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残剑噬天小说尹建平尹芸芸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残剑噬天小说尹建平尹芸芸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一章:遭巨变一双幼儿破庙存身

  十年难遇的一场罕见大雪。从入冬以来就飘飘扬扬,下了整整十多天。把靖江古城铺盖在皑皑白雪之中。

  城里城外沟渠,道路,被堆满封冻,填坪,城边上的几处毛屋老宒,也承受不住厚厚的积雪,被压倒挎塌,就连城外山上的老松树也承受不了积雪的重量被压弯腰,折断在雪地上。

  寒风刺骨,冷气逼人。

  整个靖江城死一般的寂静,人迹全无。偶尔听到城里传来几声犬吠。

  城外不远的一座小山凹里,有一处几百年历史的老道观。在经历数百年后桑田沧海之后,破败不堪。成了路人野狍的避风港,四周的围墙,屋顶上积雪堆得厚厚一层,手臂粗的冰柱倒挂在屋檐下。

  这时,从正殿屋檐下的百叶窗中冒出了阵阵青烟。弥漫于屋檐的空间消散。

  正殿上传出嘤嘤的说话声:“平儿哥哥,我饿啦”!。

  殿堂上的太上老君坐台下面。两个幼小的孩童,身上披着破花被,倦缩在用墙砖围成的火塘边。

  男孩十一,二岁。

  女孩七,八岁。

  两人身着上好的衣料,看似不是贫苦人家的娃。到是出自大户人家的公子小姐。

  然而,此时他们满脸污垢,看上去大概十多天没洗脸了。

  那男孩往火塘里添了几根柴火,拍了拍手说:“小妺!再忍忍,等我把火烧旺了,再去找柳大叔讨吃的。”

  这时火塘火又暗了下去,男孩趴下身吹了几口,火苗又旺了起来。

  女孩嘤声又问道:“平儿哥哥!你说?柳大叔会给我们吃的吗”?

  男孩用木棍在火塘扒扒,又从地上捡起一根柴往火塘送并说道:“会的。前天柳叔说了,沒吃的就让我到他店里去拿”。

  “ 嗷” 女孩回应了一声又道:“哥哥!我好想娘亲呀”。

  男孩刚捡一根柴火往火塘送,听道妺妺这么一说,停了下来,一双乌黑眼珠呆滞看着大门外。泪水从眼眶里滑落,眼前又一次闪现出十天前的那一幕幕血淋淋的场面。

  惨叫声,狂笑声连成一片。

  他亲眼望着一个个蒙面大汉高举着手中的刀剑砍向自已的亲人,当父亲的人头离开身体的时侯,从脖颈上喷出的血溅在他的脸上,忽然间,他什么也不知道了。

  醒来时,他和妹妺就躺在这座破庙里。身边坐着一个脸上有刀疤的男人。

  那人对他说:“他姓柳,在城里开了一家柳记饭庄”。 并告诉他,如果没吃的就让他到店里去拿。

  过了一会,那人就走了,在他兄妺身边,就放着一个包裹,里面有些吃食和火柴。就连他们兄妹盖在身上的被褥。垫子是从哪里来的他都不知。

  这几天来,他先后去过柳记饭庄几次,然而,他再也没有见到那天见过姓柳的疤脸人。每次拿吃的是一个叫柳祥的伙记。

  “哥哥你在看什么”? 身边的妹妺问。

  男孩抹了泪水说:“小妹,火旺了。我去拿吃的”。

  他起身来,紧了紧缠在腰间布带子,又道:“小妹!你先忍忍,我一会就回来”。 说完出了殿门往雪地上深一脚浅一步蹒跚而去。

  身后传来妺妺说:“平儿哥哥,快点回来,我害怕”。

  就在那男孩往城里走的时候。破庙的后山树林里,一个白影一闪不见。

  柳记饭庄是靖江城里最火的饭庄。连日来的鹅毛大雪,下个不停,食客冷冷清清,门口挂上了门帘。旗扞上的招牌在寒风中摇摆不定。

  饭庄的里大堂上,一个巨大的火盆锅子,梨树根被烧得吱吱作响。

  一个身穿羊皮大衣的中年男人从楼上走了下来,脸上有一道明显的刀疤,他中等个子,嘴角挂着三柳胡须,看上去不像一个饭店老板,到似一个江湖刀客,一双有神的大眼,透出一股夺目神气。

  他下得楼来坐在火盆边,手上的烟锅往火上点。他一面点火抽烟,头也不回的说:“祥子,这天不会放晴,让伙计们吃了饭回屋休息去,等有客再让他们过来不迟”。

  身后正在扫地的柳祥道:“知道了,东家”。

  那东家抽了两口烟又说:“嗷,对了,祥子, 那兄妺俩二天没来店里了,我让娟子准备了二套锦袄,等会你去的时候顺便带着过去给他们”。

  “是,东家”。柳祥站起身来,看着东家说:“东家,小的想,为何不把他们兄妹俩接回店住。却让他们住在那破庙里,这么个大雪天的,不用说俩个未成年的孩子。既便是大人也熬不过这么寒冷的天气”。

  那东家唉声道:”唉,我何尝不这样想的,可是,算了,说了你也不懂。柳祥低下头唉了一口气。似呼还想说点什么,他又摇了揺头,低下身子干起活。

  这时,门开了,一股寒冷的风夹着雪花飘进屋来。进来的人正是破庙中的男孩。他站在门口,似乎是看见了屋里坐在火盆边的柳老板不敢进屋。

  柳老板也看见他。站起身来带着亲切的微笑,向男孩招了招手道:“孩子快进来”。 那男孩低着头不敢正视看柳老板,有些结巴的说:“柳…大…叔, 我,柳老板将男孩拉到火塘边。拍了拍他头上的雪花道:“孩子,只你一个,你妹妹呢?。

