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王妃有毒小说夏怜星钟九离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王妃有毒小说夏怜星钟九离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一章 来自兄弟的背叛

  寂静的街道,周围一片安静,只有高高挂起的月儿偶尔出来露个头,和孤零零的路灯做个伴。

  “嘭”。

  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巨响,吓得月亮又重新躲进了云层中。

  远处,一群手持枪支穿着黑衣的男子正围着一个身形纤细穿着黑色皮衣的的女子

  “你们?”

  因为喝了酒,并且对他们很信任,所以夏怜完全没有防备,也正因为如此,才会让平时毫无威胁的子弹射入了自己的身体。

  “为什么,背叛我?”

  或许是因为喝了酒的原因,也有可能是不愿意相信这是事实,良久,夏怜才轻声的问出了声。

  只是稍稍站直了下身体,周围原本自己以为可以信任的兄弟就齐齐的向后退了一步。看到他们的反应,夏怜微微的眯了下眼睛。

  “站住,不准动,不然我现在就杀了你!”

  站在那群人中间的一个穿着黑色夹克男子大声威胁道。

  细听下,就会听出他这威胁下的紧张与恐惧。

  “呵呵,杀了我?”

  夏怜完全没有理会男子的威胁,反而踏着步子上前走了一步,惊的众人又后退了一步。

  “哼,夏怜,你别嚣张,你现在喝了酒,那邪恶的力量使不出来了,还中了枪,想不死都难。”另一个男子一边后退一边似为自己打气般说着。

  “对啊,你现在都落在了我们手里,还有什么资格嚣张!”

  听到男子的话,周围的人似乎都松了口气,是啊,她现在可是无力反击了,他们还怕她干什么。

  “为什么,背叛我!”

  夏怜不管他们说的那些废话,只是再次问出了她的问题。

  “呵,你说为什么,你那么恶心的一个人,竟然还妄想一直做我们的老大。”

  “就是,你说不会用那东西控制我们,但谁又知道你以后会不会用它控制我们。”

  “哼,凭什么我们大家一起拼命,每次却是你分的大头。我们的命就那么不值钱吗?”

  或许是真的认为夏怜没了反击之力,周围倒还真的响起了一些抱怨声。

  “恶心?凭什么?”

  夏怜一字一顿的说着,本来面无表情的脸上,更加冷若冰霜。

  在她救他们命的时候他们不嫌她恶心,在她带领他们一步步成为a市唯一黑道帮派的时候他们不嫌她恶心,却在现在嫌她恶心?

  “呵,你们,可真不配,杀你们,可真是脏了我的手。”

  夏怜突然就笑了,带着讽刺,带着怜悯,带着狠绝,也带着对世界的失望。

  绝美的笑容绽放在那张无可挑剔的容颜之上,宛若一幅令人心旷神怡的风景画。

  可是这笑在周围那些人看来,却比恶魔都还要可怕。

  “都死到临头了,还笑什么笑。”最开始说话的男子被夏怜的笑吓得哆嗦,说话都不太利索了,却还是大声的逞强道。

  就好像这样,就可以挥去自己心中的恐惧似的。

  “死到临头?呵,你们的确是死到临头了,可真是便宜你们了呐,就这样简单的死了。”

  听到男子的话,夏怜脸上的笑容更加优美,说出的话却是残忍无比。

  不过,这样残忍的话,配上她的表情和她那好听的嗓音,却像是一首绝美的歌。

  只不过是一首亡命歌罢了!

  随着夏怜的话音落下,她的身体里突然窜出许多诡异的黑色影子,速度奇快的缠上周围人的身体。

  “这恶心的一切,都该结束了。”

  随着那些诡异的黑色影子的消失,夏怜的脸色唰的一下变得苍白无比,轻声说出这句话,夏怜闭上了眼睛。

  “嘭嘭嘭。”

  下一刻,所有被噬寄生的人人,身体突然爆炸,化为一片血雾,夏怜,也在这爆炸声中,彻底的不受控制的倒了下去。

  痛,头痛,身体痛,到处都痛,就像是身体被拆开了,痛的不似自己的身体了一般。

  怎么?难道在地狱里也会痛吗?还是说,她这辈子做孽太多,所以死后在地狱里还要受罪?

