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无颜皇妃要出逃小说南怀柔公孙无情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无颜皇妃要出逃小说南怀柔公孙无情免费阅读全文

  最新章节001;嫁入皇宫

  这一天,举国同庆,所有的人都洋溢着幸福的笑脸,因为南霸天的女儿加入了皇宫,即将成为皇妃。

  这大概是皇上最后一次的娶亲了吧!所以所有的人都很开心,毕竟以后自家的女儿都可以不用提心吊胆的生活了。年轻的女子有几个想嫁入宫中当一个糟老头的妻子呢?

  虽然有小部分的家庭想要女儿入宫,这样才有钱财,但是此时此刻不得不装做开心的样子,皇上大喜谁敢冲突?

  “爹爹,女儿这就入宫了,不知道爹爹还有没有什么想要吩咐的?”南怀柔说着心中真是惆怅不已啊!怀柔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要经历这样的事情。

  虽有不舍,但南霸天知道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了,否则就必须出兵攻打,南霸天还不是那么绝情的人,所以希望事情都能够按照自己的计划进行。只好吩咐道:“记住爹爹说的话,一定要好好的伺候皇上,争取早日诞下龙种。”

  点着头,南怀柔心中对家里的温情是充满了不舍,只是或许只有自己这样才能够让自己的父亲完成这一辈子的心愿吧!毕竟南怀柔也不想看到这个江山生灵涂炭。

  只是,现在南怀柔心中真是担心不已啊!还记得前几天与南霸天共同奉旨出巡,回归途中在客栈被一个不知名的富家公子揽入怀中,那一夜真是让南怀柔心中为之沉迷,那位公子的相貌,南怀柔依旧记忆清晰,只可惜南怀柔知道那个人不会记得自己的。

  现在南怀柔担心的事情就是害怕皇帝知道南怀柔不是完璧之身,会对家父进行责怪,所以打算在此后皇上入寝的时候在想其他办法。

  少女的纯情总是有着无限的幻想,只是南怀柔知道她这一辈子都没有可能了。

  而此时的宫中,太子殿下正在太子的寝宫听着属下报来的消息。

  “什么?这最后一次选入宫中的皇妃竟然是南霸天的女儿?父皇明知道南霸天那个人总是爱耍小聪明,怎么在这个时候迎娶南霸天的女儿呢?她也一定不是一个什么好货色。”太子的声音显得很低沉,没有人敢回答太子这样的问话。

  或许是作为太子的很关心父皇的身体吧!这么大了还要娶一个妃子,这岂不是在开玩笑么?太子是皇上在登基之后出世的第一个孩子,那个时候皇上已经年岁三十有五,这二十多年过去了,年龄已经很大了。

  也许是作为皇帝的知道自己的儿子在想什么吧!这次迎接皇妃派出去的人是太子公孙信的三弟,公孙无情。

  大街之上无不张灯结彩,在路上的行人全部跪拜参礼,南怀柔并不喜欢这样的生活,只是又能怎样,从小南怀柔就学习皇上喜欢的东西,对于琴棋书画,对于兵法常识,不敢说样样精通,但是只要是皇上喜欢的,南怀柔对其就知晓甚广。

  或许是因为没日没夜的都在学习这些东西,才会在那一夜强行入侵过后觉得那个人过得好生潇洒。

  只是这些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南怀柔只能悄悄的放在心里,期待着早日能够完成父亲的愿望,让父亲觉得自己没有白白牺牲。

  “本王公孙无情,恭迎皇妃,不知道皇妃怎么称呼啊?”公孙无情看着南怀柔心中不禁一愣,没想到世间还有这样脱俗的女子,比起皇帝后宫那些佳丽三千,南怀柔不能说完美之至,但是却比任何一个人都清新脱俗。

  愣了一会的公孙无情,很快的便恢复过来,摇了摇头心中想到,嫁给皇上的妃子,哪一个不是当初清新脱俗的美丽啊!后来不全都变成了胭脂水粉的罐子了么?

  “小女子南怀柔,不知王爷为何在此等候?”南怀柔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公孙无情竟然长相和那天夜里对自己实施强暴的人如此相像,只是南怀柔看得出来明显不是一个人。

  而此时公孙无情的心中有着邪魅的微笑,因为公孙无情早就知道南霸天这样做为的是什么,只不过公孙无情并不想去说破,反正以后有很多机会可以利用这个女人。

  “小王在此迎接,是希望不会误了明日的吉时,父皇特地交代,要小王在此保护皇妃。”公孙无情心生一计,不知是否可行,只是有些事情要耐得住时间的考验,大白天的某些事情想做也不方便去做。

  听到是皇上下的命令,南怀柔轻轻的笑了笑,毕竟还是一个小王爷,这称呼……南怀柔心中还有些别扭,宫中的王爷几乎都比南怀柔要大上些许,如果叫其他的称呼还真是担心有些不舒服,虽然南怀柔懂得宫中的礼节,但是不是重要的场合,南怀柔可以不用去遵守,这是皇上的特许。

  或许是因为南霸天在宫中对皇上说了些什么吧!大概就是一些心疼女儿之类的话语,所以皇上才会特此同意的吧!毕竟南霸天可是宫中的老功臣,皇上对于这一件小事还是可以应允的。

  “那就多谢王爷了,不知今夜怀柔在何处入睡?”此时的南怀柔还没有封号,南怀柔也不喜欢自称本妃,所以就没有说出这个名称。

  在公孙无情的眼中,看到的是南怀柔这娇柔妖媚的样子,如果不是皇上已经娶了南怀柔,或许再看见南怀柔之后,公孙无情就会想得到眼前的这个人儿吧!只不过有些事情并不会让公孙无情觉得赞同,所以对眼前的人儿现在就多了一丝嫌弃。

  只是这么美好的身体,或许是每一个男人的向往吧!