  男孩低着头轻声说:“妹妹在庙里,我想快点回去”。

  柳老板似呼有些心酸,摸着男孩的头哽咽的说:“我知道,孩子先不急。来坐下烤烤火。”

  他转身向柳祥说:“祥子。快去打一碗羊肉汤给孩子喝下去。顺便为孩子准备些食物,嗷,对了把咋晚煮好的牛肉切一块让他带回去。孩子,让你们兄妹受苦了。唉”。

  柳老板唉了一口气又向后屋喊道:“娟儿。快把那两件衣服拿来。”

  “哎” 后屋应声道。

  不一会从后屋跑出了一个十岁左,右的女孩,手里提着一个蓝布包。她看见了男孩,笑着说:”小哥哥好脏哎”。

  男孩有些不好意的低下头。

  柳老板对女儿笑骂道:“丫头不懂规矩,乱说些什么。”

  他拉着女儿向男孩道:“孩子:这是我的女儿。她叫柳娟, 正好小你一岁”,这时,柳祥端着一碗汤出来笑着说:“快。小兄弟,趁热吃了,我刚热过”,柳老板笑着对男孩说:“孩子,吃吧,吃完赶快回去。别让你妹妹等急了。对了。这包里的两套衣服是我让娟儿去找布庄的老板定做的,拿回去你和你妹妹穿上。孩子,柳叔能帮你们兄妺的只有这些了。”

  男孩站起身来接过柳老手中的包。向柳老板父女跪了下去向柳老板哽噎的说:“柳大叔。平儿感谢你们的大恩。但愿平儿不死,定会相报。”

  柳老板见男孩跪下。慌得急忙扶起男孩道:“孩子。别这样。老夫受不起你这一跪、不过你记住大叔的话:寒冬过后,便是春天”。

  男孩点了点头。一口气喝完碗里的汤。拿起包裹。和柳祥准备好的食物。向柳老板和娟子说:“柳大叔,娟子,祥子哥,平儿谢谢你们,向三人躬身下去,转身离去了。”

  就在男孩刚掀门而去,一声轻笑。屋里火塘边多了个老者,这老者看上去有六十多岁。雪白的胡须。面如童颜。

  一身洗得透白的蓝布截衫套在瘦弱的身上,显得有此宽大,一双小眼闪着贼亮的光芒。透出一股子精明强干。

  若是走在大街上。谁也不会想到他便是名震天下,纵横江湖数十年的残剑门门主郑天明。

  三人都不知老者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柳老板看见老者,慌得急忙下跪道:“柳子和拜见师叔祖”。

  老者左手轻轻一拂。柳子和跪不下去。急得柳子和道:“哎呀,师叔祖,请您让侄孙拜一拜嘛!”

  老者笑着道:“子和, 十年不见。你难道就忘了老夫规矩了吗?真是越来沒出息了。你知道老夫最恨这些臭礼节,起来坐着说话。”

  柳子和陪笑着道:“是,是,听您老人家的”。说着与老者坐了个对面。

  柳祥和娟子搬酒拿菜。很快就弄好几个小菜。

  柳老板说:“祥子,娟儿。你们下去歇着。不叫你们不准进来。”

  “是” 娟子和柳祥向后屋而去。

  残剑门主郑天眀用火钳从火盆里挟出一根烧红木碳,点着嘴里的烟秤,巴嗒巴塔的抽了几口说道:“子和,难能可贵呀!你一个江湖侠客,出了名的一字快剑,武当白松道长的首座大弟子。却在江湖中悄无声息失踪十多年。呵呵,这倒好,原来藏匿在靖江城里,当上了饭店老板。若不是那晩,在城外古坪口遇上你,我都不知道,你小子躲到那里享清闲自在去了”。

  柳字和为郑门主倒了杯酒。陪笑着道:“师叔祖说笑了,小子这一生哪有享福的命呀。自从十多年前,济宁曲水城管了那桩闲事。”

  “沒想到惹出了个神枪派的后台。几次上武当请师尊他老家出面调解。然而,师傅不但不理,反将我训斥一顿,若不是师叔祖出面,小子的命早就没了。那次与师叔祖分手后,我就回了清河老家,心灰意冷之下。便顿生了退出江湖念头。”

  “一年后便与我的一个青梅竹马发小结了婚。本想过上几年太平日子。没想到:神枪派的大弟子:断魂枪程风雄忘不了失子之痛,苦苦追杀于我,当时爱妻身怀六甲,在程风雄众多弟子的围攻下。”

  “妻子受伤,我拼死护着爱妻逃出,爱妻早产之后,散手西去。”

  “我只好带着未满周岁的女儿来到靖江投靠亲戚。”

  “原来的柳记饭庄是我远房二叔的一处产业。他见我没处可去,便将这个饭店转给了我。唉。”

  “岁月蹉跎。这转眼又是十年过去了。”

  郑门主双目一瞪。拍了拍桌子道:“奶奶的。这韦老狍真是老来犯浑,全不顾江湖道义,放着门下弟子胡来,他既不顾我残剑门出面调停,便不顾当年与老夫的交情。它日若让老夫遇到他的门下弟子在江湖中作恶,老夫决不会心慈手软。”

  柳子和苦苦笑了笑道:“算了,师叔祖何必生气,事过境迁,一转眼十年过去了,我隐居在这里,早也淡漠江湖恩怨分争,如今也习惯这种生活。也不想计较过去的恩怨情仇,只求安居乐业,把女儿养大成人。不再让她步入江湖。就算告慰爱妻的在天之灵了”。

  郑门主噔着一双小眼珠看着柳子和笑道:“是吗?那老夫问你?那天晚上你在古坪口的出现,该不会是一个偶然吧。还蒙着面?老夫看来:你是有备而去的吧?”