  脑子模模糊糊的,夏怜有些迷糊的想。

  呵,痛吧,无所谓了,比起父母残忍抛弃时的疼痛,比起失去唯一带给自己温暖的妹妹时的疼痛,比起兄弟们背叛时的疼痛,这点痛倒还真不算什么了!

  只是,真不甘心啊,自己那样真心的为他们着想,付出了那么多,那样痛苦的活在世上,为什么他们最后还是背叛了自己呢?

  恶心吗?只是因为自己的噬影让他们忍受不了了吗?还是说,自己的力量,终究还是让他们不安了。

  可是,她是真的把他们当兄弟,又怎么会对他们出手?而且,如果不是因为他们,自己又怎么会走上黑道的路上,双手沾满了鲜血。

  真的不甘心啊,她明明,那么努力的想要得到温暖,可是为什么,最后都会失望呐,即使她为他们付出了所有,他们,还是那样无情的让她去死。

  那么,就去死吧,所有的一切,都不应该再存在了,都陪她一起消失吧,毕竟,她是那么的害怕孤独!

  既然这个世界没有光明,那么,就让黑暗来彻底取代它好了。黑暗,好像也不错,至少,她得到的不会只是伤害了。

  夏怜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到她意识再次清醒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个简陋的房间。

  一张木桌,颜色已经褪尽,看上去很是老旧,两把竹椅,看上去要垮了一般。还有挤在一起的两个柜子,上面放了一些杂物。

  除此之外,就只有自己睡得一张陈旧的小木床了。

  想要抬手揉揉发胀的太阳穴,却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

  脑海里闪过之前在酒吧喝酒到后来为了杀了那些人强制激发比自身强大几倍的力量自爆的事情。

  夏怜有些迷惑的盯着床顶。

  按理说,她应该已经死了,而不是出现在这个完全不知名,陌生的地方。

  “唰。”

  脑子里突然挤进很多原本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庶女,姨娘,狠毒嫡母,白莲花妹妹,整整花了一个小时,夏怜才彻底的接收了这个名为夏怜星的女子的记忆,然后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穿越了?第二章 穿越大神的大运

  怜,怜星,呵,可都是被可怜的人呐。

  并没有多呆愣多久,夏怜很快就反应过来。

  灵魂转换,穿越,比起当初突然发现自己有了操控噬影的力量而面对的一系列事情,这好像也没什么接受不了的。

  而且,她能再次在这个叫做夏怜星的女子身上醒来,是代表着她又重新活过来了吧。

  活着,她一直以来的目的,不就是为了活着吗?

  即使活的那么痛苦,那么艰难,那么绝望。

  可是,活着还是比死了好。

  只要还活着,那么,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呐。

  只是,这一次,没有人能再让她痛苦,让她痛苦的人,她都会让他永远绝望!

  想到这个身体原来的遭遇,和脑海里那还未散去的,属于真正夏怜星的不甘和怨恨,夏怜微微皱起了眉头。

  从此以后,她夏怜,就是夏怜星,她想要守护的,想要保护的,她都会为她完成,没有人能再欺负的了她。

  外面隐隐有着脚步声传来,夏怜星闭上眼睛,压下心里翻涌的情绪。

  “吱”

  门被推开,随后走进一位身着粗布衣服妇人打扮的女人,手上端着一个半旧不新的托盘,上面放着一碗白米粥和一碟咸菜,还有一碗冒着热气的鸡蛋羹。

  “星儿,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你不醒过来,留下娘一个人可怎么办啊。”