  既然南怀柔开口问了,公孙无情自然是要回答的,皇上对于今晚的住处早有安排,但是公孙无情并不打算如此,就是想好好的教训一下南怀柔,看看南怀柔这妖媚的性子是不是一个风骚的女人。所以就吞吞吐吐的说道:“启禀皇妃,小王接到皇上密旨,今夜寝宫就在前方客栈,还望皇妃随小王前去查探。”

  这个时候南怀柔就有些奇怪了,为什么一个住的地方还要皇上传密旨呢?难道其中有诈?

  不过毕竟是王爷,所以南怀柔也没有多想,就随着公孙无情来到了客栈,想着晚上好好休息一下,毕竟这一路奔波也算是蛮累的了。

  “今晚就在这里住么?”南怀柔看了一下房间的环境,感觉倒是不错,只是总有一种毛毛的感觉,说不出来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愫。

  点着头,公孙无情很快的就将屋子之中的东西整理好以后就离开了。

  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屋子之中,此时此刻的那种暗淡无神的双眸是没有人可以看到的了,只是南怀柔的心中还是有一丝期待,如果今晚能有人将自己从这个即将到达的深宫之中救出的话,南怀柔一定会很感激的。

  只是想归想,南怀柔也已经认命了,至少这辈子的第一次没有交给已经年过半百的老人就算是很不错了。

  南怀柔没有想到今晚还会有更加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

  早早的就躺在了床上,南怀柔闭着眼睛幻想着未来的生活,不过之至幻想,南怀柔知道,现实一定没有那么美好。

  此时的宫中,太子公孙信正坐在寝宫的床上,想着今后又要无缘无故的多了一个娘,真是讽刺,而且这个娘好似还是比公孙信小上很多。

  不是不能够接受,只是公孙信知道最近局势有些动荡,很多人都虎视眈眈,所以希望任何事情都能够从简,这一次皇帝大婚,恐怕又会劳烦不少人的贺喜,所以一定不是什么太好的事情。

  大概就是在这个时候,公孙信对南怀柔就多了一丝的警戒,也多了一丝的厌烦。

  这一夜显得很冷清,毕竟皇帝大婚的前一夜,没有人想惹出什么事端,所以能避开的尽量避开,不过南怀柔却在午夜的时候听到了窗户吱吱的响声。

  或许是因为有风刮过的原因,南怀柔并没有想太多,这可是皇上迎亲的队伍啊,不是亲信的人御林军一定会阻拦的。

  因为有这样的放心,南怀柔的心中期待着明日过后就可以安安静静的待在后宫之中,不想与谁做对,也不惜这种后宫的争斗。

  只要孕有一子就比什么都强,这样一句话在南怀柔的心中久久回荡。

  就在南怀柔即将要睡着的时候,忽然之间感觉到了有人按住了南怀柔的双手,并且堵住了南怀柔的嘴巴。

  惊恐的眼神看向了这个对自己下手的人,南怀柔还真的被这个人的面孔震惊了,竟然是公孙无情,竟然是皇帝的儿子,这实在是太讽刺了吧?

  “你要干什么?”南怀柔见到对方松开自己的嘴巴的时候,就小声问道,毕竟大婚前夜闯进皇上的未婚妻的房间之中实属不可饶恕的忤逆之罪。

  “别出声,小心本王将你父亲的念头告诉父皇,你觉得这些人都傻么?看不出你的父亲想要的是什么?要是想活命,也想保住你父亲的性命,就老老实实的不要出声。”公孙无情说着玩味的笑了笑,看着面前人儿的惊恐神情,心中好似兴奋了不少,同时也觉得非常刺激。002 公孙无情

  听到公孙无情这么说,南怀柔真是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要乖乖听话,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南怀柔并没有做声,因为她打死也想不到,公孙无情会做这么无情的事情。

  就在南怀柔以为公孙无情只是想和自己谈谈条件的时候,忽然间感觉到了公孙无情压在了自己的身上,然后就朝着自己的嘴吻了过来。

  可恶的是南怀柔现在没办法发出一点声音,谁让公孙无情的武功可是不错的呢?点在了南怀柔的哑血上,现在南怀柔除了用力的推着公孙无情根本就没有其他的办法。

  “乖,你只要乖乖的,就不会痛啦!本王的父皇都已经如此年龄了,你觉得还有能力伺候你这么水嫩的妃子么?反正都是皇家的种,是本王的,还是父皇的都无所谓吧?”公孙无情说着就附在了南怀柔的身上,双手在南怀柔的身上不停的探寻,或许是南怀柔的身材很好的缘故,公孙无情压抑在心中很久的郁闷疯狂的发泄了出来。

  在没有刺入南怀柔身体之前,就将南怀柔的身体弄得生疼,并没有爱护和疼惜的感觉,只有一种发泄和本能占有的侵略。

  折腾了半宿以后,公孙无情觉得有些累了,这个时候才有些温柔的吻住了南怀柔的脸庞,只是心中多了一丝愤恨,因为公孙无情明显的感觉到南怀柔并不是第一次,这说明南怀柔在之前还有过一次甚至更多的经历。

  这样的温柔只不过是为了让面前的人儿不要随便将今天的事情说出去而已,并不是第一次的女人,公孙无情根本就没有心思收留。

  只是公孙无情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纯真的一个女人,虽然长得妖艳了一些,竟然连体内都有那种风骚的个性,要不然怎么会在被自己霸王硬上弓之前就已经没有了那薄薄的一层纸了呢?

