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恰情深断肠小说许凉顾锦时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恰情深断肠小说许凉顾锦时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一章 顾总,打扰了

  我跟在人事部部长的身后刚刚踏入时光娱乐总裁办公室的时候,只一眼就看见了那低垂着脑袋正在认真看文件的男人。

  仅仅是那一眼,我的血液宛如遭遇了冰封,脚步僵在当场再无法移动半分。

  我没有想到五年后再次与顾锦时的重逢,没有花团锦簇,没有绚丽灯光,有的只是无尽的错愣与尴尬。

  我认识的顾锦时英俊挺拔,全身散发着无穷无尽的男人魅力,而经过了五年时间的打磨后,他那张足以颠倒众生的脸愈发成熟,举手投足之间还是那般的魅力无限,尤其是在此刻,他专注看文件的神情落在我的眼中,如鸩毒。

  顾锦时的西装外套很随意的搭在他办公转椅的椅背上,身上只穿了一件纯白色的衬衫,衬衫的扣子开到第三颗,微微敞开的领口挡不住他性感的锁骨,手臂上的袖子卷起,露出的一小截皮肤呈现健康的小麦色。

  “顾总,您好。”人事部部长敲了敲顾锦时的办公室门,恭敬的叫了一声。

  听见响动,顾锦时抬起头看向门口,在他那眼神直射过来的一刻,我的手心中已然冒出了层层细汗,我紧张不已,仿似心跳骤停,而他却只在我的脸上轻描淡写的停留了一秒便移开了眼,并没有做过多的停留。

  是没认出我吗?

  也是,毕竟五年过去了,曾经的那个许凉,或许他早忘了吧。

  尽管如此,我并没有因顾锦时的没有认出而有丝毫的放松,反倒心中有了忐忑与失落,他真的把我给忘了吗?

  顾锦时淡淡道:“进来吧。”

  我跟着人事部部长走进了顾锦时的办公室,立在一边,低垂着脑袋。

  顾锦时放下手头上的文件站起身来,走到会客桌前,沉沉的嗓音自他喉咙而出,“既然来了,那开始吧。”

  顾锦时一开口,我顿感有一股强大又无形的压力压迫而来,我产生了想要逃离的念头。

  “许凉,许凉,你怎么了?——”

  人事部部长的声音打断了我的胡思乱想,我瞬的把游离的思绪收回,大着胆子把目光转移到了顾锦时的身上。

  与顾锦时的目光在半空中交错,我的心还是漏掉了一拍。

  顾锦时坐在沙发上,他的手指微微曲起,谁也不知道他此时正在想着什么,微微泛冷的目光锁着我,问:“许小姐是从国外回来的?”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是的,在国外生活过一段时间,对于贵公司的翻译岗位应该能胜任。”

  “应该?”顾锦时抬起头,看向我,那目光好似在看着一个陌生人,“许小姐在国外五年,不精通英文吗?难道许小姐和其他留学生一样,只是纯粹出国镀了一层金回来,准备在大公司骗吃骗喝?”

  “不是...我...”我急切的想要解释,却不知道该如何说,我在来之前准备充分的腹稿在顾锦时面前没有任何用处,我紧张的捏了捏裙角,说:“顾总,打扰了,我想我可能不适合贵公司的这份翻译工作,打扰了。”

  几乎是落荒而逃的离开了顾锦时的办公室,直奔走廊尽头的洗手间,我靠在门板上,气喘吁吁,至今还未能在遇见顾锦时的震惊中缓和过来。第二章 你依旧如此下贱

  顾锦时的长臂一伸擒住了我的手腕,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他的身躯已经把我抵压在了墙壁上。

  我的后背重重撞上墙壁,惊呼声还没有发出就已经被火热的唇舌堵住了嘴巴,拦住了我的声音。

  这一个吻来得又急又快,顾锦时在我的口中肆意的掠夺着,对着我的唇瓣又啃又咬,长舌搅动着我的舌头,好像要我整个人吸食干净,毫无温柔可言。

  这一个吻也来得没有征兆,我愣住了几秒,待我反应过来后开始大力的挣扎着反抗,但压在我身上的男人却如铜墙铁壁,任由我怎么抵抗,始终没办法逃开他的禁锢,我心下一慌,牙齿狠狠咬下,咬住了他的长舌。

  听见“嘶”的一阵吃痛,顾锦时松开了我,手指摸了摸被咬破的唇,鲜红的血映在他的手指尖上,锐利的黑眸半分不偏移直直的盯紧了我。

  我抬起手背擦掉了残留在自己唇瓣上的顾锦时的血,瞪大了一双水眸看着眼前的男人,我以为他不认识我了,原来却是假装的...

