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来自过去的我小说明月王鹏金源金沐上官豪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来自过去的我小说明月王鹏金源金沐上官豪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001章 金风玉露

  杨柳依依,J市天香公园赵王河畔,一艘仿古画船缓缓驶进河中央,不多时,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女子从船舱出来,在船头站定,手持一支白色竹笛放在唇边,一阵欢乐似水的充满了诗情画意的曲子就荡漾开来,此情此景,阳光明媚,碧水青青,仙乐袅袅、春风拂过,女子身材高挑、裙角飞扬,如同仙子般,如梦似幻。

  此时,河畔边正停着一辆奔驰350,车内的四个人正被这首曲子吸引,朝这个女子望来。这四个人,正是有“Z市四公子”之称的王鹏、上官豪以及金沐、金源两兄弟。

  “哇喔,美女耶,鹏哥,今个儿出来真值哈,哈哈。”这嬉皮笑脸的,肯定是金源这小子,小小年纪就花心的不得了,在高中就没少祸害少女,现在看见这个女子,心里美滋滋想,手机里又可以添一位美女啦,看看自己的手机,哦,美女十八号,哈哈。

  “你小子,”王鹏一把拿过金源的手机,翻开通讯录,“看看你的手机,都什么呀,美女一号、美女二号的,上了大学,你准备存到几号啊?”

  “再说、再说,美女嘛,再多也不嫌!”,金源眯了眯桃花眼,一边打趣,一边推开车门,准备近距离观察美女。

  “嗯?有摄像机!”金沐把王鹏拉倒车窗口,指给他看。

  “这女子是什么明星么,难道这是在拍广告片?”王鹏疑惑道

  “说不准,呐,等消息吧,有人去给你跑腿啦。”金沐指指正往摄像机方向去的金源朝王鹏说到。

  王鹏见状一笑,不再管这边,对在后座一直坐着在玩手机下围棋的欧阳豪问道:“豪哥,你确定要出国了么,本来你就沉默寡言,再碰上那些洋鬼子,我很可以想象,你回来的时候已经得自闭症加忧郁症了。”

  “你行了吧,我不爱说话又不是抑郁,主要是我爸决定了,让我去美国学习什么管理,回来好接管公司,别说我了,我们四个,估计也就金源好点,谁让他有个哥哥而我们没有呐。”欧阳豪无奈的笑。

  王鹏看看金沐,朝他一笑,不再言语。

  在外人看来风光无比的贵公子们,也并不是像外人想象的那么自在,每个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扛着一定的责任,他们也是鸭梨山大,小小年纪,要学这要学那。虽说有钱能享受到普通人享受不到的东西,但是也失去了很多金钱买不到的东西。

  所以说,上帝其实都是公平的,给予每个人的都不是全部的,因此每个人都不完美,都有缺失的东西,于是,每个人活着都在追求这缺失的东西,然后在不断得到又不断失去中,走完一生。

  那边,金源垂头丧气的正往回走,一双桃花眼频频回望,不甘心的情绪表漏无疑。忽然眼前一亮,一个主意计上心头。他挠挠头朝美女一笑,也不管人家是不是在关注他,跑回车前,把在车里的三个帅哥统统拉下来,朝河畔租游船的地方走去。

  也许一切都是天意。

  而正准备实施行动引起美女注意的金源也并没有意识到,正因为他的这个主意,把这个神奇的女子,带到了他们的生活中,开启了一段唯美的爱情……第002章 与君初识

  阳光很好。

  我一向体寒,在春末夏初这样的日子里,穿着连衣裙站在船上,尤其这船还是在水中,尽管阳光很明媚,还是有丝丝的寒意不断袭来。

  我站在船上自然不是为了装深沉,更不是为了吸引人注意。

  高考结束不久,志愿也已经填报结束,我报的正是J市的最好的大学J大,选的是汉语言文学,属于中文系。由于母亲和校长是旧识,所以才答应来给学校拍宣传片。

  水上吹笛这个画面在整个宣传片中不过一闪而过,可是拍了好几遍,负责导演的学长总是不满意,于是,只好按照他的要求改善,重拍了一遍又一遍。

  最后一遍吧,我心中默默念。

  把笛子放在唇边,虽然不要求吹奏曲子,但我还是吹了个曲子,是刚刚学会的《飞雪玉花》,是很喜欢的一部动漫里面的曲子。一曲完毕,不耐之心稍稍缓解,正在祈祷不要再开始下一遍了,学长终于说可以了,我舒了一口气,演员果然不是好当的,我演不好还可以理解,毕竟我可不是干这行的。

