个劫机犯,也飞快的动了起来,然而接踵而至的是程世阳的进攻。

  一把铁质茶壶如同飞锤一般,狠狠的捶在了一人的脑袋上。

  另外一人大惊之下想对着无线电说什么,然而根本没有机会了。

  “结束了!”

  程世阳的身形极快的出现在了劫机犯的对面,板寸头的笑容,就成了这一出倒霉劫机的尾声。

  ……

  华夏国内发生的劫机案,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但并没有任何的媒体得到消息,只有国家安全局派出的战斗机护航,还有大批的武警特警包围了机场。

  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任何媒体报道此事,当飞机降落的时候,程世阳还在跟白牧尘掰手腕玩。

  当然不会是程世阳愿意的,而是白牧尘扯着他不放。

  白牧尘有一身装逼犯的打扮,也有跟装逼犯一样的死脑筋,不管怎么样,在飞机降落之前是不许程世阳出机长室。

  程世阳也就只能陪他玩了。

  两人在机长室打了个不亦乐乎。

  直到特警冲进机长室,才结束了这一幕。

  “白牧尘,给老子记住,这笔账迟早要还的!”程世阳瞪着远处的白牧尘,声音里充斥着无奈。

  这个特种传奇,还真不是盖的,程世阳在机长室,完全没机会出去,虽然是因为这空间太小,程世阳施展不开的缘故,不过这个对手,也足够程世阳重视了。

  不过程世阳有些郁闷的就是,自己还没机会去找经济舱里边那个冷美人聊天呢。

  程世阳最喜欢看女人恼火的表情了,尤其是那样子的尤物表情。

  不过白牧尘站在那里,倒是完全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冷淡道:“跟我回去一趟,如果你是清白的,我可以保证你的安全,用我白牧尘的名声担保。”

  第五章 装逼犯

  “切,老子死了谁知道?”程世阳冷笑一声,不过还是顺从的伸出了手。

  军情七处里边还有个老头子,程世阳这些年没少见,少不得要去拜会一番了。

  ……

  燕京机场的风波中心,一辆加长林肯缓缓的开动了。

  司机在前方,用波澜不惊的语气道:“小姐,你真的不需要去医院么?”

  “不用!”闻雪姬的语气淡淡的,不过脸上的表情,却是跟语气不相匹配的恼火。

  又回头看了一眼被封锁的燕京机场,闻雪姬不由得气的直哼哼。

  虽然来接她的保镖和司机都没有说什么,但她哪里猜不到,自己破着裤腿出现的摸样,肯定是引起了别人的种种猜测,

  自己这一趟出门,还真够倒霉的,没找到那个该死的未婚夫就算了,还碰上了这种事情。

  不过还好,刚才爷爷已经说了,晚上那个不靠谱的未婚夫就要到了,到时候,一定要把这个婚约给解除掉!

  一定要解除!作为补偿,闻雪姬决定让这个家伙好好的吃个苦头。

  一咬牙,她又觉得自己胸前空荡荡的,脸上不由得抽搐了一下。

  还有刚才那个贱男,明明说好是演戏,结果那么用力!

  贱男,老娘咒你阳痿下半生!

  要是闻雪姬知道程世阳就是他口中的贱男,会不会还这么诅咒,不过坐在军情七处的程世阳,倒是狠狠的连着打了几个喷嚏。

  “怎么了?好像耳朵有点痒!”程世阳不雅的掏了掏耳朵,坐在程世阳对面的老头却是哈哈大笑。

  “吴老,你笑什么?”程世阳有点无奈的问道,对面的老头长了一副长长的马脸,但这个马脸,却是扎扎实实的总参一号首长。

  不过程世阳仍旧在腹诽:这些军方的老头子,一个个都跟神经病似的,自己打个喷嚏就这么好笑。

  “老子刚才在心里骂你两句,没想到这么快就应验了!”马脸老头越笑越夸张,程世阳真怕他把心脏病笑发了。

  “我说吴老,你骂我干啥?”程世阳无辜的问道。

  马脸老头一下就不笑了,盯着程世阳道:“老子就一个孙女,去跟你小子相亲,你居然说她脸比马脸还长?”

  程世阳额头上冷汗就冒出来了,这会儿她才想起来,原来这老头的孙女,也跟自己相过亲!

  “呃,那个,其实我是说的假话,主要原因是我当时还不想结婚,所以……”程世阳只能补救一下,吴老头的脸说变就变,一个不好,他可吃不消。

  马脸老头被程世阳哄乐了:“那老子今晚去跟闻老头谈谈,叫他把孙女婿让给我怎么样?”

  “这个……”程世阳不放还有这么一招,顿时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这个未婚妻都要踹掉了,哪有回头再去找马脸妞的?

  马脸老头一看,顿时冷笑:“程世阳,你现在还是犯人,我怀疑你跟那群劫机犯人有密切联系,你要不要参观参观总参?”

  又是这一套!

  程世阳又想哭了,这他妈都是什么人啊,一个个中将上将的,怎么什么事情都喜欢往部队上扯,自己不结婚,老头子要弄装甲师来,结果这边一个老头子要逼婚,居然要自己参观总参!

  总参,全称是总参谋部,辖下的几个部门里头,可是有专门为敌特准备的房间,那里头的刑具,可比装甲师还厉害!

  在这种危机时刻,程世阳的脑袋转的飞快,一瞬间就想到了一个人!

  “呃,不说这个,吴老,其实我觉得我配不上您孙女,要不,我给你介绍个家伙吧!”

  马脸老头一听,眯了眯眼道:“谁?”

  “白牧尘!他比我帅,功夫比我好,名气也比我大,你看可好?”程世阳小声道。

  “嗯,白牧尘,对!”老头突然一拍桌子,兴奋的差点跳起来,“行啊,果然是年轻人脑袋好使,老子怎么忘了他?行,晚上就去找白老头合计合计!”

  程世阳看着兴奋无比的马脸老头,心里却是在坏笑!

  叫你白牧尘把老子带到这里来,叫你喜欢穿白衣服装逼,马脸女神哥就送给你啦!

  帮马脸老头解决了这么个问题,程世阳的地位直线上升,肩扛三颗金星的马脸老头亲自把程世阳送到总参门口,引得一路上的站岗士兵都在猜测程世阳到底是何方神圣。

  程世阳到了门口,礼貌的回头落井下石:“吴老,我自己去就行,对了,吴姐结婚的时候,一定要请我吃喜糖啊!”

  “没问题!”马脸老头大手一挥,程世阳坐上了门口的一辆红旗车。

  红旗车上已经有司机等着了,转身一敬礼:“首长,请问去哪里?”

  程世阳抹了把汗,看看时间已经五点了,递上去一张皱巴巴的纸条道:“开到这个地址去!”

  “是!”司机又敬礼,而程世阳则是往软软的车座上一靠。

  “今晚,一定要把那个该死的女人踹掉!然后老子就开始自由的幸福生活了!”程世阳眯起了眼睛。

  一定!

  不多时,红旗车子开到了市区,程世阳望着车窗外面,点了点头:“哇塞,京城就是不一样啊,楼都做的这么高,我靠,这里的女人怎么这么开放,裙子都快齐着B了,也不怕招惹强奸犯。”

  “首长说的是,自从女人们打扮得更加性感,现在治安都没有原来那么好了。”司机干笑了两声,他实在有些受不了程世阳的流氓气息了,以前他接待过的首长可都是那种一板一眼的人。

  “是吗?这要是在我老家,老子非要将她们一个个的拉回家,好好教育教育。”程世阳恶狠狠的吸了一口烟。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热血终极》全本小说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321.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