  我努力的让自己保持冷静,冷沉着说:“顾总,请您自重!”

  顾锦时挑动着危险的眉眼,好整以暇地道,“许凉,五年未见,脾气大了不少。”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瞬的别开眼去,“顾总,想必你认错人了。”

  顾锦时冷笑一声,“是吗?那我倒是要看看,你到底是不是那个没良心的女人!”

  语毕,顾锦时逼近上前,将我再次禁锢在墙壁上,他低下头在我耳边低语,道:“我认识的许凉最贱,你知道吗?”

  自顾锦时口中而出的侮辱言语让我僵住了,五年前的那些过往如潮水浪打而来,我看着那近在咫尺的俊朗面容,僵着声音回道:“顾锦时,五年前的事情早已经过去了,你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你给我的钱我没有动过一分,如果你需要,我把钱给你送回来,我只求你能放过我。”

  “许凉,你把我当什么了?你知道我不差那点钱,我只拿我该拿的,想我放过你,除非我死!”

  顾锦时的一只大手直接攻向了我的裙底,隔着衣料不断的在我的羞人之处摩挲,弄得我又急又羞,我猛的抬手打向他的脸,却被他一手卡住了我的手腕,轻轻一个拉扯就将我翻身压在了墙壁上,他的胸膛紧紧的压着我的后背,没了任何可以抵抗的力气。

  我着急,骂道:“顾锦时,你混蛋!”

  顾锦时的手在我的身上游走,撩起我的片片火热,我嗯呐一声嘤咛,扭着身子想要逃离他的触碰,“顾锦时,你放开我,不要碰我!”

  顾锦时却是恍若未闻,他的手掌往下一拉扯掉了我裙底下的那一块小布料的防护,加大了手上摩挲的力度,引得我的心悸动不已,死死咬住唇舌才能将那即将要破口而出的嘤咛堵在嘴边。

  随着顾锦时动作的加快,我的脑中犹如炸弹哄然炸响,紧接着便是空白一片,整个身子发软发烫,那满满的耻辱感让我恨不得杀了在我身上作弄的男人。

  顾锦时未停手上的动作,嘴巴靠在我的耳际,激动不已:“许凉,你还是我的许凉...”

  可是,我的意识被顾锦时击碎,已然听不清他到底在说些什么,我只知道自己的身体在他的动作下完全不停使唤,不停的迎合着他的动作,酥麻一一阵蔓延到我全身,忍不住战栗。

  “你逃不掉的,你逃不掉的!”

  我的意识慢慢抽离,整个身子完全倒在了顾锦时的怀中...第三章 你逃不掉的

  洁净如白的地上凌乱的散着男人与女人的衣物,皮质沙发上躺着一个被男人宽大西装包裹的女人,整个空间中飘荡着一股暧昧的气息。

  我醒来的时候总觉得有个重物一直压着我,我微微皱了皱眉头,手往下一推推开了横在我腰间的手臂,我全身酸疼得仿佛不是我的身体一般,尤其是那双腿间的疼痛感那般的火辣清晰。

  我根本不敢去看躺在我边上的男人,快速的翻身下了沙发,在地上找到了我的衣服迅速套上,我只想快点离开这个令我耻辱的地方。

  我的手刚刚碰到办公室的门把,身后悠悠传来顾锦时的声音,“许凉,吃干抹净就跑,是你一贯的作风?”