  白卉坐在床边,拉过夏怜星的手,看着夏怜星那苍白的面孔,眼泪一下子就不争气的落了出来。

  从白卉拉着自己的手的时候,夏怜星就一直僵硬着身体,自从有了噬影,还从来没有人,如此的接近她。

  手上那湿润的触感,仿佛一下烫到了她的心里,夏怜星一下子睁开了眼睛,目光落在了手上那还未来得及滴落的泪水上。

  “星儿,你醒过来了,你醒了,你终于醒了,你知不知道。你都快吓死娘了,你要是有什么事,我可怎么办啊,留下我一个人活在这世上,还不如死了算了。”

  不等夏怜星做何反应,耳边就传来白卉激动的哭声。

  本来应该嘈杂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的夏怜星,却觉得无比的暖心。

  这是因为我才落下的眼泪,这是为我而哭泣的声音,我,也是有人在乎的。

  即使她知道,这只是为了原身落下的眼泪,可是,心里还是忍不住的震荡了一下。

  “星儿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渴不渴?要不要喝水,我去给你倒杯水。”

  白卉看夏怜星苍白着脸不说话,连忙关心的问道,转身倒水之际,却突然被夏怜星拉住了。

  不明白为什么被拉住,眼角看到托盘,才想到星儿很久没吃东西,应该是饿了。

  “星儿。是不是饿了?别急,我先扶你起来一点。”

  说着,白卉就慢慢的托着夏怜星的身体,把枕头靠在她的背后,让她可以舒服的半坐着。

  随后又端来鸡蛋羹,用小勺儿一点一点的喂给夏怜星。

  夏怜星一直僵硬着任由白卉动作,喂到嘴边就张嘴吃下,完全没有任何反抗。

  这样温柔的对待,自己,是有多久没有接触过了?温柔,可是真的让人沉迷的毒药!

  可是,她心甘情愿。

  白卉喂完夏怜星鸡蛋羹,又端来白粥和咸菜,打算继续喂夏怜星吃,却被夏怜星避开了。

  刚刚只陷在白卉的温柔里,竟然忘了原身的处境。

  以原身和白卉的处境,是绝对不会有那一碗鸡蛋羹的,想必也是白卉想了不少办法才为她弄来的,而她刚才只顾着发愣,竟然忘了白卉也没吃东西。

  “恩?星儿怎么了?是娘没本事,让你受苦了,可是,你不吃东西,身体怎么好的起来。”

  被夏怜星避开,白卉以为是夏怜星不满意了,眼泪又掉了下来,哭着向夏怜星说道。

  看到白卉这个反应,夏怜星微微蹙眉,可是想到原身有时候对白卉的态度,又平复了心情。

  “我吃饱了,你吃。”

  清冷的声音响起,这还是夏怜星醒来说的第一句话。

  白卉可能是没想到夏怜星会说这个,听到夏怜星的话,竟然呆愣在了那里。

  “我已经吃饱了,剩下的你吃吧。”见白卉没反应,夏怜星只好无奈的再次说了一遍。

  “星儿,你不怪娘了吗?星儿,我的星儿。”确定不是自己的幻觉,白卉激动的一下子抱住了夏怜星。

  她的星儿,她的女儿,不再像以前那样埋怨她只是个姨娘,给不了她华丽的衣服,给不了她美味的佳肴。

  她的星儿开始理解她了,不再怨恨她了,这简直是她这十几年来最高兴的事情了。

  “你先吃饭吧,我累了,想再休息会儿。”

  不知道怎样面对这样的白卉,夏怜星只能回避开这个问题。

  她不是真正的夏怜星,她没有资格也没有立场为真正的夏怜星回答。

  不过,那只是以前,以后,她夏怜星,就只是她夏怜星。

  “恩,好,那星儿,你先休息,我就在院子里,有什么事情就叫我。”

  白卉平复下自己的心情,然后扶夏怜星躺下,才端着托盘慢慢的走了出去。

  等白卉关了门,夏怜星才不满的皱起了眉头。

  现在这具身体,可真是弱到爆了,照这样的恢复速度,什么时候才能下床,才能做那些自己想做的事。

  稍稍运起力气,夏怜星召唤着噬影。

  “噬影?”

