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至尊战王小说刘毅梁静李眉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至尊战王小说刘毅梁静李眉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一章极度危险人物

  华夏国京城——燕京!

  一架客机降落,一个身穿休闲装,背着一个普通的旅行包,看上去只有十几岁的样子,俊秀的脸蛋没有一丝幼嫩,反倒是刚毅之色,身上更是唤发出独特的气质,形成一道风景线,,让人忘返流连。

  年轻人看上去很普通,是那种丢进人群很难让人认出来一类,可是他的身上却有着一股独特的气质,冷酷的一张脸,让人不敢靠近。

  他叫刘毅,冰冷而又布满沧桑的脸不难让人感觉到,他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踏出机场,刘毅突然停下脚步,全身散发出冰冷的杀气,不过很快,杀气隐去,半低着头一路往前走。

  就在刚才,刘毅突然发现,在他的前后都有人跟着,稍微一想便知道,跟着他的人都不是普通人,但没有露出敌意,刘毅也便没有多加去理会。

  “哎…”

  刘毅不由暗暗叹了一口气,喃喃自语的说道。“看来,想不回去都不行了。”

  本来,刘毅是不想返回那个不像囚笼,却更像囚笼的家,现在看来,似乎是不行了。

  在路边招了一辆的士,上车报出一个地名。“师傅,去青颐园!”

  “青颐园?”的士师傅似乎有点反应不过来,不由问道。“这位小哥,你是不是报错地名,整座燕京城里就没有‘青颐园’这个地方。”

  “噢…”

  刘毅这才反应过来,今天的京燕已经不是七年前的京燕了,有一些地方改了名字也是很好理解的,不过刘毅却一点也没有灰心,又报出了一个地方。“去中南海吧!”

  中南海是什么地方,相信大多数的华夏国人都知道,那是华夏国的权力中心,华夏国的高层就是在那里办公,亦是住在那里。

  然而,刘毅的话听在的士师傅的耳中却是一阵春雷在耳边炸响,接着用一种怪异的眼神多看了刘毅几眼,心中暗暗想到。“看上去年纪轻轻,很是冷漠,不会是恐怖份子吧?”

  不过很快,的士师傅脑中一道灵光闪过,似乎想起了什么。

  在五年前,的确有一个地名叫青颐园,就在中南海的边上,具说里面住着一群高级将领和退体的老同志。

  而刘毅最早就是报出这个地名,让的士师傅猜测出刘毅应该有亲人住在里面,只是好久没有回来,不知道改地名这么一回事。

  也幸好的士师傅记起这事,不然还真把刘毅当成是恐怖份子报警了呢,不过很快,的士师傅又为难起来了,道。“这位小哥,中南海那块地方的士是进不去的。”

  “没事,你开到进不去的地方把我放下就可以。”刘毅很随意的说了一句。

  “好勒!”的士师傅应声开车。

  可是,与的士师傅的对话,却让刘毅感触颇多,在心里头喃喃自语了一句。“七年了,一切都变了。”

  ……

  到达中南海的附近时,一切都回归熟悉。

  付了车资,刘毅下车,原地转了一圈,四周的环境虽有所变化,可还是那么的熟悉,儿时在这里玩的一幕幕也由景触动,清晰的浮现在刘毅的脑中!

  天真,幼稚,单纯!

  这是对儿时的最佳形容,有点贬义的意思,可却是代表着童真,然而,那种童真已经远离刘毅而去,二十岁年龄的他远远超出年龄的界限,变得不像是一个二十岁青年的老成持重。

  在已经改名为养颐年的小区门前停下,经过一番登记和确认身份,刘毅这才可以在门口等待着。

  不久,一辆军用越野车从里面行驶而来,开车的人刘毅认识,正是给刘老爷子当了二十几年的警卫长——庞壮,四十多岁的年龄,已经是少将级别。

  “小毅…你回来了!”庞壮显得有些激动,要不是军人的性格告诉他只能流血不能流泪,相信此刻已是泪流满脸,可即便是如此,庞壮的声音还是有些哽咽。

  刘家的少爷,离家七年,现如今回来,这是多么激动人心的事情,可令庞壮激动的是他看着刘毅长大的,从出生一直到刘毅离开,庞壮亲眼目睹一切,可以说感情至深阿。

  “是阿,我回来了,庞叔!”那怕是刘毅的性子已经锻炼得如坚铁一般,可面对着庞壮之时,再铁也融化了,脸上露出一个不是很好看的微笑,那是很久没笑的原因。

  “呵呵…上车,我们进去吧。”庞壮也笑了笑,招呼着刘毅上车。

  车子启动,犹如离弦之箭那般,飞速的行驶,不到三分钟的时间就停在了一幢复古的小院子门口。

  刘坚,刘家的老爷子,开国元老之一,这个元老指的是在当年立下了汗马功劳之人,平时修练养生功法,令得八十岁高龄的他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一样。