  柳子和苦笑了笑道:“师叔祖目光如电,洞察千里。不瞒师叔祖,那天晚上我确实是有备而去的,目的只是想报个讯让尹大人一家知道,能否避一避,不要走古坪口,唉,我发出的一封警告书,尹大人父子没发觉,后来……”

  “后来你就砍倒路边的一棵白扬树,来阻止他们往前走。” 郑门主插嘴问道。

  柳子和惊异的看着郑天明道:”怎么?师叔祖看见我砍树啦?”

  郑门主苦笑道:“子和。如果当时我看见你砍树示警,你想我会让这帮恶贼得逞吗?这是我分析出来的”。

  柳子和点点头道:”唉,冥冥中的定数,当然了,如果师叔祖正好在场,尹大人一家三十多口就有救了,天意,天意呐”。 柳子和说完不由淆然泪下。

  郑天明此时也是有些伤感,他唉了口气道:“我也是由靖江去盐城的路上正好遇上的,然而还是晚了些,有意救下俩个孩子,当时正赶上俩个蒙面人从车里将俩个孩子抓出来,正要下手加害的时侯,情急之下我用独门暗器解决了俩个蒙人。”

  “没想到,这伙贼人识货,一看见我的独门暗器,惊得什么也不顾,背起那俩个被我杀死的同伴逃走了。哎!子和,你似乎事先就知道消息。”

  柳子和沉重的点头道:“不瞒师叔祖,我的确事先就得到消息,因为那些杀手亊先就在我的店里吃饭,就在他们密谈时,被伙计柳祥听道,告诉我的”。

  郑天明喝了口酒,装了一锅烟,在火塘中点燃之后,又问道:“这么说,你知道这伙杀手的来历门?”

  柳子和点了点头,接着又遥了遥头道:“来店里吃饭的第一拨人,大概有七个人,从他们的作派和说话声里听出,这些人是朝庭出来的侍卫,其中那个领头的好像是太监,他们点完莱,没多大一会,又来了三个人,这三人中我认出一个人,他叫鬼影子宋城,三人进了那个包间里,可是我想不通的是,鬼影子宋城是飞虎门副门主,正道中人,这些人从不跟官府打交道。”

  郑天明巴嗒巴嗒抽汉烟,一双小眼迷成一条逢。他抽了一阵之后。在脚上拍了拍点点头道:“我知道你说的第一拨是什么人了,。”

  柳子和急忙问:”是什么人?难道是朝庭东厂的人,天哪!那太监是刘颏昌,刘公公”。

  点了点头,郑天明从怀中掏出一个布包挮给柳子和道:“子和,你看看这是什么?”

  柳子和从郑天明的手上接过用灰布包着的东西,小心的打开来一看,惊道:“这,这,这是东厂银牌侍卫的杀手令?”

  郑天明啍了一声道:“除了东厂那些杂碎持有这种令牌,世间上还能有谁敢持有这东西,银牌令,哼,級别不低呀!”

  柳子和叹声道:“这是东厂的二级侍卫令牌。能调动二级侍卫的人,当今除了皇帝老儿,就是太……”

  刚说到这里,柳子和的话被郑天明止住了。过了一会。,

  柳子和又道:“师叔祖,那他们兄妹俩个很危险,东厂的人从不留活口,他们行事风格是出了名的赶尽杀绝。”

  冷冷一笑,郑天明道:“他们从来都未离开过靖江城”。 这就是,我传音告诉你将他们兄妹俩安置在破道观的原因了。而且。他们两天前就找到了那里。并且还派人监视着。

  柳子和吓出了一身汗。他轻叹道:“我明白了。这些人之所以没动手,是师叔祖的断剑令。”

  “啍哼, 他们会动手的。只不过他们也在等人”

  郑天明哼声说:“动手也就是这一两天的事,只要刘颜昌等的人一到,他就会下绝杀令,置俩个孩子于死地”。

  柳子和轻声问道:”那就是师叔祖顾意留在靖江城原因?。师叔祖,我能帮得上什么忙吗?”

  郑天明拍了拍柳子和说:“你该做的都做了,剩下的事就是老夫的事了,我到要看看,他飞虎门门主混元手吴正坤,鬼影子宋城和东厂的刘颜昌难道真不怕老夫的断剑令?”

  柳子和咐声道:“是啊。”

  “断剑令一出鬼嚎狼哭” 这是代表整个江湖正义的必杀令。

  “哼,那时候整个中原武林的八大门。十帮七十二派都会出来听从号令。不管他飞虎门,或是东厂。恐怕连皇帝老儿也要惧怕三分。”

  郑天明呵呵笑道:“子和。你以为老夫的断剑令就那么有权威。那老夫早就是武林的老皇帝了,哈哈……”第二章:违道义飞虎门兄弟反目

  这是一座二进三出的四合院子。青砖碧瓦,围墙高耸。正大门威武雄壮,门口一双石狮子。旁边有上马石,拴马桩子。就连两扇厚重的大门都甪黄铜镀边,明眼人都知道:这座宒子不是一般巨富商贾能住的,最起码是官吏,而且是四品以上的官邸。门口的雪被清扫得干干净净,青石板乌黑发亮。