  良久,还是没有反应,夏怜星才真正的确定了,或许,噬影真的消失了。

  想到那个带给自己力量,也带给自己痛苦生活的东西,夏怜星也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情。

  可能,到最后,剩下的只有复杂了吧。

  无论外人怎么说,恶心也好,可恶也好,至少,它也陪了她那么久,最后也只剩下它了。

  却没想到,自己穿越了,噬影却不见了,她最开始还以为,是噬影带她来到了这里,现在看来,好像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或许,真的只是她运气好,撞上了穿越大神的好运,让她来到了这个世界,让她重新活过一次。第三章 丞相府的喜与忧

  压下心里淡淡的不舍,夏怜星闭上眼睛开始睡觉。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养好身体,让身体快点好起来,没有一个好的身体,无论做什么都只是空想罢了。

  丞相府,大厅。

  此时,皇上身边最得宠的大太监赵福正笑眯眯的向丞相夏新阳道喜。

  “丞相大人,你这可是天大的喜事了,快接旨吧。”

  夏新阳也是才知道消息来接旨,对于赵福说的什么喜事,他完全不知道,不过,既然说是喜事,应该是好事吧。

  想到这里,夏新阳赶紧后退两步跪下接旨,随后,尖细的声音响起。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闻丞相夏新阳之女娴熟大方、温良敦厚、品貌出众,太后与朕躬闻之甚悦”。

  “今皇三弟适婚娶之时,当择贤女与配.值丞相千金待宇闺中,与皇三弟堪称天设地造,为成佳人之美,特将汝许配皇三弟为王妃”。

  “一切礼仪,交由礼部与钦天监监正共同操办,择良辰完婚。布告中外,咸使闻之。”

  “钦此”。

  听到圣旨的内容,夏新阳一下愣住了,把自己女儿配给三王爷?

  三王爷去年在战场上重伤失去双腿,如今只能在轮椅上苟活,这并不是秘密,只是,如今,皇上竟然要将自己的女儿许配给这样一个双腿残废的废物?

  “丞相大人,接旨了。”

  看夏新阳还在发呆,赵福稍稍提了提声音,提醒他道。

  “臣,谢主隆恩。”

  夏新阳回过神来,只能谢恩接旨。

  “夏丞相,如今三王爷虽然只是待在府内,可是皇上和太后有多疼爱于他,这是我们都知道的,贵千金过去,一定不会受委屈的。”

  赵福也知道这对夏新阳来说是多么难以接受,看了一眼还是呆愣着的丞相府大小姐夏宁悦,稍稍的安慰了一下,就以宫中事忙为借口离开了。

  赵福离开后,丫鬟下人才把还愣坐在地上的夏宁悦扶了起来。

  “爹爹,我不要嫁,我不要嫁给那个瘸子,嫁给他的话,女儿的一辈子就都毁了。”

  回过神来,夏宁悦就哭着想夏新阳撒娇。

  她堂堂丞相府嫡小姐,洛炎国第一美女,怎么能嫁给个瘸子,这让她的面子往哪里放?

  “是啊,老爷,宁儿怎么可以嫁给那样的人,那可是毁了宁儿的一辈子啊。”

  丞相夫人刘敏慧也上前抹着泪说道。

  夏新阳看着夫人爱女这副样子,也忧愁的皱起了眉头。

  他的女儿是第一美人,如今竟然要嫁给那残腿王爷!

  可是,圣旨已下,他们也已接旨,还能怎么办呐?难道还真的要抗旨不遵?那后果可不是他能够承受的!