  很普遍的国字脸形,那双炯炯有眼的眼神,板着一张脸,就算是不开口,身体散发出来的气势也足够吓人,如果要用话语来形容便是不怒而威。

  不过刘毅并没有被老人散发出来的气势所慑,毫无压力,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也不等老人开口,就直接在一边坐下。

  老人一直半眯着眼,看上去好像是在闭目养神一样,可是又有谁知道,从刘毅进门开始,他的视线就一直没有离开过刘毅的身上,仔细的观察着。

  不得不说,老人对刘毅的气势很是满意,再接着,刘毅大方的坐下,他更加的满意,在刘家里,并不止刘毅一个男孙,可是其他的孙子见到他时,全都非常的拘束,大气不敢出一个,那会像刘毅这样,大大方方的坐下呢。

  “你叫那些人别跟着你。”老人突然睁开眼睛,爆射出一道冷芒,冷冷的盯着刘毅,低沉的声音随之响起。

  “他们有两个选择,一个是继续跟着我,然后命没了。还有一个选择就是别跟着我,还能活着。”刘毅也不怕老人,与之对视,眼睛同样冰冷,不紧不慢的说道。

  “哼…你是各国列入极度危险的头号人物,不派人盯着你,你以为能说得过去吗?”老人知道,他想要用气势来压住刘毅已经行不通了,当下语气萎婉了很多。

  “只要不来惹我,我就不会怎么样,反之,要是来招惹我,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刘毅的语气很平淡,可是说到最后,那凉丝丝的杀气却是散发而出,让感觉到杀气的老人都不由一阵惊讶,不过刘毅可不管老人的惊讶,而是继续说道。“我回来是想过平静的生活的,而不是来找麻烦的。”

  刘毅很想过平静的生活,这就是他回国的目的,也是他今天见老人的目的,他想要老人告诉上面的人,别来招惹他,不然就不能怪他了。

  可是,以刘家嫡系三代的身份,又以他在国际上的威名,想要过上平静的生活,谈何容易阿!

  ……第二章血浓于水

  “须知天外有天,人外有天。”良久,老爷子嘴边崩出这么一句话来,之后更是把刘毅批得完无体肤。“你以为《霸气阳刚诀》修练至地阶颠峰就天下无敌了吗,当真是坐井观天…”

  坐井观天吗?

  刘毅有自知之明,知道地阶颠峰期的实力还不到天下无敌的地步,可又有谁知道,他从来就没有真正的用过全力,保留了最强大的底牌呢。

  “这点就不需要你老担心了,我有几斤几两重还是知道的,现在要说的就是别再派人跟着我,不然我真无法保证那些人能够活下去。”刘毅罢了罢手,下了最后的通碟,之后更是起身,向门口的方向迈出两步,头也不回,淡淡的说了一句。“好了,我走了,你老保重。”

  “你…”

  老人被气得够呛,可他终究还是没有摆出那份威严,更没有强留刘毅,任凭他独自离去。

  刘毅走了,可是刚走不久,庞壮就追了上来,与刘毅并肩而行,脸上的苦笑之色很浓,久久没有开口,一直到小区的门口,才道。“其实老爷子也不容易,为了整个刘家,他付出很多很多…”

  “……”刘毅没有着急吱声,沉吟了片刻,道。“这些我知道,可并不是每一个家族的成员都要按照他那一套走的。”

  “呵呵…”

  庞壮笑了,可却全都是苦笑,摇了摇头,也不再多说什么,从怀里拿出一个信封,递给刘毅,这才接着说道。“这是燕京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是老爷子让我交给你的。”

  闻言,刘毅双眼一凝,充满怒气,握紧了拳头,一条条青筋显现,全身的杀气没有刻意去压制,尽数拼发而出,足以说明他此刻的内心并不平静。

  “你不是想要过安静的生活吗?去学校读书,感受校园的生活,没有人会打扰你,很是自在。”庞壮感觉到了刘毅的怒气,更感觉到刘毅的杀气,不过他似乎早有一番措辞,淡淡的说道。