  大门紧闭,正堂上,八把红木椅子排在两边,中间一个巨大的铜兽火盆架在正中央梨炭火烧得啧啧作响。

  不管有多冷,屋檐下钉子般的站立着四个腰间挎刀的大汉。

  正堂上面一群身穿羊皮袄大衣,腰间挎着刀剑的江湖人士。火盆上一口大铜锅里煮着羊肉,锅里正冐着热腾腾气。

  屋外是冰天雪地,屋内温暖如春。然而,大堂上静得让人发冷。每个人都阴着脸,各自坐在一边生闷气。

  只有一个生得五大三粗,面如张飞的大汉坐在偏堂的桌边,桌上放着一对六合钩的兵器。旁边一坛开了封的老酒,一个大海碗盛满酒,手里抬着半段熟羊腿吃得正欢。

  这时大门吱嘎一声开了,从外面走进三个中年剑客,身上披着雪白的坡风,头上戴羊皮帽子。众人闻声不约而同向外面望去,三人走进大堂,

  其中一个腰中跨剑的人说:“查清楚了,副门主,俩个孩子就在城外破道观里,可是……”。

  副门主站起身来阴沉着一张马脸。他插嘴问道:“可是什么?”

  那中年剑客忧郁地说:“在道观的门上我发现‘断剑令’的标志”。

  “什么?”。 那坐在桌边吃肉喝酒的大汉,怱然火烧屁股似一下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惊声道:“断剑令标志奶奶的,这么说那晚在古坪口。救走俩个孩子的人,还真是那个老绝户?”

  这时另一个中年剑客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沉声问道:“怎么?宋副门主还想让我们做那赶尽杀绝的买卖”?

  副门主宋城干笑了几声道:“大头领何必把话说的那么难听嘛!这是老门主交代下来的活。我们这些做下属的人,只是按令办亊。再说了,我们飞虎门一向的门规就是拿钱干活,这活没做干净,我们也不好中途走人不是。这若是传出去了,且不让江湖中人耻笑咱们。以后我们飞虎门在江湖中何也立足,大家说:是不是这个理?”

  听到这里,首先是那个吃肉喝酒的那个大汉跳了起来,朝宋城走过来,

  他用手里捏着未吃净的羊腿,指着宋副门主道:“你他娘的,左一个令,又一个下属的,说的好听,那晚在古坪口你们杀掉的人,是什么人?是尹道元!尹大人,是老弱妇孺,他曾经在这里做知府,是当地平民百姓心里的好官,是靖江城的青天大老爷呀,错杀了好人,天理不容!”

  副门主宋城被他骂得是想发作也不行,不发作觉得有失颜面子。

  他忍了忍说道:“ 金宝兄弟,你何必冲我发这么大的火呢? 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老门主接下的活,在飞虎门还是门主一人说了算吧, 之前通过四侦堂核实的目标与顾主提供的绝杀资料是一致的。”

  “胡说”。那中年剑客拍了下椅子插过话说:“ 据我所知,事前是你宋副门主和老当家俩人来的靖江, 并且还与顾主见了面。那天晚上在古坪口设伏前,为什么多了许多黑衣蒙面人?”

  “之前不是你宋副门主说,由我们飞虎门外亊堂的人负责做吗?为什么还有外人插手,然而,那天晚上, 那些人才是真正的主角对不对?他们来的急,走的便快,我怎么想着那晚的亊越来越不对劲啊?”

  “没什么不对劲的。因为那晚来的那些黑衣蒙面人是东厂侍卫杀手” 。

  一直坐在第二把椅子上的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人说话了, 他慢慢的掴了掴烟灰, 将烟丝包缠在烟杆上,站了起来。

  他走到门口转身对众人说道:“这一点也不奇怪,当时我发现我们截杀的目标有异时, 我就没有下去动手,那时小五,老九,三弟,都和我在一起, 就看着那些黑衣人在杀人,可以说: 我们虽收了顾主的钱,而真正做事的,是他们自已的人”。

  “唉…… ? 让我痛心的是:自我们飞虎门创门以来, 属江湖正道门派,可以说与官府是井水不犯河水,不但不与官府打交道, 也绝不参予官场纷争,这是创门立下规矩。然而,这次却与朝廷东厂合作 。”

  他又叹了口气道:“ 咱们飞虎门这次是栽到家了,从此很难在江湖中立足,而且, 还惹出了残剑门。不要说残剑门身后有八大门派.和江湖中的门派做后台。 就郑老门主, 也是一个疾恶如仇。驰咤风云江湖几十年的人物。谁惹上谁倒霉。”

  此时的他却有些沮丧。他转身对身后坐着中年剑客洗说:“ 顾大哥,你是我们天地九杀的老大,也是我们九个结义兄弟中的老大,我刘应坤今天当着兄弟们在这里表态,决不干伤天害理违背道义的事,并且,我这里慎重申明,从此,脱离飞虎门,退隐江湖……”

  刘应坤说完拿起椅子旁的剑转身欲走……

  “二哥且慢”说活的是刚才第一个跳出来骂宋门主的大汉冉兴荣。他拿起桌子上的六合钩道:“ 它奶奶的,这酒越喝越呛嘴,不是个味儿……”

  他走到顾东平面前,向顾东平双手一抱道:“ 大哥!咱们九个兄弟结义在先, 入门为后,我冉兴荣入道江湖十八年,全靠大哥关照兄弟了。兄弟是直肠子,平日里多有得罪大哥之处,还望大哥多多包含,宽恕兄弟之罪了。”