  我的手僵在门把上,不敢离开现场又不敢回头去看身后的男人,但我真的不想和他有再多的牵扯。

  顾锦时走上前,一把把僵在原地的我抱在怀中,他的下巴轻轻搁在我的肩膀上,柔着声音道:“许凉,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那声音柔和得不像话,像极了五年前的他,我沉溺其中,想要就此溺死在他的怀中。

  可是...横梗在我们之间的那些痛,又岂是谁人的温柔能抚平的,我闭了闭眼,凉凉道:“顾锦时,我们回不去也没办法重新开始。”

  我的手扣开了禁锢着他的手指,一根又一根,带着决绝,终于逃开了他,拧开办公室的门从时光娱乐中跑了出来,我提着一口气一直向前奔跑,害怕我晚跑一秒就会心软,更害怕身后那个男人追出来开口留我。

  直至到我完全跑不动才有了安全之感,靠在一处墙壁上不断的喘着粗气。

  怎么办?

  到底要怎么办?

  我鼓了鼓腮帮子,长长舒出了一口气,暗暗在心里为自己加油,重新拾回了信心之后,我拦了一辆出租车赶往医院去看我的外婆。

  医生告知于我,我外婆的病不能再拖了,必须尽快手术,可手术费用三十万,我从哪来...

  再次站在夜色酒吧,我有些恍惚,即便之前我有做过陪酒卖酒,但心里依旧是拒绝的,可此时此刻,我除了这条路好像也没别的路可以走了。

  夜色酒吧灯红酒绿,看起来风光无限,但内里的肮脏龌龊又岂是外人能知晓的,我犹豫再三,还是选择了认命,抬着步子走了进去。

  今晚的林二爷是个大方的主,领班把我分了过去。我推开了林二爷包间的门。

  我一进入,撞入的却是坐在正沙发上的男人的眼,深邃如汪洋大海,是我逃不掉的,顾锦时的眼。

  我没想到他居然也在。

  我顿时萌生了想要逃离的念头,脚步刚刚一动,我的手腕就被人抓住,转眼一看,是顾锦时那一双骨节分明又有力的手掌,被他接触的皮肤好像起了火,我立即从他的手中抽了回来。

  顾锦时微微眯眼,十足危险的盯着我,凉凉道:“许凉,没想到离开我五年,至今还是混成这副鬼样子!”

  我苦涩笑笑,“哪里及得上顾总,已经是时光娱乐的总裁了。”

  顾锦时重重的冷哼了一声,没再看我,而是转身坐回了他的位置,而他边上坐着的人正是林二爷。

  林二爷一看见我,眼中喷射出惊艳之光,一双色眼咪咪的打量着我,朝我招手:“小美女儿,过来过来。”

  我顿了顿双脚,最终还是无法抵得过金钱的诱惑,我走了过去,把手中的酒递到林二爷的眼前,娇着声音道:“林二爷,您可有阵子没来了,怪想您的。”

  仅仅是我话落的瞬间,我感觉到一道足以将我烧成灰的目光笼罩着我,我知道是顾锦时在愤怒,但我卖酒只是想要赚取高额提成来救我的外婆,完全把他的愤怒当透明,继续和林二爷推销着我手上的酒。

  林二爷的手摸向了我的小手,我下意识的一躲,但看到林二爷面上的不悦时,我又不得不把小手给重新送了回去,“林二爷,不如我陪您喝几杯,如何?”

  林二爷一听,乐呵呵道:“好好好,来,开了!”

  我怕林二爷后悔,立即拿了起子把酒给开了,酒盖放在口袋中,就这样,一瓶酒的提成到手。

  酒是酒精浓度很烈的白酒,林二爷难得遇上我这么上道的卖酒女郎,自然不会轻易放开我,接过了我手中的酒之后,他立即拿了杯子来给我倒了一杯,送到了我的手边,轻挑道:”美人儿,陪二爷喝一杯吧。“

  我看着那满满的一杯白酒,微微皱了皱眉头,一再咬牙后,硬着头皮伸出了手去。

  然而——第四章 你的样子真让我恶心

  然而——

  顾锦时的手比我更快,他把那白酒给端了过去,林二爷略有些扫兴的看向他,”顾总,这...“

  顾锦时挑动着眉,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而后道:”难得林二爷有如此雅兴,我提议玩个游戏助助兴,如何?“