  校园的书生气很浓,虽然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平静,但对现阶段的刘毅来说,无疑是非常合适的。

  接过信封,什么也没有多说,可在无声中,刘毅却是接受了老爷子为他安排好的路。

  “小毅阿,有些人有些事,很多时候都是身不由己的。”庞壮苦心婆妈的说了一句,之后更是拍了拍刘毅的肩膀,又道。“在信封里还有一把钥匙,在燕京大学附近的别墅,是老爷子给你安排的,地址也在里面。”

  说完,庞壮转身就走,不给刘毅任何说话的机会,不过在走了两步之后,他又停了下来,头也不回,道。“抽个时间去见见你爸爸妈妈吧,你回来的事情老爷子并没有告诉他们,这些年来,他们想你得紧阿。”

  “知道了,庞叔!”刘毅对着庞壮的背影低声的说道。

  对于别人,甚至是老爷子,刘毅都可以吹胡子瞪眼,说硬话说狠话,可是偏偏对这个从小到大都极照顾自己的庞叔不能。

  庞壮是一个,接着就剩下一个了,那个人正是老爷子的至交好友,也是他的师父,长相很邪恶,为老不尊,在刘毅七岁的时候,就开始与之学武,到了八岁就不再叫他师父,而是改叫老头子。

  老家伙的形象实在是不怎么样,邪恶之中又很是淫.荡,传授《霸气阳刚诀》给他的同时,还不忘教授他大人之间的密事,就是所谓的性.教育。

  但不管怎么样,刘毅打心里的尊敬老头子,因为老头子全心全意教导了他六年的时间,单凭这份情,刘毅就必须尊敬于他。

  至于当年如何折腾他,让刘毅大喊痛苦而置之不理,现在回过头去想一想,要是没有当年狠命的折腾,就不可能造成今天的他,更加不可能存活到现在,倒是老头子的一片苦心。

  “七年未见,也不知道老头子挂了没有?”

  刘毅眼带思念之色,双眼空洞,低喃了一句。

  良久,刘毅才甩了甩头,尽量不去想那么多,目视前方,离开了这个守备森严的小区。

  ……

  刘毅的父亲叫刘玄德,跟三国时期的蜀国国主的字一样,可是成就却不同,虽然刘玄德差不到那里去,可离割踞一方还有点距离,四十二岁的年龄爬到了军长位置,相当于政界里的副省长官员。

  至于母亲,也是京城世家子女,不用多说,他们就是家族的牺牲品,以联姻的方式结合到一起,真可谓是先结婚后恋爱,不过倒是擦出了火花,结婚二十多年,相敬这宾,感情非常浓厚。

  只可惜他们现在都不在京城,父亲去大军区的王牌军里任职,作为典型的家庭主妇——刘母,自然也就随军而行了。

  父母不在京城,刘毅想立刻见他们几乎变成了不可能,眼看着时间还有几天才开学,还有大把的时间,刘毅干脆就先把家给安下来为先。

  可是当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却还是让刘毅吓了一跳。

  眼前是一幢别墅,更加贴切的说应该是一大幢别墅,初步估计一下,占地最少八百平方米,这还是占地皮的面积,要是算上别墅的小楼是三层的,那总面积最少在一千两百平方以上。

  燕京城里,寸土寸金,这么大的别墅,老爷子舍得送他,着实让刘毅意想不到。要知道老爷子是出了名的小气,特别是在涉及到钱这方面,更加的小气,现在却这么大方的送套别墅给他,难以想象阿!

  还记得在刘毅小的时候,曾经有一位老爷子的至交好友跟老爷子要一幅字,那幅字并不是很值钱,可老爷子硬是不给,这样一位小气的主,真的难以与现在大方的模样重合起来。

  “哎…”

  刘毅叹了叹气,又苦笑摇了摇头,没有多说,开门进去。

  别墅里样样齐全,家具是全新的,日常生活用品更是应有尽有,刘毅可以安然的住下!

  当天晚上,美美的睡了一个好觉,等第二天醒来才前往燕京大学,报了个名,之后更是去汽车城买了一辆奥迪作为代步工具,然后就返回别墅,安静的呆着了。

  ……

  第二天,一架飞机降落在G省的机场上!

  刘毅正是乘坐着这架飞机,下了飞机,刘毅直奔军区,又是经过一通登录才进得军区大院,不过刘毅却是在院门那里等着,因为他不知道父亲刘玄德的住处,只能等着人来接他。

  来接刘毅的人是父亲身边的警卫员,那警卫员在把刘毅带到门口之时便离开了,似乎是有什么事情要忙,而在这个时候,母亲已经在门口处等着了。

  老了!