  “怎么样?感觉不错吧?今天的这件事情你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本王告诉你,进宫以后想享受这样的感觉可就再也没有了。”不顾南怀柔的泪水,公孙无情依旧无情的说道,稍做休息之后,公孙无情就很快的离开了。

  当然,在离开之前,公孙无情将南怀柔的穴道解开了,关上门之后,南怀柔的眼泪决堤般的流了下来,没想到这辈子竟然第二次被人给……

  想着过往的种种,南怀柔并没有轻生的念头,毕竟家中还有父母,毕竟朝廷之中还有自己未来的夫君,就算是什么都没有,南怀柔也会坚强的活下去,只是有些后悔,为什么琴棋书画,凡是皇上喜欢的东西都学了,就是没有去学习能够自保的手段呢?

  想着这些,南怀柔决定了,以后在宫中无聊的日子一定会好好的学习自保的手段,凡是都靠别人总是靠不住的。

  泪水湿了枕头,换来了南怀柔淡淡的笑容,人生嘛!不管是挫折还是无奈,都要学会接受,学会面对,未来还是有很多希望的。

  此时宫中的太子公孙信依旧没有入睡,坐在寝宫的窗前,看着今晚的星空,不知何时才能够国泰民安。

  “报……”忽然手下传来了一阵慌张的声音。

  “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这么慌张?”公孙信还真是很少见到自己的侍卫有这么慌张的时候。

  喘着粗气,侍卫明显很是着急的说道:“回太自殿下,皇后娘娘病倒了。”

  轻声一笑,公孙信若有所思的说道:“竟然有这等事?看来皇后也不太满意这个新入宫的南怀柔啊!好了,下去吧!”

  侍卫退下以后,公孙信心中有些无奈,这后宫之中无不在进行着密切的斗争,如果公孙信自己以后真成为了皇上,一定一定不会娶这么多的妃子。

  这一夜很快的就过去了,第二天天一亮,公孙信就来到了皇后的寝宫,毕竟贵为皇后,有些时候这些做王爷做太子的,又何尝不应该来看看皇后呢?

  “皇额娘,不知皇额娘哪里不舒服?要不要皇儿想办法和父皇禀报一下?”公孙信怎么说都是皇后娘娘的养子,所以心中多少也有一些关心,就算是皇后平日里心狠手辣,但至少皇后对公孙信还算是不错的。

  皇后虽然归为后宫之首,但是至今仍未诞下皇子,所以当初只好领养了其他妃子的孩子,作为养子,长大以后就封为太子。当然,皇后娘娘明白什么是母凭子贵的道理,所以并没有让公孙信的亲生母亲活在这个世界上。

  对于这件事情,公孙信还是知道的,只是后宫有些事情并不是公孙信可以插手的,所以这份仇恨一直都压抑在心理。

  “皇儿啊!母后没事,只是最近有些觉得冷了,或许是冬天快要到了的缘故吧!”皇后这个时候是不会和公孙信说什么的,毕竟迎娶南怀柔的事情已经成为了定局,所以皇后娘娘只能想办法压制南怀柔在后宫的地位,当然就是要从皇帝下手了。

  从礼节上来讲,公孙信来拜见皇后娘娘是很正常的,当然,皇后是皇上最早娶过门的妻子,又怎么会撒手不管呢!公孙信明白,再过不久,皇上就会来到这里的。

  至于那个南怀柔,皇上想要怎么决定都是要皇后说了算的吧!毕竟后宫之事,只有皇后才能够决定这样的名分高低。

  寒暄了一阵子,公孙信就赶紧的回到了自己的宫殿之中,毕竟一会迎娶南怀柔的时候,太子是要在场的,还是早一点回去收拾一下比较好。

  这个时候在路上行走的南怀柔一对人马,已经到了皇宫门前,就等着吉时一到,赶紧的进入宫去,却不想此时皇帝还在皇后的寝宫。

  按照一天的规定,南怀柔做了不少的礼节跪拜之事,也算是已经是皇宫中的一员了,但是毕竟皇后还没有公布南怀柔的名分,还是需要在等一阵子的。

  “奴婢不知道这些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奴婢只能说皇上今天好像是未必能来娘娘这里。”作为奴婢的自然是不敢盘问皇上的事情,只是也明白新进宫的这个小美人并不受皇帝的宠爱。

  皇帝最终的宠爱,还是皇后娘娘,所以小小的奴婢对待南怀柔的态度也是非常强硬的,没有一点点的同情。

  “念儿,不要说太多了,皇后今天生病而已,不然皇上怎么可能不来娘娘的寝宫,你知不知道你这么说是在对娘娘不敬,信不信皇上知道了要了你的命。”今夜只有两个宫女陪在南怀柔的身边,毕竟是新进宫的人儿,很多宫女是要在皇后给了名分以后在派遣过来。

  “紫儿,我这么说难道不对么?要是娘娘受宠,皇上怎么会去皇后的寝宫?”念儿说着心中真是郁闷,若不是昨日里皇后派人把自己调遣到这边,或许现在还能够看到皇上呢?

  “念儿,你真的是太过份了,等皇上来了,一定不会轻饶你的。”紫儿说起来真是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念儿说话一点都没有谱,虽然说南怀柔不受宠,但是至少也是一个娘娘啊!难道念儿就只知道仗着皇后娘娘的宠爱无法无边了么?