  “宁儿,我也知道让你嫁那人委屈你了,可是现在圣旨已下,难道我们还能抗旨不成?那可是杀头的大罪。”

  即使心里也不愿意,可是夏新阳还是得规劝自己的女儿。

  “爹爹,我真的不愿意嫁给他的,你就想想办法吧。”夏宁悦拉着夏新阳的衣袖撒娇。

  “你以前不是挺喜欢三王爷的吗?现在可以嫁给他不是正合你意。”

  夏新阳想到以前夏宁悦对三王爷钟九离的迷恋,开口劝道。

  “爹爹,你也说了,那是以前,可是他现在。”

  夏宁悦没有把话说完,可是表达出来的意思,却让夏新阳和刘敏慧沉默了下来。

  “爹爹。”

  良久,夏宁悦想要再次上前撒娇求情,却被夏新阳打断了。

  “好了,宁儿你先回去吧,这件事以后再说。”

  这个意思,就是拒绝了,夏宁悦的心,一下子就沉到了谷底。

  “啪”。

  秋雨刚刚把门关上,屋内就传来了瓷器落地的声音,不敢多做停留,连忙快走几步离开房间,到院子中守着。

  又狠狠地摔了几个茶杯之后,夏宁悦才气呼呼的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娘,都这个份上了,你怎么还有心思喝茶,我到底是不是你亲女儿。”

  看到刘敏慧还慢悠悠的在哪品茶,夏宁悦不高兴的说道。

  “你这丫头,说什么呐?白宠了你那么多年,还说什么不是我亲生的,该打。”

  刘敏慧放下茶盏,然后才玩笑的说道。

  “娘亲。”

  从小就生活在刘敏慧身边,见惯了刘敏慧是如何对待那些姨娘小妾的,所以夏宁悦早就熟悉了刘敏惠,见她现在这个表情,就知道她是有了法子,赶紧撒娇喊道。

  “娘,你是不是有办法了?我可以不嫁给那个瘸子了?”

  “恩,你可是我刘敏惠的女儿,以后可是要做皇后的人怎么能嫁给一个瘸子?”

  刘敏慧脸上得意的表情,就好像夏宁悦已经是皇后了一般。

  “娘,到底是什么办法啊?”

  “圣旨上只是说丞相的女儿,可是你爹可不止你一个女儿呐。”

  说到这个,刘敏慧的脸孔有些扭曲。

  要知道,她可是出了名的会治家,夏新阳娶了美妾无数,可是丞相府的孩子,都是出自她的肚子,唯一一个意外,就是丫鬟出身的白卉生了一个女儿。

  “娘你说什么呢?爹除了我哪里还有什么”

  话还没说完,夏宁悦就反应过来了。她都快忘了,她还有一个好姐姐呐。

  想到夏怜星那个女人,夏宁悦心情一下子就愉悦了起来。

  对啊,她也是爹的女儿,怎么把她忘了呐。

  “娘,你可真聪明,我们快去求书爹爹吧,他那么疼我,肯定不舍得让我进火坑的。”

  书房内,夏宁悦一想到办法就赶了过来,然后把两人的想法说给夏新阳听。

  “这可是欺君之罪,宁儿你”

  话还没说完,就被夏宁悦打断了。

  “爹爹,圣旨上只说丞相府千金,姐姐她也是丞相府千金呐,而且她刚好到了适婚之龄,要比我合适的多。”

  夏新阳又喝了一口茶,思考着夏宁悦的提议。

  “爹爹,你就答应吧,这对姐姐也没什么坏处,她一个庶女,有机会嫁给三王爷,可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呐。”

  “恩,这对她来说,的确是个好去处。”

  考虑良久,夏新阳还是点头同意了夏宁悦的提议。

  夏宁悦可是她培养出来的第一美人,以后还有大作用,不可能一下子就这样舍弃了。第四章 总有麻烦找上来

  夏怜星一觉睡醒,已经是黄昏时分了,白卉并没有在屋子里,应该是在外面。

  因为吃了东西,又好好的睡了一觉,整个人都神清气爽的,身体轻松了不少,身体也有了一些力气,不像之前全身都软绵绵的了。

  有风吹过,外面的竹丛配合的晃起了身子,感受着大自然带来的生命的气息,感觉心情也好了一些,不像之前那样压抑了。

  晚饭还是白粥咸菜,虽然简陋至极,夏怜星却毫无怨言,现在有白卉无微不至的照顾,她满意之至。

  这种感觉,是她之前从未有过的感受。

  刚刚吃完饭,因为身体还很虚弱,所以夏怜星还是躺在床上休息。

  可是好像有人并不想让她好好休息!