  这是刘毅的第一感觉,在刘毅离家之时,母亲保养极好,就像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子一样,可现在母亲却是半边的白发头,脸上也出现了很多皱纹,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妇人一样。

  可以想象,他离开的这七年,把母亲给想坏了,半边的白发就是最好的证明。

  “妈!”

  刘毅的声音有些哽咽,叫了一句之后就说不下去,眼泪更是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再铁的汉子,看到母亲因为他离家这几年老了将近十岁,一股悔恨之情由心而生,只可惜一切不能重新来过,现在,刘毅也只能保证以后不再让母亲为他挂肠挂肚了。

  刘母明显也有些难以控制情绪,眼泪也跟着流了下来,不过她却是笑着流泪,那股欣喜的神情难掩,尽写于脸上。

  良久过后,刘母才恢复平静,不顾脸上的泪水,轻轻的说了一句。“回来了就好。”

  回来了就好,为人父母,也没有什么可求的,只求子女能够平平安安便可以了。

  此时有声胜无声!

  刘毅什么也没有多说,帮母亲抹了抹泪,挽着母亲的手臂,一阵亲昵,进入屋内。

  父亲不在,想来是下去军队里巡视了吧,不过很快,刘父就赶回来了,跟他回来的还有之前去接人的警卫员,这让刘毅感到很是不解。

  作为警卫员,却离开了要保护人的身边,这警卫员做得并不称职,不过刘母似乎是看出了刘毅的想法,解释了一句。“小李是你爸派回来家里取东西的,刚好你到军区,我就让他去接你一下。”

  这下刘毅释然了,接下来自然免不上与父亲说上几句话,可刘父就是一个典型的军官,板着一张脸,似乎是谁都欠他钱一样,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但即使是如此,刘父还是拍了拍刘毅的肩膀,跟刘母一样,很难得的说了一句:“回来了就好!”

  刘父的语气很平静,也很轻松,可就是这么一句简单的话,译全出来的意思却是饱满的心伤,让刘毅顿时感到无比的羞愧,更加知道,当年的叛逆,竟把家人伤害得如此之深。

  “爸”刘毅想要说些什么,可是突然之间,所有的话都卡在喉咙里,什么也说不出来。

  “什么都别说了,回来了就好,我们一家得以团聚…”刘父打断了刘毅的话,道。“今天是个好日子,不说那些伤感的话,呵呵…等下我们爷俩好好的喝一杯。”

  “嗯。”刘毅拼命的点了点头,应道。

  ……第三章悍然出手

  相聚的时间整是短暂的!

  在G省军区院子里呆了两天的时间,刘毅便离开,启程回京!

  在这两天的时间里,刘毅什么事情都没做,只跟母亲聊天,聊聊他离开这些年发生在国内的趣事,也有聊聊刘毅在非洲那边的事情,不过刘毅的事情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只挑一些兄弟情谊来说,至于杀戮与鲜血,刘毅是只字未提。

  好好的陪了母亲两天,燕京大学也要开学了,刘毅不得不离开,在刘母把他送上飞机时,刘毅才表示,只要学校有放假,他便来G省,又或许让母亲回京城也行。

  刘母也答应了,表示再过一段时间就回去京城住一段时间,这才有些不舍的把刘毅送进了登机入口。

  数个小时的时间很快就过去,眼睛一闭,睡上一觉,醒来时,飞机就降落在京城机场里,从机场的停车场里取回车子,刘毅直接返回家中。

  今年是新生年,所谓的新生年就是有一届高三的学子考上大学,新生办理入学,而那些新生刚刚来到学校,对学校的环境并不是很熟悉,自然也就要有人带着才行。

  另外,也正是对陌生环境的好奇吧,在报过名后,几乎所有的新生都在学校里到处转转,美名其曰说是熟悉环境,其实不然,都是冲着妹纸去的。

  第二天就要开学了,刘毅起床倒是很准时,早早就来到学校,虽然对燕京大学并不熟悉,可却没有任何障碍,谁让刘毅在昨天的时候就专门浏览过燕京大学的卫星图呢,只需要看上一遍,刘毅就能把学校的布局记下。