  “好了,没事,你们都出去吧!今夜也晚了,早些休息才是,皇后是一国之母,生了病皇上理应去看,我这里不过是一个新进门的小人物而已,没有皇上的青睐还是很正常的,不过要是有些人想在我面前耍小聪明,也是没那么容易的。”南怀柔说着看了看叫做念儿的这个宫女,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宫女在后宫都敢这样的猖狂。

  虽然说南怀柔不是一个非常爱记仇的女人,但是随便在南怀柔面前不讲礼貌的人也不是南怀柔所尊重的对象,最多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在南怀柔的心中很清楚的明白,有些时候,人是不可以太软弱的,善良是一个人所必备的品质,但是这不代表善良就是对待所有人的纵容。

  “奴婢明白了!”紫儿回答着然后就拽了拽身边的念儿,赶紧让念儿和自己到寝宫的门口处守候,紫儿看得出来,虽然南怀柔不是什么大恶之人,但是至少也不是一个很好对付的女人,若是想在后宫之中生活,这一张嘴尤其重要。

  点着头,南怀柔没有再说什么,毕竟有些事情不是一个人能够决定的,别人的嘴巴长在别人的身上,想说什么就让她们去说,只是最后惹来什么杀身之祸就不是南怀柔所能够阻止的了的了。只不过提醒一下还是人之常情,至少南怀柔并不像看到有人因为自己而丢掉性命。

  此时的皇后寝宫,皇帝正陪在皇后的身边说着过往的曾经,不管怎么说,对于皇上来讲,皇后才是那个陪他同甘苦共患难的妻子,所以外来的人就算是在重要,也没有皇后重要,不过如果皇后犯了什么错误,皇上保证不会姑息,一代明君纵然有心掌控好皇宫的每一个方位,但是对于女人这块来讲,有些时候还真是有心无力啊!

  “那朕的爱妻打算怎么办啊?南怀柔怎么说都是南霸天的女儿,朕是没办法拒绝南霸天的心意啊!”皇上说着无奈的摇了摇头。003 入宫封号

  “皇上!臣妾只不过是想要多观察一阵子南怀柔,毕竟刚入宫就封名号是不是太草率了?”皇后心里面当然是要为了自己着想,怎么会为了其他的女人去想呢?

  听到皇后这么说,皇上有些为难的问道:“那皇后要朕怎么和南霸天交代啊?”

  这确实是一件很麻烦的问题,毕竟有些事情是需要共存的,不能因为一己之私而得罪了大臣,如果是普通的大臣还好,但是南霸天也算得上是朝廷功臣,怎么能就这样的置之不理呢?

  “皇上可以和南霸天说,一旦南怀柔诞下龙子,即刻封为贵妃娘娘,毕竟南霸天也是明白这后宫之中的事情的,不会和皇上计较太多。当然,臣妾自然不会阻挡皇上去探望怀柔妹妹,只是希望化工上能够保重龙体啊!”皇后说话间好像是大义凛然的样子,实则用尽了心机。

  此时皇上年岁已大,对于行房之事并没有多大的兴趣了,所以皇后知道皇上并没有打算去和南怀柔生养子嗣,毕竟现在的王爷公主都已经够多了。所以皇后才说出这样的话,至于为什么没有说如果南怀柔诞下龙种就封为皇后,也是担心万一皇上不小心留下了一个该怎么办啊?

  凡事都要给自己留台阶下,一个贵妃娘娘,封的上也好,封不上也罢,只要暂时对皇后么有太大的威胁就好。

  “那朕就谢过皇后的指点了,毕竟今夜是大婚之日,皇后就允了朕去南怀柔那里吧!不然明日传出宫去。南霸天一定会质问朕的。”皇上从来没有怕过任何人,但是皇上的心中确实是不想让为朝廷贡献这么多的元老觉得伤心。

  轻轻的点了点头,皇后自然是要应允的,不然不就显得太没礼貌了么?皇上求的皇后的同意,是因为顾及以前的情分,若是皇后今天阻挠,想必皇上一定会放在心中的。

  夜已深,皇宫大多数的人都已经入睡,皇上却摆驾南怀柔的寝宫,这是任何人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当皇上刚来到南怀柔的寝宫时,看见了两个宫女在外面站着,就很奇怪的问道:“今夜是朕的大婚之日,为何不在里面守候娘娘?”

  听到皇上的问话,刚刚还在嚣张的念儿就蔫了下来,倒是一旁的紫儿说道:“回禀皇上,娘娘说皇上今夜会在皇后娘娘的寝宫过夜,毕竟皇后生病,才是最首要的事情啊!就命奴婢二人在门口守候,娘娘应该已经睡着了吧!”

  这样说着的紫儿也觉得奇怪,为什么皇上会在这个时候过来呢?难道皇后那边没有什么事情了么?

  “好了,你们下去吧!这里就让朕的侍卫守护就好了,不必叫醒怀柔娘娘,朕亲自进去就好。”皇上对南怀柔心中有些亏欠,因为明明知道皇后的想法却不能不按照皇后的方法去做,因为皇上也担心南霸天那边会有些不正常的举动。

  只是既然已经将南怀柔娶进皇宫,事情就简单多了,按照皇后的意思先不封名号,暂时缓缓再说吧!

  心中既有愧疚,自然就想要对南怀柔好一些,皇上此时站在南怀柔熟睡的床边,想看看这个女人是不是真的有南霸天说的那样,那么漂亮。

  “看来南霸天真是没少下功夫啊!一个小小的女人竟然连睡觉的时候都按照固定的姿势,还真是令人觉得好奇,不知道醒了会是什么样子。”皇上在心中默默的念着,不知道这些事情是否真的如此,若是真有南霸天说的那么传奇,想必皇上的心中那个一定会高兴的不得了。

  大概是因为皇上觉得好奇吧,没想太多就将南怀柔叫了起来。

  “你是谁?为什么要闯进我的房间?”南怀柔看见这个人以后有些惊恐的问道,毕竟南怀柔没有见过皇上,再加上南怀柔认为皇上不会来了,所以没有想到是皇上到来,还担心像昨晚的事情会再次发生呢!