  才躺下一会儿,外面就传来了一大群人的脚步声,然后就是吵吵嚷嚷的声音响起。

  “大胆,见了老爷和夫人竟然敢不行礼?”

  身为刘慧敏的陪嫁丫鬟,宝珠在丞相府下人们中的地位,和那些姨娘也差不了多少,所以见了白卉这样的并不受宠的姨娘,宝珠习惯了这样气势嚣张。

  白卉在没有给夏明阳做姨娘之前,也只是一个丫鬟,即使后来生下了夏怜星,她的地位也并没有提升多少。

  所以性格本就柔弱的她,在看到名为自己丈夫的丞相和夫人突然出现在这个小院里,一下子就惊住了,再加上宝珠不客气的一顿吼,白卉更是呆愣在了那里。

  夏新阳美妾无数,早已忘记了白卉这号人物,要不是刘敏慧和夏宁悦提起,恐怕白卉母子死在后院他也不会知道。

  看到白卉那副样子,夏新阳直觉的不喜,皱起眉来呵斥道:“怎么如此不懂规矩?”

  “老爷赎罪,奴婢只是,只是”

  听到夏新阳如此说,白卉吓得急忙跪了下去请罪。因为太过紧张,白卉甚至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行了,起来吧,今天我们来有别的事情,下次注意你的言行,不要丢了我的脸。”

  不在意的挥挥袖,夏新阳毫不留情的说道,白卉拉着衣袖,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烧着,有些无地自容。

  “好了老爷,妹妹一直在这后院,不懂规矩也是正常的,还是不要说她了,还有正事呐。”

  等夏新阳训斥完了白卉,刘敏惠也看够了热闹,这才假惺惺的上前说道。

  看似是为白卉说了两句好话,实际上却是嘲讽白卉的不懂规矩与不自量力。

  “夏,夏怜星呐?老夫亲自前来,她竟然不现身迎接,这就是我丞相府小姐的风范吗?”

  因为从未在意,夏新阳连夏怜星的名字都不知道,还是昨天晚上刘敏惠告诉他的。

  “老爷赎罪,星儿她”

  白卉一听夏新阳这语气,急忙上前想要和他解释,才刚开口,就被刘敏惠打断了。

  “老爷不知,前两天怜星那丫头不小心落了水感染了风寒,可能是身体不适吧。”

  至于为什么落了水,却是闭口不谈的。

  即使白卉性子软弱,可是在听到刘敏慧如此把害自己宝贝女儿的事情一笔揭过,也是愤怒的,脸憋的通红。

  可是,即使愤怒又怎样?她只是一个被忘记在角落的小小姨娘,又那里有力量和当家主母去争这些。

  只怕她即使说出夏怜星是被夏宁悦身边的大丫头秋雨推入水池,也会被说成豪无厘头吧。

  至于在落水的前两天还被刘敏慧找理由打了一顿板子的事,更是会被否认。

  如果不是如此,她的星儿又怎会昏迷不醒?现在好不容易醒过来了,他们又想要干什么?

  即使心里已经怒火冲天,可是为了不让以后的日子更加悲惨,白卉还是只能握紧了拳头忍耐。

  “身体不适?身为人子父母来了竟然避而不见,真是不孝子。”

  “老爷,星儿她。”

  不孝这个名头可真是太大了,在这个以孝为先的国家,只要被扣上了不孝的名头,你的下半辈子,就别想过的舒服了。

  从夏新阳和刘敏慧进来院子,夏怜星就已经知道了,听着他们对白卉的羞辱打击,夏怜星心里特别不舒服,她的人,又那里轮得到他们来多嘴?