  来到学校,找个人问了一下,很快就寻得班级的位置,直奔教室而去。

  教室很平常,无非就是书桌和椅子,上面一个讲台,刘毅倒是没有特意去观摩一番,而是四周扫了扫,已经是人满为患教室里前排并没有坐位,找了半天,只看到后面有几个连着的空位,似乎是特意留下来的,因为四周没有坐人。

  当下没有多说,直接就找了一个位置坐下。之后等待班主任的到来,然而,刘毅没有想到的是,班主任没有等到,麻烦倒是率先找上门来了。

  “小子,你给我起来,这是小爷的位置!”一个嚣张至极的声音在刘毅的耳旁响起,还用无名指近距离的指着刘毅,只差那么几厘米就要碰到刘毅的眼皮。

  刘毅生平最讨厌的就两件事,一件是有人用枪指着他的头,威胁于他。第二两件事就是见不得有人在他面前嚣张,且还用手指指着他。

  眼前这个人无疑是犯了刘毅的禁忌,可一直想要过安静生活的刘毅却是没有发作,只是冷冷的看了那人一眼,沉声说道。“你最好把你的手放下,不然我不能保证等下你的手指还安好。”

  “哈哈…”

  那人闻言哈哈大笑,笑得极为猖狂,之后更是把无名指在自己的眼前晃了晃,像是听到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样,转身问他身后的几个跟班。“你们听清楚刚才他说什么了吗?不能保证我的手指还安好?哈哈…”

  “哈哈…”

  “哈哈…”

  三个跟班倒是非常的配合,跟着哈哈大笑,看向刘毅的眼神已经变了,变得玩味及嘲讽,满是不屑。

  见到跟班很是配合,那人更加满意,笑意难掩,转过身来,无名指又对着刘毅。“你小子要是有…”

  话说一半,那人就再也说不下去,而是‘卡’的一声来帮他接着说下去,那是骨头断裂的声音。

  “啊…”

  下一刻,杀猪般的凄惨声彻响整个教室,声音的来源不是别人,正是之前那位嚣张至极的年轻人。

  无名指断了!

  以迅雷般的速度,刘毅出手了!

  刘毅出手,快到极致,那种速度一般人无法用肉眼捕捉到,也只有同是武者,且境界奇高的人才能够捕捉到。

  被刘毅瓣断手指的年轻人自然也无法捕捉到了,可眼前就只有刘毅一个人,不是他干的还会是谁干的,在惨叫过后,年轻人就朝跟班下令了。

  “给我打,只要不打死,后果由我负责。”嚣张至极的年轻人捂着自己的手指,额头上不断的冒出冷汗,那样子说要有多么痛苦就有多么的痛苦,可为了报仇,他还是忍住疼痛发号施令。

  嚣张,极度的嚣张!

  不要打死,就算是打残废也不怕!

  这就是年轻人想要表达的意思,同时,也发出一个信号,他很有势力,也很有资本。

  跟班得令,自然屁颠屁颠的朝刘毅奔来,拳头,踢脚,甚至还有一个人从旁边直接抓起一张书桌,也不理书桌上早有人坐,并且把书放了上去,当书桌被抓起时,书掉一地也置之不理,双手举起书桌,就要把整张书桌砸向刘毅。

  愣住了!

  突发其来的一切,让整个教室的所有人都愣住了,之前还三三两两正在说笑,又或许是在讨论着什么的全班学生全都愣住了,视线全都集中到后方来。

  在千分之一秒间,刘毅动了!

  其实早在瓣断年轻人的手指头时,刘毅就暗暗准备,等年轻人发号施令,为了不限制自己的行动,刘毅更是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到了年轻人三个跟班向他出手时,刘毅的拳头比他们更快。

  “砰…”

  一声闷响,拳头击中还在捂手指的年轻人额头,两成力!

  紧接着,刘毅顺势而下,收拳,以一种超越常理的速度挂起‘铁三角’,在年轻人还没感觉到自己受袭时,铁三角降临而至,这一次是胸口的位置,依然是两成力!

  时间过去零点零几秒,之前还嚣张得不可一世的年轻人,整个身体倒飞了出去,撞在书桌上,同时也撞上了站在他后面,双手举着书桌的跟班身上,两个人一起倒飞出去,又撞上了正发愣的其他学生,才止住了倒飞,可两人却是整个身体摔在了书桌上,又发出几声闷响。

  下一刻,时间不到零点一秒,又有两声闷响彻响整个教育,同样是身体撞到书桌,止住了倒飞,摔倒在书桌上面。

  “砰…砰…”

  整个教室都凌乱了。

  ……第四章美女班主任

  安静!死一般的寂静!