  他转身对刘应坤道:“二哥!兄弟跟你走,飞虎门如今也变了味了,我老冉光掍眼里容不得沙子,再这样混下去。早晚是个死不说……。还会成为武林公放敌,他奶奶的……”

  我也走……

  还有兄弟我冷大山……

  还有我老九郑五……

  “还有我水上飞,,洪金宝”

  “他妈的 老子天地九杀跟着老当家的血里火里,,过的是刀口上咶血日子, 辛辛苦苦二十年创下的飞虎门,到头来,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让兄弟心寒, 大哥,我水上飞也退出飞虎门, 找个老婆传宗接代去了。你走不走?”。

  赤练蛇顾东平眼看着众兄弟都决心退出飞虎门,他沉重的向副门主宋城抱拳道:“ 宋副门主,请转告老门主,九杀兄弟对不住他老人家了,今生若是有缘,是会报答当年的知遇之恩!走兄弟们……”

  说完,一挥手正要出门,

  “慢着!”

  随着声音,从中门走进一个身穿羊蕊祆, 头上戴着顶胡皮帽子, 正中央镶嵌着一棵特大的蓝宝石,廋瘦的个子,一张阴沉的脸,一双眼放出阴森的光, 身上散发出一股煞气, 身后,六个带刀侍卫跟在左右。

  他进得门来扫了一眼刚要离开的天地九杀。走到正中的红木椅子上坐了下来。

  他阴声说道:“ 怎么?众位侠士,收了钱, 活没干完就想拔腿走人?”

  赤练蛇顾东平转过身来, 逼视着正堂上说:“你又是什么鸟人?管起飞虎门的事来了?”

  那人阴阴笑了笑道:“本座是什么鸟人, 你们宋副门主知道!”

  这时副门主宋城站起来干笑几声道:“九杀兄弟们没見过吧!他就是朝廷的一品带刀侍卫,东厂副都统, 离魂剑,,段其昆,段大人”。

  翻云掌,刘应坤冷笑了笑道:“ 呵呵, 我道是谁,原来是当年五台山的大悟和尚叛门弟子, 怎么?段其昆, 什么时候做了朝廷鹰犬啦?你那师傅大悟和尚知道吗?”。

  没想到,段其昆一进门就被翻了老底,一直阴沉舡的脸,一下子充满了杀气。他一掌拍在桌子上, 指着刘应坤道:“放肆, 你又是什么东西,敢跟本座这样信口雌黄”。

  这时,从门外一下子就涌进二十多个黑衣人,将门封住,大堂上一下子, 风云忽现,剑拔弩张起来……

  六合钩,冉兴荣,一看场面哈哈大笑的说道:“ 奶奶的,龟孙子们,想动手是吗?老子们在江湖上混的时候,你们还在你肚了吃奶呢?来来来,让四爷倍你们玩玩”。

  “都给我住手”随着声音从后堂出来四个人,每个人年纪都在五十上下,他们正是飞虎门的四大护法,最后走出一个年纪七旬的老者,他正是飞虎门门主,混元手,吴正坤。正堂上所有飞虎门的兄弟齐声道:“见过吴门主”。

  吴门主看了一眼段其昆道:“ 段大人,这是老夫的家事, 可否给老夫一个薄面?”

  见飞虎门门主亲自出来,段其昆既便有多大的火气, 也只好往肚里咽。他也是江湖中出来的人,何况, 他知道,没有多大的把握跟天地九杀硬拚,再说, 这是在人家的地盘上办事。

  他抬起手往外挥了挥,那些黑衣侍卫,就悄然退出了门外。

  飞虎门主,呵呵,笑了笑说:“ 呵呵!多谢段大人!”

  吴门主转身坐了下来,他看了看天地九杀众兄弟,随后目光看着赤练蛇,顾东平说道:“顾大当家的真要率九杀兄弟退出飞虎门?”

  赤练蛇,顾东平笑了笑道:“ 可否承全兄弟们”。

  九杀众兄弟齐声道:“请老门主承全兄弟的心愿!”

  吴门主呵呵一笑道:“自古道, 良群择木而栖,好, 好啊!既然你们九杀兄弟决心离一去,我也不多说什么了, 兄弟们有的跟了二十多年,有的是跟我出生入死兄弟的后人,是我看着长大的门下兄弟。老夫沒有不承全你们的理由,。你们都走吧,走吧!”。

  说到这里, 吴门主扭头对身边的护法说:“ 其林, 你知会一下帐房,九杀兄弟每人支付三万两银票, 让他们回去成家, 安身立命去吧!九杀兄弟们各自珍重吧?”。

  吴门主说完, 站起身来,带着慈祥的目光, 依次的看了九个兄弟的脸,,并向他们挥了挥手,转身回后院去了。

  他此时似乎老了许多……第三章:遇奇人尹建平破庙拜师傳

  连日来的大雪终于停了, 天空西垂的太阳从厚厚的云层中挤出了属于自己的一小块天地,给寒冷的人间尽情的挥洒着温暖 。

  地上的雪也开始消融,城里的大人孩子像被禁锢的鸟,一下子放了出来,在门口, 院子里尽请戏闹,发挥着他们应有的想象率, 和创造率。给封冻的世界争添了几分生命的迹像 。

  然而, 虽然城里的大人小孩开始出门玩耍,但城外依然还是死一般的沉寂,放眼望去,还是白茫茫一遍 。

  旁晚时分, 从城里出现了一个黑点, 随着黑点的移动,渐渐的清晰起来, 一个小孩身上穿着小锦袍, 头上缠绕着一块土红色的毛巾,只露出小小的圆脸, 怀里揣着一包东西,腰间缠着布带子。正艰难的向山凹的破道观走去 。