  只是,心里再不舒服,再愤怒,夏怜星还是只能躺在床上,她的身体实在太虚弱了,并不足以支撑她自己起床走出去。

  可是听到夏新阳两人越加尖锐的指责,夏怜星还是撑着身体一点一点的站了起来,然后缓慢的走向门口。

  她现在就是夏怜星,即使她还没想好怎样对待白卉,可是白卉毕竟是原身的母亲,而且对自己也一直无微不至,虽然这种无微不至是因为原身的原因,可是,那也并不影响她对白卉产生好感。

  是她的人,那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欺负的?

  “你们找我?有事?”

  因为身体不适,夏怜星从床边走到门口,费尽了全身的力气,头上已经冒出了一层薄汗,脸色也更加苍白一些,但出口的声音,依然平淡、冷静。

  听到这个清冷的声音响起,院子里所有人都是一愣,还是白卉最先反应过来。

  “星儿,你身子不好,怎么下床了,快回去。”

  顾不上夏新阳和刘敏慧还在这里,白卉急忙上前扶着夏怜星,一边担心的说道。

  “放心吧,我没事。”

  白卉如此关心自己,夏怜星心里控制不住的高兴。

  冰封已久的心,似乎也有了一丝热流。

  “怜星,你这丫头也真是,身体不好也不告诉我们,老爷来了没看到你还以为你怎么了呢。”

  刘敏惠也上前,一边说着让人误解的话,一边想要展现自己嫡母的风范来扶着夏怜星。

  刘敏惠的手马上就要碰到夏怜星了,夏怜星微微避开身子,皱起了眉头。

  “抱歉,我和你不熟。”

  毫不留情的话,让刘敏惠愣了一下,随后才故作自然的放下手,调整好面部表情,微微一笑,说道:“你这丫头,说什么呐?母亲只是关心你罢了。”

  “哼,不孝女,见了老夫竟然不问安,简直是没有规矩,老夫就是这样教导你的吗?”

  第五章 人气人能气死人

  中气十足的声音,饱含了被无视的愤怒。

  可是,这样的愤怒,对夏怜星完全没有反应,反而是他说的话,让夏怜星不满的挑起了眉。

  “教导?不好意思?我不认识你,你有什么资格教导我?”

  说不认识,其实夏怜星在原身的记忆里是看到过他的,是原身的父亲,这个丞相府的主人。

  不过,原身也只是后来远远的见过他两面,说不认识倒也合适。

  而且,这个世上,还没有人有这个资格教训她夏怜星!

  “混账,你个不孝女,竟敢如此和老夫说话,谁给你的胆子!”

  夏新阳的确是不在乎夏怜星这个女儿,可是并不代表他就可以容忍这个庶女如此无视自己。

  “呵,你们到底什么事?”

  才站了一小会,身体已经支持不住了。夏怜星有些不耐烦了。

  “混账,看我怎么教训你这个不孝女,来人。”

  夏新阳从坐上了丞相的位置,有谁敢如此和他说话?听到夏怜星如此不客气的和他说话,简直是气的火冒三丈。

  “老爷,我们来可是有正事的呐,现在这个关头。”

  刘敏惠虽然很乐意见夏怜星吃苦头,可是,她前段时间才教训了夏怜星,应该是还没有恢复,再看她现在这副样子,想来也是受不起什么责罚了,要是以前倒也算了,现在紧要关头,自己女儿的幸福,可就靠夏怜星这个贱人了呐。

  所以刘敏惠换上一副大度的样子,拉住夏新阳,提醒他来这里的目的。

  “哼,你和她说吧,这个不孝女,早晚要把我气死。”

  本就只是知会一声,现在心情不好,怎样都无所谓了。所以,夏新阳说完这句话,就带着奴仆气冲冲的走了。

  看到夏新阳离开,刘敏惠微微皱了下眉头,又很快面色如常,然后脸上挂上笑容。

  “星儿,老爷他”

  直到夏新阳气冲冲的离开,白卉才反应过来。

  刚才的星儿,简直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以前星儿不是很想得到老爷的在意吗?现在怎么有胆子这样气老爷?而且,她怎么有勇气那样和老爷说话。

  “没事的。”