  整个教室里只有急促的喘气声,谁也没有开口,每个人看向刘毅的表情就像是见到鬼一样,有些甚至是张大了嘴巴,足以吞下一颗鸡蛋,用手指着刘毅,可是在刘毅的眼神扫过之时,全都纷纷把手放下。

  教室就那么大,之前发生的全过程可都在学生们的眼睛里,正是因为有人用手指着刘毅才发生这么恐怖的一幕。

  凌乱了,没有人去收拾,因为所有人已经忘记了一切,只知道刘毅打人了,而且还是下了重手。

  下重手吗?

  未必,刘毅只是动用了普通力量的两成力而以,还没有运起《霸气阳刚诀》呢。要是运起《霸气阳刚诀》再动手,恐怕只需要一根手根就能打死之前的年轻人和三个跟班了吧。

  “噗…”

  一口鲜血似乎是为了打破寂静而又沉稳的气氛一样,在刘毅两成力量之下,年轻人那已经被酒色掏空的身体已经到达承受的极限,再加上刘毅最后单手形成的铁三角撞在胸口上,岂有不吐血之理。

  这还是轻的,以往面对敌人的时候,刘毅都是一击必杀,万万不可能只出两成力。

  环境不同了,这里是校园而不是屠宰场,刘毅也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国际上赫赫威名的危险人物,而是回归本名,是燕京大学里一名普通学生,就叫刘毅。

  另外,年轻人虽然嚣张,也犯了他的禁忌,可远没有到达身死的地步。

  “嚣张要有资本,不然这就是你的下场。”刘毅冷声的说道。

  说完之后,刘毅回到自己的坐位,连看都不看他四人一眼,实在是他们入不了刘毅的法眼,也许他们欺负一些软弱无力的学生还行,可遇到刘毅,那简直就是送菜。

  冷眼扫过众人,众人的视线纷纷移开,不也多看刘毅一眼,之前被撞得东倒西歪的书桌更是在众人的合力之下收拾好,迅速的恢复原位,而那四个摔倒在书桌上的人则没有一个人敢过去理会,任由他们自己起身。

  其实,刘毅下手是非常有讲究的,表面看上去,他们伤得很重,可除了那个嚣张的年轻人之外,其他的三个跟班都没事,只是受了一点皮外伤而以。

  这时,三个跟班已经恢复力气,眼睛不敢看向刘毅所坐的方向,扶起还躺在书桌上的年轻人,跌跌倒倒的离开了教室,一场风波也随即平息。

  可是真的平息了吗?

  也许吧!

  发生过的事情就是发生过了,谁也不能当没事一样,尽管很好的克制着,可你不能让他们别去想吧。

  不过很快,所有人的注意都集中了起来,因为班主任到来了,一个长相靓丽的女子,标准的瓜子脸,皮肤嫩白,双眉很小,像月亮弯似的,再配上那对不大不小,也跟着像月亮弯的小眼晴,绝对称得上是绝配。

  不高不短的鼻梁,小巧的樱桃小口,与整张脸形揉合在一起,简直就是一个古典美女所应该有面相,年龄看上去更是不大,大概也就二十三、四岁的样子,应该是选择留校任教的老师吧。

  职业装身上的苗条身材,与整张脸形相配,那绝对是最佳的比例。这不得不让人感叹一句:造物之主的神奇。

  对于班主任的相貌,男同学们目惊口瞪,心里忍不住YY!女同学则是自愧不如,在自悲的同时,也产生了嫉妒心里。

  可那不关刘毅的事,他仅仅是扫了一眼,之后就低着头,书桌上也没有书,就那么看着书桌板上发呆。当然了,刘毅没有闭掉六识,他的耳朵还是在听着老师讲话的。

  只听,美女班主任那清脆的声音响起:“首先,欢迎大家来到燕京大学这个大家庭,希望在未来的日子里,大家能够互相团结,努力向上,嗯,也希望大家每次考试都考个好成绩,最少是及格,挂科可是让我很为难的,呵呵…”

  “哈哈…”

  “哈哈…”

  不管是男是女,都被美女老师的幽默给弄笑,一时间,所有人忘记了之前发生的一切,开怀大笑起来。

  刘毅呢,他没有笑,只见他嘴角翘起,低喃了一句:“有点意思!