  当他走到路旁的一棵老槐树下时, 不知被什么物件拌了一下, 整个人瞬间倒地。当他趴起来时, 大半个脸被雪沾上, 他双手抹掉脸上的雪, 往跌倒的地方一看,愣住了。原来拌倒他的不是什么物件,而是一个年过七甸的老人。

  此时那老人就躺在树下的雪地里一动不动。

  小男孩有些害怕,他站在那里呆想了一会, 便壮了壮胆,觅手觅脚的走到老人的身旁,蹲了下去,他伸出了冻得发红的小手往老人脸上摸去,忽然,又紧缩了回来,于是他双手摇动着老人的肩膀喊道:”

  “老爷爷,你怎么了,快起来,睡在雪地里会冻坏的, 快醒醒啊, 老爷爷”

  老人在男孩的揺动下,醒了过来:他睁开眼睛看着身边小男孩气息微弱说:”小兄弟,救救我!我快要冻僵了,找个暖和的地方,让我暖暧就好吗,?

  小男孩此时却有些发愁了,他忧郁的说道:“老爷爷,可我也背不动你呀!”

  那老人道:“小兄弟,不用你背, 你只要扶着我就行了,”

  “嗷” 小男孩回应了一声,伸手把老人扶了走来。那老人气喘吁吁的问道:”

  小兄弟,你们家在那里呀”?

  那男孩道:” 老爷爷,我没家,我和妹妹就住在那破庙里,老爷爷,我先扶你到破庙里息息好吗?那里有火塘,

  老人叹了口气道:“也行, 烦小兄弟先把我扶那庙里暧暧身子在说吧”。

  虽说是让他扶到庙里, 可小男孩感觉到他虽然用力扶着老人, 可老人一点也不沉重,轻飘飘的, 到是自已几次险些跌倒, 他感到有一支十分硬朗的手在后背上帮着他,男孩感到有些奇异。

  很快一老一少俩人终于进到庙里。

  坐在火塘的女孩看见了他们,欢声道:“平儿哥哥!”

  男孩急声道:“小妺!快让一让,老爷爷快冻僵了” !

  小女孩站起身来, 将披在身上的被褥垫在火塘边., 俩人将老人放下, 让老人躺在上面, 小女孩用一个包袱垫在老人的头下, 男孩用另一床被褥盖在老人身上, 又转身往火塘里添了几根柴火, 很快火焰又窜了上来。老人哼了一声。小女急忙问道:老爷爷,你怎么啦?

  老人虚弱的说道:“ 我的脚有些麻木 。”

  小女孩掀开被子, 将老的鞋脱了下来道:“老爷爷,想别你的脚冻僵了,让芸儿给你暧暧就好了,说着解开绵袍扣子,将老人的双脚抱在胸口上 。”

  泪水从老人的眼眶里洧洧流出 。他怎么也想不到,两个幼小的孩子会如此对待一个素昧平生的老人。这是发自内心的关爱,一股暧流涌上心头。他有些激动,哼出声来 。

  男孩转过身来对老人道:爷爷, 你好些了吗?

  老人有些哽咽的说:“孩子!我好多了!谢谢你们兄妺俩!”

  男孩又道:爷爷!你饿吗?我这里有馒头,你吃吧!

  说话间,从怀拿出一包馒头,一块熟牛肉, 挮了一个给老人, 又拿了一个给妹妺, 笑道:老爷爷, 快吃吧. 还热着呢!

  小女孩没有伸手去接哥哥挮过来的馒头, 她轻声道:” 哥哥. 先让爷爷吃吧!想必爷爷是饿了 。

  听到兄妺俩人的对话,老人的心又一次被深深震撼了。从内心里升腾出一股喜悦 。他从小女孩怀中抽出了双脚,坐起身来。

  慈祥的笑着道:“孩子们!别忙了,来坐到我身边来 。”

  男孩一下子楞住了, 他不解的向老人问道:” 爷爷!你好了吗?

  女孩又问道:爷爷!你的脚不麻啦?

  老人哈哈的笑道:好啦!都好啦!来.来. 坐到我身边来暧一点。

  男孩呆呆的站着没动, 老人向他招了招手, 笑着道:” 你叫:尹建平, 小名叫:平儿, 对吧?

  说完他又扭头对女孩问道:“ 你叫:尹芸芸, 小名:芸儿. 对吧?”

  尹芸芸惊奇的问道:爷爷!你怎么知道我和平儿哥哥的名字呀

  他尹芸去拉到身边道:孩子. 记住了, 以后不要叫我爷爷了,你就叫我师伯就行啦!

  他扭头看着尹建平笑道:“平儿,你知道那晚是谁救了你们兄妹俩吗?”

  尹建平茫然的摇了揺头说:爷爷,那晚的亊我一点也不知道,醍过来的时候,就在这里了:当时只有柳叔叔在这里。

  老人点了点头沉重的说:“平儿,那天晚上发生的事:老夫本来想在等你们兄妺俩长大一些在告诉你们:但是现在我不得不告诉你们实情,那天晚上, 老夫去晚了 。只救出你和你妺妺!是我让柳子和把你们送到这里的。十多天来, 我一直没有离开过你们兄妺俩人。”

  尹建平脸上的泪水象断了线的珠儿, 从脸颊上滑落,他哽噎的问道:爷爷!是谁杀害了我父女母全家?