  只是不管怎么说,南怀柔都没有感觉有第一次的那个人那样的温柔。

  “闲来无事,朕来找你聊聊天,不知道你可有时间啊?”皇上微微一笑,然后淡淡的说道。

  听到是皇上以后,南怀柔先是愣了一会,然后就开始了行礼,想必这一夜不是皇上的话也没有人敢放进来。就算是外面的那两个宫女很胆大,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更何况哪那一个自称是紫儿的宫女看起来没有这么的不懂事。

  就在两个人刚想要开口聊天的时候,忽然之间听到南怀柔的寝宫外面有人叫喊。

  “孩儿求见父皇,军机大事,还望父皇现身。”太子公孙信知道皇上来了这里以后,就快马加鞭的赶到了这边。

  向来太子都是很老实的人,所以皇上并没有多想,就派人召见太子来到南怀柔的寝宫,毕竟南怀柔此刻还没有入睡,身着的服装也很整齐,所以就没有想太多。

  不知道这是缘分还是命中注定,当南怀柔看到太子公孙信的第一眼,就觉得事情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没想到那天晚上强行夺走南怀柔第一次的男人,就是太子公孙信。

  只是南怀柔看得出来,公孙信好似并不认识自己,所以南怀柔也不知道这是公孙信故意装出来的,还是真的这个样子。

  “皇儿来找朕有什么大事要说么?如果没有,朕就打算就寝了。”皇上看到公孙信并没有要说什么话的意思,也大概明白了太子的意思,所以就提醒道。

  “儿臣求见父皇自然是有要事相商,但是……”公孙信说着看了看南怀柔,示意皇上有些事情不能当着面前的这人去说的,所以才会如此的停顿。

  摇了摇头,皇上很明白太子前来的寓意,所以并不想听太子的劝话,有些事情是需要一个人心中了解就足够,还必要说的那么清楚么?皇上就很客气的将太子请出了南怀柔的寝宫,南怀柔不是笨蛋,也看得出来这二老之间的意思,所以便轻轻的说道:“有些事情或许是臣妾不适合听,还请皇上应允臣妾去外面散散步,一刻钟之后再回来睡觉。”

  虽然说南怀柔并不知道太子要说什么,但是很明白太子要背着自己,而这个时候的南怀柔面对夺取自己第一次的男人,竟然丝毫没有恨意,有的只是无尽的感激,若不是太子及时出现,南怀柔真就担心皇上会立刻和自己行房。

  既然南怀柔都发话了,皇上又怎么能忍心拒绝呢!所以就应允了南怀柔的话语,让太子留下来说是什么事情。

  “父皇,边关要塞的地方听说有人围攻,已经被附近的将士给压制住了,儿臣是想问问,接下来是不是要派遣一部分的兵力去这边呢?”公孙信明白若是自己没有按照现在这句话去说的话,想必皇上一定会生气的。

  “想必暂时是不用了,皇儿可不要心口不一啊!朕现在虽然说有些年纪大了,但是有些话是真话还是假话朕还是听的出来的。”皇上说着自然是指明了刚刚公孙信不是想说这件事情。

  “儿臣只是担心父皇的龙体啊!”公孙信见瞒不住了,索性就直接说了出来。

  没有很多人在身边时候的那种轻松皇上很是喜欢,只是没想到竟然连自己的儿子公孙信,都会来警告自己这个皇上,看起来还真是有些令人觉得讽刺啊!

  不过皇上自然也是知道公孙信是真的担心,若不是真的担心,公孙信可以随便找一个借口。干嘛用这个看似很老套的话语呢?

  父子两人聊了一些贴心话以后,就让南怀柔回到屋子之中了,此时此刻的南怀柔最担心的事情就是,如果公孙信真的记得那一晚的事情是自己,又担心自己说出去,会不会杀人灭口啊?

  不过想了想,觉得应该没有什么问题,毕竟很多事情还有皇上在啊!就算是皇上不在也有宫女士兵们存在,所以南怀柔对这件事情放下心来。

  折腾了好一会,事情很快的就过去了,南怀柔看着太子就这样的离去,心中这是很无奈的低下了头头。

  “虽然朕不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情,但是朕会保护你的,所以你不必害怕。”还是说着看了看身体有些发抖的南怀柔,并不知道南怀柔心里在害怕什么。

  “若是真的有什么事情的话,朕一定不会放过伤害你的人,所以现在就好好的休息吧!”南怀柔听着皇上说,不得不放在心里。

  有些事情若是南怀柔不说的话,或许没什么。但是有些事情,是一定不能错过时间的。

  南怀柔没有什么办法,只好静静的在皇上身边留着,皇上虽然知道事情为何会这样,也还是让皇上从心中担心。

  第二天一大早,南怀柔就感觉到了皇上悄悄的离去,或许是担心南怀柔起来有什么怪罪的事情,所以才会趁着南怀柔没有起来的时候赶紧离开。

  在皇上离开以后,太子公孙信可是很开心的,能够让皇上不去想这些事情,就足够了。

  心中的担忧或许是很无奈的,太子看了看南怀柔还在熟睡当中,就笑着离开了这里,或许有些话并不适合现在说,但是至少会让两个人放心一些啊!004 皇后的意思

  当南怀柔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这一天的中午了,南怀柔看了看并没有人来打扰自己睡觉,这说明昨天的时候皇上前来过夜,一定是起了很重要的作用。

  不过现在的南怀柔还是有些担心,因为皇上并没有和南怀柔圆房,从理论上来讲,还不算是皇上的妻子。

  “娘娘,皇上没有说要给您一个什么封号么?”紫儿有些奇怪的问道,按理来说这过了一夜也应该留下什么话语了,为什么在这个时候皇上还是没有圣旨下来呢?