  林二爷玩性大起。”顾总,说来听听。“

  顾锦时找来了一副扑克,玩的是算牌游戏。

  以前我和顾锦时在一起的时候,我和他经常玩这种算牌游戏,但他每次都玩不过我,回回输。

  这种算牌游戏真的玩起来其实挺简单的,但林二爷从没接触过,顾锦时跟林二爷说了不下五遍的游戏规则,林二爷依旧不懂。

  顾锦时说:”林二爷,如果您信得过我,您的牌我帮您算,如何?“

  林二爷笑道:”顾总的人品我是最相信的,怎么会信不过呢,你算你算,我绝对信你。“

  ”既然如此,那开始吧。“顾锦时先进行洗牌,然后分别在林二爷,我,他的三个人面前发了五张牌,而赌注自然是那白酒,刚开的第一局我不敢赌大,只下了一小杯白酒的量,顾锦时一杯,林二爷两杯。

  确定好赌注后,三个人同时开牌,我看了看三个人的牌面,心中已经在默默计算,计算的结果令我的心一提,居然是我输三杯,林二爷输一杯。

  林二爷看了半天牌面看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意思,转而问顾锦时,”顾总,这谁输谁赢?“

  顾锦时把所有的牌面全给收了回去,淡淡道:”她输一杯,我一杯,二爷两杯。“

  ”靠!出师不利!!“林二爷愤愤,但愿赌服输,也只得乖乖的喝了两杯。

  反倒是我,意外的看向顾锦时,他怎么...明明他没输,为什么要喝...

  林二爷开局不利输了两杯,心中极为不爽,丢开小杯子,换上了大桶杯,”顾总,小杯太小家子气了,来玩个大的。“

  大桶杯的容量差不多是一瓶白酒的一半,看着眼前的大桶杯,我真的想就此停手不玩了...可是顾锦时已经发牌,容不得我不继续玩下去。

  牌面一开,我叫苦不迭,居然是我全输...天啊,这三杯大桶杯喝下去,我半条命绝对没...

  林二爷兴致高昂,问顾锦时:”顾总,这局又是个什么情况?“

  顾锦时答:“你0杯,她0杯,我全输。”

  林二爷高兴的一拍掌,“好玩好玩,来来来,顾总,这三杯你可得全喝了,愿赌服输,别耍赖!”

  顾锦时自然不会耍赖,他把三大捅杯的白酒给全喝下去了,我看着他嘴角上溢出的酒液,不知为何,心却在抽痛。

  我不知道顾锦时究竟是不会算还是故意算错...

  接下来的那几局,基本上是林二爷和顾锦时两人输,我回回都是0杯...

  可是,按照我算的牌面,明明不是顾锦时说的,明明不是!!

  玩到最后,林二爷输掉了整整四瓶白的,整个人喝得摊在了沙发上不省人事,而顾锦时也只是比林二爷好了一点点,不至于醉得烂泥,但走路的时候脚步虚浮,踉踉跄跄的没办法走直线。

  顾锦时把起子丢在装酒的纸箱里,双手抱着纸箱进了包间的洗手间,我不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又怕他摔倒,只得在他的边上跟着他。

  走进洗手间后,他打开了水龙头,掬了一把冷水扑在了他的脸上,我阻挡不及,骂他:”顾锦时,你疯了,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容易中酒风。”

  顾锦时一把把我推开,我的后背撞在门板上,有些许的发痛,等我稳住身子再走回到他的身边时,我看见他拿起子把纸箱中未开的白酒一瓶瓶给打开,白酒全部被他倒到了水槽中,全部倒完之后,他把瓶盖塞到了我手心上。

  我愣愣的看着他,“顾锦时,你...”

  “拿着瓶盖去跟你领班交差,你要的不就是钱吗?”

  我从他的话中感觉到了他的热度,可是当我再去看,我却只看到他面上的寒霜,他狠狠的又推了我一把,大声道:“滚!给我滚出去!”

  我咬着唇瓣,忍住要哭的冲动,问他:“顾锦时,我...”

  顾锦时冷冷的眸光兜过来,打断了我余下的话,他说:“许凉,你能不能离我远点,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了,算是我求你,你放过我,可以吗?”