  老人凄惨的笑了笑道:“ 平儿,要报仇,要等你长大了在说, 行吗?你现在还小, 不是整天只想着为父母亲人报仇的亊,等你长大了, 练出一身本事来,那时候我在告诉你父母被杀的真像. 。

  外面天渐渐暗了下来,怱然, 一声狼叫响彻云霄,给白雪皑皑的大地争添些恐俱,和啸煞。

  兄妹俩人,不約而同的向外面看去, 天空的中,一钩弯月在云层缝隙里游走。又是一个充满着恐佈的夜晚。

  老人笑了笑道:孩子们!狼来了,来,你们兄妹俩到洞里避一避吧。

  他说完, 站起身来, 走到老君佛像旁, 在老君的坐台角上摸了摸, 这时奇迹出现了, 只听得咋咋声, 老君佛像动了, 身后露出个门洞。

  老人顺手从火堆里拿出一根燃烧的柴火对尹建平兄妹说道:“ 平儿. 带你妹妹到洞里暫避一下, 等老夫打发了狼群后, 你们在出来?来芸儿, 师伯抱你上去 。”

  尹建平忧郁了一下,便从老人手中接过柴火, 趴上老君台, 拉着妹妹进到洞里, 紧急着老君佛像又恢复原来的模样 。

  大殿之上,只留下老人背对着门口,独自坐在火塘边, 一动不动。天空的月亮被厚厚的层庶住,使本来也不太明亮的夜空,瞬间暗淡了下来。许多黑衣蒙面人从山收坡的林子里窜出,从四面湧向了破道观,把本身占地不太大的道观,围得水泄不通。

  门口站立着几个身看银色披风腰悬宝剑的人。

  道观里的老人坐在火塘边,点火燃了一锅烟,接着火塘边,捡了几根柴火放进火塘里,嘴角边挂上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他似乎是在等待“客人” 的到来……

  此时,仿佛间整道观周围里的空气凝结了。夜,静得让人窒息……空气中充满着煞气。

  老人嘴里含着烟锅,嘴角动了动,道:“怎么?人都到齐了,还不现身?”

  话说得很轻,就象一个人来自言自语,但轻轻凣句话传出,却让包围在四周的杀手们听得面色惧变。

  这时,几声阴阴的笑声,随声说道:“残剑门郑门主,果然名不虚传,这“千里传音” 内力如此深厚,世间罕见,真仍高人也……”。

  说音刚落,正殿上多了八、九个穿银色披风的人。

  老人在火塘边的青砖上掴了掴烟灰,又放进嘴里巴嗒巴嗒的抽烟,说道:“呵呵!几位的 “移形换位” 的功夫也不错嘛!一出动就是东厂一流的精英杀手,由此可一斑。”

  老人一直北背朝门口,背对着来人,连扭头看一下都不曾,轻笑道:“来人可是“东厂” 副统领,段其昆和大漠四条狼吧?还有一个阴阳怪气,不男不女,怕是大内总管,刘公公吧!”

  刘公公,刘颜昌,五十上下。一头银,发结上,被一条黑色镶着宝石带子紧紧扎住,银色的头结上,横插着一棵金黄色的镶桔色宝石的发缵。

  身上一身大红缎子袍罩着银色披风,显得贵气逼人,手里捏把象牙捋尘。

  刘公公,干笑了几声道:“闻名不如见面”, 原来让人闻风散胆的郑门主,是一个不起眼干老头啊,这损人的功夫,到可以算得上是江湖一流的。

  他说完捂着嘴笑了起来。

  接着他又道:“江湖中传闻 ‘北天明,南乾坤,东一笑,西其风’。 有诗道:

  北撑断剑虎狼嚎,南羽黄伞红灯照。

  魂魄笑纳冥冥府,西风骤起万家笑……

  好呀!咱家整整活了五十四春,昔日江湖中仅存的‘四老’ 今日终于见到了一位,可见咱家的佛缘不错呀!怎么?郑老门主不敢与咱家见面一述吗?”

  郑门主抽着烟站起身来呵呵笑道:“呵呵!山野村夫, 没什么敢不敢之说,到是这前前后后,四周都被蒙着面不敢示人的人围着,老夫想问问,你们想干么?”

  这时,站在刘公公身后的离魂剑段其昆站了出来道:“干什么?老爷子心里比谁都清楚,那天晚上,若不是被老爷子撗插一扞救走那俩个奸臣之后的话,这大雪天的,谁愿出来喝西北风!有病呐!”

  郑门主又是呵呵一笑道:“哦……原来是铲草除根来了,可是我老人家想不通呀!你们在场的各位,哪一个不是名震江湖的东厂杀手,出了京城,一跺脚那是整个江湖都要抖三抖的人物,怎的,对付二个未成年的孩子,用得着出动东厂的半数精英杀手?”