  站在船上,看着工作人员在岸上把船往回拉,我想进船舱把外套拿出来,不经意间的一瞥,瞧见岸上正有4个人租了船往这边过来,为首划桨的一位,年纪和我差不多大,一双桃花眼微微眯着,不时瞎挥舞着船桨,几下间,船桨就划拉到我所乘的这艘船的拉绳,船开始摇晃,我忙蹲下,以为他只是无意中碰到船绳,摇晃一会儿就好了。谁曾想,这小子压根儿就是故意的,他的手够到船绳之后开始猛烈的摇晃,我在船上左右摇晃,头晕眼花,差点掉到河里去。我心里不由得恼怒,这小子简直是无理取闹,我们素不相识,我可没招惹他,他这样真是气死我了。

  工作人员不停的喊着让这个小子别动,不喊还好,越喊越上劲了,船摇晃的更加厉害。我蹲在船舱稍微稳了稳身形,只好用了内力,强稳心神,抓起恰好从船舱里滚落出来的一只茶杯就朝那小子扔去。

  “啊---”只听见一阵类似杀猪死的叫声传来,那小子甩着手在他们船上蹦跶,嘴里喊着“啊--疼死我了,疼死我了......”我的船终于开始渐渐平稳,他们的船却开始摇晃了,哈哈,看着他们四个手忙脚乱,我舒了一口气,看着他们的样子真是觉得无比开心。

  这边工作人员赶紧拉船,我终于上岸,趁他们不注意,我悄悄用了内力,一掌弄断了他们的船绳,想靠岸---先在里边晃荡一阵吧。

  “喂---”我站在岸上,笑的一脸无邪,朝他们喊:“你们的船绳断啦----”

  原以为他们会很惊慌失措,继续手忙脚乱,最好一个个的都掉下去,只是,令我惊奇的是,他们并没有继续惊慌下去,其中的两个人,让大家都蹲下,身形稍稳,就拿起船桨,很快划起了船。这样他们的船慢慢稳了下来,不摇晃了,随着他们划桨的动作慢慢朝岸上驶过来,那桃花眼的小子还在嘀咕“肯定是她故意弄断了,这女的长的这么好看,没想到这么小心眼,不就是晃了她几下嘛---”

  我有内力,耳力自然也比一般人强,这小子嘀咕的我是一字不落,全听到了。

  他还不服,我朝他喊,“你,说的就是你,那个桃花眼,你嘀咕什么呢,嘴巴也想挨揍啊?”

  “啊--”他目瞪口呆,大概没想到我能听到他的嘀咕。

  我目光一转,正看到坐在他旁边的一个男子,眼睛看着我,眼神平和,眼眸似有深意,嘴角微微扬起,带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

  我心一沉,这眼神,这笑意,多么像我的墨隐。第003章 和他不熟

  晃间,心思已千百转。

  船已靠岸,“桃花眼”站起来就笑眯眯的对我说“美女,你叫什么名字呀,你看你,怎么这么淘气呀!你们这是在干嘛呀,你有没有空呀,咱们一起兜兜风啊......”

  真聒噪!

  原来是搭讪的,我咧嘴一笑,冲他抛个媚眼,只见他张大嘴巴,一脸惊讶,表情滑稽,感觉十分好笑。

  我在岸边站着,船靠近了我,瞧着他们都松了口气的表情,我暗笑,抬起脚一使劲,船立刻向一旁倾斜,“桃花眼”由于站着,重心不稳,直接“啊---”了一声就“噗通”落进水里。

  只见他在水中一个劲的瞎扒拉,口里还喊着“救命啊,救命啊!”,手碰着船就紧抓着不放,想爬进去,结果船更加晃荡更加倾斜,其他三位帅哥晃来晃去,自顾不暇。就是那位眼梢嘴角有一丝笑意的公子离他最近,只见他对准桃花眼扒拉在船上手踹了一脚,很不幸,“桃花眼”再次落水,那位公子没好气的冲他说,“熊孩子,自己游上去”。

  我哈哈大笑,往后退了几步,看着“桃花眼”落汤鸡似的爬到岸上,得意的冲他扬眉,顺便赠送了他一个鄙视的手势,看他一脸郁闷和气结,开心!!

  我身边的工作人员都跟着笑,我一向调皮,他们都习惯了。

  “明月,别闹了,快过来休息下。”学长在摄像机那边冲我喊道。

  我一边应了,一边转身想回去。

  “哟呵,又有热闹看了?这是演完了还是刚开始啊?这从哪儿找来的四个帅哥,不错不错......”

  薛灵!