  “让你失望了,皇上并没有给我任何的封号,皇后娘娘说了,除非我诞下龙种,否则不会有封号的可能。”南怀柔觉得自己还真是有些失望了,或许平常的日子里就没有什么令人觉得无奈的事情,今天竟然要自己亲自去和一个下人去说这样的话,还真是有些挂不住面子,只是有些事说了比不说要好很多。

  “娘娘不要气馁,皇上对娘娘还算是不错的了,不知道有多少娘娘进宫以后,皇后要求皇上不许见面,那些娘娘到今天也未曾见过皇上一面,更何况皇上能告诉娘娘那是皇后的意思,也就代表着皇上心中还是想要封娘娘称号的。”紫儿这么久以来在皇宫里面见识的也算是不少了,所以这个时候适当的说一些不过分的安慰的话语,对一个新进宫的娘娘还是很受用的。

  “那还真是借紫儿的吉言呢!念儿今天去什么地方了?怎么没见她过来?”虽然说南怀柔对念儿的感觉不是很好,但是至少也算是自己的宫女,怎么能说不见就不见呢?就算是南怀柔不是一个想要很多人伺候自己的那种大家闺秀,但毕竟宫中只有两个人在一个房间里面还是有一些冷清的。

  就算是素来喜欢冷清的南怀柔在偌大的房子里面也感觉到了一丝阴冷,清净是喜欢的,但是并不代表要没有声音,只要眼前没有几个人就好,外面再怎么吵闹都行,毕竟这样屋子里面才会有一丝温度啊!

  “回禀娘娘,念儿她……听说娘娘还没有封称号,有些不开心的去外面打扫了。”其实紫儿是想说念儿因为听说没有封称号就赶紧的去外面找一个地方,哪凉快哪呆着去了,才不回来伺候一个不知道还会不会被皇上宠幸的女人了呢!但是毕竟同样的身份卑微,紫儿不想看到念儿出现什么事情,所以就只好这样的说道。

  听到紫儿这么说,南怀柔也才出一点什么来了,只是心里面没想到竟然念儿是这样的不分轻重,难道在宫中以前皇后娘娘就是这么教导宫女的么?

  “知道了,一会用膳的时候我们就一起吃吧!难得在宫中还能遇到像你这样看起来很亲近的人。”南怀柔对面前的这个紫儿有一些疑虑,难道紫儿就不担心对自己太好而让皇后心生怪罪么?

  “这……奴婢不敢,奴婢只是一名小小的宫女,没有太多的奢望,只求娘娘能够饶紫儿一名。”紫儿从来没想过南怀柔会说出来这样的话,心理面很是担心,是不是自己说错了什么让南怀柔觉得生气,所以才会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来。

  “瞧把你吓得,我没有什么太多的意思,只是希望在吃饭的时候多一个人聊聊天,总是觉得这样的清净很是无聊。”南怀柔对于这个紫儿好像是并不想说什么,心理面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亲近感。

  “奴婢不敢啊……与娘娘同桌吃饭,要被皇上知道了,可是要诛九族的。”紫儿想了想说道,虽然说紫儿现在无父无母,但是紫儿也不想死啊!那个人想要自己吃一顿饱饭就死掉的?除非是不得不死的人。

  “傻丫头,我现在还不是娘娘,叫娘娘是你们客气了,不然的话你们叫我名字我都不能说什么。”南怀柔说着笑了笑,纵使是知道宫中的规矩,也没有想过竟然会有人害怕宫中的规矩害怕成这个样子。

  看得出,紫儿还在犹豫,这答应了很有可能不是什么好的征兆,这不答应的话,可能今天都过不去了。

  “放心拉!皇上特许我在宫中可以不遵守皇宫的规矩,除非是重大节日和场合,你觉得我们在一起吃一个饭,算是什么重大场合么?”南怀柔看着面前很犹豫的小丫头说道,其实在早就相见的时候,南怀柔就觉得这个女孩好像是很熟悉的感觉,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就给南怀柔一种想要照顾紫儿的念头。

  “那紫儿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紫儿知道自己现在不答应是不行的了,毕竟今天开始,就要一直留在这个地方能照顾南怀柔,至于那个念儿,迟早会被皇后召回取的!

  “紫儿不知娘娘待会想吃些什么?”紫儿问着南怀柔,不知道南怀柔喜欢吃什么样的东西,要是比别的妃子进宫,好像是都会得到一个妃子的详细资料,包括喜欢什么,想吃什么之类的全部唯独只有南怀柔进宫的时候才是那些资料上全部都说保密的条框,大概是除了制定这个计划的人之外,没有人在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你看着你想吃些什么就拿来吧!我吃的一向都很好,也没有什么太想吃的东西,看着你没有吃过的拿来吧!”南怀柔知道虽然是没有在皇宫里面获得称号,但是至少也看得出来皇上对自己也算是不错的,所以说吃的东西应该不会比原来在家中吃的差。

  “紫儿知道了,娘娘先休息一下吧!昨夜估计是累坏了吧!今天这么晚才醒过来。”紫儿说着就赶紧的出去准备吃的东西了,毕竟南怀柔从醒过来以后就没有吃过东西。

  听见紫儿这么说,南怀柔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要把这件事情解释清楚了,或许就让一个人觉得有些盼头还是好的,现在宫中的宫女有几个不希望自家的主子能够得到皇上的青睐呢!

  既然有些事情没有必要的澄清,那就什么都不要说了吧!南怀柔就躺在床上想想今后该怎么办,毕竟南怀柔明白皇上是不可能每一天都在自己的身边陪着自己的啊!

  而这个时候的太子寝宫,正有一个女人站在里面,穿着确实一副男人的装扮。

  “怎么了?环儿妹妹,这些天你是在想什么啊?怎么每天都要穿上这些衣服,不觉得累么?”公孙信真是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父皇要自己赶紧回来陪一陪这个公孙玉环,这个妹妹可不是什么好惹的,不过好在只有公孙信能够治得了自己的这个环儿妹妹。

  “本公主是想要去参军,哥哥觉得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妹妹很了不起啊?”公孙玉环现在可是有着不小的念头,听说参军很好玩的,所以公孙玉环也想去尝试一下,再说,公孙玉环在宫中的名号,可是足够与太子媲美的了,因为宫中所有的女人,就只有公孙玉环的武功最为精湛,甚至有些大内高手都比不过公孙玉环。

  “不是吧?本太子的好妹妹竟然要去参军,这可不行,战场上的生活妹妹可不能适应啊!再说那里面都是男人的,妹妹去了一点也不方便啊!”公孙信虽然对自己的这么妹妹觉得头痛,想要支开自己的这个妹妹,但是毕竟也算是亲兄妹啊!要自己的妹妹上场杀敌,这不是要自己妹妹的命么?