  第五章 玩个游戏如何

  顾锦时满身孤寂,好似全世界的人都不能靠近他半分,我的脚步后退了两步远离他,道:“顾锦时,你醉了,我送你回去。”

  “不需要,我开车来的。”

  “你不能酒驾,酒驾容易出事。”

  “你以为你是谁?有什么资格管我的事!”他朝着我摆摆手,“走走,你走,我不想看见你,你太可怕了。”

  强忍着的泪水终于在这一刻决堤,我自己也不清楚我到底在哭什么,只知道特别的伤心,尤其是看着眼前的这一个男人。

  曾经,他是那么的恣意潇洒,又是那么的阳光开朗,是我,是我把曾经的那个他给杀死了,变成了如今这么一个冷情霸道的人。

  顾锦时的手伸过来捧着我的脸,他的手指尖温柔的帮我一点点把眼角的泪水擦干,又只在瞬间松开了我,拍着我的脸,冷凉着声音,“哭什么哭,真晦气,老子还没死呢!”

  顾锦时醉得厉害,我怎么放心他一个人回去呢,跟领班提前说了声,在酒吧的附近开了一间房。

  把他放在床上,我帮他脱掉厚重的西装,他睁着一双醉眼看着我,手猛的扣住了我的手腕,“是你吗?许凉,是你吗?”

  我的心一刺,看着这般狼狈的顾锦时,点点头,“锦时,是我,是我...”

  几乎是我话落,顾锦时一个用力把我拽到了床上,他的身躯腹压上来,炙热又密集的吻就这么汹涌而住,他略带酒气的气息将我席卷,温暖的唇舌摩挲着我的唇瓣,那么的用力、霸道、却又有着不可言说的温柔。

  至今,我还深深爱着这个男人,爱着他的一切。

  我沉沦在顾锦时的热吻中,双手勾住他的脖颈热切的回应他,彼此呼吸交缠,体温越升越高。

  顾锦时双手一扯将我的衣服撕了个粉碎,身躯一个用力的前顶快速的埋入了我,他的每一下都那么大力,好似要将我生生撕成两半,又好似要把我揉进他的骨血里。

  我抱着他健硕沉稳的腰,躺在他的身下,他耸动的身躯满是诱惑,像极了一个高高在上的帝王,我迷恋不已。

  直至最后的一刻,顾锦时也没离开我,我心甘情愿的接受着他的给予,我的脑中宛如盛世烟花炸裂,落了漫天光华。

  这一夜,我和他疯狂缠绵,仿似整个天地只有我和他。

  第二日,我迎着窗外的阳光醒来,探手一摸,床边已经没了顾锦时的温度,空气中飘荡着浓烈刺鼻的烟味,我猛的坐起身,看见顾锦时正坐在窗台上,他的脚边落了满地的烟头,手指上还燃着半根,烟雾弥漫中,我看不清他的脸。

  我心口钝痛,问:“什么时候学会抽烟的。”

  顾锦时是一个阳光朗爽的少年,他从不抽烟,身上只有清香洗衣液的味道,却不曾想,五年的时间,早就已经不复当年。

  顾锦时冷冰冰的眼神横过来,我如置身万年冰窟,他无一丝温度的声音随着那烟雾飘过来,“你杀死我孩子的那天开始。”

  我眼里的光渐渐黯淡,低垂着脑袋,手捏着被子许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顾锦时,能不提孩子吗?”

  忽的,一个小小的东西飞了过来,刚巧落在被子上,我一看竟然是顾锦时手指上夹着的那半根烟,燃着的烟头把被子烧破了一个洞,我手快速一扫,还没把烟头给烧开,长发被他扯住,完全不顾我的疼痛把我按在床上。

  我对上的是顾锦时那如地狱修罗的表情,他一手按住我的肩膀不让我乱动,另外一手捏住我的下巴,那深邃的眼眸底流荡着森然的冷意,他说:“许凉,你这个杀人凶手!你为什么要杀掉我的孩子,为什么?!!”

  对于顾锦时的问题,我回答不出来,心里犹如千万根钢钉扎在我的心里,一颗心千苍百孔,面目全非。

  顾锦时见我久久没说话,捏着我下巴的手慢慢开始用力,他青筋爆现,有着包天的怒意,“许凉,你给我说话,说话,你说话啊!”

  我无话可说,能说什么?告诉他,五年前是他的妈妈逼着我去打的胎,然后呢?又有什么用,五年前逼得我和他分开的那个始作俑者已经离开人世了,我还能怎办?

  能怎么办?!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恰情深断肠》全本小说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320.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