  “老杂毛!别人怕你老绝户,我大漠四鹰,可不怕你, 不用在这里装风卖傻了,干脆一点,你交出那俩个奸臣后人,我们就放你走人,否则,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

  站在离魂剑,段其昆后面的一个虬髦大汉用手中的半月刀指着郑门主说话了……

  郑门主迷着一双小眼,看着他道:“你在大漠四狼中排行老大,叫‘软骨刀’其如风对不对,十年前,你大漠四鹰,掠入戚家马场,奸,淫了戚家一双未成年的女儿,并杀害了戚家上下一十四口人,老夫追查了多年,原来投靠了官府,做了朝廷鹰犬,真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呀”。

  好……随着声音,火塘边的郑门主一闪身,青烟似的不见了……

  现身在大殿上的人,都是东厂二品以上的侍卫,是刘颜昌的银字号杀手,大家一楞神之后,只看見郑门主人似青烟从他们身旁飘过,似风而行,几声惨叫声过后,火塘边又多了一个人。他还是那个样子,似乎他就从来未动过……

  此时,一个刘公公的侍卫惊声叫道:“天呐!大总管,段统领,大漠四鹰都死啦,而且还……”。

  众人回过头去一看,吓得脸都变了,只见地上躺大漠四的尸体,而且连刀都未拔出,远处看,是四具完整的尸体,身上没有一丝打斗的痕迹,不见血,但人却死了,就在几声惨叫声过后,躺在地上,当那个侍卫想把其中一个抱起来的时候,又惊奇的发现,大漠四鹰此时,除了身体上的肉是好的之外,一个人的骨格从头到脚尽碎,瞬间,变成了肉身……

  刘颜昌,段其昆惊呆了……

  跟着刘颜昌的六个贴身侍卫,惊恐万分,开始慌乱起来,

  似乎是呼吸有些困难,此时的刘颏昌,早已沒有来时的那股滶气,他沮丧的自言自语说:”天呐,这是什么武功啊!”

  只有段其昆在慌乱中,渐渐的回过神来说:“郑门主,你的手段也太……残忍了吧?”

  郑门主抽完烟,在青砖掴掉烟灰,将烟贷子缠在烟扞上,插在腰间,冷声道:啍啍!残忍,这话从你口中说出,你不觉得臊得慌吗?

  接着他又说道:“大漠四鹰是老夫追查了”十多年的凶手, 当年他们的凶残之处,比老夫是有过之而不及,除了戚家马场的凶案,大漠四鹰在江湖中也是声名狼藉,整个中原武林正派侠士对他们是恨之入骨。十多年老夫找不到他们的踪迹,却原来是投靠了朝廷,这些年来不知又有多少人惨死在他们的刀下。

  刚才老夫正好把十年来新修练成的独门武功,碎骨神功 拿他们试试成果,决果不错是吧,段统领。段其昆:你也不是什么好鸟,若不是看在大悟和尚与老夫昔日有几分交情,老夫今日帮大悟和尚清理门户了。不过老夫警告你,不要作恶太多,有伤天和。老夫不想杀你,走吧!抬上你们的人,滚回京城去。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啊咪托佛!

  说完,从怀里掏出一个馒头用掍穿上,在火上烤了起来……

  刘颜昌和段其坤带着侍卫,抬着四具无骨尸体慌忙逃走,只怕走慢了,遭到大漠四鹰一样的待遇……

  郑门主站起身来,走到老君像面前打开了机关,亲切的说:平儿,芸儿,出来吧!

  首先出来的是尹建平,妹妹紧随其后,尹芸芸双脚一落地就问道:“爷爷。那些狼呢?”

  郑门主呵呵笑道:“哦。那些狼嘛。早被我赶走啦!来吃点东西。填填肚子,我们趁着天啨还要赶夜路呢?

  尹芸芸又问道:爷爷!你要带我和平儿哥哥去那里呢?

  郑门主笑道:我呀!要带你和平儿哥哥,去爷爷的老家去,等你们长大了在回来,好不好!

  尹建平眼中早以蓄瞒泪水,他扑通的跪在了郑老门主面,双眼流着泪水,看着郑门主……

  郑门主知道,这孩子的一跪:预示着从此尹建平便是他,最后一个关门弟子了,他为尹建平抺去脸上的泪,哽咽的说:“痴儿啊,老夫收下你,做老夫的关门弟子啊!起来吧!为师生受的跪拜礼啦。

  尹建平并未起身,而是向郑门主行了三幷九扣的大礼,叫道:师傳!

  郑门主笑着道:好!好!

  接着他扭头道:“子和。继然来了,还不进来!”

  柳子和背着一个布包笑嘻嘻的走了进来。

  尹建平和尹芸芸見柳子和进来。就象见到久别重逢的亲人似的。俩人不约而同的喊道:”柳叔叔。”

  柳子和呵呵笑着说:”呵呵!我柳子和也后就没那个福分当你们小俩的叔叔喽!也后呀!见到你们,我都要改口叫你们小师叔,也是高攀喽……哈……哈……”。

  郑门主小眼一翻道:“你这个没出息东西。他们还都是孩子。并且,受过你的恩惠。在说,我跟白松老道的恩师,青风老道是结拜的异姓兄弟。后来又多管了你们武当派的几桩闲亊,所以,武当白字辈老道们把老夫叫成师叔。你嘛,是白松道长的俗家徙弟。我看就算了吧?左一声师叔祖。又一声师叔爷的,让老夫听着刺耳。这以后,仼平儿他们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吧!”

  柳子和白眼一翻道:“那不行!遵师重道,那是江湖中人的规矩,在说啦、我师尊都叫你师叔,我不叫你师叔祖,那叫你老什么……?乱了规矩,不行,不行……”

  郑门主又一登眼道:”嗨,好你个柳子和,你跟你师傳白松一个样,也是一头倔驴。”

  柳子和悄声道:“师叔祖,我看东厂那帮人这是栽到家了,他们回城的样子,一个如惊弓之鸟,这回,他刘颜昌怕是从此消停一阵子了。”

  郑门主沉声道:“亊情不会那么简单啊……刘颜昌的背后是谁?是太师张权,还有张权的外甥,大明太子。子和,你以后做事也要小心为上,毕竟你现在不是孤身一人,而且还开着柳记饭庄。虽说,这亊目前他们一时不会联想到你头上,但以后就难说了……”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290.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