  刘毅的话注定是无法让人听到的,因为此刻他的四周无人,之前坐在他前面两排的同学更是愿意跟人家挤在一张,就是不坐在刘毅的面前,生怕引火烧身。

  “好了。”美女老师很好的掌控住了节奏,止住了所有人的笑声,随即又道。“今天算是正式开学,但也不算正式开学,只是例行让各位各自认识一下而以,现在从第一排开始,都自我介绍一下吧。”

  为了响应美女老师的号召,自然是开始自我介绍了,不过每一个人的自我介绍都非常的简单,报出名字,来自于那里,然后就完事了。

  有一些则是顺便说一下自己的爱好,脸皮厚的人也顺便加上自己的期待,什么在读大学期间遇到另一半什么的。

  不过那位同学注定是要杯具了,惹得一阵哄笑,要不是美女老师出声圆场,恐怕被取笑会更长。

  轮到刘毅的时候,只见刘毅站起来,半低着头,淡淡的说道。“刘毅,京城人!”

  完事了!很形式化的自我介绍。

  一轮自我介绍下来,时间过去了一个多小时,一直到最后一个,美女老师的眼睛才扫视了四周,心里暗暗奇怪,心说一句:“差了四个人。”

  在所有人自我介绍的时候,美女老师可没有忘记比对一下名单,顺便看一眼,把学生的样子记下,以后才不怕叫错人,可一轮下来,却发现班里少了四个人,且教室里所有人都自我介绍过了。

  美女老师心中虽然有些奇怪,可她并没有说出口,而是接着说道。“好了,大家都已经介绍完,只剩下我,为了不让你们觉得吃亏,老师也只好自我介绍一下了,呵呵…”

  又是一个很幽默的搞笑,引来一阵哄笑,压了压手,止住众人的笑声,美女老师才接着说道。“我叫李眉,曾经跟你们一样,是本校的学生,京城本地人!”

  没了!

  老师也没有例外,自我介绍极其简单,有同学提出让李眉把爱好什么的也说一说,可却遭到拒绝,一句:“这位同学你想侵犯隐私权吗?”就堵住众人的嘴巴了。

  “好了,接着说一件正事,我想大家也应该猜到了,新生入学,是要军训的,军训从明天开始,等下我会让两个同学去把军训服搬来发给大家。”李眉朗声说道。

  哀声四起!

  提到军训,那绝对是每一个大学新生的噩耗,是不堪的经历,可是有一个人除外,这个人便是刘毅。

  对于刘毅来说,学生的军训是一点难度都没有,他可不在意,摇了摇头,依旧安静的坐在那里,没有跟着其他人一样哀声吼叫。

  然而,刘毅不知道的是,正在他安静的呆在教室里时,校外却是出事了,且还是大事。

  ……

  第五章闹大了(上)

  燕京的一家医院里!

  此刻一间单独的病房里围满了医生,每一个人都在细细的检查着,而在门外则站着一个身穿便装,一脸不怒而威,气势十足的中年人。在中年人的旁边则是站着一个妇女。

  妇女保养极好,穿着一身名牌服饰,看上去就是一个贵妇,只可惜此刻的她没有一点贵妇的样子,哭哭啼啼的,那声音听上去很是伤心。

  “我不管你用什么样的方法,什么样的方式,一定要把打我们儿子的人碎尸万段。”贵妇一边哭着,一边冷声的说道,那张脸更是显得狰狞,咬牙切齿,似乎想要撕毁一切。

  “现在是法制社会。”中年人抬头看了一眼贵妇,脸色也非常的难看,但却是能够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可是声音却是冰冷的,跟表情全然不同。

  “狗屁的法制社会,我告诉你陈建设,我们就这么一个儿子,要是那里打坏了,我就跟你离婚。”贵妇指着指被唤为陈建设的男人,直接出声威胁,之后更是不忘多加了一句。“你这些年来做过多少烂事别以为我不知道,冤枉了多少人,你自己心里也清楚,现在叫你弄死一个学生,你却跟我说什么狗屁法制社会?”