  夏怜星完全不在意夏新阳会怎样,无论他怎样,都和她没关系。

  “哎呀妹妹,告诉你个好消息,这可是大喜事啊,圣上有旨,将怜星这丫头许给了三王爷,要知道三王爷可是最得太后和皇上喜爱的了。”

  刘敏惠上前拉住白卉的手,然后才一脸喜气洋洋的和她说道,那个样子,不看她眼底深处的不屑,还真会让人以为她是为了白卉母女高兴。

  “三王爷?”白卉听到刘敏惠的话,吃惊的问了出来。

  “对啊,就是三王爷,你们母子的好日子可来了。”

  刘敏惠一脸的笑容,相比白卉在确定三王爷之后那一脸悲伤的样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夏怜星没有说话,一直看着刘敏惠自己在哪里表演,看到白卉表情变了,微微眯了下眼睛。

  据她所知,原身母女在这后院十多年,一直都是小透明,现在这突如其来的三王爷,恐怕是什么他们不要的歪瓜裂枣吧?

  “说完了吧?说完了就滚,这里不欢迎你。”

  不再管刘敏惠说些什么,夏怜星下了逐客令。

  “怜星你这丫头怎么和母亲说话的呐。”刘敏惠表情裂了一秒钟,瞬间又恢复过来,然后继续说道。

  “我母亲只有一个,你没有资格,滚吧。”

  话刚落,夏怜星就把门关上了,将一脸扭曲的刘敏惠关在了门外。

  “扶我回去。”没了那些叽叽喳喳的人,夏怜星也不再强撑,把全身的重量都放在了白卉的身上。

  白卉本来有一肚子的话想要问夏怜星,看到她这个样子,也只能把那些话先咽下,小心的扶着夏怜星躺到床上。

  “星儿,你没事吧?”

  刚躺好,夏怜星就松了一口气,白卉以为她那里不舒服。

  “没事,不用担心。”

  以夏怜星的性格,对于无关紧要的人和事,她都不会给予理会的,可是对于白卉说的话和有关白卉的事,她虽然还是反应甚微,可终究还是在乎的了。

  这也说明,白卉除了是原身的母亲她必须得照顾之外,她自己也对她有了自主意识。

  “下贱东西,真把自己当回事了,竟然如此不把我放在眼里。”

  即使再生气,在外面也得端着嫡母的架子,忍着那口气,可是,回到自己的地方,刘敏惠就原形毕露了。

  摔了一个茶杯不够,又将桌子上的瓷器全都挥在地上,刘敏惠才歇了一口气,然后狠狠的骂道,那架势,与街上骂街的泼妇相比也不遑多让了!

  “夫人别气了,气坏了自己的身子不值得,等那贱种去了那三王爷府,还不是任由你拿捏?”

  宝珠一边倒了杯水递给刘敏惠,一边给刘敏惠顺气,然后笑着说道。

  “哼,也不知道那小贱种到底什么意思?她那样的下贱身份,能嫁进王府,难道不该感恩戴德吗?还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夫人你又何必和她计较那么多,无论她同不同意,都必须得嫁的,这可由不得她们。”

  “恩,这倒是真的,现在先让她们嚣张一段时间,以后有的是他们的苦头吃。你派人去把西南院收拾出来,那对贱人搬进去住,不能让外人说我们苛待了她们。”

  想到白卉他们居住的地方,刘敏惠皱着眉头吩咐宝珠。

  无论怎样,夏怜星马上就要嫁入王府了,面子上得过的去。

  “是,夫人真是菩萨心肠,奴婢马上就去办。”

  西南院,虽然和刘敏惠和夏宁悦他们住的院子比不了,可是比起目前夏怜星和白卉两人住的地方可是好的不是一点。

  刘敏惠能够那么快的从怒气中就反应过来并安排这一切,也的确不是简单的人。

  不过,她要是能简单了,这丞相夫人的位置也不会是她的了,而且,这丞相府的少爷小姐,也不会除了夏怜星,别的都是她的孩子了。

  只能说,一个女人,要想做到她那个地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292.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