  “哥哥……太子殿下,不是说过,在宫里我和任何一个男人都要平等对待么?要不是你们从小男尊女卑的给我将,你以为本公主会现在这个样子么?反正你们就是拿我当男孩子养的,现在你答应也要答应,不答应也要答应。”公孙玉环说着很是倔强,公孙信真是不明白这倔强的感觉是随了谁。

  “这样吧!妹妹应该知道这也不是小事,还容哥哥想想办法,然后在做一个决定给你啊!”公孙信没有办法了,就知道是皇上搞不定自己的这个调皮的妹妹,所以才会把这个烫手的山芋丢给自己。

  “也是,不过呢,我只给你两天的时间,后天的这个时候,我必须要一个答案。”公孙玉环说着然后就离开了,心中可是高兴的不得了,自小还从来没有人敢拦着公孙玉环做事情。所以从小到大,公孙玉环除了被宠着,就是被表扬的,也是因为公孙玉环争气,从来没有因为被宠着所以娇生惯养。

  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现在的公孙信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自己的这个妹妹了,反正拖一天算一天吧!

  这个时候也刚好快到用膳的时候了,公孙信觉得有些担心,就去找父皇商量这件事情。

  而南怀柔的寝宫里面却提早开始用膳了,毕竟早上和中午么有吃什么东西,这个时候早一点吃也是很正常的,反正也没人管着,也还算是自由。

  “娘娘,不知道紫儿准备的这些菜娘娘喜不喜欢?这些可是紫儿觉得这些菜里面最好吃的五种了。”紫儿看着桌子上面的菜,简直要流口水了,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还有一天能吃到这些东西。

  “那就赶紧坐下来吃吧!我一个人吃会觉得菜没有味道的。”南怀柔说着看着紫儿这样的神情,真是觉得自己认识了一个很清纯的姑娘,若是以后紫儿会常在自己身边照顾自己,那么南怀柔定然不会让紫儿为难的。

  005 好东西

  “娘娘,在宫里面待了这么久,还真是第一次吃这么好的东西呢!没想到娘娘对紫儿竟然这么好。”说着紫儿好像是要流出了眼泪似的,从来没有得到过这样的温馨,总感觉的好像是什么地方对不起南怀柔。

  “傻丫头,你看起来也就是比我小个几岁吧!看你这个样子,在宫里面能待这么久多亏了你机灵的性格,要不是你很聪明的话,这么善良的一个孩子一定会很容易就被人欺负的!”南怀柔轻轻的说着,然后一个劲的朝着紫儿的碗里面加东西。

  紫儿并没有说话,因为眼泪已经在眼眶里面打转了,要是再说什么,肯定都不知道眼泪还能不能忍得住了。

  “以后啊!如果你能一直在我的身边,我一定把你当作是我的妹妹看待的,想必你以前在宫中也吃了不少的苦头吧!”南怀柔说着还真是希望在宫中能有一个说话的姐妹,这样的话就不需要担心以后是不是会把所有的事情都憋在心里了。

  现在的紫儿,除了疯狂的点着头,都已经不知道要如何说出感谢的话语了。

  “对了,这么久只知道你叫紫儿,你的全名是什么呢?”南怀柔对于自己身边的亲信自然是要多了解一些,不然以后真的有什么事情,自己还不知道紫儿的名字,那岂不是自己这个娘娘当的太没水准了么?

  “回娘娘,自从紫儿有记忆以来,就只听别人叫奴婢紫儿,紫儿并不知道自己去全名叫做什么。”紫儿说着心中还真是有些奇怪,为什么这么久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家的孩子呢?

  原来是这个样子啊,南怀柔在心中有所了解以后想到,除了同情之外,南怀柔也有些心疼这个小丫头,想来也是以前没有什么人给撑腰,一定受了不少的苦头,看现在这个样子,也是因为以前的事情给磨练出来的吧!

  “这样吧!既然紫儿也不知道你叫什么,我就自作主张的赐你一个名字怎么样?”南怀柔只是希望自己和紫儿多一些亲近,或许以后总还是会有用得着的地方。

  “紫儿荣幸之至啊!紫儿真的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多谢娘娘赐名。”紫儿实在是不知打要怎么感谢了,这一天之中得到了太多的惊喜,比起以前在宫中受过的折磨实在是好太多了。

  “傻孩子,看你这样就叫你冰紫羽吧!这其中的含义你一定能明白吧!”南怀柔觉得紫儿是一个从小就学习的孩子,所以对于这些事情也应该有所了解。

  点着头,紫儿终于有了名字,一个全新的名字,这还真是让紫儿激动呢!

  “冰紫羽多谢娘娘赐名!”冰紫羽说着开心的不得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皇上忽然之间来到了南怀柔的寝宫。

  听到外面喊着皇上驾到,冰紫羽还真是有些慌了神,不知道自己怎样才好,现在还坐在一张桌子上和南怀柔一起吃饭,这被皇上知道了还不是杀头的罪过啊!