  贵妇此刻已经完全失去理智,全然忘记身在医院,声音越来越高,似乎想要把话告诉全医院的人一样。不过这恰恰说明,贵妇此刻是愤怒到了极点。

  含怒之言未必没有真话,就像酒后吐真言一样,有些时候含怒之言,也有大实话的。

  陈建设,国安局燕京分局的副局长,身处于国安局系统,拥有足够的特权,这是为了某些时候在应付紧急情况而制定的,可要是被有心人利用起来,那便是杀人不偿命的屠刀。

  这些年来,陈建设固然做过一些抓捕外国特工间碟,有利于国家的事,可在背后,隐藏着多少烂事,又有几个人知道呢。

  “你…”陈建设被气得不轻,指了指贵妇,抬起了巴掌,想要一巴掌扇过去,可是最终他还是没有打下去。

  原因无他,眼前的这个贵妇是他的老婆,更是他仕途之路的依仗,这一巴掌打下来,有可能就一拍两散,他的仕途也别想进步,甚至还会被有心之人直接拉进无底深渊。

  “打阿…你打阿…”贵妇的怒火继续燃烧,越来越旺,挑衅着自己的老公。“我告诉你,你今天要是敢打下去,咱们一刀两断。”

  “……”陈建设没有吱声,他是不敢再吱声,心里头满是苦涩,同时也有气,儿子被人打吐血,要说不心痛,那是假的,要说不想报复,那也是假的,可是想要报复总不能光明正大的去报复吧。

  “不可理喻。”陈建设良久之后才从嘴边崩出这么一句话来,之后更是直接进入病房,看看趟在床上的儿子,也在等待着医生的检查结果。

  结果很快就出来了,并没有太大的危险,连胸骨都没有断,仅仅是被大力道震吐血而以,这让陈建设放心了不少。

  儿子是没事了,可敢于把他儿子打吐血的人就有事了。

  陈建设收拾一下心情,安慰了老婆几句,让老婆留下来照顾儿子,而他则离开的医院,不过在离开医院之前,陈建设是当着老婆和儿子的面保证过,会让打他儿子的人付出代值。

  那人是谁?

  不用多说,自然是刘毅了,被打得吐血之人正是之前在教室里的年轻人,他的名字叫陈俊逸,飘逸的韵意,可是人却不飘逸,相反,在四九城里,他就是一个典型的纨绔子弟,平常欺男霸女,极度嚣张。

  按理说,他老爸不就是一个国安局分局的副局长而以,在四九城里还轮不到他嚣张,可是陈俊逸依然嚣张,原因是他有一个权势极大的外公。

  好吧,咱们先不谈陈俊逸的背景,说说他老爸陈建设的举动吧,已经有点失去理智,只剩下报仇念头的陈建设也不去管那么多,甚至连刘毅有没有背景都不查一下,直接打电话给属下,派人在学校门口等着刘毅,要把刘毅带回去。

  罪名?

  国安办事,想要给一个人安罪名,实在是太容易了,直接来个怀疑你与国外间碟组织有来往,这就是一个实实在在的罪名。

  听儿子说,刘毅的身手很好,但不重要,身手再好敢对国安动手吗?要是不动手还好,一旦动手,那更容易办事了,国安可以来个想要逃跑的罪名,直接开枪击毙,那样不是更省事?

  刘建设的确想着刘毅能够反抗,只可惜,一切都不能如他所愿。

  在把军训服拿到手时,几乎可以说是放学,下午都不用来学校,刘毅便直接离开教室,出得校门,往别墅步行而去,可是很快,两个身装便衣之人就堵住了他。

  其中有一个人直接亮出证件,声音不大不小的说道。“我们是国安局的,现在怀疑你跟境外间谍组织有联系,跟我们回去接受调查。”

  连‘请’字都直接不说,可见这个说话之人已经意料到刘毅的凄惜下场。

  “噢…”刘毅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平静无波,看了看两人,不屑之色尽写于表,之后更是主动伸出双手,带着玩味的笑容。“扣吧。”

  主动送上门去让人扣手拷,这是千年难得一见,百年难得一遇的事情阿,国安人员每次办案,几乎所有嫌疑犯或是逃犯都会反抗,可眼下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发生。

  之前说话的人眉头不由一皱,有些错愕,心里暗暗猜测。“难道眼前的学生不简单?”

  四九城里,有背景,并且极度嚣张的世家子弟有很多,可也有一些背景滔天却极其低调的世家子弟,要是遇上那样的世家子弟,那你就麻烦了。

  不过这个念头也仅仅在脑中停留了一会就被否认,因为刘毅身上的穿戴很普通,普通得像一个乡下来的农民,而极其低调的世家子弟明显是不会那样贬低自己,就算是要低调,穿戴也不会像刘毅这般的没讲究。

  直接扣上手拷,把刘毅押上停在路边的车子,之后车子启动,扬长而去。

  可是谁也没有发现,刘毅脸上虽然没有过多的表情,可要是细心之下,就不难发现,刘毅的眼里写着两种截然不同的眼神。

  一种是残酷!一种则是玩味!

  ……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301.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