  我惊喜的朝着声音发出的地方看去,正是半月未见的薛灵,黑了,大眼睛眨巴眨巴的,还是那么的神采奕奕。肩上还有个大背包,定是旅游刚回来。

  我让身边的工作人员先去休息,上去给薛灵一个大大的拥抱,拥着她想去休息棚说话。

  “喂,美女,就这么走了啊?”身后有声音传来,不过,并没有听出什么不满。我们回头,是戴眼镜的公子在说话,刚才,“桃花眼”一直惹人厌,那个略有几分墨隐影子的公子我略关注了一下,其余两位由于一直没有说话,我差点给忽略了。见他们兴师问罪,我笑道“不这么走,怎么走?”

  “桃花眼”从地上爬起,手指着我正要说话,被旁边那个有几分神似墨隐的人一个眼神瞪过去,不吭声了。那个戴眼镜的侧身对他身边公子说:“鹏哥,你口才好,你来说吧。”

  那被换做“鹏哥”的男子摸了摸下巴,笑道“美女,是这小子要晃你的船绳的,我们可没做什么,不算同党吧,你这,你看,差点把我们几个都晃进河里了,至少也要给我们道个歉,是不是?”

  “对,道歉,你,给我们道歉”,“桃花眼”不甘示弱,在一边冲我喊,接着咧嘴一笑,话锋一转,“不道歉也行,你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呀,几岁啦,家住哪里啊......”

  我朝他翻了个白眼,“那这么说,你也先要向我道歉喽,你先抓我船绳的哦”。

  “对不起!”“桃花眼”响亮的道了个歉,随即一脸坏笑的看着我。

  我淡淡一笑,心里腹诽,跟我玩什么花招,我这前世今生加起来都30多岁了,还对付不了了个小屁孩,看他那样子,顶多就是高中毕业吧。面朝三位帅哥微笑,“对不住了,三位,吓着你们了,不过,谁让你们和他在一只船上呢。”

  那位被桃花眼叫做“鹏哥”的男子,温柔一笑,“呵呵,咱们啊,是不闹这一场就不会相识,刚才听见那边喊你明月,是你名字吧?我是王鹏,这两位是金沐、上官豪”,“他”,他指了指站在他旁边浑身湿淋淋的落汤鸡似的“桃花眼”,“我们路上认识的,和他不熟。”第004章 悲催的金源

  我当然不会拒绝。眼前这四个男子,穿着、气度皆不凡,而那个“桃花眼”,我当然也不会相信他们只是路上遇上的,而且,精宁学院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的,那是一家贵族学校,能够进去的学生非富即贵,可见,他们来头不小。

  还好,他们没什么恶意。

  况且,对方连名字,学校都报了,出于礼尚往来,我也得懂礼貌不是?

  “明月,薛灵”我伸出手,与王鹏握手言和,“报了J大,不知道会不会录取”。

  “嗯,愿你们心想事成。对了,你们这是在拍什么?”王鹏问到

  “给学校拍宣传片,咱们去休息棚吧,可以坐下说会儿话,不过,呆会儿我还有几个镜头,恐怕会顾不上你们”,我对他们歉意的笑笑。

  他们均表示不介意,薛灵也表示有她在不会冷落帅哥的。

  没想到我们相谈甚欢,相处的很融洽。

  “桃花眼”叫金源,和身材修长,个子高高的金沐是兄弟俩个,戴眼镜的是上官豪,最擅长围棋;眼角眉梢总带笑意的,是王鹏,会吹箫,擅长书法;金沐喜欢游泳,金源喜欢美女,最擅长画画,据王鹏说,国画有一定水平了。

  尤其让我惊讶的,金源竟然还是练跆拳道的,据说是几段还是几道的水平。

  真是看不出来。

  我琴棋书画自然是擅长的,说给他们听,他们表示怀疑。聊着聊着,双方都起了切磋的心思,想想下午没什么事情,就把时间定在了当天下午。金源很激动,表示一定要和我切磋跆拳道,大家都大笑不语。

  都只当这是玩笑,毕竟我可不会什么跆拳道,即使会,也不和他比这个。

  接近中午的时候,宣传片就拍的差不多了,看学长他们都在收工,我就给他们打个招呼就和薛灵还有四位新认识的朋友一起离开了拍摄现场,大家一起去吃了饭,期间,金源闷闷不乐--当然会闷闷不乐的,穿着湿淋淋的衣服,浑身上下落汤鸡似得,换成谁估计都高兴不起来。