  “没事的,你先拿着碗筷放到柜子里,这边有我一个人就好。”南怀柔说着就赶紧的让冰紫羽离开了这个地方,担心冰紫羽被皇上撞见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有些慌乱的逃出了这里,冰紫羽将手中的碗筷藏好以后,嘴角上露出了一个令人察觉不到的笑容。

  “皇上怎么这么早就来臣妾这里了,皇后那边还好么?”本来南怀柔是今天要去探望皇后娘娘的,但是南怀柔看得出来,皇上并没有打算让自己去,并且也嘱咐了自己一定不要去看皇后,所以南怀柔以为今天皇上回去皇后那边。

  “朕自然是有事情烦恼啊!你父亲不总是说你学习的东西很广泛么?不知道今日可否为朕排忧解难啊?”皇上说着好似一副真的有什么难题似的,在南怀柔的心里,以为皇上是不会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

  “皇上有什么难题,说给臣妾听听,若是臣妾能对皇上有所帮助,那么臣妾也是很开心的。”南怀柔能说什么呢?再说了,这是一个自己表现的机会,若是表现得好,说不定就会有什么好事情降临了呢!

  沉默了一会,皇上觉得这件事情虽然不是什么机密的事情,但是也是事关重大的,要是南怀柔没有她父亲说的那么厉害,是不是说了也没有用呢?不过既然已经想到了希望南怀柔能帮得上忙,也就没有必要再想什么事情了。

  “是这样的,真有一个女儿,玉环公主,但是由于从小句对她溺宠至今,导致了玉环公主做什么事情都要一做到底,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说着皇上就把心中的困难都说了出来,总的概括,就是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去参军,毕竟这可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听了这件事情以后,南怀柔知道自己的事情可能要不好解决了。不过像这样的女人还是有一个弱点的,南怀柔打算见一见这个公主再说。

  “皇上,臣妾虽然无能,却也是有一点小小的办法,不知道皇上放不放心让臣妾和公主碰一下面?”南怀柔说着就是希望皇上能够给自己一个机会,反正见机行事还是一件能够磨练人的事情,从小南怀柔就对这种东西情有独钟,反正是能挑战自己的极限的,都是有趣的东西。

  点着头,皇上虽然不确定南怀柔有没有办法,但是也知道南怀柔是伤害不了自己的女儿的,所以才想着死马当活马医吧!就算是不成,也没什么损失啊,还知道南怀柔并不是一个向她父亲说的那样无所不能。

  “那就多谢皇上了,不知皇上想让公主什么时候和臣妾碰面啊?”南怀柔不是心急的人,但是有些事情还是要问清楚的,不然的话很多事情要是做不好,那可最后要丢大人了。

  “不知现在可好?”皇上虽然不是心急的人,但是这种情况下怎么能不着急啊!那可是自己的亲生女儿。都说皇上无私,但是就算是皇上可以为了江山无私的放弃所有,但毕竟可以不放弃的,皇上还是要抓住的。

  “臣妾听皇上安排。”南怀柔并没有拒绝,既然皇上觉得这件事情很紧急,那么就按照这件事情的着急情况来解决,反正今天就是做不到也要做到,毕竟这是第一次帮助皇上。

  没有交谈几句,皇上就命人撤了桌上的饭菜,派人要请公孙玉环来到这边。

  “皇上,臣妾虽然有办法尝试一下,但是这个办法若当着皇上的面一定很不好办的!”南怀柔知道作为一个女孩子的叛逆心理,有些时候家长越不让去做的事情就越想去做,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公主才会特别的想去参军吧!

  “朕明白,一会朕会装作皇后找朕的样子去皇后的寝宫看看皇后,毕竟病着身子没人照看也是不行的啊!”皇上还是念及旧情的,皇后一直以来都是皇上的患难夫妻,所以皇上才会宠着皇后,只要皇后不做什么过分的事情,皇上是不会让皇后为难的。

  当然,皇后也明白这件事情,所以皇后做事情的时候也是不断的在检讨自己,生怕皇上哪一天会真的不要自己。

  南怀柔知道皇上这说的只是一个借口,或许皇上本来就是打算来这里走一个过场,然后就去到皇后的寝宫吧!只是有些事情是不能够说透的,说明白了对谁都没有好处。

  “那就多谢皇上体谅臣妾了。”南怀柔轻柔的说着,心中是真的好希望有一个人能够在自己的身边保护自己,没事的时候给自己出出主意,陪自己到处玩玩,只可惜,生来的命运就已经被注定了,南怀柔知道自己没办法逃过命运的安排。

  没多大一会,南怀柔就看见了玉环公主,皇上也按照早先说的那样离开,并命令公孙玉环在南怀柔的寝宫等着自己。

  看见玉环公主的样子,南怀柔不由得觉得有些心疼公孙玉环,因为南怀柔看得出来,公孙玉环一定是好强的孩子,一定是想要把自己的本事展示给自己的父皇看,让父皇知道,一个女孩子是可以比一个男孩子做得更好的。

  “没想到你就是父皇新娶进来的妃子,还蛮受宠的么!听说你是一个才女,不如我们比比怎么样?”玉环公主自然是不服这个称号,即使玉环公主在被皇上宠爱,也得到了不少人的青睐,同时也是一个十足的天才少女,但是从来就没有人承认过公孙玉环是一个才女。

  “这……我可不敢,公主是千金之身,小女子怎能敢与公主媲美呢?不过小女子倒是听说公主想去参军?”南怀柔轻声的问着,同时也希望自己能够将计划实施成功。

  “是父皇和你说的吧!本公主现在倒是觉得奇怪,为什么父皇没有让别人来劝我,倒是让你这么一个连封号都没有的女人来劝我,难道是你有什么妙招?”玉环公主实在是不相信一个女人能说动自己。

  “那公主就听小女子对你说一段话,你要是觉得同意小女子说的这段话,方可留下来,若是不同意,那公主可让皇上取了小女子是项上人头。”南怀柔知道把事情说的越严重,就会越引起公孙玉环的好奇心的。反正就算是真的说了,皇上也不可能因为这一件事而斩了自己啊!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288.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