  吃饭期间把下午的事情商量了出来,最后决定,去我家把需要的材料准备好,然后去就近的一壶缘茶楼,开展我们轰轰烈烈的才艺展示兼切磋,并说好了,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吃完饭下楼,我和薛灵走在前面,没看到后面的王鹏和金沐,上官豪之间的眼神交流,只觉的胳膊被猛的一拽,王鹏拉着我就往车的方向跑,我回头,见金沐拉着薛灵、上官豪背着薛灵的包紧随其后,也在朝车的方向跑。

  我很纳闷,不明白为什么要跑。

  王鹏一把把我塞进副驾驶座,启动车子,金沐、薛灵、上官豪紧接着就上了车,锁了车门。只听见车后传来一声哀嚎,不用说,是哭丧着脸,感觉被抛弃的金源--很简单,一辆车只能坐5个人。

  我有些于心不忍,毕竟由于我和薛灵的加入才造成这样的局面。我注意到王鹏依然一副带着笑意的脸,回头看看上官豪和金沐,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心里替金源悲哀--这小子,估计经常被这几个哥哥耍着玩。

  就在金源要赶上的时候,车子启动,金沐开窗扔给他一个钱包,"去,洗干净了直接打的去一壶缘。”

  我会意的扬起嘴角,当然不能不管金源的。

  从后视镜中看到金源,一脸沮丧的站在那里,感觉这孩子真是悲了催的的倒霉孩子。

  第005章 念及前尘

  车子稳稳的行驶在回家的路上,我开了窗,有凉凉的风一直灌进车来。坐在王鹏的身边,我的心却不能平静。我很确定我只是第一次见他,可是,他令我想到墨隐。

  吾安,盼君安。思君不见君,相思徒无益。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13年了,从四岁到17岁,慢慢适应了这里,也学会了“穿越”这个词,还好,当时只有四岁。只是,这些年来,唯一不能忘却的,墨隐,今夕何夕,是不是永远没有机会再相见了。

  一股悲凉涌上心头。

  当时我和墨隐在红霏山赏红叶,中了身后墨池的寒冰掌,落下悬崖,醒来,便是这个国度,却只有四岁。而在前世,我已经是17岁,已经是墨隐的正妃-寿亲王妃了。

  这么多年,也许,墨隐早已把我忘却了吧--毕竟他注定是要三妻四妾的,美人在侧、红袖添香、佳人伴梦,在再寻常不过的。这样也好,至少有人在他身旁,替我照顾着他。

  想起他,心总是疼的。

  而我中了寒冰掌,一直体寒,总是怕冷,平常时候都是用内力镇压着冰毒,一直以来,我被母亲呵护的很好,冰毒没怎么发作过,这么长时间了,倒也相安无事。

  我醒来时就只有母亲在身边,母亲明媛,到是真的出自名门,只是隐隐约约听说,当时因为父亲和家人闹翻了,带着我在外面独自生活,我不知道原先的明月小姐去哪儿了,自我醒来后,我也一直没有见到过父亲,为了不引起怀疑,我也从未问过母亲,我的父亲是谁。

  母亲出身不俗,爱好广泛,朋友也不少,只是经常往来的,就是J大的校长赵昭明叔叔。所以,我也是为此故,报考J大,并答应了赵叔叔,为学校拍宣传片。

  一个独身女子带着女儿自然是不容易的。

  除了广泛读书,母亲还亲自教我琴棋书画,我学起来很快--自然是快的,我在前世怎么着也是名门闺秀,琴棋书画、诗词歌赋,谈不上精通,至少在这个国度,也算是极其有水平了。另外,母亲还给我请了老师教我学柔道,让我学来防身。其实,以我前世的武功,谁又能欺负的了我呢?只是这些话谁都不能说,我也认真学习柔道,至少,能提高身体素质,能压制寒毒。

  我恍恍惚惚的想着这许多事,直到车门开了,我才发觉,已经到家了。

  他们三个知趣的说要在车上等着,我和薛灵到我家收拾了文房四宝,画画用的纸张水粉、笔之类的,还取了笛子,箫,都装到一个纸箱里,抱着下去了,母亲不在家,我又拿了饮料,给母亲留了张字条,说明我回来又出去了,让她不要挂念。这才放心和薛灵拿着东西一起下楼了。

  而这时的我,也并不知道,很多年过后,其实我是那么的后悔今日的举动,那么后悔认识了他们,而又只能感叹世事无常,总令人无可奈何。

  有些事情终究要发生,有些人终究要在你的生命中走过一遭,有些命运其实早就注定,只是谁也无法预测未来罢了。

  宿命,谁也躲不过去。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283.html
分享到: